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回眸医笑,冷王的神秘嫡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6:02:4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回眸医笑,冷王的神秘嫡妃

第1章 嫁人,敢不敢再悲催一点1

“这是谁家娶亲,怎么没看见新郎官?”

“是凌王,战神凌王!娶得是沐二小姐……”

“听说凌王身子不好,难怪没有来迎亲。奇闻网

“什么?是凌王娶了沐家那个懦弱的草包!还是被太子退过婚的!”

“可不是,是皇上亲自赐的婚。”

“皇上怎么会把那个草包赐给凌王?实在是太委屈凌王了!”

沐清歌听着外面的嘈杂声,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嗓子处蓦地一阵腥甜。

“咳……”

沐清歌吐出了压在嗓子里的一口淤血,抬手抹了下嘴角,她整个人顿时惊在了原地。

柔弱无骨的小手上面沾了丝殷红的血迹,看起来更显白皙。

这不是她的手!

颜色不对,她明明是小麦肤色!

尺寸不对,眼前的这只小手分明还没有长成!

她这时才发觉她一身红装,头上竟然是凤冠霞帔,这分明是古代女子成亲时候才会穿的服饰。

更何况,她不是应该一命呜呼了么?

她是Z国科研所的顶级医师,中西医兼修,尤其擅长针灸。今早收到组织发来的消息,要她立即赶往M国去帮一位患了腿疾的患者针灸。版权qi-wen.com她乘坐Z国飞往M国的私人专机,不曾想飞机在半空中出了事故,她不幸遇难。

沐清歌想着生前的事情,再看着自己白嫩的小手和身上鲜红的嫁衣,终于接受了现实。

她这是穿越了!

可是这一穿越过来就要嫁人,还是这么一副破身板,敢不敢再悲催一点?

沐清歌刚刚擦去手上的血迹,脑中蓦地涌入一段陌生的记忆。

这具身体也叫沐清歌,是当朝丞相的嫡女,因为亲娘早逝的原因,Xing子懦弱,无德无才,被人称作草包。因为她有一个大将军外公,小时候被指为太子妃。谁知,七年前,传出她外公谋反的消息,外公一家被抄家灭族。幸好皇帝英明,没有牵连无辜,沐家算是保存了下来。来自http://www.qi-wen.com/

失去了她外祖家的势力,太子一直弃她如敝履,终于在上个月,如愿以偿和她退了婚,然而她却被皇帝赐给了太子的叔叔,凌王夏侯璟。

奈何原主对太子一片深情,誓死不嫁,出嫁前一晚曾割腕**,幸好被发现及时。谁知,今日上花轿前她再次偷偷服下了毒药。

沐清歌一阵感叹,真是个痴情的女子,可惜了!

突然腹部传来一阵绞痛,沐清歌眉头微皱,下意识就利用医生系统检查了下身体。

等到医生系统提醒这具身体内服用了少量的砒霜之后,沐清歌顿时一阵激动,没想到她穿越到了异世,这个医生系统也跟了过来!

医生系统是Z国最新研究成果,是智能的医药系统,就植入在她的脑神经中,由她的意识Cao控,可以自由的进行存取物品,还可以帮助她治病解毒。

刚才她吐出的那口淤血,已经将体内的砒霜吐出了大半,沐清歌从医生系统里取了药服了下去,清除体内残留的毒素,接着,她又取了些外伤药和绷带,将手腕上的伤口重新上药包扎。

第2章 嫁人,敢不敢再悲催一点2

21世界的她已经死了,只怕她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原文qi-wen.com

那么,当务之急,就是先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沐清歌端坐在花轿里,对于外面的评论不置一顾。

从原主的记忆中也能知道,皇帝将她赐给凌王,说是冲喜,实际上不过是羞辱。

凌王是东楚的战神,而她不过是一个懦弱的草包,而且还是太子不要的,怪不得凌王没有来迎亲。对于这件事,但凡是个男人都会觉得侮辱,更何况那人还是个战神王爷。

她嫁入凌王府,下场可想而知,就是凌王杀了她泄愤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她死了,凌王对外宣称病逝即可。

她的存在,只会时刻提醒着凌王,这是皇上给予他的羞辱。

沐清歌低头看着身上的喜服,只觉得这红格外的刺眼。推荐qi-wen.com

她从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稀里糊涂的嫁了人,而且还前路未卜。

沐清歌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等她嫁入凌王府之后,如果凌王真的容不下她,她自请下堂总可以了吧。

一个时辰后,终于到了凌王府。

她头上盖着红盖头,只能看见脚下的一小块地方,她只知道有人引着她去了正院。

“呵,这就是阿璟的王妃么?”突然间传来了一声妖娆的声音。

男子的声音中有一丝丝轻佻,却没有任何轻视之意。

“回段公子,这正是沐家二小姐。阅读http://www.qi-wen.com/

他说的是沐家二小姐,并不是凌王妃,看来她这个凌王妃身份根本没有人承认。

“行了,我带沐二小姐去大厅,皇上正等着拜堂呢。”

“是,段公子。”

那位姓段的公子带着沐清歌一路到了大厅,她还没有进去,便听见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

一声接着一声,像是把整个肺都给咳出来一般。

这时,医生系统却突然发出了“滴滴”声,提示她这里有病人,需要医治。

这个医生系统会根据她医治的病人为她记分,当分数达到一定的程度后,会自行兑换出医药或者医用器具。反之,如果她面对病人弃而不顾,医生系统则会强行扣分,当分数为负之时,她就要承受医生系统的惩罚——噬心之痛。

至今为止,她还没有受到过惩罚,她也不想被医生系统惩罚,所以平时都是勤勤恳恳的救死扶伤。

可是,现在就要拜堂了!

如果,她现在去给那人医治,只怕她会被众人当成疯子!

沐清歌不由得咒骂了一句:这坑爹的医生系统。

若是它什么时候能够更加人Xing化就好了!

就在沐清歌进行着心理活动的时候,前方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凌王,你这身子怎么越来越差了?苏德,回头将南唐进贡的千年人参送几只到凌王府。”

“回皇上,臣弟这是旧疾了,就不劳皇上费心了。”

男子的声音冷冽、沉稳,仿佛石入大海,平静无澜。

臣弟,难道是凌王?

她知道要嫁的凌王是个病秧子,只是不曾想他竟然已经病入膏肓。

第3章 拜堂,竟然已经病入膏肓

沐清歌透过红盖头看到一双鹿皮靴朝她走来,紧接着红绸的另一端被人握了起来,一阵淡淡的药草味袭来。

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父皇,吉时到了,皇叔该拜堂了。”

沐清歌的心蓦地一跳,通过原主的记忆,她认了出来,这道声音是太子的!

紧接着,沐清歌就感觉有数道目光向她投来。

尽管她的头上还盖着大红的盖头,却依旧能够感觉得到那几道强烈的目光。

太子说话,大家看她干嘛,难道以为她会为了太子,会当众扯下盖头,忤逆皇上么?

这一刻,殿内安静极了,落针可闻。

沐清歌始终静静地站在原处,盯着自己的红绣鞋。

过了半晌,皇上摆了摆手道:“既然吉时到了,那便开始拜堂吧。”

拜过堂之后,一声尖细的声音喊着送入洞房。

皇上还特别贴心道:“凌王身子不好,今日大家都不许闹洞房。”

沐清歌任由丫鬟将她搀去了新房,她只觉得前方拉着的红绸一松,那股若有若无的药草味道顿时消散了。

到了新房,沐清歌就直接将头上的盖头撤了下来,然后卸去了头上沉甸甸的凤冠霞帔,捏了捏压得酸痛的脖子。

在古代嫁人可真辛苦!

“咕噜……”

听到来自肚子的提醒,沐清歌这才想了起来,从昨晚开始,这具身体都已经没有进食了,今天又折腾了一天,不饿才怪。

沐清歌在新房里找了些点心勉强垫了垫肚子,然后将身上碍事的喜服除了。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仿佛被人遗忘了一般,别说凌王,就连个婢女也没有过来。

沐清歌知道今晚凌王是不会过来的,没由来的松了口气。

她从沐家嫁过来的时候没有带婢女,所以此时在偌大的新房内仅有她自己。

沐清歌打量了新房,不见任何装饰,连张大红的喜字都没有,冷冷清清的,根本没有半点新房该有的样子。

可见凌王虽然表面上和她拜了堂,可是实际上根本就没把她当做凌王妃,哪里会有新房呢?

折腾了一天,这幅身体早就没有精力了,刚垫饱了肚子,困意便袭了上来。

她直接掀开了被子,躺在了榻上,不管会发生什么事情,先养足精神再说。

皇上一走,凌王府热闹的气氛便沉了下来,没有半分喜气。

“咳咳……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在安静的书房内响了起来,显得格外的清晰。

男子俊白的脸上憋得通红一片,像是喘不过气一般,身上大红的喜服早就换了下来,此时他身上玄色的衣袍显得整个人十分瘦削。

“快拿来王爷的药!”一位身着墨色衣袍的男子急切道。

这时,一截火红的衣袖伸了出来,拦住了他,“百里姑娘还要两个月才能回来,留下的药只能撑一个月了。”

“可是段公子,王爷已经……”

“不必!”男子已经顺过了气,脸上的红色也逐渐消了下去。

“皇上简直欺人太甚,王爷的身子怎么能这么折腾,竟然还逼着王爷去拜堂!”

第4章 王妃,沐家的草包

“夏里,皇上来了,阿璟能不拜堂么?”

“可是,皇上明明是在……是在用那沐家的草包侮辱王爷……”

“王妃呢?”依旧是那道带了丝轻佻的声音。

“什么王妃,她分明是沐家的草包!”称作夏里的墨袍男子愤愤道,看了眼男子的脸色有补充了一句,“她吃了点心,现在睡下了。”

“呵,这个沐二小姐倒是有些意思,难道她不知道今晚会有多少人对她动手么?”

男子的侧脸在烛光中十分冷清,半晌,微抿的薄唇才吐出一句话,“按计划行事。”

想要他的命,就看那人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至于那个沐清歌,就看她的命够不够了!

初夏的夜里,微微有些凉意。床幔摇曳,榻上女子的睡颜恬静而美好。

沐清歌虽然十分疲惫,但是睡眠很轻,听到室内极浅的脚步声,立即睁开了眼睛。

她警惕的盯住来人,等到那人伸手探向她的肩胛处之时,她手中的银针已经更快的抵住了来人的要害之处。

“别动,不然的话,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会栽倒她的手上,不可置信的问了句:“沐二小姐?”

“是我,是谁派你来杀我的,你可知道这里是凌王府,我是堂堂的凌王妃,你以为你杀了我你还能出得去?”

虽然凌王府的人根本不承认她这个王妃,不然这刺客就不会堂而皇之的进入她的房间了,可是凌王妃这个头衔该用还得用!

“二小姐,属下是太子派来的,太子殿下说让二小姐嫁给凌王的确是委屈二小姐了,这件事他无能为力。只是派属下来问一声,若是二小姐不愿意,就让属下帮助二小姐逃出凌王妃。”

逃出凌王府?

沐清歌差点笑出了声,她又不是傻子,对方竟然拿这种话来哄骗她!

若是太子真的为她好,为何要和她退了婚,为何在她和凌王成婚前没有帮助她,反而是现在要冒险帮她逃出凌王府?

只怕只要她出了这个房门,等待她的就是死亡!

她这么做,无疑会让凌王成为京师的笑柄。她想,凌王是不会允许让他丢脸的王妃存在的!

今天拜堂的时候计谋没有得逞,晚上又要来一出么?

那人见她没有反应,愣了一瞬,又道:“二小姐,是太子殿下派属下来的,怎么,你不相信太子殿下了么?”

看着这人凄切的样子,沐清歌顿时明白了什么,如果现在在这里的是原主,不会就这么相信了他吧?

原主不会真的这么草包白痴吧?

“你走吧,我是心甘情愿嫁给凌王的,凌王比太子好多了!”

“心甘情愿?可是凌王他不仅毁了容,而且命不久矣……哪里能和太子殿下比?”

“凌王是我东楚的战神,少年成名,保护了我东楚边疆安宁。凌王疆场杀敌的时候,太子还不知道在哪个妇人怀中吃Nai呢!”

“你……”

“再不走,当心你的Xing命!”沐清歌说着手中的银针又往前逼进了一指,只要她再往前一指,眼前这个人必会当场毙命。

回眸医笑,冷王的神秘嫡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回眸医笑 或 冷王的神秘嫡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