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婚不胜防:兽性总裁别乱来 最新章节

2017/12/3 18:18:0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婚不胜防:兽性总裁别乱来
第1章 老婆性冷淡

夜,暧昧而又迷乱。推荐http://www.qi-wen.com/

女子身上的丝质睡衣,已经滑落到腰间,男子疯狂地亲吻着女子的胸前,情动如火,几乎要将女子娇小的身子灼透。

骨节分明的大手,顺着女子的胸前,迫不及待地下移,目标显然是女子的某个地方……

如果,不去看女子惨白如纸的小脸,这一定是天底下最美好的画面,只是,女子那副瑟瑟发抖的模样,那已经狠狠地咬破了的唇,却将这所有的美好打破。

当男子想要进入到女子体内的那一刻,女子再也控制不住,一声尖叫,将这寂静的夜空打破,也彻底将男人的热情浇灭。

沈诺扯过被单,盖住自己那颤抖如筛糠的身体,她低着头,不停地喃喃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傅靖淮看着沈诺冷笑,“我连自己的老婆都上不了,是我无能,哪敢怪你?!”

傅靖淮语气中字里行间的讽刺,让沈诺更加无地自容,她不敢抬起脸,看傅靖淮那双愤怒而又嘲讽的眼睛,只能继续向傅靖淮道歉,“靖淮,对不起,我以后,会继续看心理医生,我相信,我的病一定能治好。”

“呵……”傅靖淮点了一根烟,清俊的脸上,写满了暴躁与自嘲,“沈诺,是不是你的性冷淡一辈子治不好,我傅靖淮就一辈子不能上你?!”

“我……”

沈诺话还没有说出口,傅靖淮就已经穿好衣服,向房间外面走去。看着傅靖淮冰冷的背影,沈诺一咬牙,就自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靖淮,我,我可以的,我可以……”

“滚!”

身子,被傅靖淮狠狠地推开,沈诺没有站稳,就狼狈地倒在了地上。婚不胜防:兽性总裁别乱来 最新章节傅靖淮转过脸,好看的薄唇微微勾起,但笑容并未达到眼底,“沈诺,我嫌你脏!”

“沈诺,你能给别的男人生孩子,却连碰都不让我碰,还性冷淡?!蒙谁呢!”黝黑的眸,如同寒星一般从沈诺毫无血色的小脸上扫过,傅靖淮的心中,竟是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报复的快感,他不屑地对着沈诺说了句,“真脏!”就夺门而出。

手,刚好按在未来得及打扫的碎玻璃渣上面,沈诺不觉得疼,身上的疼痛,早就已经麻木,唯有心里的疼痛,歇斯底里。

怔怔地看着那紧紧被关死的房门,五年前的那场噩梦,又如同魔咒一般在她的脑海中回放。

那也是,一个充斥着欲望与迷乱的夜,她的双手双脚被人绑在了一张冰冷的大床上,她以为,等待她的,是一根冰冷的针管,将精子推送进她的体内,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个男人的灼热将她狠狠撕裂。

那是一个戴着鬼脸面具身材精壮的男人,他在她的体内,疯狂地发泄着,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那么可怕的事情,她不停地向他求饶,可是,那男人却像是一只怎么都喂不饱的兽,用各种姿势,一次比一次更加孟浪地将她占有。

那一夜,屈辱与绝望,并蒂而生,成为心底抹不掉的印记。

是了,五年前,她曾经,不顾一切去给一个陌生男人代孕,如果没有那场代孕,她的人生,一定会不一样。奇闻网

也曾问过自己,后悔吗?可是不管问多少次,都是只有一个答案,不悔。

如果没有那场代孕,她就不会有生命中最在乎的那两个男人,怎么可能后悔!

五年前,傅靖淮命悬一线,若不是她用代孕换来的那些钱,根本就不会有现在的傅家大少,只是,那些阴暗,沈诺永远都不会告诉傅靖淮。

一口气喝掉高脚杯里面的红酒,沈诺懒得包扎自己手上的伤口,随便穿了件衣服,就向门外跑去。

这个房间,太沉闷,似乎,还有傅靖淮留下的烟草味,她再继续呆下去,一定会疯掉。

如同一只幽灵一般在昏暗的马路上游荡,恍恍惚惚之中,一只大手,忽然紧紧地攥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用力向一旁拽去。

沈诺的酒意,顿时就醒了大半,她以为她是遇到流氓了,当下就想要尖叫。只是,当她看到那张如同精工雕刻般的脸,尖叫声瞬间梗在了喉间。奇闻网

这个男人真好看,身上也是穿着一身的名牌,人模狗样,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沈诺忍不住想起了闺蜜乔安安说的话。

乔安安说,最近榕城的牛郎,都特别喜欢深夜在大马路上拉客,诺诺你一看就是个小富婆,可别被牛郎给拉跑了。

看到那男人的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沈诺先发制人,“不好意思,我不需要牛郎。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暗黑色的眸,翻涌着危险的光,傅擎微微眯起眼睛,死死地锁着几乎融在夜色之中的纤细背影,这个女人,挡了他的车,竟然敢说他是牛郎?刚才他怎么不打断她的腿?!

沈诺沿着街道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真搞笑,世界这么大,她这一刻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才好。

手机,传来嘟嘟的声音,是微信,沈诺以为是群里的骚扰信息,懒懒地瞥了一眼,就打算把手机关机,谁知,屏幕上跳动的名字,竟然是她的丈夫傅靖淮。

老婆,对不起,今天晚上,我不该对你那么凶。今天是我们结婚四周年纪念日,早点回家,我有惊喜要给你。来自qi-wen.com

心,小鹿乱撞,原来,幸福来的这么容易,靖淮不怪她了,真好。

那么长的路,沈诺都忘记了可以打车,一路狂奔,就向别墅冲去。房门是虚掩着的,沈诺知道,一定是傅靖淮给她留了门,沈诺心中一喜,连忙伸出手就想要把门推开,只是,当她听到房间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她的手,瞬间僵在了原地。

她不敢相信,她和傅靖淮的房间里面,竟然会有男人的低吼声与女人暧昧的喘息声。

第2章 捉奸

“靖淮,快一点,再快一点……”

靖淮……

果真是她最爱的男人傅靖淮,可是,为什么,那女人的声音,竟然有些像她最好的闺蜜苏馨?!

“靖淮,你把我带回家,你难道不怕被诺诺看到吗?”

不是像,那根本就是苏馨的声音!

沈诺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她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声来。这四年来,傅靖淮的花名,她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傅靖淮会和她最好的闺蜜搞到他们家里的床上来!

头一次,动了离婚的念头。

以前,不管傅靖淮怎么在外面怎么玩女人,她都能忍,因为她觉得,他会那样,都是她的性冷淡的事,她理亏,再加上,她是真的爱傅靖淮,爱到,可以被猪油蒙了眼。说明http://www.qi-wen.com/

她活了,二十三年,认识傅靖淮,就有二十三年,这二十三年来,傅靖淮这三个字,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她的灵魂之中,她沈诺,不能没有傅靖淮。

可是,看着那疯狂地在床上做着活塞运动的男女,沈诺忽然就有些迷惑,她固执地守着这个名存实亡的家,守着这个心早就已经不在她身上的男人,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他不是不知道,馨馨是她最好的朋友,他怎么可以,那样伤她!

难道,这就是他说的要给她的惊喜?!

哐当一声,手中的手机掉落在地上,也惊扰了那正沉浸在欢爱之中的两个人,苏馨一脸惊惶地看着沈诺,“诺诺,你,你怎么回来了?!我,我……”

傅靖淮却只是凉凉地看了沈诺一眼,他身上一用力,就再次进入了苏馨的体内,惹得苏馨止不住娇呼出声。

暧昧丛生,不堪入耳。

仿佛没有看到沈诺一般,傅靖淮继续卖力地进行着方才的动作,苏馨看了沈诺一眼,似乎是想要制止傅靖淮,但是她终究还是沉浸在在了傅靖淮高超的技术之下,不能自拔。

情到深处,傅靖淮还深深地吻住了苏馨的唇,“馨馨,你真棒,不像是有些女人,在床上就像是一块木头,了无生趣!”

眼泪,止不住地从沈诺的眼角滑落,她看着如同两条蛇一般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再也控制不住,抓起桌子上的高脚杯,就狠狠地向着床上砸去。

其实,沈诺并不想真的砸到谁,不管是傅靖淮还是苏馨,都是她真心在乎之人,就算是他们一起背叛了她,她也不忍心真的伤害他们。

只是想要发泄一下罢了。

好巧不巧,这杯子刚好砸在了苏馨的小腹上面,苏馨莹白的身子猛然一颤,就止不住地痛呼出声。

“馨馨,你怎么了?”这时候,饶是傅靖淮再禽兽,他也没法继续要苏馨了,他小心翼翼地将苏馨搂进怀中,“馨馨,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别吓我!”

“好疼,靖淮,我的肚子好疼!”苏馨用力捂着自己的肚子,小脸几乎皱成了一团,可怜巴巴地对着傅靖淮说道。

“沈诺,你不是医生么?!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馨馨这么难受,你快点过来看看馨馨到底是怎么了!”傅靖淮的视线快速从苏馨脸上扫过,阴晦不定,随即抬起脸,对着沈诺爆喝道。

听到傅靖淮这声音,沈诺才从神游太空中回过神来,馨馨,馨馨,曾经,他也会用最温柔最缠绵的声音换他苏苏,那时候,他总觉得,他的声音,温柔入骨,可是现在,所有的温柔,就都只剩下了讽刺。

让她在这种情况下给苏馨检查,完全就是故意给她难堪,但沈诺定了定神,还是一步步向着苏馨走去。

终究,她不希望苏馨有事,终究,她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

沈诺学的是中医,本来她就是天赋惊人,再加上得到了国内最负盛名的秦致远教授的真传,把脉这点儿小事,自然难不倒她。

轻轻搭上苏馨的脉搏,随着时间的推移,沈诺的身子,止不住地轻轻颤抖。

尽管,她依旧能够努力保持面上的冷静,其实内心,早就已经风起云涌。

“沈诺,馨馨她到底怎么了?!”傅靖淮焦急地向着沈诺问道,“沈诺,我警告你,要是馨馨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微微垂下眼睑,将眸中所有的情绪尽数掩在眼底,沈诺转过脸,用尽量平静的声音对着傅靖淮说道,“她怀孕了。”

“什么?!”听到这消息,傅靖淮不由得一愣,随即,他咬着牙,止不住地对着沈诺冷笑出声,“真是好啊,我现在,也终于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了!沈诺,你不给我生孩子,有的是女人等着给我生孩子!沈诺,我傅靖淮,不稀罕你!”

“我知道。”沈诺自嘲一笑,她没有看傅靖淮,“她身体没什么事,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只是暂时不适合做床上运动。恭喜你们,没有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说着,沈诺就逃也似地转身向门外走去。

看着沈诺的背影被隔在门外,傅靖淮的脸色,愈发的阴冷,他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苏馨的肚皮,若有所思。

苏馨却完是一副为人母的喜悦,她将温软的身子紧紧地贴在傅靖淮的身上,“靖淮,我怀孕了,这里,孕育着我们的孩子,你要当爸爸了。”

“打掉!”

没有半点儿感情的声音传入苏馨的耳中,苏馨止不住地打了个激灵,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傅靖淮问道,“靖淮,你说什么?!”

“我说,打掉这个孩子!”说着,傅靖淮没有半点儿怜香惜玉地将苏馨推开,“滚,要不是为了气我老婆,我怎么会碰你!”

第3章 男人的尊严

“靖淮……”苏馨满脸的不甘心,“靖淮,我那么爱你,你不能那么对我。我为了你,连……”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傅靖淮冷冷地将苏馨的话打断,他随手抓过苏馨那被她扯碎的衣服,一脸嫌弃地扔在苏馨脸上,“滚!”

苏馨扬起小脸,满眼水光地凝视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傅靖淮有多狠,她从来都清楚,就算是爬上了他的床,她也不敢将一头狂狮惹怒。

双手颤抖着将衣服套在身上,苏馨努力将心中所有的不甘压下,她不敢将傅靖淮惹毛,但她也绝对不会打掉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是她进入傅家的最大的筹码,就算是傅靖淮不要,傅靖淮的母亲张岚也一定会要。想到张岚,苏馨的唇角,止不住地扬起了志得意满的笑。

苏馨和傅靖淮霸占了她的大床,沈诺倒是不至于没地方睡觉,她平时大多就是睡在偏房,只有在傅靖淮想要和她上床的时候,她才会睡到大床上。

只是可惜,性冷淡的她,从来没有让她的老公满足过。

沈诺不想再去想那让她难堪的一幕,但是苏馨那意乱情迷的小脸,还有傅靖淮那疯狂的动作,总是会冲进她的脑海中捣蛋。

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

可是,还是有些舍不得,毕竟,二十三年的相依相伴,不是能够说忘就忘。

她给了自己最后一次机会,半个月,若是半个月,她能克服性冷淡,能让傅靖淮的心回家,她就不离婚。

否则,一刀两断。

早晨,沈诺刚要顶着一双熊猫眼去上班,科室主任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科室主任说,让她不用去医院了,直接去一位病人家里,给他看病。

沈诺记下主任说的地址,就打了车匆匆忙忙赶了过去。去病人家里出诊,这种事情,沈诺早就已经是司空见惯,只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天的这位病人,竟然是昨晚拉住她的那位牛郎。

那位牛郎身旁,还站着一个右腿打着厚重的石膏的男人,那男人一看到她,就笑得花枝乱颤地迎了上来,“沈医生,你可算是过来了,你要是再不过来,我们傅七今晚可就没法接客了。”

听到秦煜这话,傅擎一记冰死人不偿命的眼神就扔了过来,“秦三,你想你的另一条腿也断了是不是?!”

不想自己彻底成为残废,秦煜识趣闭嘴。但是,努力憋笑这真的是一个技术活,一想到堂堂傅家七少被人给当成了牛郎,他就打心底里欢喜。

要不是行动不便,昨天晚上,他真想从车上冲上来,狠狠亲上沈诺一口。

沈诺看了慵懒地躺在躺椅上的傅擎一眼,又看了断了一条腿的秦煜一眼,有些弱弱地问道,“请问,你们两位,到底是谁要看病?”

秦煜刚才那话的意思,显然是傅擎需要看病,但是秦煜看上去,却更像是一个病人,沈诺不禁有些迷惑了。

“当然是他!”秦煜指着傅擎,对着沈诺笑得一脸春光灿烂地说道,“沈医生,你快点帮他瞧瞧吧,他性无能,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治。”

听了秦煜这话,傅擎又是一记眼神杀扔了过去,秦煜干笑一声,就拖着断腿往外走去,“我不打扰你们,我闭嘴,我闭嘴。”

秦煜一出去,屋里的气氛就有些尴尬了,而且,一想到傅擎病的部位,沈诺的脸几乎要烧了起来。

她还是,第一次给人看这种病。不过,作为医生,对待病人就应该一视同仁,她不会因为病人生病的部位特殊,就歧视他。

想想也真好笑,她一个性冷淡,天天要去看心理医生,现在,倒要给人来治性无能了。

清了清喉咙,沈诺转过头对着傅擎说道,“先生,麻烦你把裤子脱了。”

“你让我脱裤子?!”好看而又浓黑的眉微微挑起,傅擎一脸的不悦,“不脱!”

沈诺真挺无语的,不禁没好气地说道,“你不脱裤子,我怎么给你检查你到底是什么病?!”

“你给我脱!”慵懒地往后倚了一下,傅擎声音没有半点儿起伏地对着沈诺说道。

看着傅擎那张波澜不惊的脸,沈诺直接就愣了,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心安理得地让人给他脱裤子?!

不过,想到他的职业,沈诺也就了然了,牛郎嘛,一晚伺候那么多个富婆,被人脱裤子也脱成了习惯。

忽然之间,对傅擎竟是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感,她性冷淡都那么痛苦,他一个牛郎,性无能应该更绝望吧?

不再跟他争执,沈诺半蹲下身子,就开始帮傅擎解裤腰带。这一刻,在她眼中,傅擎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病人,而她,会努力帮他。

解开腰带的时候,沈诺觉得自己的掌下有些热,再当她解开傅擎的内裤的时候,那雄赳赳气昂昂的物什,就跃到了他的眼前。

他那哪里是性无能啊,分别就是很能好不好!

连忙别开脸,不去看那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家伙。虽然傅擎在那方面并没有问题,但沈诺觉得,还是要给他几句忠告的,毕竟,消耗多了,迟早会出现问题的。

想了想,沈诺比较委婉地对着他说道,“先生,以后,你还是换个职业吧,那,那对你身体好。要是你实在不愿意换,你也可以,每天晚上少接点客,钱嘛,什么时候都可以赚,要是身体坏了,那可就麻烦了。”

说完这话,沈诺就打算离开,谁知,身子却是被重重地扔在了一旁的大床上,一具坚硬而又灼热的身子重重地压在了她身上,双腿之间,倏地被顶上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第4章 他有多禽兽

傅擎压在沈诺身上,一言不发,只是用那双幽深得几乎能够装下整个浩瀚星空的眸盯着她。

“先生,我身上没带钱,嫖不起你。”被傅擎盯得浑身不自在,再加上抵在她双腿之间的物什,让她心慌意乱得厉害,沈诺用力将傅擎推开,就逃也似地向别墅外面冲去。

一直躲在门口偷听的秦煜,听到沈诺最后这句话,直接就笑抽了,他用力抱着肚子,对着沈诺的背影喊道,“沈医生,你能嫖得起我们家傅七的,我们家傅七,可便宜了,一夜一毛钱,一毛钱!”

如同刀子一般的视线,落在秦煜身上,秦煜顿时觉得有点儿背脊发凉,他看着黑着一张脸的傅擎,干咳了几声后说道,“开玩笑,开玩笑,你很贵的,她嫖不起!”

傅擎倒是没有发怒,不仅如此,他还对着秦煜勾了勾唇角,看着唇角微勾的傅擎,秦煜止不住地哀嚎出声,完了完了,傅七不笑还好,这笑起来,肯定得出人命啊!

果真,傅擎凉凉的声音很快就传入了他的耳中,“秦三,你另一条腿也不用要了!”

秦煜顿时哭爹喊娘。不过,就算是小身板被傅擎凌虐得惨不忍睹,秦煜还是忍不住往大门的方向看了一眼,这傅七,对沈医生,很不一般啊。

要是别的女人,就算是他和傅七之间有那个赌约,傅七也不可能让她们碰那个地方,更别说,还硬得那么禽兽了。

这些年来,傅七一直不近女色,就算是有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也没有任何反应。他一直以为是傅七被那个人伤了心,伤得性无能了,不过,照现在这情况来看,傅七能不能,是要分人的。

看来,为了傅七的性福,他得去好好查查这位沈医生的底细了。

沈诺刚刚离开傅擎的别墅,就接到了傅靖淮打来的电话,傅靖淮的话,简洁明了,让她赶快滚回家。

沈诺想要问问家里到底有什么事,只是,她这话都还没有说出口,傅靖淮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心里,闷闷的,不舒服。傅靖淮对她的厌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但是在长辈面前,他们还是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和平。深吸了一口气,沈诺拦了辆出租车,就依着傅靖淮的话,回家。

一下车,就对上了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沈诺微微愣了下,那个叫傅七的牛郎怎么会来傅家别墅?

傅七,傅七,他也姓傅,难道,他是傅家的亲戚?

还是,傅家有谁点了他,他上门服务?

嘴巴的反应比脑袋还要快,盯着傅擎那张如同精工雕刻出来的俊脸,话就已经脱口而出,“傅家好像没有人需要牛郎。还有,你不是刚找我看了病嘛,你在那方面还是节制一点吧,要是真不行了,再厉害的医生都帮不了你。”

沈诺从来都不是喜欢多管闲事之人,会苦口婆心地对他说这么多,不过就是因为,他是她的病人,她对他,还有一点儿同病相怜之感罢了。

傅擎没有说话,只是那好看的眉头,一点点蹙了起来。因为常年居于高位,傅擎的身上,本来就有一种无形的威压,现在这么一蹙眉,更是压得人几乎喘不过起来。如同被浓墨浸染过的眸中,翻涌着危险的光,让沈诺的心,止不住瑟缩了下。

这个牛郎,很危险!

当下,沈诺就决定,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圆润地滚蛋。

傅擎的视线,一直紧紧地锁在沈诺的背影上面,直到沈诺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他才抬脚向主宅走去。这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傅家别墅?难道……

想到会是这个可能,傅擎的眉头,不禁皱得更厉害了一些。

沈诺走到大厅的时候,傅靖淮、傅家三叔傅准,还有傅家老爷子早就已经等在里面了。

傅家老爷子一共有七个孩子,老大也就是傅靖淮的父亲,四年前和傅靖淮相认没多久,就已经因病去世,老二一直在军队,很少回家,老四、老五、老六都是女孩,早就已经嫁做人妇,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看看。常在傅家别墅住着的,也就是老大这一枝和老三了。

以前,傅靖淮还会在傅家老爷子面前装装样子,对沈诺表现出一副宠爱有加的模样,但是这一次,他连看都没看沈诺一眼,只是冷冷地说了句,“坐!”

傅靖淮对沈诺的态度,让傅家老爷子挺不满的,他刚想教训傅靖淮几句,傅擎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一见到已经5年未见的小儿子,傅家老爷子瞬间把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他那双囧囧的双目里面,浮上一层水雾,他用那带着几分颤抖的声音说道,“小擎,你回来了。”

他快步上前抓过傅擎的手,向着傅靖淮还有沈诺介绍道,“小淮,小诺,这是你们七叔。”

七叔?!

当看清楚傅擎的脸,沈诺只觉得晴天霹雳,那个牛郎,竟然是傅家七叔?!

今天早晨,她还给他检查了那里,她还被他给强压,那样暧昧而又火热,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客厅里面没有地洞,沈诺只能借口上厕所,平复一下自己那受惊过度的小心脏。

用冷水狠狠地冲了几遍脸,沈诺总算是觉得自己的小心脏蹦跶得没那么厉害了,谁知,刚刚走出洗手间,她就撞到了一堵坚硬的肉墙上面。

第5章 好好让他上

“七,七叔……”沈诺结结巴巴地说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撞到……”

沈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傅擎给重重地压在了墙上,淡淡的青草香气缠绕在沈诺的鼻尖,明明,是那样心旷神怡的味道,却让沈诺更加的面红耳赤。

他身上真热,几乎要将她的身体灼透。

温热的气息,喷在沈诺的脸上,深不见底的眸,几乎要把人给吸了进去,傅擎微微动了动唇,冰冷却好听的嗓音就传入了沈诺的耳中,“你该说对不起的,难道只有这一点?”

不等沈诺说话,傅擎就已经放开了她,快步向洗手间里面走去。

沈诺知道,傅擎一定是在气她把他给当成了牛郎这事,以后,大家都要同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而且,这傅擎,一看就是个有仇必报的主儿,她惹着了他,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为了以后能够和平相处,她还是决定一会儿把话跟傅擎说清楚。

“怎么,还没看够?!沈诺,你这个女人,还真是贱,七叔才刚回国,你就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了?!沈诺,你接下来还要做什么?是不是打算爬上他的床?!”不知道什么时候,傅靖淮已经出现在了她身后,手腕,被死死地攥住,恍神的刹那,她就已经被傅靖淮狠狠地向楼上拖去。

“傅靖淮,你胡说什么!你快点放开我!”沈诺觉得傅靖淮真挺不可理喻的,她用力就想要挣开傅靖淮的手,但是她这点力气,哪里挣得过他,很快,她就被傅靖淮狠狠地扔到了房间里面的大床上,身子一疼,傅靖淮已经重重地压了上来。

“傅靖淮,你疯了是不是,你放开我!”

沈诺的挣扎,让傅靖淮更加狂暴愤怒,他手上一用力,就狠狠地扯碎了她身上的衣服,“沈诺,你都已经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还在我面前装清高,还真是不要脸!”

说着,他就如同噬咬一般吻住了沈诺的唇。

这个吻,让沈诺感觉不到丝毫的缠绵,只有屈辱,他和苏馨在床上做活塞运动的那一幕,又开始在她的脑海中捣蛋,让她差点儿吐了出来。

看到沈诺苍白着一张小脸不停干呕的模样,傅靖淮恨得双眸几乎要凝出了血,“沈诺,我就这么让你恶心?!你脱光了给那么多男人上,却连碰都不让我碰!沈诺,我是你丈夫!”

“沈诺,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要让我上,这,是你作为妻子的义务!”

傅靖淮一口狠狠地咬在沈诺的肩膀上面,疼得她止不住地痛呼出声。傅靖淮的触碰,让她发自内心地恐惧,随着傅靖淮的吻越来越疯狂,她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巴掌大的小脸,更是白得几乎透明。

如果是在以前,沈诺一定会止不住地尖叫出声,但是这一次,她不想再拒绝傅靖淮。她想要,给她和傅靖淮的爱一条生路。

闭上眼睛,沈诺静静地承受着傅靖淮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狂风暴雨,有好几次,她都忍不住想要把他推开,尤其是当他把她的双腿分开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抽搐。

“呵……”不屑的笑声在沈诺耳边响起,手腕蓦地一疼,沈诺就被傅靖淮毫不怜惜地扔在了地上。

“沈诺,我傅靖淮要的,是一个女人,不是一块木头!”

“靖淮,你别这样,我们,我们就不能,好好相处吗?”手上的伤口,又被撕裂,沈诺顾不上掌心的疼痛,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就拉住了想要夺门而出的傅靖淮。

傅靖淮本来是想要狠狠地将沈诺甩开的,但是看到一滴一滴从她掌心流下的血,他竟是怎么都无法对她狠心。

但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冷笑着对着沈诺说道,“好好相处?你能好好让我上么?”

“我……”努力压下心中所有的苦涩与不堪,沈诺一脸坚定地看着傅靖淮说道,“我能!”

“呵……”听到沈诺这么说,傅靖淮笑得更厉害了,“跟块木头似的,就叫能好好让我上?!沈诺,等你什么时候学会取悦我了,我再来跟你好好相处!”

“好,我会,我会努力学会取悦你。”沈诺低下头,小声对着傅靖淮说道。

“不要让我等太久,沈诺,对你,我实在是没有什么耐心了。”傅靖淮将手从沈诺手中抽出,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他点了一根烟,“哦,到时候顺便去医院做张膜,就算是你已经被无数男人上过,但只要你愿意在我面前装装样子,我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沈诺,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不干净的女人!”

说完这话,傅靖淮再也没有丝毫的留恋,用力一甩门,就扬长而去。

做一张膜?沈诺忽然觉得特别特别的可笑,傅靖淮竟然让她去医院做一张处女膜?!呵,这真是天大的讽刺与侮辱!

忽然之间,就丧失了所有的力气,沈诺无力地瘫软在地上,任眼泪横飞。她想要为自己的爱情再努力最后一次,为什么,就这么难!正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不能自拔,敲门声就突兀地传入了她的耳中。

婚不胜防:兽性总裁别乱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不胜防 或 兽性总裁别乱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1米8“大胡子糙汉”玩刺绣,还让杨幂穿在了身上!

    人要享受生活,而不仅仅是活着。Rexy与Ada身高一米八,满脸络腮胡,面对眼前这个体型颇丰、笑容腼腆的大男孩,你猜猜他的职业是什么?“通常我会给他们20次机会,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猜到。”Rexy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我是一位绣郎。”一个“糙爷们”刺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就在前不久,他还以唯一华人团身份,代表工作室在伦敦领取了刺绣届的“奥斯卡”金牌。然而,荣誉的背后,是整个团队夜以继日的付出。完成一件刺绣作品,少则一个月,多则一年。杨幂穿过他们的刺绣作品;芭蕾皇后谭元元慕名而来;为芭蕾舞蹈家

  • 苏东坡嫌紫砂壶太小巧,亲自动手做了把“东坡提梁壶”来泡茶

    “东坡提梁壶”,又称“提苏”,是宋代大学士苏东坡研制的一种茶壶。苏东坡喜好饮茶,也爱茶壶,他对紫砂壶很是爱不释手。在担任杭州通判时,曾经到阳羡,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宜兴,考察紫砂壶的制作工艺流程。苏东坡欣赏紫砂壶,但是觉得紫砂壶的个头过于小巧,容量很是有限,对于他这种爱茶的人来说,这种小壶根本满足不了他的饮茶需求。于是他决定自己设计一种比较大的茶壶,来满足自己的使用。苏东坡让书童买来制作紫砂壶的原料和工具,想要亲自动手设计与制作,。可是对于到底怎么做,做成什么样,他其实心里又没谱。或许是出于文人总想

  • 家风丨斯人虽已逝 精神血脉延

    家风,是一个家庭或家族长期以来形成的能影响家庭成员精神、品德及行为的德行传承古语有:“家风正则后代正,则源头正,则国正”大到国家,小到家庭,家风都极为重要因为它不仅代表了家庭的文化和传统更代表家庭的道德品质和精神追求家风建设与每个家庭息息相关而对党员家庭来说,则尤为重要家风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家风建设,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习近平强调: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习近平总书记撰写的文章《“潜绩

  • 重修金村、香山朱氏族谱:弘扬朱子文化,传承家族精神

    中国网东盟1月23日讯岁末寒冬时节,欣闻金村、香山朱氏宗族父老乡亲正紧锣密鼓启动重修族谱工程。作为一位远离桑梓,在异乡南宁寓居二十多年的宗族后裔,不禁别有一番感慨……族谱是家族的文化标志。修谱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续谱关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古人云:“礼莫大于尊祖敬宗,典莫大于续修宗谱。”先祖文公朱熹则告诫我们:“三代不修谱者,大为不孝也。”诚然,一国不可无史,一地不可无志,一族不可无谱。家有谱,犹水不失源,犹木不失根。所以修纂一部全面系统反映本族历史文化的优秀族谱,对我们广大族裔

  • 袁世凯PK张之洞之湖北新军PK北洋新军

    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新军黑马黎元洪彰德秋操,北军的对手是湖北新军。湖北新军是除北洋系之外,最强的一支新军。自袁世凯开始编练新军到辛亥年清帝逊位,全国共练成了新军24万人。袁世凯的北洋系总人数有14.5万人,占总人数的六成以上,据精锐新军的九成以上,在精锐新军里,非北洋系的只有湖北新军第八镇。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张之洞是晚清四大名臣之一,洋务派的领袖,著名的学者兼思想家,后期主张适度的维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其思想精髓。他的

  • 老人被赶进猪圈,生病儿不闻不问,临死想吃蛋,猪肚下发现了一只

    涂大墙是个老木匠的儿子,他爹老涂专为人打棺材,从小见多了生死,练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性格。涂大墙死都不怕了,还能怕啥呢。老涂五十几岁这年,外出给人打棺材摔下悬崖成重伤,被人救回后已经是奄奄一息,跟老伴没说两句话就死了。有人说老涂打棺材缺木短料,故得了如此下场。可老涂的顾客都说涂木匠为人和善,从不多挣别人一纹银,也不会少一寸料。也有人说涂木匠是被打棺材那家不想给钱故推下山的。更有人说是同行木匠嫌他抢的生意多而下了黑手。具体详情?没人知道,被老涂带进棺材了。老涂死后,涂大墙从小不愿干这行,并百事无

  • 方城县致力建设生态宜居文明城市:规划建设并举 切实惠民利民

    (特约记者张中坡)方城县强力实施百城建设提质工程,以“三城联创”为动力,坚持“以文塑城、以绿染城、以水润城、以亮扮城”,不断完善城市功能,深化文明城市创建内涵,打造中等宜居宜业城市。至目前,该县中心城区面积达到30平方公里,人口30万人,绿地率34.25%,绿化覆盖率39.36%,获得国家园林县城、国家卫生县城和全国文明县城提名县三个国家级荣誉。该县坚持用科学规划引领城市发展,完成城市总体规划修编,确定了“双核引领、环廊相映、四点串联、五片联动”的整体布局,确立了到2030年中心城区面积达到50

  • 《无问西东》:感情里如何避免变成刘淑芬或许老师

    《无问西东》被各种高大上的光环包围着,影片中每个人物众多,每一个人物都展示了一段人生。在众人为陈鹏和王敏佳的错过而感慨唏嘘不已时,我却看到了婚姻生活里男女的抗衡。首先明确的是我并不觉得刘淑芬是坏人,这是一个可悲有值得同情的角色,许伯常遇上刘淑芬的死缠烂打式婚姻也算是可怜之人吧。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许伯常和刘淑芬身上,有太多我们需要吸取教训的地方。一、再相爱,一旦一方变心了,就该放手了刘淑芬和许伯常年少时也曾相爱过,花样年华廊下奏乐,琴瑟和谐,后来许伯常继续深造,读了大学,眼界和心胸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