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老公大人,深点爱 大结局

2017/12/3 9:47: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老公大人,深点爱

第1章 这一定是梦

  顾灵倾在床上翻了一个身,噗通一下掉在了地上,整个身子埋进了松软庞大的被子之中。原文http://www.qi-wen.com/

  “金洛甜!你又踹我!”

  被埋在被子之中的顾灵倾大叫,嗅到了笼在被子之中的酒气和一股陌生的香水味,这香水味不禁让睡意朦胧的顾灵倾一个机灵。

  她和舍友金洛甜可是从来不用香水的女人……

  想到这里,顾灵倾伸手一把将盖在自己脑袋上面的被子掀了起来。

  伴随着被子一起扬起来的,还有几枚软绵绵的胸垫,轻巧地落在了顾灵倾的脑袋上。

  刺眼……刺眼的阳光让顾灵倾更加不安,自己的宿舍前面有一棵茂盛的白杨树,不管天气多么晴朗,宿舍之中都不会投射进来这般刺眼的阳光,除非……

  这里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宿舍……

  顾灵倾顶着鸡窝头,慌张地审视自己身处的地点,感官渐渐从睡意之中恢复,身体的寸寸肌肤开始产生无以言表的酸爽和酥痛。

  一低头,脑袋上尴尬停留的胸垫掉落在了大腿之间,顾灵倾看见了自己光溜溜的身子……

  “如果您醒了,请您检查自己是否有走光,如果没有,我们就要转身了。”

  顾灵倾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端详自己身处的陌生地点,就听见一个陌生的男声传来,她猛地转头朝着声音的出处看去,发现在这个陌生房间的门口,站着三个黑衣男子,排列成一横排,背对着自己。

  顾灵倾看到这三个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懵逼。奇闻网

  三个男人估计是没有得到顾灵倾的回应,觉得她是默认了他们的话,开始慢悠悠地朝后转过身来。

  顾灵倾这个时候意识到,自己还光着身子呢,低头一看,自己胸前两点,毫无遮拦地显露人前。

  “别转过来!你们是谁啊?我要报警了!”

  顾灵倾左右环顾寻找着自己的衣服和包包,可是一无所获,只好用被子裹好自己光溜溜的身子,脑袋之中一片空白。

  那三个男人像是没有听见顾灵倾说的话一样,依然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顾灵倾,朝着床边走来。

  “救命啊!非礼啊!”

  顾灵倾看着三个男人朝着自己走来,惊恐地朝着窗外大喊,吓得几乎要流出眼泪,她这个从小到大的乖乖女,哪儿里见过这种场面,光着身子面对三个陌生的男人……

  面对自己撕心裂肺的呼喊声,三个男人依旧不慌不忙地靠近,任由顾灵呼喊。

  第一个瘦高个的男人,手里端着一碗莫名的液体,小心翼翼地放在床边的台灯柜上,中间的胖男人拎着一个保险箱,最后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拿着顾灵倾的衣服和包包。

  “女士,您还是别喊了,这里可是全世界最高档的房间,墙壁和玻璃全部都是特级隔音的,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来帮我们家掌柜的处理善后事宜。奇闻网

  中间的胖男人慢悠悠地说着,气定神闲的,没有一丝慌张的感觉。

  顾灵倾双眼含泪,默默地闭上了嘴,可怜巴巴地看着三个男人,身子一颤一颤地抽噎着。

  胖男人见顾灵倾暂时镇定了下来,开口继续阐述自己的来意,他伸手,指了指台灯柜上放着的那一碗莫名的液体。

  “先请女士您,喝下这碗汤药,您喝完,我们一切好商好量。”

  顾灵倾抬眼看向台灯柜上的碗,里面是黑红色的液体,就像是红糖水一样,可是嗅着这空气之中弥漫出来的味道,更像是中药。

  “那是什么?”

  “哦,女士您不要担心,这汤药对您的身体没有一点儿损伤,不仅如此,还能解决您和我们家掌柜的麻烦事。”

  胖男人说的话,顾灵倾是一句话都听不懂,眼前的这碗莫名的汤药,她更是充满了恐惧,脑海中出现的画面,全是毒药和被灭口……

  “我不喝!我不喝!你们家掌柜的是谁啊?我只是一个昨天才毕业的学生,虽然我是学新闻的,可是我还没有报道过一则新闻,你们掌柜的,要是有什么黑幕,我也完全没有兴趣的……”

  顾灵倾越说越离谱,三个男人面面相觑,似乎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奇闻网

  “女士,你要是坚持不喝,我们就得用强了……”

  用强?顾灵倾下意识地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被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三个男人。

  胖男人看顾灵倾真的没有喝药的意思,轻叹一口气,挥手示意身边的两个男人上前控制顾灵倾。

  瘦高男人和眼镜男上前,直接将顾灵倾裹在身上的被子死死地摁住,等于是将顾灵倾像一只蚕宝宝似的,严严实实地裹在了被子之中,动惮不得。

  然后,胖男人将台灯柜上面的汤药端下来,走向顾灵倾。

  “你干什么!不要!我不要,我不……咳咳咳!”

  胖男人果断利落地扼住了顾灵倾纤细的脖子,强硬地将她的脑袋抬起,一碗汤药没有停歇地直接灌进了顾灵倾的嘴里。

  顾灵倾只觉得,喉咙里一阵暖流淌过,嘴巴里面,留下了苦涩作呕的味道。

  “咳咳咳……咳咳!”

  被强灌汤药之后,三个男人才算是放过了顾灵倾,又重新笔直地站在了床边。网站http://www.qi-wen.com/

  “冒犯了,女士,这都是您不配合的结果,不过您放心,对此,我们会对您作出相应的赔偿。”

  胖男人说着,将自己手中的保险箱打开,还没缓过神来的顾灵倾,看见了一箱子……人!民!币!

  顾灵倾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吧唧吧唧嘴中的苦涩感,她忽然镇定下来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快要醒了,以前做梦,梦见钞票人民币,总是会醒。

  男人将钱摆放在顾灵倾的面前,从自己衣兜里面掏出一张纸来,照着纸开始念了起来。

  “劳务赔偿书,第一条,肌肤状态,佳上,得十万。”

  胖男人说完第一句,旁边的高个男就从保险箱之中取出了十摞人民币放在了顾灵倾的面前。

  “第二条,身形,比例尚可,唯上围欠佳,遗憾,可得五万。”

  高个男弯腰又从保险箱之中取出五摞人民币放在了顾灵倾的面前,还下意识地朝着顾灵倾死死捂着的胸前看了一眼,翻着白眼抿嘴一笑。奇闻网

  “第三条,样貌,欠佳,无所得。”

  胖男人说到这一点,他身边的高个男人和眼镜男强忍着抿嘴笑了一下,有些可怜地看了看顾灵倾,顾灵倾此时,依旧是一脸的懵逼,她想着自己该醒了呀……

  “第四条……”

  胖男人念第四条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伸手抬起床上剩下的一条被子,床单上面露出了一块猩红的血迹,顾灵倾也看到了,看到的那一刻,全身的汗毛都树立了起来。

  她虽然是个乖乖女,可是对于女人见红的事情,还是了解的。

  “嗯,第四条,鉴于您是初次,所以,另外给予您二十万元的补偿。”

  就这样,顾灵倾的面前有多出了二十摞人民币。

  读完第四条,胖男人将手中的纸收了起来,自己从保险箱之中又掏出了十五摞人民币,放在了顾灵倾的面前。

  “这十五万呢,是我们对于刚才对您强制执行灌药的精神赔偿,一共五十万,您没有什么异议吧?”

  顾灵倾惊愣地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五十万现金,可是更让她惊愣的是,床上的血渍和自己身上真真切切传来的痛感。

  “不是……你们什么意思?我……”

  顾灵倾还没说出什么来,就看三个男人对着自己暧昧一笑,这笑中,带着嘲讽,让顾灵倾内心涌出一股无措来。

  “看来您没有什么异议,那我们就先走了,这是您的衣服和包包,拿走十分抱歉,毕竟,我们掌柜的,还是喜欢清清爽爽地解决完事情才好,告辞。”

  胖男人彬彬有礼地说完,朝着顾灵倾点头示意,带着高个子和眼镜男转身离去。

  留下顾灵倾一个人,望着眼前一摞摞的人民币,回不过神来。

第2章 毕业狂欢夜

  顾灵倾看着卫生间镜子之中的自己,脖子上,锁骨上,甚至是……坦荡荡的胸口上,大腿根……都是红色的印子,轻轻一触,有清晰的痛感。

  “劳务?呵呵……”

  顾灵倾苦笑一声,她就算是再不愿意相信,再觉得是梦,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守了二十二年的身子……失身了!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还被他当做是劳务关系,甚至有专业的处理人,这简直就是羞耻!

  顾灵倾踉踉跄跄地从洗手间走出来,踩在松软的貂皮地毯上面,跌跌撞撞都是豪华软包的墙面,繁华的装饰,高档的摆设,她都没有心思去欣赏,现在她的脑海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快点离开这里。

  她胡乱地穿好自己的衣服,背上背包,看到床上那一摞摞的人民币的时候,愣了一下。

  她承认,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她也动心,可是她知道,若是拿了,自己就真的成了卖,也等于是默认了那一纸劳务关系,那对她顾灵倾来说,简直就是耻辱!

  顾灵倾咬了咬下嘴唇,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电梯上面显示的是八十八层,顾灵倾慌乱地摁着电梯间的开关,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昨天晚上怎么会跑到这么高的地方。

  顾灵倾站在电梯间,看着楼层的数字递减,脑海之中隐隐约约想起昨晚的画面。

  “付华年……我喜欢你,四年了,你怎么能……”

  顾灵倾记得自己蜷缩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呢喃,但她清晰的知道,那个人,绝对不是她的梦中情人付华年。

  可是那个男人并没有否认,还对自己做出了回应,顾灵倾现在还能真切地感受到,男人低头在她的耳垂轻吮的瘙痒感,呼出的气灌着温柔的风,直接将顾灵倾的骨头都给吹酥了。

  于是,她便听话地软趴趴地窝在了男人的怀里。

  顾灵倾越是回想,脑袋就直接灌满了热气,狠狠地攥起了拳头。

  “金洛甜!我要杀了你!”

  顾灵倾怒吼一声,正巧电梯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貂皮大衣的胖女人和一个瘦高的小白脸,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顾灵倾。

  顾灵倾现在才没有心思去在意,她现在,只想找金洛甜去问个清楚。

  昨天是她毕业的大日子,舍友金洛甜非要拉着她一起去青度酒吧狂欢,还用她的梦中情人付华年做引诱,顾灵倾大学四年来都是乖孩子,从来不去酒吧,可是为了付华年,她去了……

  为了壮胆表白,顾灵倾又听了金洛甜的话,喝多了,然后就朝着自己的梦中情人付华年走了过去。

  看到的,却是两个紧紧交织的身影,一向帅气冷傲的付华年,将脑袋埋在了校花卢琳琳的胸前……

  顾灵倾忽受打击,酒劲上头,转身就撞在了一个男人的怀里,这个男人,就是昨晚的罪魁祸首!

  顾灵倾想着,怒气冲冲地走出电梯,迎面却撞上了,自己最不想撞见的人,卢琳琳和付华年。

  “你是……三班的顾灵倾吧?”

  付华年依旧是那好看的眉眼,扬着温润的笑脸看着顾灵倾,抬眼看向她走出来的电梯时,微笑定格住了。

  “呦,不错嘛,顾灵倾,你是傍上富佬了呀,你走出来的那个电梯,可是神华酒店总统套房的专用直达电梯啊,没有贵宾房卡可是进不去的,不像我跟华年,只能睡在神华普通的情侣房。”

  卢琳琳阴阳怪气地调侃着顾灵倾,付华年欲要张口说些什么,可是看到顾灵倾脖颈上的红印记,生生地将话给咽了回去。

  “在这里碰见同学,总是觉得尴尬了一些,那……顾同学,我们自便吧。”

  很显然,付华年的语气比刚才阴冷了许多,连称呼都变了,顾灵倾低垂着脑袋,感受着他从自己身边侧过的冷意,眼泪,吧嗒吧嗒地掉落在了反光的地板上。

  “小姐!小姐!”

  正在顾灵倾快要崩溃的时候,身后传来服务员急急地唤声。

  一个身穿西服裙的服务员,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慌慌张张地走到了顾灵倾的面前。

  “您是顾小姐吧?”

  “谁是小姐?你才是小姐!”

  一向好脾气的顾灵倾抬头朝着服务员大叫了一声,服务员直接愣在了原地。

  “哦,对不起,对不起,顾女士,这是您落在房间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太贵重了……您看一下,数额是不是正确。”

  服务员说着,将手中的黑色塑料袋递给顾灵倾,顾灵倾看见了里面的人民币。

  这就像是甩不掉的臭皮糖一样,想起刚才付华年看着自己的目光,顾灵倾觉得厌恶至极。

  “我不要!你们自己留着吧!”

  顾灵倾低语一句,转身急匆匆地就要往外走,谁知道这服务员根本就不打算放过她,死死地拽住顾灵倾的衣袖。

  “这可不行啊,顾女士,我们不能……”

  “我说了我不要……你可以扔了……”

  顾灵倾现在急迫地想要离开神华酒店大堂,这里已经让她喘不上气来了,可是这个服务员不依不饶。

  “我说了我不要!”

  顾灵倾甩手将服务员强塞给自己的黑色塑料袋打翻,瞬间,袋子里撒了出去,像下雨一样纷纷扬扬地落满了神华酒店的大堂。

  “钱!钱啊!”

  大堂顿时热闹了起来,所有的服务员和保安都帮忙捡起了钱,顾灵倾趁着这个时候,跑了出去。

  顾灵倾回学校的路上,一直低垂着脑袋,使劲地将金洛甜借给自己的这件低胸的衣服向上扯,因为身上,全部都是被啃咬的痕迹。

  滋!

  一声尖锐的刹车声,顾灵倾光顾着低头掩盖了,却忘记了看路,幸好司机踩刹车及时,不然,就直接将她撞飞出去了。

  “瞎了你的狗眼是不是!想死也别来找老子的晦气!”

  司机破口大骂顾灵倾,顾灵倾不住地朝着他点头道歉,匆匆地穿过了马路,她不敢有一丝的停留,生怕被人看见她身上的痕迹。

  好不容易走到了邺城大学的校门口,低着头走路的顾灵倾,却被一个人伸手拦住了。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你昨晚在哪儿过的夜?”

  是易允川的声音,顾灵倾依旧低着脑袋,紧紧护着自己的胸口,一声不响。

  易允川是顾灵倾的蓝颜知己,为了顾灵倾,什么事情都能做。

  知道顾灵倾昨天晚上去酒吧,他不放心,就在校门口等她回来,结果,等到了第二天中午,才看见顾灵倾的影子。

  “你怎么了?”

  易允川看出了顾灵倾的不对劲,上前一步。

  “求你……别管我!”

  顾灵倾低声哀求道,易允川蹙起眉头,瞥见了顾灵倾锁骨的痕迹,目光忽地黯淡了下来,慢慢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狂欢夜玩了一夜了,该累了,我送你回宿舍好好休息。”

  易允川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了顾灵倾的身上,紧紧拥着她,朝着邺城大学之中走去。

第3章 祸不单行

  顾灵倾披着易允川的外套出现在宿舍,第一反应就是朝着金洛甜的床铺上看去,金洛甜竟然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着。

  “金洛甜!”

  顾灵倾朝着金洛甜大叫了一声,可是金洛甜好像一点儿也没有听见,还在睡梦之中吧唧吧唧嘴巴,憨笑着叫着自己梦中男神的名字。

  “苏乔臣……苏乔臣……钱啊,金光闪闪的钱……”

  顾灵倾现在本来就在气头上,看见金洛甜甜笑着,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直接跳上了她的床铺,骑在金洛甜的身上,伸手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咳咳咳!咳咳……”

  金洛甜就这么活生生地被顾灵倾给掐醒了,看见顾灵倾坐在自己的身上,一脸的凶神恶煞,吓得起身将顾灵倾推了了床。

  “你疯了!你……”

  金洛甜刚要对着顾灵倾大骂,忽然瞥见了她脖颈,锁骨处满满的痕迹,八卦的神经瞬间上线,从床上爬下来,扒着顾灵倾的衣服看着。

  “呦呦呦,这是成了?不过我要我说,这付华年可是够凶猛狂野的啊,连你的迷你胸部都没有放过……”

  金洛甜色眯眯地扒开顾灵倾的抹胸,里面还塞着她昨天给顾灵倾塞进去的三层胸垫,伸手将胸垫给拽了出来,嫌弃地看向顾灵倾。

  “这个,付华年都没介意?看来昨天晚上真是喝多了呀?”

  金洛甜调侃着顾灵倾,忽然发现她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怒瞪着自己,眼中还充满了恨意,加上刚才那差点儿掐死自己的举动?

  “不是付华年!不是付华年!呜呜……”

  正当金洛甜疑惑的时候,顾灵倾忽然捂住了脸,大哭了起来,整的金洛甜一脸的蒙圈。

  “什么叫不是付华年?难道……你这一身的……不是付华年嘬的?”

  金洛甜像是听见了惊天八卦一样,伸手将顾灵倾捂着脸的手扒开,质问着,但是在和质问不像是关心,更像是好奇心。

  顾灵倾哭着摇头。

  “真不是啊,那是谁啊?”

  “不知道……金洛甜!要不是你昨天带着我去酒吧,要不是你说让我喝多了表白,要不是你,我……呜呜呜……”

  顾灵倾扼住金洛甜的双肩,狠命地摇晃着,金洛甜倒觉得好笑。

  “顾灵倾,昨天我是让你跟付华年告白,可是我没让你跟别人睡觉啊,我昨天也喝多了,我也没有跟别人睡觉啊!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你怎么能怨我呢?”

  “我……我……”

  顾灵倾无话可说,只剩下哭了。

  金洛甜看她凄惨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她了解顾灵倾,是个太正统太较真的女孩。

  “好了好了,不就是跟别的男人上了一次床吗?你都多大了,这点儿经验是应该有的阅历,没什么大不了的,啊,我们不告诉付华年就是了,我替你保密,你接着追付华年,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就好了?”

  这不提付华年还好,金洛甜一提付华年,顾灵倾又是一嗓子嚎哭了起来。

  “瞒不住了……我在酒店里面,撞上付华年和卢琳琳了,他们两个,昨天晚上就在酒店……”

  “呃……”

  金洛甜这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见过倒霉的,可是没有见过顾灵倾这么倒霉的。

  嘀嘀嘀……铃铃铃……

  正当顾灵倾哭得你死我活,金洛甜不知所措的时候,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是信息提示的声音。

  一起响,那一定是邺城大学群里面的消息,顾灵倾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看手机,金洛甜拿起自己的手机,这一瞄,整个人都傻愣在原地了。

  “顾顾顾……灵倾,你火了……不不,你完了,你太豪气了,太牛掰了,太……”

  金洛甜已经想不出更好的词语来形容顾灵倾了,顾灵倾听见金洛甜的感叹,忽地止住了哭声,仰头疑惑地看着金洛甜。

  金洛甜将手机屏幕对着顾灵倾,让她看邺城学院群里面发出的一段视频。

  视频上面,正是顾灵倾在神华酒店的大堂,跟服务员纠缠的画面,接着,是顾灵倾豪迈甩出漫天百元大钞的场面。

  而在顾灵倾的眼里,屏幕上的自己,撒出的不是百元大钞,而是白花花的冥币,纸钱,还是给自己撒的……

  咚咚咚咚!咚咚咚!

  视频还没播放结束,顾灵倾和金洛甜的宿舍门外面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敲门声。

  “顾灵倾!”

  “顾灵倾!”

  门外,传来了好事者的叫声,语气之中带着兴奋和幸灾乐祸,竟然,还能听出一点点艳羡的语调来。

  “完了完了,灵倾你完了,得亏你这是毕业了,赶紧收拾收拾东西,离开这是非之地吧,我先出去帮你挡着!”

  金洛甜义气地说了一句,走到门前,一把打开了宿舍门。

  “顾灵倾呢?我们要问问,是谁给她这么多钱?”

  “对啊对啊,看这钱,得有好几十万吧?看她平时文文静静的,没想到暗地里有大款傍身啊?”

  一打开门,门口全部都是八卦的声音,金洛甜用自己的身子挡在门前,将好事的人挤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宿舍门,站在门口掐着腰,怒视着一众人。

  “我说你们无不无聊,管你们什么事,有这些时间,你们不如去找找糊口的工作,要么,去找个大款傍身也好啊,滚滚滚!”

  金洛甜性子本来就泼辣,眉眼一横,挥着手招呼着一众人滚蛋,人们悻悻地散去,只剩下一个人,还站在原地不动。

  “你是欠揍吧你……”

  金洛甜定睛一看,站在原地的人正是卢琳琳,她一脸幸灾乐祸还透着傲娇的媚笑。

  “呦,这不是卢校花吗?您不是一向自视清高的很吗?怎么也来这里凑热闹,看八卦来了?”

  金洛甜想起她勾引了顾灵倾的付华年,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对顾灵倾的八卦没想去,是郑导师让顾灵倾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卢琳琳说完,冷笑一声,转身,挺胸翘屁股地离开了,金洛甜差点儿忘了,这骚娘们除了是校花意外,还是新闻系的部长,导师的传话员。

  “灵倾,郑导师让你去找他一趟,我估计,八成就是这视频的事情。”

  金洛甜看着顾灵倾,她显得平静了许多,其实,是已经心如死灰了吧?只见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许久,眼珠子才微微动了动。

  “洛甜,你爸爸不是药物检定所的吗?”

  “是啊。”

  金洛甜奇怪,顾灵倾怎么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只见顾灵倾慢悠悠地从包里掏出一只碗来,这只碗做工很是精细,看起来很贵的样子,碗底还残留着一点儿黑红色的液体。

  “麻烦,让你父亲帮我看看,这究竟是什么……”

  顾灵倾郑重其事地将碗交给了金洛甜,踉跄地站起身子,狠狠地抽了一下鼻子。

  “我去了……”

  顾灵倾转身,刚要出宿舍,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翻箱倒柜地从箱底找出了一件高领的毛衣来,套在了身上。

  “你……”

  金洛甜惊愣,现在可是大夏天啊,毕业季,最热的月份,顾灵倾为了遮挡自己身上的咬痕,穿上了深秋的高领毛衣,上下一身不伦不类,灵魂出窍一般地走了出去。

  郑导师看见顾灵倾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办公室门口堵满了看热闹的人。

  “你这是什么打扮?”

  郑导师也一改平时看好学生一样的目光,看着顾灵倾,满目的厌恶和不耐烦。

  “算了!你给我解释一下,这视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顾灵倾来办公室的路上,一直就在思考,怎么编造一个谎言遮掩过去,可是她想不起来,大脑一片空白,也只能沉默以对。

  “不说是吧?不说就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行,我知道,你们大学生也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私生活,可是你这个的性质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懂吗?”

  郑导师说着,狠狠地将手机摔在了桌子上,摔完之后,还心疼地看向了手机,手机上的视频还在不断地重复播放。

  “还是什么都不肯说是吗?非要我跟你说明白是吗?神华大酒店!衣冠不整!漫天的钞票!你们家什么情况老师不是不知道,可是你也不能……唉……”

  郑导师说着,弯腰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拿的时候小心翼翼,眼睛之中还泛着迷恋的光芒。

  “给你,这是神华酒店的工作人员送过来的,这么多的钱,你一个刚毕业的女孩子,真是……”

  郑导师一边恨铁不成钢地说着,一片有意无意地朝着钱看去,真是满目的渴望和不舍啊。

  “还有啊,刚才邺城电视台来电话了,取消了你的录取资格,你明天就不用去报道了,卢琳琳已经接替了你的录取资格,好好的前途,就这么被你自己给毁了!”

  郑导师白眼一翻,挥手不耐烦地示意顾灵倾拿钱离开,顾灵倾尴尬地站在原地,面对面前的这一堆百元大钞,和身后嘲弄的声音。

  “我们走!”

  正在顾灵倾感觉无助的时候,易允川忽然出现在办公室里,拉起了顾灵倾朝外走去。

  “哎哎!把钱拿走啊!你放在我这里也不是……”

  郑导师在后面叫着,看着桌上的钱有些不知所措,可是似乎又不忍心拿着钱追上去的样子。

老公大人,深点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老公大人 或 深点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月缺月盈的人生

    原标题:小说月缺月盈的人生书名:月缺月盈的人生目录预览:第一章:残阳染血第二章血色深谷第三章功高震主第一章:残阳染血黄昏,落日。残阳如血,太阳的余晖洒落在大地上,似乎都染上了几分血腥的味道。骑着养了五年的逐日,我疯狂的往风如陌住扎的军营赶去。入目,周围已从山势崎岖变为开阔平坦,我感受到了逐日的疲惫,虽然它努力扬蹄奔跑,可是速度,却明显的慢了下来。从昨日清晨开始,逐日就未曾吃过一点儿草料,加上快速的奔跑,它恐怕早已经体力不支。逐日是我十三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那个时候,父亲是护国大将军

  • 小说 爱如潮汐冰冷

    原标题:小说爱如潮汐冰冷小说名字:爱如潮汐冰冷目录预览:第1章我怀孕了第2章少夫人流产了第3章心上的白月光第1章我怀孕了午夜。男人掀开锦被,瞥了一眼熟睡的女人,将手伸向她丝质的睡裙。“歘——”白可欣从梦中惊醒,不等她出声,男人精壮颀长的腰身已经覆上去。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还有喷薄在耳边的灼热气息和浓烈的酒味。又喝醉了!宇凌风喝醉以后,狠厉起来像头饿狼!想到医生的叮嘱,白可欣本能的护住小腹,使劲儿推他:“宇凌风!”宇凌风置若罔闻,一手将白可欣的双手擎过头顶,一手继续在她身上各处点火。白可欣顿时全身紧

  • 小说 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

    原标题:小说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小说名称: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目录预览:001夏日的夜晚002那个周末003吃了一惊001夏日的夜晚这是在我的女上司柳月家里。北方夏日的夜晚,微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驰荡漾的爱昧。爱昧的夜,和心目中的女神单独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酒后的我心中充满了弥乱而懵懂的感觉。柳月喝醉了,一进家门就坐在沙发上,闭着眼,扶着额头,表情显得很痛苦。我急忙给她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柳月修长的腿在我面前一晃一晃,我不停心跳加速。柳月勉强张开眼,怪怪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直

  • 小说 心有悲凄无可奈何

    原标题: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目录预览: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第2章他的小情人?第3章跟你,做你的女人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闭上眼,跟着我的节奏来。”低沉悦耳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声音,慢慢的窜入了女人的耳中。那声音是致命的蛊惑,让深陷柔软的大床的她眼角情不自禁染上了情语,被滚烫的人儿压得服服帖帖。氤氲昏暗的房间里,床尾摇摆,一下跟着一下,粗重的呼吸声似是配乐,奏出了此起彼伏的乐章。一夜荒唐,林语睁开眼,耳边是那个男人沉稳的呼吸声。林语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红痕遍

  • 小说 运筹之王

    原标题:小说运筹之王书名:运筹之王目录预览:第一章【月下事】第二章【堂兄那恼人事】第三章【大宗主的安排】第一章【月下事】月色幽幽,恬静如水,那柔和的月光洒舍在平滑如镜的畅春湖面,波光粼粼,再加上三月的春风柔和地吹拂着,让湖边的芦苇丛轻轻摇摆,说不出的秀美宁静。衣袂飘飘,宽阔的畅春湖边,一对男女并肩而立,正抬头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那女子白衣白裙,脸庞说不上很美,但却颇有一股子妩媚气息,柔柔地道:“夏公子,你看,这天上的月亮好美哦。”她身旁站着一名个头不高的富家公子,长相实在称不上英俊。听见少女柔柔

  • 小说 功盖三村

    原标题:小说功盖三村小说名:功盖三村目录预览:第一章扬我村威第二章神仙附体第三章甘露的神奇作用第一章扬我村威“刘土匪,你别欺人太甚。”杨峰扬起手中两尺多长,手臂粗的木棍一指对面的中年男子,怒声呵斥道。“呦呦呦!我们的大学生村长发威了,我好怕怕啊!来往这里敲!”被称作刘土匪的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轻笑,杨峰这个细皮嫩肉的小伙儿,还真没有一点让他惧怕的,脑袋往前一伸,指了指。“狗日的刘土匪,老子一再忍让,你当真怕了你了,今天不把你弄死,老子就不姓杨。”杨峰胸中的火苗忽的一下就起来了,压抑的情绪在这一

  • 小说 花间俏医女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小说名称:花间俏医女目录预览:第一章代嫁第二章专业带孩一百年第三章迫不及待被分家第一章代嫁破旧的泥土和石头累成的院墙,不过三尺高,风一吹,墙头上的几棵野草随风摇曳。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棂照进来,给这阴暗的屋子添了几分鲜活。耳边忽近忽远的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嘈杂声,林如诗觉得头痛欲裂。“求求你们,不要这样!”“让开,没了大的,小的嫁过去也是一样!”“我不能让你带走我的女儿,不能!”林如诗觉得自己被紧紧的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不要带走我姐,不要!”周围的吵闹

  • 小说 先生,我们不约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小说名称:先生,我们不约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3章爆出秘密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