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狼性总裁太危险 大结局

2017/12/3 10:13:3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狼性总裁太危险

第1章 我太太的滋味

  华灯,美酒,帝国酒店的顶楼正在举办启晟集团的庆功酒会。狼性总裁太危险 大结局

  站在顶楼电梯口的陈雪暮不自觉地心跳加快,她身上的象牙白蕾丝礼服裙衬出她清新脱俗的典雅气质,月银色的高跟鞋显得她挺拔而娇美。

  此刻,顶楼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舞台上,闪光灯咔嚓咔嚓令人眼花缭乱。

  正在致辞的程煜森仿佛感受不到来自外界的干扰一般,沉着地向所有人说出早就准备好的内容。

  就在这一片和谐之中,忽然传来少许杂音。

  舞台上的程煜森起初还没有注意到,直到人群自动散开,让出一条通道。

  “那不是……”

  “是梁容嘉吧?”

  “天呐她不是两年前出车祸去世了吗……”

  陈雪暮停不见外界的任何声音,她的耳膜被自己狂乱的心跳击打。

  咚咚,咚咚。狼性总裁太危险 大结局

  伴随着她的每一步前进,窒息感和恐惧便越来越强烈,仿佛她正在一步步走向的,是万劫不复的黑暗深渊。

  站在聚光灯之下的程煜森也逐渐看清了人群焦点的面貌。

  是她?

  程煜森的眼神从质疑、嘲讽,忽然一瞬转换成了温情与感动。

  “容嘉!”

  程煜森迈开大长腿,从台上快步走下,最终停在陈雪暮面前,用力地抱紧了她。

  当晚的头条被启晟集团霸屏。

  一半关于启晟集团成功收购CR集团,一半关于启晟集团总裁夫人梁容嘉死而复生。

  全世界都在谈论程煜森这个人生赢家双喜临门时,程煜森将陈雪暮带离了聚光灯的包围,将横抱在怀里的她扔在了帝国酒店总统套房里的床上。奇闻网

  “你又想干什么?”程煜森的声音冷漠如冰。

  又?

  陈雪暮怔住。

  程煜森这个反应不像是见到亡妻复生该有的吧?刚刚在人前,他泫然欲泣、深情款款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见陈雪暮不说话,程煜森冷笑,“在想价格?”

  陈雪暮咽了口口水。

  她的确是来找程煜森开价的,但她感觉到梁容嘉死亡这件事背后还有别的隐情。

  知道了上流社会的太多秘密对她没有好处,她只想拿到钱后迅速结束今晚所有的伪装行动。

  “你能给我50万吗?”陈雪暮捏着汗涔涔的拳头答道。

  50万?胃口这么小?

  程煜森扭头打量她,目光如同在审视一个犯人。原文http://www.qi-wen.com/

  这时,房门外突然传来程煜森保镖的声音,“杨小姐,你不能进去!”

  砰砰砰!

  门被擂得震天响,“煜森,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程煜森看了门口一秒,忽然俯身压向陈雪暮。

  程煜森身上温热的气息和雪松的味道以暴躁张狂的速度扑向她,野蛮霸道的吻猝不及防地覆住了她因为正欲说话而微微张开的粉唇。

  陈雪暮整个人都被程煜森牢牢锁住,无法动弹。

  她也压根没想反抗。

  为了弟弟陈越的医药费,陈雪暮早就想通了。否则她不会按照父母定下的伪装计划出现在程煜森面前。狼性总裁太危险 大结局

  她没有打算平白无故敲诈程煜森五十万,她知道自己应该牺牲些什么作为交换。而她的牺牲,对于程煜森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做“妻子”的本分。

  程煜森深吻着陈雪暮,与她纠缠不舍。

  门外,来自杨溯溪的叫嚣也一刻未停。

  “程煜森!我有话跟你说你听到了吗!?”

  外面的声音越大,程煜森的力道也越大,似乎有意在门外的人较劲。

  他的唇游走在陈雪暮周身,手不断撕扯她身上的衣物,很快便将她剥得一丝不剩。

  陈雪暮依旧没有反抗。奇闻网但她下意识地战栗不止,看起来如同吓呆了的羊羔。

  程煜森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他睁大水光盈动的黑眸扫过陈雪暮一眼,露出一丝狐疑。

  就这样,他结束了刚才一系列充满狼性的动作,裸露着线条健美的上半身,气势汹汹地走去打开了房门。

  “春宵一刻值千金,你有什么话,都等我办完正事再说。”程煜森挑衅地看着门外面色涨红的杨溯溪。

  杨溯溪一手捏住手拿包,一手指向房内,“这个人不是梁容嘉。”

  “噢?”程煜森倚在门边,手插进裤袋中,玩味地歪着头看向杨溯溪。

  杨溯溪被他看得不自在,气急道,“梁容嘉已经死了!谁知道里面那个女人是不是整了容,费尽心机来到你身边的!?煜森!两年了,你还不能走出梁容嘉的阴影吗?”

  “里面那个女人——你说不是我太太她就不是?我太太是什么滋味,我难道会认错吗?”

  程煜森的一席话令杨溯溪冷静了不少。

  “煜森,你怎么了?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只因为长了一张和梁容嘉一样的面孔,你就迫不及待地品尝了她吗?你的洁癖呢?”杨溯溪的拳头握得太紧,以至于指甲都嵌进了掌心的肉里。

  “别人都在祝福我双喜临门,为什么杨小姐你却咄咄逼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怀疑容嘉呢?”程煜森慵懒地打了个呵欠,同时侧身回头对房中轻柔地喊了句,“嘉儿,你过来一下。”

  听到程煜森的召唤,陈雪暮又是一个哆嗦。她刚刚从衣不蔽体的尴尬中回过神,钻进了被子里,现在他却叫她出去……

  定了定神的陈雪暮从敞开的衣柜中迅速拿了件浴袍套在身上,战战兢兢地走向房门口。

  见到来人穿着浴袍,杨溯溪的脸色瞬间变成灰白。

  杨溯溪本以为程煜森刚刚那样说,只不过是为了气她。可穿睡袍出现的陈雪暮,以及她脖颈上若隐若现的吻痕都如同针刺,齐齐扎向杨溯溪。

  杨溯溪的反应似乎让程煜森更兴奋了。他侧过身,向陈雪暮摊开手掌,示意她牵住。

  陈雪暮咬咬牙将手递了上去,却没想到就在触及他指尖那刻,她整个人如同被神秘力量吸向前方一般,还没来得及看清一切动作,人已经靠在了程煜森裸露的怀里,嘴唇吻上了他充满阳刚气息的皮肤。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搅你们了,你们继续。”杨溯溪眼眶泛红,带着恨意转身离开。

第2章 不药而愈

  陈雪暮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只觉得那背影形如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她曾认真背下来的资料里,有一部分就是关于杨溯溪的介绍。

  杨溯溪是程煜森的发小,外界传言说她是程煜森的第一任女友。

  可是他们两人都没有承认过这件事,一直宣称只是彼此的好友。杨溯溪现在已经嫁为人妇,老公刘重家财万贯,二人共同育有一女。

  陈雪暮甩甩头,想把这些都忘去。

  拿到钱之后,这些人和事就跟你没有关系了,别太入戏。

  “别再让任何人打扰我。”程煜森仍然搂着陈雪暮,他冷冷地对门外的保镖吩咐道,随后再次将陈雪暮打横抱起。

  这一次,他将她轻轻放进了浴缸。

  陈雪暮的身体又变得僵硬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是否应该风情万种地解开睡袍,露出不够丰满但也算玲珑有致的身材……

  “你以前喜欢一个人洗澡,所以我就不陪了。”程煜森说完便关上了浴室门。

  陈雪暮揪住睡袍。

  是她想多了吗?为什么她觉得程煜森刚刚是在教她怎么扮演梁容嘉?

  走出浴室的程煜森弯腰捡起被刚刚如狼似虎的他扔在地上的蕾丝礼服,从上边捻起两根细软的深棕色头发,随后用纸巾包起,走出房间,交给门口的保镖。

  “拿去查DNA。”

  “是,少爷。”

  关上门,程煜森走到落地窗边,盘腿坐在了地上。

  他静静地看着窗外,耳朵却时刻关注着浴室里的动静。

  她不是梁容嘉,他的身体这样告诉他。

  从前,梁容嘉为了爬上他的床,什么手段都用过,其中不乏灌酒下药等烂招。可他即便意识模糊,只要一触碰到梁容嘉的身体,他便本能地反胃呕吐。

  他和梁容嘉婚后两年从未同床共枕,更妄谈夫妻生活。

  对于自己的洁癖,程煜森不想过多解释,为了让梁容嘉死心,他甚至说出过自己喜欢男人这种狠话。

  曾经有一度,程煜森自己都以为自己的性取向异于常人。

  可是他刚刚却是那样的想占有浴室里那个女人。这不仅因为他想借机报复杨溯溪的心在作祟——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难道他程煜森的洁癖唯独在面对她时,不药而愈?

  陈雪暮洗完澡出来前,程煜森已经从隔壁房间洗完回来,并换好睡袍已经躺上了床。

  站在床边的陈雪暮忽然有些无助。为了让这场角色扮演的游戏天衣无缝,她刚刚还反复在心中练习了所有的说辞,准备了一肚子话想跟程煜森说,可没有想到他竟然安稳地睡着了。

  久别重逢,他难道没有话跟妻子说吗?

  他难道不好奇她经历了什么才会“死而复生”的吗?

  他难道不想知道这两年来,“她”究竟怎么过来的吗?

  陈雪暮怔在原地。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偏离了原来的计划。

  她该怎么办?她还能不能顺利拿到50万救陈越的命?

  次日清晨,程煜森在一阵陌生的香气中苏醒。

  他睁开眼时,发现香气来源于睡在他臂弯中的女人。

  她应该还没醒,睡梦中不知道出现了什么,以至于她细弯的柳眉微微蹙紧。

  程煜森打量了她一会儿。从她姣好的面容上,他根本看不出她与梁容嘉的区别。

  但她们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程煜森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床,并将卧室门关上。洗漱完毕后让手下人送来了他的衣物、电脑和早餐。

  “少爷,梁亚博先生和太太说想见一见女儿。”男助理阿诺恭敬地向程煜森汇报。

  程煜森端着咖啡轻轻喝了一口,眼睛一刻不离电脑屏幕,“发现摇钱树复生了,他们又坐不住了?”

  他顿了顿,邪笑着吩咐道,“那就约他们在二十层的旋转餐厅吃饭。”

  阿诺刚准备走,又被程煜森叫住。

  “给少奶奶也准备几套新衣服送来。越快越好。”

  “是,少爷。”

  陈雪暮醒来时,身边空无一人,而卧室门是敞开的。

  她已经尽可能地放轻了动作,可坐在客厅里的程煜森还是敏感地察觉到了一切。

  “衣柜里选一套衣服换上。动作要快,爸爸妈妈已经快到楼下了,他们等不及要见你。”

  程煜森的父母都在外国度假,这一点陈雪暮是知道的。

  那么程煜森指的爸爸妈妈,只可能是梁容嘉的父母。

  但她一个冒牌货怎么敢出现在看着梁容嘉长大、对她再熟悉不过的人面前?!

  陈雪暮怔在原地。

  “给你十分钟,十分钟之内换不好的话——”程煜森提高音量对卧室里的人说道,“我亲自来帮你换。”

  卧室里终于传来衣架晃动的细微声响。

  过一会儿,换上一身小黑裙的陈雪暮从卧室里走出。

  坐在沙发上的程煜森抬眼扫了扫,颇感满意,继而又回过头继续看电脑屏幕。

  “昨晚睡得好吗?”陈雪暮缓步走到沙发边,若无其事地问道。

  程煜森的嘴角浮出一抹难以言喻的笑,电脑屏幕上的光投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上,让他更显俊朗英气,“还不错。”

  “少爷,梁先生夫妇到了。”阿诺敲了敲门后,进来汇报。

  “走吧,去见爸妈。”程煜森合上电脑,顺手把它交给阿诺,随后牵起陈雪暮的右手往外走。

  一路上,陈雪暮拼命回忆关于梁家父母的所有信息,但她还是止不住的紧张。

  她掌心渗出的汗珠惹得程煜森笑起来,“很热吗?”

  他的笑容更令她胆寒。外界都说程煜森是商界的冷脸魔王,但陈雪暮一日之间见过他太多次笑容。

  所有的反常似乎都是危险的标识。

  “嘉儿!”一个衣着雍容的中年女人老远就认出了陈雪暮,她声音颤颤地喊了一句,完全不在意餐厅里其它人异样的眼光。

  想必这位就是梁容嘉的母亲叶雅美了。

  程煜森牵着陈雪暮径直走过去坐下,却没有让陈雪暮挨着叶雅美而坐,反倒是选择了坐在他们对面。

  “爸,妈,嘉儿失忆了。”程煜森面不改色地对梁家二老说道。

  对面的两人皆是一惊,陈雪暮强忍住紧张和害怕,表面上仍旧一副风平浪静、夫唱妇随的姿态,可内心的情绪却是翻滚难平。

第3章 设计陷害

  “嘉儿这两年受了很多苦,具体的细节以后再慢慢跟你们说吧。总之,嘉儿回来了就好。”程煜森一个人演完了所有的戏份,然后认认真真地点餐。

  如今的梁氏集团还需要依赖启晟集团而生存,梁亚博本来正愁没有办法捆绑住程煜森,现在亲眼见到女儿,又听到程煜森这样说,早已没有什么要担心的。

  只要梁容嘉还活着,只要她和程煜森一日还是夫妻,梁亚博便可以高枕无忧。

  “那……嘉儿还记得妈妈吗?”叶雅美眼圈红红地问道。

  陈雪暮被叶雅美的眼神所感动,正想着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来抚慰一颗受伤的母亲的心。

  可程煜森一句话便终止了饭桌上所有人的其它念想。

  “妈,你别急。嘉儿谁都不记得,现在只记得我。”程煜森点好餐后,将点餐用的IPAD交给助理,接着拉住陈雪暮的一只手,向对面二老保证,“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让嘉儿恢复记忆的。”

  陈雪暮第一次深切体会到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

  她的心宛若沉入深海,无助和恐惧让她的指尖变得冰凉。

  借着上洗手间的理由,陈雪暮暂时离开那一张气氛诡异的餐桌。

  她强迫自己保持理智,她意识到必须快速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她不知道程煜森想干什么,但她不能就这样白白把自己搭上去。弟弟的手术需要等到资金才能开始,他的命握在她手里!

  确认没有人跟踪后,陈雪暮拼命地向前跑。

  就在她即将跑出帝国大厦时,一个黑衣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梁容嘉小姐?”男人似笑非笑,高大的身影步步逼近。

  陈雪暮正欲喊保安,男人却忽然从正面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陈雪暮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事,一阵刺鼻的气息扑面而来——男人西装上涂有的某种药物让她很快失去了意识。

  陈雪暮遇袭的事第一时间传入程煜森的耳中。他冷静地咀嚼并吞咽完口里的食物,放下刀叉,对梁氏夫妇说道,“嘉儿身体不舒服,我派人送她上楼休息了。爸,妈,你们慢慢吃。等嘉儿情况转好之后,我再带她来见你们。”

  言下之意是让梁亚博不要再主动找上门。

  梁亚博心领神会,忙道,“那……煜森,我们嘉儿就拜托你了!”

  “嗯。”

  程煜森转过身,步伐如风地走出餐厅,同时沉下面色,语调冷冽地问阿诺,“什么人干的?”

  “目前还不知道。”

  “她人在哪?”

  “目前还在酒店。”阿诺答完不敢去看程煜森的表情,匆匆给守在监控室的同事打了个电话后,才继续汇报,“已经查到了,在1415房间。”

  程煜森面色阴鸷地来到帝国酒店的14层,1415房门已被打开。

  先前弄晕陈雪暮的男子被保镖押住,跪在地上。程煜森冷眼一瞥,见对方身上衣装尚且整洁,正欲问话,然而浴室里传出的低吟声却让他愤怒。

  程煜森推开门走了进去。两秒之后,浴室内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以及程煜森冷峻的命令。

  “你们都出去。”

  “是,少爷。”

  程煜森如同鬼魅般又从浴室中走了出来,盯着要被押走的男人,沉声道,“把他的眼角膜捐了。”

  “程先生饶命啊!这些都是杨溯溪让我干的!我是被逼的啊……”

  房门被从外面关上,隔绝了男人的求救声。

  1415房内恢复了安静,只剩下哗啦啦的水流声和陈雪暮因为体内燥热抑制不住而发出的喘息。

  程煜森回到浴室,居高临下地俯视陈雪暮,眼见她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褪去了自己身上最后一丝衣物。

  “你就这么不爱穿衣服吗?”程煜森俯身捏住陈雪暮的双颊,恶狠狠地瞪她。

  陈雪暮绯红的面颊让她此刻看起来更像一颗鲜活诱人的红樱桃,她迷离的双眼失焦地眨了眨,动摇着程煜森高高筑起的冷漠。

  忽然,陈雪暮温柔地伸出了舌头,轻舐程煜森的手掌虎口。

  程煜森的下腹如同被火燎过,这种难以用理智压抑住的生理冲动使得他莫名地烦躁起来。

  “这是你自找的。”

  程煜森将手机放在浴缸外的木椅上,接着陡然间跨进浴缸,以跪姿压住陈雪暮,用暴风般的吻封住了她颤抖的双唇。

  帝国酒店三楼的咖啡厅里,杨溯溪板着脸和阿诺对峙。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杨小姐听不懂没关系。”阿诺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少爷让我通知您,这种事不会有下一次。如果硬要有下一次,也是发生在你身上。”

  杨溯溪气得抬手指着阿诺,猩红的指甲隔空直戳阿诺的鼻尖,“你少在这里给我狐假虎威!徐诺,当年要不是我推荐,你凭什么当上程煜森的助理?又凭什么成为他私助团的首席!?你这条忘恩负义的狗!”

  面对难听的辱骂,阿诺依旧平静,“凭什么?凭我知道察言观色,凭我知道审时度势,凭我知道就算有人狐假虎威,也是因为他背后真的有老虎。”

  “你给我闭嘴!”杨溯溪失态大吼。

  阿诺怜悯地看着她,“既然你要跟我提当年,那我就念在当年旧情的份上奉劝你一句。少爷和少奶奶的事你一个外人不该插手。杨溯溪,适可而止吧,你在少爷眼里已经没有那么重的分量……”

  啪!

  一记耳光打断了阿诺后面的话。

  他毫无表情地摆正头,客气地对杨溯溪说了一句“杨小姐再见”,随即带着保镖离开了咖啡厅,徒留情绪失控的杨溯溪在原地泣不成声。

  走出咖啡厅的阿诺接过保镖递上的热毛巾,边按压住被打过的一边脸颊,边给程煜森发短信。

  「少爷,已确认杨溯溪就是幕后主使。」

  程煜森现在没有心情看手机。

  他望着偎在他怀中,浅睡过去的娇小女人,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浴缸的水中似乎还残存着一丝红色。

  他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是个处子。

狼性总裁太危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狼性总裁太危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儿童诗不能缺意境营造

    有人觉得儿童诗和儿歌、童谣差不多,就是教孩子认字识物的,或教给孩子们做人道理的,儿童正处于饥渴的学习阶段,诗里的知识学问应该大于诗歌的意境氛围。其实儿童的可塑性很强,儿童诗更需要生动活泼的形象和浓烈的意境氛围,以此吸引他们的兴趣,从小培养他们的诗性与诗情。翻开谭旭东的儿童诗集《樱花来信了》(漓江出版社出版),好像突然间闯入了一个美丽的童话王国,充满了诗情画意。且看这首《不小心》:“不小心/闯进了文字的花园/蔷薇花瓣落满一地/月季在开怀大笑/刺猬躲躲闪闪/它一定知道好句子装在哪里//蚜虫在嫩叶上窃

  • 呵护文学“美”的生态

    冰心先生曾经说过:“有了爱就有了一切。”以真善美为基调的优秀儿童文学,因其具有追溯人类本源和张扬人类本性的共通性,而成为全人类、全世界都喜闻乐见的文学式样。《爸爸和安安都在》(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是徐玲用整个2016年的写作时光,写就的一个非常美丽的亲情故事。主人公安安很小的时候,妈妈就跟她和爸爸分开了,从此,安安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小学毕业那天,妈妈却突然出现,并不由分说将她带到了遥远陌生的广州城。安安时时想念着爸爸,她不能接受没有爸爸陪伴的日子。安安无法融入新的生活,她央求妈妈让她回去看望

  • 提升文艺原创力要杜绝怪诞和平庸

    董其昌的《行草书七言律诗扇》,亮相于2014年9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小品大艺——明清扇面艺术展”。刘兆明摄光明图片/视觉中国【文艺观潮】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提升文艺原创力,推动文艺创新。这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指明了一条路径。文艺原创力是具有独一性的文艺创新能力,它基于文艺家对生活与现实的全新思考和把握,并有着创造性的艺术呈现。提升文艺原创力是推动当代文艺创新、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前提。而坚定文化自信对于提升文艺原创力意义重大。因为没有文化自信,就不可能写出有骨气、有个性、有神采的

  • 2018:中国工业的步子怎么走

    首届中国工业设计展览会上展出的动车组模型新华社发经济呼唤绿色发展。图为铜陵皖能发电厂六期机组扩建工程。光明图片【经济界面】工业强,则国家强。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实际增长6.6%,增速较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工业生产增长自2011年以来首次加快。此前,工信部部长苗圩指出,2018年,主要预期目标是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左右,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4%,单位工业增加值用水量下降4.5%……当前,我国工业经济有何亮点?从“6

  • 自曝GDP注水透出的信号

    【财经论语】不久前,辽宁、内蒙古、天津等地自曝GDP注水,主动为曾经发生的虚假GDP挤出水分,引发关注。这一现象再次警示人们,过去在“速度情结”的诱导下,虽然中央三令五申严禁数据虚报造假,但靠假数据抬高GDP的冲动存在,GDP“泡沫”必须早日捅破。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注水”的数据是自曝而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自曝行动凸显的是这样的事实:彻底告别“速度崇拜”,各地政府有了强大的内在动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新时代,必须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

  • 新时代加强师德建设的战略思考

    【论教】合理的社会价值理性信念的确立和自觉践履,是每一个民族的文化走向成熟和圆融的标志。教师作为人类文化科学知识的继承者和传播者,是学生智力的开发者和道德的塑造者,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承载。我们要充分认识新时代加强师德建设的战略意义,以高度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设计持续有效地推进师德建设。加强师德建设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一要大力开展师德建设研究。在高校人才培养、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师专业成长、校长能力建设、评价机制改革、学术道德建设、教育价值观构建等方面和环节开展新形势下师德建设专题研

  • 如青铜器一般的光泽

    《经七路34号》(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似与我有着天然的亲近与吸引。作者南丁,他的才华和生命的大多岁月贡献给了河南,可他是安徽蚌埠人,这是书的折页上赫然写着的。“安徽蚌埠”这几个字,一下子缩短了我和他的距离。我们是同乡。南丁饮过淮河水,游过龙子湖,在崇正中学读过书——崇正中学已变成今天的淮河水利委员会机关所在地。阅读至此,我心怡然。这些地方我也很熟。尽管我与南丁年轮有别,原来生命旅途中却有许多物理路径曾经相叠,他的品格值得我永久仰视,慢慢去读,我为有这样睿智卓越的老乡而自豪。这本文学回忆录凝结着

  • 教育发展的那些不平衡和不充分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思想汇】编者按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教育领域的这一对矛盾,是当前和今后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重中之重。2017年12月12日本版刊登了《对基础教育中的平衡与充分发展的理解》一文,从基础教育的角度对这一矛盾进行了阐释。延续这一探讨,本文作者从教育发展的角度出发,对教育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进行了细致的解析,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不平衡”既有短板,也有整体中的局部短缺从整体看,不平衡主要体现为现阶段教育事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