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梦何需再言等》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30 23:24:32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无梦何需再言等

第二章 没这个资格

  杜清欢是在皇后的寝宫里醒来的。原文http://www.qi-wen.com/

  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丫鬟梦秋含着眼泪的脸,见杜清欢醒来,她连忙擦去脸上的泪水,“娘娘您醒了……”

  杜清欢心里一阵痛楚,“父亲,父亲他……”

  看着梦秋艰难地点头,杜清欢那布满伤痕的手颓然落下。

  “扶我起来,我要回去看看父亲。”杜清欢挣扎着爬下床,门外的侍卫挡住了她。

  “皇上有令,皇后娘娘近来操劳,不宜离开寝宫。”

  那人的一字一句,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他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不想让她看。

  他是想让她的父亲死后也无儿女去吊唁,孤零零的上路?

  “让开!”杜清欢厉声喊道。《无梦何需再言等》全文在线阅读

  “皇后娘娘自重!”那侍卫没有丝毫动容,杜清欢被狠狠地推倒在地上,四肢百赅都在痛。

  ……

  最终,杜清欢还是错过了父亲的葬礼。

  出殡那日,大雪将整个偌大的皇城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悲哀而凄凉。

  “梦秋,再多添点纸钱。”杜清欢远远地看着梦秋把一捧纸钱烧光,身体却不停地颤抖着。

  自从上官焱毁了还魂草后,杜清欢便怕极了火,甚至连看一眼都不敢。

  “父亲,女儿不孝……女儿,对不起您……”身后猛地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无梦何需再言等》全文在线阅读

  “你的确不孝,若不是你贪得无厌,你父亲也不至于就这么没命,他的惨死可都是因为你。”

  上官焱清冽的声线响起,却像是刀锋一般刺痛人心。

  杜清欢只觉得一阵阵的血气上涌,却还是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她跪了下去,头重重的往地上磕:“皇上,臣妾知错了,是臣妾糊涂,图谋自己不该妄想的,现在臣妾明白了,也只想离开这儿,伴着青灯古佛了此余生,为家人为皇上……也为俪妃祈福。”

  杜清欢一下又一下的磕头,姿态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祈福?以你这样瑕疵必报的个性,怕是会日日诅咒吧。”上官焱并不信杜清欢的话,“更何况,你这样的戴罪之身,若是去庙宇那般清净之地,也是玷污了地方,如果真的那么悲痛欲绝,不如,朕赐你一条白绫,你自尽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

  杜清欢闻言,身体颤抖一下,她没想到,上官焱竟然恨她至此,竟然,想让她死去。阅读http://www.qi-wen.com/

第三章 想离开,没门

  上官焱眸子冰冷,手指猛地攥紧。

  面前的女人,是他厌恶极了的杜清欢,可偏偏,听了她这些话,他竟有些不悦。

  皇后这个位置,是她想坐就坐,想弃旧弃的?做梦。

  他捏住了杜清欢纤细的下巴,“杜清欢,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想走?你做梦!”

  杜清欢蓦然瞪大眼睛,心底满是刺痛和绝望。“若是皇上真的想,那便把我这条命也拿去吧。”

  她太累了,她累了七年,父亲的死,已经磨去了心里那点仅有的希冀,她不敢再奢求什么了。

  上官焱眸底一冷,冷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版权qi-wen.com

  说着,他捏住她的肩,一把将她扯起来。

  杜清欢吃痛,却死死咬着嘴唇没有出声,她骨子里,还是那么倔强。

  这样子激怒了上官焱,他收紧力道,猛地将她抵在柱子上“杜清欢,你想走,想死,也要我腻了才行!”

  上官焱一反平日那谦谦君子的模样,眼角尽是暴戾。

  这个女人总是有办法激起他心里的怒气,明明就是个爱慕虚荣的毒妇,却总是装的比谁都高洁……

  杜清欢消瘦的身体狠狠地扔在了一旁,可她却没有吭一声,依旧仰着头,“求皇上让臣妾出宫,或者,干脆要了臣妾的命!”

  上官焱看着她那倔强的脸,气极,猛地扯住她的衣领:“杜清欢,朕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

  说着,他的眼角扫过那门外烧着的纸钱,眸里闪过一丝寒芒,“你的父亲去世前可是一直期盼着朕能临幸你一次,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朕随了他的心意?”

  杜清欢的眸子睁大,眼底尽是恐惧和不可置信。

  这样的场合,他竟然说出这般亵渎的话,在他心里,她,和她的家人,究竟有多不堪?

  她那个一向对上官焱忠心耿耿的父亲,若是听到他这般戏谑侮辱的话语,在地下都会不得安宁。

  “皇上,父亲尸骨未寒,还请自重。”杜清欢一字一句艰难开口,成功激起了男人的怒火。说明qi-wen.com

  “自重?”上官焱的眼底尽是鄙夷,一把掐住杜清欢的颈项,她身上那单薄的衣服几下便被他扯得七零八落。

  “用菁菁的命来要挟我坐上后位的女人,竟然也有脸面提起这个词?”

  上官焱只觉得心底有一把火在燃烧着,这个女人,这个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竟然拒绝他?

  行动快于理智,他手上不过微微使劲,杜清欢那白皙纤细的身体便已经完全的裸露在他的面前。

  看着杜清欢的身段,他竟然也没有想象中的抗拒,反而,有了一种想要彻底征服的欲望。

第四章 临幸

  “杜清欢,看着我,这可是你杜家几十口人心心念念的事情,你父亲要是知道他的一条命能换来你被朕临幸,说不定也会老怀安慰!”

  杜清欢使劲的挣扎着,可是虚弱的她哪里是上官焱的对手,身前的男人没有丝毫的怜惜,扯下她身上蔽体的衣物,狠狠地贯穿。

  “不……不要……”杜清欢几乎痛得昏死过去,死命地咬着牙,拼了命的挣扎。

  父亲还尸骨未寒,她怎么能和这个间接害死父亲的凶手苟合!

  可上官焱却没有半分要停下的意思,死死地禁锢着她的纤腰,下身的动作一下强过一下,几乎要把她整个人撞得散架。

  眼睛被泪水模糊得彻底,杜清欢记起当年父亲要她小心谨慎,千万不要嫁错了郎君,步步错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上官焱才停下了动作,身下的女人已经昏了过去,苍白的脸上还带着狼狈的泪痕,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上官焱也不知是怎么,竟然有一种想要擦泪的冲动,可他的手才刚刚伸到一半,随从便匆匆禀告了政事。

  “把皇后娘娘好好清理一下。”上官焱的怜惜散的一干二净,甚至,还自嘲的摇了摇头。

  他在方才的一瞬,竟然把她当做了那个救他的女子。

  杜清欢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

  那日在风雪里太久,寒气入体,加上父亲的去世,上官焱的折磨,让她的身体迅速的憔悴消瘦下来。

  上官焱拒绝了杜清欢出家的请求,甚至,明面上派人来保护她,实则,把她整个人软禁了。

  几天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宫院走来。

  来人不是其他,正是当今后宫里最得宠的俪妃,杨菁。

  “妹妹好久不见姐姐,实在是想念得紧,所以今天特意来瞧瞧姐姐。”

  杨菁一袭华丽的皮毛大氅,比起只有一身旧衣服的杜清欢,自然不知道要华贵了多少。

  “俪妃好兴致,怎么不陪着皇上消遣,竟然来这里探望我这个晦气之人。”杜清欢的语气淡淡的。

  杨菁是她的远房表妹,当年两个人未曾出嫁时,也曾经是无话不谈的密友,那时候,杜清欢还曾把她与上官焱之间的种种讲给她听。

  可谁能想到,一朝一夕之间,杨菁就把故事的女主角换成了她自己,一步登天的成了上官焱最宠爱的女人。

  杜清欢垂下眸子,几不可见的敛去了眼底的落寞,可她那不动声色的模样,却让杨菁脸色微沉。

  又是这幅云淡风轻什么也不在乎的模样,明明她已经狠狠地踩在她的头上,却永远看不到杜清欢有失态的模样。

  杨菁心里思绪万千,“既然已经来了,难道姐姐不请妹妹喝杯茶,这天气冷得很,实在不适合在外面叙旧呢。”

  说完,不等她反应,杨菁已经进了正厅。

  她打量着这朴实无华的宫殿,脸上多了几分得意之色,“我这次来,其实是有好事要与姐姐分享的。”

  “我已经有了皇上的子嗣,三个月了。”杨菁低着头,眼底满是羞涩,却掩饰不住眼底的喜气,“妹妹当年的重病是姐姐亲手医治回来的,所以对姐姐的医术很是信任,我想请姐姐来为我安胎,皇上也同意了呢。”

  杜清欢拿着茶杯的手晃了两下,滚烫的茶水洒进了衣服内,她却毫无知觉。

  上官焱和杨菁有孩子了。

  在她这般痛苦,无助的时候。

  “姐姐怕是难当此重任。”杜清欢轻轻地开口,眼神恍惚。

  就在杨菁还欲开口时,门外一道英挺的身影突然出现,一把将坐在门口的杨菁搂在怀里。

  “你怎么坐在这样冷的地方?伤了身子怎么办?”

  杜清欢的眸子停在男人那紧张的俊颜上,却生出一种悲凉的情绪。

  她嫁给这个男人七年,何曾见过半分这样小心翼翼的他?

第五章 伺候

  察觉了杜清欢的眼神,男人转过来,眼里没了柔和,“方才菁菁和你说的话想必你听得清楚,朕本是不愿意让你这样的女人来插手的,只不过是菁菁心善,怕你无聊给你个差事,你好自为之。”

  上官焱的眸中,尽是威胁和警醒的意味,手指在杨菁看不见的方向指向了杜府所在的位置,“我想,皇后是个聪颖之人,不会不懂朕的意思。”

  杜清欢的脸色猛地苍白下来,她怎么会不懂?

  上官焱为了报复她,害死了她的父亲,那若是杨菁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伤害她的其他家人。

  她哪里有拒绝的资格?

  “明白。”杜清欢强忍着心里的苦涩,咬牙切齿。

  从那天起,杜清欢便彻底没了自由。

  杨菁肚子里是上官焱的第一个孩子,身份贵重。

  而杜清欢为了家人的性命,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凡是杨菁的吃穿用度,都必须经过她的手仔细查看一番。

  操劳之下,杜清欢整个人也飞快的消瘦下来,几乎可以说是弱不禁风的程度。

  可偏偏,上官焱却没有丝毫放过她的意思。

  “皇上,姐姐还在那里呢!”杜清欢站在膳食前,仔细的用银针检测着是否有毒,在她身后,就是几乎被上官焱宠上了天的杨菁。

  不得不说,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上官焱的确体贴极了,此刻,他就正拿着汤匙,喂杨菁喝下名贵的补汤。

  杜清欢撇过视线,不去看这缠绵的画面,可那一丝一丝的声响,缠绵悱恻,却让她本以为已经平静的心时不时地抽痛起来。

  原来,上官焱他从来就不冷,只不过他至始至终看得见的,就只有他认定了的杨菁而已。

  杜清欢出神,手上的碗歪了,炙热的汤汁撒了出来溅在她手背上,痛的她忍不住身体晃动了一下。

  “姐姐没事吧?”杨菁见状,双目带着几分惊诧地开口。

  “小心一点。”上官焱的眸里闪过几分深意,眼睛却停在杜清欢那单薄的背影上,讳莫如深。

  杨菁见状,狠狠地捏紧了手里的手帕。

  难道,上官焱还是会关心杜清欢这个贱人的吗?

  “把准备给菁菁的补汤弄洒了,你要怎么赔?”上官焱这才缓缓地开口,那冷漠的语气,让杜清欢忍不住抖了抖。

  “臣妾遵命。”强忍着手上的疼痛,杜清欢端着那碗滚烫的补药一步步走了过去,“俪妃妹妹请用。”

  杜清欢低着头,头上的凤冠在她脸上留下一道阴影,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想法。

  “谢谢姐姐,可是这药太苦了,臣妾实在是喝不下去。”杨菁娇笑着,轻轻地依偎进上官焱怀里,语气尽是娇嗔。

  杜清欢的手,攥得紧紧地,手被烫的痛极了,可她却只能这样像是雕塑一般的站着,哪怕,她的心已经在杨菁这样肆无忌惮的炫耀下千疮百孔。

  “苦吗?”上官焱的眸里闪过一丝无奈和宠溺,轻轻地在她鼻尖刮了刮,“皇后医术高明,难道就不能做出更合适菁菁胃口的补药?”

  男人的语气里,已经带着明显的质疑,让杜清欢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下。

  良药苦口,上官焱刁难的意味,未免太明显了,可她除了忍着,还能怎样?

  “哎呀,臣妾哪有那么娇气?我喝就是了。”杨菁看到这尴尬的场面,伸出手拿起汤碗慢慢的抿了几口。

  可还未等杜清欢来得及松口气,杨菁却突然把手里的碗猛地摔了下去,脸色苍白极了。

  她一手死死地扯住上官焱的衣袖,另一只手,则是指向了杜清欢的位置,“皇上,这药,这药有问题!”

无梦何需再言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无梦何需再言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配扶正攻略11章(0011:祸不单行)

    原标题:女配扶正攻略11章(0011:祸不单行)书名:女配扶正攻略0011:祸不单行一经时,是永宁宫的说法,说白了就是抄一篇经的时间;这时间可就没个准儿的,以太皇太后的年纪,抄一篇经,再念念,再抄抄,若是有心来折腾,指不定宁夏就跟原文剧情一样,得在这儿跪上一天了!文里,原主是在石子上跪了一天;宁夏也是跪上一天,可是,原主是干干爽爽的在这儿跪着,宁夏倒好,被人淋了一身,这么又冷又饿的在这儿跪着,她怎么吃的消?跪了一天,北宫荣轩都没出现过,还真是个渣渣,连做做样子帮她求情都不愿意!话又说回来,她才嫁

  • 我让校花喜当妈11章(第十一章 古书)

    原标题:我让校花喜当妈11章(第十一章古书)小说名字:我让校花喜当妈第十一章古书红蜘蛛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吻得更加疯狂,仿佛要把我吞掉一样,在我的把玩之下不断的急促起伏,身体在我另一只手的不断推进之下,不安地扭动着,就像是一条水蛇。这个女人的身体真的很美,也很软,偏偏还一点都不胖,我的手掌贴着她的小腹,那里火热一片,忽然她的肚皮开始跳动。红蜘蛛挺起了腰,像是要让她的肚皮融进我的手掌一样,身体紧紧绷直,由于我们贴得很近,所以我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狠狠地抖动了几下!这女人凶得狠,属于杀人不眨眼的类型

  • 保镖情人11章(011 血红)

    原标题:保镖情人11章(011血红)小说名字:保镖情人011血红朱浩天去了曲江大厦,刚走到十八楼的梦婷服装公司的前台,前台的璐璐就微笑地主动打招呼:“帅哥,徐总让你去她的办公室。”他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就径直朝总经理办公室走了进去,他知道自己这次是九死一生。推开办公室的门时,他见徐梦婷翘着二郎腿坐在座椅上,一副大老板的神情,他试着喊了一声:“徐总!”他也没有想到,昨晚与自己同枕的女人竟成了自己的新老板。徐梦婷翘着嘴角看了他一眼,冷笑的说:“你知道我叫你来干什么吗?”她知道这男人没工作,身上也没钱

  • 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11章(第十一章 这里是办公室)

    原标题: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11章(第十一章这里是办公室)小说名称: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第十一章这里是办公室突然会议厅进来了一个小姑娘,宋梓宁定睛一看,这不就是刚刚周锦现身边的那个小助理吗?“宋小姐,我们总裁要您过去一趟。”小助理脸色红扑扑的,看起来是一路跑回来的。宋梓宁心里百般不愿意,扭头看了一眼老总的眼色,只好无奈的道:“你带我去吧。”“宋梓宁,公司还有事情,我先回去。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老总道。老总见宋梓宁点点头,忧心忡忡的走出了会议厅。助理缓过气来,带着宋

  • 娇妻之殇11章(第11章)

    原标题:娇妻之殇11章(第11章)书名:娇妻之殇第11章“老公,我……我……”“你的身体真的一直都是那么敏感。”“好像是,”有些羞愧的乔静道,“不应该这么敏感的……”“我喜欢。”“老公,你是不是也该午休了啊?”“那就先不视频,回去之后我再好好满足你。”“我可不是那种欲求不满的女人。”说出这话,乔静便中断了视频聊天。发了六个爱心的表情给丈夫后,什么都没穿的乔静仰躺在了床上。在心跳加速的前提下,乔静摸了下那潮湿的地带。看着湿哒哒的手指,乔静都觉得自己的手指有些干。迟疑了下,她用手捂住了那儿,并想让中

  • 豪门小秘书11章(变态,你别碰我!)

    原标题:豪门小秘书11章(变态,你别碰我!)小说名称:豪门小秘书变态,你别碰我!第11节第11章变态,你别碰我!床头上放置了干净的衣服,同前一日被韩希彻撕破的一模一样,时钟已经八点多,向槿诺急忙换好衣服向楼下跑去。在餐桌旁,她找到了正在悠闲地喝着一杯红茶的韩希彻,听到来人的脚步声,韩希彻抬头,“我还以为天不亮你就会醒,看来昨晚你睡得还不错。”“承蒙韩先生招待,不知道什么时候韩先生可以放我回家?”向槿诺并不理会他和略带嘲讽的语气和让自己坐下的手势,冷冷道,“就算只是暂时回家交代一下难道也不可以么?

  • 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11章(第十一章:也是我爸)

    原标题: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11章(第十一章:也是我爸)小说书名: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第十一章:也是我爸君雪棠听着却无声地笑出了眼泪,似乎刚刚收到的所有委屈都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她就这样握着手机,放松自己靠在椅背上,听着那端的暴跳如雷和不间断的无理取闹,过了很久,才哑声说道,“谢谢你,左崇熠!”很万幸,在手术之前,确定君嵘平的脑部肿瘤为良性,只要在手术时切除就不会再有复发的可能。虽然这方面危机解除了,可是血块清除加上肿瘤切除,风险依旧很大。从晚上七点开始,手术整整进行了三个半小时才结束。手术室

  • 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11章(第11章 叫声老公)

    原标题: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11章(第11章叫声老公)小说名: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第11章叫声老公祁望眼底的光从柔和变得冷冽,他看着自己掌中的花儿。她的肌肤白腻如玉,此刻又透着一层嫣红,很是诱人。长发垂落,密密长长的睫毛宛若蝴蝶的翅膀覆在她娇美的脸上。因为他的动作,她的头朝他仰着,润了水的红唇微微张开,惹人遐思。祁望盯着她看了许久,眸底的光越来越幽深,却也越发的迷离。指尖从她的唇瓣上掠过,用略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唇上酥痒的感觉让洛汐有些不适,她下意识的伸出舌尖轻舔了舔,却不知,舔在了祁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