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首席恶魔暖新妻 大结局

2017/12/3 11:50:17 来源:网络 [ ]

小说:首席恶魔暖新妻

第1章:乐此不疲

套房中的灯光被打的通亮,似乎能照亮所有的阴暗,房间里的明亮也仿佛带给她足足的安全感,空旷的一目了然的地方也让曾语柔渐渐安下了心。奇闻网

被酒精侵袭的脑袋感觉晕乎乎的,她向房间里走了走,脚一软就跌倒了床上,软软的感觉让她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

她太累了,急需要一个舒适的地方让她疲 惫的身躯得到舒展,而心中难耐的感觉,让她心神大乱,好在,这是在酒店的房间里面,没有人见到她现在的样子。

越发燥热的身子让她不自觉的往被子更深处探去,混乱的神经让她丝毫没有意识到房间的门被轻轻打开,再轻轻地合上……覃梓霖不喜噪音,做任何事的时候都是轻慢缓,关上门的时候发现房间内的灯竟然开着,他放下房卡,往套间内走去,却见豪华大床上凸起来一个地方,难怪房间的灯会亮着。

覃梓霖撩起被子,就见一张精致柔美的小脸正窝在枕头上,黑亮的发丝落在脸上,双眼微红,脸颊上也微微有些泛红。

还无暇看更多,电话突然响起,他看了眼来电接听,那头声音中透着兴奋和得瑟:“霖少啊,你刚来温阳市,兄弟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不用谢我。”

“已经收到了。”覃梓霖扫了一眼床上的身体,淡漠地说道。来自http://www.qi-wen.com/

“啊?”那边的声音微愣了一下,好似小声嘟囔了一下“这么快”,但是转念一想这可是大好时候,不能耽误了兄弟,连忙又道:“你喜欢就行,那你先忙哈哈哈。”

挂断电话,覃梓霖皱了下剑眉。

其实,他对好友这样的行为有着一点点的抗拒,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送到他的床上,这个瘦弱、没有任何身材可言的人,他的好友确定他的喜好?“嗯……”曾语柔突然发出一道声音,秀气的眉毛也微蹙着,好像做了什么噩梦,额头上也出现了细细密密的汗水。

覃梓霖不再看她,将被子盖在曾语柔的身上,转身往浴室走去,莫名的,见到那张瘦弱的身躯之时,身体中一种叫做躁动的因子在上蹿下跳。

浴室中满是哗哗的水声,自然没有听到外面的敲门声。

洗完澡,覃梓霖全身只围着一条浴巾,他再无意间瞥了一眼床上的人,本不想对醉酒的人有任何的想法,而这个好友请来的人,在客人还没来的时候,就先醉了,未免太不敬业了。

只是,床上的曾语柔呼吸忽的急促了几分,体内似有一把火在燃烧着,挣扎着睁开双眸,想要驱散体内那不舒服的感觉。奇闻网

覃梓霖眉头更加紧蹙,原本想要不管不顾的心情,却难得的有了点温情,明明是个瘦弱的人,明明是个他不中意的类型。

是时候换个口味了吗?覃梓霖看着对方,双眸腾地幽深起来,倾身压去……“好热。”曾语柔无法忍耐地紧紧搂抱着对方,只当自己抱了块儿冰块,手脚并用地攀上去。

细小的声音催动的男人更加无法忍受,覃梓霖不再犹豫,低下头开始攻城略地起来……“痛……”曾语柔脸上布满了痛苦,紧抿着下唇,一阵阵钝痛冲击的她浑身发抖,体内的难耐虽然散去一些,但是更多的疼痛让她清醒了一些……覃梓霖有些吃惊,竟然是第一次!

好友果然送来了好礼,虽然这是个不太敬业的人,因为这个,就姑且原谅一回,而后,他在她这里,乐此不疲。

第2章:忍气吞声

清晨,淡金色的阳光隐约洒了进来,房间内的温度也逐渐上升着。

曾语柔的双眉皱了皱,缓慢地睁开了双眸,带着点疑惑的看着周围的环境,目光落到了床上的男人身上,昨晚的意识一下子回笼,只觉得胸口堵着一口血气,浑身颤抖。

她慌张地从地上拽起件衣服,连忙套在了身上,身上的酸痛让她意识到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的委屈愤怒席卷而上,激动地拿着手机准备报警。版权qi-wen.com

却见到手机上的短信:玩的开心,宝珠。

曾语柔一下子明白了,昨晚上那么点酒,她怎么可能会醉?而后她不舒服,曾宝珠“好心”送她来酒店房间,这一切,是她策划的吧……她咬着下唇,她没有办法去揭穿曾宝珠的行径,只能落荒而逃,带着委屈和耻辱。

而就在曾语柔离开之后,躺在床上的覃梓霖双眸腾地睁开,狭长的眸子布满精光。

冲出酒店后,曾语柔在路人异样的阳光中才发现自己外面穿错了衣服,白衬衣能将她半个人包进去,再加上身上的青紫,更是显得狼狈。

曾语柔拦了辆出租车,报上了老宅的地址,颓然地靠坐在了后座,泪水也在眼眶里打着转。

本来今天是她升职的日子,说什么也不能迟到,但是这幅样子去了公司更不好,她只能先回去换件衣服。

坐在车里,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以为曾宝珠是真的要为她庆祝升职,以为她真的为自己感到高兴,以为……她真是傻,竟然会相信这样一个人,期盼着所谓的姐妹情。首席恶魔暖新妻 大结局

回到老宅,她紧张地穿过客厅,往自己房间走去,突然传来了一道苍老带着怒意的声音:“怎么在客厅里跑这么快,这么大人一点规矩都没有,跟你那个妈真是一个样。”

曾语柔的脚步忽的顿住,战战兢兢地转过身子,嗫嚅道:“爷爷……”

“怎么从外面回来的。”老爷子皱着花白的眉头,一双犀利的眼睛紧盯着她:“还有身上的衣服怎么回事。”

曾语柔无措地拽了拽衣角,身上一阵阵疼痛,衣衫不整的站在爷爷面前,更是觉得难受,本来就不惹爷爷疼爱,现在这样只会让他更加讨厌。

老爷子见曾语柔不说话,继续道:“怎么,我还不能管你了。”

曾语柔被老爷子吓了一跳:“我,我住在了朋友家。”她赶紧找了个理由,生怕被看出端倪。说明http://www.qi-wen.com/

“你朋友家?不会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吧!”老爷子带着刀子的话,还有那种怀疑的腔调都戳的曾语柔心口一阵发闷。

她慢慢的说:“是以前的同学。”

老爷子一见曾语柔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就一阵厌烦,好像他们全家都欺负了她一样,嘴一撇,冷哼一声:“一点教养都没有,你妈是怎么教你规矩的!尽给曾家丢脸!你看看宝珠,处处都是你的榜样!”

曾语柔低头,心中委屈。

在家里,最没有地位的便是她和母亲,她不过是父亲的私生女,还是个没有被承认的私生女,他们不说,又有谁知道她是曾家的女儿?怎么会给曾家丢脸?这时,一个清脆中带着点慵懒的声音从楼梯那边传来:“呦,咱们家的二小姐,还知道回来埃”曾宝珠嘲讽的语气让曾语柔浑身难受,。

小姐?这个家里也只有曾宝珠一个人是掌上明珠,她不过是一株卑贱的小草。

而这个声音的主人,昨天却对自己做了那么卑鄙的事情,她几乎就要冲上去质问她,为什么?可是,曾语柔只是向上看了一眼就立刻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冲上去,指甲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手心,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

曾宝珠身上穿着睡衣,白皙的脚丫半露出地面,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曾语柔,那眼神就跟看垃圾没什么两样,嘴角逐渐勾起一道得意的笑意:“昨晚玩儿的不错吧。”

曾语柔胸口剧烈起伏了一下,低低的开口:“还好,谢谢姐姐关心。”

“嗤,谁是你姐姐。”曾宝珠冷笑一声,暗骂曾语柔这无趣的反应,让她毫无成就感可言。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穿着这身衣服就要去上班?”老爷子不耐烦看到曾语柔,粗略地开口赶她离开。

曾语柔这才低头路过站在楼梯上高高在上的曾宝珠,经过曾宝珠的时候对方仍在调侃:“真是跟你妈一个德行,做这样的事,你应该很得心应手吧!”

曾语柔踉跄地回到房间,跌倒在地,就因为她是私生女,所以要承受曾家人无理的嘲讽与谩骂?就因为她是私生女,所以在正牌大小姐找人欺负自己之后,她不能报警只能忍气吞声?

第3章:非人折磨

“什么,你说我给谁当助理?”曾语柔哆嗦着双唇,不可置信地注视着对面的同事,企图从他的嘴中听到什么别的话来,以验证自己是听错了。

“市场部总监曾宝珠埃”同事瞪着眼睛,丝毫不知道这个消息对曾语柔来说意味着什么。

前几天,她刚刚从一个跑腿小妹破格升为文秘,没过多长时间,就因为她勤奋好学,聪明伶俐,要升她为助理,她当然是开心的,至少在这里还能得到认可,可是……这个助理,竟然是曾宝珠的!

曾语柔本就白皙的脸瞬间惨白:“我知道了。”

同事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好心提醒了一句:“快去报到吧,别迟到了,宝珠姐人长得漂亮,能力又好,关键是人好,你可以在她那边学到很多东西,很好相处的你别担心。”

曾语柔无奈一笑,不担心?她怎么可能会不担心,若是其他人她还能够接受,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曾宝珠将自己跨部门调了过去,再加上经过了那晚的事情,她只想离曾宝珠远一点,再远一点。

“曾语柔,你怎么还在这儿,还不快过去。”同事推了推曾语柔。

曾语柔勉强镇定下来,敲响办公室的门。

曾宝珠低着头看文件,也没抬头就说道:“去给我煮杯咖啡。”

曾语柔连忙走到茶水间泡咖啡,不一会儿就送了进去。

曾宝珠接过咖啡只喝了一口就重重砸到了桌面上,漫出来的咖啡直接溅到了曾语柔的衣服上,刚烧开的水温度极高,瞬间曾语柔就感到一阵痛感,惊呼一声退开身子。

“速溶咖啡?”曾宝珠一双锐利的眸子死死注视着她。

“恩,茶水间没有咖啡豆了。”

“没有了你不会去买吗?”曾宝珠坐在椅子上,睨着她,“你以前的上司就是这样教你忤逆上司的吗?看来我不教教你点规矩,以后你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公司,都不安分!”

曾语柔只能点头,她知道,自己和母亲还能够住在老宅,很大的因素是因为曾宝珠母亲的同意,不然,她们早就被赶出来了,母亲最后一点念想,都会被剥夺。

所以,她只能忍。

“算了算了,我不喝咖啡,给我泡茶,比煮咖啡简单多的了事情,不会连这个都不会吧?”

“会,总监,我会很快给你端进来。”曾语柔低头回答,她在曾宝珠面前无法抬头,这样只会让曾宝珠更加的厌恶她。

然而,曾宝珠一次次地重复着借口,但就是这个简单的借口让曾语柔无法反驳。

茶水间就在总监办公室隔间里面,所以外面的人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见曾语柔几乎一天都没出来,还以为她很受重视在处理文件呢。

曾语柔最后发现茶水间的茶叶都被自己泡完了,还是没能得到曾宝珠的认可,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了人,一整天的反反复复让她脸色很不好看,本就虚弱的身体在站立了一整天后更是几乎虚脱。

推门的时候发现被从外面锁住了,曾语柔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平淡地走拨了警卫的电话。

“我说你也太不小心了,还能把自己给锁在里面,不会是睡着了忘了出来了吧。”警卫半开着玩笑。

却没引起曾语柔一点反应。

曾宝珠。

曾语柔的嘴唇轻轻蠕动,默念着这个名字,她应该习惯的,这样的事情在今后的一个月中还将会无数次地发生。

拥挤的公交车一顿一顿的节奏让她喉间突然一阵上涌。

“停车。”曾语柔伸出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正好汽车到站,立刻挤开众人跳下去,充耳不闻身后乘客的叫骂声,站到电线杆下,一阵干呕。

因为中午同事“忘记”了给她订餐,她一整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干呕熏得直冒眼泪。

曾语柔背对着机动车道,没有看到身后一辆黑色的宾利停靠在路边。

覃梓霖抬起双眸,锋利的双眸扫向窗外的景色,却在看到一道身影的时候顿了一下,莫名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很快地,覃梓霖的目光在窗外那无所谓的风景中收了回来,眉头微微皱起,问着司机:“还有多久到曾家?”

首席恶魔暖新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首席恶魔暖新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这又不是演偶像剧)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电话里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夏夏,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到一个超搞笑的事!”“深深,什么搞笑的事啊?”顾立夏尽量让自己心情听起来愉悦。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为她担忧。白深深这女人,光听名字,脑子里浮现的,绝逼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形象。但现实中,她其实是一个剪着帅气利落的短发,身高一米七,能一脚踢飞七个男人的女强人。白深深大顾立夏整整五岁,已经年方二

  • 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5章 质问却出状况)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青歌只觉得格外愤怒。没有开口,她迈着步子,几步便走到了书桌前,啪的一声,双手拍在了面前的书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楚寒殇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庞,低沉着声音问道:“皇叔,为何不许我出宫?”楚寒殇没有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愤怒,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冷冽,这都让他觉得意外。缓缓抬头迎上她那充满愤怒的目光,楚寒殇微微勾了勾线条优美的薄唇,唇边立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5章 想放一天假)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小说书名: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靳东夜在外头处理了一天公事,刚刚又去看了下曹家那个女人,曹珊珊虽然嘴巴硬,但被左鹰几句话一套就套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她是听见兄长的对话,一时怒上心头,才不管不顾冲到靳家要替曹家和曹一山讨回一个公道。靳东夜听到“公道”两个字,冷酷一笑:“曹一山这一生,手上的人命不少,他有什么资格要公道?而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曹珊珊大喊着,说他污蔑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 过的什么日子)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张妈狼狈地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她,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这间小土房烧为灰烬。季如祯优雅一笑,摩拳擦掌道:“看来是没怎么好,还知道瞪人,显然是我教训得还不够哇。来来,我再继续帮你顺顺气……”张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又要砸过来,吓得抱住脑袋,哭喊着道:“我好了,我好了!”季如祯慢条斯理地弯下身子,蹲在张妈面前,笑谑道:“既然好了,还不乖乖给我汪几声来听听!”张妈一开始不乐意,见季如祯笑得像个小恶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 制作毒药)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制作毒药)小说名称: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5章制作毒药林落却是一笑,道:“太子说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属于保密,既然他不想告诉二姐,那我也就不能说了,我看二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还是早些回去吧。”一边说,林落已经一边推着林婉容出门,直到将她推出门口,林落才迅速“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不管外面的林婉容怎么气急跺脚。一直等到门外的林婉容气走了,整个院子彻底安静下来,林落才叫了个丫鬟进来问话。林落要问的无非是太子进将军府的时候和林振君他们说了什么,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 就你牛粪啊)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就你牛粪啊)小说名字: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5章就你牛粪啊“诶,夫人……”乞丐快速的朝着苏倾云追去。突然,正当苏倾云走着,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猛地窜到了苏倾云的面前,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小娘子,你要去那里啊,告诉我,我带你去啊?这西王城还没有我不熟悉的呢。”只见为首挡路的男子发鬓插着一朵大红花,嘴里咬着花瓣的花茎,一张流气的痞子脸色眯眯的盯着苏倾云倾城的面容,双眼猛地对着她抛媚眼。差点没有被这个男子给恶心吐的反胃,苏倾云目光冷寒的凝视着这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 全军覆没)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全军覆没)小说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5章全军覆没一籁籁的火把在火属性魔法师的施力之下,生起了妖一般红艳的大火来。云轻婉默默的跟随在云家弟子们的背后,一路轻轻松松的过关斩将。那些弟子们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根本无人去观察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蒙面小丫头。狼群被云鸿扬的火力对伍驱赶出几十米外,云鸿扬的队伍成功的踏入了狼山。一群通体黑色的狼群堵在了那口狼洞外,它们共有十六只,是与其它狼群不一样的狼,它们身上的毛发是黑色的,当黑色的毛发竖起来的时候就如刺猬一样

  • 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小说书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出了屋子的苏芷曼穿过院门,过了回廊,又走了几段石径小路,绕了好一阵才寻到大门。可人还没走出去,呼啦啦,一群府卫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将苏芷曼团团围住,刀剑全部明晃晃的朝她。“箫王殿下,出尔反尔,如此输不起,也太没男儿气度了!如果眼红做公公,我倒也可以不辞辛劳,帮殿下一把。”苏芷曼面不改色,直立当中,迎着兵刃放声道。“本王给足你时间,是你走的太慢舍不得离去。”说话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