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狂傲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1:27: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狂傲天下

第1章 天光大陆

“啊!”的一声,叶凌天挥舞着双手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说明http://www.qi-wen.com/

叶凌天只感觉脑袋里传来一阵犹如被千百根针扎般的疼痛,不仅如此,这阵疼痛仿佛使叶凌天的灵魂也跟着颤抖起来,叶凌天双手抱头,豆大颗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缓缓地冒了出来,最终叶凌天由于承受不住这撕心裂肺的疼痛,重新倒在床上,陷入了昏迷之中。

渐渐地,那种强烈的疼痛稍微淡薄了一点,虽然如此,可脑海中那种仿佛被针扎一般的疼痛却依然让人无法忍受。

无数原本不属于叶凌天的记忆蜂拥而来,一时间充斥了叶凌天的所有思维。

叶凌天此时的脑海中乱成一片,一会儿是在雕梁画柱的古房中调戏侍女的画面,一会儿是在电脑前关注杀手公会的画面,时而是在赌场滥赌的画面,时而是手持匕首刺杀别人的画面……

那些原本不属于以及属于叶凌天的记忆仿佛就像走花灯似的在叶凌天面前闪现,事无巨细,让叶凌天有一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觉,但那些事情又确确实实似是自己经历过的一般,两种记忆慢慢地混合到了一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叶凌天脑海中的疼痛渐渐地消失不见,叶凌天也从昏迷中缓缓地醒了过来,双眼慢慢地睁开。

叶凌天急忙坐起身子,打量着自己现在拥有的身体,发现这具身体异常的孱弱,跟以前自己的身体没有丝毫的可比性,再结合自己脑海中多出的那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聪明睿智的他如果还想不到发生什么事,那他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叶凌天苦笑不已,他真的没想到穿越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他身上,要知道他以前在看到那些穿越小说和电视剧的时候,可都是对那些嗤之以鼻的,压根就不相信,但现在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到自己身上,让他不信都不行,别提心里什么滋味啦!这就好比你从来都不相信这世上有神存在,但有一天突然有一尊神出现在你的面前,打翻你以前的想法,让你不得不相信,这时你就会有一种好像被变向强迫的感觉。说明http://www.qi-wen.com/

叶凌天前世是一位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王,自出道以来,凡是他接下的暗杀或者其他任务,他都能出色的完成,好像对于他来说就没有什么任务是完不成的,完成率高达百分之百,正因如此,杀手界的所有人都认为叶凌天是当之无愧的杀手之王!他们自问自己是做不到叶凌天那样的,对于他们来说,叶凌天当真是前无古人,至于是不是后无来者那就不知道啦!

叶凌天这次是听闻昆仑山有一柄神剑出世,名为“陨世”,所有国家纷纷派人来中国抢夺,叶凌天岂容泱泱华夏的宝贝落入他国之手,也前往昆仑抢夺。所幸叶凌天身手高超,终于夺得神剑,九死一生逃离昆仑后,刚刚松了一口气,但谁知此时天空之上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道道雷电在天空中酝酿,叶凌天有些疑惑地看着天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就在他刚想离去的时候,那天上的雷电就像是疯了一样,疯狂地向着他手中的陨世神剑劈去,当然连叶凌天也包括在内。

从天上降落下的雷电,仿佛蕴含了无穷无尽的神力,隆隆巨响使人震耳欲聋,夺目的雷光瞬间便将叶凌天给淹没了。

叶凌天根本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代杀手之王居然会死的如此窝囊,如此怪异,在断气之前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我,草”

……

叶凌天此时坐在床上,正在整理着自己脑海中多出来的记忆。

这个世界是一片被称为天光大陆的地方,和原来的世界不同,天光大陆不仅没有先进的科学技术,也没有先进的法治制度,虽说如此,但天光大陆却繁衍出了属于自己的文明,而且,天光大陆更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你实力越强就越是受人尊敬,相反,只能任人宰割。

除了各国皇族以外,还有各种世家和宗门以及一些小势力林立其中,占据着或大或小的一块范围繁衍生存,甚至就算是普通人,也有习武的习惯和爱好,只不过天资不同,根基不同,所学不同,终究还是限制了他们的发展。

天光大陆上的修为等级依次划分为筑基、灵者、灵士、灵师、灵狂、通灵神域、灵君、灵王、灵帝、灵圣十大境界,除筑基境界分为九品之外,其余每个境界又分为前、中、后、巅峰四个小境界。狂傲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天光大陆灵药、灵宝和灵法等级又分为人、地、天、仙、神五个等级,除却神品以外,其余每个等级又分为下、中、上、极品四个小等级。

天光大陆共有三大帝国,分别是天宇帝国、落花帝国、古炎帝国,在三大帝国之中除了那些明面上的官宦世家和小势力之外,还有一些为数不多的隐世宗门和家族,这些超脱世俗的宗门和家族是连皇族也不敢轻易招惹的存在,可见其实力之强,当然,他们是不能够轻易过问世俗之事的,以免发生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除却三大帝国的疆土之外,天光大陆上还有许多人类不敢轻易涉及的地域,这些地域包含着人族两大险地以及那些与人类不同的种族居住的地域,如魔族、妖族以及巨灵一族。

叶凌天现在身处的地方便是天宇帝国都城天宇城其中一个巨无霸家族的所在,叶家。

叶家发展于两千多年前,是天宇帝国仅次于皇室的超级家族,原因就是当初叶家的老祖宗叶辰和天宇帝国的开国皇帝天宇大帝是八拜之交,两人历经千幸万苦才建立了天宇帝国,可以说天宇帝国的一大半江山都是叶辰给打下来的,自从叶辰死后,天宇帝国也是由叶家子孙世世代代在守候,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其他两大帝国这一千多年以来,也不敢贸然进攻天宇帝国,三大帝国之间倒也算相安无事,同时这也奠定了叶家在军权方面绝对的领导地位。

这几年来,天宇帝国内乱也都是由现任叶家家主,天康王叶天行带兵平息的,而叶天行的儿子威武大将军叶战天也在这一场平乱中壮烈牺牲,他的妻子秦氏在诞下一子后,因为难产也撒手人寰。

而叶凌天现在所用的这具身体便是威武大将军叶战天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儿子、天康王叶天行最加宠爱的孙子,正因为他的家世显赫,所以也就养成了他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游手好闲的纨绔性子。来自http://www.qi-wen.com/

……

(新书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和关照!希望大家能够耐心的看下去,相信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的,不出二十章,大家会越看越有意思的。)

第2章 神魔灭世诀

此时叶凌天已经把这具身体十几年的记忆消化一空,懒懒的躺在床上,嘴里嘀咕道:“想不到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竟然也叫叶凌天,这样也好,倒是省得我再改名字了,不过他也真够悲剧的,刚出赌场,就被一道黑影杀死了,至死也没看清凶手的面貌,也真是可怜!不过我既然占用你的身体,我自会为你报仇的。”

唯一让叶凌天感到遗憾的就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也真是有点儿废物,再怎么说叶家也算的上是一个传奇家族,在天宇帝国一千多年的守护过程中立下过无数汗马工劳,几乎每一任天宇帝国的兵马大元帅都是出自这个超级家族,天康王叶天行也不例外,他不仅是叶家家主,也是现任的天宇帝国兵马大元帅,可以说叶家虽然是代代单传,可每一个叶家子孙无疑都是人中龙凤,旷世人杰。这种现象一直在延续,只是到了叶凌天这一代,这个现象才被打破,这一代的叶家少爷叶凌天被人冠以‘废物’之名,因为他在九岁到十五岁这六年来,除了把修为修炼到筑基境四品之外,其他方面几乎没什么长进,额,要非说有长进的话,他的纨绔性子堪称天宇帝国第一,在吃喝嫖赌这几个方面的成就可谓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整个帝国就没有不知道叶家大少的,真可谓是臭名远扬,所以人中龙凤,旷世人杰自然和他无缘。

“咦?按记忆上来说,原来的叶凌天应该住在东厢房,而且有几个下人也住在这里,不应该这么安静才对啊!”叶凌天有些疑惑。

叶凌天不知道的是,在他出事以后,御医曾经用药物吊住过他的最后一口气,让叶家的人有时间去寻找能救活叶凌天的丹药,杨若言为了避免自己的孙子被别人安插在叶家的奸细再下毒手,出什么意外,所以就命令下人们,任何人不得靠近叶凌天的房间。

“算啦,不想了,还是想想怎样才能把修为提上去吧!要在这个天光大陆混下去,没有实力是万万不行的,当然,有了实力以后,赶紧把废物这个名头去掉才是硬道理!”叶凌天对原主人被叫做废物很不满,额,貌似他刚才也说过原主人是废物来着,但毕竟他们现在是一体的,被称为杀手之王的他怎么也不愿意背负这个耻辱的名头,他说可以,但绝对不允许别人也这样说,这是作为一个杀手之王最基本的尊严。阅读qi-wen.com

“呵呵,你的想法是很不错的,但是想要将修为提上去,却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你若是想要快速的提升修为,对你来说是很困难的。”突然一阵奇异的声音缓缓地响了起来。

“谁?谁再说话?”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叶凌天心中顿时一惊。

“小子,是我,我就在你的体内!”那个奇异的声音再次出现,但是这一次声音却是从叶凌天的丹田中传来的。

此言一出,叶凌天便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微微的一热,随即一道雪白色的光芒好像烟雾一般地从眉心飘了出来,慢慢地凝聚在一起。在叶凌天惊讶无比的表情中,很快的一个气宇轩昂、英俊非凡的白袍青年就这样子出现在了叶凌天的面前。奇闻网

“你是人?是鬼?怎么会出现在我的体内?” 叶凌天的问题如同是机枪扫射一般飞快的问了出来。

白袍青年却轻轻的摇摇头,说道:“我不是人也不是鬼,确切的来说我是一个灵体。至于为什么我会在你的体内,我就给你解释一下吧,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吗?”

叶凌天心中一动,道:“难道是因为你的缘故?”

白袍青年轻轻的点点头:“不错,确实是因为我的缘故,你现在看看你的丹田就明白啦。”

叶凌天闻言,立马运转体内那薄弱的修为,心神沉浸,内视丹田,一看之下,险些惊呼出来 ,只见在自己的丹田中间,一把陨世神剑的缩小版静静地竖立在那里,大概只有一根食指大小,一层白色的光泽如同是活物一般的在剑体上面游走着,无形之中散发出一股蔑视天地的霸气!

叶凌天感受着剑体散发的气势,心想:难道是这把陨世神剑带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所以它才会出现在我的丹田之中,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位白袍青年不就是……

想到这里,叶凌天看着眼前的白袍青年,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难道是陨世神剑的剑灵?”

“恩,不错,你可以称我为剑灵,之前我一直在休养生息,等待破土而出,重见天日,后来被你得到,在剑里看到有一道雷电劈中你,就在你的灵魂快要消散的时候,我把你带到了这个世界,因为我不想陨世神剑再次被埋没。”白袍青年淡淡地说道。

叶凌天听后,缓缓地长吁了一口气:“原来如此!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你表现的很镇静,如果换成别人,灵魂突然穿越到另一个世界,肯定会惊慌失措不知所以,但你却没有一丝的惊慌,不错,你真的很不错。”剑灵看着叶凌天,有些欣赏地说道。

“剑灵,那你刚才说我若是想要快速地提升实力会比较困难,这是为什么?”叶凌天想起刚才剑灵说的第一句话,不禁好奇的说道。

“你前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修炼,更不知道什么修炼的灵法秘籍,虽然现在你记忆融合之后,已经全部了解啦,但如果你修炼脑海中的那部叶家灵法的话是不可能快速提升实力的,因为那部灵法的品阶只是天级下品。虽然也能让你达到一个差不多的层次,但想要快速地把修为提上来,问鼎强者之流,无疑是在痴人说梦。”剑灵解释道。

“既然这样,剑灵你见多识广,应该会有办法吧?”叶凌天问道。

“办法肯定是有的,只要给你一部上好的灵法,再服以灵丹妙药,快速提升起你的实力不是问题。”剑灵缓缓地说道。

“哦,光靠灵法不行吗?用丹药提升修为不会有副作用吗?”叶凌天再次问道。

“那就要看是什么丹药了,我给你说的丹药是不会有副作用的” 剑灵回答道。

叶凌天听后,眼中一亮:“你既然这么说,那你肯定有灵法和丹药吧?”

“有,以前我收集过很多灵法,不过丹药我没有现成的,要现用现炼,只要药材你准备好就可以,现在我就传你一部《神魔灭世诀》,这部灵法在这个天光大陆上就算不是神级,最起码也是仙级的。”剑灵说着,指尖在叶凌天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这时,叶凌天脑海中赫然出现啦五个金光大字——神魔灭世诀,紧接着,一行行小字陆陆续续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叶凌天看完之后,急忙双手掐十,盘坐在床上,默念总纲:“坠入魔道,绝情毅然;身入神者,人故有情…魔虽无情,天道至情;神若忘情,与魔何异…神魔互转,一念之间,无情至极亦是有情,有情至极亦是无情,正邪皆于心,亦正亦邪,万法不可破也……”

随着叶凌天默念总纲,只见一丝丝的黑白之气不停地在叶凌天体内体外游走,此时的叶凌天逐渐陷入一种玄妙之极的境地。

而房间外,空气中的灵气突然间像是受到什么吸引一般,全都疯狂的朝房间里聚拢而去,一道道灵气,被叶凌天逐渐吸收、化为自身的灵力。

剑灵看着叶凌天吸收灵气如此之快,害怕被有心人察觉,早已右手一挥,把叶凌天吸收灵气的范围缩小到不易让人察觉的地步,看了一眼正在修炼的叶凌天,随即化为一阵白雾,进入叶凌天的丹田之中。

(把心交给读者,认真去写本书,用心对待每一字,为大家呈现精彩内容,这就是猖狂对于自己的硬性要求,请大家看在猖狂这么有决心的份上,给个推荐票票鼓励一下吧!)

第3章 千人陪葬,又有何妨

就在叶凌天苦苦修炼的同时,叶家正厅内的气氛却是显得有些压抑。

“天行,御医说,天儿的脉搏现在异常微弱。虽然已经给他服用过续命丹,但也只是吊住了他的最后一口气,如果在十天之内不能得到五品炼药师炼制的还魂丹,十天后就真的回天乏力了!”满头白发的老妇人颤颤巍巍地说道,只见她脸色苍白,眼眶有些红肿,似是刚刚哭过。

“若言,你放心,我已经派人前去寻找还魂丹,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叶天行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制自己镇定下来。

“那就好,那就好……天行,你说他们那些人为什么要杀害天儿?虽然他们都与你在朝堂上关系不合,但天儿现在在所有人的眼里只不过就是个空有外表,实力弱的可怜的纨绔子弟而已。这样的人根本是不会对他们产生任何威胁的,他们为什么还要出手?”杨若言皱眉问道,这个问题她始终思考不出答案。

叶天行冷冷一笑,“哼!若言,对于那些人来说,死人才真的不会产生威胁,他们明显就想让我们叶家的香火彻底断绝,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叶天行说着,手中端着的茶杯的突然破碎开来,那是极度愤怒的他捏爆了茶杯。由此可见,叶天行现在是多么的愤怒!

杨若言长叹一口气:“真是苦了天儿啊!希望他能挺过这一关吧!”

“刚才我已经去过军营,安排啦一些事情,如果十天之后天儿真的救不活,那我就血洗京都,虽然想要对付我们叶家的人很多,但严格说起来,整个朝廷敢于对天儿下手的,也就只有王家和孙家有这个胆量,一个是皇后的娘家,一个是当朝宰相,而且我和这两家的人都有过节,当然也不排除是别的人想要嫁祸给他们的可能。尽管我无法确定凶手到底是谁,但这并不妨碍我报仇,我就将王家、孙家和与我敌对的人,以及那些跟我们叶家有仇的人通通杀掉,顺便将那些图谋不轨的人也一并清理掉,正好也帮皇上正一正朝纲,宁可错杀千人,也绝不放过一个!让这将近一千人统统都给我们的孙子陪葬,凶手肯定在他们之中。”叶天行斩钉截铁地说道,刚劲的气势让杨若言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叶天行没有丝毫地犹豫,同时脸上闪过一丝疯狂。将他的愤怒和决心彰显到了极致,让人丝毫不敢怀疑这些话的真实性。

脸色煞白的杨若言看着自己的丈夫,脸上满是震惊,随即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天行,你……你真的打算要拿将近千人的生命来为天儿陪葬,这会不会有些残忍?再说你要是把王家和孙家的人都杀掉,到时候皇上肯定会认为你要造反,就算你没有这个意思,但这么大动作,皇上会相信你吗?”

“既然他们都不想让我叶家好过,那我要杀他们又有何不可!要说残忍,呵呵,天儿都没了,叶家香火都断了,还有什么残忍可言!就算明知是错,又能如何?无论怎样,那个凶手是逃不掉的!再说这些人都是死有余辜。皇上如果认为我这是要造反,那就随他去吧!为了天儿,我就疯狂一回,等到给天儿报完仇以后,哪怕皇上要将我叶家满门抄斩,我也毫无怨言。”叶天行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杨若言听后,轻叹一声,道: “既然你意已决,我还能再说什么呢!”

“若言,我现在要去皇宫,面见皇上,听说皇宫内的三位供奉之中有一位是炼药师,就是不知道是几品的,我去看看他手里有没有还魂丹。”叶天行平复一下心情后,缓缓地说道。

“那好,你去吧!我也去看看天儿。”说完,杨若言便起身向门外走去。

叶天行看着杨若言那萧瑟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也起身向门外走去。

……

许久,叶凌天的双眼猛地睁开,只见眼中一道精光闪过。如果有人在他面前,一定会惊的说不出话来,此时的叶凌天双目一片深邃,不仅如此,身上的气势也有所变化,整个人看上去,无端给人一种极其冷傲的感觉。

现在的叶凌天,已然突破到筑基境六品,虽然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达到筑基境六品没什么好惊奇的,但他修炼所用的时间却足以让人惊奇,只不过短短一盏茶的功夫,便由筑基境四品直接跨越到六品,还隐隐有继续突破的迹象,这件事如果让大陆上的那些所谓的天才知道的话,恐怕也会羡慕嫉妒恨,连连抱怨老天不公吧!

“呵呵,修为提升的很快嘛!才一盏茶的功夫就到筑基境六品,真是可喜可贺呀!”脑海中传来剑灵夸奖的声音。

“剑灵,不管怎么说,还得多亏你给我的这部《神魔灭世诀》,这部灵法不愧是仙级的,修炼起来感觉灵气流通的异常快”叶凌天有些欣喜的说道。

“那是肯定的,要不怎么是仙级灵法呢!”剑灵的语气中有些得意。

“剑灵,你说我要怎样做,才能将陨世神剑从丹田中取出来使用?”叶凌天问道。

“你现在实力还很弱,等你什么时候达到灵狂之境时,只需意念一动就能召唤出陨世神剑来使用了……注意,有人向着你房间过来啦!”剑灵提醒道。

剑灵话音刚落,叶凌天便听到屋外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

不到片刻时间,房门便被人缓缓地推开,叶凌天抬头朝来人看去,只见一个年纪大约在五十多岁的老妇人走了进来,在她身后紧跟着两个身穿素衣相貌一般的女子。

等看到叶凌天坐在床上的时候,杨若言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随即直接快步来到床边,无比关心又有些疑惑地问道:“天儿,你的伤势好了?”

这个老妇人给叶凌天一种十分亲切温暖的感觉,叶凌天看着面前这位老妇人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面孔,再联合脑海中的记忆,瞬间便确定了她的身份。

叶凌天露出一丝微笑,道:“嗯,祖母,你看我现在像是有事的样子嘛!”说着还象征性地用拳头捶了捶胸口。

杨若言看到叶凌天的确康复了,不由得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道:“傻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叶凌天见到杨若言这么关心自己,心里微微一酸,在前世自己何曾体会过家人的温暖,在此刻,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我一定要好好保护我的家人,不管是谁也休想伤害他们,否则我必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

(今天一更已经送到,求收藏,求推荐!)

第4章 外出

杨若言从欣喜中回过神,觉得有些不对劲,说道:“御医说如果十天内找不到还魂丹……你,你就没救啦!可是现在你明显没有服用过还魂丹,就算是御医走眼,也绝不可能康复的这么快啊!”

不错,按常理来说,原来那哥们已经离开人世了,要不我也穿越不到他身上,但这个事情我是肯定不会说的。叶凌天在心中嘀咕几句,紧接着面不改色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稀里糊涂就康复了,而且修为也提升不少。“

杨若言狐疑地瞥了一眼叶凌天,随即运起自身的修为查看了一下叶凌天的修为,发现他的修为的确有所提升,刚才自己太高兴给忽略啦!随后,她又感知一下周围环境,发现房间内还有一丝残留的若有若无的强者气息,随即小声嘀咕道:“难道是有什么云游高人路过这里顺道把天儿给救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和天行好歹也有灵狂后期的修为,没道理一点儿也没发觉啊!……难道那人的修为已经达到通灵神域之境甚至更高?对,有这个可能,否则那人来的时候不可能连一丝灵力波动都没有流露出来!”

那丝强者气息正是源自于剑灵,剑灵刚才在房间里出现过,而且剑灵消失在房间里的时间并不是很长,空气中难免会有残留下来的气息。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竟然阴差阳错地打消了杨若言心中的疑虑。

“天儿,你可看清楚那个打伤你的人是谁?”杨若言问道,拳头不由自主地攥紧。

“当时,那个人速度极快,孙儿并未看清。”叶凌天如实说道。

杨若言长叹一声,“哎,既然没看清楚那就算啦!反正你现在已经康复,这样你祖父就不用大开杀戒了!”说着她无奈且惋惜地闭上了眼睛。

叶凌天听得满头雾水,连忙开口问道:“祖母,您说的什么意思?为什么祖父要大开杀戒?”

“哦,是这样的,你祖父说如果十天后真的救不活你,而且到时候又无法确定凶手到底是谁,就打算把所有的和我们叶家有过节的人全部杀光,反正凶手肯定就在这里面,用这将近千人的生命统统都为你陪葬。不过现在你已经康复,凶手可以慢慢的查,那些人就不用全部被杀啦!”杨若言耐心地为叶凌天解释道。

叶凌天听后,直感觉头皮发麻,心中阵阵凉气。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您是说,祖父打算要杀千人来为我陪葬,这手笔也真够大的,幸亏我是没事,要不天宇城可就真要血流成河啦!“叶凌天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寒而粟。

接下来的五天里,叶凌天除了吃饭就是修炼,日子过的倒也是逍遥自在,在这期间,杨若言时不时地过来看看叶凌天,关爱之情溢于言表,叶天行也来过几次,发现叶凌天较之以前有很大的转变,现在不仅变得肯努力修炼了,而且修为提升的也很快,短短两天时间便又由筑基境六品提升到七品,最后一次来的时候,发现叶凌天居然已经到达了筑基境八品,这让老爷子甚感欣慰。

老实说,叶凌天对自己的这具身体虽然不尽满意,但是这幅身躯的相貌还算是相当的不错,一头乌黑色的长发,披到肩头;两道剑眉,争锋相对;一个鹰钩鼻子,十分精致,还有一双炯炯有神的丹凤眼,脸上虽然略带一点儿稚气,但也算得上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

这天一大早,叶凌天身穿一身白色长袍,走在天宇城的大街上,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腰悬宝剑的护卫,而且在这两个人衣服的胸口位置还有一个小小红字‘卫’,证明着他们的身份--叶家血衣卫。

叶凌天对身后这两个护卫也没办法,尽管不想让他们跟着,但老爷子的命令却不得不听从,要不自己就根本不可能出得了叶家的大门,所以只好无奈的接受,对于叶凌天来说,这可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当少爷的感觉。

叶凌天还是第一次走在天宇城的大街上,不免对这个世界的人情风土有些好奇,左看看右看看,颇有些目不暇接。

整个天宇城有将近千万人口,宽敞的道路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各种蔬菜的叫卖声不绝于耳,除此之外,各种店铺林立两旁。

突然,叶凌天似是发现什么一般,赶紧向着一个方向奔了过去,护卫急忙追赶上去……

叶凌天此时正站在一家名为‘百药堂’的药铺前,跟在他身后的两名护卫看了看药铺,又看了看叶凌天,都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自家的少爷来药铺做什么。

正打算抬腿进去的时候,叶凌天一愣,因为叶凌天敏锐地发觉到有一股淡淡的杀意时不时地向着他这边传来,这是叶凌天前世做杀手时所培养出的危机意识,总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危机,也正是因为这样,叶凌天前世才避免了许多的必死之局。

只见在叶凌天身后几十米的地方,站着三个人,一个是青年,大约是二十几岁的样子,在他身旁站着两个魁梧的大汉,似是他的护卫,那个青年看向叶凌天的目光中满是杀意,而他身后的两名护卫则是一脸的不可置信,随后两人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尽管那两名护卫眼中的那丝失望表现的很隐蔽,但还是让刚刚转过身子的叶凌天捕捉到了。那个青年见叶凌天转过身来,急忙将眼中的那份杀意隐藏起来。

叶凌天的两名护卫此时也向着那三人看去,但现在那三人早已不复刚才的表现,所以他们并未发现什么异样。

叶凌天已经从记忆中确定了这个人的身份--王家大少爷,王毅。

叶凌天心中冷笑一声,暗道:连自己的情绪都不能合理掌控的人,能成什么大事,想杀我,祖父说想杀我的人多了,你算哪根葱!不过依你护卫刚才的表现来看,我已经百分之百的确定原来那哥们的死绝对跟你脱不了关系,你们王家就等着我的血腥报复吧!

“凌天,那个人身后的两名护卫都有灵士之境的修为,就算不是中期,也是极为接近的那种,反正比起你身边的这两人,实力要强上一些。”剑灵的声音突然在叶凌天的脑海中响起。

叶凌天丝毫不怀疑剑灵此话的真实性,要知道叶凌天现在根本就无法判断剑灵到底是什么程度的修为,反正它很强就对了,因为叶凌天感觉剑灵的气息比之自己的祖父不知要强上多少倍。

“哎呦喂,这不是叶少嘛,好久不见啊!”王毅的早已将眼中的杀意隐藏起来,热情地向着叶凌天的方向走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多么要好的朋友呢!

“没错,是有好久没见啦!王毅,你还是老样子,什么也没改变嘛,看起来还是那一副阳痿样,呵呵!”叶凌天笑道。

叶凌天从记忆中得知,原来那哥们就是因为知道了王毅阳痿的这件事,所以每次见面都挖苦他,想来这也是导致王毅如此记恨原来那哥们,做梦都想杀死他的主要原因吧!

叶凌天心想:现在我可是借用了他的身体,既然你因为这个想要杀他,那岂不是也是杀我,那我还就要挖苦你,你能咋滴!

王毅听后,气的浑身发抖,脸色阴晴不定,而他身后的那两名护卫此时也是满脸怒容。

王毅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呵呵,叶少还真是不改爱说笑的毛病”。

“这样就挺好的,我为什么要改?”叶凌天对王毅翻了翻白眼,说道。

“咳咳,我就是随口说说,叶少不必当真的。”王毅干笑道。

(如果觉得这书写的不错,请大家给个收藏,给个推荐!另外猖狂特别感谢,无悔青春,尽逍遥以及风吟歌三位大大的推荐票。)

狂傲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狂傲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