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杀手教师混迹校园 大结局

2017/12/3 12:54:4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杀手教师混迹校园
第一章校园招聘会

一线天,生死崖中,黑袍之人依旧如同往日那般巡视一遍,但他的视线忽然停了下来。网站http://www.qi-wen.com/

"老师,怎么了?"身旁侍卫问道:"这块牌子有什么奇怪的吗?"

说到这里,黑袍之人苦涩的笑了笑:"三年了,就算他没有出现,但他杀手排行榜第一的位置,始终无人能够动摇,不知道此刻,他在哪里?"

"老师说的可是烛龙杀手组出刀最快的刀神周宇?"身旁侍卫的双眼忽然张的老大。

据说此人不但出刀速度快,而且,对于全局的掌控,异于常人,是各大组织争相拉拢之人,不过这人似乎消失了三年了吧?

烛龙杀手组原本在行业内小有名气,但却因为周宇,快速崛起,成为八大杀手组织之一,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周宇却成为了被通缉追杀的对象。

手下侍卫不忘说着,目光中,还带着些许的疑惑,因为生死崖中所挂的这块牌子便是周宇的,三年来,很多人都想要通过一些轰轰烈烈的事迹来超过周宇,夺走杀手排行榜第一的荣耀,可是他们,全都失败了。

别人不知道,黑袍之人却非常清楚,是因为那件事,因为那个人,如果说周宇的离开,也一定是因为那件事,他有着非回去不可的理由,而且,黑袍之人也相信,当他再度回来的时候,他会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黑袍之人抬起头仰望着天空,语调戏虐起来:"岳清风,等着吧,周宇归来之日,就是你命丧之时。"

......

同一时间,云市,龙腾大厦外,排起了长龙,能够让炎炎夏日,这些人如此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校园招聘会。

不远处,他身穿着一件洁白如雪的衬衫,双眼格外的好看,顺眼看去,给人的第一眼感觉,倒像是某个明星。杀手教师混迹校园 大结局

如果黑袍之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所念叨的杀手之王,刀神周宇。

这三年来,也曾经有人想要挑战过这位杀手之王,不过可惜的是,很多人,甚至连周宇的面都没有见到,就永远的离开了,大多数人,周宇甚至连面都没有露,就将之解决。

没有人会想到,杀手之王周宇,会出现在花语高校的招聘会当中。

"真没想到,我会来这里应聘老师吧,没事逗逗女学生,泡泡女老师的,这种感觉也不错。"周宇自顾自的说着,转身向着大楼走去。

就是在这样yy的状态下,"下一位,四十五号。"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杀手教师混迹校园 大结局

周宇显得有些兴奋,因为听这声音,显然年龄并不大,而且,说不好是个美女哦,周宇现在忽然有些期待了。

刚刚进入其中,一股淡然的香味,顿时让周宇振奋,更为让他激动的是,他的眼前,正端坐着一位美女。

他只想说,极品,绝对是个尖货。

淡蓝色的职业西装,神情略微有些淡然,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人,却又像是含苞待放的玫瑰,等待着别人的开采。

"正,为什么这么正呢,老子这次要走大运了。"周宇面色如初,内心却心潮澎湃。

而楚湘湘在接连面试了好几个人之后,都有些麻木了,但想到接下来的求职者,她不得不勉强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情。说明qi-wen.com

但当她抬头看着一脸不正经看着自己的周宇,脸色不由冷下来问道:"姓名,年龄,家庭地址......,这些我都不用问了,看你贼眉鼠眼乱看,就知道你作风不正,可以回去了。"

周宇原本还在期待着,两个人的第一次,会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但是楚湘湘一开口,就让周宇被惊在那里。

自己长得像坏人吗?这年头,怎么老有人拿帅哥不当好人呢?周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周宇倒也老实:"我不就是偷瞄一下美女?"

"什么,偷瞄美女,你还好意思说出来?"楚湘湘原本还是面无表情,听到周宇这番话,忽然站起身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坐在那里看起来没什么感觉,但是一站起来,居高临下,雪白而又修长的美腿,让楚湘湘看起来特别有女王范,尤其是那一对说不出的傲然,让周宇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真好看,瓜子脸,34d,身高167,绝对标准的身材。"周宇说着余光一瞥,再度看了一眼,忍不住说道:"淡蓝色的。网站qi-wen.com"

"住口!"楚湘湘俏脸面色冰寒,说着双手重重的拍着桌子:"现在可以告诉你面试没有通过,可以离开了。"

没有通过?周宇实在想不通啊,这到底是为什么,自己可是各项全能啊?

"美女,我擅长做饭,登山,蹦极,篮球,足球,乒乓球,骑马,射箭,跳高,跳远,格斗等等,我这样的人才少之又少,你真不考虑一下埃"周宇还想再争取一下道,能和这样的美女在一起工作,想想也是幸福埃

"滚!你这么能,咋不上天呢!"楚湘湘气急,拿起手中的文案就向周宇砸去。

眼见美女生气,周宇迅速蹿出了办公室。

周宇也是郁闷不已,他好歹也是杀手之王啊,以前求他办事的人,别说让他看两下了,家里有美女的,都恨不得投怀送抱,怎么到现在,应聘个老师还这么多事?

"五哥,怎么样了,有没有成功?"周林有些期盼的说道。

"没有,现在老师的门槛太高了,本王身为杀手之王都不行了。"周宇有些郁闷,忽然想到什么,又恢复了几分信心:"周林,我们走。"

走,现在去哪里?周林将目光投向远处的周宇。原文http://www.qi-wen.com/

"跟我走就是了。"周宇坏笑着说道:"我的字典里,还从来没有失败这个词,花语高校,我还进定了,周林,准备一下。"

说完,周宇径直向着校长办公室走去,至于校长办公室在什么位置,这个难不倒周宇。

只需要看什么地方,学生去的最少,那里就是校长办公室了,去的多的,那个貌似叫做洗手间。

第二章 杀手变老师

花语高中的校长李重善,五十多岁,两鬓微微有些发白,虽然如此,却还是显得非常精神。

"这位先生,您这是......"校长起身站了起来。

因为从周宇的穿着来看,虽然不知道这件西服的价格是多少,但也可以确定,这件西服并不是大街上随随便便就买到的地摊货。

而且周宇的气质实在太好了,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某个来视察的领导,或者是某个前来学校回忆往事的明星。

总之,不管是哪一点,都值得校长如此,就算再次一点,是来学校的赞助商,那也是非常可以的。

周宇的动作很慢很慢,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了李重善:"校长先生,我叫周宇,我是前来应聘的。"

"哦,应聘?"校长也很是疑惑,看周宇的打扮,应该不缺钱才对,难道是看上了花语高中的哪个女老师或者女学生,这才前来的?

幸亏周宇不知道李重善在想什么,否则一定会活活劈了这个家伙。

周宇在看到李重善疑惑的那一刹那,就知道李重善在想什么了,而且,周宇也很快想到了说辞。

"瑞士的雪景,古罗马遗迹的恢宏,巴黎的夜景,这些都令人向往。"周宇刚才分明还是那般的陶醉,但下一刻,立刻换了一副表情:"不过却无法浇灭我的那颗华夏的心,我始终忘不掉,我是个华夏人,所以我回来了,教师,似乎是个很不错的职业,可以将我所学尽数发挥,所以我来了。"

"什么?"周林和李重善几乎同时说道。

周林是吃惊,心中暗暗想着,五哥啊,你这次玩的似乎有点大了。

至于李重善,则没有想到,周宇居然是出国留学的海归,这样的人才,学校更不能放过了。

"那这一位呢?"李重善也不是傻子,很快就将苗头对准了周林。

虽说周宇的气质看起来特别好,但奈何,周林这个样子,虽然一身衣服也是名牌,却都打扮不出来那种气势。

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少爷的装束,打手的命,这一点,根本不可能被掩饰。

"这位是我的亲弟弟周林。"周宇不忘说着:"还记得,在山林间的野兽,喧闹城市中的地痞,某某乱民暴乱,都是因为有了他,我们才可以化险为夷。"

"是啊,我这次前来,就是应聘学校的保安,希望校长先生您能给我这个机会。"周林顺着话说着。

周林倒也不笨,周宇心中说着,同时,他的目光看向校长李重善。

此人不简单,若是一般的人,周宇这番话早就拿下了,可他还能保持着这份头脑,光是如此,就让周宇有了几分钦佩,花语高中的表面领导者,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其实,李重善完全吓傻了,他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一个是出国留学的海归,至于他的弟弟,看这架势,也是不次于欧洲特种兵一般的人物。

这两个人来了,你让李重善怎么开价,又开多少才合适,根本没谱。

"周宇先生,你看,保底四千块一个月,怎么样?"李重善用一种近乎商量的语气说着。

周宇只是笑了笑不说话,而是给身旁的周林使了个眼色,周林立刻会意,拉着周宇在他的耳边小声说着什么,并且还拿着手机把玩起来。

"五千。"李重善立刻加大了筹码。

可周宇还是低着头在那里把玩着手机,对于这一切,根本充耳不闻,就像是没听到一样。

"六千。"李重善的心,就像是被人宰了一刀一样难受,虽然这笔钱也不是他的。

可是,周宇还是依旧那样,显然不为所动,低着头,在手机上时不时的点几下。

最后,李重善没有办法,像是用尽最后一口气似的,大喊了一声:"一万,五险一金全交,周宇先生,这可是我手上能利用到的最大特权了。"

私立学校就这一点好,老师表现的好,可以提价的,而这一点,公立学校一般也有,但非常少,而且需要熬。

要是让他们知道,谁第一次做老师,月收入过万,估计他们会直接把周宇砍死。

而周宇也抬起头来:"啊,一万块那么多?校长先生干什么那么客气,既然这样,那不知道校长先生宿舍在哪里,我们想先去看看。"

校长将钥匙交给两人之后,如释重负,不过想到能请来这样的周宇这样的人才,这点钱,花的也值了。

周宇的宿舍,还蛮大的,有独立的院子,没事的时候,可以在这里种种菜,种种花什么的都可以。

"五哥,你可真狠,居然让那老头直接开到一万。"周林佩服不已:"刚才你看我那么一眼,我就明白了。"

"啊,明白了?"周宇倒是糊涂了:"明白什么,刚才妈给我发了个短信,我在回短信呢。"

说着,周宇拨通了电话,电话通了,关切之意不言语表:"喂,老五啊,在那边怎么样了?家里都挺好的,在外面好好照顾你弟弟,他还小,你爸啊,也挺想你们的,好了,不说了,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周林的一双眼睛瞪的老大:"啊,不是吧,五哥你在和妈发短信?"

"那是,我不是给你暗示了。"周宇想了想,拍了拍周林的肩膀:"好了,别想太多,先回去休息,明天还要去报到呢。"

第三章 恩怨

寂静的夜晚,凉风习习,白天的炎热早就过去,夜晚还是非常凉爽的,大部分的人也早早入睡。

周宇的额头上满是汗水,虽然房间内空调开着,可汗水,却犹如雨一般的落下,没多久,就将周宇的浑身沾湿。

"大哥,大哥。"睡梦中,周宇不住的喊着这个词。

张开眼,看了看四周黑漆漆一片,周宇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又做噩梦了。"

虽然只是个梦,但是,周宇的脸却紧绷起来,视线渐渐凝聚,原本那犹如明星般的脸,也变得狰狞起来。

"五哥,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周林应声过来,顺手将灯打开。

听到周林的话,周宇的脸色才好了一点,但那种愤怒,还是不言语表。他可以做到在任何人面前掩饰自己,不过在周林,他的亲弟弟面前,此时的周宇,却掩饰不了。

周宇抬起头看了周林一眼:"还记得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吗?"

"当然记得了,归雷,要不是这个老匹夫当初暗算大哥,大哥也不会死。"说到这里,周林的拳头攥的老紧。

往日的一幕,如同白驹过隙一般在眼前划过,周宇大哥周斌惨死的那一幕,就算是如今,周宇都未曾忘怀。

每每如此,周宇都在恨自己,如果当初不是自己执意要请大哥周斌帮忙,也许周斌就不会死。

说到底,还是周宇间接性的害死了自己的大哥周斌,每次想到这里,周宇都非常的内疚,如果那天,周斌没有去,那这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

也正因为大哥周斌的死,让周宇忽然的,失去了对于杀手界名利的争夺,因为大哥死了,他最值得尊敬的大哥死了。

可就在不久之后,杀手界却传来一个消息,杀手之王,刀神周宇,居然将一份华夏的机密文件贩卖给了岛国。

华夏各大组织都群情激奋,纷纷对周宇展开了追杀,如果只是这样,那还没什么。

想到这里,周宇抬起头,眼中多了一丝狠辣:"可是大哥虽然死了,可他们却连一个葬身之地都不留给大哥,甚至,甚至还要去刨大哥的坟。"

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连身旁的周林,都激动起来,因为周斌,也是他的大哥,这种事情,他怎么能不激动。

"所以,我杀了他们,杀了那些试图追杀我的人。"周宇的语调虽然有所缓和,可那种锐气,还是无法被掩饰:"甚至,我连他们的面都没有见过,他们就死了。"

身旁,周林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的话,周林绝对不会相信,但说出这番话的人是周宇,是他的五哥,而且,周林也相信,周宇有这么说的资格。

而不久之后,烛龙内部大清洗,周宇之前所培植的亲信,死的死,走的走,做出这一切的人,正是岳清风。

"五哥,这个岳清风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可以控制烛龙?"周林很不理解。

要知道,烛龙杀手组织内,高手如云,尤其是周宇所在的时候,已经有着隐隐压制其他七个杀手组织的实力。

真说烛龙被一个外人控制,怎么说都是不可能的,所以周林很想要知道后面的事情。

"哼,岳清风算什么东西。"周宇显得很是不满:"不过是烛龙杀手组织内一个算账的会计,要不是烛龙前龙头让我留着他,我早就把他杀了。"

周宇被诬陷之后,烛龙内部的杀手们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很多人纷纷出手帮周宇寻找证据。

可一天,一份绝密档案被公开,原来周宇是被人诬陷的,而实施这个计划的人,正是岳清风,不过他却将他的那份资料模糊,显示为另外一位杀手组织的首领。

这份资料被公开了,周宇是被陷害的,他没有和岛国组织合作,他是被冤枉的。

可人都不知道在哪里了,公布了这个,还有用吗?有,这个作用,就是给了岳清风准备的机会。

他趁机控制了烛龙杀手组,清除掉了烛龙内部支持周宇的人,成为了烛龙杀手组的新龙头。

"好卑鄙的家伙。"周林浑身青筋暴起,之前也只是听周宇模糊的说起,现在知道了真相的他,这番愤怒,可想而知。

权利,金钱,周宇都不在乎,如果那些,真的能换回自己死去的大哥,那周宇全部不要都可以。

他想要退出了,不想争了,可谁给过他这个机会,是归雷吗?还是岳清风?

没有,都没有,没有一个人给周宇机会,以往那些交好的势力,不上来踩两脚就算不错的了,周宇难道还指望这些人给他机会?

"所以,这一次,我要慢慢发展我自己的势力。"周宇笑了笑,不过笑的却让人有些骇然:"岳清风这笔账,我迟早会和他算,但现在当务之急,却是云市。"

云市,周宇之前在这里读过一段时间书,所以这里的一切,依稀还记得一点。

这也更加方便周宇行事,因为他这次要做的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而看起来非常平静的云市,暗地里却显得很不平静,因为各大杀手组织的介入,让这里变成了一个乱战的区域。

当然,这个区域内的主宰者,便是归雷,曾经那个在周宇面前卑躬屈膝,连给周宇提鞋都不配的归雷。

"五哥,你说吧,要怎么对付这个归雷,我听你的。"周林一副以周宇马首是瞻的样子。

归雷只是个小人物,对付归雷,实际上有很多种方法。如果周宇想要解决归雷,分分钟都能想到上百种方法将之解决。

可周宇却不愿意这么便宜了归雷,趁机偷袭周斌,这件事岂是那么简单就能了的?

想到这里,周宇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哼,我要让归雷身败名裂,我要让他们都知道,我回来了,我周宇又回来了。"

这一次回来,没有人再可以阻挡周宇的锋芒,周林也相信,周宇可以做到这些。

所以周林的目光也变得热枕起来,上前握住了周宇的手:"五哥,你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帮你,归雷算什么,岳清风又算什么,对我而言,大哥,五哥,还有我周家的所有人,谁胆敢对不起我周家之人,就算天涯海角,我周林都不会放过他。"

周宇笑而不语,三年时间,周林成长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跟在身后,只知道哭鼻子的周林了。

虽然很多年没见了,可是,这份兄弟感情,还是无法被泯灭的。

周宇也在心中暗暗发誓,无论结局如何,我周宇,都不会让周林你受一点点伤,大哥的事,我不希望再重演,我发誓。"

面色微微变了变,看着眼前信心高涨的周林,周宇也来了兴趣:"周林,既然睡不着,咱们出去演练一番吧,热热身子然后睡觉,明天一起报到。"

"好啊,手痒了,好久没有和五哥切磋了。"周林活动活动筋骨,跟在了周宇身后。

杀手教师混迹校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杀手教师混迹校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