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升迁官路 最新章节

2017/12/3 20:12:12 来源:网络 [ ]

书名:升迁官路

第001章:荷叶下的梦

夏日,一望无际的东北平原上。奇闻网

太阳晃晃悠悠在天上浮动,雨开始下得有声有色。

整个天空,像巨大的冰块在融化,阳光普照,那粗细均匀的雨丝,一根根,皆为金色。无一丝风,雨丝垂直而降,就像一道宽阔的大幕,辉煌地高悬在天地之间。

这是一个爱下雨的季节,尤其爱下这种奇怪的太阳雨。

一下雨,孩子们都跑回家了,唯独他们两个人都没有玩够,跑到了这池塘边上。雨丝,像是在天上织布,这块布将他们包围起来。

这池塘边,除了几头吃草的牛,似乎就只有他们这两个孩子。网站qi-wen.com

他们的衣服已完全淋湿了,紧紧地裹在身子上,头发被雨水冲刷后,贴在脑门子上。

雨凉丝丝的,使他们感到非常的惬意。刚才在土豆地里疯跑时,两个人不时的滑倒,但是滑倒了就爬起来再跑。浑身的汗、土、泥,让他们感到十分的刺激。榆叶儿的一双小鞋已经跑掉了,此刻,榆强正一手一只替她拿着。

天空完全是透明的,金幕万道,但却一目万里。

麦子、树木、花草,被雨水洗尽尘埃,色泽新鲜,并都泛着淡金色的亮光。原文http://www.qi-wen.com/

几只鸟儿在雨幕中穿行,翅膀的边缘也镶了金边。

他们咯咯咯地欢笑,用手在眼前不停地挥舞着,仿佛在撩开永远也撩不尽的金丝金缕。

有风从池塘上吹来,一时金线乱舞,风大时,雨丝碎成纷纷流萤,又如金屑在空中四处飘扬。后来雨大了,他们在池塘边的一棵很大的老榆树下停下了脚步。

老榆树枝繁叶茂,冠如巨伞,直径竟有五六丈。说来难以令人置信,这“伞”下除了很少几处有雨滴外,大部分的空间里,竟不见半星雨丝。

一塘荷叶,经雨水浸润,清香随风飘向四周。奇闻网

两个孩子感到身上有点儿凉,心里有了回家的念头,但朝“伞”外一望,却是万重的雨,知道一时回不去,也就不再想着回家的事。

榆叶儿既冷,还有点儿怕,便紧紧地挨着榆强。

榆强说:“脱掉衣服,就不冷了。”

说完,榆强就将自己上面的的衣服从身上剥下,晾到了一根垂挂下的树枝上,果然觉得暖和了许多。

榆叶儿却一时没有脱掉衣服,用胳膊抱住自己,微微有点儿抖索。

见榆强真的是一副暖和的样子,她羞羞答答地解开钮扣,也想脱掉上衣。但是一想到自己是女生,还是没有脱。奇闻网她只是将两只胳膊、双条腿紧紧夹住,并微微弯着身子,更紧地抱住了自己。

上面光溜溜的榆强才开始还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没过一会儿,就很舒展地在老榆树下玩耍起来。

榆叶儿看见榆强只顾玩耍,一点儿也没有在意她冷的样子,就有些生气,大声地喊叫:“榆强哥,我冷!”榆强就停止了玩耍,将自己晾在树枝上的衣服拿下来抖动了一下,披在了榆叶儿的身上。

接下来,两个人大声说着话,纯净的童声飘荡在雨幕里。

后来,他们蹲在了塘边。

凉匝匝的水中,荷叶的阴影下,有鱼儿在游动;一些螺状的东西吸附在荷叶的茎上,看上去煞是可爱。

榆强轻轻一摇动荷叶,鱼一忽闪不见了,而螺状的小东西也从荷叶的茎上脱落下来,一闪一闪地沉入宝石蓝的水底。版权qi-wen.com

榆强感到小肚子有点儿胀,站起身来,红着脸告诉榆叶儿,“我要撒尿,你是女生,转过脸去。”

他看到榆叶儿的脸转过了,随后解开裤子上的钮扣,将自己的东西掏出,一使劲,一股细细的清澈的尿液便很有力地冲出,高高地飞向空中。这道尿在空中划了一弯优美的弧线,叮叮咚咚地落进了荷塘里,其声清脆悦耳。

榆叶儿依然蹲在塘边。她歪过脑袋,好奇地听着榆强的撒尿入池塘的声音。她觉得男孩儿很奇怪,站着就可以撒尿了,而她们女生撒尿非得脱下裤子不可。

榆强在挺着肚皮将尿高高抛向空中的那一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骄傲。

天地静静的,周围确实空无一人。

雨落在荷叶上,笃笃笃地响着;雨落在草上,沙沙沙地响着;雨落在水里,叮咚叮咚地响着;雨落在树叶上,扑答扑答地响着。

榆叶儿玩的有点儿腻味了,突然说:“榆强哥,这儿没有别人,咱们俩玩‘过家家’。”

榆强想了想:“好,我做新郎倌,你做新娘子。”

“有了孩子,我做妈妈,你做爸爸。”

“好,我做爸爸,你做妈妈。”

榆强采了两柄特别大的荷叶,再用一根小树枝往地上戳了两个洞,将荷叶长长的茎插入洞中,然后对榆叶儿说:“这就是咱们的新房子,你先躺下吧。”

榆叶儿就在荷叶下的草地上躺下了,身子伸得直直的,但两腿却是并的紧紧的。并警告榆强:“我们不做那事!”

“嗯,不做。”榆强也躺下了,在离榆叶儿的身子半尺远的地方。

两朵荷叶,成了这对小人儿的华盖。

他们忽然不再说话,天真无邪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往上看——看到的是在微风中摆动的荷叶,那荷叶是半透明的,有一道道的筋,像枝枝蔓蔓的血管一样,在流动着绿色的血液。

榆叶儿往榆强身边挪了挪身子。

榆强也往榆叶儿身边挪了挪身子。

他们靠在了一起,双方的肌肤都凉丝丝的。

天底下,除了雨声,还是雨声。

“我是新娘。”

“我是新郎倌。”

“长大了也不能变。”

“嗯,拉个勾吧!”

“不行。我们得起来,对着天爷爷拜天地。”

……

天地拜过了,两个人开始入洞房。此时此刻,楡强才有机会认真的搂抱了躺下的榆叶儿,

后来,两个人都长大了,过家家的游戏不能再玩儿了。榆强的爸爸是农村学校的特级教师,后来被县教育局调到县城重点高中任教,一家人搬迁到县城生活。

榆强跟着家里进县城。榆叶儿却没有他那么幸运。榆叶儿的爸爸妈妈疼爱弟弟,在家里生活困难的情况下,让榆叶儿失去了读高中的机会。初中毕业就在家里帮着大人干农活儿了。

第002章: 谈婚论嫁

那一年榆强跟着爸爸妈妈回老家探望爷爷奶奶,榆强在大街上看到了长成大姑娘的榆叶儿。

她身子高挑纤细,皮肤如凝脂般白皙润泽,脸上虽然有时沾了劳动后的灰尘和泥巴,但那明艳动人的姿色却没有稍减半分,这样的女孩,显然是村里最漂亮的女孩儿了。

一见面,榆叶儿并不像村里那些小时候的男孩玩伴儿们,又是拥抱又是捶打,亲热个不停。榆叶儿显得十分的羞涩。没开口说话脸儿先红了。

“叶儿,你好吗?”榆强抢先开了口。

“农村人种地,有什么好不好的?”

榆叶儿虽然有了大姑娘的羞涩,与榆强说起话来还是很贴心的。

“叶儿,现在很多的农村人都到城里打工了。你为什么不去呢?”

榆强谈起了一个时髦的话题。

“榆强哥,你看我这么个土包子,到城里打工能干什么?”榆叶儿很认真。

“干零活儿呗!”实际上,榆强对这事儿也不是很了解。

“我们农村的女人干零活儿,还不是端盘子,当保姆,伺候人家……”榆叶儿对榆强的话不太满意,“我家邻居三姨去城里打工,听说很受气呢!”

“万事开头难。慢慢地熟悉了就好了。”榆强好像是在鼓励她。接着,两个人聊起了离别之后读书的话题。

当榆强听说她初中毕业就不念了,便一个劲儿地埋怨她的父母重男轻女,不应该耽误了榆叶儿的学业。

当然,那话里的意思也透露了一丝信息:没有文化的人,到城里打工确实是找不到什么好工作的。

两个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的聊,聊来聊去,差不多半天时间过去了。

农村是个封闭的地方,两个年轻人站在大街上这么热心的聊天儿,就成了一道难得的风景。第二天,村里的人们就议论起这一对青梅竹马帅哥美女的事情来。

按照计划,爸爸妈妈回老家住三天就要回城里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计划改变了。晚上吃了饭,爸爸就问榆强:“还记得你榆伯伯么?”

“榆伯伯?”榆强的脑袋瓜子转了转弯儿,立刻就想到了学校旁边的那个榆家大院。大院里男主人就是榆叶儿的父亲,他比爸爸大上几岁,小时候就尊称他为榆伯伯。

“就是榆叶儿她爸爸呀!”妈妈怕他记不得或者是记不准,在一旁提醒他。

“知道知道。”榆强连忙点头说道,“小时候,我常常去他家,和那个榆叶儿玩耍呢!”

“那个榆叶儿,现在长得很漂亮了是吧?”妈妈见榆强对榆家印象深刻,不知道怎么回事,问了这么一句话。

“嗯。”榆强想起了自己在大街上遇到榆叶儿的事,禁不住点点头。榆叶儿给他的印象,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

“明天,我们去你榆伯伯家做客。你要有点儿礼貌……”爸爸告诉他。

“嗯。”榆强已经是16岁的高中生了。对于接人待物的礼貌是不陌生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要叮嘱自己这件事儿?

也许是爸爸妈妈没有掌握好时间,榆强一家人的到来让榆伯伯家感到惊喜,也有些措手不及的慌乱。本来一家人刚刚下地干活儿回来,正在吃早饭,见他们来,都赶到门口来迎接。

几个大人没完没了地寒暄,榆强插不上嘴,就往院子看,院子还像过去那么宽敞。不同的是那几棵榆树,长高了,几乎成了参天大树。

榆叶儿看到客人到,不知道怎么回事,端起饭碗就进了屋子里,倒是她那个弟弟榆树,长得矮胖敦实,笑嘻嘻地陪着爸爸妈妈来迎接客人了。

夏天屋子里热,客人来了就坐在院子里聊天儿。榆叶儿的爸爸妈妈直夸奖榆强长得越来越帅气,将来一定是读重点大学的料。

榆强偷偷地看他们餐桌上的食物,不过几碗豇豆,苞米粥,还有几个白面苞米面掺杂在一起蒸的饽饽。饭食简单、清素,属于不富裕人家的吃食了。

树上的知了歌唱了起来,大树旁边的葫芦架上,葫芦长得有茶碗大了,生着细细的茸毛,在风里摇来摇去。一条大黄狗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凑到了榆强的眼前,拿嘴使劲地拱他的腿。

“榆树,领你榆强哥出去走一走吧!家里也没什么好玩儿的。”这时,榆伯伯与爸爸妈妈喝上了热茶,觉得有点儿冷淡了榆强,便吩咐儿子。

榆强跟着榆树出了村往正南方向走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大水泡子面前。

看到水泡子边上那棵枝叶繁茂的老槐树,榆强突然间想起,这不是小时候自己与榆叶儿“过家家”“结婚”的地方么?当时觉得这儿离村子好远好远。现在,竟然一会儿就走到了。

看到水泡子,榆树一下子脱光了衣服,说是下去捞鱼。榆强要他注意安全。他却大咧咧的说,这鱼儿我早就下了网的,现在把它们捞上来就行了。

果然不出所料,榆树在水里扑腾了一会儿,就弄出一个小竹篓似的东西,里面都是活蹦乱跳的小鱼儿。

太阳升上来了,榆树将鱼篓放好,就与榆强聊起天儿来:

“榆强哥,今天我爸爸妈妈请你们来,是让你来相亲的。”榆树看看榆强,口无遮拦地说道。

“什么?相亲?瞎扯!”榆强当然知道他说的相亲是怎么回事,但是还要否认。毕竟,自己还在读书,而且榆叶儿年纪也不大。

“嘻嘻,榆强哥,别看我姐姐没多少文化,在附近地区可算是有名的漂亮女孩儿。她干活儿勤快,将来给你当个家庭主妇,相夫教子绝对没有问题。”

“别扯了。”榆强当然不能认同他的话,“我和你姐,都小着呢……”

午饭,榆家招待客人的就是农家饭菜——贴饼子熬小鱼。

大锅、柴火、风箱、小板凳。榆叶儿出现了,在灶下烧火添柴拉风箱,有条不紊的一会儿就把水烧开了,榆妈妈把拾掇好了的小鱼倒进锅里,从小缸里舀取一小勺自己做的大酱。

扔一把香葱,丢两瓣小蒜,用勺子慢慢地搅;榆伯伯抓起一把和好的苞米面,使劲地甩在热锅锅帮上,氤氳的蒸汽里,那些生面团像是一圈手拉手的娃娃,谁也不乱动,可爱极了。

第003章: 农家美餐

紧接着,大锅盖严丝合缝的盖上,榆叶儿抽了硬柴,灶底的火变得不顺、温柔,由着小火慢慢地炖。一家人配合默契,像是完成了一场农家饭菜烹调技艺的表演,各有角色,各司其职,真好,真和谐!

锅里冒出了喷香的鱼鲜味和贴饼子的香气。撩拨得榆强心里发慌,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光想着往锅跟前走,想让榆叶儿掀起锅盖瞅瞅,里面变成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榆叶儿果真像个小媳妇似地红了脸,冲他笑笑,说,得焖熟了才能掀开,中间揭锅是要夹生的。

好容易盼到了揭锅开饭,餐桌上的东西丰富起来,不光有榆伯伯家的农家饭菜,还有榆强爸爸妈妈带来的白酒和熟食。

看看榆叶儿端来的顶花带刺的黄瓜,嫩的一咬流水的小水萝卜,甜而不辣的羊角葱,榆强知道这都是用来蘸酱吃的。

酱是纯正的黄豆酱,晒了一夏,揭开酱缸,那儿噗噗地冒泡,酵发的火候正好,比城里超市那些工业酱可是新鲜多了!

一顿美美的饭食之后,大人们开始聊天儿,聊得话题似乎与榆强、榆叶儿有关,但似乎是说得有些隐晦曲折,好像是无关一般。

榆树打开了黑白电视,两个人都看了一场无聊的足球赛,看完,骂了一顿中国足球队,就听到大人们总结性的话:“他们都还小,慢慢地……等有了一定再说吧!”

接下来,就是彼此告别的声音了。

出了榆伯伯家的门,榆强抬头看,西边天空一片晚霞,美丽动人,榆强说这景致能入画里。榆伯伯说,那是火烧云,明天准是个大晴天,秋老虎没几天了。

奇怪的是,回到家里,榆强的爸爸妈妈谁也没有提起去榆伯伯家作客的事儿。过了两天,妈妈突然间问了榆强一句话:“小强,你看,榆叶儿那姑娘怎么样?”

“去去去!别瞎扯!”妈妈刚刚一张嘴,就让爸爸给顶了回去,接着又警告说:“马上要高考了,你别涣散军心啊!”果然,妈妈立刻就把话题打住了。

榆强的心里不由地好笑,爸爸妈妈还把自己当小孩子呢。实际上,现在的高中生,谈恋爱不仅仅是早已有之,而且几乎是泛滥成灾了。

榆强之所以没有陷入其中,是因为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了榆叶儿的影子,不然,他也难保自己洁身自好了。

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榆强经过重点高中的培养,终于考取了东北大学青阳法学院。虽然没有清华、北大那么荣耀,但是能被一本学校录取,也算是金榜题名了。

国庆节放假,榆强回县城看望爸爸妈妈,就见老家村里的一个自称三妹子的女人来到自己家,似乎是背着榆强与爸爸妈妈说了半天悄悄话。

说了半天话,她没吃饭就走了,说是自己在青阳城里打工,着急回去。爸爸妈妈送她到门口台阶那儿,榆强又听到了类似在榆叶儿家的话:“孩子们还小,大一大再说吧!”

这时,聪明的榆强猜测到,自己与榆叶儿的婚事,已经是提到两家大人日程表的事情了。榆强不由地觉得爸爸妈妈好笑,一对教师出身的人,怎么还为孩子的婚事做这种准备呢!

现在已经是高度自由恋爱的时代了,谁还遵守那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当然,他不排除,他对榆叶儿是有好感的。

即使是两个人不能成为夫妻,他也想着少年儿童时候两个人天真无邪在池塘边“过家家”的事儿,想把那时候的憧憬变为现实,那一定十分浪漫的事情吧!

接着,他听到了爸爸妈妈对这件事情的争论——

“老榆,你说,今天下午三妹子提的这事儿怎么样?”妈妈的声音。

“三妹子倒是个热心人。可是,咱们家榆强好赖也是个大学生。你说那榆叶儿,一个农村姑娘。和咱们家榆强般配吗?我看,这事儿,她来说说也就是算了。”爸爸显然是不太同意。

“要说两个人的文化素质,确实是不般配。不过,老榆啊,你别忘记,榆强可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心眼儿实诚。他真要是和那些城里花里呼哨的姑娘搞对象,恐怕还不合适呢。”

接下来,妈妈讲了楼上一个小伙子搞对象的例子。这小伙子是个农村的富二代,后来购买了县城的房产落了户,谈了一个县城对象,这女孩儿太风流了。

两个人新婚之夜就因为女孩儿不是处女吵过架,后来,富二代小伙子又怀疑妻子肚子里孩子不是自己的。声称将来要做亲子鉴定。一对新婚夫妇闹腾得就像是仇人一般。

这样的例子也许是太特殊了。但是,城市的女孩儿风流成性,这确实是不争的事实。

不说别的,就是榆强学校的那些女生,不少人为了考试通过或者是论文答辩获取合格,就与教授、老师上床睡觉的不在少数。想到这些,榆强就感到深深的失望……

他甚至于怀疑,将来他一旦真的谈了恋爱,像榆叶儿那么纯洁的女孩儿,在这繁华的城市里还存不存在?

爸爸妈妈一直为这事儿谈论着,他们各抒己见,谁也没有更多的理由否定对方。最后,爸爸做了一个不是结论的结论:“这事儿,看看情况发展吧……”

“老榆,这事儿,不能拖延了。下午,三妹子把榆强的手机号码都要走了。如果不出意外,三两天之后,榆叶儿那姑娘兴许就把咱们家榆强勾上了呢!”妈妈强调指出。

“真要是那样的话,就让他们处处看。处上几年,如果榆强对她不反感,咱们也没必要反对。”

爸爸的思想观念毕竟是开放的,“再说,榆叶儿那姑娘确实是不错的。咱们和老榆家,也是这么多年交情了。”

“是啊。上次咱们回老家,他们就上赶着说这事儿,现在,又托三妹子上门说媒,咱们再端着架子不答应,未免有点儿不近人情了。”

妈妈为这个谈判结果感到了满意,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第004章: 美丽的村姑

青阳古城的北关,最近开了一家农家乐饭店,主要是经营农村特色的大众饭菜。据说,老板娘三妹子是从附近的榆家坨走出来的乡下人。

她创业的初意,是想走下层社会的大众路线,为那些农民工和城市的工薪阶层提供廉价的饮食服务。所以,在装修房子时,也没有设立贵宾餐厅、情侣包间什么的。

可是,这些年,因为人们对大鱼大肉吃得腻了,不少有钱人倒也是推崇农家饭菜了。所以,这农家乐饭店时不时就来那么一些气质不凡的人。

他们点了农家饭菜,却嫌这儿环境太乱,不愿意在这儿吃,有的要打包带回去,有的干脆就到附近的酒店找个雅间享受,为这,三妹子就损失了不少酒钱。

为了弥补损失,她就在大餐厅上层又盖了小餐厅,起名为贵宾餐厅,饭菜还是一样的,就是里面的装饰华丽一些,符合有钱人的消费心理。

另外,她又选了村里那位皮肤白皙,身材丰腴、容貌动人的姑娘榆叶儿来当服务员,贵宾餐厅的档次一下子就上去了。

榆叶儿的脸蛋儿,身材,在农家乐的女服务员里算不上最漂亮的,更谈不上性感迷人,但是有一点是别的女孩子比不了的,就是榆叶儿身上独有的那种清澈、清纯的感觉。

穿上店里的村姑服装,看上去这些女孩子都是差不多的。但是,客人一接触,就发现那些女孩子都有了几分市侩和油滑的味道,只有这个榆叶儿,像是未被污染的绿色处女。

言谈举止都给人一种清新的美感。所以,当农家乐的贵宾餐厅名气越来越大时,贵宾餐厅有位清纯的处女服务员的消息也不径而走。

城市里世风日下,见到榆叶儿这么一个纯洁美丽的村姑,不少纨跨子弟就打起了坏主意。他们有的要与榆叶儿谈恋爱,请三妹子从中牵线搭桥。

也有的大款富豪要让榆叶儿到自己的家里当保姆,工资从优。鉴于这种情况,三妹子把紧了口风:“你们要干什么呀?见了漂亮的姑娘的面就起歪门邪道。

“告诉你们,这女孩儿早就名花有主了。他就是老家邻居榆老师家的独生子,目前就读于青阳大学法律系的在校生榆强。想染指这位姑娘,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

那些人让三妹子抢白了一顿,顿时收起了那颗觊觎之心。贵宾餐厅从此清静了许多。不过,姑娘大了不中留;一家女,百家求。

人家看好了这位姑娘,问问她的婚事总可以吧!一次两次,三妹子可以阻挡,时间长了,就觉得老是这么拦下去似乎是不近人情。

唯一的办法是让榆强赶紧露面,两个人只要交往起来,话就好说了。如果榆强再不露面,就靠自己这么为榆叶儿阻挡,恐怕是无济于事了。

为了堵住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的嘴,三妹子就提醒榆叶儿:

“叶儿,我不是告诉你榆强的手机号码了么?你到底联系他没有?大学里漂亮的女孩儿多。你要是不主动,别人可就把他抢走了啊!”

“嗯,三姨,这几天客人多。我一忙就把这事儿忘记了。我现在就打电话打他。”榆叶儿知道三姨是为自己好,立刻就拿起了手机,联系了榆强。

榆强一听说榆叶儿进城打工了,就在三妹子农家乐饭店当服务员,喜出望外。接了电话,他自然要前来探望。

两个人刚刚说了几句话,榆叶儿就将榆强带到贵宾餐厅,兴奋的给他介绍了自己的职责,迎接客人,介绍菜谱,介绍酒类品种,报价,落单,传菜、摆台,倒酒,催菜,结帐,送客。

接下来,榆叶儿又向他介绍了贵宾餐厅的礼仪知识,在一圏椅子里,哪个位置是主人坐?哪个位置是客人坐?主人中哪个是主请?哪个是陪请?客人中哪个是主客?哪个是副客?都是有讲究的。

听了榆叶儿的介绍,榆不由地目瞪口呆,这个农村来的姑娘,过去总是给人一种傻乎乎的感觉,没想到,进城几天,学得机灵了许多,真好似“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农村飞出来的乌鸡一下子就变成是金凤凰了!

“榆强哥,今天你在这儿吃饭吧!我请客!”榆叶儿的身份地位提高了,性格也爽朗直率了许多,“晚上,咱们俩去河边看露天电影……”

“露天电影?”榆强一惊,这个城市什么时候开了露天电影市场了呢?

“对呀,就在河边。像咱们农村看电影一样。”榆叶儿这时想到了什么,脸上羞涩地告诉榆强,“看完了露天电影,很多搞对象的人就到河边租一顶帐篷在那儿睡觉……”

榆强记得,外国的露天电影,一般都是给驾车旅行的人看的。人们看露天电影,一般也只是将汽车停在电影场地,坐在汽车里看。

这儿的露天电影,反倒是拿了板凳座位的人据多,有汽车,也是零零星星的几辆,远远地躲避在人群后面观看。榆强不知道这些是坐在汽车看电影,还是与副驾驶位置的姑娘调情?

再有一点不同的是,外国的露天电影放映之后,旁边会提供专业的停车场和旅行酒店,人们看完电影停好车,就可以去开房休息。

而这儿的露天电影场所没人开房的旅社,却只有露宿的帐篷,那些帐篷零零散散地支在河边的草地里,倒是也有一番野外露营的情调。

榆强和榆叶儿没有汽车,看电影当然是坐了凳子的。看完了电影,没经榆强允许,榆叶儿就告诉他,“我把帐篷租好了,咱们去吧!”

来到河边,榆强才发现,看完了电影的很多观众并没回家的意思,他们双双对对来到河岸边,欣赏了河畔夜色,就去管理处租用帐篷,然后准备在河滩公园草地上露营过夜。

榆叶就去将租好了的一顶帐篷取了出来。

夜间,两个人可能是太困了,两个人钻进帐篷就睡觉,睡得很安静……

夏秋之交,夜气沁凉,早晨的太阳还没升起,静静的市郊河上腾起一片白色的雾,软软地罩在河上,也罩在对岸无声的芦苇丛上。

鸭坊的鸭子们还没有起来,斑鸠还不知道栖息在哪棵树顶的鹊巢里,仿佛任何脚步声都会破坏这河边的寂静,这雾一样柔曼的轻愁。

白杨树巴掌大的叶片上滑溜溜湿漉漉的。不时有水滴掉下来,打在帐篷的顶端。

榆强从帐篷口朝外面望去,突然就想起了诗经里“白露为霜”的句子。

两千多年前,在濮水上、淇水上、溱河、洧河边,怀春的少男少女们会不会也这样,双双对对搭建了帐篷在清晨的河边同宿同眠呢?

第005章: 帐篷里

榆叶睁开了眼睛,看看身边与自己第一次同居的榆强,早就没有了以往的羞涩和胆怯,她先是惬意地打了个呵欠,然后就扒下榆强松松的睡裤。

往下一撸,就看到了男人那条发红的大家伙雄猛地挺立着,顶头那儿怒眼圆睁,昂然的瞪着她。

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到男人这粗壮得惊人的大家伙直直的硬听着,宛如擎天之柱一般,不由得惊叫一声,暗想道:

小时候在池塘边“过家家”时,看到他那撒尿的小鸡鸡细细的、白白的,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子了?又黑又粗又大。难道说,这就是黄色录相里让女人感觉欲仙欲死的东西吗?

他这东西看上去比老外的那儿还要粗大!这样的大家伙,要是弄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去,那不是要痛死了么。

可是,一想起三妹子老板娘给她说的结婚后的女人会离不开男人的家伙的话,榆叶还是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握住了它。

“嗯……”榆强醒了。

榆叶儿听到榆强的声息,立刻转过身子将手里边大家伙撒开了,脸皮顿时羞得通红。

“叶儿,它是你的。你喜欢它么?”榆强悄悄地问道,“你刚才抓了半天,怎么松手了?我倒是觉得很舒服呢!”

“我们还没结婚,这……叫什么事啊!快穿衣服。回去。”榆叶儿看看榆强色迷迷的样子,好像是觉得了某种危险的事情就要来了,慌忙的找到自己的衣服,就要穿上起床了。

“不!”榆强竟然会抓住了她的胳膊,“叶儿,我们都一起睡觉了,怎么说走就走?”榆强扯住了她穿衣服的手,将她的手重新放到自己的下面。

这时的大家伙变化更大了。榆叶儿一只手居然不能完全握住,那东西伙传来的火热让她的手心很温暖,烫得心里好难受,心跳很快,嘴里好干,忍不住轻轻、慢慢的上下抚摸起来。

同时,她拂了一下自己微微有些凌乱的头发,将头凑到了近前,认真的观察着。

随着头凑到那儿,她感觉到一阵特别的气息朝自己散发,刺激着自己的神经,身体感觉到有了某种期待,某种渴望……

榆强一边享受着榆叶纤纤玉手抚摸的快乐,一边抱着榆叶的身子坐了起来,将头低下,用嘴叼在榆叶胸前,不时轻轻吸吮一下,不时用牙轻咬一下。

慢慢地,一只手就伸到了榆叶儿的下面,他摸到了那迷人的花园,那些柔软的芳草相当浓密。

“啊啊啊啊……”榆叶忍不住喊叫起来,双手死命抱着榆强的头往自己的胸口按去。

“唔唔……”

榆强被榆叶儿死命的按在胸上,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模糊的声音来。

既然说不出话来,只好行动了,

榆强用力的挣脱了榆叶儿的拥抱,身上有个地方已经胀得很难受,急切的想要寻找一个洞口钻进去。“快,快把衣服脱光吧!”

榆强有点急了,向着榆叶发出了最后进攻的命令。

“嗯!”

榆叶儿轻轻挣脱榆强的手指,站了起来,把裤子全部脱下来,然后躺了下去。

榆叶雪白健美的完美娇躯暴露在榆强的面前,毫无瑕疵的肌肤如水晶般晶莹白嫩,浑圆高耸的乳房傲然挺立,神秘的花园芳草萋萋、乌黑一片,简直就是一个裸体的女神。

榆强被这片美色迷惑了,心里猛跳,赤落落的压在榆叶的身上。

“坏蛋,没结婚就干事,便宜你了……啊哼……唔哦……”

“叶儿妹妹,我想你,想得晚上睡不好觉……”榆强就开始了甜言蜜语,“我们从小到大,一直守着自己的身子。现在我们长大了,难道说,你不想我么?”

“榆强哥,我也想……可是,就这么弄,怀孕了怎么办?”榆叶儿轻咬榆强的耳朵,细声的说出了担心的事情。

“要不,你去买个避孕套来。然后再……”榆叶儿小声地嘟囔着。

“第一次,哪有用那玩艺儿的?再说,大清早的,商店都是关门的。你让我去哪儿买?”榆强苦笑着说道。

“真要是怀上,孩子岂不成了未婚先孕的私生子!”榆叶儿还在那儿小声地嘟囔着。

“什么私生子?就算是私生子,法律上也享受婚生子同样的地位。”榆强就想起了法律课上内容,“真要是怀上,就生下来,让我爸爸妈妈带。他们正要着急抱孙子呢!”

榆强心里的火熊熊燃烧着,那是说什么话都是难以浇灭的,只听他大声的狂叫了一声:“叶儿妹妹,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我要……我来了啊!”说完,将她的两条大腿使劲地掰开了。

榆叶儿全身无力,里面仿佛喷泉一般,音水汩汩的向外直流。她感到花径里像有小虫在钻动一般,痒死了,急切的想要那根东西弄进去止痒。

“啊……痛……”

“啊!痛死我了……”

榆叶儿感到一阵强烈的刺痛,下面好像要撕裂一般,痛得眉头紧皱、嘴唇紧咬、眼泪直流、粉脸煞白。

“对不起叶儿……我轻一点儿!”榆强知道女人的第一次都要这样的,榆叶儿是个农村的黄花闺女,不像学校里那些女生,不心里不由的惭愧起来。

过了一会儿,榆叶儿终于有了苦尽甘来的感受,甜美刺激的快感让她不停娇喘,身子不断扭动着配合了他,双手也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虎腰。

一阵子激烈的动作后,榆叶儿夹骑在榆强身上那绷紧着的腿,开始变得软绵绵的了。

榆强双手紧紧的搂着她丰满的身躯,低头一看,只见一股乳白色的液体夹着一点点血丝缓缓溢出在草地上。

此时的榆叶儿,感到了一阵说不出的快感由下体传遍全身,身子好像飘浮在云端,轻飘飘的仿佛飞升。

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舒展开来,无一不舒畅,她静静的闭了眼睛,抿了嘴唇,细细品尝起了这奇异的感觉。

榆强看着榆叶儿,先是坏坏的一笑,接着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喃喃道:

“叶儿妹妹,真的没有想到,你的第一次,竟然给我带来了那么多的惊喜,我真是太爱你了,叶儿妹妹,我们结婚吧!”

升迁官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升迁官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佳人有约第一章撞破隐事!故事起因呢,得从这个口令红包说起。高一的时候,我们班转来一个女生,叫林琳,是我们班的班花,长得可好看了,一米六五的身高,胸挺屁股翘。每次一到夏天,她就喜欢穿裙子,我呢,就总是假装绑鞋带,偷偷看她的大白腿和屁股。她生的漂亮,班里的男生也都喜欢她,想跟她好,表白的人挺多,不过也没见她答应谁。我本来学习还行,自从她来了以后,心思全在她身上转悠,总YY她在床上的样子,没多久学习就一落千丈了。而且,我还染上了一个恶习,每当小伙

  • 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佳人有约第1章状况百出的面试徐又佳从自己的小背包里面摸出了手机。虽然现在是下午两点钟,但是雯雯的个性就是无所不在,无时不在。“喂?雯雯?我绝对不要再去喝酒啦,上次到现在都还有点偏头疼呢。”还有那件事……让人心有余悸。那个有着薄薄唇片,眼睛锋芒锐利的男人,绝对是让人挥之不去的记忆。“不是啦不是啦,诶佳佳我和你说,前两天在迪吧听到了个消息,说是秦家少爷回国了,他们公司目前正在为这位少爷招收一个管家,我一想,你大学不就是念这个专业的吗?所以我就立刻来

  • 热门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深山神医采仙药第一章被村花追“真香啊!”王石蛋提着条三斤多重的黑鱼,悄悄来到柳春妮身后,想给她一个惊喜。柳春妮是鱼泉村刚毕业的大专生,脸蛋俊俏,皮肤白嫩得跟水豆腐一样。柳春妮察觉到后面有异样,直起了腰,扭过头来,刚好跟贼头贼脑的王石碰到。柳春妮瞬间懵了,小脑袋一片空白。不好,要是柳春妮反应过来,她那泼辣劲,还不得呛死我?王石蛋抢先道:“春妮儿,虽然你家种药材,在村里有钱有势,但见我长得帅,也不能想干啥就干啥,何况我早上吃面嚼了两瓣大蒜,

  • 热门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章/t先生,救救我加维斯汀大酒店的豪华包间里,夏紫墨被一群人灌得晕晕乎乎,连眼前有多少个人都数不清了,却仍然不忘从包里拿出她的设计稿。“张总,这是我们的设计稿,您看看有没有兴趣投资我们公司。”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看都没看一眼那几张五颜六色的设计稿就扔到一边去,一双色眼笑眯眯地看着,喝得两颊酡红的夏紫墨:“夏小姐,看稿不急,来来来,再喝一杯,喝完这杯,我们再谈投资的事情。”一杯又一杯酒下肚,夏紫墨被灌得

  • 热门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一章:你是谁?“阿凝,待会儿不许惹事。”姐姐的订婚宴上,父亲叶天行走到了她的面前下达命令,这让叶海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叶海凝站在香槟塔旁边,心中不禁疑问,爸爸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要惹事?就在这个时候,司仪站在宴会正中央笑盈盈的宣布:“欢迎各位来参加叶市长千金叶飞燕和顾局长之子顾彦西的订婚仪式……”瞬间,叶海凝全身僵硬,愣在了原地回不过神来,忽然间好像明白了爸爸为什么对自己说那样的话了,可是……可是她的

  • 热门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狂妃重生之江湖乱001,狠毒男女天上繁星点点,月光柔和,本是静逸的夜晚,突然被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打破。“啪!”“噗咚!”一处极为静幽的花园中,一个身影突然倒下,那人影倒在地上,先是缩了一记哆嗦的望着缓缓向她走来,两个相偕的男女,然而她的眸光却惊恐睁大,心中颤了一记。“你们……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骗我。”女子瘦弱白皙的面上,满是泪痕,身体不知是吓还是怒的,不停颤抖着。那向她走来的男女,都是她无比熟悉与依赖的,一位是她的嫡姐,另一位是不停

  • 热门小说《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一章初遇美女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8

  • 热门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章霸道女领导刘立海是深夜刺耳般的铃声惊醒的。他整个人猛然地从床上翻坐起,内心却“彭彭”地一通乱跳,如梦中一般喘着粗气,头被扯裂般地剧疼着,身上的汗水湿透了他的衬衣。“不会吧?”刘立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却感觉身体在不断的抖动,用手掐了一把,痛得眼泪直冒,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真的清醒着。“我操。”刘立海骂了一句,“我怎么又梦到那个女人呢?”刘立海刚刚做了一个梦,而梦中的那个女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京江市宣传部女部长冷鸿雁,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