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军门小辣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2:28:4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军门小辣妻
第1章:被叶三少看光

三年前,A市。军门小辣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山村里一家破败的小院子门前,停下了一辆黑色修长的劳斯莱斯房车。

车门推开,叶琛高大料峭的身躯进入到四周驻足看热闹的人群眼中,手工制作的西装包裹着他挺拔修长的身形,如同雕刻般的俊逸脸庞透着叶冽逼人的寒气,一举手一投足皆是唯我独尊的冷叶傲气势。

叶琛皱眉打量着这间土房,沉寂良久才迈开长腿走了进去,刚推开吱呀作响的木门,就听见一道中气十足的娇俏女声,“邱小安!你个杀千刀的混账,敢偷看老娘我洗澡.....”

庄冉站起身,举着装满了水的盆就朝着帘后泼去——

“哗啦啦——”热水四溅。

叶琛被泼了个正着,俊挺的身体僵在原地,散发着骇人的叶厉气息,抬起眼帘死盯着帘子后得意洋洋的曼妙身影。

“告诉你,下次要是再敢偷看老娘洗澡,老娘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庄冉站在木桶里,还不忘记耀武扬威,甩着手里的浴巾,屁颠屁颠的扭动了下腰杆。

却压根没有留意到,外头散发出来的骇人气息,还有那紧紧锁住自己的两道视线。

士可杀,不可辱!

男人眉目一冷,径直伸手,扯下了面前遮挡春光的帘子。版权qi-wen.com

庄冉刚想要没入水中的身子本能的站起,一头秀发扎成了麻花状绕在脑后,光溜溜的身子,凸起的诱人锁骨,玉兔一样的两团雪白……

还有,森林一样的神秘土地。

叶琛的身子明显僵住,目光冷冽到极致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你...你谁啊!”

庄冉被他慑人的目光吓的一屁股跌到了水中,傻眼的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叶琛,感受到他眼神里的杀气。

“邱,邱小安呢?”

好吧,庄冉,你还真是后知后觉,这女孩儿洗澡的地方闯进了别的男人,你还能这么淡然处之?

庄冉倒吸了一口凉气,咽着口水,虎视眈眈的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连咽了三口口水之后,她忽然卯足了劲儿,屁滚尿流的沿着桶的边缘就要翻出去。

“快来人哪!快——”

“闭嘴!”叶琛冷喝了一声,嚣张狂妄的那劲儿,怔的庄冉一愣一愣的。

还真别说,挺管用。

她及时的封住了自己的大嗓门,紧闭着嘴巴,瞪圆了一双美眸看着叶琛。阅读http://www.qi-wen.com/

好半响才想到自己现在还光着身子,面色顿时薰红,敏捷的用两手环住自己的胸部,表情警惕的开口,“我警告你,虽然我长得国色天香,但你若是对我有半点非分之想,我不会放过你的!”

叶琛漆黑的眼瞳叶的惊人,常年波澜不惊的心绪在此时竟然涌起了想要杀人的念头。

他冰冷的视线落在她纤细的脖子上,控制着想一把掐死她的冲动,缓缓的从喉咙最深处挤出两个字,“庄冉?”

“有!”

庄冉下意识的敬了个军礼。

但是随后就意识到了什么,他竟然知道她的名字?这个帅气到逆天的男人居然认识她?

那只有一个可能了!女孩儿的大脑里倏的冒出了一个想法。

庄冉火急火燎的扯下了帘旁挂着的白色毛巾,蹭蹭蹭的将自己给裹了个严严实实,然后屁颠屁颠的爬出了木桶,脸蛋上还凝着点水珠。

她壮着胆子站在叶琛的面前,仔细的打量眼前这个浑身湿透还不失尊贵气质的男人,额前的黑发掩住了他斜飞的剑眉,有几滴晶莹的水珠子顺着他刚硬分明的轮廓躺下,有种惊心动魄的性感。

帅的能甩电视剧里当红男明星一条街的男人!

男色当前,庄冉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咕咚好大一声,清晰可闻,她尴尬的干笑一声,突然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惊喜的睁大眼睛,“你是叶琛,叶家的三少爷?叶大Boss吗?”

第2章:叶少不解风情

一早远在京都苦苦打拼的小姨打电话告诉她今天会有个叫叶琛的男人接她回京都,她以为小姨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叶琛真的出现了在她的面前。

关键是,这丫的也太标致了吧?庄冉险些嘴巴没合拢,口水要流出来了——

“庄冉,你该改名叫装蒜。原文http://www.qi-wen.com/

叶琛黑眸叶然的吐出一句话,然后转身朝黑色的劳斯莱斯走去。

啊?装蒜?

庄冉挑了挑眉,见他要走以为他想撇下她独自离开,连忙把水盆对天一扔,不顾形象的死死抱住他的腿,挤出几滴眼泪,泪眼汪汪的脱口而出,“如果你喜欢这个名字,以后我们的孩子就叫庄蒜。”

他和她的孩子?简直就是胡闹!

屁大点的人竟然都想着子孙后代了,那还得了?

叶琛俊脸一沉,薄唇抿成一条线,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庄冉!放手!”

女孩儿脏兮兮的两手紧紧的扯着他的西裤,原先整齐干整的裤腿上瞬间出现了几道褶皱,还有她留下的爪印,叶琛低头看了一眼,眉头拧的足以挤死一只苍蝇

“叶琛,你答应我老妈要照顾我的,你别不要我啊!你要对我负责啊。”

她最怕的就是这个男人公报私仇,只能咬咬牙,先认错,“刚才的事情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我计较啊!”

庄冉受够了每天和熊孩子挖泥巴掏鸟蛋的日子,好不容易她放养的生活终于要结束了,如果他走了,她还怎么去京都完成她的梦想?

庄冉的老妈是伺候叶家一家人多年的大管家,在十五年前的一次车祸意外中,她奉献了她年轻的性命救了当年还未成年的叶琛,她临终的愿望是希望叶家在庄冉满十八岁后接她去京都上军校学,并照顾庄冉一直到她成婚。

而庄冉十八岁的生日正是昨天。

“我去换衣服!”

叶琛第二次压下想要掐死这疯女人的冲动,一句话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样地。

“哦哦哦,我帮你换啊,当做赔罪好了。奇闻网

庄冉忙不迭的献上自己的忠心,笑的讨好,“你准备了衣服没?不如我去给你拿大伯的衣物换上?”

她不会承认她有想借机揩油的念头。

“不用,我有准备。”叶琛看了一眼她跪在地上抱着自己腿的胳膊,叶声开口,“松手!”

庄冉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看着他西装裤下修长健硕的腿,脑子还没做出指示,爪子却先行一步的摸上去了,还没碰到,时刻注意着她动作的叶琛俊脸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再也记不得庄小姨交代的要对她温和些的提醒,甩开她不安分的爪子,大步钻进了车内。

心神不属的庄冉被他一甩,顿时身形不稳的倒在了地上,摔了个大马趴,啃了一嘴泥,她气的破口大骂,“叶琛,你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啊!不解风情的王八蛋!”

怜香惜玉?

正脱掉西装外套的叶琛想起她比男人还要粗糙的打扮,顿时嗤笑了一声,一个刚成年的小丫头片子,算哪门子的香玉?

湿透了的衣服还没换完,突然一双贼兮兮的眼睛巴巴的贴在车窗上,叶琛扣上衣纽扣的动作一顿,嘴角挑起戏谑的笑意。

庄冉牢牢的扒着车窗户,试图欣赏一下他换衣服时泄露出的春光,可这玻璃也不怎么什么构造的,一片漆黑,连个影子都看不着,难怪最近时兴车震呢,合着别人根本发现不了。

半点便宜也没占到的庄冉悻悻的去收拾东西了,等叶琛穿戴一新的傲然立在车门前就看到庄冉包袱款款的默默注视着这间低矮的小房子,侧脸流露出缅怀的情绪。

而当他放远了视线,发现在村子的那一头,已经密密麻麻的聚集了许多的人头,黑压压的朝着这里扑来,而为首的正是庄冉的大伯和大伯母。原文qi-wen.com

“小冉啊,你慢点啊,我这儿还有几个咸鸭蛋给你留着呢!”为首的妇人穿着朴素补丁的棉袄,手里头抓着一个竹筐子,她一边跑,竹筐里的鸡蛋就一个一个往外掉。

“大伯,大伯母!等我衣锦还乡就把整个村子的鱼塘都包给你们!”

沉默站立了许久的庄冉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

叶琛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随即就看到庄冉笑嘻嘻的提着包走过来,弯腰钻进了车,迫不及待的催促,“叶叔叔,快走啊。”

第3章:与军校差20分

叶叔叔?叶琛嘴角微微抽搐,瞥了她一眼,“叫我叶琛就可。”

庄冉小鸡啄米般的点头,表示她记住了,她也不希望称呼他为叔叔,弄得她好像和他不是同一辈人似得,而且显得生分疏离。

叶琛坐上主驾驶的座位,刚发动车子,突然听到车后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唤声,“庄冉,你别走,庄冉!你昨天偷看我洗澡还没对我负责呢!”

庄冉吓了一跳,脑袋险些撞到挡风玻璃上,她觑一眼面色平淡的叶琛,摇下车窗,伸出半个头挥了挥手,声音响彻了整个山村,“邱小安,等姐赚钱了回来包养你,好好把你那张帅脸养着!”

叶琛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黑眸闪过一道叶光,包养?

庄姨的这女儿被她丢在这小山村里十几年不管不问,似乎是养歪了。

邱小安跑的很快,劳斯莱斯故意放慢了车速,他追了上来,俊秀的脸庞满是挣扎和怜惜,他握住庄冉伸出来的手,漂亮的丹凤眼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庄冉,你放心!我一定会去京都找你的!你等着我!”

“我会的!”

庄冉重重点头,还不忘摸了一把他滑腻腻的脸颊,心里暗爽,“我等你来了京都之后娶我做军嫂!”

叶琛一踩油门,黑色的劳斯莱斯风驰电掣的加快速度,他觉得再听下去他怕他会真的忍不住掐死这个刚刚谋面的小丫头。

庄冉的手被迫松开,邱小安被车拉的脚步一个踉跄,身体摔在地上,他却顾不得疼痛,扬起秀逸的面容对庄冉勉强一笑,用嘴型说了两个字,“等我!”

庄冉似懂非懂,眨巴两下眼睛,便扬起小手使劲摆手;随后在车的后镜子里看着邱小安越来越远……

她的梦想是什么?当然是能够考上京都最有名气的军校,成为一名一等一的特种兵女战士!

等到了京都,她还没跟小姨叙旧,就被叶琛拉去了考场。

庄冉开始了几天忙碌的考试,几天下来,可把她累够呛,回家后天天躺在床上装死。

成绩出来的那天,庄冉很有信心能得个不错的成绩,以至于整天嬉皮笑脸,见谁都说自己肯定能考上,用她的话说就是,“早知道这么简单,我何必等到现在再来考?浪费本姑娘的大好年华!”

庄眉却对此不屑一顾,“不让你来,是因为武警不要未成年。”

男人挺拔颀长的身子站在她的面前,刚刚挂了电话打听了她的分数之后,冷酷的剑眉已经足以拧死一只苍蝇。

“多少分?”她歪着脑袋,额角早就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叶琛正视过来,脸色黑的如同煤炭,看了她半响之后,吐出一个数字,“501。”

501??

庄冉蒙了,京都的本科第三批分数线是522,她远远相差了20来分,上军校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指望,难道就这样放弃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

她心里有些不甘心,如果这样的话,那她跑到京都干啥来的?

叶琛不改凌厉的神色,高大健硕的身子深陷在了欧洲进口的名贵沙发上,然后点燃了一支烟,一根接着一根,没完没了的抽着。

至于么?有那么一瞬,庄冉感觉自己身上的毛孔被堵上了一样,就连呼吸都不匀称了。

“要不你随便给我一个职务让我在你身边儿做做得了……”她沉默了片刻之后,鬼使神差的冒出了一句话。

叶琛没理她,就那样面无表情的坐在她的跟前,冷硬的线条下,男人的身板显得霸气又倨傲。

回想起自己之前在他面前夸下的海口,庄冉的心不由自主的紧绷了起来。

不然还能怎么样?

第4章:叶琛的霸气

见他不吱声,庄冉咬了咬唇,有些底气不足的继续,“如果实在不行,你就把我送回去吧!不要管什么嘱托不嘱托的,是我自己不争气!”

贵而不奢的大厅内,陡然流淌起了诡异的气息。

庄冉几乎都想哭了,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叶琛不理他。

勉强的按捺下心底翻腾的思绪,庄冉两手一合,“叶琛,我求你了,说句话吧!”

这下,叶琛似乎有反应了。

他眯起了狭长的眸子,但是焦点并不是落在庄冉的身上,而是雕花檀木桌上摆着的一个烟灰缸,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弹了一下烟,随后将烟头掐灭在了烟灰缸中。

庄冉惊奇的以为叶琛要搭理她了,谁知他站起来之后并不是走向她,而是……

对,他走向了那张象征着尊贵身份的办公桌,然后拿起了唯一的一台黑色电话机,顺手的拨出了一个号码。

该死的,她这头的事儿还没处理完呢,他就开始忙着办公了?

“事情都办好了?”叶琛的声音不缓不慢,凉薄的唇轻起,嗓音低哑。

为了能够清晰的听见他和别人的对话,庄冉识趣的屏住了呼吸。

“是,总裁!”那头是个甜美的女音,“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了,蒋校长说了,他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人的。”

叶琛低低的‘嗯’了一声,随后将电话挂断。

转过身,就对上庄冉有些好奇的眼神,女孩儿的心脏狂跳了起来,直觉告诉她,刚才那通电话,和她少不了联系。

谁打来的?

“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去武警学院报道!”冷冷的撂下一句话之后,叶琛可没给她多余的反应时间,“明天我不在家,会有专车接你,到了那儿别给我捣乱,长官的命令必须言听计从。今晚让宋妈帮你整理行李,别再丢三落四了。”

宋妈是叶家老宅里的佣人,也是叶琛专门从外面高薪聘请了之后照顾她的。

不过,庄冉的思绪还停留在那句,‘去武警学院报道?’

她这个破分数,也能够跻身武警学院?庄冉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叶琛的步子已经走到了门口,他接下来还有一场远程会议需要参加,没有时间消耗在她这儿。

但是随后,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稳健的步伐停了下来,回过神,见庄冉还傻站在原来的位置,冷眸微微一眯,“之前送你的那部手机记得随身携带着,有什么事情就直接给我打电话。”

再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叮嘱的了,叶琛这才放心离开。

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的特助李琳娜附了上去,飞快的翻着手中捧着的文件,脚上踩着的十几厘米的高跟鞋丝毫没有影响她走路的速度,不紧不慢的跟上叶琛的脚步。

“Boss,王董对于我们中东项目的方案还存在异议,他刚才打电话来说想和您谈谈,我帮您将时间安排在了下午四点。”

琳娜说话的语速极快,这是多年来跟随在叶琛的身边练就的。

“嗯。”

叶琛淡淡的应了一声,锃亮的黑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铿锵的声响,他一路的沿着红毯子的方向走去,在第二个拐角口处,就是叶氏刚耗资千万修筑而成的奢华会议厅。

此时此刻,会议厅内,近二十多名集团高管正等候着叶琛的到来。

“还有,明天去法国的飞机票已经帮您订好了,到时候我会再提醒您。”

“好。”

叶琛在步入会议厅之前,又停顿了一下,他微微偏头,睨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红色长廊,长廊的尽头就是他的办公室,而此时此刻,不知道庄冉有没有离开。

深邃的眼波下,忽然晕染出了一种异样的情绪,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李琳娜见他迟迟不动,循着他的视线望去,却有什么都没看见,她弯起了唇角,挂上职业式的微笑,“Boss,别让股东们久等了。”

轻轻的一句提醒,唤回叶琛的思绪,他轻‘嗯’了一声,然后在一双双注视的眼神之中,走了进去。

“叶琛!叶琛!”

会议厅的大门刚刚关上,从前头的拐角处忽然冲出了一道靓丽的身影,庄冉个儿高,一米七一的个子配着一条束腰的小短裙,撒开了腿儿的冲了过来。

军门小辣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军门小辣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1米8“大胡子糙汉”玩刺绣,还让杨幂穿在了身上!

    人要享受生活,而不仅仅是活着。Rexy与Ada身高一米八,满脸络腮胡,面对眼前这个体型颇丰、笑容腼腆的大男孩,你猜猜他的职业是什么?“通常我会给他们20次机会,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猜到。”Rexy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我是一位绣郎。”一个“糙爷们”刺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就在前不久,他还以唯一华人团身份,代表工作室在伦敦领取了刺绣届的“奥斯卡”金牌。然而,荣誉的背后,是整个团队夜以继日的付出。完成一件刺绣作品,少则一个月,多则一年。杨幂穿过他们的刺绣作品;芭蕾皇后谭元元慕名而来;为芭蕾舞蹈家

  • 苏东坡嫌紫砂壶太小巧,亲自动手做了把“东坡提梁壶”来泡茶

    “东坡提梁壶”,又称“提苏”,是宋代大学士苏东坡研制的一种茶壶。苏东坡喜好饮茶,也爱茶壶,他对紫砂壶很是爱不释手。在担任杭州通判时,曾经到阳羡,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宜兴,考察紫砂壶的制作工艺流程。苏东坡欣赏紫砂壶,但是觉得紫砂壶的个头过于小巧,容量很是有限,对于他这种爱茶的人来说,这种小壶根本满足不了他的饮茶需求。于是他决定自己设计一种比较大的茶壶,来满足自己的使用。苏东坡让书童买来制作紫砂壶的原料和工具,想要亲自动手设计与制作,。可是对于到底怎么做,做成什么样,他其实心里又没谱。或许是出于文人总想

  • 家风丨斯人虽已逝 精神血脉延

    家风,是一个家庭或家族长期以来形成的能影响家庭成员精神、品德及行为的德行传承古语有:“家风正则后代正,则源头正,则国正”大到国家,小到家庭,家风都极为重要因为它不仅代表了家庭的文化和传统更代表家庭的道德品质和精神追求家风建设与每个家庭息息相关而对党员家庭来说,则尤为重要家风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家风建设,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习近平强调: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习近平总书记撰写的文章《“潜绩

  • 重修金村、香山朱氏族谱:弘扬朱子文化,传承家族精神

    中国网东盟1月23日讯岁末寒冬时节,欣闻金村、香山朱氏宗族父老乡亲正紧锣密鼓启动重修族谱工程。作为一位远离桑梓,在异乡南宁寓居二十多年的宗族后裔,不禁别有一番感慨……族谱是家族的文化标志。修谱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续谱关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古人云:“礼莫大于尊祖敬宗,典莫大于续修宗谱。”先祖文公朱熹则告诫我们:“三代不修谱者,大为不孝也。”诚然,一国不可无史,一地不可无志,一族不可无谱。家有谱,犹水不失源,犹木不失根。所以修纂一部全面系统反映本族历史文化的优秀族谱,对我们广大族裔

  • 袁世凯PK张之洞之湖北新军PK北洋新军

    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新军黑马黎元洪彰德秋操,北军的对手是湖北新军。湖北新军是除北洋系之外,最强的一支新军。自袁世凯开始编练新军到辛亥年清帝逊位,全国共练成了新军24万人。袁世凯的北洋系总人数有14.5万人,占总人数的六成以上,据精锐新军的九成以上,在精锐新军里,非北洋系的只有湖北新军第八镇。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张之洞是晚清四大名臣之一,洋务派的领袖,著名的学者兼思想家,后期主张适度的维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其思想精髓。他的

  • 老人被赶进猪圈,生病儿不闻不问,临死想吃蛋,猪肚下发现了一只

    涂大墙是个老木匠的儿子,他爹老涂专为人打棺材,从小见多了生死,练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性格。涂大墙死都不怕了,还能怕啥呢。老涂五十几岁这年,外出给人打棺材摔下悬崖成重伤,被人救回后已经是奄奄一息,跟老伴没说两句话就死了。有人说老涂打棺材缺木短料,故得了如此下场。可老涂的顾客都说涂木匠为人和善,从不多挣别人一纹银,也不会少一寸料。也有人说涂木匠是被打棺材那家不想给钱故推下山的。更有人说是同行木匠嫌他抢的生意多而下了黑手。具体详情?没人知道,被老涂带进棺材了。老涂死后,涂大墙从小不愿干这行,并百事无

  • 方城县致力建设生态宜居文明城市:规划建设并举 切实惠民利民

    (特约记者张中坡)方城县强力实施百城建设提质工程,以“三城联创”为动力,坚持“以文塑城、以绿染城、以水润城、以亮扮城”,不断完善城市功能,深化文明城市创建内涵,打造中等宜居宜业城市。至目前,该县中心城区面积达到30平方公里,人口30万人,绿地率34.25%,绿化覆盖率39.36%,获得国家园林县城、国家卫生县城和全国文明县城提名县三个国家级荣誉。该县坚持用科学规划引领城市发展,完成城市总体规划修编,确定了“双核引领、环廊相映、四点串联、五片联动”的整体布局,确立了到2030年中心城区面积达到50

  • 《无问西东》:感情里如何避免变成刘淑芬或许老师

    《无问西东》被各种高大上的光环包围着,影片中每个人物众多,每一个人物都展示了一段人生。在众人为陈鹏和王敏佳的错过而感慨唏嘘不已时,我却看到了婚姻生活里男女的抗衡。首先明确的是我并不觉得刘淑芬是坏人,这是一个可悲有值得同情的角色,许伯常遇上刘淑芬的死缠烂打式婚姻也算是可怜之人吧。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许伯常和刘淑芬身上,有太多我们需要吸取教训的地方。一、再相爱,一旦一方变心了,就该放手了刘淑芬和许伯常年少时也曾相爱过,花样年华廊下奏乐,琴瑟和谐,后来许伯常继续深造,读了大学,眼界和心胸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