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武校那些年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12:0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武校那些年

第1章 初入武校

  武校不全是四肢发达的汉子,也有极品的大美女。奇闻网

  比如我们班上的余菲菲,胸大细腰,皮肤白皙如雪,更有一双让人流口水的大长腿,仿佛一掐能掐出水来。

  习武之人嘛,有股子飒爽之风,余菲菲总喜欢穿短裤,长长的头发梳个高高的马尾,迈着雪白大长腿招摇过市。

  尽管让人垂涎三尺,可没人敢欺负她。因为……

  就拿我来说吧!

  我是刚转校来的新生蛋子,报到那天,老师让我自己选个座位。我往下瞅了瞅,只有余菲菲身旁有空位。于是我直接就坐在了她身边。

  当时,周围的同学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也不知为啥,还在窃喜有个特漂亮的同桌。推荐http://www.qi-wen.com/

  可没想到同桌的余菲菲直接一脚把我踹到了地上,然后大长腿踩在我妈给我买的新衣服上,骂道:“你个傻笔,谁允许你坐在这里的?!”

  周围传来哄笑,还有人拍手叫好。当时我就懵了,也不敢反抗,爬起来拿着书包准备换个位置。

  但余菲菲又突然逮住我,问我会不会写作业?

  我点点头,自豪地说我在以前的学校可是尖子生,要不是得罪了……

  余菲菲没空听我废话,细细的胳膊也不知会啥有那么大的力气,直接就把我按在了板凳上,开心地笑道说:“那你就坐这吧,以后帮我写作业。”

  自那之后,我总要做两份作业,有时候被老师发现了,摄于对余菲菲的淫。威,我还只能承认是我抄余菲菲的。

  文化课就罢了,练功课才惨!

  余菲菲要我做她的对手。说是对手,其实就是人肉沙包!

  我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被同学们嘲笑,连老师都看不起我,说我连一个女的都比不过,还配说自个儿是个男生?

  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了,在余菲菲出拳的时候,躲开了,并在她肩上推了一掌。阅读qi-wen.com

  余菲菲踉跄后退了几步,有些吃惊地看了我,然后呵呵笑道说:“林柯,你特么的有种!”

  这天下课后,我被班上的李蛮带到了后山,一伙人往我身上招呼,还在我身上吐口水,骂我臭傻笔。

  三番两次支护,我忍不住了,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哭。实在憋不住了,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我妈正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干活,机械声嘎啦嘎啦的响,她问我道:“小枫,是不是钱不够用了,等妈拿了加班费,就给你送过去……”

  听着我妈疲惫的声音,我咬着拳头,不敢哭出来,他们为了给我转校,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那天之后,我不敢再还手了,看见李蛮他们也低着头,因为我知道李蛮喜欢余菲菲。

  有时候,李蛮会叫我去给他买烟或者买可乐,钱不够就从我身上翻,导致我经常吃不饱饿肚子。

  有天上自习课的时候,余菲菲把腿架在了我的身上,让我给她捏捏。网站http://www.qi-wen.com/

  练功的女孩子,腿上没有一丝赘肉,晶莹如雪,白的令我直晃眼。

  我吞了口口水,准备给她捏捏,可还没等我的手碰到她,余菲菲突然作出惊吓状,大叫道:“林枫,手往哪放呢,你特么不是人!”

  周围的同学立马看过来,眼神中有鄙夷,有不屑,还有怒火……

  李蛮直接扑了过来,把我摔在地上,狠狠地揍。

  班上的同学没有一个站出来拉架的,反而都在呐喊助威。

  我抱着头,不敢还手,心想等他们打累了,自然就不会打了。

  可这次没有那么简单,李蛮不知道哪来的火气,拼了命地往我身上 招呼,仿佛多打我一拳,余菲菲就会多看他一眼。

  最后,倒是余菲菲发话了:“够了李蛮!你还想把他打废了?”

  我心里有些感动,抬头看了余菲菲一眼,心想毕竟是同桌,还是有点同学之情的。

  可是谁知,余菲菲的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神色,笑着说:“你把他打坏了,谁给我写作业,谁给我捏腿?”

  李蛮愣了一下,踩在我身上走到余菲菲身边坐下,献媚说:“我来给你捏腿呀!”

  啪的一声!

  余菲菲直接给了李蛮一巴掌,说:“你特么算那根葱,老娘的事要你管?赶紧滚!”

  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甩了一个耳刮子,李蛮的脸色很难看,却也不敢对余菲菲怎么样,因为余菲菲大有来头。武校那些年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我听说了,余菲菲有个哥,是校外的混混头子……

  李蛮不敢对余菲菲怎么样,自然而然就把气撒在了我身上。

  等到练功课的时候,等老师走了,李蛮带着几个人把我拖到了角落里,他们的手里都拿着家伙。

  在他们手里,有练功用的少林棍,有大片刀。大片刀虽然没开锋只是用来练功的,但是那玩意儿抽在身上,跟断了骨头一样疼……

  李蛮歪着嘴,恶狠狠地一脚踩在我的脸上,吐了口唾沫说:“你特么的傻笔玩意儿,害的我在菲菲面前出手丑,老子非给你点教训不可!”

  说罢,一大片刀直接抽在我的腰上,我疼的猛地颤抖了一下,感觉腰都要断了。

  少林棍狠狠地砸在我的两条大腿上,直到砸断了两根。

  李蛮揪着我的头发,把我上半身提溜了起来,冷笑道:“叫句李爷爷来听听,老子今天就放了你!”

  我紧紧的闭着嘴,不肯丢了最后的自尊,抱着头,只希望老师能快点来。

  李蛮见我不肯服软,重重地把我摔在了地上。武校那些年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砰的一声!我的头撞在硬邦邦的地上,顿时磕出了血,我的脑袋感觉七荤八素的。

  一群人又对我拳打脚踢,好像我就是那沙包,可以随意肆虐。

  李蛮之所以能做我们班的班霸,不是因为他最壮,而是他最狠!见了血也不停手,一拳重过一拳。

  到了最后,我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被两个人架在李蛮面前。李蛮给了我几个耳光之后,粗黑的眉头皱在一起,凶光毕露地说道:“最后给你个机会,快叫爷爷!”

  看着练功房里那些漠视、嘲笑的眼光,我的心不禁沉了下去。没人来替我解围,没人来劝架……

  李蛮看我有些认怂了,有些得意,接过一根打断的少林棍,握在手里,对着我的脑袋比划了几下。

  我的心彻底沉到了冰底,泪水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夺眶而出。

  之前被欺负,我虽然不敢吭声,也不敢反抗,但我依然坚守着最后的防线,因为那是男人的尊严……

  可是,这次真的不成了,如果我不答应李蛮,不服这个软的话,我的脑袋就会开花。我不敢住院,因为我根本住不起,我的脑袋要用来读书的,我要出人头地才能报答为我累死累活的父母……

  我任由眼泪在我脸上流淌,我张开嘴巴,准备喊出那两个屈辱的字……

第2章 救星

  “住手!”

  一声娇喝,将那两个字塞回了我的嘴里,也保住了我最后的尊严。

  我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瘦瘦小小,脸色泛黄的女生站在练功房里,她明明全身都在发抖,却偏偏昂着头看着李蛮他们,颤抖着说:“你们太过分了,快放了他!”

  李蛮他们愣了两秒,突然爆笑道:“原来是丑小鸭啊,怎么的,你喜欢这个傻笔?”

  那个被叫做丑小鸭的女生捏着雪白的校服,涨红了脸,好半天才说:“你们快放了他,不然我就去报告老师了!”

  李蛮使了个眼色,有人把练功房的门关上了。他转头瞄着另一边的余菲菲。

  余菲菲在胸前插着手,冷眼旁观着。李蛮发现她在看着这边,便耍威风道:“黄小丫,如果你承认喜欢这个傻笔,我就放了他!”

  话音刚落,练功房里顿时哄堂大笑。

  那个叫做黄小丫的女生脸红红的,慢慢低下了头……

  我绝望了,抱着头,缩起了身子。

  李蛮呵呵冷笑两声,举起了手里的少林棍,就在我准备脑袋开花的时候……

  “黄小丫,喜欢,林枫!”

  一道颤抖的娇音久久回荡在练功房里,我感觉脑袋里闪过一道霹雳闪电,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全场没人说话,噤若寒蝉。

  李蛮也愣了一下,然后骂了一声傻笔,手上的少林棍又朝我落了下来……

  余菲菲直接冲了过来,飞起一个回旋踢,直接踢在李蛮胸口上,冷冷地看着捂着胸口的李蛮说:“男的说话要算话!”

  说完,余菲菲转头瞥了一眼地上的我,摇摇头走了。

  这会儿刚好下课铃响了,李蛮他们都离开了。我挣扎地坐了起来。

  “很疼吧?”黄小丫蹲在我身边,关心的问道。

  我咧咧嘴想对她笑笑,好展示我男子汉风范,却没想到牵动了嘴角的伤势,疼的我直抽气。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我由衷地对黄小丫说道。

  黄小丫摇摇头,让我坐着等等,说完就跑了。等她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些酒精和红花油。

  我全身是伤,根本就抬不起手,黄小丫脸红红的,小声说道:“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擦药。”

  等我脱了上衣,黄小丫帮我仔细地涂上药水。我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疼,心里却暖暖的。

  黄小丫一边给我擦药,一边对我说:“你这么瘦,打不过他们的。话说,你怎么会来咱们武校……”

  我叹口气,说:“我在原来的学校被人欺负了,忍不住还了一拳,把他眼睛打坏了,他爸是教育局的,所以我就……”

  给我擦完药后,黄小丫扶我回了宿舍。

  练功房的事儿过后,我以为所有的事儿就算结了,没想到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学校的人开始传我和黄小丫的风言风语,说的可难听了,说那什么配狗,天长地久。

  我脸皮厚,习惯了忍气吞声,也就没什么。但是黄小丫不行,有几次我在食堂见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睛都哭得跟一水蜜桃似的。

  李蛮那些人很混蛋,在同学面前,指着黄小丫就嘲笑她,说她贱,主动追汉子。

  更过分的是,有次李蛮故意撞掉了黄小丫的餐盒,踩着地上的饭菜,昂着头嬉笑着。

  黄小丫蹲在地上,一把一把地把脏兮兮的饭菜抓回饭盒,然后默默的走掉。

  我看着李蛮他们肆无忌惮地大笑着,松开了拳头,转身朝黄小丫追了出去,想把我的饭给她吃。

  “黄小丫,等等我……”

  外面正下着大雨中,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起来的时候看不见黄小丫的身影了。

  雨水猛烈的拍打在我的脸上,灰蒙蒙的天空闪过一道闪电,接着雷声大作。

  跟个木头人似的,站在雨中,我的心如刀割,觉得自己真是个没用的窝囊废,妄为男子汉。因为一直以来,我都不敢抬起头来,不能守护我在乎的人……

  突然想起了我爸我妈,他们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工人,在社会上没有关系没有地位,但是在得罪了教育局的干部后,依旧不肯低头,维护着我的尊严。

  我被原来学校开除的时候,我妈抱着我,哭着说:“小柯,这件事我们没错!人穷不能穷志气,男子汉就要顶天立地!我们可以走,但不能退后!”

  那天,我就那样傻傻的站在雨水中,我看着教学楼里来来往往的那些人,心里不甘心地想到:同样是人,为什么他们就能随意把别人踩在脚底下,为什么他们就能不用怕被人欺负,为什么他们能过好的生活……

  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背过的古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不是谁生来就是王者的,要想不被欺负,要想维护自己的尊严,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就要用自己的双手,去拼,去闯,去战斗!

  如果我再浑浑噩噩的过下去,只能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任人欺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乎的人受辱。

  握紧了拳头,我呐喊着在雨中狂奔……

  晚上,我在被窝里回忆着这几年来的点点滴滴,每一个受欺负的片刻,每一个低下头的瞬间,我暗暗发誓,这样的事情,我再也不要有了!

  梦中,我梦到我爸摸着我的头,喃喃细语道:“男儿顶天立地啊,流血不能流眼泪……”

  第二天一大早,我到了教室,拿起书背了了课本。

  余菲菲用笔头捅了捅我,向我拿帮她做的作业。我冷冷地说:“我没有做,以后都不会做了。”

  对于我的话,余菲菲愣了一下,然后不屑地哼了一声,说我不做就拉倒,很多人抢着做。

  上课的时候,余菲菲突然给我递了一张纸条,我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林枫,做我男朋友吧。”

  我转头疑惑的看着她,心想她这又是耍什么把戏。

  余菲菲撇撇嘴,说:“别误会,我只是看你被欺负有点看不下去了,做我男朋友,我以后保你没事。”

  原来在她的眼中,我一个男生已经可怜到需要别的女生来出面保护的地步了?

  心里不是滋味儿,但我看着余菲菲不像是戏谑的脸,还是有点感激的说道:“谢谢了,但是我不需要。”

  余菲菲好像没想到我会拒绝她,恼羞成怒的把纸条给扔了出去,骂道:“你不要后悔,以后你求老娘,老娘也不会管了,爱死哪死哪儿去!”

  我捧起叔继续背课文,过了几分钟,脑袋上突然重重地遭了一击!

  李蛮一手拿着砖块似的新华字典,一手拿着那张被余菲菲扔掉的纸条,喘着粗气,瞪着我说:“林柯,被打得不够是吧?敢骚扰我们菲菲,你特么的有种!”

  说把,他又把书上的新华字典往我脑袋上砸。

  我侧头躲开了。李蛮愣了半秒钟,呲牙道:“你特么一个孬种也敢躲了?!”

  这会儿刚好班主任来了,李蛮稍微收敛了一下,放下新华字典,低声对我说:“放学后后山见,敢不来的话,我明天就打断你的腿!”

第3章 忍无可忍

  中午去食堂吃午餐,又碰见黄小丫了。

  她低着头,端着饭盒避开其他同学,往角落走去。

  李蛮恰好经过,瞅了一眼我,再看黄小丫,嘴角勾起一道邪气的弧线……

  他站到餐桌上,把饭盒敲得砰砰响,大声嚷嚷着:“看啊看啊,林柯和黄小牙在一起了,他们就是传说中那什么配狗,我们祝他们天长地久……”

  说罢,他故技重施,蛮横地将黄小牙的饭盒打翻在地,哈哈大笑着。

  黄小牙蹲了下去,把头埋得低低的,我清楚的看到两滴泪水滑落。

  那一刻,我心里的某处压抑许久的愤怒,开始蠢蠢欲动……

  我推开围观的人群,走到黄小牙的身边,把她捞了起来,护在自己的身后,狠狠的瞪着李蛮。

  李蛮从餐桌上跳下来,将黏糊糊的热汤往我脸上泼,我没躲,因为 我躲了热汤就会洒到黄小丫的身上。

  上一次,你用你廋弱的身躯维护了我最后的尊严,那么这一次,就让我这个男生来保护你吧……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汤汁,从黄小丫的手里拿过一把金属的汤勺,将尖利的一面向外,紧紧地握在手里。

  “看个毛,你个傻笔也敢瞪老子?!”

  李蛮拔起一脚,狠狠地踹在我的腰上。

  我冷不丁地挨了一脚,触发了腰上的旧伤,疼得我忍不住就要蹲下去。

  可是这次我没有蹲下去,因为我知道,如果还想以往那样做个缩头乌龟的话,这辈子可能都抬不起头来了。

  尽管疼的我直吸凉气,但我依旧挺止了腰板,将头昂的高高的。

  不是没有想过,如果我走上另外一条路,我的生活可能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生活从此会变得非常的艰难。

  但是我不后悔!既然决定了不再软弱,不再低头,那么要做,就要做强的那个人!

  “草,傻逼今天没吃药吧!”

  李蛮被我瞪得很不爽,举起拳头狠狠地朝我脸上砸了过来。

  练功课的时候我偷偷观察过,李蛮他的路子我清楚,走的是势大力沉的那一种,威猛有余,但变化不足。

  而我练功不久,身材廋弱,唯一的优势就在灵巧上。

  但躲是躲不过的,一味的忍让逃不过被人踩在脚下的命运。

  打不过对方的时候,那就比谁更狠!

  我侧头躲过李蛮的重拳,快速绕到他的身侧,趁着他出拳收势不住的时候,握着手里的汤勺,用我最大的力气往他脖子上扎过去。

  但是李蛮来武校两年了,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功夫底子,他在我出手 那一刻很快反应了过来,怪叫着往侧面躲了一下。

  汤勺手柄尖头很锋利,划破了李蛮的脖子,飙出一条刺目的红线。

  “我草……啊……”

  李蛮骂了一声后,突然感觉不对劲,往自己脖子上摸了一把,手上全是殷红一片。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出手,还见了红,说不紧张不害怕那是唬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后悔,反而觉得就该这样。

  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欺我,我必十倍奉还!

  我握着手中的汤勺,咬着牙朝李蛮走去,李蛮捂着脖子有些慌了,脚下一滑,摔在地上。

  “林枫,你特么吃错药了?!”李蛮不断后退着。

  我冲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子,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把他那样一个彪形壮小伙儿提在手里,另一只手握着汤勺手柄,抵在了他的脖子处。

  “你……你想干什么?”李蛮开始结巴了。

  我喘着粗气,对他说:“向黄小丫道歉!”

  李蛮愣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黄小丫。我以为他要开口道歉,谁知道他耍了个心眼,趁我有些放松,拔起一腿踢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往后摔了一个踉跄,连手里的汤勺也掉了,李蛮大叫一声:“哥几个,给我干!”

  李蛮是学校的老油条,几个小弟还是有的,他话音刚落,从微观的人群里冲出四五个练家子,狠狠地往我身上招呼。

  放在以前,面对这样的局面,我的反应是抱着头,然后躺在地上,像一只鸵鸟一样不敢抬起头来。

  但是今天,我没有躲,任凭周围的拳打脚踢,如狂风暴雨般打在我的身上,我依旧大吼着勇往直前。

  以前我喜欢读三国,知道对方人多势众的时候,唯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擒贼先擒王!只要把贼头斩下马,那些游兵散勇就会一哄而散!

  我身上挂着四五个人,怒吼着冲到李蛮的面前,两只手死死的扣住他的肩膀,用自己的头跟他的头硬碰硬。

  砰砰砰!啊啊啊!

  李蛮用拳头一直狠狠地捶打我的肚子,想把我推开,但我尽管腹中被捣得翻江倒海,依旧没有放手,直到脑袋被撞地七荤八素。

  李蛮的脑门上被我磕出了血,加上他脖子上,上半身都快染红了……

  食堂里围观的同学们有人大喊:“林枫疯了,快去叫老师啊!”

  接着,就有人跑出了食堂,去报告老师了。其实不用他们打报告,老师迟早也会来的,毕竟食堂是公众场合。

  我知道老师就快来了,手上更加一把力,揪着李蛮的头发,另一只手按着他脖子上的伤口,让他疼的哭天叫地的。

  “你到底道不道歉!”我瞪着眼,大声地吼道。

  李蛮疼的脸都在抖,不敢迎视我的目光,转向黄小丫,飞快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错了!”

  我松开手,倒退几步,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心里莫名地爽……

  训导处的王老师来了,看见有人斗殴,还流血了,那张马脸一下子就黑了起来,让练功课的老师把我们几个送到医务室包扎后,就带到了训导处。

  这样恶劣的打架事件,放在普通的高中,就算不被开除,至少也要记一次大过,但是这里是武校,自然不一样。

  在武校,有一则名言:打架不流血的不叫打架!

  在训导处,王老师瞅了我一眼,眼中有些怀疑的神色,问我说:“听他们说,就是你把李蛮打成这样的?”

  我转头看了一眼李蛮,见他头和脖子被包地跟一个木乃伊似的,生出一计。

  赶紧装出很害怕的样子,我故意露出害怕的表情,结巴道:“是的……老师,就是我,是我不小心把他打成这样子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老王的眼睛眯了起来,审视的目光在我和李蛮两者之间游走。

  砰!老王吼道:“你说什么胡话!你刚来武校不久,李蛮都来了两 年,你那么瘦,李蛮壮地跟一牛犊子似的,你能把他打成这样?”

  我吓故意装出很委屈的样子,但嘴上却说:“是真的,就是我干的……”

  李蛮梗着脖子,指着我道:“没错,就是林柯,王老师开除他!”

  砰!老王彻底怒了,瞪着李蛮,吼道:“李蛮你惹的事儿还少吗!总是欺负同学,以为老师每次都会纵容你吗?!林枫怎么可能打得过你?肯定是你逼迫他承认的,以为我看不出来!”

  李蛮目瞪口呆地看着老王,指指自己又指指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我很争气的挤出几滴眼泪,把头埋得低低的。因为不敢让老王看到我此时的表情啊,我其实在笑……

  最后,老王给李蛮做出了记一次小过的处分,并且罚他伤好之后打扫一周的练功房。

  临出训导处的时候,老王突然把我拉住了,单独把我留了下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林枫,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你是个好学生,不要跟那些人搅在一起,好好读书争取考上好的大学,做个文武双全的祖国栋梁……”

第4章 岚姐

  老王的话,在我心里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我差点被那种某明的快感迷失了心智……用拳头说话是我的手段,但不是我的目的,我想要出人头地的话,就要时刻保持一颗清明的内心……

  回到教室的时候,余菲菲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林枫你可以啊,我都听说了,你让李蛮那个二百五吃了不少苦头,还在训导处吃了一个瘪。现在一定很爽吧?”

  我打开课本开始温书,摇摇头,说:“这都是李蛮先惹我的。”

  说罢,我不想跟她浪费时间,捧起书就读。余菲菲用手指捅了我几下,说又事要对我说,见我没反应后,就哼了一声,说:“不听拉倒!吃了亏别来找我!”

  其实我虽然表面上装作无所谓,但心里还是有所担心的。

  因为李蛮有个师兄,叫做何龙刚,他是高年级的学员,得过省里的拳术分项冠军。听说何龙刚后来因为替人做打手,进了局子后被武协禁赛了,现在整天混在武校,还有半年不到就毕业了。

  武校其实就是一个小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所谓的派系、团体,也自然就有各种大哥。

  何龙刚就是李蛮他们的大哥,听说满身的坏毛病,处事心狠手辣,只要有钱孝敬他,他什么事都敢干。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余菲菲给了我这么个机会,让我跟着她,靠她在外面混的亲哥罩,但我没有答应,因为我是有我的底线的,我的底线就是不拿女人当挡箭牌。

  接下来的几天,李蛮没有找我的麻烦,但是他总是冷冷的盯着我,眼神仿佛要杀了我。我知道他一定会报复我的,只不过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而已。

  武校周末是不上课的,但有无事不能外出的校禁。可校禁就是一个笑话,那堵形同虚设围墙,肯本挡不住一群青春彭拜的少年。

  每到周末,我都要偷偷翻墙出去的,但是跟其他学院出去上网K歌不同,我溜出学校是为了打工挣钱。

  为了给我转校,家里把积蓄都给花光了,我爸还把抽了二十年的烟都给戒了。可就算这样,我的伙食费还是不够用。

  这事儿我不敢给爸妈说,怕他们担心,就骗他们说我拿了奖学金。我爸妈都是工人,没有什么多少学校的经历,不然也不会相信学校每个月都有发奖学金。

  我在外面的一家大排档打工,上上菜端端酒,没什么难度,就是苦点累点,每天要忙到凌晨两三点。

  大排档的老板是个女的,看起来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很漂亮,叫做夏岚,我叫她岚姐。

  岚姐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独自一人出来闯荡生活,靠自己的双手开夜宵店。

  听店里其他的员工说,岚姐老家在农村,家里爸爸在矿洞中受伤后高位截瘫,至今卧病在床,妈妈也是体弱大病的根本干不了重活,还 有个亲弟弟,现在在市里读书。岚姐就是为了他弟,才来城里拼命挣钱的。

  知道我的情况后,岚姐对我照顾有加,除了给我发的工资,还会在我为难的时候给我塞钱。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亲姐。

  我到大排档的时候,岚姐正忙活着不亦乐乎,她穿着很朴素,乌黑亮丽的长发在脑后简单的挽成一个髻,穿着紧身的米黄色毛衣,腰间系着一条围裙,穿梭在热闹非凡的夜宵摊中。

  岚姐长着一张古典的鹅蛋脸,虽然总是素面朝天,但依旧显得典雅大方。她唯一的装饰就是耳垂上那对银质的铃铛耳环,走起路来会叮叮当当地响。

  “小枫!你可来了,赶紧来帮忙,今天客人特别多!”岚姐老远就朝着我喊。

  我赶紧跑过去,接过她手里的一箱啤酒,腿脚麻利地送给那桌客人。

  可能是因为在武校开始练功的原因,我感觉我的腿脚越来越灵活了,力气也在变大,一手提着一箱啤酒跑,根本不带喘气。

  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客人渐渐少了,可还有一些年轻的男子在划拳斗酒,通常来说,这些人都是要喝到很晚的。出来做生意的自然不能赶客人,我们只能陪着他们熬到天亮。

  “小枫,累不累啊?”

  岚姐拿着一条毛巾,在我脸上温柔的擦着汗,很舒服,因为毛巾还是温的,这肯定是体贴细心的岚姐用热水泡过的,这样一来可以消毒,而来不容易使人着凉。

  “不累!”我笑着回答道,顺便把学校里的几张语文试卷拿给岚姐,这是岚姐摆脱我的,她从小就喜欢读书,总是想多学点文化知识。

  岚姐接过试卷,开心的神色不言而表。

  “老板娘,再拿一件啤酒来!”最后一桌客人大声喊道。

  “来了!”岚姐答应一声,就提着啤酒出去了。

  过了几分钟,我突然听到外面有争吵声,那几个喝醉了的醉汉哈哈大笑着,而岚姐好像正在求情。

  我赶紧冲了出去,看到一个子弹头正拉扯着岚姐雪白的手腕,另外一只手也不老实,不停地想揩岚姐的油。

  看到这里,我不禁火冒三丈,但是还是压制了心里的怒气,因为子弹头身边还有三四个男子,几乎都是赤精着胳膊,上面雕龙画凤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我陪着笑脸,走过去把岚姐往身后拉。起先那个子弹头还扯着岚姐不放,我就装作漫不经心地捏了一把他手腕上的软筋,这是在练功课上学到的小技巧,可以让对手在短时间内使不上力气。

  那个子弹头哎呀一声就松开了手,我赶紧把岚姐护在身后,客客气气地说道:“几位大哥,我们老板娘有点累了,有什么吩咐就交代我吧。”

  子弹头身边坐着个黄毛,喝酒喝得满脸通红,听到这话,猛地一拍桌子,拽起一只酒瓶子指着我:“你特么算哪根葱,我们飞哥的事儿也敢管?识相的就赶紧滚!”

  岚姐在我身后有些发抖,看这架势,颤抖着声音跟我说:“小枫,你先走开吧,姐能处理的……”

  我刚让开一步,那个子弹头猛地冲过来,双手就抱着岚姐,满是酒气的嘴往岚姐身上凑。

  岚姐惊恐的大叫着,眼睛里已经溢满了泪光,慌慌张张的躲闪着子弹头的欺负。

  店里其他的员工都躲在后厨看戏,根本没有要出头的意思,我知道指望不上他们,看岚姐即将引入虎口,拔起一脚死劲踹在那子弹头的身上,把他蹬地三五不着六。

  一把将岚姐拉过来,护在自己的身后,她想要说些什么,我摇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说有我在不会让她受到欺负的。

  “艹!你小子特么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个子弹头明显是喝大了,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凶神恶煞地瞪着我。

  我知道今天这场架是避免不了的,所以也没有打算再跟他们虚以委蛇,冲那子弹头冷笑了一下,说:“你特么是哪个裤裆里冒出来的,我需要认识你吗?”

武校那些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武校那些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配扶正攻略11章(0011:祸不单行)

    原标题:女配扶正攻略11章(0011:祸不单行)书名:女配扶正攻略0011:祸不单行一经时,是永宁宫的说法,说白了就是抄一篇经的时间;这时间可就没个准儿的,以太皇太后的年纪,抄一篇经,再念念,再抄抄,若是有心来折腾,指不定宁夏就跟原文剧情一样,得在这儿跪上一天了!文里,原主是在石子上跪了一天;宁夏也是跪上一天,可是,原主是干干爽爽的在这儿跪着,宁夏倒好,被人淋了一身,这么又冷又饿的在这儿跪着,她怎么吃的消?跪了一天,北宫荣轩都没出现过,还真是个渣渣,连做做样子帮她求情都不愿意!话又说回来,她才嫁

  • 我让校花喜当妈11章(第十一章 古书)

    原标题:我让校花喜当妈11章(第十一章古书)小说名字:我让校花喜当妈第十一章古书红蜘蛛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吻得更加疯狂,仿佛要把我吞掉一样,在我的把玩之下不断的急促起伏,身体在我另一只手的不断推进之下,不安地扭动着,就像是一条水蛇。这个女人的身体真的很美,也很软,偏偏还一点都不胖,我的手掌贴着她的小腹,那里火热一片,忽然她的肚皮开始跳动。红蜘蛛挺起了腰,像是要让她的肚皮融进我的手掌一样,身体紧紧绷直,由于我们贴得很近,所以我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狠狠地抖动了几下!这女人凶得狠,属于杀人不眨眼的类型

  • 保镖情人11章(011 血红)

    原标题:保镖情人11章(011血红)小说名字:保镖情人011血红朱浩天去了曲江大厦,刚走到十八楼的梦婷服装公司的前台,前台的璐璐就微笑地主动打招呼:“帅哥,徐总让你去她的办公室。”他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就径直朝总经理办公室走了进去,他知道自己这次是九死一生。推开办公室的门时,他见徐梦婷翘着二郎腿坐在座椅上,一副大老板的神情,他试着喊了一声:“徐总!”他也没有想到,昨晚与自己同枕的女人竟成了自己的新老板。徐梦婷翘着嘴角看了他一眼,冷笑的说:“你知道我叫你来干什么吗?”她知道这男人没工作,身上也没钱

  • 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11章(第十一章 这里是办公室)

    原标题: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11章(第十一章这里是办公室)小说名称: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第十一章这里是办公室突然会议厅进来了一个小姑娘,宋梓宁定睛一看,这不就是刚刚周锦现身边的那个小助理吗?“宋小姐,我们总裁要您过去一趟。”小助理脸色红扑扑的,看起来是一路跑回来的。宋梓宁心里百般不愿意,扭头看了一眼老总的眼色,只好无奈的道:“你带我去吧。”“宋梓宁,公司还有事情,我先回去。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老总道。老总见宋梓宁点点头,忧心忡忡的走出了会议厅。助理缓过气来,带着宋

  • 娇妻之殇11章(第11章)

    原标题:娇妻之殇11章(第11章)书名:娇妻之殇第11章“老公,我……我……”“你的身体真的一直都是那么敏感。”“好像是,”有些羞愧的乔静道,“不应该这么敏感的……”“我喜欢。”“老公,你是不是也该午休了啊?”“那就先不视频,回去之后我再好好满足你。”“我可不是那种欲求不满的女人。”说出这话,乔静便中断了视频聊天。发了六个爱心的表情给丈夫后,什么都没穿的乔静仰躺在了床上。在心跳加速的前提下,乔静摸了下那潮湿的地带。看着湿哒哒的手指,乔静都觉得自己的手指有些干。迟疑了下,她用手捂住了那儿,并想让中

  • 豪门小秘书11章(变态,你别碰我!)

    原标题:豪门小秘书11章(变态,你别碰我!)小说名称:豪门小秘书变态,你别碰我!第11节第11章变态,你别碰我!床头上放置了干净的衣服,同前一日被韩希彻撕破的一模一样,时钟已经八点多,向槿诺急忙换好衣服向楼下跑去。在餐桌旁,她找到了正在悠闲地喝着一杯红茶的韩希彻,听到来人的脚步声,韩希彻抬头,“我还以为天不亮你就会醒,看来昨晚你睡得还不错。”“承蒙韩先生招待,不知道什么时候韩先生可以放我回家?”向槿诺并不理会他和略带嘲讽的语气和让自己坐下的手势,冷冷道,“就算只是暂时回家交代一下难道也不可以么?

  • 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11章(第十一章:也是我爸)

    原标题: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11章(第十一章:也是我爸)小说书名: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第十一章:也是我爸君雪棠听着却无声地笑出了眼泪,似乎刚刚收到的所有委屈都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她就这样握着手机,放松自己靠在椅背上,听着那端的暴跳如雷和不间断的无理取闹,过了很久,才哑声说道,“谢谢你,左崇熠!”很万幸,在手术之前,确定君嵘平的脑部肿瘤为良性,只要在手术时切除就不会再有复发的可能。虽然这方面危机解除了,可是血块清除加上肿瘤切除,风险依旧很大。从晚上七点开始,手术整整进行了三个半小时才结束。手术室

  • 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11章(第11章 叫声老公)

    原标题: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11章(第11章叫声老公)小说名: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第11章叫声老公祁望眼底的光从柔和变得冷冽,他看着自己掌中的花儿。她的肌肤白腻如玉,此刻又透着一层嫣红,很是诱人。长发垂落,密密长长的睫毛宛若蝴蝶的翅膀覆在她娇美的脸上。因为他的动作,她的头朝他仰着,润了水的红唇微微张开,惹人遐思。祁望盯着她看了许久,眸底的光越来越幽深,却也越发的迷离。指尖从她的唇瓣上掠过,用略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唇上酥痒的感觉让洛汐有些不适,她下意识的伸出舌尖轻舔了舔,却不知,舔在了祁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