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男神不是人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0:15:08 来源:网络 [ ]

书名:男神不是人

第1章 男神在附近

  国庆长假我自己在家,摆玩手机的我显得异常落寞,没办法谁叫我是单身狗,有男票的都约会去了,没男票的就只能宅在家里刷微博微信QQ了。网站http://www.qi-wen.com/

  我随手一丢就将手机丢到床边,但才一秒不到,我又抱着手机刷了起来,“叮!”手机忽然响起,我忙点开手机,就看到有人加我好友。

  原本我想拒绝,因为这样的节日加好友一般都是约炮,我可不是那些随便的女人。

  我点开消息瞄了眼,就是这一眼,我就愣住了,因为加我的人居然是我的男神--骆景宸。

  说起这个名字,北城大学只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呃,跑远了,我忙点了通过,然后装作平和的发了一条消息,“你好。”

  很快,消息就回来,“你好,是于尽然吧。”

  看到这个名字,我一个重心不稳,从床上摔了下去,在摔倒的一瞬间,我将手机护在怀里,好像它就是我的男神一样。

  顾不上痛,我忙爬起来回道:“是我,就是我,你找我有事吗?”我飞快的点着字母,消息很快就发了出去。原文http://www.qi-wen.com/

  手机很快就响起,我忙点开,“没事就不能聊聊吗?我认识你,你和丁琪是朋友,她说你是一个很好的女生。”

  看到这消息,我感觉心脏要从胸口跳出来,他知道我,他居然知道我!我抱着激动的心情回道:“那你怎么看?”

  这就算是表白了吧,我这样想。

  我紧盯着手机屏幕,很快,手机一亮,只见上面显示,“我也觉得你是一个不错的女生,不如我们见面聊?”

  这是要约我吗?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但转念一想,我要是直接答应,会不会显得太不矜持?

  在我犹豫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你不敢?”

  这带着挑衅语气的话让我有了决定,我哪里是不敢,只是怕他误会而已。

  但他都这么说了,我立刻下床找衣服化妆,等收拾好之后,已经是一个小时,打开手机,里面已经发来地址,就在我们家附近。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深吸一口气,拿着包包和手机走了出去。

  十分钟之后,我到了他说的酒店。

  抬头看了一眼酒店,我有点紧张。阅读qi-wen.com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呢。听说,一般在这种地方约会的人,没几个正经的,可是现在这个人是我男神啊,应该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儿吧。

  我安慰了一下自己,心里还有些顾虑,这时手机再次响起,“我看到你了,快上来。”看到这消息,我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房号是502,出了电梯,一眼就能看到,我攥紧手里的包,心里没有来的紧张了起来,万一一会儿……

  我甩了甩脑袋,把那些不纯的想法全都抛开,正准备敲门,却发现门没有关。

  我没有直接进去,礼貌性的发了一条微信,“你在吗?”

  微信很快就回来,“我在,你进来吧。”

  我握紧手机,推开门走了进去,浴室里传出稀稀拉拉的水声。网站qi-wen.com

  刚压下的想法,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试着轻声叫了一下骆景宸的名字,他没有回应,这种气氛实在诡异。

  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微信又响了起来。

  骆景宸的意思是让我稍等一下,奇怪,明明就在一个屋子里,为什么不说话,还要发微信。

  不过我还是决定再等一会儿,可能他会等下会和我约会呢?

  我心里窃窃自喜。

  大概是秋天的原因,房间里有点冷,我搓了搓自己的手臂走到沙发上坐下,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我居然睡了过去。

  朦胧中,我睁开眼睛,然后我看到了……黑暗中,一个身形模糊的男人慢慢朝我走来,他的脸模糊不清,但身材修长高大,和我印象中的骆景宸一模一样。版权qi-wen.com

  是他来了吗?

  我伸手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让我心里闪过一丝惊慌,怎么会这样,难道我遇到坏人了吗?这是我的第一念头。

  忽然,一双冰凉的手握住我的手,冰冷道:“尽然,你来了吗?真好。”

  熟络的语气并没有让我放松下来,反而寒意更甚。

  我心里大惊,怎么会有这么凉的手,就像……就像尸体的手一样。

  尸体!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无力道:“你到底是谁?”

  “呵呵!”他轻笑一声,那笑容悠远冗长,让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是你的男人啊。”说完,他的手覆上我的脸,冰凉刺骨,我浑身都似乎被冻僵,除了体内的血液还在流动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运行。原文qi-wen.com

  什……什么男人,老娘哪儿来的男人!想要骂人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下一刻,他的手居然落在我的胸口,然后动了起来,我感觉自己的脸迅速发烫,不是害羞,而是气的,老娘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个吃我豆腐的人,奈何我浑身无力,就算心里气的吐血,但身体还是没有一点力气。

  “别试着反抗,乖一点。”说完,他的手再次往下移,落在我最柔软的部位。

  他的手一动,我心里更是害怕不已,他没有开玩笑,他是真的想……

  纵然我刚才做了很多准备,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在预料之内啊。

  他冰凉的手落在我脸上,轻轻摩擦着,让我一颗心都提了起来,然而他还没有停下来,一路往下移动着,我的身体瞬间紧绷,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只能让他这么动着。

  忽然,他的双手落在我的胸口,我又急又怒,用尽全身的力气都没能动弹一下。

  额头开始渗出汗水,一滴一滴没入我的发中。我惊恐的看着他,蠕动着双唇,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他低头趴在我身上,柔软的发梢落在我脸上,痒痒的让我很难受,“宝贝舒服吗?要不要下来陪我。”

  闻言,我浑身一僵,看着他幽冷如蛇的眸光,一个凉气从脚底直达头顶,让我不寒而栗。

  下来?去哪?难道他真的是鬼?

  他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抚摸着我的脸温柔道:“这样才乖,接下来可能有点疼,你要忍耐一下。”

  他温柔的声音让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我试图推开他,眼睛忽然变的沉重起来。后来我竟然失去意识,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知。

  第二天,我是被电话吵醒的,睁开酸涩的双眼,昨夜的画面快速回放,我忙掀开被子看自己的身体,当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的时候,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昨夜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的发生的!

  可是那个男人是谁?

  我拿着手机翻看昨天的聊天记录,一切都是真的,除了那个消失了的男人。

  在我沉思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我忙接通电话,“妈。”

  “明天就开学了,你早点去学校,妈妈和爸爸暂时还不回来,生活费妈妈会打到你的卡上。”妈妈温柔的声音响起,让我冰冷的心脏慢慢回暖。

  “我知道了妈。”我笑着道。

  “好,那我先挂了。”妈妈轻笑一声,挂断电话。我深吸一口气,我捡起地上的衣服穿起来。

  走出酒店,迎面走来一个老头,手里拎着蛇皮袋,头发花白,眸子却不像普通老人那么浑浊,反而是透亮的,鹰钩般的鼻子,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多了一些阴翳,看见我,他脸色遽然一变,往后退了几步摇头道:“姑娘,你被鬼缠上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我瞬间就想到昨晚的画面,难道那个男人真的是……鬼……

  那也就是说,老娘被一个鬼给……

  此时我心里又羞又恼,更多的却是害怕,我想立马走人,可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傅,你说清楚一点,我会怎么样?”

  见我靠近,老头惊恐的退后几步朝我摆手摇头,低头瞄了一眼我的手腕,惋惜道:“已经晚了。”

  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什么叫已经晚了?低头看着他刚才看的手腕,上面居然有一只红色的手链,怎么可能,早上我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呢。

  我连忙想要褪下手链,却发现手链的内芯是一个铁环,刚好卡在手腕上,要弄下来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把我手剁掉,二是把手链弄断,显然现在哪个都行不通。

  想到作晚那个人冰凉的手和冰凉的气息,我就觉得毛骨悚然。我抬头还想说什么,却发现老头已经走远了。

  我忙追上去,他惊恐的目光中透出几丝愤怒,说道:“当我没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完,他健步如飞的跑远,活像见了鬼似得。

  肯定是个骗人的神棍,这年头骗子到处都是。

  虽然我也不太相信,可还是这么安慰自己,我回家收拾好行李,去了学校。

  到了学校,已经是下午六点,看着暗下来的天空,我整个人都有些疲惫,缓缓的拖着行李回到寝室。

  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将行李放下,感觉肚子空荡荡的便走出去买东西吃,走到门口,就听到有人喊道:“快跳啊,快跳啊,你都说了多少次要跳楼,现在大家都看着呢,你就是一个胆小鬼!”语气恶毒,阴狠,声音是从头上传来的,我走到外面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短发的女生站在天台,看不清表情。

第2章 为什么是我

  后面的女生双手抱胸,继续道:“你特么就是一个胆小鬼,有本事你就跳啊!”

  那个女生我认识,平时沉默寡言,胆子也很小,经常被她们同寝室的女生欺负。

  “不要逼我,你不要逼我!”女生靠在护栏上,抱紧了自己的头。

  “逼你,我才没这个闲心,是你自己说要跳楼的,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呢。”后面的女生继续说道。

  因为她的话,前面的女生放开头,看了一眼楼下,视线落在我身上,然后直挺挺的看着我,目光里透出几分嗜血的锋芒,嘴角蠕动了几下,然后快速的跨过双腿,纵身一跃。

  我看着一个白色的身影迅速跌落,“嘭!”骨肉和地面相撞的闷声传来,我的心脏遽停,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只觉得浑身僵硬,思维停滞。

  她刚才那个口型,分明是说‘下一个就是我’。

  此时我也顾不上吃饭,回过神来,快速跑回寝室,把门紧紧关上,埋进被子里,似乎这样会让我心里稍微安定一点。

  “啪!”是什么落地的声音,异常清晰,我浑身一抖,掀开被子的衣角,然后我看见了……

  一个满脸是血的披头散发的女生站在我面前,而且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她就是刚才那个跳楼的女生。

  “你能看见我对不对?”她忽然说话了,被摔烂的嘴巴一动,骨肉和血不断往下落,她抬手摸了一把,猩红的血肉沾了她一手,“啊!”她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呢喃道:“这是什么,什么东西?”

  随着她失控的表情,房间里阴风乍起,她沾染着血色的头发在空中飞舞,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再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朦胧中,我感觉有人在我身边,勉力睁开双眼,入目的又是骆景宸,他坐在我身边,目光中透露出些许暧昧,他的手在我身上游走着,每过一处,我全身的鸡皮疙瘩就忍不住起来,但我还是不能动弹,就像是被冰冻过的死鱼一样。

  他并不在意我的反应,继续挑逗,我浑身开始打颤,想要说话,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身材还不错,继续保持。”他语气多了几分玩味,戏谑。我的脸一下滚烫起来,恨不得咬死他,奈何不能动,只能任由他在我身上肆意妄为。

  隔着这么近的距离,一双狭长的眸子此时泛着得意的光芒,就这么盯着我,鼻子又直又挺,薄薄的唇紧抿着,唇色很苍白,一丝血色都没有,一头微长的头发遮住他的眉毛,显得神秘又诡异。

  见我看他,他又说道:“好看吗?今天对你做的这些,全当是你还债了,那个女鬼我替你解决了。”

  说完,他朝我眨眨眼,我心神一晃,顿时晕了过去。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入目之处,一切和昨天无异,我揉了揉双眼,昨夜惊恐的片段一一略过,却很模糊,让人分不清是不是梦。

  我拍拍自己的脸,难道是我做梦了?而且还特么的是春梦。

  “尽然,你醒了?”小锦嘴里含着牙刷,声音模糊不清,头上那两个冲天辫很是抢镜,清秀的脸上还挂着一丝睡意。

  我定了定神,掀开被子下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依稀记得昨晚我回来的时候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大概十二点吧,你为什么睡的那么死,不知道昨天晚上学校里出事儿了吗?那个林晓晓自杀了。”她继续刷着牙,白色的泡沫粘了一嘴,我忽然想到昨晚那个恶心的画面,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

  “自杀了?”我低声呢喃了一句,脑子里一片空白,看来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的。

  小锦喝了一口水然后吐出,再道:“不过没什么,警方已经结案了,虽然有些蹊跷,可是不管咱的事儿,还是别去蹚浑水。反倒是你,尽然,我昨晚回来的时候,看你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一副见鬼的样子,你丫什么时候也这么胆小了?你看到林晓晓跳楼了吗?”

  说到见鬼,我脸色不自然的一僵,连忙否认,强笑道:“没有啊,估计是做噩梦了,青天白日的哪儿来的鬼,不过林晓晓死的挺可惜的。”

  说着我拿着自己牙刷挤了牙膏开始刷牙,心里思量,听说林晓晓宿舍里有人家庭背景很深,所以警方才这么快结案吧。

  小锦忽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咋乎乎道:“是挺可惜,不过,昨晚我回来的时候是十二点啊,据说鬼魂最容易出没的时候了,你快说,到底有没有见到?”说着她还不怀好意的用屁股撞了我一下。

  小锦的胆子特别大,喜欢一切和灵异有关的东西,只要听说这样的事,根本停不下来。她头上绑着那两个冲天辫,也据说是可以驱邪避祸。

  我稳定自己的身体拿开她的手,不自然道:“哪儿来的鬼,你灵异小说看多了吧,快去上课吧。”说完,昨夜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让我刷牙的动作缓慢下来。

  “再见。”

  小锦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嘭!”的关门声袭来,我抬头看了看寝室里面,小锦已经走了。

  寝室里再次只剩我一个人,我将牙杯放好,正准备去拿毛巾,却见一道残影迅速飘过,我整个人愣在原地,动弹不得。

  “哗!”突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僵硬的回头,水龙头竟然流出了血水,不是红墨水一般的血水,而是真的和血一样浓稠的东西,浓郁的血腥味直逼我的鼻尖,让我有种想拔腿而逃的冲动,奈何双腿像是被钉住,移动一下都不可能。

  “哗哗哗哗……”水龙头继续流出红色的血,很快,池子就满了,红色的血水从里面溢出来,一点一点积攒起来,血水流淌到我穿着拖鞋的脚下,然后一点一点加深,渐渐的漫过我的膝盖并且还有往上的趋势。

  被血水浸泡的双腿已经麻木,其他的地方布满密密麻麻的冷汗和鸡皮疙瘩,冷汗顺着脊背一滴一滴往下留着。

  “咕噜咕噜!”血水中冒出一个个红色的泡泡,我低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里面似乎有什么在游动着,我的身体遽然一僵,因为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抓住我的脚踝,那仿佛是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握住我的脚踝后一点一点往上移动着,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勉强动了一下,然后我发现水流声没有了,地上的血也没有了,连脚踝上的手也消失不见,刚才的一切宛如一个梦,唯有后背的汗水在提醒我,这不是梦。

  “尽然。”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我下意识的侧头,就看到一张惨白的脸贴着我的脸,正是骆景宸。

  “你要好好听话!”说完,他竟然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耳垂,冰冷且柔软,身体在僵住的同时,还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有点痒,还有点难受。

  “你要为我生个孩子,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到下面团聚了。”他的呼吸冰凉而缓慢,似乎还带着讥笑,虽然此时我心里遽然升起一团怒火,生孩子这事儿也找我?生了孩子一起下去团聚,你特码是脑子有包吗?但因为害怕的原因我并没有出口反驳。

  随后他的手不安分的在我身体各处游走,轻柔中带着羞人的霸道,仿佛在欣赏一件古玩一样摆弄着我。

  此时,寝室的门忽然被打开,小锦吃着包子走进来,随口道:“尽然,你怎么还在这里,马上就要上课了。”

  我清晰的感觉到,小锦进来之后,那种感觉瞬间消失不见,我的身体也恢复了自如,我四处看了一圈,哪里还有骆景宸的影子。

  “帮我请个假吧,我有事要出去一趟。”我拿过挂在一边的毛巾擦干脸上的汗水,想到刚才那种令人胆战心惊的感觉,气不打一处来。

  这件事肯定是有蹊跷,尽管那些感觉太真实,我还是有点不信这世上有鬼。

  说起来这件事是因为那天去了酒店而起,我想我应该到那个酒店去查一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证据。既然这一切的噩梦是从那里开始,那么就到这里结束吧。什么男神,见鬼去吧!

  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啊。

  “这才刚开学呢,你出去干嘛?”小锦坐在床上,有些疑惑。

  我没法给她解释,也不想解释,随便把头发梳了一下,快速换好睡衣背着包包就出发了。

  坐上车,一路上我都在想,那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站在酒店门口,我看着头顶大大的招牌,“君豪酒店,就是这里了。”深吸一口气,我走了进去。

  前台一见我,立刻礼貌性的笑道:“小姐,是开房还是找人?”她的眼神微略有点暧昧,想是这样的情况见的多了,但奇怪的是,看到我她一点都不意外,按理来说我前天才来过,她应该有印象才对啊。

  “你不认识我?”我狐疑道。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当然不认识。”

  我心里一凉,怎么可能?或许是她每天接触的人太多了吧。

  “我前天晚上来过这里,而且入住的是502房间,你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略显紧张的问道。

第3章 已死的男神

  她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随即摇头,“小姐,我们这里只有四楼,并没有五楼,更没有502这个房间。”前台小姐耐心的解释。

  我压下心里的不安,要求道:“那你帮我查一下开房记录。”骆景宸家境不错,很多酒店和房地产都有他家入股,谁知道这个酒店又没有呢,人可以撒谎,但是机器是不能的。

  她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将电脑转到我面前,给我看了那天的记录,那天开房的人很多,但偏偏没有骆景宸的名字,也没有那个房间号!

  我无力的靠在前台,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

  回头看了一眼这个酒店,一股凉气直冲脑门,我抱着手臂落荒而逃,却没有看见身后前台小姐那诡异的微笑。想到几天前那个夜晚,我心里的凉气几乎要将我的四肢冻僵。

  坐在回去的车上,我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臂,心里的信念开始崩塌,这世上真的有鬼,不仅有鬼,他还缠上我了,让我给他生孩子,想到这里我徒然心凉。

  回到寝室,我随便洗了个澡,木然躺在床上。

  “叮!”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吓得打了一个哆嗦。这里明明没有无线,我也没有开流量,更没有打开微信,它居然自动响起!

  我抱紧自己的身体,只觉得身体寒冷的厉害。

  “咚咚咚!”寝室的门被大力敲响,我下意识的捂紧耳朵,不去理会敲门声。

  “于尽然,你丫在里面偷情啊!”小锦怒骂道。

  听到她的声音,我掀开被子打开门,就见小锦拿着一堆快递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随手将快递丢在一边的床上,然后盯着我道:“尽然,我怎么觉得自从国庆回来之后,你整个人就变得奇怪了?”

  我张了张嘴,正准备解释,却听她又道:“老实交代,是不是国庆期间干什么坏事儿去了?”她的眼里闪着暧昧的光芒,死死盯着我。

  我一把推开她,撇嘴道:“你以为我是你啊!”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想到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我就觉得茫然无助,思绪混乱,我只是一个平凡人,就算有鬼,可是他为什么会缠上我?

  小锦从后面抓住我的肩膀,“喂,你到底怎么了,妞,给爷笑一个?”

  明明是很平常的动作,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样的动作极为不安全,我转身避开她的手,“小锦,我没事。”

  小锦和我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但是还是没有和丁琪的关系好,这样的事,我不会跟丁琪说,就更不会跟她说了。

  “真的没事?”她狐疑的看着我黑黑的眼圈,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关心。

  “真的没事。”我再次确定。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喂?”小锦拿着手机出去,顺带关上门。

  嘭的一声,震得整个房间都抖动起来,我的心跟着一颤,在犹豫自己要不要也出去转转,可是我能去哪儿呢?

  以前我就不怎么爱出门,对这里根本不熟,万一迷路怎么办?

  躺在床上,我拿出手机,却不敢点开。

  “叮!”手机忽的响起,吓了我一跳。

  我抓住差点掉下床的手机,还是点了进去。

  里面是骆景宸的消息,头像上的他面容高冷,一如我记忆中的他。

  视线微微往下移,一行红色的字体出现在我眼中。

  “于尽然,你想我了吗?”是骆景宸发的消息。可特么的不是鬼吗,居然还能玩微信,难道现在微信这么发达,连鬼都普及了?

  不等我回信息,新的信息又发了过来,“那就来下面陪我吧,我一个人在下面好孤单啊。”后面还有一张孤坟的图片,坟头上趴着一个诡异的人影,他眼光冰凉的看着我,看他的脸,竟然跟骆景宸有几分相似,我的手一抖,用力将手机摔了出去,此时我只觉得恐从心生,整张脸因为害怕肌肉都开始扭曲起来。

  手机应声而落,后盖,电池板散落一地。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忽然,我的呼吸停了下来,因为我的耳边吹过一阵热气,我立刻躺倒,用被子将自己蒙住,仿佛这样就能躲避他一般。

  然而下一刻,一只冰冷的手放在我的胸口,轻轻的揉捏起来,“都说女人口是心非,原本我还不信,但是现在,我不得不信了,你看,一见我来就自动躺下了,你还说不想我。”他的语速不快不慢,听在我耳里,打了一身冷战。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只听他又说道:“你说,我该怎么回报你的热情?”最后一个字他故意将声音拖的老长,竟带着一种暧昧的诱惑。

  我想摇头,却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而此时,他的手在我身上游走起来,时轻时重,时缓时慢,带给我一种全新的体验,让从未经历人事的我今日沉浸在他的挑逗里。身体渐渐变得柔软,虽然依旧不能动,但我能感觉得到我身体的变化,恼羞不已。

  我无比厌恶自己的变化,却又无可奈何。

  在他的挑逗中,我竟然舒服的睡了过去,在昏睡前的前一刻,他戏谑道:“看来你还是很喜欢我的爱抚的吗,为什么你的嘴就不能和你的身体一样诚实呢?”

  闻言,我心里怒极,这货欺人太甚,想骂人,却抵挡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梦中,一双手温柔的拂过全身每个地方,像对待最珍贵的艺术品那么小心又仔细,还带着一种探究,一双眼睛就在不远处看着我,那么幽凉,让我心里既害怕又愤怒。

  再次醒来时,寝室里寂静无声,空气中仿佛还弥漫着他刚刚爱抚过的气息。

  黑暗中,我睁开眼睛,除了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看样子小锦真的没有回来,大概真的和她的男朋友约会去了吧。

  我叹了口气,下意识的摸了摸枕头边,并没有摸到自己的手机,这才想到手机被我丢在地上,摸索着起来将四分五裂的手机捡起装回去开机,居然还没有坏,除了外壳有点擦破之外,并没有其他问题。

  就在这时,窗帘飘动起来,一股冷风灌进来,我紧了紧自己的睡衣,走到窗口。

  “叮铃叮铃!”外面的阳台上传来清脆的响声,竟像是风铃的声音,可是我很清楚,我们寝室并没有人喜欢这玩意。

  鼓足勇气,我拉开窗帘,一串红色的风铃挂在头顶,那形状,像极了一个上吊的人,吓得我跌倒在地,就在这个时候,风铃砸响,竟像是一个人的低泣,幽怨而冗长,带着一股阴森森的怨气,十分恐怖。

  我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就在这时,一道影子从楼上慢慢降落,朦朦胧胧,隐隐约约让人看不真切,那道影子一晃,跌落在楼下,落下去的那一刻,一头长发四处飘散,有几缕长发略过我的脸,冰冰凉凉带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就像是在地底埋了很多年挖出来的味道。

  心中的惧意再也盛不下,我双眼一闭,晕倒在地上。

  第二天铃声响起的时候,我睁开眼睛,昨夜的回忆再次涌进脑海。心底猛然一惊,我明明记得我昨晚是晕倒在阳台上的,怎么会在床上?

  就在这时,手机微信的声音响起,我无意识的拿着手机点开,之间上面写道:“尽然,不要睡在阳台上,会生病的,你是想提前下来陪我吗?”

  是骆景宸,是他将我带进来的,他真的会要我的命吗?可是现在又算什么?暂时性的放过我?

  “咚咚咚。”敲门声遽响,我吓的一哆嗦,木然看着寝室门,心提到了嗓子眼。

  现在我就像是惊弓之鸟,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我绷紧神经。

  “尽然,开门。”是小锦的声音,我松了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门,无力坐在床上。

  小锦进门,朝天辫子一抖,将一袋东西丢到我怀里,“给你带的,你最喜欢吃的蒸饺,快吃吧,马上就要上课了。”我没有接住,袋子滚落在地上转了几圈才停下来。

  “尽然,你丫的不对劲啊,你这么失魂落魄的,该不会是……”她暧昧的朝我眨眨眼睛,凑近我耳边小声道:“你该不会没有避孕,中奖了吧?”此时于尽然已经多次感觉到了我的反常。

  这话一出,我浑身的血液遽然冰冻,脸色瞬间煞白,冷汗顺着脸颊滑下,滴落在地上。

  怀孕!

  不,我不会怀孕的,虽然我们发生了那种事,但是他是鬼,我是人,我怎么会怀孕,对,一定不会怀孕的!我在努力安慰着自己。

  “于尽然,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小锦的脸色忽然变得惊恐,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并没有说话,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铃!”上课铃声突然响起,我条件反射的拿出自己的衣服换上。

  恍惚中走到教室,大家都已经到了,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魂不守舍。

  前排的同学在说着什么,她们的声音很小,我并不能听清。

  “你说什么?”一声惊呼乍起,吓了失神的我一跳。

第4章 梦中的婚礼

  “你小声点!”另一个女生忙捂住她的嘴,眼中带着责怪。

  女生点点头,惊恐的低下头。

  接下来她们都没有在说话,我心里却觉得她们说的事并不简单,扯了扯刚才大声说话的女生悄悄问道:“你们刚才在说什么?”看她那么惊慌,应该不是小事吧。

  她看了看同桌的女生,转过头附在我耳边悄声道:“听说洛神死了,而且死的很惨很惨。”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惋惜。

  洛神……洛神就是骆景宸,因为他是大家公认的男神,而且又姓骆,久而久之,大家都叫他洛神了。

  但是他怎么会死?

  如果说以前我心里还带着侥幸,那这一次,我不得不面对事实。

  见我发愣,女生安慰道:“你也别太伤心了,真是可惜了,我们的男神就这么死了”她摇摇头,转了回去。

  第一节课下课,女生坐到我身边来,关切道:“你没事吧?”我和她关系一般,只是平时会说几句话那种,但我们都喜欢洛神。

  “我没事,你知道洛神是怎么死的吗?”她说他死的很惨,会有多惨?

  她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拿出手机翻找起来,很快,她将手机递到我面前指着里面的图片道:“据说是在现场拍的。”

  我低头望去,差点没吐出来。

  只见照片上一片血肉模糊,除了他帅气的脸之外,其他地方都碎成了渣,身上的衣服也碎成了碎片,地上散落着血肉,看起来十分血腥。

  只看了一眼,我忙别过眼去,一颗心如坠冰窖,如果说他真的死了,那么一直在我身边的那个必定是鬼无疑,只是到了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死后缠上我?

  她见我吓得够呛,收起手机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我愣在原地,脑子已经成了浆糊,他给我发的微信,在我耳边说的话,对我的那些挑逗都历历在目,那个时候我虽然害怕,但心里还是带着侥幸的心里的。

  现在,血淋淋的真相就摆在我面前,容不得我不信。

  这一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去的,恍恍惚惚回到寝室,一进门,一股寒气串进我的四肢,冷的我倒吸一口冷气,抬眼望去,地上躺着一个……一个碎尸,一如我白天在前桌女生手机里看到的画面。

  “呕!”我忍不住扶住墙壁干呕起来。

  然而我今天根本没吃东西,什么都吐不出来。

  “女人,这就受不了了。”如此熟悉得声音,我知道他又出现了!

  我低着头,没有勇气在看他一眼。

  突然我的脑海里尽然浮现出他死之前的样子,心里居然会徒出一抹心疼。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更加恼怒起来。

  他深黑色的眸子盯着我的手腕处,嘴角露出之前骇人的讥笑:“嫁给我吧。”

  我低头一看,只见我得手腕上得那个手链发生诡异的红光,似乎要把我吸进去。

  我大惊,胡乱挥着手,似乎这样就能将他赶走。

  忽然,我的手被他抓住,迫使我看着他的眼睛,讥笑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这辈子都逃不了的。”

  我慌乱的摇头,以前我是喜欢过他,可是现在我们人鬼殊途,根本就不可能!

  他凑近我耳边,轻飘飘道:“已经晚了,你已经是我的女人,这辈子都会是我的女人,你明白吗?”

  我再次摇头,他这是霸王条款,现实中就算是结婚了还可以离婚呢,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也没同意做他的女朋友,他凭什么这么说!

  顿时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怒道:“你凭什么?”说起来我算是被他骗的,如果不是他在国庆假期那天晚上约我,我根本不会陷入这样的事情里面。

  他冷笑一声,捧着我的脸正视他冰冷的眸光,性感好看的嘴唇一张一合,“因为你喜欢我啊。”

  话落,我整个人愣在原地,所以一切的缘由是因为我喜欢他吗?

  曾经我从没有想过,喜欢一个人都有错。

  他看着我呆若木鸡的神情,笑了一下:“呵,我可以给你时间接受你已经是我的人的事实。”话落,我的手一轻,他消失在我身边。

  我无力跌坐在地上,手腕上的手链一阵抖动,发出金属触碰的响声,我一怒,用力想要将手链扯下来,可我越是扯,那个手链就越紧,到最后,它紧紧的勒着我的手腕,差点没把我的手勒断。

  见此,我已然明白,这手链根本就拿不下来。

  得知这真相,我更加崩溃,难道我真的要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成为他家的人?

  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是夜,小锦又没有回来,寝室里又只有我一个人,窗外是呼啸的风声,我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听到那声音,可那声音就像是和我做对一样,一点一点灌入我的耳朵,让我痛苦不堪。

  迷迷糊糊中,我睡了过去。

  梦里,我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嫁衣坐在镜子前,身边站着两个鬼气森森的女人正在为我梳妆,让我更加惊恐的是,她们竟然没有脸,她们就像是用纸糊的人一样,做着机械的事。

  我鼓起勇气四处扫了一眼,却见这里一片阴森,除了我身上的衣服和大门上贴着的喜字之外,其他都是沉闷的黑色,让我几乎连气都出不来。

  “姑娘真是好福气,我们少爷有才有貌,你能嫁给他,真是有福气啊。”外面走进了一个穿着寿衣的女人,一看她脸上的痣,就知道她是媒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开口问道。

  “这里是骆家啊,很快你就会成为骆家的儿媳妇了,这是多少姑娘翘首以盼的呢。”媒婆甩动着手里的纯白的手帕,一手掩住自己的唇笑道。

  我心中大惊,难道她说的骆家就是骆景宸,那个一直缠着我的人。

  想到这里,我就看到镜子里有一个穿着红衣的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正是骆景宸。

  此时,我心中已经不是吃惊,而是惊起一身的冷汗。

  他慢慢渡步到我身边,轻笑着看着我,但我却能从他的表情里看到讽刺,“于尽然,这场婚礼怎么样,你还满意吗?”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无力的靠在椅子的后背上问道。

  “问得好,我想怎么样,当然是想娶你,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你,不过前提是你要听我的话,不然你应该知道后果。”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却带着一股子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会嫁给你!”

  虽然此时此刻我被恐怖袭满全身,但我的情绪仍不受控制的想要反抗。

  他冷笑一声,退后一步冷冷的看着我,随即道:“我倒想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话落,我面前的景物忽然就变了。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儿,阴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冷的我浑身直哆嗦。

  “哗!”一道诡异的声音响起,我忙抬头,就见这里居然是一片坟地,此时每个坟头上面都坐着一个轻飘飘的人影。

  “啊!”我抑制不住的大叫一声,然后所有的鬼齐刷刷的看着我,就像是在看食物一样。

  “居然是个人,还是一个女人!”其中一个鬼淡淡的说道。

  “是啊,不知道她的肉好不好吃?”说着,他的手里就出现一个带着血的头颅,他伸出乌黑的舌头舔了舔,嫌弃道:“不新鲜了,让我尝尝你这个新鲜的怎么样?”

  我心中大骇,脸色更是没有半点血色,惊恐的看着他们,蠕动着嘴唇道:“你们别吃我,别吃我。”

  比起被他们吃掉,我宁愿嫁给骆景宸,至少我还是完整的。

  “哼,那可由不得你。老二,去把她的腿给我撕下来,我要好好尝尝。”我心头大惊,抬腿就想逃,但我的双腿却像是生了根,怎么也跑不动,就在这时,一只冰冷入骨的手抓住我的双腿,用力一拉,我整个人失去重力重重摔倒在地上,下一刻,所有的恶鬼围过来,眼神戏谑的看着我。

  “不!”我大喊一声,顿时睁开眼睛,这才发现我躺在床上,也就是说刚才的一切都是梦。

  我摸了摸自己的双腿,还在,还在,我呼出一口气,摊到在床上,回想着梦里的一起,那么真实,真实的让我以为那就是现实。

  寝室的门忽然被推开,小锦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尽然,听说今天外面有庙会,我们出去玩玩怎么样?”

  佛堂?

  我愣了一下,立刻点头。

  鬼向来怕这些东西,只要我去拜了佛,它们就不会缠着我了。

  ……

  刚好我今天也没课,出了学校,我们打了一个车直奔今天的主场,清宁寺庙。

  这是这里最有名的寺庙,据说里面有一个很有名的大师。如果是以前的我,肯定不会信,但现在我只能病急乱投医。

  小锦一路四处看着,时不时发表一下意见。

  我沉默着走到大堂,正准备拿香,却见一个小孩子从我面前经过,小小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就像是失了魂魄的人一样。

  我心中大惊,回头望去,却见所有的人都和那个孩子一样,而我身边一直跟我说话的小锦已经不见了身影,我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男神不是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男神不是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非常医仙16章

    原标题:非常医仙16章小说名称:非常医仙都解决了“我是林大宝,林广山的儿子。”林大宝看着他那德行,就气不打一处来。“林大宝,你从监狱里放出来了?”林大宝冷笑一声,”怎么,我放出来,你不高兴吗?““啊不是不是,你今天到底想干啥?”许大柱逞强道。林大宝知道在他眼里,能进监狱的都不是一般人,再说林大宝是以故意伤害罪进监狱的,更让他忌惮几分。“想干啥你还不知道吗?别在那装了,你自己对许昕做了什么你还不清楚吗?”“那是我家的事,你一个外人管得着吗?”他狡辩道。“我就他妈管得着了,怎么着,这里是十万块,以后

  • 我的小姨16章

    原标题:我的小姨16章书名:我的小姨解决这个时候,那名走在最前面的花吻蜘蛛却是冷笑了一声,一步朝前踏出,直接一刀就朝我的小腹捅去,这一刀,他并不是要我的命,只是要重伤我。“啊……”林美欣等人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来真的,说捅就捅,一点都不含糊,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小姨更是想要本能的拉扯我,可是我不仅没有朝后退去,反而又朝前踏出了一步。“小凡……”在小姨的惊呼声中,我一把抓住了那人握刀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拧,那人的手腕吃痛,手中的小刀被我一把抓在手中,然后在众人惊愣的目光中,一刀插在了那人的肩头……“嗤”

  • 爱上你爱上寂寞16章

    原标题:爱上你爱上寂寞16章小说名:爱上你爱上寂寞第16章自己惹了不痛快叶思寒看向林文森,脸上的笑容淡去,不卑不亢的回答,“对不起!先生的要求叶思寒不能满足!”“什么意思?”林文森眸色开始变冷,寒意开始蔓延。“叶思寒的工作并没有哺酒表演这一项,先生想要看哺酒表演,请出门右拐!”“你不想活了?”林文森勃然大怒。这个女人太不识趣了,陆战北和她说话她笑嘻嘻的,可是对他却表现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她真以为她是什么香饽饽?。“这是要干什么?恼羞成怒啊?”陆战北在一旁冷笑一声。叶思寒对林文森的态度让他愉快极

  • 就是要你爱上我16章

    原标题:就是要你爱上我16章小说名称:就是要你爱上我第16章更可靠的靠山书房里。“子瑶,你跟非凡结婚五年了吧?五年了,我想抱孙子的心情,你应该明白,也该理解,所以平时,我这个做婆婆的,对你难免会苛刻了些。”姜小凤强行挤出一抹微笑,季子瑶暗暗冷哼。只是苛刻了些?“你看你跟非凡闹成这样,对你们……对顾家都不好。”姜小凤说着,叹了一声:“是,非凡这孩子,在外面确实……可是你也应该理解他,明明有老婆,却摸不得碰不得,他又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不管换成哪个男人,都忍受不了,对不对?”呵,能够在顾家稳座长媳位置

  • 因为遇见你16章

    原标题:因为遇见你16章小说名:因为遇见你016陆总在等您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眼睛一闭上,就看到了陆正歧头破血流的样子,顿时睡意全无。于是我就这么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看了一夜。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我觉得眼睛有些刺痛,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不一会儿重重的合上,还没有几分钟,就听到了敲门声。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床,门一打开,陆正歧站在门口,面色不善,质问道,“早饭呢?”我一脸茫然,陆正歧直直的看着我,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我才回过神来,“我……对不起,我忘记了。”陆正歧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手表,说

  • 偏偏喜欢你16章

    原标题:偏偏喜欢你16章书名:偏偏喜欢你第16章:哪怕百分之一我都赌医生为难道:“简小姐,我早就做好手术的准备了,不过……刚刚我给您舅舅那边打了电话,他们拒绝了支付手术费,如果你能现在交费,我立马就给病人做手术。”简家的情况医生也清楚,昂贵的医药费一直都是简清风给支付的,病人的女人还是个大学生,哪里有什么支付能力。简沫脸色一白:“要多少手术费?”“三十万。”她瞬间觉得天快要塌下来,三十万不是个小数目,她身上三千都没有,更何况是三十万?“沫沫,我有三万积蓄,你先拿去交费,医生,这样可以吗?先帮伯母

  • 此生与你不相逢16章

    原标题:此生与你不相逢16章小说名字:此生与你不相逢第16章隐藏的仇恨提到那一个月,叶秋仿佛陷入了什么痛苦的回忆里。她一把拽住顾凌桓的衣角,咬牙切齿的说道,“得知我和你上床之后,我继父气坏了,把我丢进地窖里关了一个月,我逃跑的时候他还把我的腿打断了,最后是我妈大发慈悲把我救出来的!”听到她的话,顾凌桓的眉头紧皱起来。他一把揪住叶秋的衣领,声音冷得像冰,“就算这样,你也不该诬陷宋岚!”想到因为她的诬陷,他差点把宋岚卖进了风月帝都,他的心居然狠狠抽疼了一下。原来真正阴狠的人不是宋岚,而是他一直护在身

  • 念念不忘16章

    原标题:念念不忘16章小说名:念念不忘第16章孕吐不再担心孩子会被拿掉,陆明歌放松了不少,但是孕期的反应却让她吃不消。“呕!”睡到半夜,她诈尸一样的冲进洗手间,双手撑着马桶边缘,吐到后面只剩下了苦胆水,喉咙里起的血泡破裂,血腥苦涩的味道让她忍不住浑身打颤。霍向年跟进去,见她这么难受,眉头越皱越紧,伸手在她后背处轻轻拍打。“我带你去医院。”他知道怀孕会吐,却没想到这女人会吐成这样子,再这么吐下去,人根本撑不住。“我不去。”难受的劲过去了一点,陆明歌撑着马桶边站起来,拉开了和霍向年的距离。只要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