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妃霸天下 大结局

2017/12/3 11:23:0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妃霸天下

第1章兵败

邓嘉泽是华国皇帝龙云浩手下的一员心腹大将,所有龙云浩认为重要的事情全部是要交给邓嘉泽去做的,而这个年纪不大却手握重拳的皇帝的心思又是不可猜测的。版权qi-wen.com

这不,邓嘉泽这次面对的敌人就是康国前朝公主,夏晓冉。然而,邓嘉泽的军队不但没有成功,还被夏晓冉一把火将粮草烧掉了。

前朝公主夏晓冉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是一个来自21世纪的女人,有着前世学到的无数历史以及掌握着先进的技术,即使是个女人,这个世界上也很少有人可以超越她,正因为如此,她也是让龙云浩念念不忘的人。

邓嘉泽自忖,究竟是自己轻敌了,还是对手强大了,最后,他自嘲的摇摇头,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即使有区别那又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他输了,而且输惨了。粮草都没了,让战士们饿着肚子耗在这里?虽然他很不心服,输在一个丫头手里,但他却只得叹一声,如果她是个男儿的话……哎。

邓嘉泽阻止自己不要想下去,拿起笔给龙云浩写了封信,讲明了事情的经过,并让龙云浩再给他运些粮草来。他看看信上的内容,满脸苦笑,龙云浩那家伙看到我向他求助,一定做梦都会笑醒的。说明qi-wen.com尤其是出发之前,他曾经拍着胸脯说这件事情包在他身上。什么叫出师未捷身先死,就是指的自己。什么叫落井下石,大概指的就是龙云浩了吧。

但是邓嘉译绝对想不到的是,如果用落井下石来形容龙云浩,那可真是侮辱了落井下石四个字了。

话说龙云浩在宫中得到邓嘉译的密保之后,心中不停地啧啧称赞。当然,他赞赏的是夏晓冉,而不是邓嘉泽。

虽然按照信上的内容,夏晓冉是用了美人计为开端,但如果那些侍卫真的不为所动,就算一万个美娇娘脱光了站在营地前面,也别想有人闯进去啊。奇闻网

而最让龙云浩欣赏的,就是夏晓冉的雷厉风行。趁其不备,攻其要害。在敌人还没准备好的时候直插其要害,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妙计啊,妙计。龙云浩似乎没有发觉,自己竟然把自己称为敌人了……

其实龙云浩自问,要是换成自己,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毕竟,还没弄清楚对方的实力就贸然出手,这种方法太过危险,万一美人计没有奏效,那就是死路一条。虽然龙云浩的分析也没有错,但是,他跟夏晓冉的思考角度是不同的。妃霸天下 大结局龙云浩手中有着千军万马,而夏晓冉只有两千多人。龙云浩想的是怎么压制对手,而夏晓冉却需要以少胜多。而最重要的是,龙云浩不知道夏晓冉手上的人,有着怎样超人的能力。

就是这样一场简单的比试,对方未损一兵一卒,而己方却跑了一个侍卫,斩了一个队长,又被烧光了整个粮仓。胜败一目了然。

有多久没输的这么惨了,龙云浩摇摇头,没有。他虽然赞赏夏晓冉的用兵之道,却也激发了他的斗志。妃霸天下 大结局男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说自己不行。

夏晓冉,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让我们,一决雌雄!

下定决心,龙云浩给邓嘉译回了一封信,只不过皇上的回信有个学名,叫做圣旨,圣旨的内容只有四个字:班师回朝。

虽然回信只有四个字,却在朝堂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皇上,邓公子带着数千大军去围剿前朝余孽,如今不过是要些粮草,皇上派人送去就是,为何要让他们回朝呢。”

“朕自有打算,只是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龙云浩总不能把自己要暗中跟人比斗的理由说出来,只得打着官腔。

“就算皇上有别的打算,那也不用邓公子回朝啊。说明http://www.qi-wen.com/

“朕说了,朕自有打算,让嘉泽回来不过是计谋的第一步罢了。”

“皇上,此举太过儿戏,我泱泱华国派出数千精兵,却连敌人的一根头发丝都没砍下来,还烧了我们的粮草,这让我们以后如何立足啊。”

“哼!”龙云浩见这些人不依不饶,态度也强硬了起来,“敌人能烧了我们一次粮草,就能烧了第二次。难道朕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送粮草不成?而且你们一再的反驳朕,难道,朕还用你们来教我兵法吗!

天子发威,众人再也不敢出声,毕竟龙云浩的铁血手段也是不少的。

龙云浩下了一道旨意,在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个角度。臣子看的角度是从国家出发,而在他的皇后高淑云眼里,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什么事情一旦跟夏晓冉沾上边儿,高淑云就要在心里打上个大大的感叹号。这一次,原本龙云浩派邓嘉泽去攻打康国,她觉得是件好事情。一来由邓嘉泽出面,龙云浩不会见到那个小蹄子,二来也可以将那个女人一网打尽,岂不美哉。

孰料,不过刚刚开始了一个回合,邓嘉泽竟然就败了,而龙云浩居然让他回来。这意味着什么?女人丰富的想象力发挥了作用,几乎是不加所思,高淑云就产生了一个念头,皇上该不会是舍不得了吧。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在高淑云心中不断的放大,贪婪的吸取着嫉炉的养料,不断的丰盈,不消片刻,这已经不再是个念头,而是个事实了。虽然高淑云得到这个结论是瞎猜的,但却不得不承认,女人的第六感,确实厉害。

虽然高淑云十分善妒,但她在后宫却颇有威望,很多的妃子都很拥护她。因为她几乎从不打压龙云浩宠幸的妃子,至少还没有人在明面儿上见过她对哪个妃子下过毒手,至于背地里,那就没人得知了。

高淑云不动宫里面的妃子,并不等于她宅心仁厚,而是因为,她觉得,这宫里的女人,每一个称得上是她的对手。说的直白一些,就是,没有人能撼动她皇后的位置。在她心里,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她的地位有威胁的人,只有夏晓冉。所以她才处心积虑的要让夏晓冉死,以除心头大害。

而在这后宫之中,有一个人也极得龙云浩的宠爱,叫做孙月茹,封号茹妃。高淑云非但不嫉炉她,还想方设法的拉拢这个女人,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好摆布了。并非是她单纯如水,而是真的愚蠢。高淑云曾经恶趣味的想,皇上会宠爱这样一个女人,是不是也是因为她傻,傻到在她面前根本就不用动脑子,就可以把她摆弄的团团转。

高淑云打开自己的首饰盒,从里面拿出一枚莹润的玉簪,玉簪头雕成一朵精致的梅花,更妙的是,梅花的花心有着一点圆润红印,好像娇嫩的花蕊一样,堪称巧夺天工。

高淑云将玉簪放进一个单独的梨木盒子里,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的温婉大方。“来人,摆架茹妃殿。

茹妃素来喜欢玉器,宫中的摆着,身上带的饰物,几乎都是玉质的。此时她正打开一个梨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枚素雅的玉簪,簪头的梅花莹莹可爱,她惊喜的抬头,“皇后娘娘,这是要给我的?”虽是问句,孙月茹却爱不释手,翻来覆去的看着。

“当然是给你的,”高淑云笑容可掬的说道,“这簪子虽然好看,但是有些活泼,不太适合我。可巧妹妹喜欢玉器,我便拿来给你了。更何况,这宫里面,就属你我姐妹二人关系最好,我不给你还能给谁?

这话听在孙月茹耳朵里十分的舒服,她本就是皇上最宠的妃子,又跟皇后走得近,难免不飘飘然起来。这不,她见到皇后同意,笑嘻嘻的将簪子插在了头上,自己去照了照镜子,在镜子前左顾右盼的。她背对着高淑云,自然看不到皇后娘娘眼中的一抹怨毒,语气轻快问道:“皇后娘娘,你看这样好看吗?”

高淑云就好像一个长辈对待晚辈一样,夸奖道:“当然好看了,妹妹天姿国色,这簪子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姐姐夸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孙月茹虽然嘴上谦虚,但脸上却没有一点儿谦虚的样子。

“哎。”高淑云见哄住了她,也不愿意再跟她演戏下去,毕竟没有哪个女人能大方到对自己情敌挑衅无动于衷,不管她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也不管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威胁。

果然,孙月茹好奇的问道:“姐姐为何忽然叹气呢?”

“妹妹有所不知,那个前朝余孽要回来了。”

“前朝余孽,莫非姐姐说的是那位?”

“还不就是她。”

“可是,皇上不是派邓公子围剿他们了吗?”

“皇上已经叫邓公子回来了,我猜皇上到底还是舍不得她,想哄她进宫呢。”

“如果她来了,那咱们岂不都要……”孙月茹说不下去了,她自然是明白夏晓冉的地位,如果某人回来了,她还算什么最受宠的妃子,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她。

“可不是吗,”高淑云假戏真做,悲从中来,“这些年来,你与我一直替皇上打理后宫,可如今皇上竟然没有跟你我打招呼,就要让她进来,这是将你我置于何地啊。”高淑云擦了擦眼角,继续说道:“妹妹,皇上素来最疼你了,不如今夜侍寝的时候,你劝劝皇上吧。想来皇上就算在想让她进宫,也不会不顾我们的想法吧。”

孙月茹虽然不甚聪明,但却知道夏晓冉绝对是个大威胁,当即就点头同意,还跟高淑云讨教了一番说辞,这才胜券在握,只等着龙云浩晚上来,好好吹吹枕边风。

天色快要黑下来了,龙云浩打开最后一本折子,瞥了一眼就扔到一边儿去了。这几天的奏折虽然不少,但大都是针对这次的撤兵事件,全被龙云浩置之不理,因此奏折数量没少,但批阅的速度却大大提高了。

第2章生辰

小邓子见龙云浩抻了个懒腰,立刻机灵的端着个盘子走了过去。“皇上,今天您要翻谁的牌子啊?”

龙云浩往盘子上一看,上面就放了一块牌子,翻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两个字,茹妃。他指了指盘子,问道:“怎么就一块牌子?”

“皇上,您忘了吗,今儿个五月二十,是茹妃的生辰,您今天若是不去,她恐怕以后都不会让您进屋了……”小邓子话头打住,作为一名合格的太监,他知道皇上的底线在哪里。

龙云浩身子一僵,已经五月二十了吗?五月二十,我爱你,一个多讽刺的日子。那是他与夏晓冉定情的的日子,曾经以为是莫大的巧合,现在却成为最大的难堪与痛苦。曾几何时,每年都盼着这个日子,甚至比自己的生辰更加的盼望。

隔着好几个月就开始挖空心思掂量着怎么在这一日哄她开心,然后欣喜的看她羞红了脸,却依偎在自己怀里笑的满心甜蜜。那时候,那时候……宠爱茹妃,大概就是才知道了她的生辰开始的吧。

龙云浩皱眉回忆,当时会选择用茹妃的生辰来纪念这个日子,就是为了提醒自己的愚蠢,错信了那个女人,

可是,这个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为何明明是要恨,却偏偏将曾经的幸福记得更清楚了。而自己为了忘却的记忆,竟然真的忘记了。这种感觉究竟是恐慌还是庆幸……龙云浩猛地摇头,不论是什么,都是应该清醒的时候了。

“皇上……”小邓子见龙云浩回过神来,小心的提醒。

“走吧,去茹妃殿,把前几天西番进贡的和田玉枕带着,茹妃喜欢。”

大概龙云浩内心里头也真的对这个茹妃不错,否则也不会记得她的喜好。毕竟,如果只是因为一个日期的巧合,很难维持住一个人的情感。

茹妃因为受宠,因此住的地方离皇帝的正殿颇近,龙云浩便没有乘辗,而是自己走了过去。刚走出屋子,天气闷热,让人的心情也没来由的心烦也来。算算节气,也快是梅雨时节了,难怪空气里全都是低气压的潮湿感。龙云浩几不可闻的苦笑了一下,这季节明明总使人烦躁,自己当年为何心心念念认为这是个好日子呢?

隔着老远,龙云浩就闻到了一股玉兰的香气。白玉兰是茹妃殿独有的,因为茹妃原名孙月茹,那白玉兰花开就好像一朵朵云彩挂在树梢,龙云浩戏称,宛若白云,便将所有的白玉兰树全都移到了茹妃殿,其他宫殿再不得种植。

“参加皇上。”茹妃盈盈一拜,柔若无骨的腰肢弯出一道动人的线条。

“爱妃请起。”龙云浩握着她的手将她托起。孙月茹灿然一笑,与龙云浩携手向内走去。行至一棵白玉兰树下,龙云浩伸手摘下一朵,插在孙月茹髮边,说道:“今年的玉兰花开得不错,配得上朕的茹妃。

“朕说有就是有!”随后龙云浩转头凑近她,盯着她已经红透了的脸颊却不说话。

孙月茹性子羞涅温柔,最爱脸红,龙云浩时常喜欢逗她,看她娇羞无措的样子。此时她被龙云浩盯得,连耳根都已经红透了,长睫毛眨啊眨的,几乎扫到龙云浩的脸上。龙云浩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茹妃,这玉兰都开花了,那你何时给朕结果啊?”

孙月茹疑惑的抬头,“皇上,玉兰花还会结果吗?”

“额……”龙云浩一怔,继而哈哈大笑起来,拉起孙月茹的手,摇头道:“走吧,进去吧。”心里好笑,这个茹妃,虽然性子跟玉兰一样清纯温婉,可是玉兰的那种灵气劲儿却一丝丝都没学会。

孙月茹被龙云浩拉着向前走,有些不舍的回头看着玉兰树,嘴上还问着:“皇上,你还没告诉臣妾,玉兰树会不会结果子呢。”

“等玉兰树结果子了,朕就告诉你。”

“哦,好吧。”孙月茹转回了头,仍是一副迷糊的样子。直到被龙云浩带到了桌子前坐下,这才反应过来,“哎呀,皇上,你真坏,又戏耍臣妾,那玉兰树要是真结了果子,那我不就知道了嘛,还哪里需要皇上告诉臣妾呀。”

龙云浩装作掰手指头数数的样子,“上次好像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反应过来,这次竟然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这玉兰果然养人,等着让人再给你移过来几棵。”

“皇上到时候可别后悔,我若是学聪明了,皇上可就没得玩了。”孙月茹嘴撅得老高,虽然他是皇上,可也不能总笑话她智商低啊,再说了,她浑身上下也就这一个缺点而已,不能总抓着别人的短处看啊。

“这倒是个问题,不过朕觉得,你就算再聪明,也不会赶得上朕,还是有得玩的。”

孙月茹不由得气结,撅着嘴不说话了。

龙云浩看她的样子,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高兴,自从当了皇上之后,很少有人敢在他面前表迖真实的心情了,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总是给他一种真实的感觉,喜怒哀乐都呈现在脸上,带给他难得的轻松感。喜欢惹她脸红生气,大概也是在寻找这种真实吧。

龙云浩给小邓子使了个眼色,小邓子立刻机灵的让人呈上来一个盘子,盘子上不知道放着什么,用红布盖了起来。

“打开看看吧。”龙云浩诱惑她。

孙月茹不说话,头虽然还转在别处,却不停地眼睛偷瞄。

龙云浩掀起红布一角,“哎呀,真好看,你真的不看看?”

“不看。”孙月茹继续坚持着,但是眼睛却斜的更厉害了,再掀的大一些就能看到了,再掀高一点儿

忽然,龙云浩把红布一撂,“小邓子,茹妃不喜欢这个礼物,拿走吧。”

孙月茹立刻扭过头,瞪大眼睛,将东西抱在怀里,“这是我的,谁都不准动!”

小邓子憋着笑说道:“哎呦,娘娘,你可别为难小的了,这可是皇上的意思,快把东西给小的吧。”

孙月茹求救一样的看着龙云浩,可他竟然一副是你自己不看的,怨不得我的表情。孙月茹忽然福至心灵,一把拉开红布,大声说道:“我看了就是我的了,我看了就是我的了。”

龙云浩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小邓子也在旁边陪笑着。

孙月茹一跺脚,“皇上,您又寻臣妾的开心!这东西,我不要……”她目光移到手里的物件上,立刻把话吞了回去,毫无杂色的上好白玉,雕刻成一个白白胖胖小孩子的样式,正笑眯眯的趴在那里。

“呀,这可是和田暖玉啊,这么大的一块儿,这么好的雕工,真好看。”孙月茹搂着玉枕,将脸在玉枕上蹭了蹭,“好舒服啊,谢谢皇上。”

龙云浩笑而不语,倒是孙月茹身边的宫女秋儿打趣道:“娘娘刚才还说不要呢,这会子又搂在怀里不放了。”秋儿是她的陪嫁,说起话来也轻松一些。

“说的正是,”龙云浩点头,“朕煞费苦心的准备了生日礼物,某人刚才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呢。”

生日?孙月茹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刚才被皇上取笑一时忘记了,自己身上还有皇后给的任务呢。皇后让她装贤惠,可是,贤惠到底要怎么装?经过刚才一闹,她早就把贤惠两个字忘到爪哇国去了。算了,枕边风枕边风,到了枕枕头睡觉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枕边风呢,凭自己的床笫功夫,把皇上伺候舒服了,到时候还不是让他听自己的。不过,贤惠嘛,能装一点儿还是要装一点儿的。

孙月茹笑的特别含蓄,“皇上送的臣妾自然喜欢,那是臣妾舍不得看呢。”看来这就是她心里面对于贤惠的理解了。

龙云浩见哄好了寿星,也不再逗她,安心吃了饭,又说了会儿话,然后天就黑的透透的了,再然后,……再然后当然是该干嘛干嘛去了。

一阵红浪翻腾,孙月茹赤裸着伏在龙云浩胸口,脸上带着欢爱后的潮红,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蜿埏在背后,更衬得肤如凝脂。

龙云浩的手指游走在她的后背上,孙月茹的身子敏感的扭了扭,摩擦着龙云浩的身体,龙云浩立刻觉得小腹一阵燦热,翻身将孙月茹压在了身下。

“皇上,”孙月茹媚眼如丝,双腿盘在龙云浩腰上,感受着身上男子不断索取带来的快感,喘息着问道,“皇上会不会永远对臣妾这样好?”

龙云浩的身子一顿,动作也缓和了下来,心头有些异样,“茹妃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

“臣妾只是害怕,若有一天,皇上有了新欢,就会忘记臣妾了。”

龙云浩眉头一皱,回道:“这些年来,就算后宫来了新人,朕也从没冷落你,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臣妾,臣妾……”孙月茹有些不知所措,她与皇后商量的时候,并没有如此一问,还以为只要让皇上爽了,什么事情都手到檎来,可是现在,完全出乎了她的控制范围,皇后教的那些东西一句也想不起来了,她心一横,说道:“皇上,您可是让邓公子接那位回来了吗?”

龙云浩支起身子,俯视身下的茹妃,平日里最喜欢她这幅娇喘吁吁的,既清纯又妩媚的模样,可是今日,忽然觉得索然无味,这幅模样竟然让他觉得有些腻味。

龙云浩翻身下地,自己穿上衣服。

“皇上,您要去哪里?”

“天气闷热,朕出去走走。”

孙月茹裸着身子跑了出来,抱住龙云浩,“皇上,难道皇上真的要让那位回来了吗?”

“若朕想让她回来,你问也没有用。若她不想回来,嘉泽去了也没用。你不要再多说了。”说完,龙云浩掰开她的手臂,甩手出去了。

第3章事出反常必有妖

龙云浩走出茹妃殿,守在门外的小邓子吓了一大跳,已经五更天了,他困的脑袋早都已经歪了,皇上竟然这个时候出来了。急忙跟了上去,“皇上。”

“回宫。”龙云浩只说了两个字,便再也不说话了。小邓子也不敢多问,刚才他可是看的真真的,皇上的脸色比这夜深人静还阴沉呢。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朝之后,龙云浩直奔皇后殿。昨天夜里听到孙月茹那几句话,他就觉得不对劲儿。孙月茹向来不会多想这些,以前就算他纳了多少妃子也没多问过,这一次别说他还没让夏晓冉回来,就算他真的让夏晓冉回来了,也不是一个妃子应该问的,更何况这还涉及到了政事军事,素来不多事的孙月茹是怎么知道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就算没被人指使,也是被人怂恿了。这背后的大妖,大概就是这后宫之主了。虽然这大妖背后有个更大的妖,但若是不杀杀她的锐气,只怕这后宫只会越来越乌烟瘴气的了。

龙云浩连通报都没来得及说就直接推开了皇后寝宫的大门,难得高淑云今天没有闭门在那里撒泼,但龙云浩这一出也是吓了她一大跳,险些从凳子上掉了下去。

“皇上!”高淑云慌忙起身,脚下一个不稳,噗通一下双膝跪在了地上。原本皇后见到皇上不用行这么大的礼,高淑云也没想行这么大的礼,奈何被吓得腿软了,竟然没支住,没摔个狗啃屎已经算是好看的

“起来吧,皇后没事儿行这么大礼做什么,某不是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情?”龙云浩径直走到桌子旁坐下,俯视着还跪在地上的高淑云。

高淑云撑着桌子,强自站起来,笑的一脸尴尬:“皇上说笑了,臣妾只是坐久了,腿有些酸,一时没有站稳罢了。”

“哦,那就是殿前失仪了?”龙云浩细长的眼睛微眯,虽然没什么表情,却让人陡然心惊。

高淑云刚刚重新做回了凳子上,龙云浩这一句话,她再次噗通跪在了地上,“臣妾一时失态,请皇上恕罪。”虽然龙云浩平时对这种事情不太在意,但今天的气氛明显不对,况且,如果深究起来,殿前失仪是可以杀头的,若是惊了圣驾,抄了满门也无可厚非。

“皇后自己也说了,朕不过是说笑罢了,皇后怎么就当真了呢?孙嬷嬷,还不快扶皇后起来。”

“是。”孙嬷嬷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将皇后扶了起来,偷瞄了几眼皇上,以她的见识,也看不出来龙云浩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高淑云站了起来,却再也不敢坐下了,只在龙云浩旁边立着。气氛一下子降到了霜天雪月。

宫女太监们都觉得不太对劲儿,全都机灵的退下了,只剩下这天下最尊贵的二人在殿内。

偌大的屋子里,一人站着,一人坐着;一人忐忑,一人淡然。

终于,高淑云绷不住了,声若蝇蚊,带着压抑不住的颤抖:“皇上,怎么忽然就来了呢?也不让人通报一下,臣妾准备不周,还望皇上恕罪。”说着给龙云浩到了一杯茶,只是手也抖得像筛子一样,一杯茶竟然撒出去大半碗。高淑云此时是真的害怕,龙云浩很少在后宫发火,若是真的发火了,那就是大事情。而且因为夏晓冉的事情,让她心中担心自己皇后的位置不稳,更是一时没了主心骨了。

“皇后坐吧,朕有些话要跟你说说。”龙云浩见她的样子,知道她已经吓得手足无措了,即使他对她再不满,可她终究是皇后,而且现在高家权倾朝野,还不到动她的时候。让她受点儿教训也就是了,这个程度已经可以了。

高淑云期期艾艾的,见龙云浩确实脸色好了些,这才擦着凳子边儿坐下了。

“这几日,听下人们说,皇后与茹妃走的挺近的。”

“臣妾治理后宫,自当与众姐妹相处和谐,后宫一团和气,才能解皇上的后顾之忧。”定定心神,高淑云嘴皮子也利索了起来,她毕竟是皇后,见过大阵仗,一时的惊慌也就恢复了正常。

“你们姐妹间多走动,说说话,确实不错。”龙云浩忽的看向高淑云,目光如炬。

高淑云的心再次揪了起来,刚要说话,却听见龙云浩出声,“不过,就算是姐妹之间唠家常,也该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皇上说什么,臣妾不明白。”

“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后宫之内不得妄论朝政,这点,皇后总该明白吧。”

“臣妾明白,只是不知道皇上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件事情。”

“既然皇后不明白,朕就直说了,省的浪得不少唇舌。”龙云浩烦透了她这种假声假势的模样,此时多看她一刻都觉得烦,“朕派嘉译去围剿前朝余孽,这是政事,也是军事。却不可能是你们后宫的闲谈之资。”

高淑云低着头,心中想着如何应策。

“怎么,皇后还是不明白?那朕就再说的明白一些。茹妃向来不问这些事情,怎么跟你聊了次天儿就学会跟朕吹枕边风了?”

“皇上……”高淑云心中焦急,却怎么都想不出个说法来。

“皇后不必多说了,朕不管你们后宫喜欢谈笑些什么,但后宫不得干涉朝政,这是规矩,是老袓宗留下的规矩,以后不许再言朝事,否则下次就不是跟朕聊聊天儿这么简单了。”说完,龙云浩拂袖而去,偌大的屋子只留下高淑云一个人。

龙云浩一走,屋门被重重的关上。高淑云终于再也绷不住,一时放松了下来,她本就坐在凳子边儿上,又被关门声吓了一跳,这一松懈,竟然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孙嬷嬷带人开门进来,正好瞧见皇后坐在了地上,吓了一大跳,急忙上去扶了起来。

孰料,高淑云一挥手,大喊道:“出去,都给本宫滚出去!”众人听命全都退了出去,只剩下孙嬷嬷留了下来。

高淑云指着她骂道:“本宫让你们全都滚出去,你也滚出去,难道聋了吗!滚!”

孙嬷嬷仍是不出去,走去要扶起高淑云,高淑云推了她一把,“滚出去,本宫谁都不想见!”

孙嬷嬷被推到在地,爬着来到高淑云身旁,哽咽着劝道:“娘娘,奴才怎样都无所谓,娘娘您自己要仔细身子啊。”

“孙嬷嬷,”高淑云忽然冷静了下来,声音平静的反常,“到了最后,本宫身边,竟然只剩下了你一个人。”

“娘娘,奴才跟在您身边二十多年了,一心服侍娘娘,除了服侍娘娘,奴才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了。

“是啊,到底是老人靠谱一些。这新人,不论给她多少好处,终究是养不熟,别人给点儿好处,或者给点儿压迫,便翻脸忘记了。”

“娘娘莫要这样,这后宫向来都是如此,您是皇后,谁又能撼动您半分,还请皇后不要多虑。”

“孙嬷嬷,那茹妃仗着皇上宠爱,竟然出卖本宫,你说,本宫最近是不是脾气太好了?竟然让一个小小的妃子骑在了头上。”

“娘娘素来就是好脾气的,后宫人尽皆知,茹妃不过一时得宠,便目中无人了。”

“今天皇上找我,说是我怂恿茹妃,让她劝皇上不要让那贱人回来。皇上还说我干涉朝政,若有下回,绝不轻饶。”

“那茹妃越发的没有规矩了,娘娘,咱们要不要给她一些教训?”

“她?茹妃?就她还不值得本宫上心,更不必浪费一番手脚,她兴不起什么大浪。何况皇上现在宠她,留着她还有大用。”

“她这样害娘娘,难道娘娘就这样算了?”

“蠢货。皇上刚责罚了本宫,本宫就去教训她,岂不是显得本宫小家子气?听说皇上昨天半夜从她宫里走了,想来她也受了些挫。本宫不仅不教训她,反倒还要赏她,安抚她。”

“娘娘深明大义,是奴才多言了。娘娘气消了,还是快起来吧,这地上凉,小心身子。”说着,便把高淑云扶了起来。

高淑云在地上坐了许久,这一站起来便腿脚酸软。脚跟不稳?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高淑云面露狠色,说道:“只是,宫里面的这个好糊弄,宫外面的那个,才是最大的隐患。”

“娘娘是说的,那位?”

“对,就是她!若不是因为她,本宫也就不用让茹妃去吹枕边风了,若不是这样,皇上方才也不会责怪本宫。都是那个贱人害的!”

“可是,娘娘,那位在宫外面,娘娘如何教训得了她?”

“本宫出不去,可本宫的父亲还在宫外呢,他老人家向来最疼我,只要父亲知道了我的遭遇,那贱人定然会生不如死!”

“娘娘深谋远虑,丞相定然会为娘娘讨个公道。只是丞相身居高位,有些事情也不便出手。娘娘打算让丞相如何做呢?”

“本宫自然不会让父亲涉险。父亲向来与江湖人士交好,其中不乏高手死士,随便派一个那贱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妃霸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妃霸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目录预览:第一章同学聚会(1)第二章同学聚会(2)第一章同学聚会(1)烈日炎炎,暑气蒸人,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情跟着显得格外的烦躁。宁城,地处沿海,是东海之滨上一颗美丽的明珠,空气清新,绿树成荫,与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交相辉映,城市的道路宽广而洁净宛如自家打扫得一尘不染的房间。。。这里,被评为全国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城市中的一草一木,一街一角无不在彰显着这座海滨之城的诱人魅力。黄海传是市委政研室的一名副主任科员,从大学毕

  • 世界太大我不想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世界太大我不想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世界太大我不想看目录预览: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第2章女债父偿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两万里的海底有多冷,不是去过的人,又怎么会了解?……大雨瓢泼。沈知微冒雨站在兰苑的雕花门外,旁边是一堆被扔出来的行李,她不停拍打着大门,嘶吼声被雷鸣声覆盖。“顾慕衍,不是我,你相信我!”“许烟不是我害的,你出来一下好不好?”“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的……我没有做那些事,顾慕衍,求你,至少听一听。”沈知微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手上却更加用力的拍打着大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疯

  • 踏雪尤知春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踏雪尤知春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踏雪尤知春寒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啊——”“韩瑾归,你给我停下来!你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楚云深刚洗漱完连护肤品还没有来得及涂抹,便被闯进来的韩瑾归压在了梳妆台前,从身后蛮横的要了她。韩瑾归一身的酒味混合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令她泛起一阵恶心。听到她的话,韩瑾归从她的身后抬起头,那双猩红的眸子反射在面前的镜子中,显得异常可怕!“就算这个孽种现在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他的话像是一盆冰水,将楚云深从头

  • 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三者上位第2章给我跪下第一章第三者上位九月十九,宜嫁娶。萧月看着台下杂乱的人群,将捏在掌心里的那张黄历撕成了碎片。陆家独子和萧家千金的婚礼,轰动全城,而轰动的原因却不是婚礼有多么的盛大,而是她的丈夫逃婚了。十分钟前,她满心欢喜的等待交换戒指的那一刻,陆温泽手机响起,他脸色大变的接了个电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她和一屋子的宾客还有咄咄逼人的媒体。能让陆温泽这样不分场合的人只有一个,江楠。他走得决绝,一句话也没有

  • 相思满心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相思满心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相思满心间目录预览:第001章逃家捉奸第002章这身失得莫名其妙第001章逃家捉奸“砰砰砰”一阵阵大力的捶门声从阁楼传来,夹杂着方小鱼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李云芳,你个老女人快开门,放我出去!”门外,继母李云芳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嘴里却假装好意相劝:“小鱼啊,你弟弟现在被逼得有家不能回,你就不能答应做这一次吗?”方小鱼知道继母为人,完全不吃这套,立马怼了回去:“你们别做梦啦!你那儿子已经渣得无药可救了,休想把我也拉下水!”“你个小贱人,跟你那不要脸的亲

  • 乡野妇科小医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乡野妇科小医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乡野妇科小医圣目录预览:手抄小册子村后大河边手抄小册子甄峰柳好不容易考进一所三流医科大学,却因打架斗殴被开除,连个学历都没混着,只好回到乡下吃老子的住老子的。只是甄峰柳一点上进心也没有,整天只知道混吃等死,从来也不想想自己的出路。他老子真是急坏了。便每日逼着他学些中医,背些草药的名称。免得将来老子死后他再饿死。这一日甄峰柳躲在稻草垛后面睡大觉,把老子让他背的书撇到一边,睡得满口涎水直流。“好你个臭小子,让你背书你竟躲到这儿来睡大觉?看俺不打死你这个

  • 略过岁月去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略过岁月去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啦,

  • 贴身女杀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贴身女杀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贴身女杀手目录预览:第1章两个选择第2章戏谑残忍第1章两个选择拉斯维加斯是美国内华达州的最大城市,以赌博业为中心的庞大的旅游、购物、度假产业而著名,是世界知名的度假圣地之一,拥有“世界娱乐之都”和“结婚之都”的美称。MIRAGE酒店是这座欲望之都里最著名的酒店之一,来这里的华夏人,更喜欢叫它“海市蜃楼”。从这座充满浪漫气息的高大建筑最顶层放眼望去,看着满眼璀璨华丽的灯火,会让人产生一种自我极度膨胀君临天下的错觉。段天道正在享受这种错觉,他悠然自得的站在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