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军火之王 大结局

2017/12/3 11:04:1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军火之王
第一章 阴沟里翻船

埃国东北沙漠,一辆改装过的斯太尔重卡行驶在路上,肖扬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优哉游哉的看着DVD。阅读http://www.qi-wen.com/

旁边轩辕战手握方向盘,眼睛却看着他,“这电影真那么好看?”

肖扬把视线从屏幕上挪开,对着轩辕战笑了笑,他现在看的是一部叫《战争之王》的片子,这部电影他已经看过无数遍了,主要是电影的主角原型是他们这行的顶级boss,也是他一直视作自己人生目标的人物,关于这样一个人的传纪式电影,他总喜欢在无聊的时候看上一遍。

“你不觉得这电影很好的阐述了人生的无奈?体现了那些军阀残暴的人性?”

轩辕战翻了个白眼,反问:“老大,您啥时候懂这些了?我从里面就看到了好多的56半、好多的AK、好多的富兰克林……”

肖扬哈哈大笑,人性什么的他不关心,这个世界有需才有供,无数人谴责他们这些军火贩子,说这说那的,可就算没有他们,这个世界就和平了?就没有战争?没有压迫?

那些都是扯淡!真正最大的军火商其实是联合国的五大国家,他们这些人也就是小喽喽而已,支持一场战争?怎么可能!这可是大国的权利。

“知道尼特为什么最后被抓,现在还关在美国的监狱里面吗?”尼特就是电影中的原型人物,这家伙曾是全球最大的私人军火商,拥有着全球最大的私人航空运输队伍,只不过后来在泰国被CIA的人装成客户,把这个家伙抓了。

轩辕战马上应道:“那是他笨,要是我们,能让CIA那些笨蛋给抓住?”

肖扬打了个响指,“对了,尼特之所以被抓,那是因为他个人没什么战力,所以说啊,作为一个合格的军火商,个人战斗力也是不可缺少的,不是光有人脉、头脑就能玩得转的。”

轩辕战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这些年里CIA也曾对上他们,可哪一次让他们占了便宜?要是当时的尼特能有他们几人的战力,CIA想抓到他可不会那么简单的。

“老大,这次之后就不给马沙他们供货了?”等了一会,他问到。说明http://www.qi-wen.com/

马沙是他们这次的交易对象,在出发前,肖扬就说了这次是和马沙最后一次交易。

“马沙不是什么好家伙,听说这阵子他有对平民下手,我们是军火贩子,但也不是有人买我们就卖的。”肖扬有着他的底线,相比其它军火贩子,他更有个性,看不顺眼的他一律不卖,而马沙现在就进入了他看不顺眼的名单。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交易地点。

一座不知道什么年代被遗弃的房子,除了风化之外倒也没有太多的破损,把车停在外面,肖扬和轩辕战两人跟着马沙的人进了屋子。

可让他们两个没想到的是,当他们刚一进门,房子里的马沙和他留在屋外的人齐齐举起了枪围了过来。

“马沙,你想怎么样?”

肖扬看着对面的黑大汉和周围一圈拿枪指着他们的人,脸色有些难看。版权qi-wen.com马沙虽然不是什么好家伙,但他们之间几次的交易看来,这家伙绝对不是那种随便敢对他们下手的人,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这样。

做军火贩子也有两个年头了,在北非这一块也算小有名气,可没想到居然会阴沟里面翻了船,看了一下站在自己旁边的轩辕战,暗道自己大意了。

黑大汉示意手下搜查肖扬和轩辕战的身,略有得意的笑道:“哦,亲爱的肖,我可不想怎么样,而是有别人对你们想怎么样!”

有些绕口的回答,让肖扬有些纳闷。

自己在这一行向来讲究诚信,服务至上,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难道是以前当雇佣兵时候的敌人?

想到这个,他心中一凛,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问黑大汉:“哦,是吗?我做生意向来公平,有什么人看我不顺眼?”

马沙从手下手中接过从肖扬伸手搜来的M9,咔嚓咔嚓的拉动着枪膛,然后猛的一扬手对准了肖扬的脑袋,“亲爱的肖,怪就怪你做生意太厉害,抢了别人的生意,所以有人看不过去了。”

说完,就准备扣动扳机。

肖扬看到这个样子,就知道再不有所动作,那就死定了,他现在还年轻着,可不想英年早逝,连忙喊道:“等等……我有很多美金,全部给你,给我们留条命,我保证马上离开这里,以后不再出现在北非。”

他这是在赌!

马沙是埃国反、政府武装中的一个小头目,下面有那么一百来号人,有点欺软怕硬,又有些贪财,想必针对他们就是因为生意上的对手给了他们好处,所以肖扬才提出很多美金,以此来赌他们生还的机会。阅读qi-wen.com

果然,马沙一听很多美金,他马上就心动了,停下了扣动扳机的动作。

等弄到了钱,再干掉他们也是一样,他这样想着。

放下拿枪的手,脸上浮现让人厌恶的笑容,“亲爱的肖,你说的是真的?”

看着他乱转的眼珠子,肖扬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家伙的想法?心中冷冷一笑,脸上却保持着迷人的笑容,连忙点头:“对,我大概还有四百多万现金,放我们离开怎么样?”

四百多万!贪财的马沙一听到这个数字,拿枪的手兴奋得有些发抖。

他就是一个小头目,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大一笔属于自己的钱?

一定要弄到手!

“没问题,只要你保证以后不在北非出现了。”

要的就是这句话!肖扬心中一乐,微不可查的向旁边的轩辕战使了个眼色,然后对着马沙说道:“在我车子的驾驶室有一个箱子,你让人去拿,不过我得告诉你,这个箱子可是装了炸弹的,只能由我打开……”

马沙虽然贪婪,但绝对不傻,想到肖扬有可能是在耍花招,但又舍不得那可能存在的四百万,想了想,最终没有说什么,直接叫两个下属去外面的车上拿箱子。

箱子很快就拿来了,银白色,带着密码锁,马沙看了看箱子,然后用枪指了指肖扬,示意他打开密码。

肖扬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轩辕战,双手高举来到箱子面前蹲下,在箱子的密码锁上拨弄了几下,然后就准备打开箱子,可看到他这个动作的马沙马上就制止了,“亲爱的肖,你可以退开了。奇闻网

肖扬低头诡异的一笑,马上顺从的站了起来,并老老实实的再次举起上手,退开箱子的范围。

“你,打开。”马沙指着一个手下,示意让他打开箱子,而自己则往后退开了几步。

任你多么小心,要死的时候总是会死。

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肖扬在心中嘲弄着。

马沙的手下却没有想太多,听到命令,二话不说马上走到箱子面前,把箱子打开了。

没有想象中的危险,马沙向箱子望去,只见一匝匝叠得很整齐的绿色钞票布满眼帘,让他顿时激动了起来,一个箭步的跑到箱子面前。来自qi-wen.com而他的那些手下,目光也完全被箱子所吸引,根本没有发现肖扬和轩辕战两个在不知不觉的向后挪动着。

“一、二、三……”肖扬心中默念,然后和轩辕战猛的一个转身快步向后面跑了几米,然后快速扑向地面双手抱头。

两人的动作让一群人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可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砰”的一声巨响,让包括马沙在内的所有人顿时失去了意识。

“上当了!”马沙终于在最后一刻醒悟过来了,可惜这时候已经太迟了。

“妈的,你放了多少TN、T?”巨响过后,肖扬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踢了一脚旁边的轩辕战,两人跑出十几米,居然还被震昏了头,这威力实在也太大了点。

箱子确实是装钱的,不过被轩辕做了手脚,本来是为了以防万一,却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救了两人一命,轩辕战站了起来拍掉后背沾上的一团碎肉,嘿嘿干笑了两声:“才一百多克,不过被改装了一下,没想到威力大了那么多。”

“你娘!”肖扬再次一脚过去,“没死在别人手上,却差点死在你丫手上了。”

轩辕知道这是自己的错,不敢多话,任由肖扬怎么骂,他也只是嘿嘿的干笑着。

肖扬看到他这样子,就无奈起来:“你丫别装无辜了,赶紧收拾一下,外面的人马上进来了。”

……

这里只是交易的一个地点,并不是马沙的老窝,五分钟后,两人据守门口把外面几个守车的武装分子干掉,再次回到爆炸现场。

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布满着一地的尸体和碎散的富兰克林,轩辕很是冒火,看着爆炸点最近的马沙的尸体,他拿着手中刚刚从地下捡起来的AK对着尸体狠狠的打了一个弹夹,直至碎肉纷飞才停了下来,“这王八蛋,居然把主意打到我们头上来了。”

肖扬也有些恼火,不过想得更多,捡起一张只剩半截的美钞,心痛的摸了摸,然后说道:“是谁指使他的?老杰克?毒狼?还是巴布那个老毛子?”

第二章 神秘的情报贩子

他口中的这几个人,也是活动在北非这块的军火贩子,从事这一行比他更早,在这两年里,因为肖扬总是能弄到一些便宜又质量不错的家伙,他们生意大步下滑,按照之前马沙说的,这是有人因为生意上的问题而有人对付他们,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肯定离不开这些人其中的一个。

轩辕战丢掉手中的枪,在地上找来找去也没能找到一张完整的富兰克林,心里很是不爽,听了肖扬的话,他瓮声瓮气的回答:“肯定是巴布那个王八蛋。”

肖扬心中也觉得这家伙最有可能。

一来这家伙很是阴损,干什么坏事一般都不自己出面,让马沙来找自己的麻烦,正是他的风格。二来则是他主营的也是俄制装备,两人在生意上有直接的冲突。

有些郁闷但是实在没别的办法,没能留下马沙而从其口中知道后面捣鬼的人,肖扬心有不甘,箱子里面虽然没有四百万现金,但也有将近一百万,就这样损失了?

这不是他的风格。

摸了摸头上不到寸长的头发,对着轩辕说道:“联系米麒麟,就说我要马沙老巢的地址,还有这些天他和什么人接触过。”

轩辕战眼睛一亮,“干一笔?”

看着他那兴奋的样子,肖扬给了他一个白眼,“自从这两年咱们改了这行当,外人估计都忘记咱们的名字了,现在看来老老实实做生意还是不行的,再说这次差不多损失了一百万,总得要找回来才是。”

“得了,我明白了。”得到确切的答复,轩辕二话没说,马上朝外面走去。

看着他那兴冲冲的样子,肖扬摇头失笑,暗道这家伙大概压抑得不行了,要不然哪会这么积极啊。

屋子里转悠了一番,没弄到什么值钱的玩意,只好从地上捡起几把还能用的破旧AK,也跟着出了屋子。

这次送货的车是由斯太尔越野重卡改装而来的,走到车前,肖扬爬上了驾驶室,就看到一脸不痛快的轩辕战。

“怎么了?”

“米麒麟那个王八蛋,居然要十万美金。”轩辕战咬牙切齿的说道。

“艹,这王八蛋想钱想疯了吧,就这么个破事,居然敢要十万。”哪怕肖扬的性格再好,这时候也忍不住爆出了粗口,可刚说完之后,又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皱了皱眉头,说道:“奇怪啊,这家伙难道知道这里面的事?知道我们急着要这个情报?”

“鬼知道他,我刚说要情报,还没来得及说时间,这玩意就说要十万。”

米麒麟是一个很奇怪的外号,其人神秘得很,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可这样一个人,却能提供你任何想要的情报,而且向来收费合理,因而被地下世界的人所欢迎。

马沙只是可有可无的一个小人物,为什么米麒麟开口就是十万?

“联系他。”很快,肖扬有了决定。

轩辕战一直以肖扬马首是瞻,尽管心里不爽米麒麟的要价,但也没有再多说,拿起卫星电话,再次联系米麒麟。

“是我。”

“肖扬?”对方标准的普通话,能让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自愧不如,“哈哈……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再次联系我的。”

肖扬可不会从对方讲的是普通话,就认为他是中国人,因为地下世界的人都知道,米麒麟这家伙是绝对的语言天才,英国人和他联系,他能讲伦敦口音的英语,美国人和他联系,他能讲华盛、顿口音的英语,中东人和他联系,他能讲阿拉伯语,无一例外都很正宗。

所以想凭这一点就说他说哪国人,理由完全不成立。

“你这混蛋,怎么就知道死要钱?”每当听到这个声音,肖扬就有骂人的冲动,恨恨的骂了一句,问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问题?居然开口就要十万,老子的钱可不是大风吹来的。”

面对他的粗口,米麒麟没有任何恼怒的迹象,依旧在笑着,“养孩子、养老婆、养房子不要钱啊?想知道为什么?另加一万。”

“我靠。”真是低估了这家伙爱钱的程度,肖扬暗骂,心中一动,“养孩子、养老婆、养房子?你是中国人?”

“没错!我现在就国内,什么时候回国了可以来找我。”

……

原本随口而出的一个问题,肖扬压根就没指望这家伙会回答,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爽快的说了。

“你和我在开玩笑?”他迟疑的说道,一时忘记联系米麒麟的本意了。

这家伙一直以来神秘无比,貌似没必要告诉自己他的真实身份啊,无论怎么看,这里面都透着一丝诡异。

“嘿嘿……佣兵界顶顶大名的血狼,我敢和你开玩笑?”

“我现在不干佣兵了。”肖扬嘀咕了一句,心中更是觉得怪异,和米麒麟打交道有五六年了,知道他说这样的话,那肯定不是开玩笑的,可他为什么对自己会透露身份?

“为什么会把真实身份告诉我?”

米麒麟显然没想说实话,“你是中国人,你的团队也是中国人,说起来咱们是老乡,为什么不能告诉你!”

狗屁的理由,按照这样说,北非、中东这么多相同国籍的佣兵他们怎么经常见面就打,要是因为是同一个国家的人就能这样的话,那这个世界早就和平了。

“你丫不想说就算了,拿这个狗屁理由来敷衍我。”肖扬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不再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既然是老乡的话,那刚刚那一万美金是不是能免了?”

电话那边的米麒麟沉默了一会,“为了表示诚意,行。”

……

居然真的能行?这下子轮到肖扬沉默了。

只是习惯性的想跟他讲讲价,居然真给免了,要是和别人做生意,一万美金虽多,但不看在眼里的人也不少,不过在米麒麟这里,简直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谁不知道这家伙从来不讲价的?

“今天你有些不对劲,让我没有安全感。”肖扬很认真的说道。

熟悉肖扬的人都知道,这家伙平时说话骂骂咧咧,但一旦认真起来来,那就代表有人有危险了,显然米麒麟也知道这一点,马上不再嘻哈,严肃中带着些许无奈,连忙说道:“别乱想,我真是中国人,今天和你说这些,完全是因为我有我的消息来源,对你没恶意,原因我现在不能说,以后你就知道了。”

“真的?”肖扬皱了皱眉头,却依旧没有放松语气。

“真的!你是我大爷行了吧,你丫别用这种口气对我,我一听就发麻,我可不想和当年的黑水一样。”

米麒麟所说的黑水,那还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肖扬和他的团队跟黑水一起接了一个任务,可是在任务过程中黑水的人居然暗中下绊子,让他们团队中的一个兄弟牺牲了,从而惹起肖扬他们的怒火,在之后的半年中对黑水展开了血腥报复,一直到黑水的老板亲自出来和解,这件事情才完。

当时这件事情可谓是震动了整个地下世界,也是造就了肖扬他们在佣兵界的传奇,可惜的是,从那之后肖扬带着他的人退出佣兵界,转行当了一名军火贩子。

事情再次由米麒麟口中说出,肖扬就想起曾经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心中有些感伤。

电话中的米麒麟见肖扬没说话了,马上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说这个,马上说道:“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有事可以再联系我,我一直在国内。”

说完,不等肖扬有什么反应,马上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的断线声,肖扬摇了摇头,把心思收拾了起来,转头把电话丢给轩辕战,“资料传到邮箱了,这家伙居然告诉我他是中国人。”

“啊……”轩辕战张大了嘴巴,表现出了足够的惊讶,“这家伙一直就像个老鼠喜欢躲在暗地里,怎么会……不是骗人的吧?”

回想两人之间的对话,肖扬很肯定的摇了摇头,“不是骗我的,我现在就奇怪他这样一个人为什么突然会暴露身份。”

以真实面目活动在地下世界的情报贩子很常见,但米麒麟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异类,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个圈子里面的,也从没有人有见过他的真实面目,唯一跟他联系的方式就是两种:卫星电话和网络。

什么原因能让他这么做?

轩辕想了想,最终只能是摇头。

“算了。”确定这家伙应该没什么恶意,肖扬只能把这事情放下来,“收拾一下,去马沙的老巢。”

……

房子是牧民多年前因为周围沙漠化而迁移遗留下来的房子,周围没有任何的建筑,这才被马沙一伙选为交易的地点,两人下了车,把周围的几具尸体丢上一辆破旧的皮卡上面,把车给启动,在油门上放上一块石头,让车直接撞进屋子里面,然后再从他们的重卡里面拿出一具火箭筒,对着房子发射了一枚火箭弹毁尸灭迹,这才上了他们的车,往马沙的老巢而去。

米麒麟传来的资料显示马沙的老巢就在交易点西五十公里外的小镇,车子离开交易点,很快就上了一条沙漠公路,肖扬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用电脑看着情报。

“这个人是不是巴布的人?”看着其中一张俄罗斯人的照片,他印象中好像没见过,于是问轩辕战。

他们的越野重卡性能相当的好,在沙漠公路上跑起来也没觉得有多颠簸,轩辕战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伸过来搭在电脑屏幕上瞟了一眼,“好像没见过。”

“这个人是最有嫌疑的,想要知道谁在坑我们,只能查到这家伙的底细。”

“米麒麟那家伙也没查到?”

“你以为他真是万能的啊,不过他查到这家伙在半个月之前离开埃塞俄比亚,进入香港境内了。”

“下个月就是老三的忌日,我们这两年一直没回去过,要不正好回去一趟?”

老三就是三年前牺牲的兄弟,当年他们几人在黑水服软之后,才把老三送回国内安葬,由于肖扬的愧疚,这两年他们一直没有回去过。

轩辕提到这个,肖扬再次沉默。

第三章 路遇同胞

“兄弟们走上这条路,就对生死已经看透了,老三的死也不是你的责任……”每次一提老三,肖扬就沉默,轩辕知道他一直把老三的死当成是自己的责任,可是在他们看来,既然进入这一行,生死也就由不得自己了,更何况,当时作为队长的肖扬根本没有任何的指挥错误,没必要在心里承担着这些。

肖扬也知道当时的情况是一个死局,可不管怎么样,他都忘不了老三临死时的笑容,忘不了他们刚认识时的谁也不服,忘不了兄弟几个在一起喝酒泡妞的事。

抬头露了个难看的笑容,“只是想起老三在时咱们一起风里来雨里去的日子,心里有些难受罢了。”

轩辕战点了点头,不想在这事情上多说,“那下个月把这边的事放一放,大伙都回去一趟?正好把这家伙解决?”

肖扬看了看手表上的日历,“还有十天时间啊,行,不过我们得快一点,不然这家伙又从香港跑了。”

见他同意了,轩辕战就知道他真是想通了,心里很是高兴,笑着点了点头,一只手拿起电话,马上联系起二哥让他定机票。

……

“前面好像有枪声。”一个小时后,离目的地大概还有十几公里,开车的轩辕战突然放缓了车速,对肖扬说道。

肖扬打开车窗,凝神听了一下,“前面两公里左右,有A、K,有56半,还有95,95和56半是一方人,a、k是一帮人,不过好像a、k一帮人比另外一方人要多不少。”

轩辕战干脆停下了车,皱了皱眉头,问肖扬:“怎么办?我们……”

56半就是中国产的56式半自动步枪,在非洲国家出现很正常,而95则是国产95式突击步枪,这玩意是现在国内的制式步枪,非洲人从不用这玩意,能出现在这里,那代表着有国人在前面。

不管是当雇佣兵的那些年,还是转行这两年里,他们都下意识的没有接过和国内有关系的业务,也没有多管过闲事,今天……

埃塞俄比亚东北部是反、政府武装的地盘,而且前面又是马沙的老巢,能够在这里肆无忌惮开枪的大概也没其他人,想到这里,肖扬马上就决定去看看。

“先去看看再说。”

车子前行半公里,远处路中就出现好似车辆的黑影,轩辕战停下车来,从驾驶台前拿起一个望远镜,“老大,好像是反、政府武装的人在追什么人。”

“哦?”肖扬一把抢过轩辕战手中的望远镜,向前面看去,只见路上一前一后停着几辆车,两帮人各自躲在车后对射着。

“还真是那帮王八蛋。”他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来,“开车,干掉他们。”

之前阴沟里翻了船被马沙给算计,然后又被米麒麟给弄了个满肚子问题,这时候他正一肚子无名火呢,本来想去马沙的老巢去泄泻火的,既然路上就能碰到他们,那就算他们倒霉了。

“那另外那帮人呢?”轩辕战连忙启动车子,一边问道。

肖扬放下望远镜,抽身爬到后座,然后按下一个按钮,打开改装过的车顶天窗,一边从另外一侧拿出一具车载GAU-19多管机枪往车顶上面架,一边回答轩辕战,“先不管,打了再说。”

这个大杀器都拿出来了,轩辕站就意识到肖扬的不痛快,不想碰那个霉头,干脆不再说话,只管开着他的车。

12*12的越野重卡,足足有六百多马力,并不满载的车子开在沙漠公路上轻轻松松,在肖扬安装好GAU-19后的一声“好”之后,轩辕用力踩下了油门,重卡发出轰轰的声音,快速的往前方驶去。

大块头实在太显眼了,距离两帮人还有五百多米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不过五百米的距离对于重卡现在的速度,也不过就是几十秒的时间。

肖扬半截身子露出车顶,双手紧握着GAU-19的握把,在距离还有三百米,两伙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他拍了一下车顶,示意轩辕停车。

这挺GAU-19还是不久前从阿曼弄过来的,还没有来得及卖出去,却没想到今天让他自己享受了一把,三根枪管,射速高达每分钟千发,车子刚刚减速,他就用枪头对准远处一方,扣动了手中的按钮。

“嗞……”“哒哒哒……”

GAU-19咆哮声掩盖了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12.7mm的子弹从枪管快速喷出,在枪口形成一道火龙,然后从95一方人员的头顶飞过,直扑另外一方。

“叮叮当当……”

三十秒的时间,反政、府武装人员一方几辆拦在路中的车子如筛子一般,同时地面涌现数条红色的“小河”。

松开按钮,肖扬一只手顶了顶鼻梁上的防护镜,移动枪口指着一名拿95的汉子,“去看看,还有活的没?”

……

问军作为一名驻外武官,自认这些年在北非也见识过了不少事,但是当看着就这么一辆重卡“轰轰”的开到他们交火范围,然后没用一分钟,问也不问就把对方十来号人打成筛子,他就有些胆寒,同样有些莫名其妙。

而当车顶男子用那具大杀器指着他时,他心里更是发毛,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而是他们今天有要保护的人,难道送走狼群,又走进虎口?

他不是没想过要反抗,但看着车顶黑黝黝的那家伙时,他就完全放弃了那个心思,要是只有他一个人,还可以博一下,可眼下……

好在男子随之而来的话中,貌似对他们没什么恶意,这才让他放松了一些。

悄悄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中年人,他转身向刚刚追他们一伙人那边走去。

“等等……”正当他迈出的时候,车顶的男子又开口了。

肖扬看得出自己指得那名男子应该是军人,也知道他很有可能是中国人,不过有了今天上午的前车之鉴,他可不想再有什么大意,抬起枪头指着五人,“先把你们的枪放下!哦,对了,千万别跟我说什么军人的荣誉什么的,你们应该知道我要杀你们的话,实在太简单了。”

说完,他还摆了摆手中的GAU-19。

赵庆峰从来都不信那些什么诸天神佛的,可这今天的遭遇让他觉得是不是出行之前没烧香,一上午就被反、政府武装分子当成和政府谈判的筹码而差点被活抓,而现在更是出现了一个看起来比那些武装分子更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听他的,放下。”他明白眼前的男子说的没错,凭他们这几把枪,男子要杀他们实在太简单了,没看到刚刚成倍于他们的人,也就半分钟的样子被灭了个干净?于是率先把手中的枪放到地上,然后又对其他几个人说道。

他现在只能祈祷这个看似是同胞的人对他们真的没恶意。

问军这次的任务就是保护从国内来的赵庆峰,眼前的情况容不得他有别的想法,对着身边的另外一个兄弟点了点头,把手中的95放下,然后转头朝对面走去。

肖扬看似漫不经心,但实际上他的一只手一直放在GAU-19的按钮上的,只要几人一有异动,他保证会毫不留情,看到几人很是识趣,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拍了一下车顶,通知轩辕战,“把他们的枪收起来。”

问军的动作很快,一百多米的距离几下就跑了过去,在两辆已经全部都是洞的皮卡后面看了看,然后忍住心中要呕吐的感觉,马上跑了回来,看到一个大个子在收缴他们的枪,愣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还有一个有点气,其余全部死了。”

“哦,还有一个有气的?”肖扬有些意外,刚刚最少发射了五百发子弹,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打击点,在如此多的子弹攻击下,居然还有活着的人?这家伙运气太好了。

想着这家伙现在活着还不如死了,他双手再次放在了GAU-19握把上,然后按动了发射按钮。

“哒哒哒……”

火舌再次喷出,弹头搭在皮卡上面依旧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这下应该没气了!”

……

不管几人一头的冷汗,肖扬用衣袖拂掉车顶上残留的几颗弹壳,然后钻进车里,从驾驶室下来走到几人面前,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几人中居然还有一个女人。

带着帽子,穿着这里常见的沙漠作战服,还真看不出来是个女的,看着这女的躲在几个男的后面,低头看着地面,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想了想,用普通话说道:“中国人?”

赵庆峰来非洲不是第一次了,知道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什么人都有,看着眼前的男子盯着自己的女儿看,他心里一个“咯噔”,很是后悔为了赶时间而只带了这么几个人出来,后悔不该耳根子软,让自己的女儿跟着过来。

“该不会是……”

心中乱想,却从对方口中听到正宗的汉语,一时间他惊喜莫名。

连忙说道:“是……是……我们是中国人,小兄弟你也是?”

肖扬一直有观察这个中年人,发现自从自己开枪杀人到现在,他除了有意无意的护着那个年轻女人之外,一直都很镇定,就估计应该不是普通人,普通人碰到这种事,哪里会这么镇定啊。确定他是中国人,也就没有了要为难他们的心思,朝轩辕战摆了摆手,示意他放下枪。

“现在没事了,你们走吧,不过这块地方有点不安全,你们最好小心点。”说完,他转身就招呼轩辕战上车。

能有军人保护,而且自己也会开枪,不是政府就是军队的人,他可不想和这样的人有太深的关系。

军火之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军火之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三届书法作品展入展名单

    近日,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学员书法作品评选评审工作在京圆满结束。本次评选工作面向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的学员,经过评委会严格评审,共有30位作者入选。本名单为公示名单,公示期为2018年4月27日-5月3日,共7天。公示期间,如发现有违规问题,可向中国书协(大型活动处)举报;公示期结束后,仍接受对有关违规现象的举报,举报材料要求信息准确,事实清楚,中国书协将依照相关规定调查处理。中国书法家协会2018年4月27日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学员书法作品评选前三十名作者公

  • 我们在进行算姻缘的时候需注意什么呢?

    婚姻关系到一个人的一生,想必每个人都会希望自己有一段美好的姻缘,可以值得自己去珍爱一生。所以,有些人会通过八字算婚姻,希望算出自己婚姻的早与晚,好与坏。而且在古时候,人们算姻缘也是很有讲究的。那么我们在进行算姻缘的时候需注意什么呢?下面来给大家介绍下。第一点是属相要合、八卦九宫配婚要合、年命要相合。古人云“嫁娶之法说与知,先将女命定利期”,意思就是当要选择嫁娶日期的时候,要以女方的年命为基础,根据女方来选出个好日子。第二点是两个人的姓名人格数理五行要相生,两个人的命局日主五行要相生;姓氏五行也不

  • 四月春光,捻字为香

    春日里,舒服的温度,轻折风袖,是一朵朵的桃花开,凭栏,话深意,风一吹,就落下一行行相思。一览无遗的阳光,倾洒而下,我扬起面颊,闭着眼睛看太阳,满目柔柔的粉,恰到好处的香,喜欢这样,在一份煦暖里,我看到儿时的自己,在树下,一朵一朵数着枸杞花,眼睛弯弯的笑,像花儿一样。总会在某一个瞬间,因某一个事物,而陷入某种思绪,就像倒转的胶片,在检索的标签里回望,亦如此刻,终究是太过感性的人,也深知自己的随心随性并不是轻松的事,却依然喜爱这样的一念而起。关于文字,已经不记得最初的念起,只是任由自己写写停停,常常

  • 华艺讲堂:善本碑帖赏析

    善本碑帖在历经了岁月沧桑之后,能流传至今,实属不易。除了自身拥有的重要的书法艺术价值外,还蕴涵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何为善本碑帖?从拓本上看,椎拓较早、存字较多、拓制精良;从题跋上看,则是名家真迹、言之有物、书法精美;至于流传,不外乎名家递藏、精工细裱、品相完好。一份碑帖,若能满足这些条件中几个,已可称之为善本,若全部条件都符合,则可被认作善本中的善本。如吴昌硕、王国维等题跋的《石鼓文》卷及赵之谦考释的《刘熊碑》册,皆是符合上述全部条件的善本。4月28日下午三点,广州华艺国际春拍系列活动之华艺讲

  • 作为师父,他坑了自己的弟子,让弟子变的人不人鬼不鬼!

    小刘侃封神,接着给大家侃!西伯侯姬昌,在羑里城被囚禁七年之久。靠着散宜生给费仲尤浑送礼,他们二人帮姬昌说好话,纣王发了善心,放姬昌回西岐,并给他加官进爵,并夸官三日。可姬昌在中途听了黄飞虎所言,只夸官两日就逃回了西岐。姬昌这一逃跑,没有反心也变成了有反心的事实。纣王下令追捕姬昌。就在这时,终南山玉柱洞的云中子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姬昌该今朝难满,便派雷震子下山救父。可此刻的雷震子只是个七岁孩童,修行法力不够,而姬昌又不能死,所以,云中子便将雷震子改造了一番。看雷震子被改造后成了什么模样?青头红发,

  • 恐怖故事:同一个鬼遇到了两次

    直到现在为止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的存在至今还只是一个谜,不过随着现实中的灵异恐怖事件逐渐增多,让我们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而且还被好多人亲眼见过!按照封建迷信的传统说法,人在去世之后就会直接去阴曹地府报道,只有那些心愿未了的枉死冤魂,才会停留在人间,而且这些枉死之鬼都是一些恶鬼,遇到之后会非常的麻烦,没准一不小心我们的小命儿就要交代道他们的手上了!但是不管是什么鬼,他都不会主动招惹和自己无关紧要非亲非故的人的,有人误以为鬼总喜欢在那些阴暗僻静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里面呆着,如果您真的那

  • 如何保养血珀,使之美丽如初?

    大家都知道血珀是琥珀中的佼佼者,是不可多得的琥珀宝石。血珀的颜色大致分为酒红是、血红色、暗红色。血珀镶嵌戒指或者血珀镶嵌吊坠之类的都是每个女性都梦寐以求的,对于已经得到心爱血珀宝石首饰的朋友们,如何保养好自己手中的血珀呢?最好的天然血珀产自缅甸,但缅甸血珀含有大量的二氧化铁,非常不好保存,这里之所以单独把血珀拿出来就是这个原因。他们认为,血珀的红皮不可避免的要氧化掉,任何办法都无法阻止。氧化之后的缅甸血珀表面回出现一层裂纹,很难看,只能打磨掉,分量减轻了不说,色也变淡了。接触过缅甸血珀的人都知道

  • 幸福的小事

    弟弟周末来苏州游玩,在家里住了两天。走时,我送他到地铁口,他说:“你和姐夫的每个瞬间都很幸福。”弟弟是周六过来的,傍晚我到小区门口接上了游玩一天的他。我和先生结婚快两年了,公公婆婆在老家,我们在城里租房子住。弟弟也是第一次来我们的住处。到家后他放下包便做在沙发上“吃鸡”,我在厨房烧晚饭。喊他吃饭时,他问我不需要等姐夫吗?我说:“你姐夫工作比较忙,又不喜欢晚高峰堵车,便很少回家吃饭,他如果回来会提前说,我们不用等。”我话音刚落,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先生打来的,他问:“你们吃过没有?”我开心的说:“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