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妃常倒霉:对手太强 大结局

2017/12/3 11:36:45 来源:网络 [ ]
书名:妃常倒霉:对手太强
第1章出主意

洛岐国。妃常倒霉:对手太强 大结局

今夜月色很好,整座京城都被笼罩上了淡淡的银光,朱雀大街上甚至都不用点灯笼,就能够将每处角落都映射得十分明亮。

这样的天气,让所有的阴暗面都无所遁藏。

柳茹雪身着夜行衣,小心翼翼地贴着墙根行去,如今她倒是不用担心身后有人跟踪,因为疾风他们自然会为她摆平。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年多了,柳茹雪上一世本是国际一个特工,但一次任务失败,不知为何来到这个世界,但作为特工她超强的适应能力,也很快适应了现在自己的身份。

她是三王爷洛晨的妃子,自己的父亲是朝廷右相。

柳茹雪现在急需要找到三王爷洛晨,她需要洛晨为自己出个主意,需要洛晨做她的主心骨、定心针。

柳茹雪是从楚王府的后角门处进入的,那里虽然上了锁,可是洛晨给了柳茹雪一把钥匙,因此柳茹雪进来的倒是神不知鬼不觉。阅读qi-wen.com

可没想到,楚王府的书房灯火通明,洛晨的贴身侍卫锐锋已经恭恭敬敬地站在门边等着柳茹雪了。

柳茹雪诧异地看了锐锋一眼,锐锋面无表情,似乎没有看到柳茹雪投过来的眼神一般,只是为柳茹雪打开了门。

洛晨手中摇着折扇,盯着墙上的一幅小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柳茹雪只好在洛晨身边坐下,也跟着洛晨盯着墙上的那幅小像看。

只见画中的女子一副宫装打扮,手中执着羽毛扇子,正低着头巧笑嫣然,眉眼看上去竟然和洛晨有几分相像。

“这是?”

“我母妃。”洛晨转过身来看着柳茹雪,苦笑道:“我生下来的时候,母妃就去了,因此,我的生辰就是母妃的忌日。原文qi-wen.com从我搬出皇宫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过过生辰了。”

柳茹雪不知道洛晨拿出这样一幅小像是什么用意,十分疑惑地看着洛晨。

洛晨笑道:“听说你今天去看望元贞了?”

洛元贞是皇帝的小女儿,深的其父皇和母后的喜欢,只要她想要的东西,皇上哪怕举全国之力也要去班导。

柳茹雪顿时警觉起来;“你怎么知道?”难道说洛晨竟然也派人来跟踪她么?

“是文修告诉我的。”

洛晨又笑道:“元贞是不是对你的表现很奇怪?”

柳茹雪不安地点了点头:“她已经对我起疑心了,甚至已经派了人跟踪我,我却不知道她已经跟踪了多久。”

洛晨握住了柳茹雪的手,笑道:“你放心,不管你做了什么,只要你没有触动元贞的底线,元贞是不会理会的。”

柳茹雪不由得好奇,问道:“元贞的底线是什么?”

洛晨的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一种十分古怪的笑容来,在昏暗不明的烛光映衬下,显得分外的诡异:“元贞虽然聪明,可她的一生大概都被父皇给毁了。说明http://www.qi-wen.com/父皇从她会说话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停地告诉她,这个世界上,谁对她最亲,谁对她最好,她将来要保护谁。茹雪,元贞很可怜,我想她现在的底线就是不能够损害父皇的利益吧。”

柳茹雪还是十分地担心:“可我与雍王的那些事情……”雍王让她做的事情如果被揭发出来,那整个柳府上下都不用想有活口了。

“茹雪,第一个知道我会武功的人,除了我贴身的人之外,就是元贞。”洛晨仿佛梦呓一般,缓缓道来:“你放心就是了,元贞她绝对不会伤及无辜。”

可能是得到了洛晨的安慰,柳茹雪稍稍地放下心来。

洛晨又指了指墙上的那幅小像,十分凄凉地说道:“元贞和我一样,都是一出生就没了母妃。推荐qi-wen.com可她身为公主,生辰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我知道,每当她生辰的时候都举办得很隆重,不过她心里一定会十分地不好受。可是没有办法,元贞还得强颜欢笑。”

洛晨转过脸看着柳茹雪,笑道:“茹雪,我想要送给元贞一份大礼,这份大礼,很有可能在以后会帮到你我。”

柳茹雪讶异道:“这份礼竟然有这么重么?”

洛晨莞尔一笑:“元贞从来都没有见过她母妃的小像。说来宸贵妃也算是个十分可怜的人物,自小就生活在姐姐的光环之下,姐姐死了之后,还要进宫继续照看姐姐留下来的一双儿女,住的用的全部都是姐姐的影子,死后却连一副小像都没有留下,茹雪,你说,元贞恨不恨?”

一个从小都没有见过自己娘亲的人,的确是十分渴望看到娘亲容貌的。

“怎么,你竟然得到了宸贵妃的小像?”

洛晨笑着点点头,说道:“锐锋打听到,宸贵妃原来有个贴身的小丫头,名字叫做鸳鸯的,在宸贵妃生前极为得宠,宸贵妃没了之后,身边的丫头都跟着殉葬了,只有鸳鸯,不知道买通了哪个太监,跟着逃了出来,如今在南阳一带。妃常倒霉:对手太强 大结局鸳鸯的身边很有可能带着宸贵妃的小像。我已经让锐锋明日一大早就出发,务必将这个鸳鸯带回来。”

“为什么要带她回来?”

洛晨踌躇满志地笑道:“带回鸳鸯,不仅能够带回宸贵妃的小像,说不定还能够找到当年宸贵妃的死因。茹雪,你说,如果我们能够帮得了元贞这个大忙,元贞是不是就会彻底地站在我们这边?”

不等柳茹雪回答,洛晨又伸出手臂,将柳茹雪揽进自己的怀中,叹息地说道:“茹雪,我不想有人能够分开咱们。”

柳茹雪顺从地倚在了洛晨的怀中:“阿晨,你放心就是,如今我已经自由了,再也没有人能够阻碍我们了。”

洛晨苦笑道:“宫中的探子传来了消息,德妃娘娘这几日日日夜夜在皇后娘娘面前聒噪,想要撮合三哥和霓裳。”

柳茹雪笑道:“这不是挺好么?霓裳郡主对待贤王有情有义,且家室对贤王的前程也十分有好处,两个人也算是郎才女貌了。”

洛晨叹息了一口气,说道:“可惜母后似乎十分地不情愿,她心中已经看好了一个人。”

柳茹雪问道:“谁?”

“你。”

因着大驸马新丧,平壤长公主的心情十分地不好,皇上下令,宫中不许进行声乐娱乐。几个公主们都闷坏了,这日齐齐地聚在了平明公主洛欣妍的缀珠园内,百无聊赖地说着话儿。

四公主平明公主洛欣妍、五公主平阴公主洛玉书、六公主平成公主洛静香、七公主平兴公主洛琪画都在座,只是唯独少了九公主平阳公主洛元贞。

洛静香惦记着当今首富徐家的三少爷徐昊然,想要出宫去瞧瞧,可是又知道自己的话向来没有什么分量,还不如怂恿洛欣妍呢,便笑着说道:“四姐姐嫌闷,不如咱们跟母后说了,出宫去瞧瞧元贞啊。”

洛欣妍白了洛静香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她那个平阳公主府,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进去了。”

洛玉书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六妹妹,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洛静香便也就想起了上次在平阳公主府,洛欣妍和洛元贞之间的不愉快起来了,不由得就十分尴尬。

洛琪画却若无其事地说道:“元贞这次伤得这么重,咱们这几个做姐姐的,却坐在这里谈笑风生,若是让母后知道了,不知道有多么伤心和失望呢,我看,咱们应该去瞧瞧元贞。”

洛欣妍撇撇嘴,十分不屑地说道:“不就是上次给元贞那丫头画了个哈巴狗儿,人家送了你顾恺之的真迹么?这还上杆子去巴结去了。”

洛琪画充耳不闻,洛静香却连忙随声符合:“我跟七妹妹的想法是一样的,咱们的确应该去瞧瞧元贞了。”

洛玉书是皇后娘娘的女儿,此刻便表态,说道:“自然是要去瞧瞧的,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不如现在就去吧,也请了大姐姐一同去,老这么闷在宫中哭哭啼啼,说不好就把身子给哭坏了。”

洛静香便道:“对对对,再把霓裳和玉珍也叫上,多一些人去,多点热闹。”

洛琪画也喜欢热闹,不由得拍手笑道:“既如此,索性不如就叫了兰儿和雪儿一同去,再叫了平日和元贞相好的人去,元贞见了,保准高兴得很。”

洛玉书便笑嗔道:“好好好,就依着你们,我这就去跟母后说,你们几个写帖子,请各家小姐一同去,今日再去太仓促了,咱们不如明日去吧。”

洛静香和洛琪画答应了,这个喊丫头回宫去拿珍藏的帖子来,那个喊丫头伺候笔墨,好不热闹!

只有洛欣妍独自一人坐在一边,越看越恼火,索性就怒道:“你们若是想要写呢,就拿回自己宫中忙活去,不要脏了我这缀珠园的地方!”

洛静香是个诸事不管的人,洛琪画也是个清淡性子,两个人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见洛欣妍说话一样,仍旧各忙各的,只把个洛欣妍气得七窍生烟。

正要发火,洛玉书却带着丫头从皇后娘娘那里回来了。

洛静香连忙问道:“五姐姐,母后可答应了?”

洛玉书点点头,笑道:“正好,大姐姐也在母后那里呢。本来大姐姐是不想去的,可架不住母后和德妃娘娘劝说,大姐姐也答应了,明天跟咱们一块儿去。”

洛静香和洛琪画都小小地欢呼了起来。

洛欣妍便冷哼一声,十分地不屑。

洛玉书自幼便与洛欣妍不对付,想起才刚在未央宫听到的事情,便笑道:“书儿这厢恭喜四姐姐了,给四姐姐道喜。”

洛欣妍冷哼道:“我有什么喜可言?洛玉书,我警告你啊,不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

洛玉书吃惊地捂住了嘴巴,说道:“难道德妃娘娘没有告诉四姐姐么?”

第2章放屁

见洛玉书十分认真的样子,洛欣妍不由得半信半疑:“告诉我什么?”

洛玉书便吃吃地笑道:“德妃娘娘缠着母后,说要给四姐姐你娶新嫂子呢。”

洛欣妍鄙夷地冷哼了一声。还当果真是有什么新闻呢,原来就是这个。这件事几天前她就知道了。还是霓裳亲自到宫中告诉她的呢。

见洛欣妍不是很惊讶的样子,洛玉书又说道:“看来四姐姐已经知道了呢,德妃娘娘想要将霓裳这丫头许给三哥哥,可是母后不答应呢。”

洛欣妍一惊:“这是为什么?霓裳有什么地方不好?”

见洛欣妍已经渐渐地入了套,洛玉书不由得笑得更得意了:“柳家大小姐的病如今已经彻底好了,那日在马球场上,和三哥哥之间的情谊瞎子都能够感觉的出来,母后说,这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从前是有了误会,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既然两个人彼此之间还是有情谊的,那不如仍旧让他们成婚,言归于好,也能够成就一番佳话……”

“放屁!”洛欣妍一时不妨,连这种脏话都说出来了,等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说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

洛欣妍的脸都白了,连忙环视周围人的反应,只见丫头们太监们都远远地站着,一个一个地低着头,跟木头桩子一样。洛静香就好像老僧入定,周围的一切事物都跟她没有关系一样,洛琪画则笑嘻嘻地看着手中刚刚写好的帖子,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一举一动。

洛欣妍放下心来,回头又见洛玉书一副笑嘻嘻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却不好发作,只得冷冷地说道:“三哥哥与柳茹雪正是因为彼此之间无情才和离的,别是母后看错了吧?”

洛玉书捂着嘴笑了起来:“四姐姐真有趣,母后那样一个极其聪明的人,怎么会在这点子小事上看走了眼呢?”

这话说的洛欣妍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要回什么话才好。

洛玉书尽情奚落了洛欣妍一番,这会儿笑眯眯地看着洛欣妍,直看得洛欣妍的耳垂都有些发红了,才笑道:“不过我要跟四姐姐说的可不是这件事情。”

洛欣妍到此时才知道自己被洛玉书给耍了,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还有什么事情,你赶紧说!”

洛玉书便饶有趣味地盯着洛欣妍的脸看,一边啧啧称叹:“咱们这些姐妹中,就数四姐姐长得最好看了。”

“少来巴结我!”洛欣妍其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地哼道。

洛玉书神秘一笑,说道:“我这可是说的实话呢,况且如今四姐姐已经到了要出阁的年纪了。”

女孩子哪有不动凡心的?就算洛欣妍平时野蛮惯了,此时也不由得不害羞起来。

洛欣妍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口中仍旧啐道:“你跟那个嬷嬷丫头学的这般不着调!看我不告诉母后去!”

洛玉书娇笑连连:“我哪里敢说这样的话?姐姐可冤枉我了呢。我这可都是从德妃娘娘和母后谈话里听来的。四姐姐,你不知道,三哥哥的好事将近,四姐姐你也红鸾星动了呢!”

洛欣妍如今已经十九岁了,在洛岐国,这个年龄再不嫁就已经是老姑娘了。平和公主洛珥棋也是在十五岁嫁给了镇南王世子连平,十九岁的时候已经生下了第二个孩子了。平壤长公主也是十七岁嫁给大驸马的。

平心而论,洛欣妍这个年纪确实也太大了一些。

可是德妃娘娘一心扑在了贤王洛阳身上,皇上又只顾着太子,皇后娘娘才不管这茬子事呢,因此洛欣妍才耽误到今天。

乍一听说,德妃娘娘和皇后娘娘竟然在谈论这件事情,洛欣妍的心里就好像小鹿乱撞,“砰砰“直跳。

洛玉书便捂着嘴娇笑道:“四姐姐,你猜,母后和德妃娘娘想要把你许配给谁?”

洛欣妍是有自己喜欢的人的,襄垣侯家的小公子,生的仪表堂堂,诗书文章样样精通,又彬彬有礼,十分惹人怜爱,虽然比洛欣妍小了三岁,可俗话说得好,女大三,抱金砖啊。

洛欣妍早就将自己的意中人告诉了自己的母妃德妃娘娘,德妃娘娘也满口答应,等襄垣侯家的小公子考取了功名,就去皇上面前为她求得这门婚事。

因此,洛欣妍便满心满意十分娇羞地说道:“可是襄垣侯家的小公子?”

洛玉书便诧异道:“怎么,姐姐竟然喜欢那个小公子么?”

洛欣妍一听便知道事情似乎出了什么岔子,急道:“难道不是他么?”

洛玉书便捂着嘴角,笑道:“姐姐想到哪里去了,怎么会是那位小公子呢?”

如同惊天霹雳,洛欣妍忙问道:“那是谁?”

“左相家的方云泽方将军啊。”

只听“咔嚓”一声,正在写着帖子的洛琪画笔下一顿,上好的狼毫断成了两截。

坐在一旁的洛静香惊呼一声,连忙掏出了帕子包住了洛琪画的手,心疼地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疼不疼?”

小丫头急忙忙地就要去请太医,这边洛玉书仍旧笑着对洛欣妍说道:“方将军可是个万里挑一的人才,年纪轻轻,就极得父皇的倚重,如今身上又有了几份封赏,四姐姐嫁过去,可要跟着方将军享福了。”

洛欣妍脸色苍白,踉踉跄跄地就往流朱宫去。

德妃娘娘已经从未央宫回到了流朱宫,听到宫人来报,说是平明公主来了,便很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对贴身嬷嬷说道:“就说本宫累了,这会子已经歇下了,问问她要做什么,若是又要些银子,你就给她,别的,你知道怎么打发。”

那嬷嬷领命去了。

洛欣妍素白着一张小脸,极其忐忑地坐在殿中,听到有脚步声传来,连忙抬起头,见到是德妃娘娘身边得用的嬷嬷,连忙迎了上去:“嬷嬷,母妃呢?”

那嬷嬷不敢托大,先给洛欣妍行了礼,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娘娘身子有些不舒服,已经躺下了。”

洛欣妍绕过嬷嬷就往里面走:“我要去见母妃。”

那嬷嬷人虽老了,腿脚却十分地利索,一个闪身,就挡住了洛欣妍的去路:“娘娘说了,今日头实在是疼得很,不想见任何人,公主殿下要是有什么事情,不妨跟老奴说说。”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住本宫的去路!”

往日里来找德妃,也是这个老奴在这里推脱,洛欣妍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这会儿心里急躁,也就没有管那么多,伸手就要来推嬷嬷,却被左右的宫女给拦下了。

“殿下,老奴说了,娘娘现在身子不舒服,不想见任何人。”

洛欣妍冷笑道:“你不要忘记了本宫的身份,德妃娘娘是本宫的母妃!本宫是洛岐国的平民公主!本宫要见自己的母妃,难道还需要向你这个老奴来汇报吗!”

那嬷嬷不卑不亢地说道:“非是老奴要为难公主殿下,而是确实是娘娘有吩咐。娘娘还说了,知道公主殿下喜欢花,也知道公主殿下经常举办宴会,若是公主殿下缺了银子使了,尽管说,老奴去拿给公主殿下就是。”

“本宫难道是来讨钱的吗!”

每次来流朱宫,德妃娘娘便闭门不见,有时干脆就以珠宝首饰来敷衍。

洛欣妍十分想不明白,同样是骨肉,为什么德妃娘娘这么偏心!

她从小就十分地嫉妒其余几个姐妹,洛玉书和洛元贞不必说了,那是被皇后娘娘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可就连洛静香和洛琪画,这两个人的生母位分都在德妃娘娘之下,都被自己的生母当做明珠一般疼爱,为什么自己的母妃却对自己弃如敝屣?

若说是为了儿子的缘故,可皇后娘娘难道不是也有儿女么?况且,洛玉书和洛元贞还都不是皇后娘娘亲生的,可人家照样过得风生水起,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一个没人要的呢?

洛欣妍哭喊着说道:“母妃!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只是不想见妍妍罢了!可是妍妍求求你,就见妍妍一次面好不好?妍妍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母妃说啊!”

嬷嬷在一边温言软语地劝道:“公主殿下有什么话跟老奴说,也是一样的。”

洛欣妍哭道:“跟你说有什么用?母妃都不帮我了……”继而又不死心地喊道:“母妃!你曾经答应过妍妍,婚姻大事由得妍妍自己做主!还说要为妍妍求父皇赐婚给襄垣侯家的小公子!母妃都忘记了吗?为什么如今说的人家却是方将军!母妃,妍妍不要嫁给方将军!”

“平明公主殿下!”嬷嬷一声大喝终于将几近癫狂的洛欣妍给喊了回来。

“是谁跟公主殿下说要将殿下许配给方将军的?”

洛欣妍抽抽噎噎地哭道:“才刚书儿那丫头说的。”

“哼。”嬷嬷冷笑道:“就知道是皇后在捣鬼。公主殿下不要心慌,那方家可是皇后的娘家,将公主殿下嫁过去岂不是把殿下往火坑里推嘛。殿下放心,娘娘不是那种糊涂的人。”

嬷嬷好说歹说,才将洛欣妍给劝走了,这才回寝殿复命。

“李嬷嬷,妍妍那丫头都知道了?”

李嬷嬷躬身道:“是五公主殿下告诉公主殿下的,老奴已经将公主殿下给哄走了。”

德妃娘娘微微点点头,一会儿又犹豫地问道:“嬷嬷,你说,将妍妍嫁给方家,到底是不是个良策?”

李嬷嬷想了想,才说道:“方云泽是个十分耿直的人,公主殿下又十分倔强,若是硬要公主殿下嫁给方将军,恐怕结果适得其反。不过,方将军又的确是一表人才,身为方家人,却难得没有站在雍王那一边,如果能够争取过来,将来可助贤王登上大宝。”

第3章古怪

“提起这个本宫就心烦。”德妃娘娘倏地坐了起来,脸上怒气冲冲:“也不知道皇后是怎么想的,她以为本宫心疼妍妍,将妍妍嫁到方家,就可以挟制住本宫吗?她可想错了!只要阳儿能够登上大宝,不要说一个妍妍,就是十个妍妍,本宫也能够牺牲的!”

李嬷嬷被德妃娘娘脸上的狰狞吓得有些心悸,顿了一会儿,才镇定下来:“娘娘不要着急,公主殿下既然喜欢襄垣侯家的小公子,咱们不妨就遂了公主殿下的意,将来公主殿下嫁到了襄垣侯家,襄垣侯就是咱们这边的人了。等贤王娶了霓裳郡主,冀北侯也是咱们的人。咱们再慢慢地寻访,找个听话的嫁给方将军,不愁不把方将军给笼络过来。”

德妃娘娘的脸色又阴沉下来:“皇后那个贱人,就是看不得本宫好。本宫好不容易将柳茹雪那个疯婆子给甩开了,她竟然还想将柳茹雪赐给本宫的阳儿,等着,本宫迟早要她付出代价!”

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柳茹雪竟然也不觉得饿,只是一个人枯坐在椅子上,表面平静,心里早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秀儿一大早就跟着刘氏去贤王府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她心里等得着急,哪里吃得下去东西!

柳茹雪不吃东西,可苦了几个丫头了。心儿等人只以为柳茹雪是苦夏,不曾想到别的上头去。

那喜儿和心儿说着话就进来了,手里端着冰盏,苦口婆心地劝柳茹雪。

柳茹雪只是烦躁,又问起秀儿来。

喜儿便道:“我的大小姐,秀儿哪有那么快就回来啊!还得跟着夫人去徐府呢。不过秀儿没过来,静儿倒是递出话儿来了。”

“哦?”柳茹雪一下子就来了兴趣。洛元贞能够派出暗卫跟踪她,她自然也有法子在洛元贞身边安插人。只是这静儿却好生奇怪,似乎是跟于沁音有什么仇怨一样。按理说,她已经与贤王和离了,静儿不该与她联系才是。就算是没有与贤王和离,静儿的主子也应该是于沁音。不过,柳茹雪已经让奔雷去查静儿的身世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的,现在姑且信静儿几次。

见柳茹雪有了性质,喜儿干脆放下冰盏,就说了起来:“说是这几日平阳公主苦夏,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连药都喝不下去了,春熙姑姑急的和什么一样,天天往宫里跑,拿回大包小包的补品,不过,熬好了,平阳公主殿下就全吐了出来,人越发地瘦下去了,精神看着倒还好。”

犹豫了一会儿,喜儿又说道:“奴婢是在街上给莺儿买针线的时候遇到静儿的,她好像是和文修出来买菜,找不到文修了,就看到了奴婢,然后把这番话告诉奴婢,还特特地跟奴婢说,要一字不差地按着她的话来复述给小姐听。才刚那番话,就是静儿的原话。”

柳茹雪本来听了喜儿的话有些兴致缺缺,现在却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静儿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喜儿一字不差地将她的原话告诉她?

柳茹雪皱眉细思起来,这里面一定有古怪,静儿是那种分外小心的人,不会这样无缘无故地告诉喜儿这番话,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柳茹雪又将静儿的话细细地品味了一番,却没有想出什么古怪来。难不成不是这话有古怪,而是静儿只是想用这话引起她的注意,然后让她亲自去平阳公主府一趟?

“喜儿,吩咐人驾车,咱们去一趟平阳公主府,看看平阳公主殿下去。”

柳茹雪这次去平阳公主府,摆出的架势果真是一副去看望平阳公主的样子,大包小包的拿着,临走的时候,还拿了好多喜儿已经做好的冰盏子和小点心。

这所谓的冰盏子也就是取了用冰湃过的各色时令水果,再撒上碎冰,吃起来十分地解暑,就像现代的冰粥一般。

柳茹雪十分喜欢吃,料想洛元贞苦夏,应当也喜欢吃,就让喜儿多拿了一些。

果然,到了平阳公主府,洛元贞见到柳茹雪身后的喜儿手里的东西,顿时星眸一亮,就要拿了一盏吃。

一边的春熙姑姑连忙劝道:“这大夏天的,虽说殿下苦夏,可殿下身子不好,贪凉恐添了症候啊。”

一旁的宁若连忙附和。

洛元贞却拉着春熙姑姑的胳膊撒娇:“姑姑行行好,元贞已经好几日没有吃东西了,今日见到茹雪姐姐拿来的冰盏子和点心,实在是很想吃,姑姑就让元贞吃一个吧,又不会吃多了。”

春熙姑姑的脸色有些不高兴,但架不住洛元贞央求,只得让青鸾和宁若看着,不要让洛元贞吃得太多,自己甩了袖子出去了。

这边厢宁若就从喜儿手里接过了冰盏子,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嘴里不知道嘟嘟囔囔什么东西,但是柳茹雪却敏锐地发现,宁若轻轻地向着洛元贞摇了摇头。

洛元贞这才欣喜地要吃那冰盏子,仍旧是宁若端着冰盏子,小口小口地喂洛元贞吃下去。

屋子里站着的另外一个丫头青鸾却很小声地抽噎起来。

柳茹雪就很是奇怪地看着那个丫头,只见那丫头瘦高的个子,瓜子脸,杏仁眼,看起来十分清秀的样子。

“哭什么哭?!”

冷不丁的一声怒喝将屋子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那宁若“啪“的一声将冰盏子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双手叉着腰,恶狠狠地说道:“没瞧见殿下正吃着东西吗?你一个奴婢还知不知道规矩了?这大热天的,殿下本来就胃口不好,你却好,在这儿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你当哭丧哪!”

说出来的话很是难听。

那被骂的小丫头青鸾也不敢还嘴,只是一个劲儿地抽抽噎噎。

洛元贞却泰然自若,仿佛对眼前的一切已经司空见惯了。

宁若见青鸾不说话,竟然上去一下子就死死地拧住了青鸾的耳朵,恨恨地说道:“我问你话呢,你为什么哭!”

青鸾吃痛,只得小声求饶道:“宁若姐姐快松开手,奴婢说就是了。”

宁若这才松开了手,又回到了洛元贞身边,端起了冰盏子,若无其事地继续喂洛元贞吃东西。

青鸾很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柳茹雪,这才说道:“殿下,奴婢觉得很委屈。”

洛元贞仍然没有说话,闭着眼,似乎很是享受这冰盏子的味道。

开口训斥的仍然是那个一脸刻薄相的宁若:“你觉得委屈?怎么,到殿下身边来伺候委屈你啦?还是你想着,留在太子殿下身边伺候着,有朝一日能够被太子殿下给瞧上,一下子飞上枝头当洛凰?呸!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这副丑相,也能够迷住太子殿下?做梦吧你!明儿个我就去回了皇后娘娘,就说你狐媚惑主!”

“宁若姐姐!”青鸾极其痛苦地喊道:“姐姐怎么可以这般侮辱我?”

柳茹雪也觉得有些过分,待要开口为那青鸾说上几句好话,却忽然觉得蹊跷起来。如果她记得没有错的话,这青鸾应当是太子洛昊送来的丫头。而不是说,洛元贞和洛昊的关系是最好的么?怎么会这么磋磨太子的人?这不是打太子的脸吗?

那宁若冷笑着说道:“呸!我侮辱你?你也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太子的人怎么了?太子殿下把你送到这里来就是来伺候公主殿下的!你瞧瞧你,自从来了之后就不干活,天天不是想着上街去买脂粉,就是搬了个凳子坐在窗户底下偷懒睡觉!如今主子好不容易想要吃个东西,你却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平白惹丧气,你自己说说,这可是作为一个奴才的本分?你自己都不尊重,还怪别人侮辱你!我问你,你从前在太子殿下面前也是这么着么?若果真是这么着,那就是你这个小蹄子想要勾引太子殿下,狐媚惑主!我告诉你,这是殿下心好,才没有把你怎么着,这要是换了殿下现在还住在明珠宫中,你以为你还有个好儿?让皇后娘娘知道你敢这么磋磨殿下,非得把你扒了皮不可!”

这宁若还真是嚣张,洛元贞就这般任由这丫头胡闹?若是事情闹大了,看她怎么收场!

柳茹雪到底是心软,看不下去,叹了口气,招了手让青鸾到身边,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才刚哭什么?”

青鸾擦了擦泪,抽抽噎噎地哭道:“回柳小姐的话,才刚奴婢见公主殿下很是喜欢吃柳小姐带来冰盏子,心里很是委屈。这几日殿下苦夏,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奴婢变着法子给殿下做好吃的,这冰盏子也不知道做了多少花样了,可是殿下却一口都吃不下,可是柳大小姐带来的冰盏子,殿下却吃得这样欢实,这让奴婢心里很是不好受……”

“那也是你做的冰盏子不好吃!”宁若叉着腰,又骂道:“殿下不喜欢吃你做的东西,殿下还没有叫屈呢,你却在这里哭天抹泪的,成何体统!我看哪,你这个丫头,是不想做下去了。算了,也不用去告诉皇后娘娘了,好不好,直接给你拉出去配个小子吧!小柳子!”

听见宁若直接叫起来小柳子,青鸾一下子就慌了,猛地扑到了洛元贞的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哭喊道:“公主殿下,您不能这么对奴婢!奴婢可是太子殿下送来服侍公主殿下的人啊!您这样做,不是往太子殿下的心上捅刀子吗!公主殿下,您饶了奴婢这一回吧,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说话间,小柳子已经进来了,春熙姑姑听到动静也跟着进来,门开着,静儿、莫央和文修都在外头垂首站着,大气也不敢出。

“这是怎么了?”春熙姑姑进来便问,一眼瞧见宁若叉着腰,一副刻薄相,便呵斥道:“宁若,你这个小蹄子,又做出这般样貌来,像什么样子!”

妃常倒霉:对手太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妃常倒霉 或 对手太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萌妻强索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萌妻强索爱在线阅读书名:萌妻强索爱目录预览:第三章:买醉遭调戏第四章:难道,你喜欢我第五章:你在勾引我第六章:一言不合就开车?第七章:傍上大款了?第三章:买醉遭调戏林璇这才发现夏浅浅的不对劲,原本还想附和着起哄的她,撇撇嘴,道,“浅浅,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别难过了,为了一个渣男真是一点都不值得,我们家浅浅这么好,肯定可以找到一个比他好一百倍的男人。”说罢,林璇也端起一杯酒喝下,骂道,“我早就说了,顾亦然那种富家子,就是个花花公子,不值得你爱,你就是不信。看吧,现在他自己劈腿跟别的女

  • 小说:遇见最好的心情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遇见最好的心情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遇见最好的心情目录预览:第三章你以为我还想上你?第四章求复合第五章弟弟出事了第六章我妈住院第七章扛下债务第三章你以为我还想上你?这张脸实在是很难令人忘记,更何况昨天晚上我们还翻云覆雨了一整夜。只是他现在盯着我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温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清醒时候的状态。虽然我们加起来一共只见过两面。在这一瞬间我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乱七八糟的念头,在捕捉到那男人眼神里的杀气时,悚然一惊,终于回过神来。我一推车门,转身就想逃,却被那个男人一把拉住,瞬间天旋地

  • 小说:相府嫡女抚琴柳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相府嫡女抚琴柳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相府嫡女抚琴柳目录预览:第3章别招惹我第4章不紧不慢第5章悲哀第6章好计谋第7章一贫如洗第3章别招惹我林清荷冷冷地说道:“这些都与你无关,劝你最好别招惹我。”皇致远唇角微扬,苍白而憔悴的脸上,居然有了几分生机。尤其是那双眸子,带着微微的笑意,如春风拂过大地,明珠照破山河。林清荷微微一怔,眸子里面有一抹灵光闪动,转瞬即逝。皇致远说道:“招不招惹,本王都已经招惹了。”“本王?”林清荷再一次打量了他一番,清俊的脸上隐约透着几分贵气,只是那衣裳质料,连林振云

  • 小说:腹黑王爷:傲娇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腹黑王爷:傲娇妃在线阅读书名:腹黑王爷:傲娇妃目录预览:第3章敌意的目光第4章冤家路窄第5章还她的情第6章惹人犯罪第7章离开的准备第3章敌意的目光“爷……”伴着那一声惊叫,燕非墨的身形笔直的飞纵而落……风声淅沥,带着山野间的气息,仿佛还伴着那么一份宁静的味道,他突然间想,或者,就这样的死去也好。“嘭……”燕非墨狼狈的坠落在了一株树上,太高了,若不是他内功强悍,若不是这株树阻挡了坠势,只怕,他已经一命呜呼了。大难不死,哼哼,那就是某人的倒霉了。迅速而警惕的向四周望去,这悬崖下宁静而安

  • 小说:执子之手终不悔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执子之手终不悔在线阅读书名:执子之手终不悔目录预览:第3章如兽般的索要第4章纳兰璟,你该死。第5章你不是人第6章心在滴血第7章你会有报应的第3章如兽般的索要一边飞动,一边一把揪起她的长发,让她只能被迫的仰起头来看着他。“纳兰璟,看着我,我就要你亲眼看看朕是怎么玩弄你,而你又是怎么在朕的身下欢叫的。”慕容煊这样一说,纳兰璟突然间就发觉身体里悄然而起的异样。血液里就仿佛有小虫子在游走在叫嚣一样,让她就想要靠近身前的这个男人。“嗯……”她下意识的一声吟叫,迎来的是慕容煊更深的挺入,还有,

  • 小说:写意芳华念相思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写意芳华念相思在线阅读小说:写意芳华念相思目录预览:第3章劫色了第4章爽死了第5章好久不见第6章你懂的第7章我不是故意的第3章劫色了说完,她转身就走,哪怕她根本没有录音,却学着顾南竹的样子威胁起了洛景天。太恶心了。“千菲……”洛景天还要追上来,已经被吴沁芯拦住了。千菲回家,只用了十分钟就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千菲,我知道我出轨我混蛋,可三年前我的确是为了你才残废的,现在我的腿好了,你应该替我感到高兴,而不是跟我离婚。”“千菲,我知道你还爱着顾南竹,所以,我才没有碰你,我是想给你一个

  • 小说:一遇邪王误终身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遇邪王误终身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一遇邪王误终身目录预览:第3章黑夜第4章名份第5章他遇袭了第6章苦涩着心第7章书中信第3章黑夜闻着空气里依旧淡淡的茶香,想起黎安,走了也有些日子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府里天塌下来的事情都要他亲自去办着,他却惦着我,多远都捎了东西给我,我常想,我要是这府里的一个丫头其实多好,可以与他去天涯去海角,我与他,似乎也就有了盼头。而今,心里想的,念的,却一个字也不能说出,只深深的压在心底,久了,就只有疲与倦,再有,就是心伤。我喜欢这种寂廖无人扰的生活,与花

  • 小说:狂少霸爱宠上瘾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狂少霸爱宠上瘾在线阅读小说名:狂少霸爱宠上瘾目录预览:第3章一晚多少钱第4章踢得他半身不遂第5章他家的女佣第6章就那么急吗第7章他的放不下第3章一晚多少钱说完,水君御起身走出了VIP包厢。能消费得起这样房间的男人非尊即贵,又怎么可能是鸭呢?莫晓晓的心底泛起慌乱,不知道他出去要做什么,可这一刻当他消失在门楣间的刹那,她的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逃。这个念头一起,莫晓晓倏的跳下沙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还很整齐,只是微微的起了皱褶,拿手一拍皱褶就没了,然后脚步轻盈的就到了门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