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蛊王传人在都市 大结局

2017/12/3 10:57:1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蛊王传人在都市

死神的扑克

最近,整个地下世界可谓是人心惶惶,因为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发生了一连串的诡异事件,让原本沉寂下来的地下世界彻底轰动起来。版权http://www.qi-wen.com/

两个月前,欧洲某皇室公爵在情/人家里被人杀了,全身上下只有胸前有一个不起眼的红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伤口,而在死者的衣兜里找到一张扑克牌。

一张普通的扑克牌,黑桃A!

这一反常的现象顿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可是接下来在调取住所的监控之后发现,所有的监控都没有任何关于凶手的记录。

皇室的力量何其强大,可是半个月下来,竟然没有查出任何的蛛丝马迹,更别说是抓到凶手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在岛国的某内阁大臣也接到一个神秘的快递,之所以说神秘是因为这个快递上面没有任何的寄件人信息。

他打开快递包裹,里面是一个精致的盒子,只见一张扑克牌静静的躺在里面,黑桃2,不知为何,他竟然感觉全身的神经莫名其妙的紧绷了一下。

谁会这么无聊,专程给自己寄一张扑克牌,是恶作剧还是另有原因?

他也没有多想,早早便休息了,今天开会跟其他几个派系之间的争斗可让他倍感疲惫,关于针对岛国和华夏国之间领土之争的问题,他一直都是主战派。

可是第二天,他却再也没有醒过来,保姆发现他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冰凉,岛国为此一片动荡。原文qi-wen.com

很快就有人跟半个月前欧洲皇室的那一起刺杀案件联系在了一起,因为这两起案件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两名死者的都曾经在死之前收到过扑克牌。

很多人都相信,这是一个巧合,但是,另外也有不少人猜疑,这两起案件只见肯定有着必然的联系。

可是没多久,当黑桃3出现的时候,再也没有人相信这是一个巧合了。

收到黑桃3的是非洲猎豹佣兵团的一名副团长,当时他接到这张意味着死亡帖的扑克牌之后,先是一惊,紧接着狂笑起来,他这些年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死亡对于他来说,并没有那么的恐怖,而且像他这种人,仇人更是数不胜数,可是到现在他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当天晚上,他便召集了手下的几十名好手,全部不睡觉,布好陷阱等着这个神秘的高手前来,可是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这个家伙不敢来了,当他们进去跟副团长报告的时候,发现副团长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息。

可是他的身上却找不到任何的伤口,哪怕的一丁点的伤口都没有,这顿时让一股神秘的气氛笼罩而来。奇闻网

最后法医鉴定的结果更是让人感觉到法则就灵魂的恐惧,鉴定的结果是,他的心脏不见了……

四周围包括房顶一直都是全神戒备,可是他依旧还是被杀了,而且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可是心脏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这光是想想就让人瘆的慌。

人就是这样,很多事情在解释不通,或者超出自己的认知的时候,往往会往鬼神身上想,就像现在,他们宁愿相信这是鬼神在作怪。

杀人之前先送上扑克牌,这就像是一张死亡的请帖,而现场不管是人还是监控录像都没有关于‘他’或者‘它’的任何身影,身上没有半点伤口,心脏神秘失踪,这不是传说中的死神又是什么?

可是,死神什么时候爱上玩扑克牌了?

风波愈演愈烈,人心惶惶,他们将这个神秘的杀手称之为死神。

转眼之间又过去了一个月了,人们以为死神不会再出现的时候,黑桃4出现了,接到黑桃4的是一名大毒枭,没有任何意外,他死了。

同样是极其神秘的死法,尽管他在接到黑桃4之后将自己关进密室,但是依旧没有逃脱厄运,几天后手下人强行炸开密室,发现,他已经死了几天了。

随后的两个月的时间里,黑桃5,黑桃6,黑桃7,黑桃8,黑桃9相继出现,而收到这些扑克牌的人无一不是一方巨擎,可是结果都是一样。

如今地下世界已经有人出了天价的花红,要买这名神秘杀手的项上人头,可是却没有几个人敢接这个任务,因为在那些杀手的潜意识里,没有人愿意去招惹这个人。奇闻网

没有人见过他长什么样子,更没有人知道‘他’或者‘它’是怎么杀人的,那扑克牌代表是又是什么意思?

几天之后,‘死神’再一次出现了,准确的说是他的扑克牌出现了,那在地下世界黑榜上发下花红的几个人都同时接到了扑克牌,分别是10,J,Q,K,全部都是黑桃。

几人拿到扑克牌的时候,一个个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他们做得很隐秘,但是没想到还是被‘死神’发现了。

如今对方已经找上门来了,对于自己等人来说,无异于已经宣布了死亡,虽然他们有着很不一般的身份和背景,可是在死神的死亡名单之中,比自己背景还要深厚的也大有人在。

可是他们并不甘心就这样等待死亡的到来,他们想到过逃跑,可是想到了接到黑桃7的那个老板,他在接到‘死神贴’之后果断的选择了逃跑,他横跨了几大洲,可是依旧没有逃脱厄运。

左右都是个死,还不如放手一搏,当天他们聘请了十多名超级高手,其中好几人都是擅长暗杀的。

同时在住所周围安装了许多先进的设备,只要对方靠近一公里的范围,都将会无所遁形,而且还花高价准备了不少先进的武器设备,这里就相当于一座军事堡垒。

就算是一个连队,也未必能够杀进来,但是就算是做了这么充分的准备,几人心里依旧没底,因为从之前死掉的9个人来看,他们的死亡都非常蹊跷,似乎不像是人能做得出来的。蛊王传人在都市 大结局

难道这个‘死神’真的是鬼神?想到这里,众人的后背顿时冷汗直冒。

所有人都绷紧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等待着死神的降临,然而直到深夜,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而收到扑克牌的四个人也都呆在屋子里,那种等待着死亡降临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他们知道,‘死神’今晚一定会来,因为之前那些接到扑克牌的人,没有一个看到了第二天的太阳。

屋子里静悄悄的,落针可闻,忽然,一个人的表情扭曲起来,就好像是在承受着某种痛苦一样,而他张大嘴想要叫,可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有情况……”其中一人慌张的拔出自己的手枪,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可是他此时才发现,另外两人的脸上也带着恐惧和痛苦之色。

其中一人甚至已经倒在地上,紧接着便看见一只带血的虫子从那人的鼻孔直接爬了出来,从子只有米粒大小,不知为何,当他看到这只虫子的时候,竟然有一种靠近死亡的感觉。

他正准备朝那只虫子开枪,可是他忽然感觉心脏传来一阵剧痛,就好像有人拿着一把尖刀在一下下的刺着自己的心脏,他想要发出惨叫,可是发现自己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蛊王传人在都市 大结局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打破了夜空的宁静。

当另外那些被请来的人赶来的时候,发现四人已经倒在地上,每个人的脸上都还保持着临死之前那一刻的表情,有狰狞,恐怖,不甘……

“快看,那是什么?”一名杀手指着从其中一具尸体的鼻孔爬出来的细小虫子说道。

另外一人直接走上去,伸手将那只细小的虫子抓住,可是下一刻他的脸色忽然变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痛苦,因为那只被他捏在手里的虫子竟然不见了,手掌心出现一个细小的血洞。

而他自己却很清楚的感觉到,那只虫子此时正在通过他的手臂快速朝他的心脏钻去……

一分钟不到,地上又多了一具尸体。

“快去找一个玻璃瓶来!”其中一人惊呼道。

很快那只虫子就从那名杀手的鼻孔钻了出来,可是它刚刚一出来,就被事先准备好的玻璃瓶给装了起来。

那只虫子似乎也感觉到了恐惧,开始对瓶子进行撕咬,虽然它的体积很小,但是长相却异常狰狞,“咔嚓……”玻璃瓶出现一道裂痕。

“快,保险柜!”那名男子见状不妙,连忙惊呼道,快速的将这个瓶子丢进保险柜之中,这个保险柜不但没有任何的缝隙,而且自身的材料也是由最坚硬的钛合金铸造而成。

很快,有消息传出,这四个人依旧没有逃出‘死神’的魔爪,全部惨死在房间之中,可是这一次他们却发现了‘死神’的踪迹,那是一种虫子,准确的说是一种变异的虫子。

当这只虫子被送到生物研究所研究的时候,其结果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因为这竟然是一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说过的虫子,但是这也不足为奇,因为由于现代工业的发达,很多生物由于严重污染而导致变异的也并不罕见。

可是一个老教授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想到了东方的一种神秘而恐怖的东西——蛊!

只有蛊才能够这般主动的攻击人,而且杀伤力这么大,也只有蛊才能解释这一连串的神秘凶杀案……

大山走出的少年

蛊!神秘而恐怖!既能杀人于无形,亦能救人于垂死……

早在几千年以前,蛊就已经存于世间,只不过当时的蛊术仅仅是一种单纯的治病救人的手段,可是随着蛊术的逐渐成熟,被一些居心叵测的狠辣之人用来谋财害命。

华夏国的苗疆,便是蛊教的总坛,历史中,蛊教最辉煌的时候可以跟朝廷分庭抗礼,世人更是谈蛊色变。

这才有了之后的政府和地方武装联手剿灭蛊教,多次围剿下来,各方势力损失惨重,蛊教更是遭受重创,差点覆灭,但是最终还是被延续了下来,至今一直都盘踞在苗疆一带。

蛊教的总坛设立在苗疆的十万大山之中,几乎是与外界隔绝,里面的人不轻易出来,外面的人也很难进入十万大山深处,蛊教和原著居民似乎就是一个独立的王国。

而位于十万大山之中的一座山谷之中,一条小溪飞流直下,水流不大,但是却气势磅礴,如九霄银河垂落,瀑布旁升起绚丽的彩虹……

小溪顺着下蛊蜿蜒流出,在峡谷中的小溪旁,一座木制阁楼静静的坐落在那里,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房屋,房前屋后种着蔬菜粮食,还有各种各样的花,争相斗艳……

“老头……”一名清秀的少年将手中的猎物丢在门外,走进屋喊道,可是并没有人回答。

“老头子……”

“老不死的……”少年连续换了几个称呼,依旧没有人回答。

“萧尧哥哥,你回来啦?”就在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门外走了进来,她扎着两个小辫子,穿着花布衣裳,煞是可爱,虽然没有大城市女子那般妩媚动人,但是也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就好像是一朵青莲。

“嗯,二妮,老头子呢?”叫萧尧的少年开口问道。

“老爷子出去了!他临走之前让我在这儿等你!”二妮的声音非常动听,干净得不带一丁点杂质。

“等我?等我做什么?”萧尧开口问道,对于老头子的做法他并不感到稀奇,因为老头子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古怪的人,做的一些事情也是非常不着边际。

“老爷子让我将这个交给你!”二妮说完将一封信递到萧尧的面前。

萧尧一愣,将信才开看了一遍,随即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老头子是在玩哪一出?

信中只有寥寥的几句话,“去南庆,星月盟现!”这是第一句。

“或许能找到治疗至阳之体的办法!”这是第二句。

“怎么了?萧尧哥哥。”二妮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扑扇着大眼睛,开口问道。

“我要走了!”萧尧轻声说道。

“走?去哪儿?”二妮顿时着急起来,虽然萧尧经常出去,但是凭着感觉她知道,这一次的离开或许会很久很久才会回来。

“老头子说了,南庆或许能找到治疗我身体的办法!”萧尧将信纸收起来,放进兜里,他不想让二妮看见,因为里面还有其他的内容。

“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一定回来看你!”萧尧轻轻的摸着二妮那扎着俩辫子的小脑袋,笑着说道,二妮虽然有些伤感,但是也点了点头。

“嗯!那你可要说话算数!”二妮说道。

“我都要走了,咱们来个吻别好不好?”萧尧坏笑道。

“要是被我姐姐看到了,她会毒死你的。”二妮嘻嘻一笑。

萧尧顿时有点垂头丧气,小时候他就常使坏,偷偷占二妮的便宜,没办法太早熟,现在少女初长成,想下手是越来越难了。

后来有一次,他们在一起讨论为何二妮的胸肌比萧尧还要发达的时候,被二妮的几个哥哥给撞见了,结果自己被追着砍了几座山,可是这并不能阻挡他们两人讨论人生……

不得不说的是,二妮虽然比她姐姐小两三岁,但是她的胸部却丝毫不输给自己的姐姐,当然,这并不是她姐姐的太小,而是她的比同龄人的大。

南庆市,位于华夏国西南片区,不管是经济还是建设以及其他方面,在华夏国都是靠前的几个大都市之一,这里高楼林立,一条条柏油马路就像是这座城市的经脉一样,遍布各处,汽车川流不息。

然而这些对于萧尧来说都不是最吸引人的,相比之下那些穿着性感暴露,打扮妖娆的年轻女子更加吸引人的眼球。

如果是单论姿色,她们比起二妮和她姐姐都差了很多,可是人家开放啊!想想苗疆,虽然不乏美丽动人的女子,可是一个个都被遮挡得严严实实的,除了脸和手之外还,就只能靠遐想了。

就在这时,两位女子手挽手朝这边走来,顿时将萧尧的眼球给吸引了过去,右边的美女,高挑性感,短裙黑丝袜的女郎朝这面款款走来,而左边那名女子穿着天蓝色小西装,更显几分英姿,两人不管是脸蛋,身材还是气质都是绝佳啊……

“看什么看?神经病!”就在这时,那名穿着蓝色运动装的女子白了萧尧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她们不管走到哪儿都会引来无数的目光,对此她们已经是习以为常。

可是这个家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在她们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小小年纪就这般无耻。

而且看他的穿着打扮,肯定是农村来的,而且手里还提着一个脏兮兮的口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萧尧心里那个冤啊,你长这么漂亮还不给人看?再说了,就算自己刚才色了一点,你最多骂自己色/狼嘛,自己一看就是英明神武,睿智轩昂,怎么就成神经病了?

萧尧正准备开口纠正这位美女的言辞,同时为自己找回面子的时候,那名穿着短裙丝袜的美女却忽然朝萧尧扑来……

呃……

准确的说是朝萧尧倒过来,萧尧见状顿时一惊,要是换做其他人的话,他肯定会直接一脚将其踹飞,可这是一名美女,那就另当别论了。

萧尧快速伸出手臂,用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姿势将那名女子揽在手中,顺势一拉便将其拉近自己的怀里。

原本萧尧还准备装成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可是当前胸贴上两团柔软的时候,他脸上顿时出现无比享受的感觉,这比二妮的大多了啊……

而且此时他的手真搂着对方的细腰,这是多么浪漫的姿势,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到那名穿着蓝色运动装的女子以及路人那杀人般的眼神。

这家伙穿得破破烂烂的,却将一名倾国倾城的女子抱在怀里,这简直就是,亵渎神灵……

而萧尧还来不及去享受这种奇妙的感觉,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只见怀里的那名漂亮女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连忙伸手轻捏对方的手腕,把了一下脉,这一把,萧尧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玲珑!你怎么了?”穿着职业装的女孩这才想起,白玲珑从小就得了一种怪病,这些年来遍访名医却一直没有治好,没想到她的病在这个时候发作了。

“谁帮忙把握朋友送到医院,我一定好好感谢他”韩笑笑顿时着急起来,经过她这一喊,一些路人很快就走了过来,一些人是出于真心的要帮助她。

还有一部分人是想要借机结实这两名漂亮的女子,当然在送到医院的途中,少不了会吃到那名短裙女子的豆腐。

“别动,她的情况很不妙!”萧尧一本正经的说道,随即将女子的双眼翻开看了看,心里顿时一惊,想不到这么漂亮的女子竟然会是这种体质,真是天道不公啊。

“你这人怎么回事?难道你没看见他昏迷了吗?得赶紧送到医院!”一名满脸痘痘的男子大义凛然的说道,一只手更是一举伸过来准备从萧尧的怀里接过这名女子。

“如果你想害死她的话,不妨试试看!”

“你少在这儿危言耸听了,看你那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鸟!”痘痘男义愤填膺的说道,或许是因为萧尧比他长得帅而嫉妒,又或许是想要在美女面前表现一番。

“你一看就是好鸟!”萧尧瞟了他一眼,回应道。

“你……”男子顿时哑口。

“怎么办啊!玲珑你千万不能有事啊,我马上给白叔叔打电话!”韩笑笑彻底慌神了,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

“让我试试吧!”萧尧说道,说完不等两人反应过来,让另外两人将病人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随即萧尧将黑色的口袋打开,取出一个小小的布包,将其展开,只见上面插着上百根银针,这些银针长短各异,粗细不一,甚至带着各种各样的颜色。

“想不到小兄弟小小年纪,竟然会这门手艺!”一名帮忙的中年男子见萧尧拿出这种只有在老中医那儿才见得着的东西,顿时对他的看法改变了不少。

“切,我看就是一个行骗的小骗子,不行的话别勉强,免得出人命!”那名痘痘男刚才被萧尧给下了面子,此时怎么会放过这个打击对方的机会?

可是萧尧却没精力去理会他,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根银针,但是却迟迟没有扎下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在想如何下针呢,实际上他的双眼却是被对方那饱满的胸脯给吸引了过去。

“喂,我说你行不行啊!”韩笑笑见萧尧那嘴角都要流出口水了,要不是他真有可能能帮到玲珑的话,真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打成熊猫,都这个时候了,还知道吃豆腐。

“放心吧,我是谁啊?医祖扁鹊一脉的天才,更是得到了鬼门十三针的真传!这点小病还不是手到擒来!”萧尧一本正经的说道。

“切,你就吹吧!你怎么不说你是扁鹊转世?”痘痘男鄙视道。

其实萧尧一点都没乱说,他的医术确实学自《扁鹊医经》,而得到鬼门十三针的真传也不是妄言,唯一的错误就是,这白玲珑得的可不是一点小病。

美女有病

萧尧不情愿的收回目光,然后将手中的银针朝白玲珑的百会穴扎了下去,要是稍微懂一点医术的人见状肯定会认为萧尧是在行凶,因为百会穴乃是人体的死穴,哪有人敢朝这里下针的?

韩笑笑怎么看都觉得萧尧像是个骗子,因为他的目光总是时不时的朝白玲珑的胸部瞟去,要是他就是个色/狼,到头来不但没能救得了白玲珑,反而被这个可恶的家伙给扎得到处的针眼,自己不活撕了他……

一根十多公分的银针几乎全部刺进了白玲珑的百会,然后再挑出几根粗细不一的银针,刺进了他头部的其他部位。

手指轻轻的在银针尾部弹了弹,只见那银针快速摆动起来,然后萧尧再将最先扎进去的那根银针拔了出来,萧尧盯着银针上看了看,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一般人或许发现不了什么,但是他却发现了银针上沾着一些细小的冰花,只不过在与空气接触的刹那,便被蒸发了,这也更加肯定了他之前的判断。

由于萧尧是坐在白玲珑旁边的,所以他胸前的波涛被自己一览无余,而就在这时,韩笑笑也着急了凑上前来,正好站在萧尧的正前方。

韩笑笑虽然胸部小了点,但是,那一对修长的玉腿却是无可挑剔,萧尧的目光立马被吸引了过去,职业短裙只能遮住半截大腿,那是一对精美无比的美腿,完全是呈黄金比例打造。

那完全就是一件艺术品,比那些腿模的腿不知道精致了多少倍,而那腿上的黑色袜就像是某种神秘召唤一样,唤醒了萧尧身体里面的某种无名火焰。

而且,在萧尧这个位置,刚好能够看到那双腿之间若隐若现裙下风光,偶滴那个天,竟然是lv空滴…………

而韩笑笑在关心白玲珑的状态,并没有注意到萧尧正盯着自己的那里看,她发现萧尧的手指捏着最后那根银针,却迟迟没有将其拔出来,这才发现萧尧的目光真盯着自己的裙下瞅。

“还看一眼,就一眼……”萧尧再心里告诉自己。

“呃……一眼,一眼又一眼……”

就在这时,萧尧只感觉一股冷意传来,只见韩笑笑脸上带着杀意,一巴掌朝萧尧扇来,萧尧大惊,连忙将那根银针拔出来,顺势朝后退去。

“两位美女,后会有期!”萧尧说完提起自己的黑色大包,快速消失人群中。

“最好别让老娘碰见你!”韩笑笑咬着牙说道。

“我早就说了,这家伙就是个骗子……”痘痘男再一次抓住了良好的时机,一方面打击对方,另一方面,争取自己在两位美女的心中有一个良好的印象,殊不知他那一脸的痘痘已经将他的印象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之中。

而就在萧尧离开不到一分钟,昏迷之中的白玲珑竟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正准备张嘴说话,一口浊气从口中排了出来。

“玲珑……”就在这时,一名穿着西装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在几名保镖的拥簇下快速朝这边赶来。

“爸爸,您怎么来了!”白玲珑见自己的父亲竟然赶来了,连忙开口问道。

“听笑笑说,你的病又犯了,我这才赶过来的!走我们立马去医院!”白天宇一脸担忧的说道。

“我现在感觉已经没事了!”白玲珑说道,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感觉自己非常好。

“没事了?你别说傻话了!”白天宇一愣,继续说道,“阿彪,快去把车开过来,顺便联系医院!”

“白叔,刚才有一个可恶的……家伙给玲珑扎了几下银针,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那几下子见效了!”要不是关系到自己闺蜜的身体,她实在不想去提及那个好/色的家伙。

“笑笑,你说的可是真的?”白天宇问道。韩笑笑点了点头。

“那他人呢?”

“走了!”

“有机会碰见,一定得好好感谢他,现在我们还是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对于女儿的病,白天宇比谁都明白,以现在的科技,竟然无法查出这是一种什么病。

据多家医院专家会诊得出的结论是,她活不过18岁,可是现在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了,每当想到这里,白天宇就是揪心的痛,愤道苍天不公。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一家人都将她当成了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就在他感到无比幸福的时候,一个噩耗让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虽然知道自己女儿的宿命已经无法更改,但是在心里他依旧还是希望有奇迹出现。

“医生!玲珑的身体怎么样了?”医院,白天宇夫妇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见医生出来,便第一时间迎了上去。

“白先生,白夫人令千金最近是否找其他人看过病?”

“没有啊!我们家玲珑一直都是在费医生你这儿看的啊,而且药也是一直按照你给的剂量吃的!”雍容华贵的白夫人连忙说道。

她知道,医生这话的意思,费医生是这个领域最权威的医生了,要是他们背着他找其他人看病,那明显是对他的不信任,而且很有可能别人的治疗和用药会加剧病情的恶化。

“白夫人误会我的意思了!”费医生知道自己的话被对方误解了,要是一般人他也不屑去解释,可是对方是天宇集团的董事长,在南庆市势力庞大,自己一个小小医生还真不敢再他面前摆谱。

“我刚刚检查了令千金的身体,发现她的病情竟然比前几天检查的时候减弱了一些,虽然程度不大,但是却让我有些匪夷所思!”费医生继续说道,这也是他真正惊愕的地方。

要是真的有人能够将这个在他甚至是整个医学界看来都是绝症的病治好,那将会是医学界的一大突破,他不介意拜在那人的门下。

“真的吗?”白夫人激动的问道,虽然她也明白那一点点的减弱或许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这也算得上是一线希望啊。

而此时白天宇心里顿时一惊,似乎某根神经忽然被唤醒了一样,想起韩笑笑告诉自己,玲珑昏迷之后,是一个人用银针让她醒过来的,难道跟这个人有关系?

走出医院,白天宇便立马给韩笑笑打了个电话,让她描述那个施针少年的相貌,更是动用家族势力找到了几名目击者,希望能够找到那名少年。

或许,这个少年便是自己女儿唯一的希望了……

而此时萧尧却提着一个大袋子,到处找住房,他孤身一人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一个熟人都没有,而他现在要面临的问题是今晚睡哪儿。

现在还是下午,萧尧还没有吃中午饭,虽然对于他来说饿一顿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最主要的是,自己今晚的住处还没有着落,而酒店房间的价格更是让他望而却步。

终于,萧尧在一个小区公寓楼的张贴栏上看到了一个合租的告示,发布公告的是一个女的,但是上面写了,只限单身女孩入住。

萧尧就不明白了,这男孩跟女孩有啥区别?仅仅是合租而已,又不是同床共枕,有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帅哥保护你不好么?

就算你很安全,养养眼也是好的嘛……不得不说,萧尧对于自己的长相还是很有自信的。

无论如何,萧尧还是决定试一试,自己找了一下午了都没找到,好不容易有机会,他不会放弃,同时他在心里也已经做好了牺牲色相的准备。

在一路上,萧尧都在默默祈祷,希望这个叫苏娅婵的女孩不是一头恐龙就好,这样自己就算被她给圈圈叉叉了,也不会亏太大。

就算没有用美丽而浪漫的方式来告别自己十多年的处男之身,但是最起码以后想起来不会浑身哆嗦……

这栋公寓叫做丽人公寓,萧尧正准备敲门,发现门竟然没关严,依稀能够里面却传来了争吵的声音,他顺着门缝往里面看,只见房门正对着客厅的沙发。

“徐子浩,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我跟你没关系,更何况,我对你真的没兴趣!请你离开!”只见一名穿着旗袍的女子坐在沙发上,头发烫成微卷,披在肩上。

女子大约二十多岁,是一个很有女人味的人,从她的语言和脸色能够体现出,他对这个叫徐子浩的男人很反感。可是萧尧这个角度却看不到他。

“你现在跟我没关系不要紧,很快就有关系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想起,尽管还没有看到人,可是萧尧对这个声音却是非常的反感,这个人的声音带着轻佻和不屑,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让很很像冲上去给他两个大嘴巴。

“请你离开!”旗袍女子不耐烦了,再一次下了逐客令。

“苏娅婵,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少爷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今天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男子忽然将声音提高了几倍,将正在门外调整角度,希望能够看到旗袍女子双腿间的春/光的萧尧给惊醒过来。

“怎么?徐大少要对我这个弱女子用强么?”旗袍女子苏娅婵冷笑道,但是从他的眼神里看到的是慢慢的厌恶。

“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我奉劝你一会不要反抗!”

就在这时,萧尧推开了大门,他不得不推开,他虽然不是好人,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漂亮女子被一个坏蛋给糟蹋了,就算那个啥,也该是自己这种帅到掉渣的男人去做。

蛊王传人在都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蛊王传人在都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前世今生之挚爱复仇妻11章(第11章 聘礼)

    原标题:前世今生之挚爱复仇妻11章(第11章聘礼)小说名:前世今生之挚爱复仇妻第11章聘礼叶念打开冰箱,这别墅,虽然长期没人住,但各色食材,竟然还很齐全。叶念只是为了填饱肚子,也懒得大动干戈,她找了一点面条,拿了点西红柿和鸡蛋,没一会,两碗西红柿鸡蛋面,就新鲜出炉了。“吃饭了。”叶念往霍琛面前放了一碗,然后就不管他了,自顾自地大快朵颐了起来。霍琛看着叶念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犹豫:“看起来,很好吃?”“恩恩,本小姐的手艺当然好吃了。”叶念一边吃着,一边恬不知耻地应着。霍琛:“……”他有些谨慎地看着

  • 婚事难逃:无限宠溺小萌妻11章(第11章 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原标题:婚事难逃:无限宠溺小萌妻11章(第11章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小说名称:婚事难逃:无限宠溺小萌妻第11章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小晚,我想娶的人一直是你。”秦宇阳扳住我的肩,迫使我看向他。“说这个还有意思吗?现在你只能跟心蓝堂姐在一起。”从前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现在我一点儿都不想嫁给秦宇阳,想想那天他跟桑心蓝……我真是恶心的要命!即便如此,我也没必要用这种话来反击,因为有更好的话等着他呢,“其他的可能别说心蓝堂姐无法接受,就是我也没办法接受的……毕竟……订婚礼那天那么多人都看到你们……”“小晚

  • 成全你的爱情11章(011.只要离婚)

    原标题:成全你的爱情11章(011.只要离婚)书名:成全你的爱情011.只要离婚夏晚晚看着大门处的谭谚,饭卡在嘴里,愣了许久……谭谚从不在饭点回家,更别说会在这样特殊的时候,难不成谭谚回来报仇了吗?夏晚晚咽下饭,略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不与谭谚对视,她默默吃着饭,以为谭谚拿完家里的文件就会回去……怎知,谭谚居然大步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夏晚晚表面无情绪,可内心早已经害怕到了极点,她拼命压抑内心的恐惧,一面吃着饭菜。谭谚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夏晚晚的面前,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模样,又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他微微皱起眉头,

  • 遇见你,便不愿错过11章(第11章 温柔的云浩)

    原标题:遇见你,便不愿错过11章(第11章温柔的云浩)小说名称:遇见你,便不愿错过第11章温柔的云浩我不想从他旁边过,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我必须再下到五楼,去等着乘坐电梯。他的身材很高大,也很健硕,却一点不胖。他站在楼梯口时,旁边还是有足够的空间能让我通过的。我抬头又看了看,确定他在认真地听电话,偶尔回几句,确定他并没有看到我。我调整了一下呼吸,握紧手中的食盒,脚步又轻又急,准备快速从他旁边走过去。出了楼梯口,往那边再走几个房间,就是文文的病房了。眼看我就要成功从他身旁穿过。提着食盒的手却被人一

  • 帝少的伤情前妻11章(第11章 也就我心疼你)

    原标题:帝少的伤情前妻11章(第11章也就我心疼你)小说名:帝少的伤情前妻第11章也就我心疼你“嘶,好痛!帝少你好坏呀!”女人的手被帝少焱扣住,留下青色的淤青。原来帝少喜欢狂野型,女人瞬间换了一种‘战术’。她用力扯开浴巾的同时,身体像一根抛物线,重重地落在地板上。帝少焱蹲在她面前,挑起她的下巴。明明也是一张善变的脸,为什么他没有半点性趣去碰?“滚!”温怒的低吼声吓得女人全身一颤,抓起地上的衣物就朝门口跑去。翌日,一些花边新闻悄无声息地蔓延,比如:帝少粉色不断实为掩盖不举事实,离婚绯闻侧面印证此事

  • 谁许谁地老天荒11章(第11章 没发生过)

    原标题:谁许谁地老天荒11章(第11章没发生过)书名:谁许谁地老天荒第11章没发生过说实话,我真的是有点不理解,严叡也不是性格好的人,可是自从见面以来,从送我回家,到给我包扎,帮我洗刷冤情,现在还给买药。我不知道这对别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对我来说,我从没有遇见对我这么好的人。就连蔡妈,一开始的时候,她也只是有点心疼我而已。严叡看了我一眼,把手里拎着的药啪的扔到了茶几上,然后才说:“看你可怜。”顿时,我有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感觉。他这话是褒义还是贬义我也听不出来,反正我只能当他是褒义。只是我看起

  • 换我余生长醉11章(第十一章:做笺子(2))

    原标题:换我余生长醉11章(第十一章:做笺子(2))小说名:换我余生长醉第十一章:做笺子(2)素心是个嘴毒的,如今但凡是侧院里头的,她都不打算给好脸色,那双喜自来的那一日,没见过后这府里的夫人,今儿一见竟然身边个个的都是泼辣货,也知道那一日,冬春不过口舌了两句,便给拔了牙,好汉不吃眼前亏,自然学乖的上前,忙不迭的对着沈轻舞请了安,叩了首。“姑娘让问,不过是要几样吃的,你怎么那么晚还不过去,是不是有心在偷懒。”彼时,双喜才跪下请安,外头叫嚷的呱噪声便已经传来,说话还带着点漏风,听着让人好笑,这声音

  • 一顾倾心,守婚如玉11章(第十一章 不知死活)

    原标题:一顾倾心,守婚如玉11章(第十一章不知死活)小说:一顾倾心,守婚如玉第十一章不知死活简以筠认得,这是她的,在不久前遗落在慕至君的海滨别墅里,她没敢回去拿。毫无疑问,这东西是慕至君派人送来的。她将那条领带直接用剪刀剪成了两截,礼盒中是一只银色的晚宴包,在光线的照射正bringbring闪着光。这只包,正是她那天晚上答应了林昊然要从“美国”给捎回去的那只,她曾在网上到处找过。清冷的黑眸随即暗了暗。那种一举一动被人监视的感觉让她觉得十分没有安全感。被撞破奸、情的事情很明显没有干扰到林昊然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