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豪门重生:孤傲总裁下堂妻 大结局

2017/12/3 10:13:4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豪门重生:孤傲总裁下堂妻

第1章 净身出户

  夜,娇嗔着,薄凉的月色以一种优雅的姿态婉约的倾洒皎洁的微茫,空气中弥散着一抹明净恬淡的味道。来自qi-wen.com

  可尽管今夜的月色多惬意,多美好,也照不进江家大宅那一处阴霾浓重的房间。

  江言风凝视着坐在床上一声不吭的程夕颜,不知是他的错觉与否,她那双茶色的翦水双瞳,好像两轮黑色月亮,透着清幽的光泽,不温不燥,扑朔迷离,看不清,猜不透。

  “看什么,还不签。”程夕颜面无表情的再次提醒着。

  “呵,离婚协议。”江言风面容清淡,深邃潇然的眼眸,如两汪寒潭,深不见底,他拿起那份程夕颜拟好的离婚协议,随即将它扔回桌上,那漫不经心的动作,像风扬起了一阵优雅,无声的飘散在四周。

  “是,没有疑问就签了吧。版权qi-wen.com”程夕颜双腿交叠,双手环胸,冷若冰霜的道。

  “一半的财产,胃口真够大的,不知道是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还是太低估你了。”江言风神态中尽显鄙夷,死里逃生的程夕颜,从医院回来,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不得不给他带来一丝小小的震惊。

  “身为江太太,若我胃口太小,岂不是让你没面子吗?”程夕颜意味深长的道。

  江言风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要是他现在答应了她,那才叫没面子。

  “你凭什么认为我就会答应你。”江言风扬起一个讥诮的笑,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个笑话,什么时候主动权掌握在这个小妮子手上了。豪门重生:孤傲总裁下堂妻 大结局

  “就凭这次我差点死在你们家。”程夕颜微微仰头,眼中闪过一道芒刺,冷漠而又淡然,丝毫看不清她内心的情绪。

  “说到这里,你应该谢谢我家,是你自己轻生,寻死觅活的跳楼,若不是我父亲及时救了你,你还能坐在这里,不感恩也就算了,还真是厚颜无耻,居然要分割我的财产。”江言风冷笑着,眼里尽是不满与不屑。

  “我为什么会情绪失常,一时想不开跳楼,为了给你们江家留点颜面,我还是不说了吧。”程夕颜镇泰若然的说,那从容淡定的神态,倒为她增添了几分优雅,以前的程夕颜的身上从来看不到这样的气质。

  “哦,那我还真应该谢谢你嘴下留情了。阅读qi-wen.com”江言风嗤之以鼻的瞟了她一眼。

  严格来说,江言风虽然与她结婚两年,对她的了解也不是很多,他不爱她,甚至可以说讨厌她,能不看到她,就避免不看到她,但对于她的性格,但还是略有所知,文静软弱,胆小怕事,不过,自从她被抢救过来后,对她就感觉,陌生,十分陌生。

  “呵,不客气。”程夕颜嘴唇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这是一种没有味道的冷笑。

  “真想离婚?”江言风的眼里泛着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光泽,这句话有双重意思,在程夕颜看来,他的言外之意,大概就是,你会后悔的!

  “你是个聪明人,你要知道,一个人,只会对她感兴趣的东西,才会有所反应。”程夕颜的表情明摆的告诉他,她不只是真要离婚,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江家了。

  呵,江言风冷笑,女人真是善变的生物,前一段时间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现在居然说看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了。说明qi-wen.com

  “你要走便走好了,但是,必须净身出户。”江言风满不在乎的说,反正他对她向来没有感觉,但若是要企图从他身上刮下一些东西,那是免谈的。

  “我想,该净身出户的人应该是你。”程夕颜一向温文恬静的脸庞,如同温柔的猫突然露出尖利的牙齿,寒气逼人,冷眉冷眼。

  啥,江言风怎么都觉得是他的耳朵失灵了,否则,他怎么会听到如此天方夜谭的话。

  这时,他的手机信息响了,他拿出来一看,实在不想浪费精力和她多说废话:

  “你这么喜欢做梦,我就不打扰你了。”冷漠的扔下这句话给她便要转身离开。豪门重生:孤傲总裁下堂妻 大结局

  “站住,是外面的女人找你吧,呵,我告诉你,你一天不签离婚协议,你就别想出去风流。”程夕颜迅速起身拦在了门口,疾言厉色瞪着他。

  “你确定要这样威胁我,只怕,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江言风俯身凝视她,四目相对,将她那又冷又烈的眸光尽收眼底,他温热的气息倾洒在她的脸上,停留在她脸上的,是一片令人窒息的傲慢。

  “威胁,我觉得这不叫威胁,难道,你已身为一个女人的丈夫,晚上不在家里陪着妻子,出去与别的女人私会,你觉得,这合乎情理吗?”程夕颜眼中闪过一抹江言风从未见过的冷静与沉着。

  “哦,我懂了,原来你是寂寞难耐了。”江言风挑眉嘲讽道。

  “是的,所以不要在挑战我的寂寞了,赶紧签字吧,这样,我的寂寞也可以得到救赎。”她双目深沉,慢条斯理的神态简直欠揍啊。

  “怎么救赎?”江言风蹙起眉头,是他理解能力有问题还是她语言有障碍,他怎么听不懂她的话呢?

  “我可以找别的男人,相亲相爱,总比守活寡强吧。”程夕颜朱唇轻启,说的是那么风轻云淡。

  江言风的双眸骤然如火焰乍现,这个小妮子,不会真给他带了绿帽子吗?

  可回头一想想,不可能的,程夕颜一向对他用情很深,对他是百依百顺,言听计从,哪怕是他冷落了她两年,从来不碰她,她也是一直对他一往情深,一定因为这次死里逃生,受太大刺激,所以不想做那个沉默的羔羊,想欲擒故众,借此来激怒他,引起他的注意。

  “呵,跟别的男人相亲相爱,你能舍得了我。”江言风的嘴角噙着一抹讥诮的笑,他打心眼里觉得程夕颜是个没出息的人,只要他稍微勾勾手指,她都能为他倾倒。

  “我上次好像听一个医生说,厚颜无耻,是一种疾病,我看,你好像已经久病缠身了。”程夕颜半开玩笑的说,那浓浓的冷笑简直一点都没有把他放在有眼里。

  “程夕颜,你不要太过分了。”她的话将他激怒了。

第2章 沦为人妻

  “究竟是谁太过分了,这句话,是不是应该由我来说更加合乎情理。”现在的程夕颜可不是省油的灯。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这样说话,你最好不要不知天高地厚。”江言风瞬间觉得被她的唇枪舌箭弄得很难堪,心里也实在好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不想看到我天高地厚,那就赶紧签字,说心里话,我也不想看到你这张不可一世的脸。”程夕颜三句不离本,反正就是要离婚。

  而这时,江言风的手机信息再次响起,而程夕颜又霸在门口不让他走。

  “我只说一句,走开。”很显然的,他已经不耐烦了。

  “不让。”程夕颜景美的面容上铺满了一层浓重的冷霜。

  “你简直是自讨苦吃。”江言风对什么都有耐心,惟独对女人,是没耐性的,二话不说,一把将她用力推开,程夕颜被突如其来的推动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在抬头一看,江言风早已没有人影。

  程夕颜冷然,她就奇怪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男人创造“怜香惜玉”这个成语的,既然创造了,也没见用上。

  清凉的微风,缓缓吹过寂静的天空,一家装潢雅奢华的法国西餐厅内,程夕颜凝眸浅笑,低头沉吟,素雅的身姿,仿若清秋一幅清雅纯净的画卷中的风景,令人叹为观止。

  顾嫚文轻佻眉头,她这个儿媳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气质了。

  昨日听到程夕颜想离婚,于是今日晚上她便约她到这家咖啡,想要好好和她“谈谈”

  “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你想离婚是吗?可以,不过,必须净身出户。”顾嫚文端起咖啡,优雅的抿了一口,抬起下颌傲慢的缓缓道。

  程夕颜打量着江言风的母亲,对于她来讲,她与她是生疏的,但,却从她那盛气凌人的姿态看得出,这个人,尖酸刻薄,过分势利,是还极难相处。

  不愧是一家人,说话的嘴脸一样令人讨厌。

  不过,人也是名门贵族,到底也有高傲的资本,但这种高傲,她永远不可能去理解。

  “呵……”程夕颜只是轻笑了一下,一种莫名其妙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

  “你笑什么?”她太过淡定的沉静让顾嫚文疑惑。

  “没什么,我觉得,我完全没有和你谈的必要。”程夕颜说着,便提起包想要离开。

  “站住,你简直放肆。”顾嫚文只觉自己的脸皮被她狠狠踩在脚底下了,她也没想到,大难不死的程夕颜摇身一变,变得这般高深莫测了。

  “呵……你有不可一世的资本,我难道不该有放肆的权利吗?”又是冷笑,又是这种鄙夷的冷笑,顾嫚文讨厌她这个表情。

  “你以为你是谁,你们程家已经败落了,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千金大小姐,若不是仰仗我们江家,你和大街上那些流浪狗有什么区别。”顾嫚文双手环胸,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神态。

  “我倒是不介意做大街上的流浪狗,只要让你那宝贝儿子签了那离婚协议。”程夕颜一点都没有因为她的话生气,反而比之前更加淡定了。

  倒是惹得顾嫚文的情绪急速上升,从刚刚的小火焰“怦”的一下,火山爆发了。

  这不是摆明了再说,做他们江家的儿媳妇这个宝贵的上等座位,还不如大街上的流浪狗。

  可顾嫚文只有备而来,任凭程夕颜变得多厉害,她怎会让她嚣张多久,程夕颜刚说完想要离开时,只觉身体瞬间发软,眼前的一切景物都变得朦胧起来,她拼命甩头,想让自己清醒,奈何无济于事,她还没来得及挣扎,便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只听见顾嫚文说:“晴美,酒店房间都打点好了吧,她已经晕过去了,我带她过来。”

  程夕颜在脑子里仅存的最后一点知觉告诉她,她被这个诡计多端的“婆婆”算计了、

  可,为什么要让她受这样的屈辱,她是叶家的千金,是叶家的公主,她现在本应该和自己深爱的人喜结良缘,然后幸福的组合一个家庭,可在定订婚那日,却因为飞来横祸,没有将她送上极乐世界,阴差阳错的沦为人妻。

  而真正的程夕颜,因为婆婆要冤枉她有外遇,做了不守妇道的事,想要将她赶出家门,程夕颜受不了这般的冤屈与耻辱,一个想不开便自杀了。

  两个人恰巧在同一时间进了同一家医院,那晚,天空闪过一道明亮的雷电,江家人都以为程夕颜没有救了,谁知意外的奇迹发生了,她醒过来了,醒来的她,就是叶子璃。

  叶子璃上网查过,科学上来讲,当人们在死亡边缘挣扎时,会发生濒死经验,很多时灵魂出窍是频死经验的其中一部份,而她可能是因为某些原因,误打误撞撞进了这具身体中。

  这般诡异的重生,让她从叶家千金小姐沦落成不论人妻,花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她才弄清楚,这位新身体程夕颜的身份与情况,还有她那一大串悲催的故事,与丈夫江言风结婚两年,并没有与她同房,因为以他的身份地位,他根本不缺那些绿肥红瘦的美女,而他不碰她,只是为了让她明白,她在他心里,是一点点地位都没有的。

  江家除了公公江运生对她好一点,其他人嫌弃简直就像嫌弃一坨屎一样,趁江言风不在家的时总是有事没事都找她麻烦,把她当成佣人使唤,尤其是小姑江晴美,简直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种种的不可理喻以前的程夕颜能忍,可她不是程夕颜,她必须摆脱这种地狱般的生活,然后回到从前的日子。

  可是,可能吗?就算她回去,告诉家人,她是叶子璃,他们会相信吗?不,太荒谬了,不会有人信的。

  而其实她自己也觉得挺可笑的,好像做了一场噩梦,而这场噩梦目前为止还在延续着。

  她隐隐约约感觉到婆婆和小姑江清美将她粗鲁的丢在一张柔软的床上,随后便听见她们身如轻燕的脚步声消失在耳脉,可那层厚重的阴霾还是迟迟没有散去。

第3章 先声夺人

  她用最后仅存的一点清醒,竭尽全力将自己身体支撑起来,跌跌撞撞的打开房门,眼前的模糊参杂着一丝昏暗,让她看不清前方的路。

  而就在这时,前方走过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即使在她模糊的眼神中也看得出分外俊美,眼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沉静好像泛着深邃的光。

  他越走越近,越来越靠近她,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就是曾经在她生命中,绽开了繁花似锦的绚烂。

  她不顾一切冲上前去,抓住他的衣袖:

  “晨羽,救我……”她的声入春天的绵绵细雨,柔绵而脆弱,是极小极小的。

  柯晨羽看着这个倒在自己眼前的女子,首先给他带来的震撼就是,莫名其妙,太莫名其妙了。

  可仔细一看,她此刻就如烛光中即将烧溶的蜡烛,用最美的姿态,将最后一点光亮用最美的姿态燃烧殆尽,苍白无暇的脸,我见犹怜的感觉悠然心生。

  以他一贯的想法便是,这个女人无疑是来勾引他的,但,用这样的方式要爬上他的床,还真有点意思。

  他可是情场高手,不管是谁,只要是自动送上门的,他都奉陪一点时间,来与这些女人玩玩,反正最后遍体鳞伤的,又不是他。

  可,这一夜,虽然很精彩,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销魂。

  因为顾嫚文给程夕颜下的是迷药,而程夕颜的体质对这种药物过敏,柯晨羽刚将她抱到自己套房之时,她便吐了他一身污渍,更可恶的是她还一直拽着他不放,昏迷中的她说了一些柯晨羽压根就听不懂中的话。

  最后柯晨羽一脸窘态,他就算再放荡风流,也不至于打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给他的第一感觉就不一般,加上她的哭哭啼啼入微风细雨一般,浸润在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惹得他心声一阵爱怜,只好叫来一个女服务员帮她换了衣服,还替她擦拭嘴角边的污渍。

  另一日,阳光普照,天蓝的似平静的海水,荡漾着一片片柔和的温暖。

  程夕颜缓缓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豪华气派的天花板,随后一个慵懒的声音漫不经心忽然响起:“醒了!”

  吓得程夕颜条件反射的从床上猛然挺起腰板,看到这张让她熟悉的脸时,眼中泛起一抹欣喜的微光,她以为她变回来了,她以为她做回叶子璃了,眼前这个人就是她朝思暮想的未婚夫,可当她满怀期望的下床小跑到镜子前,看到的这一张脸,她的眼神,瞬间黯然失色。

  从来,从来都没有这般哀婉失落过,而另一边的柯晨羽观察着她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分外好奇,他甚至有这么一刻怀疑,她是不是从精神病出来的病人。

  程夕颜满目伤怀的转过身看了一眼柯晨羽,过了半响,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居然是一件性感睡衣,这才猛然惊醒过来。

  “我们昨晚……”不管之前与柯晨羽多好,她与他也有君子协定,要在新婚之夜把自己交给他,她纯洁的像白纸一样,可如今,她却以另外一个身份,与他重新交集在一起,一时之间,心中百感交集,也不知道这滋味究竟是算还是甜的。

  “孤男寡女的,你说,我们能做什么?”柯晨羽扬起一抹促狭的笑容,有意调侃她。

  程夕颜的小心脏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回想起昨日的情景,想必是顾嫚文母女的阴谋诡计,她想随意找个男人与她上床,好玷污她的清白,这样她就无权要求江言风的一半财产。

  又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程夕颜倒也无所谓,反正她的心也不在江言风身上,程夕颜这具身体竟然已经是她的了,她为什么还要为江言风守身如玉。

  只是没想到她昨日借着最后一丝理智爬出了房门,冥冥之中遇见了柯晨羽,他们这辈子注定是要纠缠不清的。

  “对不起,一场意外,我走了。”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随意拿起一条浴巾裹在身上便想桃之夭夭

  其实她很想与他说,叶子璃并没有死,她想告诉他,他们还可以继续在一起,可是考虑到这件事太荒谬了,她会以为她是神经病,而且她现在的身份,她最后只得将话都咽下。

  “你这么处心积虑的上了我的床,就这样走了,不是太不划算了。”柯晨羽悠悠的开口叫住了她。

  程夕颜停住脚步,回头用一种深沉的目光凝视着他,他的神态中,分明呈现的是那种嘲笑与讽刺。

  不,这不是她所认识的柯晨羽,可是随后想想,毕竟他也是晨羽集团的总裁,仰慕他的女人趋之若鹜,所以他一定觉得她是企图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所以才接近他。

  毕竟现在他并不认识她,对他来说,她只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而不是与他亲密无间的女朋友叶子璃。

  “我已经说了,只是一场意外。”程夕颜将刚才的话郑重其事的重复了一遍,再也没多逗留,转身便马上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只是那瞬间她曾怀疑过,不是说女人第一次都会痛,可她为什么没有感觉到,江言风不是从来没有碰过她,莫非她早已不是处子之身?

  柯晨羽的目光停留在她离开的那扇门上,她离去的足音一点点的溶解在他的眼前,在这个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社会,一不解释,二不索取,绝对是个人才。

  可他怎知道,她是不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程夕颜收拾好情绪,尽量让自己的面容上看得云淡风轻,没有一丝慌张与惶恐,因为她知道,回到江家,即将有一场大麻烦等着她来解决。

  果不其然,她才刚踏进江家大宅的前厅,顾嫚文与江清美两人便摆出那小人得逞的姿态,而且正厅的沙发上,她的公公江运生正坐在那里,多半是这母女两人想叫他公公来见证一下,她有多不遵守妇道。

  江晴美扭着她那千娇百媚的身姿走上前,看那得意高傲的神情便知道她要攻击她了,可程夕颜却并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便先声夺人:

  “我昨晚就是去私会情人了,你们大可对外这样说好了,反正,到时候,有损的,恐怕不是我的名声,而是你们江家的,哎呀,想想,那些八卦周刊会怎么写,盛风集团的江总裁,居然连自己的女人都驯养不了,对了,不晓得江言风带上这个绿帽子,会不会显得更有魅力些哦。”程夕颜的语气听似淡然如水,却句句入绵针一般,刺中他们江家的死穴。

  “听到了吧,听到了吧,这就是你口中一直说的好媳妇,上次我说她就是水性杨花,做了对不起小风的事,你还说我冤枉了她,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顾嫚文被她的话激的情绪失常,面色铁青的对着江运生大吼。

豪门重生:孤傲总裁下堂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豪门重生 或 孤傲总裁下堂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由他代拟的最后一道诏书,结束了千年的封建帝制!

    中国历史上最后一道圣旨是《宣统帝退位诏书》,是大清帝国最后一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于1912年2月12日(宣统三年十二月廿五)所颁布的退位诏书,从此大清统治中国最后结束。由于溥仪当时年仅六岁,无行为能力,因此由隆裕皇太后临朝称制。《宣统帝退位诏书》全文影像版那么诏书的起草者是谁呢?多数人认为是清末状元张謇,本篇文章对这段历史不做考证,旨在介绍张謇的书法艺术。朕钦奉隆裕太后懿旨:前因民军起事,各省响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特命袁世凯遣员与民军代表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两月以来,尚无确当办法,

  • 拓宽全球海洋视野 助推海洋强国建设:《世界海洋法译丛》在深圳举行首发式

    7月19日,由青岛出版社与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联合推出的国际海洋法学基础资料集《世界海洋法译丛》在第二十八届全国书博会主会场深圳会展中心举行了图书首发式。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法学会副会长张海文,外交部国际法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山大学法学院院长黄瑶,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孙杏林,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出版管理处处长刘子文,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印刷发行处处长刘咏梅,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为达,新华社海洋资讯中心主任董学清,青岛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

  • 90%的人是这样被淘汰掉的

    从生物出现起丛林法则就一直存在于整个自然的进化当中纵观每一个精妙的物种无不是在残酷的竞争中进化出属于自己的法宝方能获得一席之地在我们的工作中也是如此安于现状和自怨自艾不能换来成功反而会在不经意间拆掉你进步的阶梯作者涔汐(id:zhangcenxi99)来源张涔汐最可怕的一件事情,是你正在被淘汰的时候,却浑然不知。01这几年一本科幻小说特别火,那就是大刘的《三体》,堪称一部神作。此书让互联网的大佬们爱不释手,甚至连高晓松都在节目中说:大刘,你负责创作,我负责给你打call。可见受欢迎的程度,为什么

  • 凡人曾国藩:成天道貌岸然 也为钱发愁

    记者吴敏实习生钟慧2011年09月09日14:17来源:《南方日报》但真实的曾国藩不可能只是一本励志的成功学故事,更不可能是一个内心无比强大的“完人”。“我发现,细节中的曾国藩,其实挺有意思的,比如他很少洗澡,经常几个月才洗一次脚。他做穷京官时,成天为钱发愁。”今年是曾国藩诞辰200周年,9月3日,首届海峡两岸曾国藩学术研讨会在曾国藩的家乡湖南双峰举行,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对曾国藩的纪念活动。从百姓口中的“曾剃头”到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口中的“汉奸侩子手”,在大半个世纪里,曾国藩一直顶

  • 高温闷热的“三伏天”要如何吃?-91搜墓网

    三伏天高温闷热,使人非常难受。国家级营养保健专家、湖南省胸科医院院长唐细良建议,在这炎热的天气,人体胃肠道的蠕动减弱,消化功能减退,会出现食欲减退、厌食等,饮食应以清淡、滋阴生津为主。三伏天容易出现种种不适俗话说,“进入小暑,上蒸下煮”,入伏后,高温、高热、高湿的天气将频繁出现,热浪袭人,酷暑难耐,各类健康问题也接踵而来。1、天气闷热,气压较低,容易使人产生胸闷气短,心率变缓等症状,严重时可引起心脏的不适。2、易引发中暑,一旦发生中暑,出现头晕、头痛、恶心呕吐等情况,应速至阴凉处休息,情况严重者

  • 人像摄影:改变小姐姐的摆姿,轻松的打造出小姐姐的曼妙身材

    人像摄影:改变小姐姐的摆姿,轻松的打造出小姐姐的曼妙身材选择合适的拍摄区域,尽显小姐姐的优雅感。拍照时可以让小姐姐稍微转动一下身体,露出双腿,营造出一种若隐若现的美感。可以让小姐姐转动一下肩膀,后肩略低于田间,可以展现小姐姐的修长动人。拍照时,小姐姐稍微倾斜一下身子,可以轻松的秀出完美的身材曲线。给小姐姐拍照,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画面的美感,要让小姐姐看上去很有气质。

  • 人像摄影:提前安排好模特的位置以及摆姿,拍出模特的清爽迷人

    人像摄影:提前安排好模特的位置以及摆姿,拍出模特的清爽迷人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模特看上去更加的清纯可爱。有时候我们可以给模特亲身示范所要做的动作。让模特更好的领会你的意图。想要拍出好看自然的照片,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让模特感到舒适。给模特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才能更好的拍出模特的优雅美丽。模特站立的时候,两腿稳定,面朝摄影师,让模特看上去更加的清纯可爱。拍照时可以让模特把重心放到后腿上,这样的话,模特看上去更加的迷人,更加的有动感。

  • 曹雪芹的家族有多显赫?曾祖母是康熙的奶妈,爷爷是康熙的伴读

    曹雪芹的家族有多显赫?曾祖母是康熙的奶妈,爷爷是康熙的伴读上山小麦我要分享有人说《红楼梦》其实可以看做是曹雪芹的自传,其实不然,曹雪芹出身清代内务府正白旗包衣世家,他是江宁织造曹寅之孙,曹顒之子(一说曹頫之子),家庭地位可以说是十分显赫。曹雪芹的曾祖母孙氏做过康熙帝的乳母,祖父曹寅做过康熙帝的伴读和御前侍卫,后任江宁织造,兼任两淮巡盐监察御史。在康熙、雍正两朝,曹家祖孙三代四个人主政江宁织造达五十八年,家世显赫,有权有势,极富极贵,成为当时南京第一豪门,天下推为望族。因此曹雪芹的童年过得十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