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千金闲妻 最新章节

2017/12/3 21:01:1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千金闲妻
小姐请自重

日式包间。千金闲妻 最新章节

“程先生……”三流无名的某小明星,无限拉长自己娇滴滴的声音,对着面前俊美的让人发狂的的男人问道,“你您觉得我怎么样?”

深邃的棕色眸子如琉璃般,不动都闪着耀人的光,在刚毅的剑眉衬托下,高贵英挺,薄唇微抿。

配上有些古板的黑色西装,不但没有破坏男人的俊美,反倒平添了这个年代男人少有的禁欲感。

女人不由得咽了咽唾沫,如果跟他上床的话……真是赚到了。

程翰毅眸色变深,却没有任何动静。

俗艳的脸上有些颓丧,但更多地是不耐烦,她可是听朋友说这个男人不过是个破落的军三代,要不是看到照片上的男人够俊,她才不会来。

他倒好,装清高。

心里冷笑,动作却更夸张。阅读qi-wen.com

她就不信睡不了这个男人,侧开旗袍露出白皙光滑的大腿,在男人眼前不停晃动。

程瀚宇脸色更难看了,这就是给自己安排的相亲对象?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卖肉的。

“小姐请自重。”程瀚宇冷冷的出声,就差没让人滚了。

回去他一定把弄死成海那小子。

“程少什么意思啊?我哪儿不自重了?”小明星媚笑一声,声音嗲的让人全身直起鸡皮疙瘩,大腿往男人的敏感处蹭。

程瀚宇脸色更沉,“字面意思。阅读http://www.qi-wen.com/”。

女人皱眉,发现自己卖弄了半天男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该死!还没有哪个男人不买她的账呢。

嘭!

茶杯碎裂。

“滚。”霸冷的气场一出,再容不得女人发骚。

“你……你……非礼了……救命非礼了……”小明星一听,气急了,竟然让她滚,心一横,扭着风骚的臀就对外大喊。

还不忘将领口拽开,让程瀚宇这种一贯只和男人打交道的硬汉瞬间愣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动作。

哐!

就在这时包间的门被一脚踢开,小明星一喜,就要求救。

“嘛呢?嘛呢?”唐悠儿在茶馆里面转半天都快转晕了,遽然听到暗号响起,二话不说一脚踹门冲了进去。

破牛仔长裤,白色T恤,双手插腰,说话的样子十足的女流氓劲儿。

要不是那张精致绝伦的小脸,真像粉巷的小痞子。

包间里,两人一愣。

“你是谁?你想干嘛?”小明星尖促的喊道。说明http://www.qi-wen.com/

“我是谁?你说老娘干嘛?大白天的竟然勾引我男人,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就你这德性谁见谁恶心?还不快滚!”没来得及看里面的男人,唐悠儿对着眼前浓妆艳抹的女人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咒骂。

小明星哪被人这样羞辱过,伸手就想打人。

“呵,还敢动手!”轻呵一声,唐悠儿按住她的手,扯下对方的暴露的衣服,让那饱满的美乳,全部暴露出来,拿着手机一阵狂拍。

与行为完全不符的娇俏小脸上全是兴奋,程瀚宇蹙眉。

嘿嘿……

一边拍还一边在心里感叹,这胸可真大啊!

不过再大也得保住小李子的清誉啊!

今天好哥们李子俊被老爹逼着来相亲,特意让她来帮忙,如果对女人不满意,就摔茶杯当暗号。

比较郁闷的是这破日式餐厅,每个房间装修的都一模一样,直接让丫转迷糊了,就在纠结之极,竟然听到了茶杯声。

这不唐悠儿想都没想就冲了进来。奇闻网当然她不会告诉大家,其实是坑了李子俊一顿大餐。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拍完照,唐悠儿得瑟了,“就你这样子说别人非礼你?鬼才信,你非礼别人才差不多,而且还是非礼不成毁人义啊?”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小明星气得浑身发抖。

“你是谁?天上人间的头牌?不过我怎么觉得你这气质更像老鸨呢?”单手叉腰,黑白分明的大眼微微眯起,那痞子劲儿,可真够够的。

“你……”

“你什么你,还不快滚,小心老娘让你明天出现在全国各地代孕小报上,就这胸,绝对火啊!”说完还下意识的伸手去戳戳人家嫩嫩的胸脯,大眼睛骨碌骨碌转,好奇为什么人家那么大?

小明星还想说什么,唐悠儿一句话,就差点让她老血都吐出来。

“走着瞧。”

“赶紧滚吧!”伸脚就去踹女人的大屁股,气得小明星浑身发颤的离开。

看着那衰气得背影,唐悠儿爽了。

“哈哈哈,我说小李子,你爹的口味可真重……”大笑一声,扭头对上男人冷峻的颜,直接呆住了。

“呃,你谁啊?”

极品美男是变态

眨吧眨吧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唐悠儿直接自己先懵了。

程瀚宇千年不变的面瘫脸上,眼角、嘴角一起抽搐,让那张酷冷无比的俊颜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是不是他在部队待太久了,久到已经完全不了解这个世界了,尤其是这个世界的女人。

之前那个够奇葩,眼前这个更是……万中挑一。

“我问你谁啊!”见男人半天不回话,唐悠儿的急性子不耐烦了,小脸微仰,唇红齿白,分外潋滟。

男人微微晃神,随即开口。

“刚才那位是我的相亲对象。”程瀚宇没有直接回答唐悠儿的问题,薄唇轻启说出一个简单的事实。

“什么……什么?”唐悠儿颦眉,不可思议的看向男人,随即补充道,“你多大了?”

程瀚宇也是一愣,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按理出牌,“三十。”

回答的简洁干脆。

“怪不得。”听到程瀚宇的回答,唐悠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程瀚宇的眉头蹙起,怪不得什么?

“年纪的确有些大了,饥渴点也情有可原,但你也有点品位好不好?不要年纪大了就胡乱相亲,我真诚的告诉你那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好鸟,你要是真的跟她结婚了,保证你头顶绿光,一路照大地。”说着唐悠儿还忍不住拍拍自己的小胸脯以此保证。

狭长的棕色眸子微微眯起,“你想表达什么?”

“嘿嘿……原来是个爽快人啊!这还不明白,姑娘我这可是帮了你,你就不用太感谢我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就此后会无期!”嘻笑着说完,唐悠儿还有模有样的抱了下拳,就要闪人。

“啊……”哪知踩到茶渍,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往后直直摔去。

大眼一闭,绝望的想,“完了。”

哪知并没有预期的疼痛,小心翼翼的睁开一只眼睛,睫毛颤动,就对上了那张棱角分明丰神俊朗的脸,琉璃般的眸子,不动亦有灼灼光华。

怦怦……心跳莫名加快!

好帅!

程瀚宇蹙了蹙眉,看着那张清丽却搞怪的小脸,有些不明白一个人如何能有这么多丰富的表情?

“很舒服?”好一会儿见女人没有起来的意思,程瀚宇挑眉。

“啊?”蓦地脸一红,小霸王唐悠儿竟然害羞了。

史上罕见!

“你放开我!”她别扭的起身,却发现男人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气呼呼的说。

小嘴微嘟,模样煞是可爱。

“你现在不能走。”程瀚宇将怀里的女人放下,那语气分明不容质疑,久居高位,话语中命令味儿十足。

偏偏唐悠儿最不吃这套。

“凭什么?”

“你吓跑了我的相亲对象。”实则程瀚宇在确定对方的身份。

“呃,姐们是救你!”唐悠儿怒。

“姓名。”不去理会女人的话,程瀚宇公事公办。

“你没毛病吧?”说完拔腿就想走。

俗话说的好,男人看起来越正经,骨子里越闷骚。

她不会遇上变态了吧?

哪知腿才抬起,男人一个伸手,唐悠儿再次摔了回去,好巧不巧的跌在程瀚宇的跨间。

唔……

“臭流氓!”

程瀚宇也没想到这种意外,但第一次听到一个女人如此骂自己,简直是挑衅他军长的威严,“你说什么?”

“我说臭流氓,放开我!”那小样儿,丝毫不畏强权。

这男人看着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其实根本就是跟人在包间里玩那种成人游戏吧?不想被自己搞了破坏,这会竟然想强上自己。

太变态了!

唐悠儿瞬间重新给程瀚宇下了定义。

“再说一遍!”俊颜染上薄怒,伸手去拽女人。

啪……

一张证件掉了下来,程瀚宇蹙眉,身手就去捡。

“啊,不要……”

被抓

“唐悠儿,年龄23,A市人……这照片是本人?”程瀚宇看着那张丑的无与伦比的证件照,再目光沉沉的看向唐悠儿。

“无耻,你才不是本人。”伸手抢过身份证,气呼呼的往外走。

真是神经病。

程瀚宇蹙眉,对讲机响起,“一个都不要放过。”

脑海中却闪过唐悠儿那张精致纯净的小脸,爷爷让他明天相亲的唐氏千金也叫唐悠儿?

呵呵,有意思。

……

出了包间,唐悠儿还气呼呼的。

“南阿弥陀佛,李子俊你个白痴究竟在那个包间,想转晕大姐啊?”唐悠儿低低的抱怨,小脸还有些发烫。

不行,她明天必须重新办个身份证,那证件照太丑了。

“出去就别回来,我不会想不开,地球每天还是一样转转转……”就在这时唐悠儿的手机爆炸般的响了起来,铃声还是八十年代的老男人唱的。

一看名字,唐悠儿就火大,“我说小李子,你他妈到底在哪儿啊?哪儿不好约,约到小鬼子的地盘,不知道姐路痴吗?。”

“嘘,我的姑奶奶,你能别他妈的老子的不离口吗?大姐,你可是女人……”李子俊听到唐悠儿一通爆炸般的言语,忍不住汗颜。

“闭嘴,姑奶奶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快说还要不要救驾?”不耐烦的打断李子俊的话,这货越来越像自家老妈了。

“要……要……怎么不要?你再不来哥们就要被非礼了……”李子俊听说唐悠儿要走,赶忙喊到。

他可是实在等不到人,偷空溜出来的,也不知道他爹是怎么托人的,竟然相亲遇到这种奇葩?不知道还以为对方是出来卖的呢?

“废话少说,在哪?”唐悠儿乐了,今天这是什么情况?等李子俊报了房间的方向,急忙赶了过去。

另一边。

李子俊挂了电话,一脸哀怨的走了进去,那女人就再次缠了上来。

“李少,你觉得我美吗?”女人一阵扭捏,让那张清隽的俊脸一阵黑线,要不是怕被自家老爹抽,他真想一脚踢开,再像唐悠儿一样来句,草泥马,美得能养鸡了。

忍不住伸手扶额,他被那个家伙带坏了。

嘭……

就在这时包间的门被一脚踹开,唐悠儿的经典出场方式,李子俊瞬间觉得自己感动的要泪牛满面了,姑奶奶,你可终于来了。

“警察,不许动!”哪知还不等李子俊抬头,就听到一个粗暴的男声,整个人一愣,这丫头还请帮手了?

感动的抬头,人就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只见几个一身便衣持枪站在房间,而且枪口就对在他的方向,“那个……大哥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程瀚宇淡淡的瞄了眼李子俊,冷冷的开口,“带走。”

这下李子俊癫狂了,到底什么情况?

“嘛呢?嘛呢?”就在这时唐悠儿赶了过来,只是下一秒就愣在原地,收起痞子样,小脸一皱,什么情况?

哪知还不待她开口,一管黑乎乎的枪口就顶在了她的小脑袋瓜上。

小脸一白,颤抖着说,“大爷,我没钱。”

程瀚宇刚准备让人撤走,猛地听到唐悠儿的,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他们像打劫的?

无辜的大眼对上李子俊,结果对方比她还懵!

而就在这时一股熟悉的冷厉目光落在了唐悠儿的身上。

凭着直觉扭头,就看到了一张帅的人神共愤的俊脸,靠,又见面了?

“你……怎么会是你?”

程瀚宇余光都不带给唐悠儿,对着一旁的手下命令,“带走。”

“冤枉啊,大哥哥。”

奸情的味道

程瀚宇皱眉,看向一旁的唐悠儿。

唐悠儿一喜,殷勤上前。

“我说,乃们是不是搞错什么了?我们可是良民。”双手高高举起,眨吧眨吧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对方一行虽然便衣,但一看就像特警出身的人员卖萌。

“闭嘴,早知道你们这伙卖淫集团最狡猾了。”离唐悠儿最近的一个家伙冷声说道,如果不是这次的卖淫团伙涉及到几个重大官员,根本不需要他们飞虎队出马。

尤其是这伙人胆大包天,竟然以色,诱官员,最后拍摄性,爱视频进行勒索敲诈,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影响相当恶劣。

这不,老大可是计划了好久,才有这次一网打尽的机会,而这个日式茶馆其实就是这伙人的老窝。

“我去,卖淫?”唐悠儿一听就懵了,“喂,,你们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唐悠儿那表情颇有种良家妇女遇到鬼子进村查岗的感觉。

“对啊,对啊,我们可是良民,我们就是来相亲的,要说卖淫也是这位吧?”李子俊很不厚道的落井下石,指了指刚才和自己相亲的女人。

别说,还真像。

那穿着小号礼服,酥胸半露的女人,恨恨的瞪了李子俊一眼,整了整连臀都包不住的短裙,傲然的看向几个众人,“我可是陈家小姐,今天是和李少来相亲的。”

那淡定的声音配上搔首弄姿的动作,很是违和。

“老大,您看?”部下看着程瀚宇,请示老大。

程瀚宇蹙眉,看着一旁不停对自己抛媚眼的唐悠儿。

那表情比之前更加的丰富多彩。

唐悠儿听到两人的对话,老大?难道他也是特警……

原来她刚才误会人家了。

瞬间小脑瓜里灵光一闪,“快,你快来告诉他们,老……我不是卖淫的,几位大哥我刚才还救了他,他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唐悠儿先冲着程瀚宇喊道,喊完就对着旁边的特警说,手舞足蹈的样子颇为滑稽又带着少女特有的娇憨。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程瀚宇。

唐悠儿紧张的捏着手心,她的生杀大权全握在这个男人手里了,早知道就不腹诽他了,原来是个误会,人家根本就是来执行任务的。

男人眉头蹙的更厉害,在唐悠儿纯澈无辜的大眼下,没有丝毫的表情。

唐悠儿心紧紧绷在一起,而其他几个跟了程瀚宇多年的部下也都在等待他的命令。

“带回去做口供。”在唐悠儿期盼的目光下,程瀚宇公事公办的说。

“什么?你搞清楚好不好?要不是我你都被人非……”话还没说完,男人长腿向前一跨,直接揽着她往外走。

“闭嘴。”冷声命令,唐悠儿不服的挣扎,却被男人拽的更紧了,嘴巴也被捂住,细胳膊细腿不安分的乱踢。

“呜呜……”

后面所有部下看着两人,都懵了。

太不可思议了吧?

一下子大家都好奇这小姑娘是怎么救了自家冷峻酷拽的老大?甚至让一向情绪难测,喜怒不外露的老大,如此失控?

有那么一刻,众人似乎闻到了奸情的味道。

对,这两人一定有奸情。

“还愣着干什么,收队。”感受到一束束探寻的目光,程瀚宇眸子一沉,冷硬的下令,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在场的人不由打了个冷颤。

就连唐悠儿也吓了一跳,这个男人好害怕。

但也不得不承认,他俊美的让人侧目,之前太匆忙,没仔细看,这会才发现男人凤目如寒星,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刀刻的菱角显然受到了造物主的厚爱,就连男神吴彦祖也比了下去。

唐悠儿犯花痴了。

没你这么大侄女

不过很快,唐悠儿就意识到自己此刻不是犯花痴的时候。

“我说大哥,你是不是搞错了?我真的是良民。”

不理,好吧。

“大叔……大蜀?蜀黍……”

“我说,叔……”

“闭嘴,我没你这么大的侄女。”一旁唐悠儿的恬噪,终于让程瀚宇受不了,早知道就不将她安排在自己这辆车上。

“呃,之前真的是误会,我哥们就是来相亲的,而且你看我这样像卖淫的吗?”说着将自己的未施粉黛的小脸往男人眼前凑了凑,连带着将小胸脯也挺了挺。

程瀚宇皱眉,目光往下,扫了眼那不大的凹凸处,最后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确实不像。”

“喂,你往那儿瞄呢?”被程瀚宇这么一瞅,唐悠儿警惕的捂胸,大眼一瞪,满是防备。。

男人却淡定无波的扭头,看前方。

失败,失败!

第一次唐悠儿觉得自己的竟然这么失败,赤裸裸的被鄙视了。

不过想到之前那个女人的大胸,再看看自己的?

唐悠儿默,狠狠的瞪了程瀚宇一眼,“流氓。”

“嗯?”

哪知道程瀚宇突然转头。

“呵呵……我说您好帅。”献媚的笑道,嘴里说着违心的话。

挑眉,不再去理唐悠儿。

可是不代表唐悠儿就这么放弃了,“大哥,我们到底犯什么事了?”

不理。

“我说……”

嗤……

“啊……”车子突然停下,唐悠儿一个没坐稳就撞了上去,以为这次肯定得撞结实了,哪知还是没感到疼痛,疑惑的仰头,再次对上了那双棕色的狭长眸子。

怦怦……

心跳加速,这个男人是妖孽吧?

“例行检查。”就在唐悠儿发呆的时候,男人已经放开她,直接下了车,末了还留下四个字。

看着那高大颀长的背影,唐悠儿有些愣,但还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只是例行检查?

进去以后,如程瀚宇所说,对他俩真的只是例行检查,确定身份后就放了。

整个过程,唐悠儿再没看到酷拽美男。

忍不住望了眼偌大的警察局。

哪知手机又恰当的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唐悠儿整个人就焉了。

忧伤的接起电话,“妈……”那语气要是没见过本人,真以为是个纯种的小白兔发出的,一旁李子俊对其各种鄙视。

丫就装吧!

“妈,我还小,现在不想结婚。”从大学毕业后,唐家就开始张罗着给唐悠儿选亲,尤其是这两年唐氏企业一直在走下披路,急需一场商业联姻来帮助恢复元气。

而唐家除了两个不满十八岁的双胞胎弟弟,就剩下唐悠儿这个不像女儿的女儿了。

所以此等家族大事,便只能靠她了。

唐悠儿郁卒!

“妈……呃……”听到母亲大人的絮叨,唐悠儿还想说点什么,哪知道自家老妈直接失去耐性,对着电话就是一通河东狮吼。

“唐悠儿你给我听着,你已经二十三了,该为家里做点什么了,整天像个小流氓,哪有半点千金小姐的样子?我警告你明天的相亲你去也得去,不去得去。”

啪……

这是亲娘吗?

千金闲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千金闲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