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楚宫倾城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6:29:0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楚宫倾城乱

第1章 城破1

“娘娘,不好了……城破了。版权http://www.qi-wen.com/城……城破了。”一声嘶哑的叫声凭地在文清宫外炸响。内侍小付公公跌跌撞撞的连滚带爬地从宫门外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叫,声音已经嘶哑难辨。

宫里本安静做事的宫女太监们听了惊叫连连,纷纷抱头四窜。幽静的文清宫顿时一片慌乱,巨大的绝望若乌云一般笼罩着宫墙上。

城破了!守了半年的的都城,终于被破了。网站qi-wen.com

那么……华国完了,彻底地……完了。

尖叫声透过层层帘幕,变得恍惚而诡异。文清宫里的淑妃——欧阳箬愣愣地直坐在床上,刚刚不久前累极了躺着,没想到一躺就睡着,转眼间却又就被恶梦般的叫声惊醒了。

“城破了……城破了……”她嘴里念念有词,仿佛被梦魇住一般,黑白分明的大眼,空洞无神地看着眼前柔软雪白的苏州白锻帐子。

“娘娘,娘娘,不好了,不好了。”翠纹哭着跑了进来,“城破了,城破了,快逃啊。”她跑上前去抓起欧阳箬的手,拼命地摇着“娘娘,快啊,快穿衣服。来自http://www.qi-wen.com/快逃啊。”

“逃?”欧阳箬雪白的脸上闪过一丝惘然,忽然,她倏地推开翠纹,掀开被子,光着脚跳下床,尖声叫道:“我的凌玉呢,来人,快把帝姬抱过来,快来人!”

她挣着跑到房门口,差点跟迎面跑来的内侍小付公公撞上。还好小付子躲得快,一把扶住欧阳箬,哭道:“娘娘,快跑吧。城破了,皇上已经要出去投降了。”

欧阳箬青玉般的手牢牢地扣住小付子的胳膊,恍若未闻道:“帝姬,快把帝姬找来,快去。迟了就来不及了。快去!”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用喊地。版权qi-wen.com喊完一口气接不上,没有血色的脸上涨得红起来。

小付子何时见过一向冷静自持的淑妃如此失态,吓得连哭都收住了,忙扶着欧阳箬往屋里去,赶来的翠纹哭叫道:“娘娘,你可不要吓奴婢啊。娘娘!”

欧阳箬以手扶胸,睁着大眼,想说话,偏偏缓不过气来,眼看就要昏倒。突然门口传来一声娇嫩的声音哭喊着:“母妃,母妃,我要母妃。”

欧阳箬听到浑身一震,慌乱无比的神色奇迹般地安定了下来。不知哪里生来的大力气推开绕着她团团转的翠纹和小付子,三步并做两步冲到房门口。只见年已五旬的Nai娘吴嬷嬷,颤巍巍地抱着刚满三周岁的小帝姬凌玉,满脸惊慌地走过来。来自http://www.qi-wen.com/欧阳箬劈手就夺了过来,紧紧抱在怀里,生怕丢了似的。Nai娘吴嬷嬷看得在一旁老泪纵横。

“小姐,这可怎么办才好啊?”吴嬷嬷抹着泪哭道。一旁的翠纹和小付子也纷纷哽咽不已。

Nai娘是看着欧阳箬从小到大的。十六岁欧阳箬选秀到了皇宫,她也跟着进来。如今欧阳箬一步步从贵人熬到了淑妃这个位份上,又生了帝姬,本该一帆风顺,富贵荣华的,没想到又碰上这天塌的祸事。版权http://www.qi-wen.com/

第2章 城破2

“Nai娘……”欧阳箬终于回过神来,绝色倾城的脸上满是凄色,才喊了声Nai娘,豆大的泪水簌簌就掉下来,不知道要如何往下说。

“轰隆”东南方向传来一声震天的响声,攻城!这是攻城的响声,虽然已经听了无数遍,但今天这次似乎显得分外不同。满屋的人被震了一下,不由吓得面如白纸。宫外还没来得及逃的宫女太监俱是惊声尖叫。欧阳箬怀里的帝姬哇地一声,又开始大哭。

帝姬的哭声猛地惊醒了欧阳箬,她飞快地檫去脸上的泪水,定了定神冲翠纹道:“快去那黄桃木柜子下面,最里面的暗格找出个蓝布包袱,快去!”说完猛地推了翠纹一把,翠纹被欧阳箬推得踉跄几步,忙小跑着冲进里屋翻找起来。

欧阳箬把小帝姬抱进里屋,飞快地脱下她身上的团绣百花宫装,小巧的飞凤戏珠绣鞋,解开她束得齐整的头发,拿下她头上戴的珠花。

帝姬年岁幼小,却是十分温顺的Xing子,看着母亲大异往常,抽噎着停了哭声,任母亲摆弄。

欧阳箬双手不停,Nai娘也在旁边默默帮忙,这时翠纹已经翻出那蓝布大包袱,包袱布料已经半旧不新,颜色灰朴,那布料连最低等的太监身上的料子都不如。欧阳箬却伸手拿来,三下两下解开包袱,掏出几套衣服,对着翠纹道:“快快拣一套换上去,还有,小付子,你也换上去。”边说边翻出一套小男孩衣服,抖擞着给帝姬换上,在这危难关口,她双手紧张得发抖,却异常麻利。

换好衣服后,又麻利地给帝姬梳成普通百姓家的小男孩模样的发辫。此时,翠纹和小付子早已经换好衣服,抽泣地来到欧阳箬跟前。他们知道主子早已经是打定主意了,只是这一走,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面,说不定就是天人永隔,永无相见之时,想着皆是悲泣不已。

欧阳箬给帝姬穿好衣服,强按下心头惶恐,细细地看了看,忽地见她伸手沾上书案上摆着的一个盆栽,抓起一把细土,仔细地把帝姬粉白的脸上涂得脏脏的。又拿下她脖子上戴的御赐的长命富贵玉牌,上面用小篆刻着凌玉两字,是华国帝姬的身份标志,她小心的把玉牌放进包袱里。

“我的乖乖玉儿,出了这里要乖乖听翠纹姐姐的话,和小付子的话,知道吗?”欧阳箬强忍着泪,苍白的双唇颤抖着道。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小人儿。

小帝姬不明所以,但依然乖乖地点了点头,又Nai声Nai气地道:“玉儿也会乖乖听母妃的话的。”听得小帝姬天真的话,强忍许久的欧阳箬顿时再也忍不住,泪水如决了堤的河水顺着白玉般的脸颊流下来,Nai娘也是不停在旁边抹泪,翠纹和小付子更是忍不住哭起来。

欧阳箬抱紧了帝姬,流着泪对他二人道:“我欧阳箬今日就郑重拜托你们二位,好好照顾我的女儿,有幸逃出生天后,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把她养大Cheng人。我来生就是做牛做马,结草衔环也要报答二位的恩德。”说着抱着帝姬就要拜下。翠纹二人吓得慌忙把她拉起。

第3章 城破3

翠纹已经哭得不能自己,小付子抹着泪道:“娘娘放心,我们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把帝姬好好地带出去,娘娘平日待我们恩重如山,我们是时候报答娘娘的大恩大德。”

欧阳箬泪双成行,飞快地点着头,又压低了声音道:“我年前已经把吴公公放出宫外,他一个月前托人捎信与我,说他在宫外已经布置妥当。你等只要拿着我给你们的联络方式,自然能找得到他。到时候有什么难处他都会帮衬点。”翠纹与小付子俱是点头。

“轰隆”又是一阵轰响,似乎已经能听得见那城外震天的喊杀声和金戈铁马的声音,欧阳箬知道城门已经守不住了。强打起精神,对二人道:“出去的路记住了吗?出去以后尽量拣人少的小径走,莫要跟着大批的流民,往南越那边去,知道么。南越虽然多山多瘴气,但是很少人会想到去那边安居,而且我已经备好避毒药丸,帝姬年岁幼小,山路崎岖,你们也不必深入南越。还有,万一碰到暴民流寇抢掠,就把财物给他们。保得Xing命才是上策。”

说完,深深吸了口气,一双清澈如水的美目流着泪,柔声对帝姬说:“乖乖玉儿,路上要记得跟紧翠纹姐姐和小付子,凡事不可任Xing,不然母妃会生气的,等过几日,母妃就去找你,知道么?”说完别过头去,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冰凉的泪水**了身上那绣着暗纹的藕合色衣领。

“小姐,时候不早了,快让他们走吧,还有把这包干粮带上,兵荒马乱的,粮食最难找到的。”Nai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默默整好包袱,还捎上一大包干粮。

欧阳箬胡乱地点着头,整个人散发出深深的绝望,任她怎么也掩盖不住,再看了看怀中的帝姬,突然狠狠地抱着她,不顾她脸上的肮脏,亲了又亲。帝姬虽小,却似乎感受到自己将要发生大变故,小嘴一瘪,又要哭起来。

“不许哭!”欧阳箬突然放开她,立起身来,厉声道,一双凤目高高挑斜起,竟有说不出的威严。“我的玉儿不是这样爱哭懦弱的孩子!记住,出去以后要坚强,碰到困难要自己想办法。不许只懂得哭,知道么?”接下一句,她生生硬忍着没说,“不然母妃到了黄泉路上也不会瞑目的。”

帝姬什么何时听过母亲如此疾声厉色地对她,吓得收起了泪水,一张小嘴瘪着,泪汪汪地看着她母亲。她好想知道母亲为何生气。

“快走!快带帝姬走,走!”欧阳箬长袖一挥,背过身子,不再看她,嘴里艰难地挤出这几个字,仿佛耗尽了她平生所有的力气,便再也不说话。美丽无暇的纤背隐隐地抖动着。

很多年以后,当凌玉帝姬回忆往事的时候,关于母亲最深刻的印象,便是一袭长长飘逸的淡青色长袍,有些凌乱地披在似乎弱不胜衣的身上,母亲背转身子,赢弱的双肩压抑着一抖一抖,一头如墨的青丝长长地流泻在肩背上,长袍拖拽在光滑的宫砖地板上,在那青玉色的地面上,踩着一双还未穿鞋的脚踝,双脚衬着地面,竟然如白玉般晶莹圆润。这样美丽的背影却不知道怎么地无端地渗出一股强大坚强的气息,让她在民间独自一人闯荡流浪时都不会觉得害怕。

第4章 城破4

“走吧,帝姬走吧。”翠纹拉着帝姬,抹了抹眼泪,咬牙转身就走。帝姬又想再哭,但一想起母亲严厉的神色,却怎么也哭不出来,一张小脸委屈地拉下来任由翠纹带走。小付子也拿起大包袱紧紧跟上。三抹人影转眼就消失在宫门口。

“小姐,他们走了。”过了许久,Nai娘静静关好殿门,来到尤自站着的欧阳箬旁边,一双老眼充满无限怜惜地看着她,她这双眼睛看过太多太多的事情。生离死别最是痛彻心扉,偏偏她这辈子看得却是最多最多。眼前这孤零零的一抹倩影,本是青Chun正盛,却仿佛是被抽干了精力,耗尽了生机,越看越是让她心痛。

“Nai娘,他们会安全离开么?”欧阳箬一动不动,一双美丽的眼睛呆呆地看着一个地方,声音幽冷,仿佛从远方飘荡而来似的,更衬得整个大殿空旷寂寥。

“小姐,你筹划那么久,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策算无疑,定是能安全离开的。”Nai娘在一旁轻声地道。悲哀到极点,只剩下如云淡风清般的话语,轻轻打着旋落在了静谧宽大的宫殿里。

殿外落日的余辉已经撒进镂空雕花的窗棂,在冰凉的地面上投上血红班驳的印子。外面已经没有传来巨大的攻城的声音,但隐约有股可怕的气息张牙舞抓地扑面而来。似乎一打开门便会狞笑地扑进来,带来死的恐惧。

“是啊,我筹划那么久,不会有错的。我欧阳箬的女儿定不会做了那亡国的帝姬。”欧阳箬淡淡地收回飘忽的眼神,悲戚的神色已然不见,仿佛刚才那场生离不曾发生过一样。

她静静地走到妆台旁,望向妆台上的铜镜,镜中一位倾国的佳人面无表情地立着,如云的乌发凌乱,身上的长袍也胡乱地系着,露出脖子一块冰雪般的肌肤,人面桃花,神情却又冰冷绝艳如梅。

“Nai娘,帮我梳妆吧。”欧阳箬静静地坐在妆台前,拿起雕着精美百花迎Chun的白玉梳子,极慢极慢地一下一下地梳着长发。

“好的,小姐。”Nai娘抹去老泪,定了定神,上前去,望着镜中曾经无比熟悉而今却空洞陌生的人影强笑道:“小姐,今个想要梳什么样的发髻?”说完,停了的泪又滚落下来。

“Nai娘,就梳个飞天髻吧。”欧阳箬淡淡地道,素白的脸上死一般平静。

“飞天……髻。”Nai娘嘴里喃喃地念着,接过欧阳手中的玉梳,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

飞天!这个时候真也找不出可以匹配的式样了。这样清丽无双的人儿,她视若珍宝,比亲生女儿还疼的人儿,本该是误入凡间的仙子,而今,而今,终要回到天上去了么?

Nai娘含泪细细地梳好发髻。正要拿起妆盒中的珠钗,原本一动不动的欧阳箬忽然道:“Nai娘,用那只娘留给我的白玉簪子吧。其他的都不用了。”

Nai娘一愣,默然从妆盒最下格的暗屉拿出一只细心包好的红布,打开是一只细长的雕着兰花的广寒白玉簪子,那簪子上的兰花栩栩如生,是不可多得的玉品。

楚宫倾城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楚宫倾城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望空17章(第17章 紫牙有水,幻落星辰)

    原标题:望空17章(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小说名称:望空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两枚火符如传说中阴曹地府里黑白无常的勾魂器一般向三人勾去。古涵璐握着紫沁雅的手心顿时冰凉无比,后心渗出一身冷汗。袁玄风能不能抵挡住他不知道,但是就他所知,他和紫沁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挡住的。“闪!!!”袁玄风大吼一声。始一见到朱飞然怀中的两枚火符,便知道棋错一着,本来就他想来朱飞然是没有那个勇气使用火符的,并且着实没料到朱飞然身上还有两枚火符。陡然见到火符袭来,心下一慌,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当先一枚火符便已经飙

  • 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小丫鬟也有春天第十七章第十七章哀怨的白了星元一眼,我沮丧的摇了摇头。这可怎么办啊?这一百两的银票是打算托大娘捎给我那小娘的,可是我今天既然都到家里来了,总不好空着手来再拍拍屁股就走吧!更何况还是有求于人呢!“哼哼……哼哼……哼哼哼……”这是什么声音?我警惕的转头看着明雨,“喂,你这是笑啊还是哭啊?!”“哼哼……小叶子……想借钱啊?”“本来想借,可是看你笑成这样……我就不想了!”明雨一下收了笑,硬声道,“那你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啊?”我狐疑的打量他,“怎

  • 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 挑剔的母亲)

    原标题: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说: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姑娘,看来你还真的学了不少中医方面的知识。”爷爷席海光接触过一些中医,所以带着一丝赞赏说道,“这苹果鲜玉米汁,一个老中医曾经说过,常喝这个东西有助于抑制健忘症,适合老人引用,我以前倒是很喜欢吃杂粮粥。”“爷爷,杂粮要适可而止,老人的肠胃吸收不是很好,吃太多反而不容易消化。”李君安一直保持着微笑说道。“说起来,我们以后也要找个中国的营养师,毕竟东西方的饮食习惯差异太大。”爷爷频频点头,转

  •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 我有点相信了)

    原标题: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我有点相信了)小说名字: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我有点相信了赵薇妍紧紧咬着下唇,这些可笑的问题,她一个也答不出来。可在暴怒的许宁川眼中,她的沉默就是默认。“怪不得能在众多刚进公司的人中脱颖而出,这份坚韧,就是普通人学不来的,不是吗?”许宁川冷笑,一双眼睛红得似要滴血。她仰着头冷声问:“你非要用这样的话来伤害我吗?”若是做过,赵薇妍不怕被人说,但没有的事情,凭什么要接下一盆盆泼在她头上的脏水?“你敢做,还怕别人说?”“我没有!”——“叩叩叩”外面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

  • 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 “战争”)

    原标题: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战争”)小说名:我们的似水年华第17章“战争”“沛儿。沛儿,赶紧的帮帮忙呗,告诉我那个男生到底是谁啊,不去感谢一下他的话,我的心里就像是少了一些什么的,一直都是不安心啊,不踏实啊。所以赶紧的帮帮呗。”林琪琪不断地摇晃着周沛儿的胳膊,可怜巴巴的哀求道。“琪琪,你知道的,不是我不帮你啊。是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我也不认识那个人,只是见过两面而已,再说了,我上次问他是哪一个系的,他都不愿意说,所以就更加的不用说是他的班级和姓名了。既然别人是当代的雷锋,不要你报恩,

  • 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字:我的王子伊神若第十七章“你说,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生的胆量有你一半大的,今天你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了呀!”雷裕谷那张损人的嘴脸真是让人看了恼火。“岂止打开眼界,像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也中有我们的小枫小姐才可以干的出来吧!”这样难得的机会,我想古欧阳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还真是一个德行,物以类聚。我告诉自己不能发火,一定不能发火,今天我已经干的够出彩了,如果现在我再和4s杆上,那我敢保证明天学校的bbs上将全部都是我信息,那我准会被唾沫星给淹死。

  • 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 春天,要来了)

    原标题: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春天,要来了)小说:老婆,请入瓮第17章春天,要来了嗅着丁乔安身上的清香,楚宸希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她的脖颈处,真想吃了她。丁乔安心跳得非常快,一动也不敢动。想起清晨丁乔安的那阵恶心,楚宸希顿时松开丁乔安,两人正值尴尬的时候,传来敲门的声音。“进来。”“楚总,袁夫人在楼下等你。”丁乔安手指一冷,袁夫人?袁筱妃?楚宸希蹙眉,看了一眼丁乔安,“来这里干什么?”“因为总裁推掉了今天中午跟她们的午席,所以她带着丁依依小姐亲自前来道谢。”一听见丁依依来了,丁乔安那个激动啊,

  • 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 猫头之王)

    原标题: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猫头之王)小说名字:箭羽星空第十七章猫头之王打定注意过后,南宁大声招呼,将所有的人都招集过来,留四个人在外面护着,然后对大家说道:“大伙听好了,我们现在不能把它们杀完,要想办法活捉一批,这东西有大用。”大家不觉奇怪,这害人的东西还有什么用,留着继续害人吗?特别是全忠,立即表示反对道:“你这是干什么,这种祸害就要赶尽杀绝,连下的蛋也要一并毁掉,还有大用,都是你一张嘴巴在说,谁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南宁平时对全忠的冷言冷语也就算了,可这件事绝对是一件意义深远的大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