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依然我心深处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 9:14:0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依然我心深处

第一章:你不是这么喜欢卖吗?

  苏曼推开豪华的包厢门,里面喧哗靡靡,四五个男人正喝酒畅谈。版权http://www.qi-wen.com/

  被叫进去的陪酒小姐站成一排,战战兢兢。

  刚才站在门口犹豫了一分钟,还是迈进去,梦姐说过这些人只要陪酒,不会有过分的要求。

  苏曼拿起酒桌上的酒杯,极力娇媚地坐到一个男人的旁边,娇声说道:“哥哥,把这杯酒喝了吧。”

  男人转过身,阴狠的眸子想要吃人一样,一把抓过酒杯浇到她的头上。

  苏曼怎么也没想到,四年不见,再次见到他时,竟然是自己最下贱的时刻。

  看着男人五官分明,轮廓完美的脸庞,苏曼脑子里嗡嗡的。

  他,陆逸琛,四年来自己念念不忘的男人,无论他将自己害得多惨。来自http://www.qi-wen.com/

  陆逸琛站起身,一把将她提起来,脸凑到他的跟前,恶狠狠地说:“你果然是个贱女人。几年不见,从监狱里出来还不忘来卖。”

  他的话像一把刀,深深剜进她的心里,一刀一刀凌迟。

  陆逸琛把手附到苏曼的脖子上:“你怎么这么贱?你这么贱怎么还有脸活在世上?”

  说着手上的力道慢慢加重。

  苏曼越来越难受,呼吸困难,像要窒息一样。

  张大嘴巴,嘴里发出“呃呃”的声音,感觉生命就快要流逝。

  陆逸琛根本不撒手,满眼都是着了火的愤怒。网站qi-wen.com

  四年过去了,她竟然还是这么放荡,这么骚浪贱,竟然跑到会所来卖了。

  感觉自己就要死了,苏蔓拼命挣扎。

  看着苏曼满脸通红,陆逸琛终于松开手,却一巴掌狠狠扇上去。

  苏曼被扇得摔在地上,嘴角流出血。

  看着苏曼嘴角的血迹,陆逸琛扯动嘴角,邪魅地笑着说道:“你不是这么喜欢卖吗?那你今天伺候好在座的老板,我就放你走。”

  “你混蛋。”苏曼挣扎着站起来

  “我混蛋,四年前是谁不要脸设计爬到我小叔床上,还拍下照片登到媒体,闹得全城皆知。网站http://www.qi-wen.com/告诉你,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苏曼怒吼:“我没有设计,一年的牢狱生活,我爸爸的公司被你害到破产,爸爸精神崩溃,你还想怎么样?”

  “那是你应得的。”“还想怎么样?你先把在座的老板都伺候好啊,你不是最骚最浪吗?”

  苏曼嘶声裂肺地喊道:“你这个魔鬼。”

  苏曼抬脚想走出去,被陆逸琛一把拉回来,扔在沙发上:“伺候好再说。”

  苏曼倒在沙发上,看着陆逸琛从桌子上拿起一大摞的票子,甩手劈头盖脸砸在自己的脸上:“你不是喜欢钱吗?伺候好了这些钱全部都是你的。又能享受,又有钱赚,你不是最喜欢这样吗?”

  绝望地看着这个男人,这个她爱得深入骨髓的男人,即使他将自己投进监狱也没敢责怪他,只是怪自己倒霉,被人陷害,导致和小叔躺在床上的照片全城皆知。

  但是,四年过去了,这四年里,她过着渡日如年的生活。来自http://www.qi-wen.com/

  在监狱里受尽牢狱之苦,出来后得之父亲的公司被他害到破产,父亲疯癫,母亲痛恨她。

  可是弟弟还需要大笔的钱上学,一年的牢狱生活让她身体垮掉,几乎每个星期都得跑去医院一趟。

  闭闭眼睛,往事不堪回首。

  看着苏曼仍然不动,陆逸琛说道:“沈总,你不是一向最懂得怜香惜玉吗?你先来呗。”

  苏曼看着那个男人色眯眯地凑近自己,陆逸琛却不为所动。

  陆逸琛,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

第二章:把那瓶洋酒喝完,我放了你

  苏曼面露惊恐,拼命地朝后退,退到沙发沿上,无路可退。

  陆逸琛冰冷地说道:“苏曼,你求我啊,求我没准我会考虑放你一马。推荐qi-wen.com

  眼看着那个男人就要压到自己的身上,苏曼慌乱站起身,拉住陆逸琛的衣服,忍了一下,下决心般地哀求道:“陆总,求求你,放过我。你就当没有见到我。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她竟然敢说再也不出现,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她说再也不会出现时,自己的心颤了一下,愤怒的火像要把血液燃尽。

  一定是因为对这个女人太仇恨了,四年前的事情,他永远都不会原谅,他曾经那么爱她,那么掏心掏肺地对她,她却给自己戴绿帽子。

  抬眸再看看女人的脸,他觉得更加愤怒。

  苏曼还在努力地哀求:“陆总,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

  “伺候男人不是你最喜欢的吗?怎么,今天不想开工了?看在你求我的份上,不想开工也可以。桌子上那瓶洋酒,你把它喝完,我就放过你。”

  苏曼看着桌子上大半瓶的洋酒,牢狱生活让她本来瘦弱的身体垮了,经常要去医院,再喝下这大半瓶的洋酒,不是要命吗?

  苏曼祈求道:“陆总,我的酒量非常差,真的喝不了这么多酒,陆总,求求你放过我吧。”

  陆逸琛冰冷地说:“陪酒小姐,不想喝酒可不行。”说着倒了满满的一杯端过来。

  心里像注进冰一样冷冰冰的,苏曼愤怒地说道:“陆逸琛,你卑鄙无耻,不是男人。好,我喝,陆总逼我去死,我又怎么敢不去呢?”

  苏曼拿过酒杯,一饮而下。像一团火顺着喉咙流下,从嘴巴,到喉咙,到胃,全部都是难言的苦涩和辛辣。

  陆逸琛看着被呛得满脸通红,连连咳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泛出一丝心疼。她恶狠狠地看着他的眼神让他瞬间愣住。

  苏曼拿起酒瓶,又倒上一杯。绝望地笑着说道:“陆总,你让我去死,我怎么敢不去呢?你早就把我逼得生不如死了。”

  看着她又要喝下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某个地方疼了一下。陆逸琛伸手夺过酒杯,一把泼到苏曼脸上,怒吼道:“滚。”

  听到那个滚字,苏曼再不愿多看他一眼,踉踉跄跄地逃出那道门。

  刚走出门,便觉得胃里如翻江倒海一样难受。

  每走一步就像踩在云上,随时都可能跌倒。

  “哟,这个贱女人还在这。”身后一群妖艳的女人中,不知道谁说道。

  “就是因为她,陆总才对我们大发脾气”

  “对,这个灾星,自己得罪陆总还导致我们也受牵连。”

  说着不知道谁一把将苏曼推到地上。

  “都是他害我们被陆总骂,要不我们把她送到宋总的房间。”

  “宋总可是出了名了虐待狂,要是把她送到宋总房间,宋总一定会狠狠折磨她”

  “哼,折磨就折磨,反正大家早就看她不爽了,只是折磨她一下,又不会把她怎么样”

  几只手同时抓到苏曼的胳膊,将她架住朝前走去。

第三章:苏曼,你怎么像狗一样?

  苏曼拼命挣扎,几个女人将她死死扣住。

  “你们给我滚开。”

  几个女人惊得松开手,苏曼站不稳,跌在地上。一个女人弯下身拉着她脖子的衣领要将她提起来。陆逸琛走过去,一脚将这个女人踢开。

  “陆总,对不起,放过我们,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女人们连连哀求,陆逸琛愤怒地吐出一个字“滚”。

  一把抓住苏曼:“你不是很有手段吗?怎么被人欺负得像狗一样。你这么想做狗,那就回家给我去做看门狗。”

  陆逸琛说完就快步拽着苏曼往楼下走,苏曼慌乱的步子不断踏空,却一次次被陆逸琛拽起来。

  一进门,苏曼就觉得浑身燥热。迷迷糊糊地往陆逸琛身上蹭。

  陆逸琛一晃神,捏住她的肩膀,嘴唇附上去。

  浑身燥热的苏曼突然触到凉凉的嘴唇,不自觉触上去。

  一把将苏曼推开。

  “你这个贱女人,就这么饥渴吗?醉成这样,还不忘往男人身上靠。”

  说完陆逸琛抓住苏曼,将她拉进浴室,把浴缸里放满水,将苏曼的脸一头按进去:“你最好清醒一点,别这么骚,我觉得恶心。”

  苏曼鼻子呛了水,瞬间清醒,挣扎着抬起头。

  陆逸琛死死盯着面前一身水渍,大口喘气的女人。

  四年前,刚公布婚讯就在报纸上看到她和自己的小叔躺在床上的照片。

  一时间,她给他头上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全城都知道。

  陆逸琛嘴唇一勾,似笑非笑地说道:“想不到你是这么卑鄙无耻的女人。”

  一把一把尖刀扎在自己的胸口,苏曼痛得不能呼吸。

  陆逸琛走过来,大手一扯,将苏曼的衣服撕开一个大洞:“看看你下贱的身体,你不是喜欢伺候男人吗?今晚把我伺候爽了,或许我能考虑把你放了。”

  听着他冰冷的话,苏曼愤怒的说道:“你想得美,我伺候全天下的男人,也不会伺候你。”

  陆逸琛气急,将苏曼抓过来,扛到肩上,走出浴室:“这是你自找的。”

  苏曼一边挣扎,一边捶打他:“你放开我,你混蛋。”

  苏曼越挣扎,陆逸琛抱得越紧,走到床边,将苏曼一把甩到床上。

  只差几厘米,苏曼的头就撞到床头柜上。

  苏曼瞪大眼睛骂道:“你不是人。我真后悔认识你。”

  “后悔?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后悔,什么叫后悔背叛我。”

  苏曼怒喊:“我没有背叛你。”

  “你还有脸狡辩?”说着,陆逸琛欺身上去,将苏曼身上早已被撕烂的衣服撕下。

  “啊”苏曼拼命喊叫,挣扎,陆逸琛将她的双手桎梏,凉薄的嘴唇附上她的唇,还带着酒精的味道,舌头灵活地撬开她的牙齿,席卷她口腔地的每一寸地方。

  陆逸琛拼命啃咬,还觉得不尽兴,牙齿咬住她的下嘴唇渐渐用力。

  血腥的味道弥漫进嘴里。

  “不要”

  陆逸琛抬起头,邪魅地看着她,嘴角还有一丝血迹:“不要?装什么清纯,还是你想玩欲拒还迎?嗯?”

  说着,低下头一口咬住她胸前的一团。

  苏曼痛得瞪大眼睛,想要捶打他,手却被他紧紧桎梏。

  苏曼感到绝望:“陆逸琛,你不是人。”

  陆逸琛并不理会他,用一只手桎梏住苏曼的手,然后大手顺着刚才的牙印渐渐往下。

  迅速脱掉裤子,冰冷地说道:“你不是就喜欢这个吗?”

依然我心深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依然我心深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