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异界爱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1:40:2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异界爱恋

第1章杜斯大陆

杜斯大陆,是一个十分广阔的大陆,没有人知道它的边际在哪里。网站qi-wen.com这个无边的大陆上,生存者各种各样的物种,有各种各样的上古异兽,有可以修炼的妖兽,当然,还有这个大陆的主体——人类。

早在万年之前,杜斯大陆上面,修炼成风,基本每一个人都会修炼,各种各样的修炼心法层出不穷,但是这样一来,是不是打猎的时候,人类就会很厉害?貌似小孩子也可以修炼,打猎的时候,一剑一个妖兽?

其实不然,因为妖兽也是同时在修炼的因为灵气的鼎盛,基本上世间的万物都在修炼。

妖兽与人类同时修炼,有不少的额妖兽修炼成为人体,实力极其强大,但是隐蔽性极高,所以,很有可能,你娶了一个漂亮女孩回家,知道十几年后,你才知道其实她是一个狐狸精,或者是小白兔,这些事情,真是见怪不怪了,至于他们的后代,其实也是人类,因为许多妖兽修炼成为人体之后,其实和人类已经没有什么不同的了,这是质的蜕变。

同时也存在很多的妖体,也就是一出世就是妖,但是可以随时变成人体,妖和妖兽是有一定的却别的,兽要修炼到一定的程度才有可能化为人形,但是妖,天生就可以化为人形,但是这种物种并不多见。

至于人类们更加是繁荣昌盛,不管男女,一律修炼各种各样的心法,曾经一度达到了最鼎盛的时候,相传,大陆上曾经出现了数万个修炼的门派和修炼世家。

由于修炼的心法不一样,某些心法被认为是不人道的,于是乎,出现了正道和魔道,自古以来,魔道以正道各占半边天,说也占不了谁的便宜,就这样僵持着。

正所谓,盛极必衰,这似乎是一个恒古不变的道理。推荐http://www.qi-wen.com/

万年前的一天,湛蓝的天空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非常大的裂缝,一群身穿黑色盔甲的军队,突然从裂缝的另外一边穿梭而来,他们每一个都是实力强大之辈,所到之处,片草不生,极度残忍。

杜斯大陆的人,称之为魔。

一场突如其来的入侵,让杜斯大陆的修炼者遇见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于是乎,每一个人都放弃了彼此之间的斗争,联合起来,对抗魔界的来客。

当时备战不及的许多修炼的门派和世家,被灭了不少,很少人可以再秋风扫落叶之势的攻击之下存活下来。

那一段时期,听说所有的杜斯大陆的河流成变成了血红色么,赤色的水,流遍了整个大地,

蔚蓝色的星球,变成了无边的地狱。这时候,人类终于还是选择了团结起来,因为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都没有办法独自对抗所谓的血魔族。

经过了协商之后,杜斯大陆的人类和兽族,还有妖族,打成了联盟,简称杜斯联盟。网站qi-wen.com至于盟主,就有七大圣者高手共同把持,这样也是为了维护公正性。

摒弃了正与魔之间的间隔,杜斯联盟很成功,聚集了很多的强者,一同对抗所谓的血魔族。其中魔尊并没有出现。

血魔族只是来了七大魔将,一个个实力非凡,每一个人的手里面都握有无上的魔兵,一剑看下去,往往一座山就被灭掉。

相传七大圣者联手对抗七大魔将,十四个逆天的高手在星空上方打了起来,因为魔界也不想毁掉这个星球,他们就是为了杜斯大陆的灵气而来的,毁掉了杜斯大陆,对血魔族并没有什么好处。

那一惨烈的七大圣者的高手面对七大魔将,那一战,打得异常惨烈,洪荒大旗摇落了不少的星辰,无上的魔兵也毁掉了不少的星球,整条星空古路,化成了一片废墟。幸好的是,杜斯大陆并没有收到伤害,但是,剩下的魔士兵也是异常的强大,直接和杜斯大陆上的天级高手拼杀。奇闻网双方都损失惨重。

知道后来,某一天,正在星空上打斗的无上存在们,听到了一声巨响,然后,天之痕慢慢就被封住了,魔界另外一边的血魔族之人再也进入不了杜斯大陆。

最后,杜斯大陆的优势才慢慢地转变过来。

经历了惨烈的,长达数百年的抗争,杜斯大陆的修炼者终于还是把魔界的来客基本消灭了,而且动用了逆天的手段封住了天空上面的那一道裂痕。

这样,杜斯大陆的悲惨命运才得以避免。

相传在天之痕在被封印之前,曾经出现了一句预言。

“血戒现,杜斯乱,神体出,血魔族出。原文qi-wen.com万年之约,天痕再现。”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提到了一个万年之约。这就有点非议所思。

千载悠悠,转眼就过去了。经历了那一场悲惨的侵略战争之后,杜斯大陆的修炼者,已经没有了再次勾心斗角的心思,各自都忙着养精蓄锐,不断修复自己门派在战争中受到的损失。

但是,勾心斗角依然存在,平静的湖水地下,是暗流涌动,大的斗争没有,但是小的斗争却是随处可以见,魔道与正道的相争,世家和世家之间的争锋,为了资源而斗争,为了女人而斗争,但是,这些都是很小型的斗争,因为,没有人愿意最先跳出来。

平静得太久的杜斯大陆,注定又要面临一次劫难,传说中的万年之约,很快就要来临了。异界爱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它仅仅是一个预言?还是一个宣战的口号?无人可以证实,但是,它就像一个非常大的石头,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底,喘不过气来。

杜斯大陆,南域,天毒山脉。

相传南域是一座非常大的高耸入云的山峰,但是,万年前的魔界入侵之后,星空之上的无上大战,一块破碎的碎片无意之中掉下了南域,直接把南域这座山脉轰碎了。

从此之后,整座南域就变成了一片高低不平的区域,到处都是一片破残的景象,但是,经过了时间的洗礼,慢慢地,很多树木和珍贵的采药,就像雨后的春笋一样冒了出来,并且生长得十分的繁荣。这里超过万年的树木随处可以见,天气十分的炎热,很多活火山,时不时都会喷发好几次,但是却适合很多妖兽的居住,于是,不少的妖兽都选在这里栖息。这里人烟稀少,但是也是有不少的宝物,这里基本上每天都有很多妖兽死亡,同时又有很多的妖兽诞生,生生不息,强者生存,这是这是这一片土地的法则……

世人称这里为万兽森林。万兽森林十分广阔,而且十分的危险,一般的修炼者都不愿意进去,但是,万事总有例外,魔门三大派之一的天毒门的总部,就设置在这里。

天毒门是一个很奇怪的门派,他们和正道修炼的功法相差甚远,他们修炼的是毒经,主要是利用各种各样的有毒的物质来辅助自己修炼,所以,无边无际的万兽森林,就是天毒门最好的最好的修炼药材来源,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有毒的物质,只要你可以想得到,就没有得不到的。当然,你也需要有极为强大的实力才可以,因为,可以修炼的妖兽,通常都是十分的强大的,稍不小心,就会被毒死,或者是被吞掉。

但是,江湖上天毒门作恶的事迹却是十分的稀少,因为天毒门一直很少在江湖露面,只是每隔一段时期,就会有几个十分出色的弟子在江湖上历练,或者创建门派。一般来说,除非修为十分的高,否则的话,没有那个人愿意惹这个门派,因为这个门派擅长用毒,惹了这个门派,你一定会吃不了饭,喝不了水,因为你不知道,里面是否被放了剧毒。相传有一个大世家,惹了天毒门的人。第二天,整个世家的人全部死忙了,一个不管是少妇还是孩子。无一生还,这也是天毒门出现在江湖的少数的事迹,不出面就算了,一旦出手,必定是惊天动地的。

这一天,万兽森林,天毒山脉。

“二弟,赶紧跑到这边来,那边很危险。”一个很赤裸着半边肩膀的的少年对着体型稍微弱小的少年说道。

好明显,他的情况十分的不妙,因为,他不是自己选择了一件赤裸半边肩膀的衣服的,而是被某些东西生生撕掉了半边的衣服,赤裸的胸膛上,还有还几条血红色的抓痕,好明显,他受伤了。而且流了不少的血。

“大哥哥,你先跑,别不用管我。”那个瘦小的少年说道。他虽然很害怕,但是,他并不想自己的大哥哥为了自己走回来,因为,自己正在被一个非常大的黑色的有毒的毒蜘蛛追赶着,从小就体质不好的他,仅仅是跑了好几步,就已经大气喘喘了。但是大毒蜘蛛还是穷追不舍。

那个赤裸着半边肩膀的少年叫做余龙,是天毒门的大少主,未来天毒门的当家人,而那个弱小的少年则是天毒门的二少主,叫做呼延毅。

他们两兄弟,感情从小就十分的好,从小呼延毅就不可以修炼天毒门的毒经,同门的师兄师弟都不喜欢呼延毅,并且喜欢经常挤兑他,但是,每一次,余龙都会帮自己的弟弟出头。作为不可以修炼的自己,呼延毅没有太多的异议,因为,按照自己的母亲来说,自己可以生下来,就已经算是一种极大的运气了,所以,取名叫做呼延毅,意思是异于常人的

第2章这是最大速度了

哄………….

一声巨响传来,紧跟着呼延毅身后的黑色大毒蜘蛛,用它那长长的抓,不断抓向正在逃命的呼延毅。

“真该死,怎么会追得如此紧啊?”呼延毅不停地跑着,这已经算是他的最大速度了,因为平时不能修炼毒经,所以,他一直都在锻炼身体。

但是不管他怎么跑,他也只有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拥有好几条腿的毒蜘蛛呢?而且是一只身体比自己打那么多的毒蜘蛛。

后面的毒蜘蛛好明显不想放过眼前的这个微小的人类,哪怕他不喜欢吃人类,但是,他们两个刚才打扰了自己睡觉,而且,还有窥视自己宝贵的毒液,那可是自己积攥了十几年得到的,可不可以继续升级,完全就靠它的了。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一个强大的高手来找自己要毒液,自己大怒,立刻和那个可恶的人类打了起来。

问题是,那个人类实在是太强了,自己根本就打过他,仅仅是一个回合,自己就被打倒在地上,成为了黑毒蜘蛛一生不可磨灭的心伤。

今天,竟然又遇到想来窥视自己毒液的人类,区别是,这两个貌似修炼很弱,这样的话,当然就不可以放过了。

另一边的呼延毅一个脚步不稳定,摔倒了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沙子。

后面跟上来的毒蜘蛛,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地咬了一下,看样子是要把呼延毅生生吞下去,多么残酷的想法啊。

摔倒在地面上的呼延毅见到向自己伸来的血盆大口,一时间忘记了怎么去应对,双腿根本不听使唤。

甜美的日子总是觉得很短的,但是,现在的呼延毅,却是感觉到时间过的飞快,自己来不及做任何的动作,就已经被血盆大口伸到眼前。

一股极其腐臭的味道向呼延毅袭来,呼延毅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

就在这时。

“我勒个去,赶紧离开我弟弟,”一把非常大的大剑,从远方飞来,化为一道惊虹,直直插在了黑毒蜘蛛的头额上。

黑毒蜘蛛立刻被掀翻在地面上。眼里面散发出一道惊恐的神色。

这时候,余龙连忙走过来,扶起了自己的二弟,往另外一边走去。至于那把非常大的大剑,直直地插在了地面上,剑身上散发了淡淡的幽蓝色的光,显得十分的诡异。

“哥哥,你为什么走回了?”呼延毅见到自己没事,松了一口气。不禁问道。

“这不是废话么?你是我弟弟,我不回来救你,谁回来救你?”余龙没有时间和呼延毅说那么多的客套话,直接背起呼延毅往回去的路走去。

呼延毅心里面感到一阵的温暖,从小到大,自己的这个大哥哥就对自己十分的关心,哪怕自己不可以修炼,他没有嫌弃过自己。什么事情都帮自己顶住。

今天,要不是自己缠着大哥哥,要跟大哥哥出来试炼,或许,就不会出事,一时之间,一股很复杂的心情从呼延毅的心头冒起,是自卑?是愧疚?是怨恨自己的无用?呼延毅不知道,但是,这一刻,呼延毅多么希望自己也可以修炼啊。

“大哥哥,那把剑怎么办?那是父亲送给你的东西。”呼延毅突然想起了还遗漏在战争场地上面的那一把剑,那是余龙成年之后,父亲送给自己的大哥哥的,自己是不是都会拿来看看,余龙也不介意。

“那一把剑问题不大,上面有父亲的印记,到时候叫父亲招回来就可以了。”这可是父亲当年用过的剑,当然不凡了。

另一边,被打倒砍断了其中一条大抓的黑毒蜘蛛已经惊呆了在原地。自己的爪子,那是连许多石头都可以打碎,但是在这把剑面前,自己的黑色的大爪子,竟然像豆腐一样被砍断。

这一把剑,实在是太熟悉了,特别是上面的幽蓝色的光,带有那个人很浓烈的气息,不错,就是他,黑毒蜘蛛立刻就确定了他的身份,一辈子的耻辱,让自己的晋级生生推迟了十几年,现在又见到了这把剑,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

黑毒蜘蛛全身都在颤抖,那个人是在是太可怕了,当年一招就把自己制服了,以他的实力,应该可以横行整个万兽森林了。直到后来,那个黑毒蜘蛛总算是明白,那个人为什么只是拿了自己的毒液,也没有杀自己,那是因为他感情是把自己当做是毒液的化工厂了。想起来就气愤,但是有无可奈何。

十几年不见,他又在出现了,真是见鬼了,难道自己要掉进同一条河流里面。

黑毒蜘蛛渐渐地用神识搜索了一下,但是没有发现任何的东西。只有一把剑,直直地插在那里,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我明白了,”黑毒蜘蛛在心里面想到,“这两个小屁孩,十有八九和那个人有关系,哼,十几年前的仇,我今天该报了,杀了你们两个,用来磨平我受伤的道心。”

自己的族人基本天天都用这招无聊的招式来挤兑自己,一辈子生活在那个高手的阴影之下。而且,族里面的人还纷纷猜测,当初那个高手并没有将他杀死,那是因为,他为了定期来取黑毒蜘蛛的本源毒液。压根就是一个赤裸裸的药品生产基地啊。

一向高傲的黑毒蜘蛛怎么受的了。但是自己想报仇却是无门,实力差距太大了,一招秒杀。这算是什么样的概念啊?

既然有人送上门来,那就注定了冥冥之中的天意。他当然要毫不客气地出手了。到时候,把这两个小屁孩的尸骨当做装饰品放在自己的洞府里面摆着,天天炫耀一番,那也是人间的一大快事。

说罢,黑毒蜘蛛又立刻冲了上去。果然,脚多的物种,就是爬的比较快,更何况是修炼有成的物种。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黑色的毒蜘蛛又跟了上来。

“真是阴魂不散啊。”余龙大骂了一句,自己的修炼还没有晋级,需要几多的毒液来帮助自己修炼,本来父亲那里是有足够的毒液的,但是,自己却是心高气傲,硬是要自己来找所谓的毒液。

天毒门的门主知道自己的儿子有这样的气魄,也是十分的开心,把自己少年时候用的大剑送给了自己的儿子,让他自己在天毒山脉里面寻找毒液,按照余龙的实力,即使是打不赢,但是自保的实力还是有的,但是,今天却是十分的不幸,自己的这个不可以修炼的小儿子却是跟了过来,严重拖低了后腿。

熟话说,不怕你强,就怕你笨,这个呼延毅,算是一头切头切尾的猪了,还是没有任何修炼基础的猪仔。

突然前面一台非常大的河流拦住了两个人的去路,河水十分的急速,时不时有几个大石头被河流冲下来,根本就很难通过,如果是在平时,通过如此桥梁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后面跟着一个非常大的黑色的跟屁虫,又是另当别论了,这虽然是一个不可以说话的黑毒蜘蛛,但是好明显,它具有了一般人的智慧,会自己余龙选择过桥的话,它会毫不犹豫地把桥梁弄断。这样的话,或者兄弟两人,尸体都留不住。

河的另外一边,就是天毒门的安全地带,里面有很多的威力十分强劲的阵法,一般的妖兽都不敢进去,但是,现在,如何过桥,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没有地方跑了吧?你们这个两个小鬼,本来是想放过你的,但是,很无奈,你们两个很明显,和某个人都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你们两个必须死。黑毒蜘蛛此时也停了下来,并没有焦急将他杀害眼前的这两个人,因为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两个小屁孩,是不可能可以生还的了,天时地利人和自己占尽了,虽然自己不是人类。

按照同族里面的人的说法,遇到弱小的人,那就慢慢欺负,遇到高手,就立刻逃跑。这个时候,黑毒蜘蛛当然是打算慢慢把眼前的这两个小屁孩玩死了。这样才能对得住黑毒蜘蛛一族的名声,还有当然的仇恨。

一道黑色的带有粘性的黑色毒液从黑毒蜘蛛的嘴里面喷出来,直直地飞向了正在犹豫不决的两兄弟。这是黑毒蜘蛛独有的血液,但是却不是本源的毒液,本源的毒液是很少的,也是修炼毒经的人所需要的大宝之物,但是,虽然是大宝之物,但是也要按照一定的分量和方法吸收,否则,和中毒没有什么分别。

那道黑色的毒液,离开了黑毒蜘蛛的身体之后,立刻化成了一道黑色的长剑,破开迎面而来的风,直直刺向无助的两兄弟。

余龙见到这样的状况,立刻把呼延毅拦在身后,这个时候,作为大哥哥的他,不可以退宿。

“剑来。”余龙依旧是赤裸的肩膀,对着苍穹大喊了一声,这是父亲传给自己的功法,不知道是否有用。此时此刻,只可以赌上一把了。

被遗漏在远处的黑色大剑,好像听到了感应一样,脱离了大地的束缚,往回飞了过去。仅仅是一瞬间,就飞了余龙的手上。威势依旧不减当年。

第3章黑色毒箭

“来得好,”余龙见到父亲的大剑竟然可以被自己感应到,心中大喜,说明自己得到了大剑的认同。

“给我破。”余龙挥动了大剑,向着飞来的黑色毒箭一挥,一股无形的威势立刻拔地而起。混合着极其强大幽蓝之光划开了空间似的,迎上了那枚毒箭。

片刻幽蓝色的光和黑色的毒箭相遇了,没有任何的停留,幽蓝色的光直接破开了黑色的毒箭。黑色的毒箭直接瓦解掉。仅仅是一瞬间,黑色的毒箭就化为了乌有。

黑毒蜘蛛大惊,又是眼前的这把剑,实在是太玄乎了,十几年前,自己败在了它的手上,十几年后,难道还有上演同样的事情?

黑毒蜘蛛开始犹豫了,好明显,眼前的这个少年,修为肯定是不及自己高,但是,他手上的那把剑,那是不容置疑的杀器,特别是上面还散发了那个人当年的气息。

就在黑毒蜘蛛犹豫着要不要逃离的时候,余龙再次挥起了自己父亲的大剑,好明显,他见到了这样的情况,似乎,一直都被自己当做是普通的剑竟然是一把凶器。

再者他也没路可走,因为,如果没有把眼前的黑毒蜘蛛打掉的话,自己两个人未必可以安全过桥。

一剑挥去。一股强劲的幽蓝色的光,再一次浮现,仿佛像一个赌命阎王,到处收割人的性命。自从自己以前的主人余笑天功力大成之后,自己就一直没有用武之地,后来,自己又跟了一个无用的修炼者,心里面实在是憋得狠,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自己怎么可能放过呢,熟话说,神器有灵,这把剑虽然算不上神器,但是,还是有一部分的混沌的意识。

所以接下来的这一剑,十分的猛烈,直接把黑色的大毒蜘蛛掀翻在地上。大毒蜘蛛就连一个躲避的念头也没有,就直接被击倒了。身上的六大黑色的爪子,直接被砍断了两条,加上之前砍断的一条,黑毒蜘蛛的右边的大爪子已经完全被砍掉了,只剩下右边的。

幸好是它的修为比余龙强上不少,要不然的话,肯定是直接被秒杀了。

黑色毒蜘蛛看着自己的左边的大爪子,一下子懵了,自己仅仅是一个走神,就被灭掉了一半。这年头,真是什么事情都有,这时候,它的心里面开始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追赶上来呢?

自己如果临时退走的话,不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吗?既然和那个人有关系,那个人会没有留下后手么?

黑毒蜘蛛这时候立刻想到了退走,再下去的话,自己的另外一边,肯定是没法保存传下来了。想到这里,黑毒蜘蛛立刻掉头就走。

但是好明显余龙不可能给它这样的机会,余龙双脚展开,跨出了不太稳定的一步,刚才的两剑虽然惊天动地,但是,同时,也把余龙身上的力量基本用光了,那把大剑只是一个加持和升级效果的作用,本身并没有能量。

余龙又是一剑挥出,他是想把这可讨厌的大毒蜘蛛彻底留在这里。当然还有那宝贵的本源毒液,是大宝之物,有了它,余龙的升级之日很快便会到来。

幽蓝色的光,再次化作一条非常大的幽蓝色巨龙,咆哮着庞大的身体,往正在逃走的黑毒蜘蛛扑出,一时间,沙飞石走,幽蓝色的巨龙,在地面上画出了一条非常大的痕迹,周围的树林全部被生生隔断,其中包括很多古老的树种。

方圆几里的妖兽,全部向四面逃走,强烈的威势,把天毒山脉的妖兽都惊动了,当然,还有几个老古董妖兽,从沉睡中醒了过来,哈了一口气,然后继续陷入沉睡。

毁天灭地的一剑,没有任何的悬念,直直把已经被威势定住的黑色毒蜘蛛劈成了头尾两段。

劈完了那一剑之后,余龙仿佛全身的力量被抽空了,直直躺在了地上。

“大哥哥,”在不远处的呼延毅大惊,连忙呼喊着。

“二弟,我没事。就是动不了了。”回应了一下,然后就不想出声了。

另一边的黑色毒蜘蛛见到自己的身体尾端就这样离开了自己,心中大怒,更加惊恐的是,有一丝幽蓝色的光,附在了自己的身上,不断蚕食着自己的身体,任凭自己如何挣扎,都摆脱不了,很快,便只剩下了一个头额。

“可恶的人类,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黑色的毒蜘蛛狠狠地说道,说罢,一颗黑色的小珠子从毒蜘蛛的头部爆裂而出,直接飞向正躺在地上喘气的余龙。

那是带有剧毒的本命毒液,也是余龙希望可以得到的东西,但是,没有正确的方法就接触它的话,会立刻中毒而死,好明显,黑毒蜘蛛是打算把余龙灭掉。

“你不是想要我的毒液本源吗?我现在就给你,不过,你得要接得下才行。”黑色毒蜘蛛狠狠地说道。

瞬间,它还没有来得及看余龙惨死的场景,就被幽蓝色的光吞噬掉了。什么也没有留下。

“大哥哥小心。”呼延毅见到飞来的黑色珠子,心中大惊,本能觉得那是一枚可以要了自己大哥哥的命的东西。

余龙这个时候,也会过了什么,见到珠子向自己飞来,心中也是大惊,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因为它就是他想要的本源毒液,已经凝练成珠子了,但是,这样触碰的话,自己肯定会被毒液吞噬掉,

“剑来。”余龙连忙召唤大剑,但是这时候,大剑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依然是静静地立在地面,其实离余龙只有一米远而已。

“大哥哥,”呼延毅见到自己的大哥哥呼唤大剑失败,大惊,立刻向余龙扑了过去。

一声巨响。

呼延毅被那颗本源副毒液的珠子击中,弹开了好几米远,一股鲜血从口里面喷出来,但是,黑色的珠子上面的毒液并没有入侵,呼延毅的身体,而是在碰到呼延毅的身体之后,化成了烟雾。

“二弟,二弟,你没事吧?”余龙见到这样的状况,来不及惋惜那颗珠子,赶紧询问了一下呼延毅的状况。

“大哥哥,我没事,就是有点疼。”呼延毅吐了几口血,回答道。

“没事就好,我们走吧。”余龙喘着气说道,此地不合适长久居留,谁知道还有什么怪物啊?

“好的,”说罢,两人相互搀扶,慢慢走过那道桥。

留下了满地的狼藉。

不远处的树梢上,一个伟岸的中年人,静静站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面,他就是天毒门的掌门,余笑天。

“希望你们两兄弟,可以一直如此相处下去,”好明显,他对于刚才两个儿子的表现很满意。

深思了一会儿,又自言自语道:“九华神露,果然百毒不侵啊,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说完,闪了一下,便没有了踪影。

天毒山脉,主峰。

一个老人正在花园里面浇花,你可不要小看这些话,因为这些全部都是有毒的话,有可以令人不能生育的西藏红花,有变异的月桂花,听说可以令人的眼陷入无尽的黑暗里面,是用来暗杀的最好武器。

这里面的花,虽然不多,但是基本上每一株就是一种,在整个大陆上,找不出三株。

老人每天都喜欢在这些花丛里面躺着晒太阳。听说对修炼毒经十分的有帮助。

一般来说,在如此剧毒的话旁边,是不可能拥有动物的,但是,在花丛里面,就偏偏又还几只小蜜蜂在飞来飞去,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一般的小蜜蜂敢在毒花的花瓣上面停留?估计早就闪得远远的了。

天毒门的毒花和读的动物随处可以见,但是,这里的毒花,绝对是大陆上一流的。

老人浇完花之后,坐在了一张长长的摇动的椅子上面,旁边是一壶散发着香气的茶,好明显,这茶也不是凡品,也是传说中的剧毒之茶,一般人,一碰到就一命呜呼,但是,这个老人却是在慢慢地品尝着,修炼毒经的人,就是不一样。

“管家,赶紧来看看弟弟。他受伤了。”余龙见到正在品茶的管家,立刻大叫道。

“怎么回事啊?你们两个?”管家见到余龙背着呼延毅回到了天毒门,心中大惊,这两个不怕死的还真是不怕死啊,怎么全身是血啊,不用问了,肯定是偷偷走出了天毒门的完全范围。

两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了,所以管家也是轻车熟路地把两人接待进了要房。

“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啊?怎么全身上下是血啊?”管家见到这样的状况,简直是心惊了一大片,余龙面色苍白,肩膀上有好几条被抓伤的血红色的伤痕,上面有害一丝丝的毒液,血水已经变成了黑色。

至于背后,那就更加严重了,真个背后,全部都是鲜红色的鲜血。

“真是奇怪,你明明已经受伤了,而且已经中了毒了,虽然毒并不深,但是那毕竟是毒啊。怎么背后的鲜血会如此的新鲜呢?”管家也是一个在用毒方面十分出色的高手,整个天毒门,除了门主余笑天和几个老古董之外,就数他最厉害了,想当年,也是横行江湖的任务之一,简直就是人间人怕啊,就连许多在武学上既有造诣的修炼者也不愿意面对这个年迈的管家,因为他用毒是在是太厉害了,可以说是在无声之间杀死一大片,绝对是大陆上的近身高手。

“那是弟弟的血,”余龙看了一眼弟弟,余龙已经躺在床上不想动了。

第4章最后一击

这时候,呼延毅的情况比余龙要坏上不少,因为那颗珠子的毒液虽然没有办法伤及呼延毅的性命,但是,那毕竟是黑色毒蜘蛛的最后一击,力量强大无比,现在,呼延毅的身体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事情,但是,那颗本源毒液化成的珠子,狠狠地装在了呼延毅的背部,并且刚好击中了呼延毅脊梁的骨头的地方,已经显示出了一个黑色的血印,不同的是,里面的不是毒液,却是淤血,由于脊梁骨受损,血液来不及扩散而造成的。

“噢?”年迈的管家一听,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不可以修炼的身体,怎么会有如此纯净的血液呢?

其实,就在呼延毅出世的时候,由于呼延毅的母亲修炼天毒功失败,导致了毒素入侵了那时候还在母亲的肚子里面的呼延毅,那时候,由于毒素太过强劲,根本无法根除。

为了救自己的儿子,天毒门的余笑天只身走上天山,希望可以获得三千年一滴的九华神露,以此来就自己的儿子。

相传九华神露,是来自于天界的神泪,只有天山才会有。

当时,天山派也是十分的强盛,整个天山都被他们占领了,他们的心法,天山心法简直就是逆天的无上心法。

天山派自己认为自己是正道,天毒门是魔道,当然不愿意把三千年可以有一滴的九华神露给余笑天,其实,就连天山派也一递也找不到,因为九华神露的确是出现在天山,但是,地点和事件根本就不确定,最近的一次,相传是3千年前。

人生路漫漫,一生总会有太多的无奈,但是,余笑天坚决要在天山派的地盘里面等待着神露的出现。

自古正魔不能相传,余笑天的这种行为,大大地激怒了天山派的高手们,于是乎,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天山派,趁机会派出了派里面的十二大高手,组成天山剑阵,希望可以把余笑天永远留在天山派。

那一战,打得天昏地暗,根本就没有什么人知道里面的过程,但是从那之后,天山派宣布闭关二十年。

这个消息,立刻在整个江湖引起了轩然大波,按照天山派的处事方式,极其骄傲的他们,不可能随便就闭关二十年,因为,自从天山派创派以来,就没有遭遇过整个门派一起闭关的事件。

正是由于这件事,引起了江湖的种种猜测。

有人说是余笑天把天山派的十二大高手全部灭了。有人说,当时是有过约定,如果余笑天可以破了天山派的剑阵,那么天山派就要闭关20年,反之,余笑天就要留下性命。

更有甚者认为,余笑天把天山的十二大高手全部砍了,就连门主也杀了。

江湖上存在种种的猜测,但是,作为事件参与的两方,天山派没有出来辟谣,余笑天也没有说起过那一场战争。至于传说的神药,九华神露,有没有被余笑天得到,更加是不得而知。

但是,余笑天得到了九华神露这件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因为,他当初去找九华神露的原因,没有几多个人知道,就连眼前的这个管家,也是一样。

“好纯正的血啊,”管家见到呼延毅身上面的血液,惊讶地说道。他只知道呼延毅从小就修炼不了天毒门的毒经,所以十分的内向,并不会到处走,所以管家对呼延毅也不是很熟悉,因为呼延毅基本都是呆在后山,呼延毅母亲所住的地方而已。

管家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然后连忙拿来工具给呼延毅疗伤。

“管家,我的腿,没有知觉了。”呼延毅见到眼前的人是管家,说出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管家大惊,这可是不能修炼的小少主啊,除了问题,那可是不小的,他没有大哥哥那么强的恢复能力啊。

“我的背后,好疼。”呼延毅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感觉。

“让我来看看。”管家连忙观察了一下呼延毅的背后。“这”管家见到呼延毅背后的那个令人心境面画。

一个非常大的黑色圆圈,占据了呼延毅的整个背部,在脊梁骨的地方,已经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液,显得十分的诡异。

管家见到这个状况,立刻用手沾了一些血,用鼻子闻了一下啊,却是没有发现有毒。

“放心这是淤血,并不是毒液,不会蔓延的。一会帮你运功散开就可以了。”说罢,管家一只手放在了呼延毅的背后,用力已凝固,一股幽蓝色的血液从呼延毅的背部喷出来,形成一条高高的血柱子。

“这伤也太重了点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熬过来的。”管家一边运功,一边叽咕道,好明显,对于不可以修炼的呼延毅来说,这未免太过于受伤了。

呼延毅这一边当然也是十分的疼痛,但是却没有叫出一个字,一直在默默地忍受着,由于不能修炼,呼延毅一直遭受歧视,所以,也就练就了他强大的忍耐力,这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到的,要是换做变得人,早就已经不知道疯掉了。

经历了漫长的治疗,管家终于还是帮呼延毅身上的淤血全部逼了出来,足足有好几斤血,俗话说,十只鸡,一滴血。

呼延毅这一次真的不知道要吃多少只鸡才可以补回如此多的血液。

大量失血的呼延毅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但是却依旧坚毅的眼睛,不禁让管家在心里面赞叹着。是个练功的好苗子,可惜就是修炼不了。

其实倒不是修炼不了其他的心经,但是呼延毅的身体比较特殊,如果让人知道了的话,会很麻烦的。

“好了,现在应该没问题了。”管家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管家,我现在还是没有感觉。”呼延毅希望额可以动一下自己的脚,但是还是动不了,那一双脚,彷佛依旧不是自己的。

“不会吧,”说完,管家在呼延毅的脚上面轻轻地敲了一下,“有感觉吗?”管家问道。

“没有。”呼延毅心中有点不自在了,会不会除了什么样的问题吧?

“这样子呢?”管家加大了力度。管家的心里面也有少少慌张了,这位小少主虽然不可以修炼,但是毕竟是天毒门门主的儿子,出了事的话,说不定又要有一番腥风血雨了。

“还是没有感觉。”呼延毅依旧是摇了摇头。

“你等一下,我去找门主,”管家连忙跑了出去,这可是件大事啊。

天毒门,后山。

“看你这孩子,怎么伤得如此重啊?”一个美丽的贵妇人,坐在呼延毅的身边说道。这个也是一个狠人啊,想当年的江湖上流传的毒公主,平时是十分的和善,但是一起火来,又是一个杀人全家的货色,但是现在却是在担当一个母亲的角色,不禁让人有种感到十分的舒服的感觉,果然是性感尤物。

这时,并没有见到余龙的身影,他受的伤不重,稍作休息就可以了。

“呼延毅哥哥,”这时候,门外面走进了一个很可爱的少女,让人看起来九点忍俊不禁的感觉,正捧着一盆水走进来,那是欢儿,从小和呼延毅一起在魔门的总坛长大,也是一个实力高深的用毒的高手,因为一直在后山陪伴着呼延毅的母亲,所以在天毒门的露脸机会不大,很多人都不知道后山有这样的一个人。

“欢儿你来了,”呼延毅见到欢儿,也是一脸的开心,整个天毒门,除了自己的大哥哥就是这个欢儿和自己玩了,但是由于余龙要经常练武,并很少进入后山,所以,从小就是这个欢儿和和自己一起玩。

“怎么如此不小心?”欢儿一脸埋怨道,也不会因为呼延毅的母亲在旁边就很拘束,因为欢儿本来就是毒公主的义女。

“呵呵,下次会注意的。”呼延毅在这个比自己大一点点的少女面前,一直是比较的和善,哪怕他是骨子里面的骄傲的人。

“欢儿,你在这里陪陪呼延毅,我先出去一下。”毒公主说道。

“好的,干妈。”欢儿说道。

天毒门,某处幽静的地方。

“笑天,呼延毅的伤”出声的是毒公主。

“我知道了,这样也未必不是好事。”一个伟岸的中年英俊男孩说道。

“唉,这孩子从小就修炼不了,现在有残疾了,不知道他能不能应对过来。”毒公主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沉,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啊。

“是啊,他从小的很高傲,虽然人很静,希望他可以挺过这一关。”英俊男孩说道。

“夫君,你老实回答了。你当时是不是在场。”毒公主说道。

“是的,我就在旁边。”

“那为什么你”显然,对于自己的丈夫在场,但是呼延毅又伤了的状况感到很不满意。但是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做事情一直是很有条理的。但是那个是他的儿子啊。

“亲爱的,你还记得万年前的预言吗?”

“记得,怎么了?”

“我怀疑,呼延毅就是应劫的那个人。因为九华神露世上并不多,但是却是被呼延毅喝了下去,称为了传说中的身体,”

异界爱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异界爱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 东荒大陆第5章 秘密初现)

    原标题: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小说:无极魔帝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前方的景象与之前那无边无际的压抑,灰蒙蒙之景完全不同。前方豁然明朗,美轮美奂,斗大的宇宙星辰盘旋在空中,却是如此之近,星光遍地照落在前面那块空地之上。空地之上呈一个太极图的形状,两枚石珠子镶嵌在太极图中,对应着天空的星辰。四周清风徐徐,完全感应不到任何的魔气,不像是禁魔之地,倒像是世外高人静修之地。凌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关于无落崖底流传着种种说法,但无一例外都是骇人听闻的说法。可没想到眼前却是这般美景

  • 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 夜探知秘密)

    原标题: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小说名:特工妃:逃妃难追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馨儿举起冷颜星刚刚写好的两首诗,忍不住读了起来,她心中微微有些讶异,小姐平日里最不擅长的就是文墨。可现在居然晓得写诗,而且书法造诣也不弱,十四个大字仿若行云流水。冷颜星放下手中的如椽大笔,看着入夜后窗外的一轮霜月,此情此景,再配此诗,显得尤为苍凉。她曾经混入一个满洲贵族后裔的书香世家,所以精通文墨,想不到在这里拍上用场。她用玉凿的麒麟镇纸压住方才写过的几张宣纸,

  • 鬼鼎艳尊5章(第5章 姜欣儿)

    原标题:鬼鼎艳尊5章(第5章姜欣儿)书名:鬼鼎艳尊第5章姜欣儿那精致的小脸,有致的身材暴露她是一个妙龄少女无疑。姜欣儿感受到姜言的气息有些变化,试探道:“姜言哥哥你的气息?难道启灵成功了?”姜言点点头道:“是呀!一月前我那间屋子凝聚出一滴魂元之水,幸运之下启灵成功了。”姜欣儿心里极为高兴,她是知道姜言心性坚韧,九次启灵失败都没有将他击垮,激动的眼神看着姜言,随即跳起来,拉着姜言的手道:“恭喜呀!姜言哥哥。”姜言看着姜欣儿拉着自己,心里顿时一喜,从小到大也就姜欣儿对他好,虽然长大后因为族内的某些事

  • 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 不适合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不适合你)小说名:情掠一世错爱第5章不适合你“带恩恩去洗一下脸,等下就可以吃了。”能够这样自由给他们做早餐,她心里觉得很幸福。吃完早餐,何以宁带着他们两个到附近去转了一下,很多东西,他们以前都只是听何以宁说过,像车子,像游乐场,像玩具这些,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实物。他们很懂事,不会吵着何以宁买,可是从他们的眼里,她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心里都很希望可以拥有,不能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年,这是何以宁最自责的地方。带着他们逛了一天,熟悉了附近的环境,第二天,何以宁决定先去找工作

  • 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 闷葫芦)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小说名: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那边厢姐妹谈心,这边厢情侣漫步,好不自在逍遥。“你五妹果真是性情大变,跟传说中的五公主差很多啊。”敖子谦与夜静晗漫步于月下,好不惬意。“是啊,原来那么活泼的一个人,如今变得这么安静,我们都很是替她担心,不过爹爹说再过不久就能恢复了。”“她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谁?”“我五弟。”“你五弟?就是传说当中的那个冷面战神,你经常提起的五弟?”“对,就是他,其实倒不是说你五妹有多冷,只是觉得他们两个的气

  • 再世为妖5章(第5章 被撂下的人)

    原标题:再世为妖5章(第5章被撂下的人)小说名字:再世为妖第5章被撂下的人阿紫和木鱼分别失散到了未知的地方,彬燕不知所踪。易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墙角,青砖的城墙,不远处一群穿着古装的人在走来走去。易林顾不得满身的伤,雀跃地跳了起来,“我穿越了,我穿越了,我要做大侠,我要云游四海,我要行侠仗义。”他大笑着奔向那群古人。突然,听到一声“CUT”,只见一个现代装扮的大胡子男人怒气冲冲地出现在眼前,一边指着易林,一边大声地喊:“副导,怎么搞的?从哪里冒出个要饭的来?群众演员吗?为什么不换古装?你们

  • 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 黑老大第5章 好好折磨你)

    原标题: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小说: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那邮件里,有一张照片,是一个中年妇女被绑在椅子上,妇女的脸没有被蒙住,露出了惊慌的神情,安苑很清楚的看到了她的样子。照片下面,有着这样一句话:若想她无事,你乖乖呆在原地。安苑脚一软,跌坐在椅子上,两眼呆滞。他知道了,他知道她是谁,还抓了她最重要的人。先给她打电话,佯装是雇佣她找人,然后又跟她说些有的没的,拖延时间,目的就是为了趁她不备,追查到她的IP,以防自己发现了要逃,

  • 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 闻岸央,你是个混蛋)

    原标题: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小说名称: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爱尔兰的夏天,一家爱尔兰风格的咖啡屋,就连背景音乐都是CaraDillon的爱尔兰风情,在喧闹的都市中,别有一番清新的感觉。桑念芷很喜欢这里给她的感觉,前提是她面前没有这两位。一位面无表情,一位表情僵硬,害得她也是正襟危坐,别扭极了。儿子被他老爸打发去研究咖啡厅里的绿色植物去了,让她连个靠山都没有,干嘛,两个人一致对外啊?呼呼,下次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再来一次,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