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鬼夫,再爱我一次 大结局

2017/12/3 13:24:37 来源:网络 [ ]

小说:鬼夫,再爱我一次

第一章  我睡了姐夫

每次别人只要一提起我姐夫,我的内心就一阵悸动。鬼夫,再爱我一次 大结局原因无他,只因在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我都会把姐夫当成幻想的对象,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他的名字,让意识一次又一次的冲向云端。

姐夫名叫曲士道,大我三岁,性子和善,嗓子是典型的男神音,人更是长得又高又帅的,脸比女人还白,有点像《来自星星的你》里边的都教授。

他曾是我大学期间的老师,班上挺多女同学暗恋他,我也不例外。

白天上他的课,看着他一本正经讲课的样子,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禁欲感,他的声音低沉充满磁性,让人听了耳朵发痒脸上发烫,所以我总是低着头。

晚上在寝室里,我拿出手机翻开上锁相册,里边都是他的照片,各种角度都有,这些照片有一些是小姐妹分享给我的,有一些是我自己偷拍的。有时候还会偷看他的微博、朋友圈,不点赞也不留言,默默窥屏,感觉自己活像个痴汉一样,默默关注着他。

成年的那一天,寝室的小姐妹给我看了那种成人小电影的时候,我第一时间面红耳赤地关掉了视频,与她们嬉笑怒骂过后,强装冷静,可是脑海里还时不时显现那些赤裸的画面,只不过画面中的女人变成了我,而男人变成了他!

我曾经幻想过真的能和他在一起,但是师生恋这种事,虽然现代社会挺开放的,真发生在学校里还是不太现实。原文qi-wen.com

所以我只能幻想。

可是后来我的幻想曾一度破碎,只因为我的姐姐和他在一起了,他成了我的姐夫。

得知他和我姐姐开始谈恋爱后,我本以为姐姐和他在一起后我不会再幻想他,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比以前更加变本加厉的幻想起了他。

一种充满背德的羞耻与快感鞭挞着我。

甚至在洗澡的时候,我会一边想着他,一边情不自禁地抚摸着自己。

我知道这种想法和行为很不好,为了摆脱这种龌龊的想法和行为,我也处过几个男朋友,但是总是不自觉把他们跟姐夫对比。

可是一比较,我就发现男友实在太挫了,忍不住就提出分手,一分手,我就空虚了,空虚了,我就忍不住想姐夫。奇闻网

有句话说得真是对,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有句话说得更对啊,姐姐,不是妹妹的错,是姐夫实在太优秀……

这话说是这么说,但是我对天发誓,在我姐和我姐夫好的期间,我从没对姐夫动过手!

只是夜深人静,空虚寂寞冷的时候,脑子里总是想起姐夫,想起姐夫后就会浑身发热,心里发痒。

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实在是太喜欢姐夫了,那段时间,我偷偷看了不少小姨子和姐夫的文,又紧张又刺激,又怕被人发现了,又会不自觉唾弃自己,感觉这是不道德的,但是又忍不住去搜索来看。

有时候还会莫名其妙地产生一些恶毒的想法,如果姐姐死了,姐夫会不会像海豚湾恋人里一样,最后跟我在一起了?

因为一个男人,竟然想要自己的亲姐姐去死?这些想法一冒出来,把我自己都吓到了,觉得自己变得不像自己。惶惶不安后,我又心虚地安慰自己,这些只不过是想想而已,我根本不可能去实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结果一语成谶。

就在半年前,我姐姐出车祸死了。

当时我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后,不是难过,竟然是窃喜,我知道这很过分,但是有时候人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原文http://www.qi-wen.com/

参加葬礼的时候,我远远的看到姐夫一脸苍白,很悲痛的样子,突然就有点心虚,不敢过去跟他打招呼,毕竟我死了姐姐,心里还想着那些玩意,那时候感觉自己真不是东西。

我给姐姐上香的时候,看着姐姐的遗像,那个时候才突然有了亲人离去的悲痛,眼泪自然而然就落了下来。

按照规矩,我是要给姐姐磕头的,跪在地上拜了三拜,起身的时候,我看着姐姐的遗像,好像看到姐姐对我笑了一下!我再眨眼,又挺正常的。

但是我当时刚哭过,眼眶里都残留着泪水,看东西都模模糊糊的,第一时间就没感到害怕,反而觉得肯定是自己平时瞎想,现在心虚了就眼花了。

现在想想,我还不如害怕一下,还能产生点警觉心,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了。

姐姐葬礼过后,我因为心虚,以及一些别的想法,就没有主动联系过姐夫,而姐夫也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就这么消息了,没了音讯。

过了那么久,我渐渐淡忘了姐夫,夜里再没有幻想过他,我以为我能彻底将他放下,结果万万没想到,我会和姐夫以那样的方式再遇。原文http://www.qi-wen.com/

最近不是流行用陌陌约炮嘛,我无聊了也拿陌陌聊天,但是也不是打着约炮的想法,只是想多交几个朋友认识认识。

当时在一个群里,跟几个同城的人聊得挺欢快的,聊了没几天,就相见恨晚啊,就说要出来面基。

经常有人说,这些网友什么的见光死,但不是我吹,我长得还是挺能见人的,有点像刘亦菲,从小就挺多男生追我的。

当时群里有汉子有妹子,妹子里除了我,都爆过照,我不爆照,又不能跟他们自夸说我长得美吧?所以当群里的人提出要面基的时候,我那点小虚荣心就让我一口答应了,反正咱长得也拿得出手不是!

现在想想,未来日子里我流的泪,都是当初脑子进的水埃

见面的时候,我就感受到那几个女人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嫉妒,男人则是惊艳,这让我有点小得意。

见面之后就是吃饭喝酒,我酒量不好,一般在外边,男的敬酒,我都会推脱的,毕竟一个女人在外边,喝醉了很容易出事,我还是知道要保护自己的。

但是那天不知怎么的,心情特别好,而且一起面基的几个人里,不论男女都来不停的敬我酒,推不掉,就全喝了,喝醉之前,我趁他们不注意,还是偷偷发了短信给我闺蜜,让她0点的时候来接我。

就在我喝得迷迷瞪瞪的时候,看手机刚过0点,就有个自称是我男友的人过来接我了,当时我实在醉得睁不开眼睛了,想拒绝又没力气,他俯下身来抱我的时候,我闻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很安心,他悄悄在我耳边说,是闺蜜让他来接我的,我一下就放心了,就完全把身体交给他,让他带我走了。奇闻网

他抱我上车的时候,我实在撑不住,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身子很热,热到我忍不住哼出声,然后就有人在摸我,冰冰凉凉的,酥酥麻麻的,可舒服了,缓解了不少我身体燥热,太舒服了,我忍不住就配合地扭了扭,那感觉就更刺激了,头皮都有点发麻。

突然,我就感觉下身有点刺痛,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男的趴在我身上干那事,可能是喝了酒,而且这会儿该做的不该做的,都进行到这一步了,反抗也没什么用,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我除了之前那一点痛,一点难受都没有,还挺,嗯,舒服的。

最关键的是,这男的,长得太像我姐夫了!

我就忍不住配合他,算是难得的放纵一下自己,到顶点后,我就彻底没了力气,直接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房间的窗帘被拉上了,除了窗帘缝中泄出了一丝光,整个房间都是昏暗的,我一下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昨晚的事。

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我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床单上的血迹,嗯,昨晚我被破处了,都是21世纪的人,谁没有过419呢,我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事,但是真正让我在意的是,我在床头柜上看到了一个手链。

这个手链,是我姐夫的,或者说,前姐夫的。

以前我还跟他开过玩笑,一个大男人手腕上不戴手表,戴个手链,挺娘的,他就笑着说,这显得他与众不同。

确实与众不同,就因为这条手链,我就确定昨晚上看到的男的,百分之百是姐夫!

我发现这个事后,还是挺激动的,昨晚又是我的第一次,能交给喜欢的人,心里别提多美了。我想着,姐夫会跟我做,是不是已经从姐姐死亡的阴影里走出来了?是不是表示他也喜欢我?是不是表示,我跟姐夫还有可能在一起?

现在想想当初的自己,古话说得好啊,美色误人啊,男色也是美色啊!

我正在酒店房间里乐呵着,那边手机就响了,接过来一看,是闺蜜小妍打来的,我一接,她那个大嗓门就嚎上了。

“语冰!你昨晚没出什么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啊?”

“你昨晚不是发短信喊我去接你吗?我手机没电关机了,现在这会儿才看到短信,你昨晚没出事吧?”

我听了还挺感动的,这闺蜜不是白交的,她还是挺担心我的。

不过想想,也幸好她没接我啊,不然我怎么能和姐夫再遇呢。

所以我赶紧说,“没事啊,昨晚我姐夫来接我了,我一点亏没吃。”不止没吃亏,还和姐夫共赴巫山了。

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尖叫,“啊!语冰你不会被人欺负傻了吧?”

那声音振聋发聩,震得我差点把手机丢出去!我赶紧把手机移开离耳朵一段距离,听她几乎是用吼的把这话说完,才重新贴回耳朵。

“怎么了?给个说法呀姐们!”

结果那边吼完就没声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传来一句,“你姐夫不是死了吗?”

第二章  闺蜜的玩笑

前边小妍的大嗓门没让我把手机丢出去,她这句结结巴巴的话一传过来,我手机直接就被我给飞出去了,因为在她那句话刚说完的时候,房间门恰好就被人给推开了。

推开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和我有了一夜春宵,刚刚小妍在电话里说的已死之人,我的姐夫曲士道。

手机正好朝他那方向飞,他一愣但是反应也快,脖子往边上一扭,那手机就砸门上掉地下了。

我吓得忍不住退后了小半步,死死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生怕他突然对我发难。

谁知他只是看了我一眼,说了句,“怎么还和以前一样毛毛躁躁的”,弯腰就把手机从地上捡起来。

小妍的话还在我耳边回响,死了?姐夫他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可小妍的性格虽然平时大大咧咧,关键事上一点也不含糊,那小妍说的是真的?那我眼前的这个人是谁?难道是鬼?

想到这,我就更不淡定了,虽然我是无神论者,当年读大学别的科目不行,马哲毛概我可是高分通过,但是这世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万一他真是鬼怎么办!

我紧张得眼睛在房间里乱瞟,想找点什么能“防身”的道具,突然就看到窗帘缝泄出的那一丝光,对了,鬼都怕光!

趁着他弯腰的时候,我赶紧拉开了身后的窗帘,一阵刺眼的强光射了进来,我背着光看他,他捡了手机抬起头,猝不及防被光照了一脸,伸出手遮住了眼睛。

我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他,有影子!看来不是鬼。

他眯了一会儿眼睛,似乎是适应了光线,才走过来将手上的手机递还给我。

“你干嘛啊,这样突然拉窗帘。”

然后就开始兴师问罪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难道是四月一?这小妍也真是,怎么突然就跟我瞎开玩笑啊!这种玩笑能随便乱开吗?这下可好,昨天才做了那种粉色的事,今天就成了这尴尬的情况!

我心里有苦说不出,又被他这样一问,就稀里糊涂把心里话说了出来,“我以为你是鬼……”

果然他脸色一下就黑了,毕竟这话搁谁身上都不好听,他能只黑个脸我就谢天谢地了!

“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就变成鬼了!”

我半个字不敢多说,说多错多!只得低着头去接他递来的手机,拿过手机发现黑屏了,看来这一摔摔得可不轻!

我长按开机键,好不容易屏幕亮了起来,过了半天的启动界面,突然出现一个提示电量不足的画面,屏幕又黑了下去。好吧,至少说明我刚刚那一摔没摔坏!我刚要把手机收起来,却发现原本黑着的屏幕又亮了起来,一封打开的信息弹了出来,上面写着:离曲士道远点!

我猛地抬头去看姐夫,姐夫就站我面前,一脸生气的表情看着我,手机就放我俩之间,他似乎对这个信息毫无知觉?

“姐夫,你看……”

我把手机举起来,拿着屏幕那一面对着他晃了晃,“你看到屏幕了吗?”

他少见的翻了个白眼,“手机黑屏了?那是你自己摔的,我可不负责。”

我连忙又把手机拿下来,果然黑屏了,什么也没有。

难道,刚刚是我的错觉?

“你收拾一下,我送你回去吧。”

不给我时间多想,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走出了房间。

我想问他昨晚的事,但又觉得现在确实不合时宜,只能应下。

在酒店门口等了一会儿,一辆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车朝我开了过来,车身漆黑而且还不反光,停在了我面前,驾驶位上的车窗摇了下来,居然是姐夫开这车!

“姐夫,你买新车啦!”

我忍不住说道,说完才发现自己声音有点大,隐隐约约觉得周围人的目光在往我这边瞟。

酒店门口,一句姐夫,确实让人浮想联翩。

不等他说话,我低着头灰溜溜地绕到车的副驾驶位置那,坐了进去。

等车门关上,他才说,“新买没多久。”

“你以前不是说不买车吗?”

我奇怪了,以前姐夫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候,我曾经开过玩笑,说他如果要娶我姐姐,车子房子一样不能少,他当时只是笑笑,说开车麻烦,还是地铁公交方便,姐姐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觉得还是开车方便吧。”

他慢慢发动车子,漫不经心地回答我。

我忍不住笑,“你当初还说地铁公交比开车方便呢!”

“是吗?我说过这话?”他还一副很吃惊的样子,“有挺多地方地铁公交去不了。”

我点点头,“确实,有些公交车还破烂,公交司机的驾驶技术也叫人不敢恭维啊!”

“那你看,我的技术好不好?”

他扭头朝我笑,我正好在偷偷看他,两人四目相对,我羞涩了。一句没什么问题的话,却被他在“技术”上加了重音,联想到昨晚,我脸就发烫!

他突然就朝我靠近,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看着他越来越放大的脸,我的心跳快了起来。

这这这难道是要传说中的车震?!这不好吧!还是大白天呢!

“姐、姐夫……还是白天呢……”

看着他越来越近,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心里有点暗自期待,嘴里还在口是心非劝他。

我感觉到他和我贴得非常近,一股男性气息笼罩在我身上,不难闻,有股别样的诱惑,就和昨晚的一样,耳边听到他一句戏谑的笑声,“小骚货。”

不知是因为他这句令人羞耻的话,还是因为他说话时喷出来的气,我感觉耳朵被激得发烫,这股热意甚至从耳朵蔓延到全身。

然而突然响起一声“咔哒”,我感觉到他突然远离了我。

“安全带系好,不然我要扣分的。”

他那令人熟悉的禁欲的声音响起,我睁开眼,低头一看果然自己的安全带被扣上了,而他坐回了驾驶座上,一副平静的样子,好像刚刚那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的一幕,只是我的幻觉。

原本发烫的身体瞬间冷却了下来。

我不会真的那么饥渴吧?大白天产生这种幻觉?!

“呵。”

就在我以为自己刚刚真的是产生幻觉的时候,他突然笑了一声。

我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刚刚不是我的幻觉,是真的发生过的暧昧。

“姐、夫!”

不带这样捉弄人的!

我脸都气红了。

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以后,别叫我姐夫了,叫我士道吧,姐夫听着怪刺激的。”

我“嗯”了一声,扭头看窗外,不敢再看他。

确实,姐夫这个太刺激了……

车开得不慢,又是在市区,窗外的风景还真没什么好看的,我无聊的看着路边,突然就注意到路边上一个矮小的老头。

一个长得有点普通有点猥琐的小老头,一开始他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他拄着的拐杖是像血一样的红色,而到后来我察觉到不对劲,则是因为,这车开了一段路,这老头一直在路边,他好像一直站在路边,从移动的车窗中消失后,又在下一段路中出现,一直没有中断过!

在我一直盯着他看的这段时间里,他好像也注意到了我!竟抬起头冲我笑!

我吓得连忙转身去看驾驶座,“姐夫窗外有个老头!”

谁知驾驶座上的不是姐夫,竟然就是路边的那个老头!此时他正对我露出诡异的笑!

“啊!”

我惊恐万分,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声!

“语冰!”

然后我就醒了过来,原来是做梦!

车不知不觉已经开到了公寓楼下,坐在驾驶座上的还是姐夫,他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怎么了,做噩梦了?昨晚没休息好?”

我惊魂未定地喘气,感觉身上出了一身冷汗。

“没什么,就是做了个噩梦,我先回去了。”

本来还想问问姐夫我们之间的关系,问问昨晚上的事,然而被这噩梦一吓,我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问不出口,只想快点回到自己的小窝,好好的休息一下!

回到家,我养的名叫“暹罗”的暹罗猫,就迈着矜持的步子出来晃悠了,我看了一眼猫食盆,有粮有水,就没管它,直接满屋子找充电器,它喵喵叫了两声,见我没搭理它,甩甩尾巴就回里屋了。

找到充电器了,充电,开机,一气呵成。

一开机手机就震个不停,微信的消息显示99+,甚至短信、来电提醒都有几十条,我赶紧点开来电提醒,除了几个陌生号码,剩下的全是小妍的电话。

我又点开短信,除了几条10086的特惠套餐推广,剩下的也全是小妍发来的。

这小妮子不会是因为之前骗了我,赶紧给我发短信打电话来解除误会道歉的吧?

我忍不住想笑,早干嘛去了?之前乱开玩笑骗我的时候,搞得跟真的一样!这会儿知道错了?没个两顿饭别想老娘原谅你!

我正要点开短信看内容,手机就来电了,上边赫然显示“小妍”的名字。

我一接电话,才“喂”了一声,那边就跟吃了炸药一样!

“语冰!你没事吧?!还活着吗?!”

“去你的,说点好的不行?咒老娘干嘛!”

“你现在在哪?”

“我刚到家,”我故意停顿了一下,用个比较装腔作势地语气说,“还是我姐、夫送我回来的!”

我还特意强调了一下“姐夫”。

“唉呀妈呀!”手机那边传来一声小妍独有的怪叫声,“你在家哪也别去!等着!”

我还没来得及说点别的,话筒里就传来一声“嘟嘟”声。

这小妮子没事吧?不会是因为知道自己闯了祸,就要过来负荆请罪了?

我想到这就想笑,一直到她狂敲我家门,我给她开门后,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她泼了我一脸盆血。

第三章  夜半鬼敲门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试过被人泼一脸盆血。

从头淋到脚,那酸爽。

当时我就想和小妍绝交了。

“小妍你发什么神经!”

那血也不知道是什么血,腥臭腥臭的,糊得我眼睛都睁不开。

没想到泼了血后还没完,小妍大喊着“邪魔退散”的同时,还朝我丢了一把豆子!砸得我脸疼!

“你还有完没完啊!”

我喊了起来。

小妍做完这一切,把脸盆往地上一放,扶着我进了房内,带上门。

“我这不是为了你辟邪驱魔吗!专门搞来的黑狗血和辟邪用的黄豆子,老贵了!”

我都被她气笑了,“我好好的,你给我辟什么邪驱什么魔!”

小妍给我递来一毛巾,我抓着就往脸上擦。

“不是你昨晚说,昨晚你姐夫来找你了吗?我看你姐夫就是看你如花似玉,死了都还念着你!这鬼呀,就是贪恋人世间的美好过往,才喜欢往人面前窜!”

“等等等等,停!”我看她越说越离谱,连忙叫停,“我姐夫怎么就死了?我怎么不知道?”

哪有这样,这小妮子这是骗个人还不带停的啊!

没想到她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你没事吧!你姐夫3个月前就死了,你还去参加了他的葬礼啊!”

我如遭雷劈坐在凳子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不会骗我吧?这怎么可能!我一点记忆都没有!”

小妍顿时脸色变得犹豫起来,“你……你当时伤心过度,在葬礼上直接就昏倒了,醒来后打击太大,对那段时间的事失忆了……”

“这不可能!”

我打断了她。

失忆?我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的事就拿失忆来解释吗?太假了吧?!

我拿起已经开机的手机,正要拨打电话,发现打不出去。

小妍将她的手机递了给我。

我一把接过,拨打起了家里的电话。

“喂,妈?”

“喂?是语冰啊?什么事呀?”

“妈,我想问问你,我姐夫他……”

我一边往阳台头,一边斜眼去看小妍,没想到小妍突然站了起来,往我这走来。

“哎,语冰,你还没放下吗?士道他已经死了三个月了碍…”

我妈的说话声越来越小,小妍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冲过来抱住了我。

我愣在原地,连手机什么时候掉到地上了都不知道。

我俩沉默以对,最后她还是松开了我。

“语冰,我知道你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个事,要不你,你洗个澡,休息一下?”

我知道小妍她也是为了我好,我点点头,拿着换洗的衣服去了浴室。

我没脱衣服,直接打开了淋浴,站在喷头底下任由冷水冲个够!

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就在小妍开口说话之前,我还以为我能和姐夫在一起呢,没想到竟然都是我的妄想!

“语冰,没事吧?”

小妍的声音在浴室外闷闷地响了起来,我一边大声回答她“没事”,一边把水调热。

洗着洗着我忽然闻到一股臭味,好像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又带点腥臭,好像是……死老鼠的味道?

不会是家里哪个角落有死老鼠了吧?

我一想到这,头皮都发麻,赶紧倒了一手的沐浴露就要往身上抹,突然就发现手臂上竟然有一小块樱红色的痕迹。

若是在小妍同我说话之前,我可能看到这痕迹还会脸红,还以为这是种下的“草莓”,可是这会儿,我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因为照小妍的说法,姐夫早死了,那昨晚的人是谁?

不可能是其他人假扮的啊!我喜欢了这么久的人,还负距离接触了的人!

可如果真是姐夫本人,昨晚的是……岂不是鬼?!

一想到这种可能,我吓得澡都不敢洗了,匆匆冲干净,围上浴巾就出去。

“小妍?”

从浴室里出来,却没看到小妍,房间里的温度不知为何格外的阴冷。也许小妍在外边没听到我叫她?

小妍没见到,我反倒被蹲坐在门外的暹罗吓了一跳,猫就是这点毛病不好,总喜欢在主人上厕所洗澡的时候蹲守在门外,我蹲下身拍了拍暹罗,“暹罗,干嘛又来吓麻麻?”

若是往常,暹罗这会儿肯定会用头蹭我的手来撒娇,没想到今天它却不为所动,瞪大了它的猫眼,眼中的圆瞳拉成了细细的竖瞳,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这猫看的是我的身后!

但是我不敢回头啊!

因为一只手正搭在了我裸露的肩膀上!

这只手十分的粗糙,就像一个老人的手!手摸着我的肩膀,沿着手臂向下,一直摸到那块樱红色痕迹的附近才突然停祝

“语冰!你身上怎么有尸斑啊!”

那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听到第一句的时候,内心着实松了一口气,是小妍啊,吓死我了,看来是我自己紧张过度了!

然而听到第二句话的时候,这口气又让我重新提了起来。

尸斑。

死人身上才会出现的尸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我身上呢?

我一把拍掉小妍的手,碰到她手背的时候,觉得十分光滑,然而那股粗糙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小妍,你是不是看错了,我身上怎么会有尸斑呢?那不是死人身上才会有的吗?”

“说明你现在身上的死气很重啊!你一定是接触了死人啊!”

小妍一把抓住我的手,她握住我的双手中,有一只手格外的粗糙,我忍不住挣了挣,没想到小妍的力气那么大!

“语冰!你跟我见一下我姥姥那吧!”

我疑惑了,“我去见你姥姥干嘛?”

“我姥姥是老家那边的神婆,我让她给你算一卦,保平安啊!”

我不以为意,“你等等,虽然,好吧虽然昨天我发生的事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但是吧,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整这些封建迷信干嘛?”

“语冰,有些事是无法用科学去解释的!我是你的闺蜜我还会害你吗?你就跟我去一趟吧!”

好吧,小妍这样诚恳的请求下,我还真的难以拒绝。

“那你姥姥在哪?”

“不远,就在隔壁省的郊区,坐车一天一夜吧!”

这太远了!

于是我就拒绝了小妍的好意,小妍无奈之下只能离开我家,临走之时还送了我一张符。

当时我实在是太天真,因为这种距离远的理由,而放弃去找神婆,也因为这个决定,导致了我后边一系列诡异的事发生。

送走小妍后,随便吃了点东西,我就躺下休息了。

睡梦中我的手不受控制地抓了抓,好像凭空抓到了什么,那触感,仿佛是手,还是一个老人的粗糙的手!

我惊醒,窗外一片漆黑,我发现我不知不觉从躺着的姿势,变成了坐在床边,而我的手正捶在床边。

暹罗正坐再床头柜上,一动不动地睁着那双猫眼瞪着我,感觉毛毛的。

我在想我为什么从睡姿变成坐姿这种奇怪的事,突然就听到有人敲门。

笃、笃、笃……

这声音沉闷却又有力,听起来不像是用手在敲门,好像是木头的声音。

我走到门边,透过猫眼往外看,差点吓得没尖叫!

门外赫然是之前白天见到的,拿着红拐杖的老头!他此时正站在门外拿着拐杖敲着我的门,似乎是发现了我正透过猫眼看他,他竟然还对着猫眼处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

我吓得跑回房间缩回床上,可那笃笃的敲门声一直没停!

我想拨打电话,可是我能打给谁求救?110吗?

暹罗跳到我床上,发出一声尖利的猫叫,门外的敲门声倒是停了一会儿,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笃、笃、笃……

我能怎么办?都说鬼能穿墙,万一他直接进来了怎么办?

我突然想起小妍走之前留了一张符给我!连忙跑去客厅拿起那道符,往符背后吐了点口水,就将符贴在了门上。

与此同时,暹罗不知何时也跟着我的脚边,走到了门前,它在我贴上符后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叫声。

那诡异的敲门声也终于停了下来,一整晚都没再响起过,而这一整晚,我也没敢再睡觉!

天一亮,我就赶紧打电话给小妍了!

“小妍!救命!我要去见你姥姥!”

鬼夫,再爱我一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夫 或 再爱我一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娇萌小妻宠不够8章

    原标题:娇萌小妻宠不够8章小说书名:娇萌小妻宠不够008今晚,估计他还是不会回来吧!诗媛在助理的陪同下回到了汪子轩的家里。漆黑的房间,她打开了所有的灯,锁好门。虽然这是港区的高级公寓,可毕竟是在国外,她还是会不安心。这半个月,汪子轩时常夜里不回来,她就一个人锁了门开着灯睡觉。因为是在三十层,所以她不担心会有人爬窗户进来。虽然这一层只有六户,但是,可恶的汪子轩把这一层全都买下来了。因此,要是他不回来,整个一层楼就只有她一个人。不过,这半个月下来,她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孤独。去了美国读书,不也是要一个人

  • 婚宠万万岁8章

    原标题:婚宠万万岁8章小说名称:婚宠万万岁第八章婚姻的隐情调离江州之后,他就成了飞行一族,除非时间宽裕,否则他是不会去坐火车的,毕竟飞机要省很多时间。而江州机场方面,一直给他保留着这个特殊的停车位。车子,在机场高速上一路向江州市区驶去,江州的点点灯光,终于在他的眼前出现。回家的这条路,他已经走了很多年,即便是在晚上,也不会走错。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家里却是一片黑暗。他早就跟孙蔓说过今天要回来,可孙蔓不在家。霍漱清只是开了灯走进家里,把钥匙扔进鞋柜上的小储物筐里,脱掉外套上楼换衣服。看看时间,已经是

  • 男神老公好厉害8章

    原标题:男神老公好厉害8章小说书名:男神老公好厉害第8章为你好苏洛洛顿了顿,说:“高铁站。”侯云峰侧过头不敢相信地瞪着她,“高铁站?你去那儿干嘛了?”“我去调查黑出租的事儿了——”侯云峰顿时惊愕了!他盯着苏洛洛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没回过神来!苏洛洛被他的表情吓坏了,一时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这是做错了什么?“立马放弃!这是个不能捅的马蜂窝!”侯云峰很严肃地盯着她说。“为什么?高铁站的出租车那么混乱,很野蛮地拉客宰客,今天还有司机还殴打旅客,为什么不能写?”苏洛洛不解地问道。幼稚!侯云峰在心里骂道。不

  • 都市奇门医圣8章

    原标题:都市奇门医圣8章小说名:都市奇门医圣第8章虚荣的前女友围着操场跑了十几圈,又按着浩然诀配套的拳法演练了一遍,叶皓轩只觉得周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回到宿舍洗澡换衣服,叶皓轩打算去找点事做。自幼他就与母亲相依偎命,每年暑假他都会在这里找点工作,减轻一下母亲的负担。行医是肯定不行的,虽然现在自己空有一身医术,但没有医师资格证,这是违法的,他唯有找点零碎的工作来做。只是现在放假的学生不只他一个,许多大学生也都趁着暑假赚点钱。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叶皓轩仍然是一无所获。而现在他肚子里传中抗议的雷鸣声,叶

  • 极电强兵8章

    原标题:极电强兵8章小说名称:极电强兵第8章是你强迫我的清晨,朝阳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小女孩,一边缓缓爬升,一边偷窥着每一扇窗户后面的场景。阳光从并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上洒落到一张大床上。“啊?”突然,一声高分贝的尖叫把昏昏欲睡的王猛差点惊吓致死。“你怎么会在我床上?啊......”范琳琳使劲晃着脑袋,一脸的惊恐万状,她的床上居然有个男人?天哪!“是你强迫我的,你看,我誓死不从,你把我的衣服都撕碎了。”王猛只穿了一个大裤头,蜷缩在床脚,举着碎成条的衬衫,一脸委屈地说道。“呜呜呜呜.....”范琳琳突然

  • 时光几许烟雨8章

    原标题:时光几许烟雨8章书名:时光几许烟雨第八章:打脸小三苏芋洛看着司翎的眼神是复杂的,聪明如苏芋洛又怎么会想不到,此刻的司翎在想些什么。“反正我就说一句话,我和陆宇宁真的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苏芋洛心里五味陈杂,但其实还夹杂这一丝心虚。当然这些都没有落在司翎的眼里,因为在此之前,司翎早已经把视线从苏芋洛的身上悄无声息的挪开了。“既然是陆宇宁的要求,我希望你能为了公司使劲全力,这次和陆氏集团的合作可是有关乎司氏以后的发展,所以这次要好好把握。”司翎脸色有些阴沉,而他的手里则拿着一份文件,两眼快速

  • 极品公子8章

    原标题:极品公子8章书名:极品公子第七章贵族学院的r4公子组合从办公室出来的叶无道就像是位凯旋而归的将军,恨不得像凯撒大帝那样建造一座凯旋门来炫耀自己的战果,看来今天确实是个不错的日子,能够得到学校美女老师之首韩韵的初吻,叶无道确定那是初吻,因为韩韵的清高和洁身自好是出了名的,在这个谣言满天飞的学校她没有任何负面言语。自己已经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叶无道还从未真征服过一位成熟女性,韩韵对于他来说意义是不一样的,并不简单是一件战利品,更多的是一种感情的倾诉,过程和结果他破天荒

  • 官妖8章

    原标题:官妖8章小说名称:官妖8、互探底细秦风不知道说什么,想随口敷衍过去,没想到欧阳青却不依不饶,一只手抓住秦风的胳膊,满脸幽怨地问道:“秦主任,你告诉我,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是怎么看待我的,那些风言风语你相信吗?”这个问题搞得秦风措手不及,欧阳青如此坦白地问出来,秦风不知道如何回答才不会伤到对方,支吾半天后说道:“这些风言风语我当然是不相信,银城这地方你还不清楚,芝麻绿豆大点的屁事都能传得满城风雨。其实你人不错,海归精英,人长得又漂亮,家世也好,就是平时有些孤傲,让人觉得你不好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