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亡灵笔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1:26:4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亡灵笔记
第1章 异度空间

夜深了。版权http://www.qi-wen.com/

房间里被一层冰冷的黑暗笼罩,窗户半开着,一缕微弱的月光透过窗台投射在了书桌上。

卧室里响彻着均匀的呼吸声,在这寂静的夜里被无限放大着.......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被月光反射的原因,桌上的一本书此时竟有些微微发亮。

而房间的主人萧迁风却猛得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他的身体,此时竟犹如失去了控制一样,不受大脑操纵的动了起来。

虽然失去了身体操纵权,但萧迁风却依旧有着自己的思维。

又........来了吗?

己经一个月了吗?这次会轮到我吧,萧迁风这样想着。

萧迁风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他下了床,穿上拖鞋,接着向书桌的方向走去。亡灵笔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但,这一切都不是萧迁风自己的意志。

按理说人的思维和一切行动都是由脑部所影响的,然而现在却......

书桌上一本掀开的书正在闪着幽幽绿光,在这漆黑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地诡异。

这极度诡异的场面,一般人若是在这午夜时分看到,早就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了。但是萧迁风竟犹如熟视无睹一般,继续向书桌的方向移动过去。

而萧迁风的脸上此时却没有一丝意外,是因为身体被控制住的原因而无法做出表情么?

还是说........

萧迁风的手渐渐的触及到了那本发光的书,自书上传递来了一股惊人的吸力,犹如恶魔的嘴巴一样一点一点的将萧迁风的身体吞没,接着萧迁风整个人就消失在了这个房间里。

自窗户外突然吹来一阵阴风,吞没萧迁风的书渐渐的被风吹的闭合,借助惨淡的月光依稀能够辫认出书标题上的几个血色的大字一《亡灵序目编》

入眼处是灰蒙蒙的,天空中像飘散着雾霾一般的灰色颗粒,无数动物的尸体堆积在干裂的大地上,地面呈猩红一片,就像电视中播放的火山口的岩浆地的颜色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萧迁风此时竟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腥味。原文qi-wen.com

这是一个完全由灰与红所交织的世界........

在人们的印象中,灰色是一种很不好的颜色,因为它的寓意是.....绝望,而红色则代表着杀戮。

总之这是一个很...怪异的世界。

萧迁风感觉到自己正渐渐获得身体的控制权,双腿已经能够自由行动了,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他能感受得到,刚刚附着在自己身体上的那股...奇异魔力...似乎正在慢慢消散而去。

他微微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又是这个鬼地方,再次来到这里,他依然感觉到绝望,即使已经有过几次的经历了,可是依然无力。

现在应该去那里了啊.....

萧迁风的眼睛向着一个方向看去。

顺着萧迁风的视线看去,那里正在矗立着一个怪异的的塔状物。

萧风迁轻移脚步,朝着那个方向走去。原文qi-wen.com

在这种诡异的地方看见这么奇怪的建筑物,那么这个奇怪的建筑倒也显得不那么奇怪了.........

门是开着的,萧迁风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

建筑物內的中央位置正坐着几个人,不过很显然他们并不是萧迁风所寻找的..目标,他很快就把视线移向了更深处,那里竖立着一块半人高的屏幕。

与此同时,萧迁风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无比认真.......

本次血字任务发布:

2010年3月1日至3月5日,5天内呆在黄昏之丘的黃昏蜡像馆内(注:执行者和干扰者都不可以离开黄昏蜡像馆之内)本次任务执行者为:萧迁风、王佑天、陈智、苏雨、刘锡贤、梁俊曦、柳思思。

这正是屏幕上所写的全部內容。

黃昏蜡像馆么,萧迁风心里暗暗地记住了这个地名。

进入这个亡灵界,已经.........快半年了。

虽然这半年的时间并不长,但萧迁风却感觉,仿佛度过了无数年一样。奇闻网

到了4月1日,他们就必须要进入黄昏蜡像蜡,并且在4月5日之前,绝对不可以离开

而且是绝对不可以··········

萧迁风重新移回视线,那里是一个类似会议室的布局,每次被选中的人都会集中在这个地方商讨一些东西,也可以算是一种另类的会议了吧。

“这次就是,你们了吗?”萧迁风沉吟片刻,问道。

几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他们,都有着和萧迁风同样的经历。

“又要来一次了啊。”萧迁风深呼吸了一口气,也一并坐下

几人的神色都很凝重。

一个长相可爱的女生看向萧迁风“萧先生,你对这次血字有什么看法吗?

萧迁风摇了摇头:“从血字的内容上看,我们必须要在蜡像蜡这个地方呆上5天时间,并且不能离开,期间会发生什么事根本无从预料,但是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安全可言,我建议我们应该先从这个地方以前所发生的事情开始入手,找到事件本质的源头。原文http://www.qi-wen.com/

她本来以为像萧迁风这种有过很多次经验的人,能够提前分析岀什么,没想到却得到这样一个答复。

“这样啊。”那名女生面露失望的垂下了头。

使她心理对血字的恐惧更加深刻了。

正常人根本不知道,他们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这个地方是不可能正常使用网络的,看来只能到目的地的时侯再查一下了,不过,这种办法能找到源头线索的可能性并不高啊。”一个长相有点古板的大叔开口说道。

的确,萧迁风也知道这种办法可能性实在太低,可哪怕只有万分之一概率,他们也要......试一试。

“对不起,我来晚了”,门外响彻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从门外走了进来,他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笑了笑。

这个叫刘锡贤的少年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萧迁风跟刘锡贤对视了一眼回应道“嗯,也不算晚啦,我也是刚刚来。”

“这样啊,我还以为迟到了,会被挨骂呢!”刘锡贤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

如果不是在这样一种地方,他们会是很好的朋友吧?

来到个地方的人,最后都会变得漠视别人生命,友情不过比白纸还薄。

如果你和你的朋友,注定要死一个,而你拥有选择的权力,你的选择·····是?

时间已经不早了,萧迁风觉得他们应该说差不多出发了。

他稍微瞄了一眼时间:“时间快到了,我们走吧。”

几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绝对不可以.....晚到。

这是几个人共同的想法。

萧迁风深深呼吸了—囗气,就向门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景色又是否会成为明天的回忆呢。

他还想再一次回到这里呢,至少可以证明他又一次的活了下去。

走出了这个极为古怪的建筑物,天依旧是灰蒙蒙的一片。

一阵这里独有的寂廖在这里扩散而开........

五天后,还能再回到这里吗?

萧迁风一改住常的友善,以一种十分淡漠的口吻,说道:“到了目的地之后,一切都只能靠你们自己,如果遇到危险,我会亳不犹豫地舍弃你们,只要能活下去,我甚至会杀了你们的。”

那名长相可爱的少女脸色不禁发白“萧迁风,你。”

“如果你准备这么做,根本不会告诉我们吧,直接偷袭不是更好吗?还让我们有防备?”刘锡贤笑嘻嘻地看着萧迁风“你根本就下不了手吧。”

萧迁风不禁苦笑了下,我果然还是下不了手吗?

如果真的遇到了这种死局,我真的不会这样做吗?

萧迁风在心里反问道.........

“我只是对我的能力有自信罢了,你们最好小心我哦”。萧迁风继续,说道。

刘锡贤笑嘻嘻的上前抱住了萧迁风的肩膀“我们会小心你的,别浪费时间了,走啦走啦”

“······”。

“你真的知道要小心么”萧迁风鄙视地看了一眼刘锡贤。

“··········”

“知道啦,知道啦,好了,别费话了,走吧。”

众人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了这片灰色空间里。

不过直到临走,萧迁风也沒有得到自己反问下所得到的答案........

时间穿梭,很快就到了夜晚

现在是2月28号10点半。

七个人通过网络和一些寻问终于是找到了黄昏之丘的位置,此时他们正在距离黄昏不远的地方行走着,毕竟还有些时间,所以倒是不着急,而且黃昏之丘位置也就在前方不远了。

周围是一片小丛林,萧迁风此时正通过望远镜看向远外的一座建筑物,因为月光不是很好,所以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些黑影。

耳边传来轻微的沙沙声,树的影子映射在周围景物上,仿佛一具具腐烂的尸体。

周围的丛林似乎有着人影在闪动,几个人战战兢兢的注意着四周的景象。

会不会出现什么东西呢?

萧迁风通过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建筑物。

不过建筑物二楼的阳台似乎透着一丝光亮,粗略看去,墙壁似乎都是以黑白格调为主。

竟然有灯?真是太好了。

跟完全的黑暗比起来,光明无疑令人感到不那么恐惧了。

萧迁风回过神来,继而继续向二楼的方向看去,可是这一看,萧迁风犹如触电一般,扔下望远镜拼命的倒退了几步。

刚刚二楼的阳台上赫然站着一个身穿白衣,双眼无瞳,嘴唇断裂的女人。

而那个女人的视线正是在......看着他们........

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萧迁风再次举起望远镜看去,那里根本一个人都没有。

放下望远镜,萧迁风捂住快要爆炸的心脏,大口喘息起来。

这么快就来了吗?

尽管不是第一次看见了,可是看到这个情景还是忍不住害怕。

其他六个人看到萧迁风的异状不禁围了过来。

“迁风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刘锡贤看向萧迁风。

萧迁风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蜡像馆的方向“它已经出现了。”

接下来五天就是要在那里度过吗?

第2章 萧迁风的过去

一切都是从那天开始的。

是萧迁风自已触碰了厄梦的根源。

大学毕业之后,萧迁风就找到了一份警察的工作,这也是他小时侯的一个梦想。

萧迁风的父母都是某市的高官,对于警察的这份工作,因为危险性很高,所以他的父母是坚决反对的,但萧迁风毅然决然的反对,致使其家庭关系破裂,萧迁风离家出走而去。

但是萧迁风的父母心里其实还是非常担心萧迁风的,派人多方打探他的消息,之后又得知萧迁风所在的警局长将要退休了,夫妻二人经过多方打点,终于萧迁风推上了该城市警察局局长的位置上.......

那是一个天气十分闷沉的午后,天空被云层紧紧包围着,

蜻蜓低低在池塘边飞行着。

萧迁风坐在有些沉闷的办公室里审阅着眼前的文件,耳边响彻起几声杂音,心情不由得更加烦躁了.......

可耳边的嘈杂声依旧不绝于耳,萧迁风走出了办公室,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前竟然是两个有点痞气的青年在警局门口谩骂,两个自己的同事似乎正在劝说他们。

那两个同事看到萧迁风来了之后,连忙说道:“局长,这两个混混指名要见你,我们正在劝服他们。”

“哦?要见我。”萧迁风嗤笑一声“现在的混混胆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吗。”

那两个混混听到阻挡他们的警察叫另外一个年轻人局长时不由得一愣......

“你真的就是局长吗?”一个混混半信半疑的问道“这么....年轻。”

“有事就说,别歪歪叽叽的。”

两个混混对视了一眼,迟疑了一下,其中一个混混从身后搬出了一个大箱子,上面还有一张纸条“这是我们老大给....局长..你的见面礼,上面有他的电话,还请您收下。”

萧迁风笑眯眯的走到箱子旁打开了箱子,里面塞着满满的纸钞“呵,还真是大手笔呢,我都有点心动了,不过,还是请你们拿回去吧。”

“这....”那个混混有些迟疑的搬回了箱子,放箱子上的一张纸递到了萧迁风的手上“我们老大说了,随时恭侯局长大人的电话...........”

萧迁风接过了纸条,上面赫然有着一串数字,他放到了口袋里“电话我留下了,有事我会找他的.....

“那就多谢局长大人了,我们告辞了。”说完之后两人就匆匆走了。

当时的萧迁风以为只要能够坚定信念,保持原则就一定可以当一个好警察,而他也绝不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而去播打这个电话....直到死....

自那之后,也就仅仅过去了一年时间而已........

一年之后,空座市发展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幼儿园爆炸案,全校包括校长,教师等300多人全部死亡,而凶手竟然是空座市市长的......儿子。

当时那起事件的负责人正是萧迁风,当时他还正在为抓到了凶手而有些兴奋。

这时候电话响了,而电话另一头的人正是....他的直属上级。

“萧迁风,事故报告写好了没有,一年前一个极度危险的杀人犯逃出监狱,因为对社会的强烈憎恨,导致其引发了幼儿园爆炸案的发生,而市长的儿子魏天雄只是因为碰巧在附近,所以被当作嫌疑人。”

“凶手是我亲自抓住的”萧迁风的心里升起了一段无名火“不可能有错”

“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那可是300多条鲜活生命啊,连抓住真正凶手帮他们报仇这种心愿都完成不了吗?

“放屁,你也算是个人吗?”萧迁风怒吼道。

“萧迁风,我知道你上面有人。”对方的语气开始加重了“但人家市长盘据这个位置这么多年,关系会少?你要有自知知明,想想你的父母吧。”

后面几句话已经明显有威胁的蕴味在了。

萧迁风狠狠地把电话向地下砸去。

他难道要牺牲父母来完成这个案子吗?

他这么久以来坚持的究竟是什么啊.........

他坚守原则就是为了守护这垃圾一样的世界........

呵,还他妈坚持个屁......

萧迁风播打了一个一年前的电话过去。

..............................

萧迁风此处时正和一个身材饱满的男人坐在一家餐厅里面。

“唉呀,萧老弟,我都等你的电话好久了。”周彪一脸笑容的看看着萧迁风,“要我说,还是咱们江湖人做亊最豪爽了。”

“我这里倒是有一份大生意,看看?”周彪递出一份纸单。

萧迁风现在根本没有心情谈这些,出于礼貌他还是接了来。

“嗯?这是一本书”萧迁风疑惑了一下翻开了那本书。

为了掩人耳目藏在在书里吗?

而翻开之后书完全就是空白的.........

萧迁风突然感觉到到一股惊人的吸力,接着场景开始不断变幻,眼前已经不是那个喧闹的包间了,入眼处是一片灰蒙蒙的,萧迁风惊恐扫视了下四周,又或许是为了提高他自己的胆气,他尝试着大声呼叫道,“这里是哪里啊?,周彪哥你在哪里?别跟我开玩笑啊”

萧迁风并没有往灵异身上想,他依旧只是觉得这只是周彪给他开的一个玩笑.

突兀的前方突然凭空地伸出了一只手,萧迁风被吓了一跳,慌乱的退后了几步,惊恐的看着那只手,视线继而又上方移去,面前站着—个长相十分儒雅的青年,平齐的刘海下—副金丝眼框的眼镜又使他看上去多了几分睿智。

“你是谁”?萧迁风清晰的记得这个人的面孔不属于饭店里任何一个人的面孔

在这种奇怪的地方看到一个陌生人,萧迁风不禁在心里计算起了逃跑和正面袭击的胜率

儒雅青年开口了:“嗯,怎么说呢,我和你一样,都是手上的东西突然变成了一本书,才进入这里的,你是新人吧,跟我来一下,我会告诉一些关于这里的情况。”

“这里······到底是?”

萧迁风的警惕依旧没有丝毫地减少。

他可没有理由去相信一个陌生人。

“其实你不需要太警惕,在这里需要警惕的是······另一种生物呢。”

“另一种生物吗?”萧迁风四处张望而去。

另一种生物是指什么危险的动物吗?可是这里光秃秃的,那里有座塔?

难道藏在那儿?

“请问,应该怎么····出去呢。”

“出去?”那名青年嘲讽似地笑了笑“等他们的任务完成后吧,不过你还会回到这里的?”

“回来”?能出去后,谁会愿意再回来?”

“有些事,跟你的意志没有关系,不过,你回去后把那本书扔了,就可以不用回来了。”

“如果,我给你看完一个录像之后,你还准备这样做的话那就是你的事了。”那名青年扔出了自己的手机。

萧迁风接过了手机,随意按了一个键后,解锁了手机,上面显示着一个视频,萧迁风点开了播放键。

不过萧迁风并没有完全放心,他怕这名青年会在他分散注意力时突然偷袭自己,所以一边看着屏幕,一边慢慢往后退。

画面上出现了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背景是则一个公园,看样子他应该是在散步吧。萧迁风惊奇的发现,那个男人手上的皮肤正在迅速脱落,虽然是从背面拍的看不清表情,但萧迁风觉得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感觉到。

萧迁风差点叫出声来,那个男人转过身来,面部一片血肉模糊,竟然连脸上的皮肤也在急速脱落,这画面简直比恐怖片还真。

渐渐地那个男人的身上就只剩一些骨头了,而且那些骨头似乎也在消失,而他本人却是没有丝毫察觉。

萧迁风没有再看下去,把手机扔还给了那个青年。“你给我看这些恐怖片,是想吓唬我吗?”

“如果我告诉你,这是真的呢,他就是因为把书扔掉了才会死的。”青年的语气似乎有点不奈烦了。

“那你觉得”萧迁嘲讽的笑了笑“我会相信吗”

“你可以随意向一个方向连续走,看你能走到尽头么?”

“我正准备这样做呢”萧迁风说完就朝一个方向走去。

萧迁风走了大概十分钟,一路上几乎景色都是一致的,干裂的大地和动物的尸骨。

这地方还真大呢!

前方出现了一个人,仔细看去那个人竟然是·········刚才那个青年。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走到我前面的”萧迁风警惕地看着那个青年。

“我没有移动哦,因为那座塔还在那里呢。”

什么?那座塔的位置跟他刚开始看到的位置竟然一模一样,我又回来了吗?

萧迁风又重新试了两次,他甚至还去特意改变路线,结果都还是回来了。

这里不存在任何出口吗?我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这个诡异的灰色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萧迁风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那名青年朝萧迁风笑了笑:“一旦进入这里,就等于踏上了一条极其凶险的不归路,我们只能在这里挣扎着活下来。

“跟我一起来那个塔吧,那里还有着许多跟我们一样的人。”

第3章 规则和逃生

前方已经没有了那个儒雅青年的影子

想必是已经进入了那个古怪的建筑物了吧,萧迁风走到门口时顿了一下,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深呼吸了一口气,便走进了那间建筑。

他说的和我们一样的人是什么意思呢?是和我们相同经历的人吗?

入眼处依旧是一片灰色的墙壁,在最里面的墙壁半空竖立着一块半人高的屏幕,建筑物中间位置是一个类似会议室的布局,一个巨大的环形桌伫立在建筑物中间,环形桌四周均匀的分部着一些旋转椅,墙壁上则是有着十几扇门,想必应该是是卧室卫生间一类吧。

旋转椅上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有男有女,都是表情各异打量着自己。

一种后背被人触及感觉蔓延了全身,萧迁风惊慌的回过头去,视野里出现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少年笑嘻嘻对萧迁风说:“你好啊新人”,看到少年似乎没有恶意的样子,萧迁风才稍稍安心。

少年依旧在自顾自得说

“我是你的前辈,叫我大哥就好了,我以后会罩你的放心吧。”

萧迁风无奈的摊了摊手,猜测少年应该是属于话痨那种类型,也没有去理会他。

“好了,锡贤,别闹了,给我回去,我有正事要说。”

儒雅青年说完后就朝萧迁风缓缓走过了,那个被称作锡贤的少年则是对着萧迁风做了个鬼脸,又一蹦—跳地坐到了其中一个旋转椅上。

“新人,我再一次自我见介绍一一下,我叫聂轻,首先要告诉你,你非常不幸的进入了一个诅咒中。”

不等聂轻说完萧迁风就打断了聂轻的话语,“虽然,我确实见到了不可思议的的现象,但是并没有证据说明这是一个诅咒,请你不要再开玩笑了。”

聂轻似乎早就知道萧迁风不会轻易相信,他伸出了一只手,心里想象着电脑的形状,而突兀的一台电脑真的出现在了聂轻的手里。

过程中萧迁风看到聂轻伸出手以为是要对他做什么,所以一直仔细注意着聂轻伸出的那只手,看到突然出现的电脑萧迁风也是惊讶无比:“这,这是魔术吗,聂先生?”

聂轻微微摇了摇了头,他拉住了萧迁风的手,“你尝试一下在心里幻想一种物体”

“恩?这种幻想有什么实际意义吗?”

“怎么可能?”

萧迁风的手上突兀地出现了一个空玻璃杯子。而他所幻想的正是空玻璃杯子,接着杯子又消失了,一部手机又从他手上显现出来,“聂,聂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说过了吗,这是个诅咒。”

“可是世上真的存在有诅咒这种东西吗?”

聂轻再次摇了摇头:“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我只是负责告知你而已,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听”

萧迁风沉默了下去,也对,人家根本没有义务跟我讲这些给我听,相信与否是我的事情,接下来是到了做选择了吧。

萧迁风已经是八成相信了这件事,萧迁风本就是个唯心主义者,而且自己从酒店突然出现在这里前后只不过l秒的事情,这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办到的,这种瞬移能力是玄幻小说里才会出现的能力。

而且水杯和手机也确实是他所幻想出来,即使魔术真的可以让一件物体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但是聂轻等人绝不可能窥视他的内心,一次可以说碰巧,两次真的还只是巧合吗?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根本不是人类可以拥有的能力,而萧迁风也做出了他的选择

“嗯,聂先生,我想知道关于这个诅咒的所有事情,可以告诉我吗?”

萧迁风做出的选择是相信,即使这是假的,萧迁风也会从聂轻口中试探出来,一来可以判断出聂轻的话的真假,二来对这里有些了解也可以为以后多做准备。

聂轻先是以一种很淡漠的口吻微微的赞扬了一下萧迁风:“你的心理素质很不错。”但是任谁都听不出这是—种赞扬的语气。

“首先这个地方叫作亡灵界,准确地说这只是其中一个陆地版块而已,亡灵界另一个微物质空间,与我们所处在的世界是不同的,亡灵界是死去的亡灵死后栖息的地方,也就是俗称的地狱,不过因为某种原因它们并不能伤害我们。”

亡灵吗?这么说聂轻所说的另一种生物就是··········

想到刚刚自己在外面竟然和亡灵呆在一起,萧迁风的后脊不禁有些发寒。

而这个诅咒有二个规则是绝对不可以违背的,不然就会瞬间被这个诅咒所抹杀。

“第一个规则就是每过一个月一定要回到亡灵界一次,如果一个月后没有回来,到那时这些亡灵就会穿越位面进行杀戮,曾经有一个人不相信,一个月后并没有回到这里,一个月后这边的大屏幕上竟然显现出了那个人的影像,他当时正在街上散步,但他身体的皮肤却在不停地脱落,而他和街上的人竟然没有任何反应,最后那个人只剩下一个骨架,却还在继续走路,甚至还在和周围人说话,最后连骨架也脱落了一堆灰,也就是你所看过的影像,那些是我当时用手机所拍下来的。”

而那本书是我们进入亡灵界的唯一通路,一但遗失或被破坏,那个人就是我们的下场。

想来之所以会出现那个人远死亡的影像,应该是这个亡灵界在警告我们吧。

“第二个规则是屏幕上—个月会出一行指令形式的血字,被选中的人必须按要求在特定地点完成特定的事情,如果违背屏幕上的血字也会遭到亡灵的杀戮。

而逃出这里的方法只有一个,一些血字指示中会掉落钥匙,当这个亡灵界所有人得到的钥匙总数为20时,所有人都将永久返回现实世界。”

“而任务也有各种类型,举几个例子来说吧,嗯!比如在指定的建筑物内呆满指定日期、和鬼魂做某种游戏、角色扮演成侦探找出鬼魂所伪装的人、保护某人不受到鬼魂的杀戮等等。”

“在血字指示中,我们所做的特定事情被称作任务,而执行任务的人被称作执行者,任务中出现的鬼魂则被称作干扰者。”

聂轻用手推了推他的眼镜提出了他自己的见解“说是任务,但在我看来看来,或许,用智力游戏来称呼这些血字指示更形象一点吧。”

第4章 进入蜡像馆

这里每一届都会推举出一个执行者队长来,队长则由执行者中执行任务最多的人来担当,队长的责任就是用来为像你们这样的新人讲解规则的,如你所见,我是这一届执行者队长,当然队长并不只是讲解规则,更多是一种精神的象征。

“当然你不要过分担心,任务虽然对手是鬼魂,但任务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杀戮而存在,不然不会要弄出这些任务,直接杀死我们就可以了,并且鬼魂在杀人前会给出一定生路提示,细心寻找任何一处不自然的地方仔细分析,如果赌中了就有可能活下来。”

“每次鬼魂杀人都需要一定契机,这也是任务的限制条件,而随着时间越接近任务完成,这种限制也会削弱,甚至不需要契机就能杀人。”

仿佛是口渴了,聂轻抓起会议桌上的一杯水一饮而尽。

“等一下,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们已经收集了几把钥匙了”

。萧迁风一针见血的点出了这些问题,此时的萧迁风已经恢复了他的冷静,能够当上警察局长,萧迁风也确实有些过人之处。

聂轻放下了水杯,心里不禁对萧迁风高看了几眼,毕竟新人的心理素质和分析能力越强对以后任物的钥匙收集工作也是越有利。

“我刚进入这里时,上一代执行者队长曾这样告知过我,之后的几次验证,也证明了这些信息的准确性,至于钥匙嘛,已经是有8把了,对了,如果获得钥匙的执行者死亡的话钥匙也是会随之消失的。”

是这样啊,这就是亡灵界的全部规则。

所以必须要遵守。

夜深了。

丛林里不时响起几声蝉鸣,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或许还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在这漆黑的夜晚里听在众人耳里却....宛如地狱之音。

破败的枝条倒垂在树干上,犹如不知吊死了几十年的死尸,林间飘散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

而萧迁风等人与此同时也终于走出了这片丛林,而矗立在众人眼前的大型建筑物也终于显现出了它的原形。

此时萧迁风竟产生一种强烈的被窥视感,他的身体不禁有些微微发颤,不自觉地向着两楼唯一的光源看去。

什么都没有吗?

虽然看不到,但萧迁风完全可以想象出来,二楼的上方正有着一个沒有眼珠,嘴巴被撕裂开的女人正一脸诡笑的俯视着他们。

不,那种感觉又被转移了,这次是在他的......后方。

后面是他们刚刚所经过的丛林,此时的丛林更加深暗了,黑暗中不知道隐藏多少未知的恐怖,周围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几分。

萧迁风惊疑不定的扫视着整片丛林,如果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走这片丛林,而此时,那份窥视感也越来越强烈了。

哪里?到底在.....在哪里?

那种感觉......简直就像.....它一直就站在他旁边。

泠静。必须要泠静下来,萧迁风深呼吸了一口。

不要再想了,沒事的,没事的,萧迁风强迫自已冷静下来。

这次任务可是还有王佑天这种智者的啊。

萧迁风心中所想的王佑天正是之前开口说话的一个长相古板的大叔。

王佑天可谓是亡灵界的老人了,甚至是在聂轻之前进入的亡灵界,只不过接到的任务次数太少,所以地位自然不如聂轻这位队长,但能在亡灵界坚持那么久也算是个举足轻重的人了。

至少这份心理素质就不是普通人能比肩的了。

所以萧迁风把希望寄托在王佑天身上也不是不无道理的。

不过王佑天的性格却是很不好,如果他不想说话的话,就算队长亲自问话也是白搭,这就是所谓的聪明人的坏癖吧。

众人也都是比较信任王佑天的,毕竟能够生存这么久,一定有些属于他的经验,所以在王佑天向前走后,也都紧随其后,生怕让这位前辈感到不满。

夜幕下7道人影在这荒废无人的树阴下慢慢前进着,王佑天走在最前面,萧迁风等人在其身后跟随着,隐隐有以王佑天为首的趋势,黑暗中矗立着一座庞然大物,王佑天在距离蜡像馆2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众人自然也是停了下来,打开手电之后仔细地打量这间他们即将要执行任务的鬼屋。

明知道这是个有鬼魂的地方,却必须要进去还要在里面生活五天之久。这是一件想想都会觉得崩溃的事。

但是不进去不行啊。

在手电筒的光芒照射下,这座神秘的蜡像馆也终于显现出了它的真正面貌。

屋外的大门铺着一层很厚重的气垫,整间屋子却没一个窗户,就像恶魔的囚笼一样,只有2楼有着一个很大阳台,屋子是属于西洋风格,蓝色的墙壁上略微有些破旧,应该是很久没人打扫的样子,房子两边均匀分布着一些杉树。

屋门大开着,想来是在欢迎他们进去,可这种地方就算屋门大开也没有人敢闯进去吧,从外面向门内看去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仿佛只要进去就会被无尽黑暗所吞噬。

王佑天咽了一口吐沫,首先迈向了无尽的黑暗,他颤抖着的背影,显然他并没有脸色上那么的镇定。

而众人自然也是紧随其后,一一被的黑暗所吞没进去。

当最后一人的背影消失之时,黄昏蜡像馆的大门被不知名的力量重重关上了。

亡灵笔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亡灵笔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 17章(第17章 落井)

    原标题: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17章(第17章落井)小说: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第17章落井又来了,皱着眉头,阿若很想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看人沐浴的癖好,他早就看过了,就在瀑布下就在深潭里早就把她看光光了,现在居然还要看。“请便,我去烧水。”阿若泰然就向门前走去,直接当他如空气一般。龙子尘望着她的背影,再看看桌子上被她吃剩下的菜,那鸡肉还有几块,他不信那是她煮的,一定难吃,他拿起她座位对面桌子上的一双干净的筷子夹了一块鸡肉送入了口中,只一嚼,竟满口生香,好吃。奇怪,她怎么会煮出这么好的东西来,仓

  • 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 17章(第十四章.安安)

    原标题: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17章(第十四章.安安)小说: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第十四章.安安七月看着安安过去,不由得感叹,如果自己也还在现代,那么,也应该会很怀念读书的日子吧!可惜了,“轩王爷,我们走吧!”七月好像才想起来这里是皇宫一样,她不能像在王府一样,随随便便的叫南宫轩为轩。这里,就是古代的规矩,这里是皇宫,是最靠近皇权的地方,是可以随随便便决定她生死的地方,她不想死,所以,要好好伪装自己。南宫轩没有说话,或许他也觉得,在皇宫,不可以那么随便,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资格让她随随便便的,

  •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17章(第十七章 同学聚会)

    原标题: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17章(第十七章同学聚会)小说名字: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第十七章同学聚会“老婆,不要拒绝我,好吗?我现在只有你了。”柯磊的话让欣然莫名的感动了,他说他现在只有她了,那就是说,他没有别人,包括那个突然出现的漂亮女人。就在欣然的稍一晃神间,柯磊已经强行进入了她的身体,大手也伸进她的衣服,用力的揉搓着她的胸部,毫无前奏的粗鲁动作,让欣然有些吃不消,剧烈的疼痛从下体袭来。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滴在欣然的胸前,不知是他的汗水还是泪水,欣然不忍拒绝,只好恳求柯磊轻一点。可是柯磊

  • 萌系爱妻太难训 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萌系爱妻太难训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萌系爱妻太难训第十七章林南天就是要利用林芷白跟陆钦江的婚事,他才好给林芷蓝选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只是有些可惜,那位昊天集团的太子爷没来,不然跟林芷蓝倒是相配。相对于林家出尽风头,沈青瑶却是铁青着一张脸从鼎盛出来。因为没追上陆钦江,沈青瑶气冲冲的上了保姆车,旁边经纪人还在劝着。“青瑶,你别气,这事可能不是咱们想的那样!陆总怎可能娶那样的女人,你现在不能乱,可要沉住气!”沈青瑶想了想,的确,她现在不能生气,而是要搞清楚这个突然出现的林芷白,到底是怎样的

  • 三世六道 17章(第十七章 魔医叶笑泉)

    原标题:三世六道17章(第十七章魔医叶笑泉)书名:三世六道第十七章魔医叶笑泉他盘膝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之上,掌心托天,按照三吸一呼的方式进行简单的修炼。周围灵气沸腾,像疯了一样,疯狂钻进他的体内,这一次,不再是消失,而是渐渐汇聚成云雾,在丹田中,越来越多。就像鲸吞大海一般,吞进叶笑泉经脉和丹田中。纯白色的灵气进入丹田,让他觉的全身舒爽,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量。修炼到了上午,早已日上三竿,他才睁开眼睛。那一刹那,眸光闪烁着纯洁的白色,就像白玉一般。“呼,这就是修炼吗?也太慢了。”丹田中暖融融的面积大了

  • 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 17章(第17章 紫色)

    原标题: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17章(第17章紫色)小说名称: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第17章紫色酒香、菜香、饭香,齐齐的送过来,真饿呀,可是她一身的湿衣更难受,本不想与明书一起来这如香馆里再见阿卓的,却不想就是这般的自然而来,逃也逃不掉一般。局促的站在那店门前,进与退都在犹疑间,却听得两声响,那是阿卓轻轻的拍手,只两声,立刻就从一间屋子的珠帘后闪出来一个小丫头,她笑盈盈的走向阿卓,“爷,有何吩咐。”恭恭敬敬的请安,让芸若不由得又是在暗猜着阿卓的身份。“带这位姑娘去那里换下一身湿衣。”阿卓指着

  • 我是武大郎 17章(第六章 有志不在身高)

    原标题:我是武大郎17章(第六章有志不在身高)小说:我是武大郎第六章有志不在身高细颈瓶的瓶颈约四指高,由于找不到透明的玻璃制作的瓶子,武植只好用普通瓷瓶代替。好在这个时代中国的陶瓷业已经相当发达,细颈瓶制作得颇为瓷实。武植将小球挨个塞进细颈瓶中,只留下五根丝线,沿着瓶口垂落下来。几个铅制小球都是按照细颈瓶的瓶颈量身制作,大小刚好能够顺利从瓶颈出入,两颗小球同时出入那是绝对不可能,除非打破瓷瓶,这样一来,也就破坏了试验规定了。然后将水壶里的水灌进瓶中,由于看不清楚里面,只好将水灌满,好在这个试验跟

  • 总裁在上,女佣在下 17章(第十七章 出名原来这么简单)

    原标题:总裁在上,女佣在下17章(第十七章出名原来这么简单)书名:总裁在上,女佣在下第十七章出名原来这么简单夏小茜认识轩少阳这一件事,很快的,在学校里传开来。而夏小茜,无疑成了同学们茶饭后闲谈的对象。无论她在哪儿,都可以听到同学们对她的议论,就连在厕所与课堂上都能听到。因为轩少阳,夏小茜在巨大的学校里,可算是小有名气了。而这名气,都传到了冷凌傲的耳里,甚至冷凌傲的公司里。冷凌傲之所以会听到,是因为他在公司里经过一个部门时,里面的一个实习女职员说出来的。就说某某学校里的一个名叫夏小茜的女生,认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