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二婚不昏,独爱名门少奶奶 最新章节

2017/12/3 20:37:4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二婚不昏,独爱名门少奶奶

第1章 丈夫忽然邀约

仁泰殡仪馆1404号房间,一具美丽而年轻的女性尸体安静地躺在木棺内,姣好的容颜在入殓师的精心点缀下,灵动的仿佛重新有了生命一般,这是一位因为胃癌而死去的女人,她家人的哭声断断续续地从门外传进来。奇闻网

“萧桐,好了吗?时间差不多了。”一年长的同事推开门,例行公事地问道。

萧桐屏息,用口红在死者的唇上稍加修饰,站起身,轻轻拂去身上残余的脂粉,“她真漂亮,还那么年轻,真可惜了。”

心底禁不住叹息生命的脆弱,然后安静的看着工作人员将棺木送出房间,这就是她两年来每天的工作,说不出的沉闷枯燥,但逐渐成为了一种习惯。

一转眼下班时间到了,萧桐本来打算回到家里好好休息,一条没有署名的短信发了过来,“晚上九点,我在万豪酒店1868房间等你,记得准时。”

虽然没有存过这个号码,但萧桐一眼就认得出,这是她老公的手机号,贺哲楠怎么无缘无故相约呢?对了,今天是结婚三周年纪念日,难道他回心转意了?

不管贺哲楠当初怎么对待自己,此时此刻接到他的短信,萧桐的心底还是止不住的激动,她冲进洗手间,用消毒水拼命地去掉身上的特殊味道,进了城后,特意去挑了一件得体的洋装,提前半个小时抵达酒店,又精心地画了个淡妆,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敲开1868总统套房的大门。

“咚咚咚。网站http://www.qi-wen.com/”小心翼翼地敲击。

门开,是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英俊脸孔,贺哲楠穿着雪白色的浴袍,露出一大半精壮的胸膛,唇角弯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八点整,时间掐算的挺准的,还特意喷了香水?”

他的眸中明显闪过一丝嫌恶,但还是伸手将女人给拉了进门。

萧桐手足无措,她知道贺哲楠不喜欢乱用香水的女人,但为了掩盖住自己的职业味道,她没办法不这么做,一丝紧张油然而生,小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

贺哲径直走到茶吧,亲自倒了两杯红酒,“这是我刚从法国酒庄带回来的,尝尝看。”

萧桐因为紧张口渴的厉害,一口将红酒喝光,辛辣味冲鼻而来,脸颊一下子涨的通红,低下头捂嘴咳嗽。

贺哲楠鄙夷的目光瞥了女人一眼,却含笑将对方搂入怀里,“萧桐,我就喜欢你这股傻劲儿,可爱极了。”

男人的吻落在额头,如同遭受电击,明明应该很期待,此刻去萌生了抗拒的心。版权http://www.qi-wen.com/

贺哲楠,她的丈夫,是青城最顶尖瞩目的男人,多金,英俊,睿智!而她当初最为欣赏他年少时的善良和勇敢。

三年前,她被父亲和继母以公司周转不灵为理由,强迫性地嫁给贺哲楠。这场婚姻当然是不幸的,贺哲楠宁愿带着不入流的模特出席重要场合,也不曾承认她妻子的身份,甚至默许贺家人任意欺负她,令她唐唐美国名医科大学毕业的人,没有医院可留,最后沦为偷偷去殡仪馆工作谋生。

今晚,她就要成为贺哲楠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了。

只是,他为什么忽然间对自己温柔?

而他的这张薄情的唇,又吻过多少个陌生的女人?

第2章 陷入阴谋之中

贺哲楠一边落下吻,一边低沉的声音问,“为什么不留在家里做舒舒服服的少奶奶,现在又在哪个不入流的诊所看病?身上那味道怪怪的。”

萧桐略微抵触地别开脸,他到好意思来问,如果留在贺家,一日三餐怕都很难到嘴。

睁着明媚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向男人,“殡仪馆的入殓师!我今天刚给一个客人画过妆。说明qi-wen.com”此时说出来,竟有种痛快的感觉。

“晦气,你他妈就喜欢作践自己!怎么不去做鸡,那样挣得更多!”

果然,贺哲楠面露恶心,一鼓作气冲进了洗手间。

“你放心,我即便是做鸡,也不求你一碗饭的!”萧桐隐忍着内心的悲愤,不曾想他的面目变化的如此之快,令人心寒。

果然,他只会带给自己羞辱,就像新婚夜他所说的,“萧桐,你他妈的一辈子别指望我会多看你一眼,萧家少奶奶的位置,你喜欢的话,可以到死都守着。”

贺哲楠有多嫌恶自己,她心知肚明,怎么还傻傻的期待奇迹发生呢?

萧桐心灰意冷,正打算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忽然间房间里的灯一下子都灭了,身后传来贺哲楠满含怒气的声音,“萧桐,你给我站住!听见没有,我命令你站住!臭丫头。”

越是逼迫,萧桐越是抵触,黑暗中,她胡乱地摸索着门口的方向,一不小心跌落在沙发前面的地毯上,膝盖疼的发紧,还没反应过来,一具高大结实的男性躯体瞬间压了下来。

“贺哲楠,你放开我,你觉得我恶心,我更觉得你脏的透彻。说明qi-wen.com”萧桐拼命地挣扎,非常后悔自己居然期待今天的约会。

男人狂乱的吻封住她的唇,他一言不发,用行动证明一切。

似乎在证明,他并不嫌弃她!

忽然间,萧桐停止了抵抗,被他过分温柔的吻弄得晕头转向,对,这样的男子,才是她曾经欣赏倾慕的男子!

唇畔是薄荷的清凉味道,夹杂着特有的男性气息,萧桐闻着竟有些陌生的错觉!是贺哲楠吗?他会这样失控地吻自己?

只是,房间里太暗了,她实在是看不清眼前他的俊颜,而且,除了贺哲楠,房间里怎么可能有第二个男人?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了沙哑磁性的声音,有点含糊,“桐桐,你真美,这辈子,你注定是我的!”

这样矫情霸道的话,太不像是贺哲楠说的了!

萧桐感觉不对劲,想要逃,可身体里红酒里的药物开始挥发,只能软绵绵地躺着,她居然被下药了?夫妻间需要下药吗?似乎不太对劲。

贺哲楠?是你吗?你到底想怎么样?

“桐桐……”她的耳边,只剩下沉重的喘息和低声的呢喃。

桐桐,她从不敢奢望某一天,能被丈夫这样温柔以待!

贺哲楠,如果有了孩子,我们的关系会不会好转呢?此时此刻,萧桐萌生出一个天真又荒唐的想法。

一夜欢愉,醒来时,男人已经不知去向。

萧桐落寞地看着凌乱的床褥,一颗心隐隐透着不安。原文qi-wen.com

贺哲楠,心血来潮,将自己吃干抹净,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3章 有了身孕

时间飞逝,转眼过了一个多月,忙碌的工作让萧桐暂时忘记了那个荒唐的丈夫。

星期六,到了萧桐例行妇科检查的约定时间,挂了号,她在三楼拿着一份报纸,开始漫长的等待。

“下一个,萧桐。”门口传来年轻护士的喊声。

萧桐跟往常一样,先做了个B超,然后躺在床上等待女医生进行一系列的下身检查。

淡绿色的帘子被撩开,一个身形高大的白色衣袍男人忽然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病历本,正低头认真地翻阅,他的容貌极为俊雅,气质亦是出尘,高挺的鼻梁,深邃的褐色眼眸,精致的轮廓,让萧桐一时间忘记了反应,给她做检查的,一向是女医生。

回过神,紧张地并拢双腿,“那个……胡医生还没来吗?”言下之意,是打算等胡医生过来再做检查。

年轻的男医生微微抬眸,好看地薄唇轻启,“月经不调,经.期.紊.乱有半年之久?”他随口问她的病症。

萧桐窘迫地点点头,只好回答,“恩,吃了好几服药,还是不见好转。”

“那么萧小姐,还在经常熬夜吗?”忽然,那男医生加重了语气,似是责备,一把将病历本扔到书桌上。

萧桐条件反射地坐起身,连忙解释道,“因为职业原因,没办法不熬夜。”

“什么职业?都不足以为你摧残自己的身体找理由。”男医生站在她的跟前,双手撑住床,没打算让她轻易离开。

薄荷的气息!很熟悉,萧桐陡然心惊地想起那夜的缠绵,“入殓师。”她老老实实地回答,分明感觉对方的气压很重。

正常情况下,她如果说出自己的职业,一般人都会避而远之。

她紧盯着他医师袍上的名牌-----陆薄炎。名字好听,皮囊也不错,最关键是年纪轻轻就做了主任医师。

眼前这个男人反而靠的更近了,认真地观察一番,说道,“脸色泛黄,眼眶发黑,眼珠晦暗,如果你这幅样子继续下去,会比实际年龄至少老五岁。”

很老吗?很难看?萧桐下意识地捂住脸,“喂,你别恐吓我,我找胡医生看诊去。”说完,就打算逃开。

“坐下,然后躺好,我得跟你说说B超的结果。”陆薄炎俨然命令的口吻,明明不过是个妇产科医生,端的却是霸道总裁的范儿。

“是不是长了肿瘤?”萧桐的心一下子梗住,忆起母亲当年因为肿瘤被夺去了年轻的性命。

医生曾说,遗传的几率有五成。

陆薄炎坐到旁边的凳上,捡起桌上的报告单,“不是灾难,而是惊喜。”他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无助惊慌的脸庞。

惊喜?能有什么惊喜?萧桐思忖了半晌,幽幽地吐出一句疑问,“不会是中了头奖吧?”头奖的意思是恶性肿瘤晚期。

陆薄炎不禁恼怒她口无遮拦的德行,伸手狠敲了一下她的额头,“萧小姐,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怀孕4个星期。”

“怀……什么。”萧桐的脸色比之前还要难看,仿佛天压下来了一个巨石。

才一个晚上就有了贺哲楠的孩子,此刻她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因为贺哲楠知道了只会是无尽的羞辱,而且,她此刻根本没有能力供养一个孩子。

“你的体质很虚,我必须给你开点药才行。不然宝宝的营养供应不上。”陆薄炎开出一张药单,心情看起来不错。

第4章 受到婆婆掌掴

他走过去,将床上地女人扶起,“怎么了,这是高兴坏了的样子吗?”

“我…….我高兴不起来。”萧桐说完,眼泪就不自主地往下淌。

“傻丫头,怎么哭了?跟我说说看,发生了什么事?”陆薄炎顺势将她揽入怀里,精明地眸子闪过一丝异色。

此刻很想找个依靠,但萧桐果断的抹干眼角的泪水,努力笑的明媚,“没事,我想,我该回去了。”她的事情,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插手帮忙。

她说完,一把推开男人,拿起化验单就匆忙冲出门。

因为太过急促,一不小心撞到一个迎面进来的女人,浓重的脂粉味扑面而来,紧接着就是刺耳的怒骂,“是谁那么不长眼睛啊!撞到本小姐了。!”

贺婷婷?贺哲楠的妹妹!她怎么来了!萧桐僵硬地伫在原地,手里的化验单也洒落在地,她正打算弯腰去捡。

贺婷婷却快人一步,飞快地捡起,鄙夷的声音道,“怀孕4周,萧桐,你给我哥哥带的绿帽子可真够分量的!”

“怎么了婷婷,发生了什么事?”门外,听闻动静的婆婆卫兰也走了过来。

贺婷婷一把将化验单塞入母亲手中,“妈,你看看她做了什么好事,哥哥从不碰她,她居然弄了个野种回来。”

“孩子是贺哲楠的!你别胡说八道。”此时此刻,不论这对母女相信与否,她都要据理力争。

“笑话,怎么可能是哥哥的,哥哥从不碰你,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而且,你刚刚分明是想撕毁证据,怕被人知道。”贺婷婷厉声指责,甚至忘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啪。”婆婆卫兰一个耳光干脆利落地打向萧桐。

根本来不及躲闪,萧桐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脸颊生疼,身子也往后倒去。

好在,没有摔得太难看,陆薄炎及时上前,从后面扶住了她,“没事吧?”低声询问,语气带着同情和怜悯。

“陆哥哥,是你给这个贱女人看诊的?”贺婷婷见到男人,忍不住惊讶。其实她今天是算着陆薄炎当值,才兴致勃勃地跑来做妇科检查,哪知道会碰见那个不知廉耻的嫂嫂。

陆薄炎并未理会贺婷婷的倒贴,他一手挡在萧桐的面前,“这位女士,如果你再对我的病人出手,我会选择以暴制暴。”

“薄炎,你……你不知道,她做了什么肮脏的事情。”卫兰自是认识陆薄炎的,痛心疾首地拍着胸口。

“我只知道,她现在是一个孕妇,不应该受到粗鲁的对待。”陆薄炎眼神冷厉的几分,显然不打算给这个长辈面子。

萧桐感激地看了男人一样,“谢谢你帮我,不过这终究是我的家事,我自己可以解决。”说完,勇敢地迈出一步。

“你跟我来!萧桐。”卫兰怕将事情闹大,一把揪住萧桐的衣服,径直往洗手间里带。

“陆哥哥,我等着你下班啊,我先去解决家事,待会儿过来看你。”贺婷婷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紧跟上去。

陆薄炎的目光始终没有落在她的身上一刻,而是紧随着萧桐,变得凝重而深远。

萧桐!别怪我心太狠,是时候让你看清自己的处境了!这段不幸的婚姻,就由我替你亲自终结!

第5章 不承认孩子是谁的

洗手间,卫兰步步紧逼,一直将萧桐堵在狭小的墙角。

“你要出去上班,我没有阻拦,你追求的所谓自由,就是随随便便地怀上一个野种吗?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哲楠,对得起贺家,对得起你的父母和老爷子的一片期望。”卫兰红艳的双唇像是吐着信子的蛇,一张一合的。

“哥哥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伤害他?我告诉你,你既然敢作出这样恶心的事情,就知道后果会多么严重,到时候,你死都难以谢罪。”贺婷婷身为一个小辈,同样不留情面的开始数落。

萧桐清冷的眸子低垂,整理好凌乱的心绪,“妈,孩子确实是哲楠的,我现在就打电话跟他确认。”

“好,立刻打给哲楠,我倒是要看看,到时候你还会怎么狡辩。”卫兰气冲冲地道。

萧桐掏出手机,拨通贺哲楠的号码,打了两次,对方才接通,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喂?哪位?才几点就饶人清梦。”

萧桐将电话开了外音,让卫兰和贺婷婷也能听见。

电话那头,还传来女人娇媚的嗔怪,“谁呀,真是扫兴。”

“是我。”萧桐淡淡地回应两个字,并不意外贺哲楠没有存她的号码,更不意外他在鬼混。

贺哲楠先是吃了一惊,停顿几秒后,“我什么时候允许你能随便打我的电话的?萧桐!”

萧桐忍受着他的嘲讽,“贺哲楠,我怀了你的孩子。我想这不是件小事,所以打电话通知你一声。”

电话那头,贺哲楠蓦地从床上跳下,“what?你疯了么?还是忘记吃药了?孩子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显然,他并不打算承认。

“一个多月前的那个晚上,万豪酒店,可能是那个时候有的,中奖的几率也没有那么高。”萧桐试着耐心地提醒男人。

然而,贺哲楠态度非常明确,怒道,“你还敢提那天晚上,我被你恶心到了,还会碰你吗?萧桐,你不会是跟其他男人乱搞,出了事就拿我顶着吧?”他眸中划过狡猾的神色。

乱搞?萧桐的心仿佛被狠狠敲碎了,“贺哲楠,你还是不是人!那天晚上除了你,还会有谁碰我?你即便再不喜欢我,也不能这样侮辱我。”

“那天晚上,还有谁搞过你,也只有你自己清楚了,我很忙,没空听你唧唧歪歪。”贺哲楠失去了耐心,打算挂掉电话。

即便名义上的妻子有了其他男人的孩子,他依旧半点不在乎,只顾着自己的春秋大梦。

“贺哲楠,你这个畜生!”萧桐终于忍不住破口骂出来,不愿相信自己的丈夫恶劣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儿子,你根本没碰她对吧,好了,妈妈知道了,剩下的事情妈妈替你解决。”卫兰一把抢过电话,说完就飞快地挂掉。

“萧桐,你还敢骂哥哥?你活腻了吗?”贺婷婷扬起巴掌,就要狠狠教训萧桐。

萧桐再也无法忍受,伸手挡住,再狠狠地一推,“滚开,别碰我。”

“反了,反了,你这个小骚蹄子,要造反不成?”卫兰见状,立刻冲过去护住女儿,与萧桐扭打成一团。

“卫兰,我他妈的受够你了,你再胡闹下去,别怪我不尊重长辈!”萧桐猩红了眼眸,恶狠狠地看着对方,俨然被逼到了极限。

二婚不昏,独爱名门少奶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二婚不昏 或 独爱名门少奶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目录预览:第一章同学聚会(1)第二章同学聚会(2)第一章同学聚会(1)烈日炎炎,暑气蒸人,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情跟着显得格外的烦躁。宁城,地处沿海,是东海之滨上一颗美丽的明珠,空气清新,绿树成荫,与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交相辉映,城市的道路宽广而洁净宛如自家打扫得一尘不染的房间。。。这里,被评为全国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城市中的一草一木,一街一角无不在彰显着这座海滨之城的诱人魅力。黄海传是市委政研室的一名副主任科员,从大学毕

  • 世界太大我不想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世界太大我不想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世界太大我不想看目录预览: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第2章女债父偿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两万里的海底有多冷,不是去过的人,又怎么会了解?……大雨瓢泼。沈知微冒雨站在兰苑的雕花门外,旁边是一堆被扔出来的行李,她不停拍打着大门,嘶吼声被雷鸣声覆盖。“顾慕衍,不是我,你相信我!”“许烟不是我害的,你出来一下好不好?”“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的……我没有做那些事,顾慕衍,求你,至少听一听。”沈知微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手上却更加用力的拍打着大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疯

  • 踏雪尤知春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踏雪尤知春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踏雪尤知春寒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啊——”“韩瑾归,你给我停下来!你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楚云深刚洗漱完连护肤品还没有来得及涂抹,便被闯进来的韩瑾归压在了梳妆台前,从身后蛮横的要了她。韩瑾归一身的酒味混合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令她泛起一阵恶心。听到她的话,韩瑾归从她的身后抬起头,那双猩红的眸子反射在面前的镜子中,显得异常可怕!“就算这个孽种现在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他的话像是一盆冰水,将楚云深从头

  • 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三者上位第2章给我跪下第一章第三者上位九月十九,宜嫁娶。萧月看着台下杂乱的人群,将捏在掌心里的那张黄历撕成了碎片。陆家独子和萧家千金的婚礼,轰动全城,而轰动的原因却不是婚礼有多么的盛大,而是她的丈夫逃婚了。十分钟前,她满心欢喜的等待交换戒指的那一刻,陆温泽手机响起,他脸色大变的接了个电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她和一屋子的宾客还有咄咄逼人的媒体。能让陆温泽这样不分场合的人只有一个,江楠。他走得决绝,一句话也没有

  • 相思满心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相思满心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相思满心间目录预览:第001章逃家捉奸第002章这身失得莫名其妙第001章逃家捉奸“砰砰砰”一阵阵大力的捶门声从阁楼传来,夹杂着方小鱼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李云芳,你个老女人快开门,放我出去!”门外,继母李云芳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嘴里却假装好意相劝:“小鱼啊,你弟弟现在被逼得有家不能回,你就不能答应做这一次吗?”方小鱼知道继母为人,完全不吃这套,立马怼了回去:“你们别做梦啦!你那儿子已经渣得无药可救了,休想把我也拉下水!”“你个小贱人,跟你那不要脸的亲

  • 乡野妇科小医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乡野妇科小医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乡野妇科小医圣目录预览:手抄小册子村后大河边手抄小册子甄峰柳好不容易考进一所三流医科大学,却因打架斗殴被开除,连个学历都没混着,只好回到乡下吃老子的住老子的。只是甄峰柳一点上进心也没有,整天只知道混吃等死,从来也不想想自己的出路。他老子真是急坏了。便每日逼着他学些中医,背些草药的名称。免得将来老子死后他再饿死。这一日甄峰柳躲在稻草垛后面睡大觉,把老子让他背的书撇到一边,睡得满口涎水直流。“好你个臭小子,让你背书你竟躲到这儿来睡大觉?看俺不打死你这个

  • 略过岁月去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略过岁月去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啦,

  • 贴身女杀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贴身女杀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贴身女杀手目录预览:第1章两个选择第2章戏谑残忍第1章两个选择拉斯维加斯是美国内华达州的最大城市,以赌博业为中心的庞大的旅游、购物、度假产业而著名,是世界知名的度假圣地之一,拥有“世界娱乐之都”和“结婚之都”的美称。MIRAGE酒店是这座欲望之都里最著名的酒店之一,来这里的华夏人,更喜欢叫它“海市蜃楼”。从这座充满浪漫气息的高大建筑最顶层放眼望去,看着满眼璀璨华丽的灯火,会让人产生一种自我极度膨胀君临天下的错觉。段天道正在享受这种错觉,他悠然自得的站在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