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斧碎虚空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1:36:0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斧碎虚空

第一章 君府

第一章君府

长风城。说明qi-wen.com位于神岛大陆南部,是一座繁华昌荣的边远古城。

远远望去,长风城由二十多丈宽的护城河围绕,深不见底的河水泛着幽暗的光芒,带着种撕扯心神的力量,仿佛,只要一靠近,就会被无情的吞没。进入城内的唯一通道是城南的一座巨大的吊桥。走过吊桥,来到城池脚下,气势雄伟的城墙矗立在眼前,那高达三十多丈的城墙,让人生起一种无力感,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无力。

穿过长长的城门走廊,来到城池内部。一条宽阔无比的街道呈现,说其宽阔无比,足可以让百匹战马并排行走。就是这样的一条街道把长风城南北分为东西两半。原文http://www.qi-wen.com/城内屋宇鳞次栉比,高楼亭阁,排然有序。街道两边,食肆酒楼林立,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行人摩肩擦踵,车辆如若长龙……有人曾尝试过,从南城走到北城,差不多要用一天的时间,可见这长风城之大。城内除了中间一条主街把长风城分为东西两半,两边的侧巷又把这繁华的城池分为了不同格局的小部分。从空中鸟瞰长风城,会发现,它的布局犹若星罗棋布,给这座古城平添几分神秘之感。

“闪开!快闪开!驾……”

惊慌失措的人们急忙让开一条通道。只见从大街北方,风驰电掣的飞来一匹剽悍的枣红色战马,眨眼间呼啸而过,速度之快让人来不及看清马上之人的容貌。原文http://www.qi-wen.com/

“这不是君府的‘疾风’嘛?!怎么君府出什么事情了吗?连这匹君老爷视如至宝的‘疾风’都出动了!”

“是啊!真的是‘疾风’!看来君府有大事情了!”

“听说是君夫人要临产了……”

“啊!不是吧?!据传言,君夫人怀胎已经十年之久,却迟迟不见动静。。。”

“是啊,我还听他们府上的一个下人说,十年之前的一个下午,君府突然被一片红光笼罩,片刻就消失了,真是异象啊。。。”

……

“这其中缘故咱们这些平民怎会知道……”

“走啊!去看看啊……”

……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喧闹的人群中夹杂着人们的议论与猜测。版权http://www.qi-wen.com/不少好事者已然撺动着人群往君府方向赶去。

君府。坐落于长风城东侧中部。占地百十多亩,是长风城最大的宅院。它的主人是君氏一族。传说君氏一族自从这长风城建立就已存在,而长风城具体建立于何年代,古城之内却无人知晓。

穿过几个闹市区,来到古城东侧,一座古楼巍然耸立。阅读qi-wen.com

古青色的墙砖堪比离其不远的城墙,古朴的灰青色,散发出一种沧桑久远的气息,如若亘古之时就存在于此。门封之处,两尊威武的门兽各守一边,狮首,麒麟之身,脚踏祥云,通体以南海神玉雕刻而成,神态惟妙惟肖,仿佛活物一般。夜晚之时,更是发出灿灿白光,大有同星月争辉之势。朱红色的大门,能有三丈多宽,给人一种坚不可破的直觉,大门之上,一副牌匾高高的悬挂其上,镏金色的三个大字‘君天府’,以古篆成字,以和大门同色的朱红配之,显得整个门楼庄严神圣,以及主人的非凡地位。府内,房屋错别有致,亭台楼榭,假山流水,镶嵌其中,小径通幽,百转迂回,奇花异草处处可寻,整体搭配远观凌乱,近看却井然有序,不失协调之美。

东厢房外,一帮女佣人正忙碌的出出进进。门外,一位头挽飘云发髻,国字方脸,剑眉星目,全身一袭白衫,脚踏七星芒鞋,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着急的在外边来回的走来走去,时不时停下向房内张望。奇闻网

“君安,二少主回来没有?”此时,中年男子一脸着急之色,拉住旁边一个府丁问道。

“老爷,二少主已经去了半个时辰,相信应该快赶回来了。”君安忙拱手答道。

“你去接一下,无论如何也要在一刻钟之内,把风婆接回来,赶快去!”

“是!”

君安转身出门,门外早已有人备好快马。

长风城外,一匹快马飞驰而来。马背之上,一青年男子单手握着缰绳,一手扶着身前的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风婆婆,我们必须以尽快的时间赶回,所以让您颠簸受苦了。”

“呵呵,不凡不必客气。君夫人怀胎十年,此时临产,本就要刻不容缓。况且这方圆万里之内,唯有你们府上的这匹‘疾风’脚力最快,若是我再选乘其他马匹,岂不耽误了时间,误了大事了。”中年妇女微笑的答道。

“是啊,母亲怀有身孕已差不多十年有余,真是前所未闻的事情,唉……”君不凡望着前方,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君文,为何门外如此吵闹?”那中年男子从正堂内走出,对身边一随从问道。

“老百姓在大街见到二少主骑着‘疾风’驶过,料想咱们府上肯定有什么事情,所以一些好事者聚集门外。我去赶走他们……”君文说着就要往门外走去。

“不必了,吩咐厨内,做些点心之类,分发给予他们,让他们各自散了吧。”

“这……”

“夫人就要临产了,就算是做些善事,好保佑夫人顺利临产,母子平安吧!”

君老爷眼望天际,尽管他刻意压抑自己的内心欢喜,可还是有丝丝笑意尽浮嘴角。平凡之人,怀胎十月,而夫人却怀胎十年,他等的都有些茫然,也有些害怕。不知道这个让他等了多年的孩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要孕育如此之久。传说中,上界天神哪吒也才只是孕育三年,出生之时,以肉球包裹,不知自己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异象。

昨夜突闻夫人即将临产,那份喜悦是无法掩饰的。于是遣二子君不凡骑乘自己多年以来视如至宝的宝马‘疾风’,去长风城南风雪谷,恭请名满神岛大陆的神医风婆。

传说这风婆已有百岁高龄,外貌却看似只有五十多岁。年轻之时,曾救治过一位因负伤镝落凡间的天神,后来那位天神回归上界之时,为了报答风婆的救命之恩,传授于她岐黄之术,风雪谷因此而名动神岛大陆。

第二章 血婴

第二章血婴

自太古至今,人作为凡世间灵长类动物,高高在上的主宰着这个世界,掌握着其他生物的一切生杀大权。然而,人类亦有自己的生、老、病、死。从生到死之间,经历着各种凡间磨难,世事的喜怒哀乐,人情之间的爱恨离仇,以及生活的酸甜苦辣咸。到最后,终亦是要化作一堆黄土,消逝在这个繁杂的尘世。

太阳已然西下,傍晚的云霞染红半个天空,和那红彤彤的夕阳相互映衬,使得整个长风城被蒙着一层红晕,古老的城墙,幽深的城池,浑然天成了一幅自然美景。

君府大门外,原本吵吵嚷嚷的人群,在君老爷的授意下,分得一些点心之类的恩惠,各自识趣的离开,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片刻后,这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安静,只剩下那两只玉刻门神兽,静静的望着前方,仿佛守护着什么。

君府东厢外,君老爷一脸焦虑之色,看着那些女眷进进出出,似乎想问些什么,却始终没说出口,只有着急的在门外踱来踱去。

“老爷,二少主回来了!”一位佣人匆匆的赶来对君老爷说道。

“君老爷最近可好啊?是不等的有些着急了?呵呵,夫人吉人自有天相,放心吧,有我老婆子在,保证她们母子平安。”

疾风仰首长嘶。君不凡从马背之上飘然而落,说不出的飘逸、潇洒、自然。风婆亦是扭身一转,轻盈的落地,显得如此利落,根本让人觉得她已是百岁高龄之人。

“哈哈……婆婆远道而来,本应傲天亲自前去请驾的,如今府上琐事繁多,抽不开身,所以才让犬子前去,望您老海涵!”君傲天说完深深一躬。显然这风婆的影响力足够大的。

“傲天,你若是说这样的话,就有些见外了,呵呵。好了,不多说了,还是你夫人临产要紧,快带我前去吧。”风婆说完径直朝东厢房走去。君傲天恭敬的跟在后面,送到门口,道:“婆婆若是有何需要尽管吩咐就是,傲天随时在门外听您差遣。”

“女人生孩子这种事情,男人根本帮不上忙。你就静候佳音吧,呵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觉间已是星斗漫天。东厢房,依旧是人影忙碌。整整一天了,孩子却还是迟迟不见动静,难道是……君傲天的心里那个着急啊。

呱呱……

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忽的响起。君傲天的心底,一块石头落了地。长吁一口气,坐在旁边的石凳之上。脸上喜悦之情悠然升起。十年了,终于还是盼到了尽头,盼来那做梦都会听到的婴儿啼哭声。

君傲天双手一合,遥对天际一拜。可就在这时,他的脸色突然来个180度的大转弯,瞬即那,变得极其难看。

只见那夜空之上,原本深邃的星空,此刻正慢慢的变得血红,四面八方,正有大小不一的红云慢慢的向着君府上空聚拢,转而合成一团,使君府上空好似笼罩在一片红霞之下,只是这红霞显得有些怪异。血红的颜色之中,夹杂着些许淡黄,形成的形状如若婴儿一般,说不出的诡异。与此同时,东厢房内,瞬间爆发出一片红光,冲天而起,撞击在那上空的红云之上,于那红云合并一起,顿时,红色之光,直冲九天之上。方圆万里之外,都可看的到这天地异象。此时的长风城,被这红光映衬的一片血红。

瞬间,只是一会瞬即的时间,红色光芒忽的消失,半空中,只剩那红云依然停留在君府上空。不过此时它正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不多时,它的形状渐变为一个婴儿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婴儿,只是血红血红的。那血色婴儿仿佛正在成长之中。他站起来了,是的,站了起来。悠的,眼睛也睁开了。两道血红的神光突兀的射出,向着君府大门之外的方向,一闪而没。继而,那血色婴儿身影一闪,进入了东厢房之内。

君傲天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疯了似的,跑进东厢房内。

“夫人,婆婆,你们没事吧??!!”声音中夹杂着一丝颤抖。与此同时,后面一人冲了进来,撞到了他的身上。“爹,娘她没事吧?刚刚那…...”君不凡也是颤声问道。

“傲天,刚刚孩子出生之时,发生了一件怪事,连同孩子出生的还有一道红光。那红光转瞬即逝,但过了不久又回来了,没入了这孩子的额头之上……

“快看,额头上有一个红字……”君不凡突然叫道。

只见那孩子额头之上,一个血红的字体,时隐时现。那字成古篆体,几人仔细看了好久,才认出那字是一个‘杀’字。

“此子出生之时,红光满天,又有‘杀’字印于额头,不知是我君氏一族哪位先人触逆了上天啊……”君傲天昂头长叹道。

“老爷,门外有一道士求见。”门外君安的声音响起。

君傲天几人面面相觑,今晚真是怪事连连。这老道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赶到,看来事情有些蹊跷了。

第三章 玄剑阁

第三章玄剑阁

“君老爷,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哈哈哈哈……”洪亮的声音之后是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只见从外边进来一位道人模样打扮,年龄五旬有余的老者,淸硕的面容,身着一件青灰色道袍,整个人看上去平淡无奇,惹人注意的是那道袍之上的一幅刺绣。黑白分明的伏羲八卦正印在道袍前身,一把白色宝剑,散发着灿灿的神光,剑尖与剑尾恰如其好的分别镶嵌于那伏羲八卦的两个阴阳鱼眼之上,浑然天成。那老道手持一柄拂尘,一把宝剑斜插后背之上,那剑柄的模样与刺绣上的剑柄一模一样。老道在君安的引带之下,踏步而来。

“原来是天玄道长,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君傲天边往外走,边略显郁闷的说道。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而且还是大事!”天玄道人说完,探头向屋内瞄了一眼,“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就直说了吧。你的孩子刚出生时的异象,相信这长风城方圆百里之内都看到了。我们自然也不例外,只是这关系了一件天大的秘密。”老道神情严肃,看似事情真的很重要。

“哦!?不知我这孩子身上有何秘密,刚刚的异象真的是前所未闻,道长竟然是玄剑阁的门人,晚辈实在是孤陋寡闻啊,还请道长详细讲来。”君傲天此时也神情严肃起来,毕竟刚刚发生的那一幕还恍若眼前,给他的震惊实在太大了。

“不知道你听说过玄剑阁没有?”

“玄剑阁?你说的可是神岛大陆西部那神秘的门派?”君不凡不知何时站在两人背后,吃惊的问道,“那可是几百年都不曾现身的门派了,现在还在凡间??老道,你不是就从那里出来的吧?天啊,我是在做梦吗?”君不凡一脸猪肝像,仿佛看到了天仙下凡一般,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道看。

“玄剑阁和城内的万花楼,我们的风雪谷,以及大陆北部的葬仙冢,合称为‘阁楼谷冢’。”风婆也从东厢房内走出,“天玄前辈,风如心有礼了!”风婆微微欠身,含笑说道。

“呵呵,原来人称玉菩提的风如心也在这里啊,刚亏我还担心这孩子的安危呢,看来是多此一虑了。”老道说话间朝着凉亭之下走去。君傲天对君不凡交待了几句。不多时,几个侍女端来清茶,点心之类。

神岛大陆西部,群山连绵起伏,原始深林云海笼罩,到处都是凶虫猛兽,大陆之人视那里如若禁区,从不敢逾越雷池半步。玄剑阁。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门派,传说已有几千年的悠久历史。派内之人从不过问俗事,也很少有弟子在凡间走动,所以是四大门派最为神秘的一派。曾有不少人深入那片区域探寻玄剑阁,却都是一去不复返。

“‘血婴出,神血溅,玄剑阁,苍龙剑,隔万年,再诛仙’。这是我派内掌门一直口口相传的,据派内古老典籍记载,血婴现身之时,也是我派现身江湖之时。而我派的使命则就是找到血婴,把这苍龙神剑交给予他。今晚,我夜观天象之时,突望见这边红光满天,不多时的那个异象,远在千里之外的我都看的一清二楚。我想我们的使命也许就要完成了。”老道说着从后背取下那把宝剑,轻轻的抚娑,“一万年了,你让我们玄剑阁整整守护了你一万年,现在你的主人已经出现,那你就回到他身边吧。”

就在这时,那苍龙剑突然自动出鞘,转眼间爆发出一片红光,瞬间照亮整个庭院,漫天光幕之中,一条苍色龙影破光而出,瞬息迎风暴涨,眨眼就变化为一条足有十几丈大小的白色神龙,声声龙啸,直震九天。与此同时,东厢房内,再次爆发出漫天红光,一团血红的光芒,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威压,缓缓升起,那苍龙见到这红色光芒,长啸一声,直冲而下,围绕着红光盘旋不已。

第四章不良婴儿

第四章不良婴儿

那苍龙神剑自动离鞘,爆发出漫天红光,红光大盛,一条苍龙破光而出,在君府上空盘旋低啸,这让在场众人震惊无语。可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那消失许久的红光再次爆发而出,和那神剑红光一遇即和,一股无形的威压瞬间笼罩整个长风城,让人心中升起一种臣服的恐惧感。这一刻,长风城内,万兽皆朝君府方向伏拜,那强大的威压,让这些普通的飞禽走兽,深深的感受到来自灵魂的颤栗。这时间,从东厢房内,颤颤微微的走出一个小不点,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胖乎乎的小身子,如若粉妆玉砌一般,走起路来,歪歪扭扭,两只小手左右平伸着,好似有什么托着一般。全身上下蒙罩一层淡淡的红晕,那额头之上,一团灿灿红光如若火焰一般,熊熊燃烧,红光之中,一个古篆‘杀’字,时隐时现其中,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小P孩一走三扭的走来出来,接着众人看到了比这让人无语的画面,那小P孩径直走到君傲天身边,竟然开口说话了,“爹,为啥不过来扶我,要是我摔倒了怎么办?哼……”说完又走到君不凡身边,拉起君不凡的裤脚,站在那竟然撒起尿来。尿完了,还长吁一口气,白了君不凡一眼,“老哥也是坏蛋,今天没穿内裤,羞羞脸。”接着又转身对风如心说道:“婆婆好!婆婆好漂亮!”风如心一时愣了,这才多大的小孩啊,刚刚出生不久哎,竟然会开口说话走路,而且如此夸张变态。但小P孩接下来的动作让人生出一种做梦不真实的感觉。只见他走到天玄道人跟前,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咧嘴哭了,天玄道人一愣,可就在这时,小P孩‘噌’的一下就跳了起来,天玄道人双手本能的一接,小P孩被老道抱在怀里,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做出让老道郁闷之极的动作。只见他边哭,可是就不见有泪流出,反而脸上带着一种坏坏的表情,两只小手随着哭声有节奏的拍打着老道的老脸,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嘟囔着,“臭老道,破老道,竟然拿我的宝贝玩具,都多长时间了,才来还我,啊啊啊啊啊……”

无语,彻底无语。老道更是无语。那TMD是你的玩具?!我靠!不是吧?!那可是我玄剑阁守护了几千年的宝物哎。我玄剑阁守护了几千年了,可是这伤心几百代掌门都未曾参透这神剑的秘密,说的夸张一点,不怕被人笑话,我们玄剑阁连神剑怎么开启都没研究出来。这小不点竟然说是他的玩具,还说……MD,真的是超级郁闷。老道我活了几百年了,竟然有小孩说我和他抢玩具。

“啊……”老道突然大叫,众人从震惊中醒来。“大爷的!我真的是无语了!这是刚出生的小孩吗?简直是变态加超级无赖……啊……”老道再次大叫起来。这次只见那老道咧着嘴,苦笑不得的表情,配上一副不知何时增加的‘墨镜’,整个人看起来,让人想起杂戏团的小丑,滑稽到了极点。

“小白,过来,这破老道再哭,给我吃了他!”小P孩昂头对着半空中一直盘旋低啸的苍龙说道。这招很管用,老道立马不吱声勒。“爹,过来抱抱,我不要这破老道抱了,老是咧着嘴,一点也不听话。”老道那个郁闷啊。自己活了几百岁了,到现在竟然被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P孩说自己不听话。这真是……

君傲天一边吃惊的走来,一边拨棱着脑袋。他感觉自己真的是在做梦。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疼,不是在做梦,是真的,那这也太让人震撼了吧。等了十年了,等来了这么一个超级小变态的儿子。“爹,你再敢骂我,我告诉我娘去!哼……”强悍!实在是太强悍了!连别人心底想的什么,都能知道,看来这以后还真的不能……

君傲天走到老道跟前,双手接过小P孩,对老道说道:“道长请见谅!”小P孩临离开之时,又狠狠的用他那双小手在老道头上拍了两下,“看你以后还抢我的小白不!”

我的神啊。我不敢了。打死我也不敢了!这是老道第一能想起的念头了。

“爹,我的名字叫弑天,好不好听?”小P孩开口对君傲天问道。

不是吧??!!连名字都给自己起好了,而且还叫弑天?!我君傲天真的是……

今天众人真的见识了什么叫做变态与强悍。

斧碎虚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斧碎虚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凤披霞:江山太轻莫若君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凤披霞:江山太轻莫若君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凤披霞:江山太轻莫若君目录预览:第五章隐忍第六章比试第七章刺客第八章离弦之箭第九章请赐教第十章坚定的眼神第五章隐忍田笙笛含羞的低下头,声音软糯可亲,让人不自觉想要靠近,可只有尹浣沁知道,这么一个才华横溢的才女,内心竟是如此的狠毒不堪丧尽天良!“哪有,田姐姐太谦虚了。”五公主不满的嘟嘟嘴,眼角瞄到一脸沉静的尹浣沁那边,她忍不住开口道:“尹姐姐今天可真漂亮。”锦妃闻言眉头不经意一皱,这孩子……尹浣沁闻言回她一笑,淡淡的道:“谢谢,公主今天也很漂亮。

  • 名门隐婚:前夫,复婚请排队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名门隐婚:前夫,复婚请排队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门隐婚:前夫,复婚请排队目录预览:第五章你吃醋了吗第六章送饭第七章以后不要再来了第八章离开第九章莫名的想念第十章他又结新欢了吗第五章你吃醋了吗看见出现在眼前的宋若初,他的眼角轻轻一挑,淡漠的眸底颜色如泼墨一般深沉,“过来!”他朝她招招手,湿润的额发滴落一滴水珠,在他薄细的唇上,透出一股禁欲的诱惑。宋若初握着浴巾的手心汗湿一片,内心紧张,浑身的肌肉都僵硬着,但她却扬起一张笑脸,跨进了浴缸里。雪白的浴巾在水面如同白莲一般展开,她的身体接触到男人的

  • 腹黑总裁追妻游戏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腹黑总裁追妻游戏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腹黑总裁追妻游戏目录预览:第005章父亲的电话第006章遇上前男友第007章对他死心了第008章一点也不感兴趣第009章和你没关系第010章已经在努力第005章父亲的电话闻言,迟欢的脸色刷地苍白,季晴看着她惊变的脸色,本来是不想说出来的,就是怕迟欢会有这样反应。“算了,迟氏的事你就别管了,好好给我在这里工作。”季晴拍拍她的肩膀。迟欢愣怔地出神,陈立诚,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勾勒出男人俊逸的轮廓,他温和的笑,他指尖的温度,他温暖的怀抱,竟是勾起了她过往所有的

  • 顶头boss:最贵男朋友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顶头boss:最贵男朋友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顶头boss:最贵男朋友目录预览:第5章:防盗防火防妹妹第6章:蛇鼠一窝第7章:聚餐第8章:打的就是你第9章:摊上大事了第10章:好戏登场第5章:防盗防火防妹妹第5章:防盗防火防妹妹见她走了进来,两人总算收敛一点。俞子浩更是走上前,想帮她把挡住视线的发丝别到耳后,却被她躲开了。他微微一愣,她已经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勺了碗粥,低头吃起来。坐在她对面的唐语欣,心生嫉妒,狠狠地瞪了俞子浩一眼。冷咳两声,用眼神让他坐下来。俞子浩只好重新坐下,原本碍于

  • 豪门千金杠上冷情总裁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豪门千金杠上冷情总裁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豪门千金杠上冷情总裁目录预览:第4章失去(4)第5章失去(5)第6章霸占(1)第7章霸占(2)第8章霸占(3)第9章霸占(4)第4章失去(4)楚景月笑着目送了乔以溪的离去,待车子消失在大门口的时候,楚景月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扭头看着旁边的楚墨,眼眸中带着一丝冷笑:“果然和你妈一样,都是狐狸精。”楚墨瞪着楚景月,彻骨的寒意迅速窜上了脊梁骨,她气愤,怎么都猜想不到自家姑姑会是这样的一个人。楚墨怒视着楚景月:“请你放尊重点。”“难道不是吗?”楚景月不屑地

  • 我的老婆我来爱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的老婆我来爱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我的老婆我来爱目录预览:第5章:不睡不相识第6章:谁敢打我的女人第7章:出轨和劈腿第8章:会不会忍不住第9章:全都是为了你第10章:你算个什么东西第5章:不睡不相识“给钱你不要,那你说究竟要做什么吧?”顾悠然真的是要被这死皮赖脸的男人给气死了!“如果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给睡了,女人要男人负责,这个负责一般是指什么?”沈致远漫不经心的问。“当然是男人要给女人交代,总不能白睡。”顾悠然回答完才发觉上当受骗,当即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她怎么就这么蠢?明明人家设了

  • 邪魅总裁:萌妻要落跑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邪魅总裁:萌妻要落跑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邪魅总裁:萌妻要落跑目录预览:第5章男友上门第6章见公婆第7章再遇魔鬼第8章暗示第9章他是小叔!第10章求你放过我第5章男友上门“朋友家?”南雨柔冷笑一声,打量着南诺身上那破破烂烂不成样的衣服,眼底满是轻蔑,“在朋友家?男朋友的家吧?这玩得是有多过火啊,连衣服都这样了……只不过,阎北昨晚上来家里找你,这么看来你昨晚一定不是跟阎北在一起咯。”阎北两个字就好似一根刺,深深扎进南诺的心里。“不是男朋友,就是学校的朋友……因为是过生日,所以有点过火……那

  • 俏总裁的医武兵王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俏总裁的医武兵王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俏总裁的医武兵王目录预览:第五章女汉子第六章美女护士的免费保镖第七章有美相伴的幸福生活第八章兵王本色第九章你出来混,你爸妈知道吗?第十章下马威第五章女汉子刀疤是万青手下四大干将之一,接到万青的命令后,马上离开了医院。万青看着带着几个人匆匆离开的刀疤,心中还有些不放心,他感到如果单单靠武力威胁,很可能无法让龙飞屈服,于是转身出了住院部,朝院办走去。今天凌晨,万青曾经亲眼看到龙飞是怎么对付廖光辉的。这让他意识到龙飞是个非常难对付的人,这个人不但够狠,而且善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