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总裁的甜心萌妻 大结局

2017/12/3 14:49:49 来源:网络 [ ]
小说:总裁的甜心萌妻
:再度遇见

灼夏未过,苏雨菲从学校匆匆赶来上班,脸颊潮红,额头和下巴都冒着大颗的汗珠。阅读qi-wen.com

踏进广贸大厦瞬间,冰凉的冷气让她瞬间透不过气,过了一会儿,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苏雨菲在广贸大厦做珠宝导购员两年了,因容貌清丽,笑容甜美,深受顾客的欢迎,前段时间经理辞职,有传闻她能坐上经理的位置。

对这种传言,苏雨菲只是淡然一笑。

几年前她未婚先孕生下孩子,连孩子看病的钱都付不起,现在能有个安定的工作照顾好孩子,她就知足了。

同事文玲看到她后,匆匆拉她到角落,“雨菲!我听说王巧丽接了经理的职位。

” 苏雨菲怔了一下,淡淡道,“是吗。

” “雨菲!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么?王巧丽抢了本来是你的位置,你前段时间不是说想送七宝去学钢琴吗?要是能当上经理,工资比现在翻一倍,你也不用每天加班这么辛苦……” 文玲说了半天,眼前的女人却一点回应没有,眼睛直直的看着一个地方发呆,顺着她的视线回头一看。说明qi-wen.com

不远处走来一男一女,男人墨黑的眸子深邃锐利,如鹰隼一般,一股上位者的强大气场逼人而来,反倒让人注意不起他身边的女人。

“薄邢承!”文玲忽然惊叫起来,急忙回头晃着苏雨菲的胳膊,小声揶揄道,“雨菲,你的男神来了,赶紧看!等他走了,你又只能对着财经杂志流口水了!” 苏雨菲回过神,脸上腾起了一股热流,看到挽着薄邢承身边的女人时,她脸色瞬间变得唰白。

“别胡说,小心被顾客听见。

” 她们卖的是价格高昂的珠宝,来这里卖的人都是有钱有势的主,说话要小心谨慎,触了霉头,指不定就要被扫地出门。

之前就有个想攀高枝的妹子,就因为当着男顾客的妻子面多跟男顾客说了几句,当天下午就被辞退了,还在路上挨了一顿揍。

文玲吐吐舌头,不敢说了。

看到薄邢承朝径直朝这边走来,苏雨菲捏了捏自己汗湿的手,有些慌乱,“文玲,我胃有点不舒服,去后面喝口热茶。说明http://www.qi-wen.com/

” “你是不是又没来得及吃早餐啊?”文玲皱眉,催道,“桌子上还剩了个包子,你把它吃了。

” “恩。

”苏雨菲匆匆答应了一声,消失在了后边的小门里。

薄邢承脸色一沉,冷冽的气场冻住了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女人僵硬的顺着薄邢承看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站在珠宝柜台后边,面带微笑,看起来不像是她惹怒了大总裁啊。

女人心里还泛嘀咕,薄邢承冷声道,“走。

” 站定在珠宝柜台前的薄邢承并未吱声,视线扫过里面一张绿色塑料凳上洗的泛白的粉色碎花手帕,目光深处浮现一抹温柔。

气场太强,文玲感觉自己的内脏被一股莫名的力挤压着,呼吸都不顺畅了,哆哆嗦嗦的上前。来自http://www.qi-wen.com/

“请问,是……是要买婚戒还是情侣戒……” 薄邢承冷的掉冰渣的眼神,刺了她一眼,然后不发一言的继续站着,似是在等待什么,文玲缩在一旁不敢吱声了。

过了好一阵,苏雨菲觉得人应该走了,难掩心头的失落,低敛着双眸从休息室走了出来。

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还能在见到他。

只不过,现在的他比过去的他更难靠近,他们早就注定了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酸,那么疼。

“雨菲。

”文玲轻轻叫了一句。原文http://www.qi-wen.com/

苏雨菲抬起头,心头一跳,就这么怔怔的跟薄邢承对望,看进他眼中彻骨的冷漠时。

他不认识她了。

苏雨菲既轻松又难过,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迎上薄邢承的眼睛,笑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有看中哪一款……这一款是我们店里最新出的婚戒,您可以让你太太试试……” 气氛顿时凝住了,薄邢承一把揽过女人的腰,手指在玻璃上滑动,语气宠溺,“看中哪款,我给你买!” 她感觉自己腰都要被掐断了,勉强挤出笑容,“麻烦你,这一款。

”是普通的女士钻戒。

不是婚戒。

苏雨菲心里偷偷松了口气,打开柜门,伸手去拿哪款戒指。

“等等。版权qi-wen.com

”薄邢承恶狠狠的盯着苏雨菲的头顶,“把你们店里所有的婚戒都拿出来!” 身形一僵,苏菲亚轻声的应了一句,将所有的婚戒摆放在了柜台表面,强忍着想要逃跑的冲动。

“都在这里了。

” 女人疼的声音都在抖,“那我就选……”心里早已泪流满面,总裁,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话音还没落下,薄邢承冷冷道,“全部买了,我薄邢承的女人,值得拥有全世界最好的!” 薄邢承留下地址,带着人走了。

“哇塞!当他的妻子真的好幸福哦。

”文玲捧着脸,一副花痴的样子凝望着走远的一对璧人。

苏雨菲置若罔闻,脑海里骤然浮现出薄邢承的身影。

他说,雨菲,你是我薄邢承最爱的女人,值得拥有全世界最好的。

他说,雨菲,你等我,我马上就会来接你了。

他说,雨菲,别担心,就算整个薄家都反对,我这一生的妻子也只能是你。

…… 她紧攥着着自己的衣角,眼泪一颗一颗的砸在地上,浑身颤抖不止。

看到她这样,文玲只以为是看到自己男神成家了,伤心了而已,无奈的笑道,“雨菲啊,我要说你什么好,追星那都是年轻人的权利,你都是孩子他妈了,怎么还能因为男声哭成这样呢?要是让七宝他爸知道了,指不定得多吃醋呢。

” “……再说了,薄邢承是谁啊?薄家的大少爷,TNT的总裁,不是我们这些普通小老百姓能肖想的!那种家庭结婚都是政治婚姻,没真爱的……不过,薄邢承长得真挺帅的……” 苏雨菲眸光猛然收缩,然后低垂下了眼帘,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是啊,不是她这种小老百姓能肖想的。

:薄邢承是我爸爸

车内。

薄邢承闭着眼睛,手放在交叠的大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像是在悠闲的养神一样。

刚才跟随薄邢承一起进广贸大厦的女人(实际身份秘书,丁怡)坐在一旁,却能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逼面而来,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往车窗的方向挪了挪,身子僵住的坐着。

手机响了。

薄邢承抬起眼皮,扫了一眼手机,面无表情的接起了电话,语气内敛从容,“说。

” “总裁,DN顾阮沁报道出来了,苏七宝百分之百是您的孩子……” 那边的人还在说着话,薄邢承额头的青筋蹦出,一把将手机狠狠的捏紧,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车窗外广贸大厦的大门,始终一言不发。

车里的氛围一瞬间凝固了,过了很久,薄邢承这才收回了视线,淡淡道,“去凌华幼儿园。

” 傍晚。

苏雨菲跟文玲道别,走在回家的脸上,忍不住又暗叹了一口气,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薄邢承和那个女人携手走来的画面。

神不守舍的走到小区门口,看到眼前一幕苏雨菲错愕不已。

她家里的行李像一堆垃圾一样,堆在小区的门口。

“苏雨菲,你来的正好,我家儿子要结婚了,明天就要用房子,房子我不租了,你赶紧去找别的住所吧。

”屋主林阿姨一脸兴奋走到苏雨菲的面前,道,“东西我都给你搬出来了,就在这,你一会儿找到地了,让人来拖一下就成了。

” 说完,也不等她开口说话,扭身要走。

苏雨菲急了,一把拽住她,“这么晚了,你让我上哪里去找地方啊!你要我搬至少也提前告诉我一声,我的房租付了半年,你这是违约的!” “违约金,我已经打到你账户上了。

”林阿姨嫌弃的甩开苏雨菲的手,“要不是看在你可怜的份上,谁会愿意把房子租给一个坐过牢的女人!” 这话就像刀子一样插进了她的心口,苏雨菲眨了眨眼睛,垂下头一句辩驳的话都没说,只是身侧的大力的攥着,奋力的压住自己内心的委屈和愤怒。

“苏小姐。

”门卫为难的走了过来,“你这些东西要尽快弄走才行……要不,我帮你叫辆车过来吧。

” 苏雨菲抹干眼泪,仰头朝他笑了笑,“谢谢。

”顿了顿,又道,“那个……我儿子还在学校,东西麻烦您帮我看一会儿,我接了儿子就回来。

” 门卫很爽快的答应了,苏雨菲脚步匆忙的赶到学校,老远就看见七宝的班主任正一脸焦急的守在大门外,心里咯噔一下,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苏小姐,你总算来了。

”班主任迎上前,神色慌张,“七宝不见了,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

” 苏菲亚脸上的血色霎时间褪的一干二净,死死抓着的班主任的胳膊,“怎么会不见呢!老师,你找过了吗?他是不是躲在学校那个角落里睡着了?是不是没听见下课的铃声啊?” 一面说着,一面害怕的扑簌簌的掉眼泪。

“苏小姐,你先别着急,七宝是个聪明孩子,会不会是你朋友把他接走了,你自己不知道啊?”班主任安慰道。

“对,对,有可能!”苏菲亚颤着手拿出手机,看着漆黑一片的屏幕,再也忍不住奔溃的大哭起来,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她的手机没电了。

班主任也急了,按110要报警。

此时,安静停在马路对面的车子,突然打开了门,李钊从里面走了出来。

“要见孩子,请您跟我走。

”李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点,避免给未来的老板夫人留下坏印象。

苏雨菲震了一下,急切的拽着他,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七宝!你知道七宝在哪里!?” “是的,事情是这样的,我开车下班路过文化路看到您儿子昏倒在地,所以就擅自先带他回家了。

”李钊一本正经的说谎,分明是下午总裁在学校门口光明正大的带走了小少爷。

“谢谢,给你添麻烦了,那我们现在就走!”苏雨菲胡乱的抹了两下脸,跟李钊上了车。

坐在车子上,苏雨菲的心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无力和恐惧感从脚下慢慢席卷全身,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放在大腿上的手紧紧的攥着。

之前就有过一次,七宝被一个女人拐跑了,她赤着脚追了好几条街,眼看着七宝要被带上车了,幸亏有好心人出手相助,才让七宝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她很怕,很怕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栋华丽的别墅外。

李钊下车,给苏雨菲打开车门。

“谢谢。

”苏雨菲想看儿子的心思已经占满了她的脑子,根本就没注意李钊这种异常恭敬的行为。

站定,看到从双开大门里透出的明晃晃的水晶灯光,苏雨菲愣住了,有些惊慌无措的看李钊。

“请问,我儿子呢?” 李钊笑而不语,他朝着大门的方向伸出手。

苏雨菲带着疑惑的转过头…… “妈咪!” 胖滚滚的小身板从灯光映照下冲她跑过来,一颠一颠的,像个跳动的弹球。

苏雨菲忙上前,蹲下抱住迎面跑过来的苏七宝,紧紧的搂在怀里。

过了半晌。

她突然伸手在苏七宝肉嘟嘟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两下,质问道,“你知不知道妈咪没接到你心里有多着急!我不是让你放学之后不要乱跑吗?” “妈咪,我没有乱跑啊,是爸爸接我走的。

”苏七宝扁扁嘴,胖胖的小手搂紧苏雨菲的胳膊,脑袋在她的脖子上蹭了蹭。

“胡说,妈咪不是跟你说了吗,你爸爸是个消防战士,再一次灭火当中为国捐躯了,你哪来的爸爸啊?” 一旁的李钊偷偷的瞄了一眼自家老板,果然,脸色黑的像泼了墨似得。

“妈咪,老师说要做诚实的孩子。

”苏七宝小手抵在苏雨菲的肩膀上,用软糯的声音认真道,“我确认了,薄邢承是我爸爸。

” 薄邢承?! 苏雨菲整个人都石化了,机械的扯了扯嘴角,“哪个……七宝啊,你是不是弄错了?薄邢承是谁啊?妈咪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哦……喏,就是他咯。

”苏七宝抬手一指。

:晋升贴身秘书

次日,清晨。

苏雨菲浑身酸疼的睁开了眼,怔怔的盯着天花板看了一阵,眼睛逐渐睁的越来越大,移了移视线,落在旁边正在熟睡中的男人脸上,猛地移回视线,又盯着天花板发呆。

半晌之后,苏雨菲终于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脸颊上浮上两朵可疑的红云,然后她小心拿开男人搁在自己身上的手,掀开被子要下床…… 她的衣服没有一件完整的,视线扫过大床上,拿上男人的衬衫套上,轻手轻脚的跑到自己行李堆前,翻出两件衣服走进了浴室。

薄邢承睁开眼睛,里面一片清明,毫无睡意。

厕所里,苏雨菲换上简单的白色体恤和牛仔裤,站在镜子前撩起头发准备绑成马尾,露出了一大片草莓地,一直延伸到她的下巴线的位置。

苏雨菲先是羞红了脸,而后便是气闷,拿手把头发重新拨下来,往前面遮了遮,还是很明显…… “这样我要怎么去上班啊?”苏雨菲哭丧着脸,朝镜子凑近,手指在草莓上摸了摸,“真是的,以前种草莓没这么狠的啊,要多久才能消掉啊……” 微疼的触感袭来,苏雨菲莫名又想起了昨晚,整个跟在沸水里煮过似得,红的不行不行的,随之而来的就是逼得她透不过气的愧疚感。

这么做,对他的妻子真的太不公平了。

苏雨菲想了想,决定一会儿偷偷带着七宝离开! 想通了之后,苏雨菲小心的拧开了厕所的门…… 薄邢承架着胳膊就站在门前,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径自走进了厕所,啪,甩上门。

苏雨菲扯了半截的嘴角瞬间塌了,抱着头晃来晃去,不管了,明明是自己受欺负了,为什么他要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苏雨菲在脖子上缠上一块丝巾,走出房门,下楼。

苏七宝坐在餐桌前,朝她招手,“妈咪。

” “七宝,昨天晚上睡的好不好呀?”苏雨菲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拿手捏了捏,感叹,手感真好。

“恩,睡得很好。

”苏七宝叉了一块鸡蛋塞进苏雨菲的嘴里,“妈咪,你尝尝,李奶奶做的早餐比你做的早餐好吃好多哦。

” “你竟然嫌弃……”苏雨菲嚼了两下,嫩滑的鸡蛋顺着喉咙滑下,惊喜道,“好吃!” 苏七宝笑眯眯的点点头,“妈咪,那我们是不是能在爸爸这里住啊?” “好啊。

”苏雨菲自顾自的拿着叉子又叉了一块鸡蛋饼放进嘴里嚼,然后被噎住了,问道,“七宝,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七宝用嫌弃的眼神斜了自家妈咪一眼,用陈述的语气道,“妈咪,你知道单亲家庭长得孩子是有心理缺陷的吗?很多走上歧途的人都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妈咪,我不想走上歧途,那样就是坏孩子了。

” “……”苏雨菲有点心酸,之前学校的老师就找过她,因为七宝没有爸爸的缘故,在学校里经常遭受排挤,还为了这个跟同学打过架。

“你真的想住在爸爸这?”苏雨菲咬咬牙,打着商量的语气道,“那周一到周五你住在爸爸着,周六周日妈咪再来接你过去,好吗?” 苏七宝不明白的歪了歪头,“妈咪,一家人不是要住在一起的吗?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 “……”他是欺负了,苏雨菲暗自腹诽,表面上却不露神色,只是轻声细语的解释道,“因为妈咪和爸爸上班的地方不一样,所以不能住在一起啊。

” “哦……”苏七宝拖着长音,猛地问道,“爸爸,是这样吗?” 苏雨菲一扭头,薄邢承正坐在主位上,淡然自若的吃着早点,听到苏七宝问他的问题。

薄邢承拿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对苏雨菲道,“衣服准备好了,你去换一下,待会儿跟我一起去公司。

” “啊?”苏雨菲错愕,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跟你一起去公司?” 薄邢承冷漠道,“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秘书。

” “啊?”苏雨菲不可置信的瞪着他,“凭什么!” 薄邢承脸色微沉,“李嫂,带她去换衣服。

” 李嫂急忙拉住要反抗的苏雨菲,冲她使眼色,要是激怒了大少爷,后果不堪设想。

苏雨菲感觉腰突然一阵酸疼,扁扁嘴,不甘愿的跟着李嫂上楼换衣服去了。

等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之后,苏七宝跳下椅子,咚咚咚跑到薄邢承的面前,仰着小脸,盯着他看,也不说话。

薄邢承挑高了右眉,跟他沉默对望。

毕竟年纪还太小,定力不够,苏七宝先沉不住气了,严肃道,“爸爸,你要是对妈咪不好,我就认陈叔叔当我爸爸!” “陈叔叔?”薄邢承没想到自己会对一个只听了两遍的名字充满了敌对感,该死,这个姓陈的到底什么来头? “恩,陈叔叔对妈咪可好了,妈咪胃疼的时候,陈叔叔都来家里给妈咪做吃的,还给喂药,每次都是等妈咪睡着了之后才走的。

”苏七宝掰着手指头,“陈叔叔偷偷的问过我,愿不愿意让他当我爸爸……” 薄邢承皱眉,“她胃不好吗?”难怪身体一下瘦了这么多。

“是啊。

”苏七宝抓着薄邢承的手,小脸皱在一起,“阿婆说,妈咪因为生七宝落下了病根,身体要很久很久才会好,妈咪真的很辛苦,好多人都看不起妈咪,说她是从监狱里出来的,不是好人……” 苏七宝说着眼泪哗哗的往下淌,抱着薄邢承的大腿大哭不止,像是压抑了很久似得。

薄邢承喉咙涩涩的,抬手在苏七宝的小脑袋上摸了摸,动作有些不自然,他掷地有声道,“别怕,有爸爸在,没人敢欺负你妈咪了。

” “恩。

”苏七宝抽抽鼻子,哭的更大声了。

苏雨菲听见哭声急忙下楼,一把抱住儿子,怒瞪薄邢承,“你干嘛了?” “……”薄邢承。

“谁都不能欺负我儿子!”苏雨菲声音骤然调高,“你是他爸也不成!” 薄邢承凉飕飕的飘出一句,“苏雨菲,你哪只眼睛看我欺负七宝了?” “你!可恶!”苏雨菲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

“妈咪。

”苏七宝缓过劲来,拍了拍苏雨菲的肩膀,“你弄错了,爸爸没欺负我。

” “……”苏雨菲。

总裁的甜心萌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甜心萌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热门小说《绝望游戏》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绝望游戏》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绝望游戏第15章谁在叫我指着李娟的尸体,冲着小胡子说:“现在你信了?小恶魔的惩罚你还满意吧?警察?你也配?”说完,我咬着牙直接冲出了教室。我只是不想让人看到我脆弱的一面,因为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躲到操场的一个角落里,放声大哭了一场。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是我活这么多年经历的最多,也是最恐怖的,我和别人一样都是普通人而已,我始终想不通,为什么我们班会被卷入小恶魔的游戏里。李娟说出真相,只是想寻求保护,如果小胡子警察当回事,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

  • 热门小说《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十五章点兵认人晏王府奴仆上上下下一共八十七人,侍卫不包含在内,全都站在了正大殿上。前边站着的是王府掌事柳氏,新晋宫人苏婉容,宫廷传授礼仪的姑姑们还有各部监司等等那些老资格家仆。赵明月跟赵六站在一块儿,最后一排无名小卒一列。近百号人站在一起要放现代简直要是炸了锅的吵,可这大殿之内没人敢吭声,安静得连掉根针都能让人听见。没一会儿,周全周管家走了出来,站在人群面前。“今日将大伙儿聚集在正大殿,是晏王有话说。”晏王

  • 热门小说《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015今晚跟我走吗在小流氓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咯噔”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顿了顿,我才将自己有些浮动的心思按捺下来。我将脚缩回到角落里,将手里的骰盅摇的“咕噜咕噜”响,对着他问道:“开始吗?”他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直接抽了一叠钱塞在我的怀里,说道:“见面礼。”见面礼?小流氓只是随手一抽,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抽了多少钱出来。只是这作为见面礼,未免也太重了一些吧?!我惊讶得一张嘴半天没阖上

  • 热门小说《玲珑璞玉重生妃》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玲珑璞玉重生妃》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玲珑璞玉重生妃第十五章坚决不见娘亲随后便见到莫弦匆匆的跑了进来,走进大厅看到不远处的南南时,终于缓缓的松了一口气。然而下一刻,他的瞳孔又豁然一缩,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家伙抓着夜修独衣袖的手,半晌说不出话来。主子的身旁嫌少有人近身,更别提这么一个陌生的孩子。虽然主子先前也抱过他,可那也是在这孩子喝醉酒的情况下啊,怎么这会儿,居然没把这孩子给丢出去?莫弦摸了摸脖子,速度放缓,慢慢的走了进去,低声颔首,“主子,他……”“恩?”夜修独缓缓的抬了抬眸

  • 热门小说《傲娇王爷毒舌妃》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傲娇王爷毒舌妃》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傲娇王爷毒舌妃第014章璃王殿下最最可恨的是,被救的人为什么不是她?估计在场女子心中都有和洛明溪一样的想法,谁让这人不是路人甲乙丙丁,偏偏是璃王呢!英雄救‘美’!虽然这‘美’太过差强人意,不,压根儿就是落汤鸡,但英雄的风姿依然震撼人心,就连和刘妈妈一般年纪的嬷嬷们,也是看得有些眼直。这其中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洛无忧了。璃王南宫景璃,皇室嫡系正统血脉,宏帝第三个儿子,其生母乃当朝元德皇后傅氏青莲。其外祖父位列三公之一,乃大名鼎鼎的定国公傅亘

  • 热门小说《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第15章:惩恶姐好一会儿,才紧张的瞎扯道:“那个,我去医院看乐乐,没见人,听到一些护士说的。哎,一定是她们乱说!”“哦,那看来是个误会。”端木爵笑了笑。“姐姐,你真的好关心我哦……”乐乐轻笑了几声,言语里,却暗自藏着几丝讽刺的味道。“呵、呵呵呵呵呵。”龙美奈尴尬的继续笑着,只能够这样来强撑着面子。可气氛还是越来越尴尬。“对了!”龙美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的从包里掏出一张请柬递给端木爵。“嗯?”黑眸垂下,看着那张

  • 热门小说《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第15章海洋之心“啪啪啪——”她张手在自己脸蛋上拍了几下,给自己打气,“尹晓楠,打起精神来,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外面那个人对你而言,只是寻常人,寻常人……”晓楠不停地催眠着自己,又洗了一把脸后,这才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菜已经点好,正开始往桌上端了。“不知道尹小姐喜欢吃什么,所以我们就随便点了些,尹小姐要还有什么想吃的,可以随便点。”曲梦熙客气的招待着晓楠,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态。“不用了,这些已经完全够了

  • 《未来简史》为什么这么红

    《未来简史》为什么这么红在X-World大会的最后,主持人小心翼翼地问尤瓦尔·赫拉利:“你是否信仰上帝?”当代最红的犹太历史学家的眉头一下子松开了,好像待考的学生突然遇到了一个世界上最简单的问题。“当然不,那些都是虚构啊。”在《人类简史》中,他最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人区别于动物,人之为人最本质的一种能力就是虚构的能力。正是这种虚构的能力促成了规模不等的合作,从而将人类推向了地球生物链的顶端。上帝、国家、货币、人权……这些都是人类虚构出来、但在人类社会中被普遍接受的故事。事实上,人类一切合作的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