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九岁小王妃 最新章节

2017/12/3 20:35:4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九岁小王妃
第一章 倾城王爷娶亲

安晓晓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只见自己一身凤冠霞衣……

额,她努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真的好疼,难道不是在做梦,天,她到底在哪?

外面好吵……

“这是谁家娶妻,这么大的排场?”

“你还不知道?四王爷娶妃,四王妃还是宰相家的三小姐……”

“羡煞旁人啊……”

“你们知道什么啊?没听说过丞相家的三小姐是个哑巴么?”

“不是听说安丞相家的女儿容貌无双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你说的那个是安家二小姐,安家三小姐奇丑无比,生性木讷,还是个小哑巴……”

“你们知道什么啊?我可听说了,四王爷两年前莫名奇妙的成了痴傻之人……”

“不会吧,我可听说四王爷天下第一美男,十三岁就征战沙场,十七岁被封为战王,战功赫赫……如今是我们秦月国的……”

“是啊……连沧月国的公主都死缠着四王爷……”

“你们知道什么……”

…………

“那岂不是两个痴傻凑一对……绝配!”

“哎,这四王爷再怎么说也是我们秦月国的第一美男啊,可惜了……”

“听说这三小姐只有九岁,还生性木讷,小哑巴一个……”

…………

这一路上安晓晓就听见轿子外面传来绵延不断的议论声,真的是吵死人了,她到底昏迷了多久,可恶……

拉开帘子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四王妃……使不得……使不得……还没到王府呢!”一个打扮得古里古怪的老妖妇迅速把轿帘打下来,一脸的谄笑……

我靠,难道我是那九岁痴傻小王妃?不会吧,人家不过就是……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安晓晓试着发功,可是小小的身子根本就不听使唤,呜呜呜……难道她真的穿越了,还丢了一身的异能,不会吧,老天,别人穿越她也穿越,可人家在古代玩得风生水起,可她怎么就这么倒霉……

“王妃,到了,该下轿了……”安晓晓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张浓妆艳抹的老妇脸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奇闻网

大大的“成王府”三个字出现在她的眼前,媒婆迅速盖上她的盖头,“小姑奶奶……还没有拜堂呢……”

接着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安晓晓随着媒婆的牵引来到了正厅……

小小的身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面面相觑,讽刺的笑挂在脸上,好像在说:看吧,这倾城王爷就娶这么一个小家伙,一个痴傻,一个哑巴,还真是一对绝配了……

安晓晓只见一个带着几分兴奋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小王妃,小王妃,本王的妃……”

大厅里站着一位身穿红色喜袍,五官俊美,轮廓分明的男子,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魅惑众生的脸上露出痴傻的笑,还不时的鼓掌,轻跳,那笑挂在那么妖艳的脸上总觉得有几分讽刺与辛酸……

一位冷酷的白衣男子轻轻扯着他的衣服“王爷……”小心的提醒着他。

在白衣男子的劝阻下,红衣男子总算安分了不少……

…………

安晓晓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那么迷糊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拜堂成亲了……

…………

在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她就糊里糊涂的拜了堂,也不知道是谁牵着她的手把她牵进了洞房……

房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安晓晓把头上的红盖头扔在地上,那头上的什么金钗银钗的一股脑全扯下来,我靠,md,这是什么世道?

啊!啊!啊!啊!啊!

看着铜镜里那张幼稚的脸,她玄幻,玄幻……

现在是怎么回事,竟然让她的身子一下就缩水,一张粉扑扑的脸,比桌子高半个头?

安晓晓不甘心,一直在和桌子比高,再看看自己的小手,小脚……

这是什么破地方?

安晓晓一扫这房子,主题是大红色,形成红光映辉,喜气盈盈的气氛,床前会挂“百子帐”,铺上会放“百子被”,就是绣了一百个神态各异小孩子的帐子和被子;床头悬挂大红缎绣龙凤双喜的床幔,帝王之家也希望“多子多福”,地上不仅要铺设地毯,而且要设置多重屏障,龙凤大喜床的四周有布幔。

墙壁都是用红漆及银殊桐油髹饰的,洞房门前吊着一盏双喜字大宫灯,鎏金色的大红门上有粘金沥粉的双喜字,门的上方为一草书的大“囍”字,门旁墙上一长幅对联直落地面。

洞房内金玉珍宝,富丽堂皇,大床两边为紫檀雕龙凤,房里有瓷瓶、宝器等陈设,茶案上陈设一对双喜桌灯,喜床上铺着厚厚实实的红缎龙凤双喜字大炕褥,床上用品有明黄缎和朱红彩缎的喜被、喜枕,其图案优美,绣工精细,富贵无比。床里墙上挂有一幅喜庆对联,正中是一幅牡丹花卉图,靠墙放着一对百宝如意柜。

安晓晓玄幻了,她不得不承认她穿越了,而且身子莫名的缩小了,只有九岁,还是什么丞相之女,嫁给以个传说中的倾城王爷,对方还是一个痴傻之人,额!好冷啊,难道我安晓晓就在这里过完一生,这……

安晓晓正想着,门突然就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位妖艳的男子,脸上还带着一抹痴傻的笑……

好俊的美男,相貌控的安晓晓咽了咽口水,仔细的打量着这名男子,生得及其俊美,丫的,一双丹凤眼透着几分蛊惑也妖娆,一束青丝在头顶高高的被一支古雅的玉钗好好的固定着,薄唇微挑,带着几分嘲弄与玩味,可那种玩味瞬间即逝,取而代之的是痴傻的笑,看上去的确美艳动人,安晓晓蹙眉,这是什么朝代,怎么会有生得如此妖孽的男子,看上去比韩国的帅哥还美,这样的男子不能用帅气形容,只能说生得美艳……

嘿嘿,安晓晓腹黑的想,送上门来的东西不要白不要,谁让他生得如此妖孽呢,莫名其妙来到这么一个破王朝,还成了亲,不管怎么说,先捞一点好处,这斯不是痴傻么,哼!把他吃摸干净也不用负责任不是么?

哈哈哈,安晓晓被自己的聪明感动得兴奋无比,显然没有见到某人的脸色沉了一下。

安晓晓眉毛一挑,带着几分玩味的看着那张魅惑众生的脸,靠,能怪我安晓晓么,这张脸不管是谁看到都会扑上去的好不好,何况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大色女,哼……哼……哼……

晓晓已经忘了自己只有九岁,那张粉扑扑的小脸配上那色迷迷的神情,某人玩味一笑,心里真想把那张小脸撕得粉碎,不过又像发现了一件有趣的玩物一样,继续装着痴傻的笑……

那粉嫩嫩的小脸微微一扬,抬头看着那张妖媚的脸庞,那礀势,怎一个狂妄了得,“听说你是四王爷,那就是我的夫君喽,丫的,怎么长着这么一张妖孽的脸,嘿嘿,可惜了,是痴傻之人……”一边说脸上还啧啧的笑,小手轻轻一挑某人的下巴。网站qi-wen.com

第二章 调戏王爷

那粉嫩嫩的小脸微微一扬,抬头看着那张妖媚的脸庞,那礀势,怎一个狂妄了得,“听说你是四王爷,那就是我的夫君喽,丫的,怎么长着这么一张妖孽的脸,嘿嘿,可惜了,是痴傻之人……”一边说脸上还啧啧的笑,小手轻轻一挑某人的下巴。

早听说安丞相家的三女儿是小哑巴,生性木讷,可今天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小东西五官精致,渀佛精心雕刻般,肤白胜雪,一双灵气逼人的眼睛,狡黠聪慧,又那般澄澈,渀佛能洗净世间所有的污秽。性子狂妄至极,如果这算是小哑巴,那普天之下怕是没有不哑之人了,她既然不是哑巴,为什么外界一直传她是小哑巴呢?四王爷的眼里透着几分阴冷。

某人隐忍这怒意,看着这小丫头片子,妖孽的脸上还要装着痴傻的笑。

安晓晓围着四王爷转了一圈,水灵灵的大眼睛吧嗒吧嗒的望着那双魅惑众生的丹凤眼。

心里犯嘀咕,丫丫的,这男的怎么生的如此美艳,怕是放在青楼里,花魁也要自叹不如,“美人,你说把你卖到青楼能值多少钱?”思考了良久以后晓晓冒出这么一句话,一脸的坏笑,眼睛好像已经看到了那冒着泡泡的金元宝。着实雷到了四王爷,某张妖孽的脸抽搐了一下,眼中掠过一丝危险,这安晓晓沉浸在自己的发财梦中,居然忘了身为特工的灵敏和防备,或许她真的以为这个男人是痴傻之人,不必防备。奇闻网

四王爷眼中的杀气隐去,眸子里还是那几分天真,脸上依然傻笑……

“夫君,你不陪奴家睡觉么,奴家困了……”晓晓调戏到,她还真的困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醒来到现在她的大脑一直是昏昏成成的,而且异常疲倦,见到床就想睡,刚才她就想倒在床上睡了,不过怕会被人占便宜,(她忘了现在只有九岁,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貌没脸貌,谁会惦记她呀?),如今看看这痴傻的王爷,她不占他便宜就已经是万幸了。

于是,在那张大大的红色大床上,上演了这么一幕,一个睡相极差的小女孩肆意妄为的霸占着整张床,那倾城的王爷被挤到床沿,险些被挤下床,那只该死的小短腿还放在他的身上,某人却心安理得的睡着了,嘴巴里还吧嗒吧嗒的流着口水……

从小有洁癖的四王爷此时的脸阴冷至极,真想一脚把这个小丫头踹下去,无奈于要演戏给窗外那几双眼睛看所以才隐忍了怒气,从喜宴到现在那几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他是知道的,越是这样,他越不能露出任何马脚,一定要忍,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死丫头。

深夜,门轻敲了几下,四王爷眼光一闪,知道是他回来了,迅速起身,闪身出去……

密室:

四王爷一身红衣看上去妖艳无比,眼中已没有了人前的痴傻,多了几分霸气与杀气,平静的看着眼前的那名神秘男子。

“怎么样了?”

“主子,皇上果真被皇后娘娘软禁,皇上的病越来越重了。”

他的杀气越来越浓,好你一个殷氏,你还当真敢谋权篡位不成。

那魅惑众生的脸上冰冷至极,眉头紧皱,厉眸一扫,那阴鸷的目光如冰箭一样冰冷。

“去一趟丞相府有什么收获?”

“安将军说三小姐并非失声之人,只是从小便失去母亲,又被二小姐欺压惯了,所以不爱说话,也怕见生人,还让王爷不要伤害她。说明http://www.qi-wen.com/

“怕见生人?”四王爷气哼哼的反问,他刚才还被那小东西调戏了,那小东西的性子是怕生人么,想想就来气,若不是顾忌刚才窗外的那些鹰爪,他真想一巴掌拍死她。

萧木嘴角一抽,刚才王爷脸上的表情算是什么表情,不会是见到鬼了吧,那张脸上竟然会浮现出一丝鬼魅的笑?他从小就跟着王爷,王爷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表情,就算是在战场上打胜仗也没见他有过那样的表情,更别提这几年了,这几年秦月国表面上看上去风平浪静,却不知殷皇后仗着哥哥殷将军的兵权,已经悄悄将皇上软禁起来,两年前还派杀手挑了太子的脚筋,如今整个秦月国的大权都握在殷后的手上,她正等着合适的机会铲去太子和四王爷,扶持自己的儿子称帝,在这样的情况下王爷怎么会出现那抹浅笑,难道太阳要从西边升起来了不成?

…………

“嗯……你先下去吧。”

…………

第二天晓晓一觉醒来,大床上就躺着她一个人,那睡礀……咳咳,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小姐,你醒了?”一个温暖的声音传来。

晓晓定睛一看,只见房里站着一位黄衣女人,看上去二十岁左右,明媚皓齿,气质非凡,怎么看也不像丫鬟。

一些零碎的画面在脑子里不停的出现,那些记忆不属于她,可她的感觉却那么强烈,好像自己经历过那些事情……

荷花池边,一位鸀衣女人,自称是自己的姐姐,却把自己推下荷塘,企图淹死自己,还好她及时出现,是她救了自己,她是哥哥派来保护自己的死士。

“紫月,我叫什么名字?”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人,紫月并没有多惊讶,平静的看着晓晓,尽管她不解,但依然没有多大的感情波动,跟了小姐七年,她知道小姐沉默寡言,今日开口已属难得。说明qi-wen.com

“我想知道。”

“小姐秦月国安丞相家的三小姐,名安晓晓。”紫月恭敬的回答,尽管她不理解,但她明白自己的使命是效忠,效忠于自己的主人。

“安晓晓?”晓晓心中一颤,怎么和自己的名字一摸一样,她记得自己因为轻敌而害死了自己最亲的姐妹,自己的好搭档,她亲眼看见冷依依在爆破中死去,她以为变异人无所不能,她们这几年来在恐怖组织称王称霸,她们是杀手界的佼佼者,她又怎会知道这次行动竟会栽了跟斗,而且是因为自己的疏忽……

第三章 今晚不可以碰奴家哦

“安晓晓?”晓晓心中一颤,怎么和自己的名字一摸一样,她记得自己因为轻敌而害死了自己最亲的姐妹,自己的好搭档,她亲眼看见冷依依在爆破中死去,她以为变异人无所不能,她们这几年来在恐怖组织称王称霸,她们是杀手界的佼佼者,她又怎会知道这次行动竟会栽了跟斗,而且是因为自己的疏忽……

如今,坠下大海的她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竟会成为一位九岁孩子,还和她同名同姓,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

紫月察觉到了小姐眼中的那分伤痛与老成,小姐的这份表情不是她这个年龄该有的,她究竟经历了什么,难道这场婚姻……

当时小姐是心甘情愿嫁过来的,接到凤旨的那一刻,安将军便来竹园,问她是否愿意演这场戏,只要瞒过皇后就好,只有这样皇后才不会再怀疑四王爷,也只有这样,王爷他们才有翻身的机会,只要搬倒皇后,她便可以离开王府,也许是出于对哥哥的感激,小小年纪的她答应了这场婚姻,如今又为何会如此忧伤。

“小姐……”

“怎么了?”那张粉扑扑的脸看上去非常平静,没有半点伤感,还带着几分笑,紫月有些恍惚,难道刚才是自己看错了么?

“奴婢给小姐更衣,王爷还在大厅里等着呢,待会要随王爷进宫见皇后娘娘。”

“啊?……哦……”进宫见皇后?想到能进宫逛一逛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她现在是王妃,礼数上是应该要见一见皇后和皇上的,但为什么紫月只说见皇后呢?

“紫月,以后不要再称自己为奴婢,我不喜欢。”那张小脸冷清的看着紫月,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推荐qi-wen.com

紫月愣了几秒,小姐一向温柔如水,什么时候有这样锐利的眼神了?这样的小姐让她觉得很陌生,但她刚才的话却让她心里莫名的一暖,一股暖流流进这冰冷女人的心里。

“我不管你和哥哥是什么关系,如果你以后还想跟着我,那我要你只效忠于我,只对我忠诚,如果你今天要离开,那我绝不阻拦,如果你选择留下,那以后的日子里,你会发现,我安晓晓与往日的安晓晓不同,到时你不必惊讶,只要你不伤害我,我也不会加害于你,对我忠诚,你能做到吗?”晓晓冷冽的看着紫月,等着她的回答,她的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场,紫月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她杀人无数,可面对眼前的安晓晓,突然觉得她很耀眼,那种绝对的自信,那种冷傲,是她从未见过的,没有半点犹豫,她肯定的点了点自己的头,她知道,从今往后,这小小女人将会发出耀眼的光芒!她是自己的主人。

晓晓点了点头,接着又换上了那副纯真的笑容……

梳洗完毕,九岁的晓晓换上一身紫色霓裳群,小小年纪,但看上去却依然耀眼,贵气逼人。

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几分灵气,那张小脸粉嫩嫩的,带着浅浅的笑,眼睛却冰冷的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冷酷的萧寒站在痴傻的王爷身后,晓晓的出现,让痴傻的四王爷眼前一亮,原本痴傻的眼神闪过几分光芒……

萧寒心里也着实一颤,这小王妃年仅九岁就有如此容颜,几年后想必是倾国倾城。

“小爱妃,真漂亮……小小妃,真漂亮……”四王爷妖孽的脸上带着痴傻的笑容,不停的拍掌,对于王爷的痴傻大家早就习惯了也就见惯不惯,只是心里有点难受,好端端的王爷竟然成这幅摸样。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倒是让所有人都目惊口呆,嘴角抽风。

只见九岁小王妃天真无邪的看着王爷,小手勉强能勾到他的下巴,粉扑扑的小脸上优雅一笑,“王爷,晓晓有你美么,不如今晚我们再好好研究研究,看你,昨晚奴家太累了,所以才没有要了你啦……”那表情要多娇羞就有多娇羞,要多邪恶有多邪恶。

轰!这句话像一阵春雷一样把众人都吓傻了,就连一向冷酷的萧寒也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呵,这小王妃不会是妖孽吧。

小王妃不是小哑巴么,怎么会说话,而且她的话还是如此的……

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天知道王爷的隐忍力有多好才没有爆发出来,还是那副小白兔的表情……

王爷痴傻的表情,看着小王妃色迷迷的样子,啧啧啧……

仆人们笑得内伤,脑海里出现一幅九岁小王妃与妖艳王爷的春宫图,额,流汗流汗,他们是纯洁滴啦,听到王妃这么说,谁都会往那方面想的好不好。

晓晓还当真不是有意为难王爷,她做杀手时就是这样,只要见到俊俏的男子,她都要上前去调戏一番,习惯成自然了,你现在要她改,她能改么?能改么?更何况面对四王爷这么一位倾城男子,有长得如此妖媚的男子么,有么,有么?晓晓还当真不能把他和战王联系起来,这妖孽男在战场上会是什么样子,难道他打仗都在使用美男计?当然,这是邪恶的晓晓脑补滴画面。

“王妃真漂亮,小王妃真漂亮……”四王爷还是一幅痴傻的摸样。

“夫君……乖了哈,不安静点奴家今晚可不让你碰奴家哦……”一边说小手还不安分的在四王爷那张绝美的脸上揩油,丫的,安晓晓,你也忒色了吧,都穿越到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了,还不安分些。

萧寒不安的看着自家的主人,有点佩服主子的忍耐里了,他是有洁癖之人,竟能忍受那只小手在他的脸上摸来摸去,呵呵,萧寒是被雷到了,如果萧木看见王爷这幅摸样不笑出声来才怪。

奴仆们闷着笑,就怕哪个不要命的一时控制不住笑出声来。

那倒茶的丫鬟听到晓晓的话以后,茶杯“嘭!”的一声落在地上,摔得粉碎,接着便是丫鬟跪地求饶的声音。

“退下去。”李管家威严的看着那小丫鬟,小丫鬟得到管家的许可后麻利的把地上一收,迅速退下去。

晓晓一脸的坏笑。

“王妃,时候不早了,进宫吧。”萧寒冷着一张脸,他真想把这没大没小的王妃一巴掌拍死,敢那么对自己的主子。

晓晓凤眼一抬,高深莫测一笑,她可不喜欢萧寒这张臭脸,“这是哪里来的冰山,一脸死相,本妃看着心烦,喂,我欠你钱了么?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分了?”听听,听听,这是小哑吧说的话?萧寒的脸是一阵白一阵青啊,在王府,谁不知道萧寒的地位,萧寒、萧木,从小就跟随着王爷,这两年王爷病了,可一直是萧寒在掌管着王府,有谁敢这么跟他说话。

“噗!”

“啊……”

“……”

……

仆人们脸都憋抽筋了,但又不敢笑出声来,这小王妃怎么与外界传的相差如此之大……

这是失声?

这是生性木讷?

这容颜是奇丑无比?

第四章 一家子的妖孽

四王爷忍不住眼角一抽,他恨死安承家这个妹妹了,不过看着萧寒吃瘪,他心里倒是挺舒服的,萧寒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还没受够这种委屈呢?

这四王爷也是腹黑的主啊!

只有紫月比较淡定,轻轻咳嗽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情绪,她的眸子也变得深邃了,她知道自己的这小主子绝非等闲之辈,假以时日,这天下怕是要变天了。

“卑职不敢……”萧寒黑着脸看着晓晓,他心里的确很愤怒,不过又有几分雀跃,这小王妃根本不是小哑巴,而且还伶牙俐齿,胆识过人,他在为王爷高兴,当初知道皇后赐婚的时候他愤怒,皇后竟敢如此对待王爷,娶一个九岁女娃为妃,还是哑巴,相貌丑陋,不过现在,他心里竟有几分小小的喜悦。

晓晓看着萧寒脸上的变化,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想不到这冰山对主子竟如此上心,晓晓对他倒是多了几分赞许,也不想再刁难他。

“还不备车?”晓晓不耐烦的看着这僵持的场面。

“是!”萧寒和管家立刻出去备车。

王妃、王爷、紫月、萧寒,四人一起进宫……

在湛蓝的天空下,皇城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座座宫殿巍然屹立,看上去宏伟壮丽,好宏伟的皇宫,看来这秦月国也是有钱的主,晓晓暗地思量着这四王爷有多少家当,王爷迎上晓晓那双诡异的眼睛心里冷啊,就知道这小王妃在盘算什么坏事。

晓晓无害一笑,粉扑扑的小脸看上去可爱无比。

几位公公早就在皇宫口等着,见到王爷便迎了上来“杂家参见王爷王妃。”唰唰的全跪在地上。

四王爷脸上痴痴的笑……

晓晓看了一眼王爷,又看了地上的公公,嘴角一抽,虚伪一笑,甜甜答道“各位公公免礼了,劳烦各位了。”

“谢王妃……”几个人恭敬起身,对眼前这个水灵灵的小王妃无比喜欢。

在几位公公的带领下他们进了宫,朝着皇后寝宫走去。

凤鸾阁:

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好阔气的手笔,这皇后寝宫奢华无比。

“王爷、王妃到!”一声声细细的通传,最后晓晓他们进入主殿。

榻上坐着一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皮肤白皙,凤眼薄唇,发髻上插着几支明晃晃的朱钗,一看就知道是这后宫的掌权者,那双眼睛看上去锐利无比,极少有人敢直视那双眼睛。

风韵犹存嘛,想必年轻时一定是大美女,晓晓腹诽。

王爷虽痴傻,但见到皇后时还是会行礼。

“呵呵呵……枫儿来了……”皇后慈祥的声音传来。

但从皇后的眼里,晓晓看见那几分恨意,看来这皇家的争斗……

此时晓晓才发现殿里还有几个人,一位黄衣男子坐在轮椅上,英气逼人的俊美面孔犹如刀削,带着浑然天成的霸气,剑眉高挑,斜飞入鬓,漆黑的瞳眸如黑夜的宝石闪烁着琉璃的光泽,霸气十足,身上那身彰显身份的耀眼的黄色长袍,可惜不良于行。按紫月早上的描述,此人想必是太子秦泽烨,两年前患了重病,双腿残废。

黄衣男子旁边坐着一位紫衣男子,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忧郁的眼神中透出几丝傲气,俊美突出的五官比任何女人的都要唯美,阴柔之美,看着架势,想必也是三王爷了,听紫月说这秦月国的三王爷是体弱多病,生的阴柔,有忧郁王爷的称号。

晓晓回头看看四王爷,丫的,一家的妖孽,这秦月国是出妖孽的么,为毛这皇家男子个个英俊无比,靠,晓晓心里极度不平衡。

“给王爷和王妃赐座。”

“谢母后……”晓晓拉着王爷谢过皇后以后便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晓晓看见了皇后脸上那瞬间的震惊与恐慌,哼,当初就是听说安家的三小姐性子木讷,从小失声才赐的婚,想以此来试探四王爷是否真的痴傻,顺便牵制安丞相,今天看到的安小姐如此聪颖,那双眼睛锐利无比,再怎么看也不像痴呆之人,刚才还开口说话,皇后微怒,难道自己下错了这颗棋?看着皇后那张五颜六色的脸,晓晓心情大好。

屋子里的太子和那位紫衣男子也有些惊讶的看着晓晓,传闻中安丞相家的三小姐奇丑无比,生性木讷,从小失声,眼前这个小娃娃一看上去就是精明之人,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透着几分锐利与凶狠,这真是安家的三小姐么?

“王妃,这位是太子,还有三王爷……”皇后果真是见过世面的人,短暂的惊讶后立刻换上了那副和颜悦色,看上去慈祥无比,哼,不过晓晓可不是九岁娃娃,没那么好骗,她非常不喜欢那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虚伪!

“弟妹见过大哥,三哥……”晓晓微微起身,矮身一福。

“嗯!”太子冷冷的发出一个单声音节,脸上一点表情没有。

呵,这太子怎么如此不招人喜欢,看看他那张臭脸,晓晓就想到萧寒,一样的臭脸,一样的冰冷,不过看看他那双腿,晓晓也就勉强原谅他的傲慢了,身体残疾之人脾气当然不好,可以理解,对那高高在上的太子,晓晓心里多了几分怜悯与同情。

“弟妹免礼了,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弟妹有空多来三王府窜窜门……”相比太子的冷酷,三王爷倒是和蔼无比,俊美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暖暖的笑容。

晓晓微微点头。

“母后,怎不见父皇?”晓晓那张粉扑扑的小脸优雅的看着皇后。

皇后的眼里透着几分怒气,继而迅速收敛,微笑的看着晓晓,“皇上病重,卧床不起,就不出来……”一边说脸上还带着几分悲伤。

提到皇上,几位王爷的眼睛一沉,他们明明知道是皇后软禁了皇上,知道皇上的病已天比一天严重,可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他们只能在暗地里聚集力量,却不敢正面还击,几个高高在上的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明明恨透了这阳奉阴违的恶毒女人,可却还要笑脸迎她,有几个人能知道他们心里的痛苦。

“是吗?父皇病重?晓晓从未听人说起,这都是晓晓的不对,做人儿媳,连公公病重也没去见一面……母后,您看父皇病重不能下床,何不让我们去病床前看看他,表达我们的孝心,晓晓也很想见见父皇,毕竟是他的媳妇……”晓晓那张脸要多悲伤就有多悲伤,双眼红润,不知道她性格的人可能还真要被这孝顺的媳妇感动。

第五章 我的丫鬟谁也不能欺负!

“是吗?父皇病重?晓晓从未听人说起,这都是晓晓的不对,做人儿媳,连公公病重也没去见一面……母后,您看父皇病重不能下床,何不让我们去病床前看看他,表达我们的孝心,晓晓也很想见见父皇,毕竟是他的媳妇……”晓晓那张脸要多悲伤就有多悲伤,双眼红润,不知道她性格的人可能还真要被这孝顺的媳妇感动。

萧寒眼睛一亮,他知道王妃不是痴傻之人,却没想到九岁小娃娃会敢和皇后说这番话,对于小王妃,他心里多了几分喜欢。

除了皇后娘娘,殿里的人心里都万分畅快,有被小王妃孝心感动的,有佩服小王妃勇气的,也有蘀王妃担忧的……

太子的眼中闪过几分惊讶,眼睛微闭,意味深长的看着晓晓,这果真是九岁得小孩么?四王爷是绝不可能对她说秦月国如今的形式的,她仅凭刚才的对话就能察觉到皇上被软禁?那她究竟有多强大?太子对她另眼相看,从新审视这个小孩,粉扑扑的鹅蛋脸,水灵灵的大眼睛,樱桃小嘴……

四王爷妖艳的脸上仍然是痴傻的笑,但内心却是风起云涌,他旁边的这个小王妃,不得不让他另眼相看,她的神情,她的表情,她的心计,她……完全不是这个年龄该有的,她不是呆傻之人,更不是生性木讷之人,那她之前为何会有那样的传闻,是她藏得太深,还是有人在恶意重伤,有太多关于她的疑问……

皇后的脸色不好看,她没想到传说中的痴傻木讷女人竟是这么一个狠烈人物,小小年纪便如此聪慧,以后会是她最大的障碍,这个女人留不得,凤眸露出凶光,明显的杀气,“皇上病重,不便打扰……母后累了,大家先回去吧……”一边说一边拧了拧自己的额头,看上去的确有倦意。

皇后下了逐客令,她不是倦,而是这个小王妃让她头疼,小小年纪便如此伶牙俐齿,每句话看上去诚意拳拳,其实都暗藏杀机,她一刻也不想再面对这个小娃娃,一定要铲除她!没人能阻止她的皇儿称帝,没人能阻止,她也不允许有人破坏自己的计划,这个小王妃出乎她的意料,所以,她必须死!

既然她得不到秦皇的爱,那她就要彻底毁了他,忍了那么多年已经够了,她已经不愿意再忍了,等了那么多年,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希望,卑微的乞讨着根本换不回那男子的一份柔情,那个男人的心在十七年前就死了。

女人是感性的,却也是狠厉的,若她们的心死了,那么她们就会变得残忍无比,她们的心计比男人强一百倍。她堂堂的将门之后,她的兄长握有秦月国三分之一的兵力,她在后宫掌管着大权,她的皇儿是秦月国的大将军,她要狠起来,这秦月国的天是要变的,这样的女人,已经委曲求全的等了十几年,她现在已经绝望了,爱情?她不要了!但她要这个江山,她要让秦家舀着江山来换自己二十年的青春!

出了凤鸾阁,萧寒带四王爷去了泽枫殿,那里是王爷以前在宫中的居所,萧寒说带王爷去那里走走,对王爷的病兴许有用。当然,这个理由是说给公公们听的,因为萧寒知道自己的主子并非痴傻,装痴傻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为了不被有心人谋害而已。

晓晓是第一次进宫,当然想四处走走,于是便在紫月的陪伴下四处参观。

好气派的皇宫,鸀树成荫,花草满园,荷塘随处可见,御花园里遍地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鹅卵石旁边有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此时春夏之交,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唯见后庭如雪初降,甚是清丽。好美的景象,晓晓对眼前的景象有几分喜欢……

“大胆奴才,敢摘我的花!”假山后面传来一声女人的厉喝。

“小郡主,喜儿不知郡主喜欢牡丹,有都怪我不懂得教丫鬟,还请郡主饶了她。”传来一位女人温雅的声音。

哼,有好戏看?

晓晓可不是什么好人,有好戏看岂有不看的道理。

“紫月,我们过去瞧瞧……”晓晓眉毛一挑,兴奋的说道。

绕过假山,只见一位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嚣张的踩着跪在地上一位丫环的手,小小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挑衅的看着眼前一位十三四岁的女人,那名女人穿戴都是上品,看上去也是有身份的人,双方对峙着,地上还丢有一朵被折的牡丹。

晓晓看了一眼紫月,紫月当然明白晓晓的意思,低声答道“这小郡主是皇后的小侄女,名为殷素素,殷将军家的小女儿,从小便与五王爷有婚约,一直在宫里长大,刁横得很,那黄衣女人是七公主秦泽雨……”

晓晓爱看戏,但不喜欢多管闲事,在她的世界里,什么都要有价值,对她有好处,她才会出手,对于这种小女人的争抢,她可没什么兴趣。

不过,知道这个人是殷素素她心里就不舒服了,哼,丫的,一个小小的郡主凭什么这么拽,还不是因为耳濡目染,知道秦家的势力不如自己的家族,所以才敢如此嚣张,敢不把公主放在眼里,晓晓最恨的就是这种“官二代”“富二代”,凭什么他们一出生就这么横,什么也不做就可以享受那么好的条件,还四处打压别人,借着家里的权势在外面作威作福,这小小年纪便会摆架子,以后还得了。

再怎么说她现在也是王妃,那么七公主就是自己的小姑子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她护短,可见不得别人欺负自家人,更何况是殷家人。

只见殷素素又重重的踩了踩脚下的那只小手,小手几乎要被踩断,但那名叫喜儿的小丫头没有求饶,只是紧紧的咬着薄唇,忍受着剧痛,很有骨气的丫鬟。

七公主见身边的丫鬟被欺负,心里着急,想救她,但殷素素根本就不甩她面子,她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忍,皇兄曾对她说过,现在还不是反击的时候,她在宫中要时时刻刻忍耐,总有一天她的皇兄们会把殷家人连根拔起。

“哟,好美的牡丹!”甜甜的声音响起,女孩秀眉挑了挑,笑意盈盈,如冬日的暖阳,这说话人不是晓晓还能是谁。

九岁小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九岁小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这是真的。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就这样就完了。后来这女子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

  • 这篇篆书《黄昏》写得回风圆润,你猜不到这样一幅书法作品是谁写的

  • 在瓜岛战役中,登岛日军为何遭到全军覆没?

    吕海峰话说,当日本最高统帅部看到美军在瓜岛成功登陆之后,就决心要重新夺回瓜岛,并由日本第十七集团军司令百武具体负责筹划这次战役。为了取得这次战役的最终胜利,百武决定首先派遣一支先遣部队前往瓜岛,并任命一木大佐担任这一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一木大佐虽然身材矮小,但是,在经历了多年的丛林战之后,他具有着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于是,1942年的8月18日夜晚,一木大佐就带领着日军的先遣部队,在驻瓜岛美军东面的防线缺口,实现了成功登陆。然后,他又命令一支侦查小分队继续向西面摸索。但碰巧的是,此时,驻瓜岛的美

  • 俄罗斯 Elena Petrova 的清雅油画,太美了!

    杜拉拉说:“我不是一个小女孩了,不会再相信突然有一天出现一个白马王子,带给我一辈子的幸福。但我坚信,两个平凡的人,偶然遇到,慢慢地离不开彼此,无论发生什么,两个人都一起面对。你下班累了,我给你泡杯咖啡,晚上打雷下雨,你抱着我,我就不会害怕,我觉得那样,才是我想要的幸福。”幸福就是这样的简单,幸福,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每每欣赏到如此清雅恬适的油画时,也不失为一种淡淡的幸福,其实我们本不缺幸福,缺失的是感受幸福的那种心态。俄罗斯画家ElenaPetrova的清雅油画欣赏埃伦娜·佩特洛娃(Ел

  • 杨远辉山水画墨色灵动,虚实相间

    艺术家简介:杨远辉,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人。17岁开始学习石雕,石雕技艺学成后于2015年开始跟随任泽涛先生在网络上参加山水画培训班,并拜任泽涛先生为师,2017年7月在北京昌平参加任泽涛山水画高研班并结业,现为中国山水画创作院任泽涛工作室画家,中国山水画协会会员,博宝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作品赏析:我国传统的山水画具有悠久的历史,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它以其独特的创作手法,独特的表达方式,表达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合二为一的精神境界,以及恬淡闲适、远离世俗的人生追求,具备外象美、空灵美、诗意美的特点,

  • “汀壶”入驻西安君悦酒店

    4月22日,凯悦酒店集团旗下定位为超豪华五星酒店的君悦酒店,在西安高新区迈科中心盛大开业。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拥有50多年传统历史的酒店集团,足迹遍及世界各大主要城市,目前大中华区只有少数城市香港、台北、澳门、北京、上海、广州等拥有该品牌酒店。而本次落户西安,也是君悦酒店将现代世界的奢华舒适与千年古都的绝代风华融合的努力尝试。作为西北第一家、全球第60家君悦酒店,西安君悦酒店延续了其一贯的激动人心、大胆张扬、个性鲜明的品牌风格。据了解,西安君悦的酒店设计灵感源自今天丝绸之路沿线的珍稀动物、独特地

  • “笔墨有声,性所喜悦”---记大写意花鸟画家刘庚的真性情

    刘庚(原名刘振江)号清莲,室名云石居,河北内丘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邢台市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徐悲鸿纪念馆特聘画家,吴冠南先生入室弟子,曾先后师从著名画家李津、刘泉义、梁占岩先生,现居北京。2015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刘庚花鸟画作品集》;2016年7月《笔墨有声》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6年8月《童年的记忆》获得“希望的田野”,2016年中国美协家主办的“农民画作品展”,获优秀奖(最高奖);2016年9月《笔墨有声画之三》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吉祥草原丹青鹿域”全国中国

  • 起步价就要五位数,而且供不应求,难得一见

    看着标题你是不是以为我又在忽悠你,五位数你是不是在数多少钱,也没多少,也就万元起步,她的名字叫葡萄玛瑙。我有密集恐惧症,看着反正欣赏不来,然而不能否认她的价值。葡萄玛瑙是两亿年前海底火山喷发的产物,自从1995年人们发现葡萄玛瑙石后,便迅速受到收藏界和赏石界的青睐。而目前,葡萄玛瑙只在苏宏图以北的一座火山口附近被发现过。葡萄玛瑙生长比较奇特,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形成于火山口附近的大型空洞中。有的浑身挂珠,有的部分挂珠,珠子有大有小,和葡萄差不多,也像珍珠。色彩不仅斑斓,还有很多形状——葡萄型、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