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总裁的甜心萌妻 大结局

2017/12/3 14:49:49 来源:网络 [ ]
小说:总裁的甜心萌妻
:再度遇见

灼夏未过,苏雨菲从学校匆匆赶来上班,脸颊潮红,额头和下巴都冒着大颗的汗珠。奇闻网

踏进广贸大厦瞬间,冰凉的冷气让她瞬间透不过气,过了一会儿,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苏雨菲在广贸大厦做珠宝导购员两年了,因容貌清丽,笑容甜美,深受顾客的欢迎,前段时间经理辞职,有传闻她能坐上经理的位置。

对这种传言,苏雨菲只是淡然一笑。

几年前她未婚先孕生下孩子,连孩子看病的钱都付不起,现在能有个安定的工作照顾好孩子,她就知足了。

同事文玲看到她后,匆匆拉她到角落,“雨菲!我听说王巧丽接了经理的职位。

” 苏雨菲怔了一下,淡淡道,“是吗。

” “雨菲!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么?王巧丽抢了本来是你的位置,你前段时间不是说想送七宝去学钢琴吗?要是能当上经理,工资比现在翻一倍,你也不用每天加班这么辛苦……” 文玲说了半天,眼前的女人却一点回应没有,眼睛直直的看着一个地方发呆,顺着她的视线回头一看。说明qi-wen.com

不远处走来一男一女,男人墨黑的眸子深邃锐利,如鹰隼一般,一股上位者的强大气场逼人而来,反倒让人注意不起他身边的女人。

“薄邢承!”文玲忽然惊叫起来,急忙回头晃着苏雨菲的胳膊,小声揶揄道,“雨菲,你的男神来了,赶紧看!等他走了,你又只能对着财经杂志流口水了!” 苏雨菲回过神,脸上腾起了一股热流,看到挽着薄邢承身边的女人时,她脸色瞬间变得唰白。

“别胡说,小心被顾客听见。

” 她们卖的是价格高昂的珠宝,来这里卖的人都是有钱有势的主,说话要小心谨慎,触了霉头,指不定就要被扫地出门。

之前就有个想攀高枝的妹子,就因为当着男顾客的妻子面多跟男顾客说了几句,当天下午就被辞退了,还在路上挨了一顿揍。

文玲吐吐舌头,不敢说了。

看到薄邢承朝径直朝这边走来,苏雨菲捏了捏自己汗湿的手,有些慌乱,“文玲,我胃有点不舒服,去后面喝口热茶。说明qi-wen.com

” “你是不是又没来得及吃早餐啊?”文玲皱眉,催道,“桌子上还剩了个包子,你把它吃了。

” “恩。

”苏雨菲匆匆答应了一声,消失在了后边的小门里。

薄邢承脸色一沉,冷冽的气场冻住了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女人僵硬的顺着薄邢承看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站在珠宝柜台后边,面带微笑,看起来不像是她惹怒了大总裁啊。

女人心里还泛嘀咕,薄邢承冷声道,“走。

” 站定在珠宝柜台前的薄邢承并未吱声,视线扫过里面一张绿色塑料凳上洗的泛白的粉色碎花手帕,目光深处浮现一抹温柔。

气场太强,文玲感觉自己的内脏被一股莫名的力挤压着,呼吸都不顺畅了,哆哆嗦嗦的上前。网站qi-wen.com

“请问,是……是要买婚戒还是情侣戒……” 薄邢承冷的掉冰渣的眼神,刺了她一眼,然后不发一言的继续站着,似是在等待什么,文玲缩在一旁不敢吱声了。

过了好一阵,苏雨菲觉得人应该走了,难掩心头的失落,低敛着双眸从休息室走了出来。

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还能在见到他。

只不过,现在的他比过去的他更难靠近,他们早就注定了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酸,那么疼。

“雨菲。

”文玲轻轻叫了一句。奇闻网

苏雨菲抬起头,心头一跳,就这么怔怔的跟薄邢承对望,看进他眼中彻骨的冷漠时。

他不认识她了。

苏雨菲既轻松又难过,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迎上薄邢承的眼睛,笑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有看中哪一款……这一款是我们店里最新出的婚戒,您可以让你太太试试……” 气氛顿时凝住了,薄邢承一把揽过女人的腰,手指在玻璃上滑动,语气宠溺,“看中哪款,我给你买!” 她感觉自己腰都要被掐断了,勉强挤出笑容,“麻烦你,这一款。

”是普通的女士钻戒。

不是婚戒。

苏雨菲心里偷偷松了口气,打开柜门,伸手去拿哪款戒指。

“等等。阅读qi-wen.com

”薄邢承恶狠狠的盯着苏雨菲的头顶,“把你们店里所有的婚戒都拿出来!” 身形一僵,苏菲亚轻声的应了一句,将所有的婚戒摆放在了柜台表面,强忍着想要逃跑的冲动。

“都在这里了。

” 女人疼的声音都在抖,“那我就选……”心里早已泪流满面,总裁,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话音还没落下,薄邢承冷冷道,“全部买了,我薄邢承的女人,值得拥有全世界最好的!” 薄邢承留下地址,带着人走了。

“哇塞!当他的妻子真的好幸福哦。

”文玲捧着脸,一副花痴的样子凝望着走远的一对璧人。

苏雨菲置若罔闻,脑海里骤然浮现出薄邢承的身影。

他说,雨菲,你是我薄邢承最爱的女人,值得拥有全世界最好的。

他说,雨菲,你等我,我马上就会来接你了。

他说,雨菲,别担心,就算整个薄家都反对,我这一生的妻子也只能是你。

…… 她紧攥着着自己的衣角,眼泪一颗一颗的砸在地上,浑身颤抖不止。

看到她这样,文玲只以为是看到自己男神成家了,伤心了而已,无奈的笑道,“雨菲啊,我要说你什么好,追星那都是年轻人的权利,你都是孩子他妈了,怎么还能因为男声哭成这样呢?要是让七宝他爸知道了,指不定得多吃醋呢。

” “……再说了,薄邢承是谁啊?薄家的大少爷,TNT的总裁,不是我们这些普通小老百姓能肖想的!那种家庭结婚都是政治婚姻,没真爱的……不过,薄邢承长得真挺帅的……” 苏雨菲眸光猛然收缩,然后低垂下了眼帘,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是啊,不是她这种小老百姓能肖想的。

:薄邢承是我爸爸

车内。

薄邢承闭着眼睛,手放在交叠的大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像是在悠闲的养神一样。

刚才跟随薄邢承一起进广贸大厦的女人(实际身份秘书,丁怡)坐在一旁,却能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逼面而来,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往车窗的方向挪了挪,身子僵住的坐着。

手机响了。

薄邢承抬起眼皮,扫了一眼手机,面无表情的接起了电话,语气内敛从容,“说。

” “总裁,DN顾阮沁报道出来了,苏七宝百分之百是您的孩子……” 那边的人还在说着话,薄邢承额头的青筋蹦出,一把将手机狠狠的捏紧,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车窗外广贸大厦的大门,始终一言不发。

车里的氛围一瞬间凝固了,过了很久,薄邢承这才收回了视线,淡淡道,“去凌华幼儿园。

” 傍晚。

苏雨菲跟文玲道别,走在回家的脸上,忍不住又暗叹了一口气,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薄邢承和那个女人携手走来的画面。

神不守舍的走到小区门口,看到眼前一幕苏雨菲错愕不已。

她家里的行李像一堆垃圾一样,堆在小区的门口。

“苏雨菲,你来的正好,我家儿子要结婚了,明天就要用房子,房子我不租了,你赶紧去找别的住所吧。

”屋主林阿姨一脸兴奋走到苏雨菲的面前,道,“东西我都给你搬出来了,就在这,你一会儿找到地了,让人来拖一下就成了。

” 说完,也不等她开口说话,扭身要走。

苏雨菲急了,一把拽住她,“这么晚了,你让我上哪里去找地方啊!你要我搬至少也提前告诉我一声,我的房租付了半年,你这是违约的!” “违约金,我已经打到你账户上了。

”林阿姨嫌弃的甩开苏雨菲的手,“要不是看在你可怜的份上,谁会愿意把房子租给一个坐过牢的女人!” 这话就像刀子一样插进了她的心口,苏雨菲眨了眨眼睛,垂下头一句辩驳的话都没说,只是身侧的大力的攥着,奋力的压住自己内心的委屈和愤怒。

“苏小姐。

”门卫为难的走了过来,“你这些东西要尽快弄走才行……要不,我帮你叫辆车过来吧。

” 苏雨菲抹干眼泪,仰头朝他笑了笑,“谢谢。

”顿了顿,又道,“那个……我儿子还在学校,东西麻烦您帮我看一会儿,我接了儿子就回来。

” 门卫很爽快的答应了,苏雨菲脚步匆忙的赶到学校,老远就看见七宝的班主任正一脸焦急的守在大门外,心里咯噔一下,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苏小姐,你总算来了。

”班主任迎上前,神色慌张,“七宝不见了,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

” 苏菲亚脸上的血色霎时间褪的一干二净,死死抓着的班主任的胳膊,“怎么会不见呢!老师,你找过了吗?他是不是躲在学校那个角落里睡着了?是不是没听见下课的铃声啊?” 一面说着,一面害怕的扑簌簌的掉眼泪。

“苏小姐,你先别着急,七宝是个聪明孩子,会不会是你朋友把他接走了,你自己不知道啊?”班主任安慰道。

“对,对,有可能!”苏菲亚颤着手拿出手机,看着漆黑一片的屏幕,再也忍不住奔溃的大哭起来,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她的手机没电了。

班主任也急了,按110要报警。

此时,安静停在马路对面的车子,突然打开了门,李钊从里面走了出来。

“要见孩子,请您跟我走。

”李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点,避免给未来的老板夫人留下坏印象。

苏雨菲震了一下,急切的拽着他,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七宝!你知道七宝在哪里!?” “是的,事情是这样的,我开车下班路过文化路看到您儿子昏倒在地,所以就擅自先带他回家了。

”李钊一本正经的说谎,分明是下午总裁在学校门口光明正大的带走了小少爷。

“谢谢,给你添麻烦了,那我们现在就走!”苏雨菲胡乱的抹了两下脸,跟李钊上了车。

坐在车子上,苏雨菲的心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无力和恐惧感从脚下慢慢席卷全身,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放在大腿上的手紧紧的攥着。

之前就有过一次,七宝被一个女人拐跑了,她赤着脚追了好几条街,眼看着七宝要被带上车了,幸亏有好心人出手相助,才让七宝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她很怕,很怕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栋华丽的别墅外。

李钊下车,给苏雨菲打开车门。

“谢谢。

”苏雨菲想看儿子的心思已经占满了她的脑子,根本就没注意李钊这种异常恭敬的行为。

站定,看到从双开大门里透出的明晃晃的水晶灯光,苏雨菲愣住了,有些惊慌无措的看李钊。

“请问,我儿子呢?” 李钊笑而不语,他朝着大门的方向伸出手。

苏雨菲带着疑惑的转过头…… “妈咪!” 胖滚滚的小身板从灯光映照下冲她跑过来,一颠一颠的,像个跳动的弹球。

苏雨菲忙上前,蹲下抱住迎面跑过来的苏七宝,紧紧的搂在怀里。

过了半晌。

她突然伸手在苏七宝肉嘟嘟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两下,质问道,“你知不知道妈咪没接到你心里有多着急!我不是让你放学之后不要乱跑吗?” “妈咪,我没有乱跑啊,是爸爸接我走的。

”苏七宝扁扁嘴,胖胖的小手搂紧苏雨菲的胳膊,脑袋在她的脖子上蹭了蹭。

“胡说,妈咪不是跟你说了吗,你爸爸是个消防战士,再一次灭火当中为国捐躯了,你哪来的爸爸啊?” 一旁的李钊偷偷的瞄了一眼自家老板,果然,脸色黑的像泼了墨似得。

“妈咪,老师说要做诚实的孩子。

”苏七宝小手抵在苏雨菲的肩膀上,用软糯的声音认真道,“我确认了,薄邢承是我爸爸。

” 薄邢承?! 苏雨菲整个人都石化了,机械的扯了扯嘴角,“哪个……七宝啊,你是不是弄错了?薄邢承是谁啊?妈咪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哦……喏,就是他咯。

”苏七宝抬手一指。

:晋升贴身秘书

次日,清晨。

苏雨菲浑身酸疼的睁开了眼,怔怔的盯着天花板看了一阵,眼睛逐渐睁的越来越大,移了移视线,落在旁边正在熟睡中的男人脸上,猛地移回视线,又盯着天花板发呆。

半晌之后,苏雨菲终于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脸颊上浮上两朵可疑的红云,然后她小心拿开男人搁在自己身上的手,掀开被子要下床…… 她的衣服没有一件完整的,视线扫过大床上,拿上男人的衬衫套上,轻手轻脚的跑到自己行李堆前,翻出两件衣服走进了浴室。

薄邢承睁开眼睛,里面一片清明,毫无睡意。

厕所里,苏雨菲换上简单的白色体恤和牛仔裤,站在镜子前撩起头发准备绑成马尾,露出了一大片草莓地,一直延伸到她的下巴线的位置。

苏雨菲先是羞红了脸,而后便是气闷,拿手把头发重新拨下来,往前面遮了遮,还是很明显…… “这样我要怎么去上班啊?”苏雨菲哭丧着脸,朝镜子凑近,手指在草莓上摸了摸,“真是的,以前种草莓没这么狠的啊,要多久才能消掉啊……” 微疼的触感袭来,苏雨菲莫名又想起了昨晚,整个跟在沸水里煮过似得,红的不行不行的,随之而来的就是逼得她透不过气的愧疚感。

这么做,对他的妻子真的太不公平了。

苏雨菲想了想,决定一会儿偷偷带着七宝离开! 想通了之后,苏雨菲小心的拧开了厕所的门…… 薄邢承架着胳膊就站在门前,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径自走进了厕所,啪,甩上门。

苏雨菲扯了半截的嘴角瞬间塌了,抱着头晃来晃去,不管了,明明是自己受欺负了,为什么他要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苏雨菲在脖子上缠上一块丝巾,走出房门,下楼。

苏七宝坐在餐桌前,朝她招手,“妈咪。

” “七宝,昨天晚上睡的好不好呀?”苏雨菲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拿手捏了捏,感叹,手感真好。

“恩,睡得很好。

”苏七宝叉了一块鸡蛋塞进苏雨菲的嘴里,“妈咪,你尝尝,李奶奶做的早餐比你做的早餐好吃好多哦。

” “你竟然嫌弃……”苏雨菲嚼了两下,嫩滑的鸡蛋顺着喉咙滑下,惊喜道,“好吃!” 苏七宝笑眯眯的点点头,“妈咪,那我们是不是能在爸爸这里住啊?” “好啊。

”苏雨菲自顾自的拿着叉子又叉了一块鸡蛋饼放进嘴里嚼,然后被噎住了,问道,“七宝,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七宝用嫌弃的眼神斜了自家妈咪一眼,用陈述的语气道,“妈咪,你知道单亲家庭长得孩子是有心理缺陷的吗?很多走上歧途的人都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妈咪,我不想走上歧途,那样就是坏孩子了。

” “……”苏雨菲有点心酸,之前学校的老师就找过她,因为七宝没有爸爸的缘故,在学校里经常遭受排挤,还为了这个跟同学打过架。

“你真的想住在爸爸这?”苏雨菲咬咬牙,打着商量的语气道,“那周一到周五你住在爸爸着,周六周日妈咪再来接你过去,好吗?” 苏七宝不明白的歪了歪头,“妈咪,一家人不是要住在一起的吗?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 “……”他是欺负了,苏雨菲暗自腹诽,表面上却不露神色,只是轻声细语的解释道,“因为妈咪和爸爸上班的地方不一样,所以不能住在一起啊。

” “哦……”苏七宝拖着长音,猛地问道,“爸爸,是这样吗?” 苏雨菲一扭头,薄邢承正坐在主位上,淡然自若的吃着早点,听到苏七宝问他的问题。

薄邢承拿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对苏雨菲道,“衣服准备好了,你去换一下,待会儿跟我一起去公司。

” “啊?”苏雨菲错愕,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跟你一起去公司?” 薄邢承冷漠道,“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秘书。

” “啊?”苏雨菲不可置信的瞪着他,“凭什么!” 薄邢承脸色微沉,“李嫂,带她去换衣服。

” 李嫂急忙拉住要反抗的苏雨菲,冲她使眼色,要是激怒了大少爷,后果不堪设想。

苏雨菲感觉腰突然一阵酸疼,扁扁嘴,不甘愿的跟着李嫂上楼换衣服去了。

等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之后,苏七宝跳下椅子,咚咚咚跑到薄邢承的面前,仰着小脸,盯着他看,也不说话。

薄邢承挑高了右眉,跟他沉默对望。

毕竟年纪还太小,定力不够,苏七宝先沉不住气了,严肃道,“爸爸,你要是对妈咪不好,我就认陈叔叔当我爸爸!” “陈叔叔?”薄邢承没想到自己会对一个只听了两遍的名字充满了敌对感,该死,这个姓陈的到底什么来头? “恩,陈叔叔对妈咪可好了,妈咪胃疼的时候,陈叔叔都来家里给妈咪做吃的,还给喂药,每次都是等妈咪睡着了之后才走的。

”苏七宝掰着手指头,“陈叔叔偷偷的问过我,愿不愿意让他当我爸爸……” 薄邢承皱眉,“她胃不好吗?”难怪身体一下瘦了这么多。

“是啊。

”苏七宝抓着薄邢承的手,小脸皱在一起,“阿婆说,妈咪因为生七宝落下了病根,身体要很久很久才会好,妈咪真的很辛苦,好多人都看不起妈咪,说她是从监狱里出来的,不是好人……” 苏七宝说着眼泪哗哗的往下淌,抱着薄邢承的大腿大哭不止,像是压抑了很久似得。

薄邢承喉咙涩涩的,抬手在苏七宝的小脑袋上摸了摸,动作有些不自然,他掷地有声道,“别怕,有爸爸在,没人敢欺负你妈咪了。

” “恩。

”苏七宝抽抽鼻子,哭的更大声了。

苏雨菲听见哭声急忙下楼,一把抱住儿子,怒瞪薄邢承,“你干嘛了?” “……”薄邢承。

“谁都不能欺负我儿子!”苏雨菲声音骤然调高,“你是他爸也不成!” 薄邢承凉飕飕的飘出一句,“苏雨菲,你哪只眼睛看我欺负七宝了?” “你!可恶!”苏雨菲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

“妈咪。

”苏七宝缓过劲来,拍了拍苏雨菲的肩膀,“你弄错了,爸爸没欺负我。

” “……”苏雨菲。

总裁的甜心萌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甜心萌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配扶正攻略11章(0011:祸不单行)

    原标题:女配扶正攻略11章(0011:祸不单行)书名:女配扶正攻略0011:祸不单行一经时,是永宁宫的说法,说白了就是抄一篇经的时间;这时间可就没个准儿的,以太皇太后的年纪,抄一篇经,再念念,再抄抄,若是有心来折腾,指不定宁夏就跟原文剧情一样,得在这儿跪上一天了!文里,原主是在石子上跪了一天;宁夏也是跪上一天,可是,原主是干干爽爽的在这儿跪着,宁夏倒好,被人淋了一身,这么又冷又饿的在这儿跪着,她怎么吃的消?跪了一天,北宫荣轩都没出现过,还真是个渣渣,连做做样子帮她求情都不愿意!话又说回来,她才嫁

  • 我让校花喜当妈11章(第十一章 古书)

    原标题:我让校花喜当妈11章(第十一章古书)小说名字:我让校花喜当妈第十一章古书红蜘蛛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吻得更加疯狂,仿佛要把我吞掉一样,在我的把玩之下不断的急促起伏,身体在我另一只手的不断推进之下,不安地扭动着,就像是一条水蛇。这个女人的身体真的很美,也很软,偏偏还一点都不胖,我的手掌贴着她的小腹,那里火热一片,忽然她的肚皮开始跳动。红蜘蛛挺起了腰,像是要让她的肚皮融进我的手掌一样,身体紧紧绷直,由于我们贴得很近,所以我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狠狠地抖动了几下!这女人凶得狠,属于杀人不眨眼的类型

  • 保镖情人11章(011 血红)

    原标题:保镖情人11章(011血红)小说名字:保镖情人011血红朱浩天去了曲江大厦,刚走到十八楼的梦婷服装公司的前台,前台的璐璐就微笑地主动打招呼:“帅哥,徐总让你去她的办公室。”他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就径直朝总经理办公室走了进去,他知道自己这次是九死一生。推开办公室的门时,他见徐梦婷翘着二郎腿坐在座椅上,一副大老板的神情,他试着喊了一声:“徐总!”他也没有想到,昨晚与自己同枕的女人竟成了自己的新老板。徐梦婷翘着嘴角看了他一眼,冷笑的说:“你知道我叫你来干什么吗?”她知道这男人没工作,身上也没钱

  • 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11章(第十一章 这里是办公室)

    原标题: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11章(第十一章这里是办公室)小说名称: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第十一章这里是办公室突然会议厅进来了一个小姑娘,宋梓宁定睛一看,这不就是刚刚周锦现身边的那个小助理吗?“宋小姐,我们总裁要您过去一趟。”小助理脸色红扑扑的,看起来是一路跑回来的。宋梓宁心里百般不愿意,扭头看了一眼老总的眼色,只好无奈的道:“你带我去吧。”“宋梓宁,公司还有事情,我先回去。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老总道。老总见宋梓宁点点头,忧心忡忡的走出了会议厅。助理缓过气来,带着宋

  • 娇妻之殇11章(第11章)

    原标题:娇妻之殇11章(第11章)书名:娇妻之殇第11章“老公,我……我……”“你的身体真的一直都是那么敏感。”“好像是,”有些羞愧的乔静道,“不应该这么敏感的……”“我喜欢。”“老公,你是不是也该午休了啊?”“那就先不视频,回去之后我再好好满足你。”“我可不是那种欲求不满的女人。”说出这话,乔静便中断了视频聊天。发了六个爱心的表情给丈夫后,什么都没穿的乔静仰躺在了床上。在心跳加速的前提下,乔静摸了下那潮湿的地带。看着湿哒哒的手指,乔静都觉得自己的手指有些干。迟疑了下,她用手捂住了那儿,并想让中

  • 豪门小秘书11章(变态,你别碰我!)

    原标题:豪门小秘书11章(变态,你别碰我!)小说名称:豪门小秘书变态,你别碰我!第11节第11章变态,你别碰我!床头上放置了干净的衣服,同前一日被韩希彻撕破的一模一样,时钟已经八点多,向槿诺急忙换好衣服向楼下跑去。在餐桌旁,她找到了正在悠闲地喝着一杯红茶的韩希彻,听到来人的脚步声,韩希彻抬头,“我还以为天不亮你就会醒,看来昨晚你睡得还不错。”“承蒙韩先生招待,不知道什么时候韩先生可以放我回家?”向槿诺并不理会他和略带嘲讽的语气和让自己坐下的手势,冷冷道,“就算只是暂时回家交代一下难道也不可以么?

  • 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11章(第十一章:也是我爸)

    原标题: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11章(第十一章:也是我爸)小说书名: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第十一章:也是我爸君雪棠听着却无声地笑出了眼泪,似乎刚刚收到的所有委屈都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她就这样握着手机,放松自己靠在椅背上,听着那端的暴跳如雷和不间断的无理取闹,过了很久,才哑声说道,“谢谢你,左崇熠!”很万幸,在手术之前,确定君嵘平的脑部肿瘤为良性,只要在手术时切除就不会再有复发的可能。虽然这方面危机解除了,可是血块清除加上肿瘤切除,风险依旧很大。从晚上七点开始,手术整整进行了三个半小时才结束。手术室

  • 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11章(第11章 叫声老公)

    原标题: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11章(第11章叫声老公)小说名: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第11章叫声老公祁望眼底的光从柔和变得冷冽,他看着自己掌中的花儿。她的肌肤白腻如玉,此刻又透着一层嫣红,很是诱人。长发垂落,密密长长的睫毛宛若蝴蝶的翅膀覆在她娇美的脸上。因为他的动作,她的头朝他仰着,润了水的红唇微微张开,惹人遐思。祁望盯着她看了许久,眸底的光越来越幽深,却也越发的迷离。指尖从她的唇瓣上掠过,用略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唇上酥痒的感觉让洛汐有些不适,她下意识的伸出舌尖轻舔了舔,却不知,舔在了祁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