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魂穿之异世妖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0:23:19 来源:网络 [ ]
小说:魂穿之异世妖妃
第001章 魂穿异世

古色古香的一间卧房内,虽然站满了人,但没有一个开口讲话,就连喘息似乎都在小心翼翼。奇闻网

一盏茶后,实在是等待不下去的安老爷将关切的眼神从躺在榻上的女子身上移开,不得不转移到大夫身上,“诊了那么久的脉,你倒是说说呀!”

大夫将女子的手放好,而后站起身与安老爷正面而站,“小姐的身体并无大碍……”

“既然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她还没有醒?”安家老爷显然不是很相信大夫的话,不等对方话音落下便开口质疑起来。

“这……”

想他行医也有十几年了,像安家小姐这种情况还是没有遇到过的,如果这个时候回应人家说不清楚,那以后还有谁会上门找他医治?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大夫低下头寻思了会儿,稍后便故作恍然大悟之态,“安老爷,不如将翠屏那丫头给叫来询问一二,知晓了安小姐遇到了什么事情,些许对诊治会有些帮助。”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安家大小姐失踪,在破庙中找到的事儿就算是安家极力的隐瞒,到最后还是被有些人给散播出去。

一传十,十传百,各种版本层出不穷,就连安家小姐失去清白之身这等诋毁名节的传言也是有的。

现在大夫主动提出让翠屏将那天的事情交代清楚,本意是想要对症下药,可是听在安老爷的耳里难免有些暗指安家小姐遇歹人的嫌疑。

久久没有得到安老爷发话,大夫的视线瞄了过去,待接触到安老爷凌冽的眸光,小心肝颤了颤,“小姐淋了雨,难免会感染风寒,我这就开几副药让小姐服下,兴许就会好转了。”

一直站在安老爷身边的妇人张慧柔见气氛有些僵,她紧忙替安老爷开了口。原文qi-wen.com

等到大夫被管家带出去,她细声细语的劝说道:“老爷,秀儿些许是受了惊吓,会好起来的。”

安家老爷回眸看了眼妇人,再看看站在屋子内站着的其他人,随即扬手一挥,“秀儿没有什么事儿,你们也别在这里杵着了,都回去吧。”

屋内的人转身陆续的离开后,安老爷爷没有继续逗留,交代下人几句也就离开了。

屋内恢复安静的那一刻,躺在榻上的女子蹙了蹙眉,眼皮也跟着挑动了几下,但始终都没能睁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那个人的枪法不准,没有将她给打死吗?

问号才冒出来,突然,她感觉脑袋一痛,紧接着哭声在耳边响起,而脑海中的画面也像是走马灯一样,想要不接受都不行。

画面中,眼看着的两个哭如泪人的女子就要被一群面带猥琐的流//氓侵犯时,画面突然变得漆黑,什么都没有了。

一切都结束,安夕秀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没有死,而且还替那个画面中的其中一名女子活过来。原文qi-wen.com

须臾,她继续努力挑着眼皮,片刻后,她睁开眼睛又闭上,直到适应了光线,安夕秀才动了动唇,但声音却发不出来,反而喉头发紧,咽口唾沫都疼痛不已。

不过仔细想一想,该女子面对禽//兽时又哭又叫的,这会儿能发出清脆的嗓音那才叫怪事儿呢。

放弃了叫人,安夕秀老实的躺着,幸好老天还算是垂爱她,一会儿就出现了个丫头。

见到她眨着双眸,丫头一扭头就跑了,嘴巴里还不停的喊着:“小姐醒了,小姐醒了。”

安夕秀听到脚步声靠近欣喜的不知找什么词来形容这无比激动的心情,可这会儿见到丫头转身就跑,她大有一种掉进冰窟无人救的感觉。

醒了就醒了呗,你跑什么呀?

跑也行,但是在跑之前就不能先给她倒杯水润润喉吗?

心里正嘀咕着呢,脚步声由远而近,紧接着房间内就站了好些人。

一个个面上表现出来的关心真真儿的,但是已经拥有了这具身体生前记忆的安夕秀很容易就分辨出哪些人的嘴脸是装出来的。原文http://www.qi-wen.com/

不过装就装吧,她才不会没事找事儿的揽过来与她们这些可怜的女人斗来斗去的。

在之前的那个世界中,她一直在努力,耍心眼,目的就是希望亲人能够对她嘘寒问暖,不要躲避如蛇蝎。

可最后呢?

每一个遇到麻烦有求于她的时候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事情过后,走个碰头都当做不认识。

以前是她傻,对于亲情总想着拥有,现在有了重新活下去的机会,她绝对不会在为了亲情去浪费大好的时间。

“秀儿,秀儿?”

安老爷回去后就差人去丞相府,希望丞相能够将皇宫中的御医给请来,可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听到下人来报安夕秀醒了,他高兴的咧着嘴急匆匆的奔过来。

可这会儿看着连唤两声都没有回应的安夕秀,他原本的笑消失不见,脸上的又挂上了愁容。

安夕秀听到大夫在一边建议拿针扎,她即刻打断了思绪,“爹”忍着嗓子的疼痛,勉强着发出了沙哑的声音。推荐http://www.qi-wen.com/

虽然是简单的一个字,可是听在安老爷的耳中就像是带着魔力一样,让他总算是放下了悬着的心。

“应声了,应声了。”口中嘀咕着,随后他站起身让出地方,“大夫,快为小女看看。”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大夫诊治完转身离开,而安夕秀面对一屋子人的嘘寒问暖,没一会儿就烦了。

看来她想要在这个时空安安静静自由自在的生活下去,首先要做的就是离开这座大宅子。

第002章 你摔不起

自从打定主意离开这座大宅子,安夕秀就像个乖宝宝极力去配合大夫的诊治,而那些苦涩的中药也都捏着鼻子硬灌进了肚腹。

因为她的配合外加这本尊的身体体格不差,在榻上躺了七天的她也就能下榻走动了。说明qi-wen.com

“小姐,你才刚刚恢复,要小心着些。”翠屏将一件单衣披在安夕秀的身上,嘴巴也不忘念叨着。

其实啊!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情产生,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取舍又怎么能够在一念之间就彻底的割舍掉不想去拥有?

所以,安夕秀一开始冒出来不顾及任何情份潇潇洒洒的离开的想法,经过这七天的相处,强硬起来的心彻底被翠屏的碎碎念外加便宜老爹的关心给软化了。

“别再念叨,我这就老实进屋呆着去。”她朝着翠屏俏皮的嘟嘟嘴,随即就迈步朝着屋内走去。

翠屏看着昏迷醒来的小姐丝毫没有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有任何的影响,倒是很开心。

不过话说回来,被那群人劫持之后她们主仆二人受了不少毒打,而后就是被撕扯衣裙,可最后到底有没有被……,她至今都想不清楚,脑子只记得有人在呼喊她们,然后就被人背起来带回了安家。

翠屏晃了晃脑袋,将扰人的思绪挥开,随即扯开了笑,快步去追安夕秀。

不记得,那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既不影响小姐的心情,也不能够影响小姐的婚事。

安夕秀走在前面,身边没有尾随而来的脚步声,她不经意的转头瞄了一眼身后,见到翠屏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她,她也就想到了翠屏为什么呆住。

虽然说翠屏的担心有些没必要,但身边还有一个全心全意为她考虑的人儿,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她含笑继续朝前走,待见到不远处那几位名义上的妹妹本想着绕路错开,不曾想人家却主动叫住了她。

“姐姐”开口的女子一手捏住了裙子微微抬起些,随即加快了步伐赶到了安夕秀的身边,“之前因为担心打扰姐姐休息便没有过去,今儿见到了姐姐,妹妹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安夕秀抬眸看着对自己百般和气的二妹妹安夕梅,胃里一阵翻滚,险些将早饭给恶心出来。

明明在心里对她是万般的嫉妒恨,可当面的时候却表现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啧啧……这演技真是不佩服都不行呀!

“是姐姐疏忽,竟然只顾着出屋透透气,却忘记了自己的情况还让府中这么多人挂心着。”言毕,安夕秀面带歉意笑了笑。

安夕梅又巧言寒暄了几句,总之是将谦卑有礼表现的淋漓尽致,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与安夕秀感情多深厚似的。

与安夕梅一同出现的其他三位小姐看着她做作的模样,其中一对双胞胎姐妹就那么瞧着,没有任何的表情露出来,至于另外一个则是口中冷哼,双眸直翻白眼。

等到成功吸引了众人的视线,她以不屑的目光盯着安夕秀,撇着嘴角,阴阳怪气的说道:“发生这种事情还有心思出屋透气?啧啧,大姐姐的心还真是宽啊。”

安夕梅转身抓住了安夕桦的手,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在多言,可所得到的结果却让对方恼火起来。

安夕桦大力甩开了安夕梅的手,上前一步便站在了安夕秀的面前,趾高气昂架势表现出来,教训道:“安夕秀,你现就是残花败柳,但凡你还有点羞耻心就别在这里给安家蒙羞。”

安府中下人私底下对于这件事情议论纷纷,安府外面传的有多离谱,安夕秀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去搭理。

再说了,如果这件事情还可以让白家将婚约取消,也算是因祸得福,不过这样想可不代表她就要接受阿猫阿狗指着鼻子羞辱。

安夕秀对上那双迸发着怒意的眸子,不紧不慢的回应:“那依三妹妹的意思,你是让姐姐用死的方式来压下这事儿?”

当然希望安夕秀能够死掉,只要她死了,深得爹爹心的母亲再吹吹耳边风,奶奶推波助澜,她一定可以顶替她嫁到丞相府去。

不过眼下她虽然能惹恼刺激安夕秀,但真让她承认自己就是这个意思,她还真没有那个胆子。

咦?

不对呀!

安夕秀在府中虽然深受爹爹的疼爱,可性子却软弱又倔强的很,凡是遇到什么事情只会躲起来自个儿难受,从来不会背后告状或者说出这种质问的话来。

这么想着,她仔细的打量起安夕秀来,待见到她的眼睛依旧像往常一样清亮毫无狡诈,这才放宽了心。

“妹妹可没有这个意思,姐姐不要冤枉了我。”安夕桦应了一声,粉面犹如桃花的那张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

安夕秀依然面不改色,不恼不怒,“既然不是那个意思,姐姐就不深究了,不过姐姐有一事不明,三妹妹能否为姐姐指点迷津?”

安夕桦高傲的抬着下巴,不屑的瞄了几眼安夕秀,这才吐出了两个字:“说吧”

“听三妹妹的话想必是对这件事情没有一丝一毫的质疑了?”安夕秀咬字清晰,声量加大,生怕在场的人都听不到似的。

安夕桦什么话都没有说,可一双眼睛表现出来的神色却大有一种“那就是事实”的意思,而其他的妹妹之所以不出言,一来不想惹上她们二人的是非,二来也算是一种默认。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安夕秀眼底深处滑过了冷意:想要借助此事刺激她,在偌大的安府中少一个通往幸福大道的障碍?

安夕桦,你休想。

“三妹妹这般深信不疑,难道说当时三妹妹就在现场亲眼目睹了不成?”

厉声的质问将在场的人都给震住了,尤其是安夕桦,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惊愕转而愤怒,可又不敢出手教训安夕秀。

片刻后,安夕桦强压下心里蹭蹭直冒的火气,咬牙切齿的说:“这种话姐姐可不要乱讲,不然害人害己。”

安夕秀面带娇笑,提起裙摆上前又迈了一小步,贴近安夕桦的耳边,红唇动着,继而发出仅能够让她们二人听到的声音,“我的名声就好似已碎的罐子,而你不一样,你摔不起的。”

第003章 自导自演

安夕桦在安夕秀那没有占到便宜便怒气冲冲的回了自己居住的小院子。

本想着再找机会讥讽羞辱安夕秀,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变了性子,可因为亲生母亲的劝说也就不得不忍了下来。

不过老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忍了差不多三天,在听闻丞相府少爷亲自到访来看望安夕秀,她就憋不住了。

她扬起手在桌子上一拍,身子也跟着站起来,双眸怒视门外,恨恨地说:“安夕秀,你不过就是个被万人上的残花,你凭什么霸占着白公子不放,凭什么?”

话音还未落,来看她的赫连宝珠便即刻扬起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想要嫁给白公子,你就要忍,别总是咋咋呼呼的。”

安夕桦将赫连宝珠的手给拿开,随后就坐在椅子上喘粗气,“我倒是想要嫁过去,可根本没机会啊。”

赫连宝珠坐在安夕桦的身边,拉过她的手便轻拍了几下,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安夕秀已不是清白之身,丞相夫人念在她那死去的娘亲也不会解除婚约,但也绝对不会让她成为正妻,所以,她根本构不成威胁,倒是安夕梅,你要多防着点。”

听闻这一番话,安夕桦不以为然:“娘,虽说安夕梅的母亲熬出了头成为夫人,可爹根本就不喜欢她,因此也不疼爱安夕梅,而安夕梅又柔柔弱弱的,她没机会的。”

赫连宝珠听了女儿的话,面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她之所以在安家站稳脚步,一来是因为老太太撑腰,二来就是她神似安夕秀的母亲。

虽然说老爷也很疼爱她这个女儿,可这个女儿的性子还真是不让她省心。

做什么事情都那么直接,在府中更是仗着长辈喜爱嚣张霸道,她越是这样就越吃亏。

“桦儿……”

想着在好好劝劝女儿不要被安夕梅柔弱的外表给欺骗了,可是话到嘴边还没有讲出来,安夕桦便率先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一边走,嘴巴里还振振有词的,“白公子难得来一趟,娘,我先去前厅见见他,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这不来不知道,一来安夕桦心里的火更加旺盛了。

前厅内,安夕梅,安夕茹,安夕柔竟然都在这里,唯独安夕秀这个主要人物迟迟没有出现。

“夕桦见过白公子。”白夕桦收拢心神,温文而婉的对着白刃行了礼。

白刃转过头,嘴角微翘的弧度近似于弯月,如墨的黑眸尽显温馨的神色,霎时给人带来一种如沐春风之感:“三小姐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安夕桦抬眸一瞥,为了掩饰自己绯红的面颊当下就压低了头,然后起身迈着莲花碎步退到一边。

可是这屁股在椅子上还没有坐热乎呢,翠屏便着急莫慌的跑进来,一边跑还一边喊,完全没了礼数。

“老爷,听闻白少爷来了,小姐趴在榻上就一直哭,奴婢怎么也劝不住,老爷,你快去瞧瞧吧!”

安老爷听闻此事面上有些心急,但为了不失礼数便强忍下来,“刃,你在这里先坐坐,我去看看秀儿。”

“姨爹,现在表妹听闻我来探望便哭个不停,这让我心里很担心,不如我也一同前去看看。”白刃言辞中深感歉意,可表情与眼神却没有任何的改变。

安老爷因太担心安夕秀,故而没有在与白刃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带着他快步朝着锦绣园走去。

他们朝这边赶着,而身处屋内的安夕秀却坐在榻上不停的用帕子擦着眼睛。

哎呀,翠屏真是个听话的好丫头。

让她去厨房那辣椒,她居然拿这么辣的来。

呜呜呜,眼睛好痛哦。

她正在抱怨呢,脚步声传来,这人还没出现,安老爷的声音就先从门外飘进了耳中。

“秀儿,有什么事情跟爹说,别这样折磨自己。”

等到安夕秀慢悠悠的抬起脑袋,安老爷早已经推门而入,大步来到她身边。

她泛红的眼睛对上安老爷关切的目光,哽咽了声,这才开了口:“爹,如今外界说女儿……”停顿了数秒,继续道:“表哥还这般有情有义,女儿实在是无脸见他。”

听完这话,安老爷心里咯噔一下,而脸上的表情简直比吃进了一只苍蝇还要难看。

别说是这种事情没有证据证明,就算是真的发生不幸,那也应该极力去掩藏。

凭借白家与安家的关系,日后虽不成为大房,但时间久了,事情淡了,夫人也会想尽方法让她成为正房。

现在她当着白刃的面说的模棱两可,这岂不是任凭白刃猜忌,将事情又给涂上了一层黑色嘛,日后嫁过去,夫妻二人之间的关系岂不是……

由于十分担心安夕秀会被白刃不待见,安老爷随即站起身与白刃正面相对,紧忙给安夕秀这番言词找理由。

一旁哭泣的安夕秀真心觉得安老爷是一位很好的父亲,可是她想要的不是这些,所以他的一番好意,只能辜负了。

就在白刃自顾沉思之时,安夕秀从榻上起来冲到了白刃的面前,一把将安老爷给拽开,哭着说:“爹疼爱女儿,女儿清楚,可是婚姻大事有关女儿的幸福,所以请原谅女儿的自作主张。”

一番话让白刃从错愕中醒过神来,意识自己近距离接触到安夕秀之后,他即刻将她的手给扒拉开,然后掸了掸衣袖。

倒不是安夕秀这个人有多让他厌恶,而是见到她泪流满面的孬糟样子,爱干净的他本能的做出来的一种反应。

“表妹,有什么话你站那说,我耳力好,听的清楚。”白刃强忍着退出这间屋子的冲动,细声细语的讲着。

安夕秀从翠屏的口中得知白刃性格多么好,因此对于让他主动退婚的事情还犯过愁,现如今看着他厌恶自己恨不得溜之大吉,她心里那叫一个美哟。

只是美归美,她身为一个女人,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却被未婚夫给推到一边,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她抛开心里仅存的一点点不如意,不雅的横起手臂,擦了把眼泪,说道:“表哥,我只想知道你真的不在乎那些传言,坚持娶我为妻,这一辈子只喜欢我一个,绝不纳妾吗?”

这句话问出口,屋内的人又一次被惊住,除了安老爷与翠屏,其余人都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盯着她。

在这里,就连小门户的人家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的,更何况丞相之子。

再者,白刃若是答应迎娶安夕秀这已然败坏名声的女人已经是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现在她竟然要求白刃只娶她一人不准纳二房,这未免也太不识时务,太不知羞耻了吧。

第004章 一朵奇葩

白刃与安夕秀从小就喜欢玩闹在一起,长大后,为了安夕秀的声誉,这才减少了见面的机会,但是明眼人早已经将他们两个人视为天造地设的一对,而白刃也很清楚安夕秀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

因为那些不堪入耳的传闻,她能够躲起来哭,因为他来了而觉得自己没脸相见,这种举动那也是他意料之中的,可……可是她将姨爹给拉到一边,并且大声质问他的这种行为,着实让他大吃一惊。

为此,他表面上不动声色,黑亮的眼睛却打量着安夕秀,将她脸上的表情,眼神,外加动作全部观察仔细,最终,他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这丫头长大了,遇事虽然哭哭啼啼,但这无非都是表面功夫,看来,他不继续接下话茬,这场戏,他就不能知道结局,

与此同时,他不知道的是,这一番沉思让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安夕梅与安夕桦自然是希望他不要答应,更不要迎娶安夕秀,而安夕茹与安夕柔两个人虽然没有太多的想法,她们却是希望这事儿能够闹大一些,不管最后是哪一个姐姐嫁过去,都会让没嫁过去的那一方心里窝火。

而现在要说谁最担心安夕秀,那就属翠屏与安老爷莫属了,不过翠屏只是个丫鬟,这等场面是很难插上话,她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老爷身上。

只见安老爷上前一步,抓住安夕秀的手臂就将她给拽到了身后,一脸温和的笑对着白刃,“刃,秀儿因为传言吃不好睡不好,神智有些不清,见到你说出这番话,你别往心里去,多多迁就迁就她。”

吃不好睡不好?

这不是明显的编瞎话么。

这安老爷让女儿嫁给个“高富帅”的想法怎么就那么固执呢。

好不容易演一场戏让对方有了厌恶,现在又给她找理由,这若是让白刃觉得情有可原不计较了,那她眼睛抹辣椒,岂不是白遭罪了嘛。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事情功亏一篑。

这么寻思着,安夕秀横步一跨,那红红的一双眸子尽显坚定,不容置疑的又补上了一句:“爹,女儿现在脑子很清楚,如果表哥做不到女儿所讲的,女儿就算是死也不会嫁过去。”

安老爷斜扫了一眼安夕秀,眼神中显示出了些许的怒意。

所有的女儿中,他最疼爱她,而她也是最听话,最懂事的。现在他豁出了老脸在晚辈面前好言相劝,那还不是为了她以后的生活,怎么她还拗起来了。

白刃眼见安老爷微怒的目光瞪着安夕秀,他急忙开了口:“姨爹所言,我理解。”不等安老爷回应,他又对安夕秀说:“表妹,传言不可信,切莫在耿耿于怀,不要伤神又伤身。”

听闻这一番话,安老爷与翠屏放了心,安夕梅与安夕桦气愤不已,而安夕秀的心里那叫一个气。

别说是古代,就放在现代,知道了自己的未婚妻有了不贞的传闻,也不会在议论纷纷的时候主动上门探望,更不会好言劝说,可是他……他却都做到了。

这真是一朵奇葩呀!

魂穿之异世妖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魂穿之异世妖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9章(第9章 算不算夫妻联手)

    原标题: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9章(第9章算不算夫妻联手)小说名: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第9章算不算夫妻联手“这是何家,我姓何,为什么我不能回来?”深吸一口气,何斯迦径直走到何千柔的面前,镇定自若地反问道。“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你以为你是谁?”何千柔看着面前脸若桃花的漂亮女人,一番打量下来,她发现,何斯迦竟然比记忆中的样子更美了。而且,她看起来过得相当不错,绝对不潦倒。虽然不愿意承认,可这就是事实。一时间,何千柔心生恨意,大声责问着。“我当然知道我是谁,就怕你不知道你是谁。有些东西,你得不到

  • 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9章(第009章:前任男友)

    原标题: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9章(第009章:前任男友)书名: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第009章:前任男友夏安好发现,在厨艺上面自己和楚泽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啊!楚泽连着原汤化原汁这个道理都知道,可她若不是楚泽说,压根不知道这个常识。吃完之后,夏安好就把碗洗掉了准备回到房间。楚泽刚好也去旁边的那个房间。在楚泽进入那个房间的时候,夏安好无意的朝里面瞥了一眼。虽然只是朝里面瞥了一眼,可却发现那房间根本不是卧室,倒是一个书房。夏安好一开始过来这里,看到这里客厅餐厅厨房都那么大,心

  • 我只喜欢你9章(第九章 怀孕)

    原标题:我只喜欢你9章(第九章怀孕)书名:我只喜欢你第九章怀孕走出了医院的门,陆昕雨温善纯良的笑脸一收,换上了阴毒的面容。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在响,她戴上耳机接了起来:“按照计划行事。”“我说过了,那笔钱等我嫁给了宋衍,会给你,现在你逼着我,我拿什么给?好了,就这样,别啰嗦了。”晚上叶皖卿坐在沙发上,眸光呆滞的盯着窗外,直到那刺眼的车灯透过落地窗玻璃,透到了她的脸上,她才恍惚间回神。宋衍开门进屋后,她木讷的转过脑袋!男人今天似乎心情不佳,那张成熟稳重的面容上布满了寒霜,特别盯着她的视线满是冷鸷。叶皖

  • 与你情深9章(第九章 九九八十一道荒火)

    原标题:与你情深9章(第九章九九八十一道荒火)小说名称:与你情深第九章九九八十一道荒火七色仙障外,君晏清厉色看着风霓裳疯狂之举。千年的时光,他从未见过如此癫狂的风霓裳。君晏清不禁愣怔的失了神!直到,茗雪微颤着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才面色赫然大变的怒叱:“禀一,破阵,救人!”……茗雪面容扭曲:“救救我……我错了,霓裳姐姐,求你,放过我。”风霓裳眸露着冷光,勾着一抹快意的笑容:“茗雪,你不该惹我?更不该一步步的逼我……”步步忍让,哪怕是被囚禁在暗牢十六年,风霓裳都未曾想过要茗雪的命。直至,茗雪丧心病狂的

  • 和你一起拥抱世界9章(第9章 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

    原标题:和你一起拥抱世界9章(第9章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小说书名:和你一起拥抱世界第9章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芮昕关门出来之后,后面屋里传来薛睿发狂似的一声嚎叫。她依旧面无表情,从包里拿出一条围巾来,裹在脖子里。终于要离开这个破地方了。芮昕去幼儿园接了墨墨,又找了一家小旅馆住着,一切都按照她计划中进行。可是目的地却变成了M市。已经走到这一步,幼儿园那边也给墨墨退了学,补足学费和生活费后,芮昕已经剩不下多少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变换工作,只能顺着这条路走到头。芮昕叹了口气,躺在床上抱着墨墨。“墨墨,我们

  • 韩先生,别来无恙9章(第9章:出卖色相)

    原标题:韩先生,别来无恙9章(第9章:出卖色相)小说:韩先生,别来无恙第9章:出卖色相我所在的这家公司叫做真材装修设计公司,主要从事装修设计,我是一名设计助理。公司老板是一位年近四十的女强人,我们都叫她李姐。离岗时间太长了,一开始工作我有点不适应,工作不比以前效率高。设计部让我去打印文件,我正捧着一堆文件,李姐看到后把我叫进办公室。我一股脑地把文件放到了李姐的办公桌上,文件太多,捧得我手都酸了。李姐帮忙整理着我放在桌上的文件,这让我怪不好意思的。“子倩,正阳走了,你也别太伤心,你还年轻,以后还有

  • 前夫好久不见9章(第9章 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

    原标题:前夫好久不见9章(第9章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小说名称:前夫好久不见第9章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时夏浑身湿透,吓得脸色都白了,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是和死亡擦身而过。惊惧的抬头,看向救了她命的人,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浑身酒是一震,怎么会是他!“你觉得你这条命赔得起车子的维修费吗?”霍云霆声音冰冷的开口,眼角都是危险的寒气,刚才如果他晚一秒钟,现在她就已经躺在地上,变成死人了!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被怼的说不出话,她重新站稳身体,拉开和他的距离,刚才,他是为了减少车主的损失,才救她的吗?“老

  • 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9章(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

    原标题: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9章(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小说名: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不是这样的...”顾乔想要出声解释,“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她看着薄砚祁的脸,她的第一次,给的是他,不过她是顾乔,而不是此刻的‘冷思薇’。但是这些,她没有办法跟这个男人说。薄砚祁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呵’了一声,“不是这样的,你以为我傻吗?被多少人上过了?也不知道补张膜再来上我的床!”顾乔紧紧的攥着手,指甲陷入掌心,男人的每一句话对她来说,都像是一把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