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剑出巫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1:36:3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剑出巫山
第一章;逃亡

黄溪镇上几间破旧木屋,木桩已渐渐被白蚁腐蚀,四处充满烟硝味道,屋外的草地经过风吹雨打,不但没有绿叶蔓延生长,片片枯黄的土地有的还呈现了砖红的颜色,许是这儿长年累月飘散着毒气所至。剑出巫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坦莉是另一个乡镇的女人,她带着惊慌的表情,长途跋涉到了黄溪镇,经过几间破旧的小屋,她跌进靠近山丘旁一间半掩着深褐色大木门的破屋,大门咯吱声响令她胆战心惊,里面除了掉落的几片斜躺在屋内的木壁之外,屋顶上布满的蜘蛛网像是一张又一张飞着的破旧白纸。

一只手掌般大的白色蜘蛛停在网中间对屋内的猎物虎视眈眈,牠所织成的白网,犹如渔夫补鱼的渔网,丝丝血腥味正飘近蜘蛛。

说是逃亡实不为过,坦莉用尽全身力气在夜里跑过黑鸦鸦的森林,在清晨时分越过冰冷的溪水,她的双脚已经快无知觉,现在只说是饥寒交迫,狼狈不堪。

后头追赶她的人并没有罢休,一群身穿破衣之人,其中几个小孩与男人手拿着石头跟随坦莉的足迹,穿过森林越过小溪,似乎一行人将追赶坦莉当做是件好玩事,每个人面孔狰狞,发红了眼睛呼啸声响,轰隆隆的像是在打一场一定会胜利的仗。

坦莉疲惫的躺在门边,脸上满是泥沙灰尘,头发打了几万个结纠缠在一起,她已经睁不开眼,这时的她不仅力气没了,连那仅存的一点勇气也消失怠尽,在枯燥邪行屋内,感觉彷佛掉入冰冷毒障氛围。

“哈哈哈!被我们找到了吧!你还逃?看我们怎麽收拾你。”追赶坦莉的人竟然也找到了黄溪镇这间破旧木屋,他们用力踢开大门,每个人咧嘴表情彷佛猎到追赶中的猎物那样骄傲的狂笑。奇闻网

坦莉原本已经昏沉,眼见到了这一群土匪似的恶人,精神马上又呈现备战状态,但她身心力竭,踉跄的跌在门边。

她哀求着:“求求你们,不要逼我到绝路,不要这样对我!”

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男生愤愤大声说:“把你们手上所有的东西都丢她!”

刹那间,声音叫嚣,他们捡起地上石棍用力丢在她的身上。

坦莉无法抵挡这些小碎石与木棍的掷击,嘴角渗出了几丝鲜血大叫着:“停手!停...手!求求你们住手!”她几度晕厥又清醒,只听见一片吵闹声。“我已经怀有身孕了,不要再这样对我。”说完便昏迷不醒。

“啊!住手!”皮肤黝黑的男生大叫了一声。

他走到了坦莉身边,用力在她脸颊上拍打了两下,抓着她的双臂大声说:“你说什麽?再说一遍!”坦莉毫无力气的半睁着双眼,又昏了过去。推荐qi-wen.com

“老大,她刚说她已经怀有身孕了!”旁边一个平头小男生低声说道。这时每个人都紧闭着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皮肤黝黑的男子将身上水壶的水泼向了坦莉微肿脸上,水溅湿了地板,渗透到地底下随即飘出一阵阵的霉味。

坦莉软弱的睁开双眼,她觉得全身一阵冰冷,渐渐发出了一点声音:“不要再追我了,我..我...我肚子里有孩子了。”

“你怀有身孕?”许多人瞪大眼睛,他们不敢相信自己拿着石子丢的竟然是一个孕妇。这样的举动,原本只是好玩,却在坦莉一句话中变的残忍。

“我怀孕了,可是...可是...孩子不是他的!孩子不是柳之松的。说明http://www.qi-wen.com/”坦莉的眼泪一涌而出不听使唤开始决堤,仅管她已经虚弱不堪。

“孩子是谁的?你...竟然...”另一个人提高了声调责问她。

坦莉从衣服里拿出一片画布说:“这...这是孩子的爹。”

皮肤黝黑的男子柳之松从她手中抢过画布,画布上的男人长相同他一样,他胸口一阵绞痛,心想:“这脸怎麽...怎麽...跟我长的一模一样?但这根本不是我呀?!”

“你...这...他是谁?你是我的女人,为什麽还跟这男人有了小孩?你...”他看见坦莉嘴角及衣服上的鲜血,突然起了怜悯之心。

“我...我们是真心相爱。”说完坦莉又晕了过去。

众人一阵哗然,其中一个手拿棍棒的男人说:“老大你说这要怎麽办?我看我们打死她好了,反正她身体里的野种也不是你的,谁不知她是你的女人,这话传出去多难听!”

柳之松一巴掌落在那名男子脸上,大怒说:“你笨吗?她既是我的女人,你敢打死她?我先打死你!”

全部的人退了一步,这行人怎麽说都是柳之松平日给吃给喝才能过好日子,谁敢违背他就是找死。推荐http://www.qi-wen.com/

“到此为止,你们谁都不准再打她!她在这里也活不了多久,我可不想背负一个杀人的罪名,更何况她也当过我的女人,就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吧!”柳之松说。

远方山丘上几只野狼嚎叫,天空仍旧灰暗一片,将近天亮时分,柳之松和随行一群人在破瓦成顶的废屋内拿着坦莉掉落在地上的画布,画布里的男人皮肤白晰,双眼清澈,眉宇之间气势非凡。

坦莉晕厥后,柳之松直泼着冷水在她身上,当她醒后,嘴角的鲜血又染红了衣角。

其中一矮小男人走到坦莉身边说:“我大哥是柳之松,你这照片的人名字叫做柳之平,世界有那麽巧的事吗?快说,他是谁?两个人有什麽关系?还长的一模一样,只是一个皮肤黑一个皮肤白,”他转向柳之松又说:“大哥,这照片里的人是不是你的兄弟?那麽像!”

柳之松猛然一掌落在矮小男子脸上,白胖胖的脸颊马上出现五指痕,他怒气冲天的说:“你什麽时候听过柳之松有兄弟?我爹把所有的遗产留给我,没人跟我分,哪来的兄弟?蠢,想也知道,问那什麽话?”

柳之松猛然一把抓起坦莉的衣领说:“你这不守妇道的女人,竟然背着我偷男人,嫌我对你不够好?说,这男人是谁?这照片上的男人是谁?怎麽跟我长的那麽像?”

坦莉的眼角泛着泪水,她一改镇定的态度:“他叫柳之平,是我孩子的爹。”

柳之松大叫:“你肚子里孩子的爹?哼,让我颜面扫地!不管怎麽样,从此以后,不准你再回到杏江村。”

说罢,柳之松举起右手往坦莉的脸颊重力的一掴,刹那间鲜血又从坦莉的嘴角喷出,晕了过去。

一旁的几个男子瞪大了眼睛,其中一名男子说:“大哥,这女人流那麽多血,会出人命的,我们快走吧!”

“死了最好!算我看走眼,把她的身体拖出去喂给山上那些野狼吧!”柳之松说罢便转身离开破屋。版权qi-wen.com

并没有人听信柳之松的话,一伙人从破屋里大步跑开,扬长而去。

四周一片寂静,野狼仍在山丘上更加放肆的嚎吼。

破屋内角落一只攀爬在木橼上的蜘蛛对地上这不动如屍的人体感到兴趣,牠窸窸窣窣爬到坦莉的身体上,左右摇动触角在她身上游移,就在坦莉晕厥不醒时刻,蜘蛛将牠的毒牙刺进了坦莉手臂,渐渐输入毒液在她的体内。

第二章;获救

远离黄溪镇的破屋,山丘上生意盎然,土地上种满红花剑兰,正值采收时期,一对夫妇背着竹篮,里面装满粉红色剑兰与蓝色绣球花,他们自山丘走下沿着小径进入每次采收完就会到此处休息的破屋内。

老伯汗水淋漓的对老妇说:“今年的采收好像不是很顺利,会不会是遭受这些破屋附近飘散的毒气影响,花叶多半被虫给吃了,花田好像快要种不出美丽的花,我们的生活马上就会出问题。”

老妇笑着说:“老伴啊!别担心,我们花田撒下的可是幸福种子,上次在快要换季的后几天,不知哪儿飞来一大群蜜蜂采蜜,才几天时间,花田全又开满了新鲜漂亮的红花,那万紫嫣红景色你忘记了吗?那年的收成让我们也赚了不少银两,老天已经将一切安排好好,只要是好人,幸福就会自动找上门,你信不信?哈哈哈~~山下的这些破屋土地早已经不堪使用,我们的花田还是绿油油。”

“信信信~~~”老伯牵着老妇的手,俩人笑在一起。

老妇说的没错,山丘上与山丘下彷佛阴阳两地带,明显的差别已经数十年了。

老伯拿起身旁悬挂的水壶,正找着一个可以装水的器皿倒水给老妇喝,他倾身踢到昏迷中的坦莉,大叫了一声:“哎呀!阿弥陀佛!这里怎麽躺着一个女人?还流那麽多血!”

老妇急忙走到坦莉身边,她摸了摸坦莉的鼻息,还有一丝温热在鼻头间游移,但坦莉因为中了蜘蛛毒,已满脸泛紫。

老妇:“她还活着!但是看她的脸已呈深紫,应该是中了蜘蛛毒,这女人看起来不像我们黄溪镇人,该不会是从隔壁杏江村过来?老伴,快快快~~~快点将她给抬回家去,再慢她就要没气了。”

“这~~~怎麽说都是个麻烦,我们可以请医师到这儿治她,你确定要将她给抬回家去?而且~~她还中了白虎蜘蛛的毒。”老伯说。

“你是说那只千年不死蜘蛛,牠的行踪成谜,整个山区都是牠的地盘,难得这里有个流血活死人,嘴角还渗着鲜血,看来白虎蜘蛛刚已经出现,还狠狠吃了一顿!”老妇说的气愤,“救人一命比什麽都急,你怕什麽?抬回家!”

老伯再也不多加思考,奋力将坦莉给抬上了肩。

“她已经气若游丝,再过一个时辰必死无疑。”老妇一脸镇定的表情说。

屋内滚烫的热水正在火炉上嗡嗡作响,老妇和老伯仔细端详躺在床上的女子坦莉。

这是一间四面徒壁的房子,左右木门上分别贴着两张春联“春”,“福”,不同一般家居设备,这儿很像一间花房,四周放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蓝色绣球花,郁金香,玫瑰,各种颜色的剑兰,鼠尾花,满天星...

这些花来自老伯及老妇心血,自种植到采收所经过的一段长时间使这两位相依为命的夫妇已习惯简朴清寒的过着每一天。

这丛采收的花中,有一种名为“黔悉”是一种草药,它能打通血脉治百病,老妇称这草做救命草,不仅救世人的命,也救老伯老妇的命,原因是这药草价值非凡,黔悉草所带进的盈收高过其它花草,然而,它一年只产一次,而盛产的一次也只能因为老天爷的脾气而决定多寡。

屋内充满了花香与煮过的黔悉药草味,坦莉身上多处涵盖着黔悉草药,在老妇细心照顾之下,这位不知从哪儿来的女子,已渐渐恢复脸色红润。

“你觉不觉得她很像我们以前的女儿?”老妇眯着眼笑着说。

“乱说,她不知是哪儿来的女子,我们女儿早就先走了,还不是因为那只白虎蜘蛛~~~~”老伯停了半晌又说:“这女子怀有身孕,看来也是可怜之人沦落街头,还好白虎蜘蛛的毒并没有侵蚀胎儿,方能保住她腹中女娃,真希望她尽快醒来。”

老妇抿着嘴不说话,眼中有淡淡哀伤,至今想起了鹿儿,仍掩不住内心的伤痛。老妇沉默片刻后说:“刚才我帮她把脉时,感觉脉路渐渐温和稳定,我想这胎应该是女娃儿没错。”说罢,老妇低头沉思,双眉深锁。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无时无刻都想我们的鹿儿,她的脸跟鹿儿还真像,鹿儿要是现在还活着,年纪应该也跟她一样大,依我看来她大约二十岁左右吧?!”老伯搂着老妇肩膀微笑又说:“别再想啦!等会儿我再扮做鹿儿,如何?看到老鹿儿你应该就开心了。”

“鹿儿,那时没有黔悉草,不然,我们一定能救活你的。”老妇黯然独自说着。

“别难过了,她应该快醒,我们也该煮个东西给她吃,对于一个平生素眛相识的人,也不知她喜欢吃什麽,看看我们家有什麽就煮什麽给她吃啰。”老伯边说边往炉灶旁的食物堆找去。

“你真是老糊涂,她中了白虎蜘蛛毒,就算她喜欢吃山珍海味也不得,那可会拿毒攻心,就煮地瓜汤吧,能吃的也只有地瓜汤,她还年轻,身子骨一定行,我一定要把她救活,她~~真的太像我们失去的鹿儿。”老妇看着床上的坦莉,双手抚摸着坦莉的黑发。

黔悉药草的药力及味道渗进坦莉的心肺中,她渐渐醒过来,手指头轻微的颤抖,用尽了全身力气想起身下床,全身却动弹不得,一阵疲惫全然袭身,坦莉又倒在床中。

“她醒了!”老伯小心翼翼的离开床边。

老伯和老妇一脸慈祥看着清醒的坦莉,陌生双眼的交会之际,彼此产生了些许熟悉感,坦莉双手撑起吃力的说:“这~~这是什麽地方?你们是~~??”

老妇将坦莉身上的黔悉草拿下放入篮中,扶起坦莉:“我们在破屋里发现你,你中了白虎蜘蛛的毒。”

“白虎蜘蛛?是你们救了我?”坦莉露出怀疑的眼神。

“可以这麽说,依我估计,那时中毒的你命数大约还剩半个时辰。”老伯笑着弯着手指,假装算着数字。

“啊~~~”坦莉眉头一皱,感觉心窝一阵痛楚,她想起了柳之松和柳之平,还剩一些残屑片断记忆,她说:“天啊!我记不起来我为什麽昏倒,不是因为蜘蛛,绝对不是因为蜘蛛...”一阵火热的毒气冲上心头,她流下眼泪,“我不知道为什麽!”坦莉低下头找着身上的画布,而那张画着柳之平的画布早已不异而飞。

第三章;焰双飞

“你就好好休息,你身上蜘蛛的猛毒并不会那麽快就散去,我以黔悉草治你的毒病很有效,但是如果再以内力打通你的任督二脉,那~~”老妇迟疑了。

“你~~老伴,你真要这麽做?”老伯惊讶的神情。

“这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为了我们的鹿儿。”老妇对老伯说。

“鹿儿?这儿还有其他人吗?我已羞身残璧,死了倒也好,但在死之前我还是要感谢两位前辈搭救之恩,这世无法偿还,留待下世为两位做牛做马。”坦莉说罢一阵啜泣。

“你快别这麽说,会救你也是因为缘份,既然相遇了,我们又岂能见死不救?鹿儿是我们所生的女儿,她也是中了白虎蜘蛛的毒,只怪当时没有黔悉草,而我们内力也不够深厚,无法救活自己心爱的女儿使我们终身遗憾啊!”老伯感伤的说道。

老妇握住坦莉的手,一脸充满希望的笑容:“你过去的种种我们就别再提起,只要你专心在这儿养病,等病好了之后再回去你的地方,人应该要好好活着,何况,你肚子里的女娃不久就要出世了。”

坦莉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终于一阵微笑,她低着头说:“前辈,我本是杏江村人,但已无地方可去,这条命也是您给的,无法报答大恩,可否就让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永远在这儿侍奉两位前辈?”

“啊?这~~”老伯张口惊讶。

“我~~真是求之不得,你真长的太像我们失去的鹿儿,我心里还想着如果你能一直在身边那该多好,看来我的痴心妄想竟然实现?!真是多谢老天爷啊!”老妇兴奋的紧握坦莉的手。

“我名叫坦莉,孩子的爹在一次比武中跌落黑谙崖,至今仍不知是生是死,没有他,杏江村我也待不下了,本来想跟他一起上黄泉,但想起腹中他的骨肉,实不忍心,于是我离开了杏江村,想找个良地独自栖身,却~~”坦莉娓娓道来,说到伤心处又是两泪纵横,她接着说:“却被一行人追杀至黄溪镇。”

“追杀?是谁?原来你身上的伤害另有其人。”老伯说。

“那人是杏江村人人知晓的花花大少,我和他并无婚订,但他始终认为我命与贞节都是他的,尽管我随时随地躲避他,也逃离不开他眼线,所以才决定离开杏江村。”坦莉说。

“原来如此!莉姑娘,我们生活的这地方非常隐密,屋外是山绵树丛,一般人没两三下功夫是找不着这儿,你可以安全在这儿养病。”老伯说。

“我喜爱这地方,香味透心,屋外又一片寂静....敢问两位前辈大名。”坦莉发现自己还不识眼前两位救命恩人。

“我们~~”老妇沉静了一会儿,她也娓娓道来一段往事:“我们在年轻时候各自有着自己的武馆,江湖上也算名声远播,当时兴盛武馆这一业,却也因同行相忌而产生许多敌手,在某年的比武大会中,我北凌武馆刀剑不甚误杀了西南武馆刀剑,因此结下深仇大恨成为世仇,但是,错就错在人的缘份无理,我爱上的男子,竟然发现他是我世仇的掌门人,在万般心碎与无奈之下,我将武馆寄予爱徒,独自到这地方深修,然~~却巧遇他也在这儿徘徊。”

“老伯也在这儿?为何?”坦莉疑问的眼神。

老伯与老妇眼神交会,他们互视的笑了,老伯说:“我~~失去了爱人,彷佛失去自己灵魂,当下决定将武馆交予我的大哥,我跟大哥说再也无心看理武馆,一心一意只想潜心修行,事实上是无法忘记那位心所深爱的女子,在断然离开世俗红尘之后,早已决定要往黄溪镇最灵气的地方修行,竟然就在这遇见心中朝思暮想的女人,你说,这缘份我们还能拒绝吗?是老天安排我们排除万难归隐红尘后,才能得到永远的幸福。”

坦莉惊讶的张大嘴巴:“这故事~~这故事我听说过,莫非两位就是人称出剑不见影的焰双飞?”

“哈哈哈~~是啊!他是人称焰双飞的风焰,我是人称焰双飞的鸿燕,当时年轻,我们重出江湖后除掉了许多恶人,那些江湖上发生的事,你应该多少有听闻,恶人虽恶,却也有子有孙,冤冤相报何时了,最后我们决定不再插手江湖事,真的从此洗手归隐山林。”老妇说。

“好动容的一段往事,两位前辈请先受小女子一拜,感谢两位前辈的救命之恩。”坦莉起身拜谢老伯与老妇。

“哎呀!别言谢,刚才我们已经说定,你就已经算是这里的一份子,还有你肚子里的女娃儿,依我看你就在这儿将这女娃生下,一切不必再见外。”老妇说。

“你有想过到黑谙崖寻找你的丈夫吗?”老伯说。

坦莉苍容又现,她几近失望的说:“在黑谙崖比武之人,跌落谷底的,至今没有人能生回,我手无寸铁,又拿什麽去寻回我的丈夫,该是凶多吉少。”

“嗯!黑谙崖的险峻居群山之首,一般人跌落谷底是不可能活命的。”老伯说。

“焰双飞前辈,现在我只想好好的服侍您两位,将小女生下来,也服侍您俩。”坦莉说。

“莉姑娘,你也该修许护身功夫,生下女娃之后,你就放心交给我俩好好调教调教。”老伯说。

“啊~~多谢前辈!”坦莉惊声的说。

不知有多少江湖中人想拜焰双飞为师却不得其门而入,如今,坦莉可是求之不得。

“别再前辈前辈这样叫了,你无爹无娘,我们近百的年岁也足够当你爹娘,如果你不介意,就喊我们一声爹娘吧!”老伯说。

“是~~多谢爹娘。”坦莉说。

第四章;山中古刹

清山钟声袅袅,山峦远近层层相叠,白云在其间辽绕,位于高山上的怀竹寺正在做着早课,阳光洒下金黄在大殿,殿外种植的松柏树被落下的云柔穿越,庄严礼佛仪式不久之后便要开始。

石竹师父是位德高望重的住持,他选择深山修行,却因法力深厚,为人仁慈,终究抛不开俗事尘嚣,黄溪镇居民不顾翻山越岭,其它乡镇的信徒也长途跋涉到怀竹寺,只为请石竹师父解开心中疑问。

大殿外广场,一群武僧正勤练基本武功招式,武孟师父正指导着武僧在繁样招式中攀越武术最高境界--“顶天立地”。

“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别说刚柔是女人家的权力,在武术中刚柔并济才是至胜的道理。喝~~”武孟师父吆喝着武拳劲力。

“武功是用来强身,不是用来树敌;武功是用来活命,不是用来相残自尽;武功着重修行,不是用来臭屁!”武孟师父双手交握在臀后边走边说。

“师父,武功的臭屁是什麽意思?昨晚大师兄睡觉时放了一个臭屁,好臭啊~~害我们都睡不着。”叶竹师弟说。

“昨晚谁放臭屁?”枝竹师兄左右猜看所有武僧。

“不就是你吗?还问别人!放臭屁也没什麽大不了,顶多就是蕃薯吃太多,谁没放过臭屁?每个人都会放臭屁,师兄你也就别隐瞒了,我们知道是你,昨晚棉被里面像被臭鼬给放气一般。”绿竹师弟说。

“我没放过臭屁,我屁是香的,因为我从来不吃肉,青菜叶子进我的肚中,混和出一种香味从体内排出,谁闻到我的屁可以强身。”叶竹师弟说。

“叶竹你是说来唬人的吧?香屁只有从前的香妃放的出来,我们也持斋,为什麽单单你的屁是香的?”绿竹师弟说。

“我也没吃肉,为什麽屁是臭的?”枝竹师兄说。

“哈哈~~你自个儿承认了吧!”叶竹师弟说。

“好啦~~别吵!练武之地大声嚷嚷什麽?”武孟师父大声斥喝。瞬时,他又平心静气说:“习武之人要懂得修心收性,即使胸怀绝技,若不是为了正义或是帮助他人,绝不轻易外露武技,更不应随意出手,江湖中有些武林高手,有了两三下绝技便开始行打天下,见人便出招,胜了不亦乐乎,败北含恨在心,你们想这样习武有什麽用处?天地日月嗤之以鼻,一山还有一山高,深山绝顶之处比的了天空绝顶吗,你们是否懂得?”

“师父,是不是很多事都可以用臭屁来形容?例如:大师兄念经时东张西望,敲木鱼心不在焉,真是有够臭屁!”叶竹师弟蹙眉看了枝竹师兄一眼。

“你说的是枝竹吗?念经不念经,心中杂乱思绪打千万结才会不专心,这样子还当什麽和尚,练什麽武?在怀竹寺里修不了身养不了性,不如卷铺盖走路,这是什麽臭屁之人?该说可怜之人来的恰当。”武孟师父沉稳的说。

枝竹发现今天的气氛好像都冲着他来,马上转换气势如虹的口气说:“师父,我立志要当一个武功高强的和尚,等我学成上层武功,我一定要下山帮助疾苦世人。”说罢便勤奋打拳,发出喝~~喝~~声。

“嗯!希望你说的到做的到,不过你还未学会炊饭,所有武功的基本都是从生活杂事开始,杂事能将它做的不杂才是上等,等会练完功别忘了多研究前师兄留下来的食谱,煮一些可口菜肴,你的大锅汤已经煮了快半年,我们大家都吃腻了。”武孟师父说。

“是!师兄。喝~~喝~~”枝竹勤奋的打着拳套。

另一处石竹大师已开始了一天的释意时间,寺庙中涌入各方信徒,在打开那扇释意大门之前,石竹大师盘坐在石椅上,深沉静谧,他低声独自说:“我佛慈悲,愿以渺小之力助众生开脱尘俗琐事,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说罢,便打开了释意大门。

第一位入内是身着绫罗绸缎的仕女,她手提香橘作揖行礼:“阿弥陀佛,感恩石竹大师上一次的开示,红尘多扰,多情总被无情伤,我已看破俗世,今天特意为出家而来。”说罢便跪在大师面前。

石竹大师沉静的看着眼前双唇朱红,两颊胭脂的仕女,在她刻意悉心妆扮的外表之中,那颗心还悬在红尘,他扶起仕女,缓缓说:“这位女施主,可是上次说你的丈夫另觅怀香,弃你而不顾使你产生轻生念头?”

“是的!大师,这姻缘一路走来备感艰辛,两人要一起生活是件很辛苦的事,我和丈夫除了经常口角,却也貌合神离,平日言谈不出十句,直到我发现他和隔壁张家女子私通,才恍然大悟,缘份早该已经了结的,拖延只是伤害更深,不仅使我痛苦,也造就了他的罪孽。”仕女说。

“缘份不在你说怎麽来去就得怎麽来去,出家不是唯一解决的办法,尤以为情执意出家,在一意孤行之后,往往之后多是还俗之人,那也是”我执我见“的一种行为,奉劝施主返回静心思考,当有一方出错,就必需打开你的智慧,知道事情始末,消除烦恼才是最好的办法。”石竹大师说。

仕女知道自己心中想出家的念头,是一股冲动又自以是宿命的心情,经过大师指点迷津,她才明了,出家还得看造化与缘份,立即打消念头。

“多谢大师指点,小女告退!”仕女说。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坏事的发生是业障的消除,对你对他都算是好事。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石竹大师说。

接着走进一位身穿马皮大衣的武林中人,蓄着一脸大胡,说话粗声粗气,他一进门便喊着:“老和尚,有人说你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远从玄山翻山越岭找来这地方,花了我十天九夜的行程,只想恳求你一件事,答不答应你没得选择。”他有求于人却也不良于言。

“这位施主请问贵姓大名?”石竹师父深沉的看了这位江湖老粗一眼。

“我~~哈哈~~不怪你每天躲在深山不知江湖中事,我乃名声响彻玄山境内的夜断子,名虽旺在玄山,不过,走遍大江南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夜断子说。

“阿弥陀佛,施主有何事相求?”石竹大师并不在意夜断子的粗言粗语,更毫无思索夜断子名气远播之事。

夜断子背上背了一件重物,以布巾包着,他自背取下在石竹面前将布巾打开说:“这两把剑要交给你保管。”

布巾里包裹的是一把透着寒气,剑柄雕刻着灰白雪山,剑套上镶满透明水晶,一丝一丝白暟暟的雪河水在其间流动,此剑阵阵寒气直逼两人的视线,屋内渐渐起了冷雾。

另一把闷着火气,剑柄雕刻着烈焰似的火球,剑套上镶满火红水晶,如灰岩熔浆慢行在剑套上缓缓流动,此剑火焰般的热气直扑石竹大师双眼,形成一阵焰围,屋内双剑的双气正因布巾打开慢慢交流。

“施主,怀竹寺除了我佛与修行的用品之外并无贵重物品,我寺也不曾专设为江湖侠士保管物品的仓库,你还是将这两把剑器取回吧。”石竹大师转身说。

“我说过你只得答应,没有选择的权力。”夜断子自剑套抽出了双剑,剑声犀利的划过,双剑剑身薄亮修长,彷佛是以白雪冰砖及火山熔浆烈焰打造而成,他又说:“大师,就算我求你!听我的名号你也知道我无子,这两把剑正是我的命根子,它也是我镇山之宝,玄山的存亡只看这两把剑了,剑在山在,剑亡山亡啊!”夜断子放下姿态,恳求的说道。

“施主,你还将双剑取回吧,我这儿并非当舖,无法收受你的剑器!”石竹大师说,他眼看着双剑气势渐渐扩涨。

“你这老秃驴,看你一把年纪怎麽还那麽食古不化?我找到这里来就表示我看的起你,你还敬酒不吃吃罚酒?”夜断子怒气大发,说完双手随即将桌子掀翻,他在一旁做出了出拳的招式,“我说过你不能不答应,要想不答应帮我保管这两把剑,就先吃我拳招,除非把我打死,不然我跟你没完没了,看我的落断拳。”夜断子叫声连连,摆出了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双手在空中交叉的备战姿势。

众弟子闻风随至赶到释意大厅,武孟先行进入厅内,他见一粗人妖里妖气的眼神,大声斥责说:“哪来的刺客,竟想伤我师父?”

“武孟,退下!”石竹大师站的挺直,他并不在意夜断子摆出的招式,静思半晌后沉静的说:“该来的躲不过,夜断子你就将剑摆着吧!我会将双剑安置在一个最安全的地方,假以时日,你想什麽时候取回,随意,你请回吧!”

夜断子听闻石竹大师一番说话,他马上收起落断拳,跪在地上大声的哀声说:“多谢大师相助,多谢大师相助!”

夜断子说罢又豪迈的转身离去。

“师父...”武孟在一旁露出担心的眼神。

石竹看着桌上的双剑剑气逼人,“这两把剑分称太阳剑与太阴剑,人称双剑,不少江湖中人都是剑下的亡魂,莫非这一切都是天意?双剑杀人太多,现在已到了清洗罪孽的时候,双剑自己选择在我们怀竹寺中修行。”

“师父,刚才那个人好臭屁啊!”叶竹师弟说。

“住嘴!出家人不打妄语。”石竹师父说。

武孟视意叶竹住嘴,他转身对石竹师父说:“师父,方才那位江湖中人只为保管双剑而来?”

“没错!我看~~你先将双剑交给云离保管,他是带发修行之人,江湖剑器就交给未断红尘之人保管吧。”石竹大师说。

“是的,师父!”武孟说。

剑出巫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剑出巫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