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帅大亨的心尖宠》之6 第6章 碎尸案【6】

2017/11/29 3:02:1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帅大亨的心尖宠

6 第6章 碎尸案

  江一沁简单洗漱一下,换了一套卫衣就轻手轻脚地出门了。来自qi-wen.com

  出到小区门口,陈队长派过来的车已经到了。

  车子开了半个小时,到了案发地点。

  卫津路这一片是老城区,房屋低矮,大部分已经被划到危房的区域,但新房子还没分下来,这些房屋都还没办法推掉。

  很多外来务工人员因为这里房租低廉,都喜欢来这里租房,导致周围一片鱼龙混杂,房东们则只要人家给钱就可以让他们随意住。

  因此,这一片成为案子频发的重症区。

  车子开到案发的那栋小楼,刑警队已经早早拉起了警戒线。

  陈队长见江一沁下车,朝她走了过来,“案子有点棘手。小说《帅大亨的心尖宠》之6 第6章 碎尸案【6】

  “我先看看尸体,等下我们再聊。”

  江一沁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法医箱,迅速换上防护服、手套、口罩和防细菌的头盔,一脸冷凝地进入了案发的房间。

  守在门口的几个警员脸色都不怎么好看,都一副要吐不吐的难受模样。

  江一沁进入房间便闻到一阵恶臭。

  房间的正中央有一个红蓝白条纹的编织袋,编织袋底部还积了一滩暗红色的血水。

  江一沁示意她的助理把法医箱放在地上,跟几个同事说道:“受不了的可以先出去,不要在现场吐破坏现场。”

  几名脸色发白的小警员退了出去,房间里除了江一沁就剩下陈队长和她的助理。小说《帅大亨的心尖宠》之6 第6章 碎尸案【6】

  江一沁拉开编织袋,一股恶臭迎面扑来,连陈队长都有些受不了,偏过头深呼吸了好几口气。

  江一沁脸上没半点表情,仔细地打量袋子里那个重度腐烂的女尸,专业而迅速的收集了各项房间里和尸体上的标本,又对尸体进行了简单的解剖。

  她工作的时候跟平时差距很大,平时她经常带着笑容,看着跟高中生没什么两样。

  但一投入工作,她周身都不自觉地散发出冷静、专业和睿智的光芒。

  忙完后,江一沁跟陈队长离开房间。

  江一沁说道:“人是注射毒品过量导致死亡,身体伴有肋骨断裂、脊椎被重物敲击变形的特征。具体其他原因,需要回局里再详细解剖才能得出结论。奇闻网

  “辛苦了。”

  江一沁没客气,开始换装,“明天上班我会把详细的报告发给你们刑警队。”

  江一沁跟刑警队的人处理了后绪的事宜,然后一起跟车回到局里。

  江一沁见天快亮了,她就没回家,直接回了局里给她分配的小单间仔细地洗了个澡,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就在小单间里睡了。

  第二天上午,江一沁把尸体进行了全面的解剖、缝合,做了验尸报告,让交给助理提交给刑警队那边,自己就回家了。

  回到家,冯雪倩就叉着腰挡在门口,盯着江一沁脸上的黑眼圈,“大半夜去跟男人鬼混了?”

  “跟尸体鬼混。”江一沁边说边打了个哈欠。阅读qi-wen.com

  冯雪倩一掌拍在江一沁背上,硬生生把她打到一半的哈欠打断,“江一沁,别给我打马虎眼。你打电话给小程,让人家今晚过来吃饭。你妈我给他露一手,增加好感。”

  江一沁一脸受不了,朝客厅大喊,“老爸,快来管管你老婆,越来越不像话了。”

  冯雪倩不为所动,“叫谁都没用,赶紧打电话。”

  “你也得先让我回房间拿手机啊。”江一沁说道,溜墙角似的溜回房间,把冯雪倩的大喊大叫锁在门外。版权http://www.qi-wen.com/

  “江一沁,你要造反啊,居然敢拿你老娘开涮!开门!不开门老娘就砸门了!快点开!”

  江一沁躺在床上,丝毫没有开门的打算。

  冯雪倩骂了几声,见江一沁没开门的迹象,就去厨房做午饭了。

  江一沁耳根清净后,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厚厚的犯罪心理学和病理书坐到书桌边看。

  每接一个案子对她而言就是一个不小的提升,即便她现在已经是法医组专业技术最好的一位,但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各种不同条件、环境导致死者情况有变化的方式实在太多了,要是不熟悉这些本质的东西,她很容易就被凶手带着跑。

  这对她而言是个大忌,对任何一个法医来说也都是大忌。

  “江一沁,出来吃东西了。“冯雪倩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显然已经把江一沁刚才的反抗忘光光了。

帅大亨的心尖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帅大亨的心尖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这又不是演偶像剧)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电话里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夏夏,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到一个超搞笑的事!”“深深,什么搞笑的事啊?”顾立夏尽量让自己心情听起来愉悦。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为她担忧。白深深这女人,光听名字,脑子里浮现的,绝逼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形象。但现实中,她其实是一个剪着帅气利落的短发,身高一米七,能一脚踢飞七个男人的女强人。白深深大顾立夏整整五岁,已经年方二

  • 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5章 质问却出状况)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青歌只觉得格外愤怒。没有开口,她迈着步子,几步便走到了书桌前,啪的一声,双手拍在了面前的书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楚寒殇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庞,低沉着声音问道:“皇叔,为何不许我出宫?”楚寒殇没有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愤怒,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冷冽,这都让他觉得意外。缓缓抬头迎上她那充满愤怒的目光,楚寒殇微微勾了勾线条优美的薄唇,唇边立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5章 想放一天假)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小说书名: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靳东夜在外头处理了一天公事,刚刚又去看了下曹家那个女人,曹珊珊虽然嘴巴硬,但被左鹰几句话一套就套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她是听见兄长的对话,一时怒上心头,才不管不顾冲到靳家要替曹家和曹一山讨回一个公道。靳东夜听到“公道”两个字,冷酷一笑:“曹一山这一生,手上的人命不少,他有什么资格要公道?而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曹珊珊大喊着,说他污蔑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 过的什么日子)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张妈狼狈地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她,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这间小土房烧为灰烬。季如祯优雅一笑,摩拳擦掌道:“看来是没怎么好,还知道瞪人,显然是我教训得还不够哇。来来,我再继续帮你顺顺气……”张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又要砸过来,吓得抱住脑袋,哭喊着道:“我好了,我好了!”季如祯慢条斯理地弯下身子,蹲在张妈面前,笑谑道:“既然好了,还不乖乖给我汪几声来听听!”张妈一开始不乐意,见季如祯笑得像个小恶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 制作毒药)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制作毒药)小说名称: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5章制作毒药林落却是一笑,道:“太子说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属于保密,既然他不想告诉二姐,那我也就不能说了,我看二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还是早些回去吧。”一边说,林落已经一边推着林婉容出门,直到将她推出门口,林落才迅速“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不管外面的林婉容怎么气急跺脚。一直等到门外的林婉容气走了,整个院子彻底安静下来,林落才叫了个丫鬟进来问话。林落要问的无非是太子进将军府的时候和林振君他们说了什么,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 就你牛粪啊)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就你牛粪啊)小说名字: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5章就你牛粪啊“诶,夫人……”乞丐快速的朝着苏倾云追去。突然,正当苏倾云走着,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猛地窜到了苏倾云的面前,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小娘子,你要去那里啊,告诉我,我带你去啊?这西王城还没有我不熟悉的呢。”只见为首挡路的男子发鬓插着一朵大红花,嘴里咬着花瓣的花茎,一张流气的痞子脸色眯眯的盯着苏倾云倾城的面容,双眼猛地对着她抛媚眼。差点没有被这个男子给恶心吐的反胃,苏倾云目光冷寒的凝视着这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 全军覆没)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全军覆没)小说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5章全军覆没一籁籁的火把在火属性魔法师的施力之下,生起了妖一般红艳的大火来。云轻婉默默的跟随在云家弟子们的背后,一路轻轻松松的过关斩将。那些弟子们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根本无人去观察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蒙面小丫头。狼群被云鸿扬的火力对伍驱赶出几十米外,云鸿扬的队伍成功的踏入了狼山。一群通体黑色的狼群堵在了那口狼洞外,它们共有十六只,是与其它狼群不一样的狼,它们身上的毛发是黑色的,当黑色的毛发竖起来的时候就如刺猬一样

  • 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小说书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出了屋子的苏芷曼穿过院门,过了回廊,又走了几段石径小路,绕了好一阵才寻到大门。可人还没走出去,呼啦啦,一群府卫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将苏芷曼团团围住,刀剑全部明晃晃的朝她。“箫王殿下,出尔反尔,如此输不起,也太没男儿气度了!如果眼红做公公,我倒也可以不辞辛劳,帮殿下一把。”苏芷曼面不改色,直立当中,迎着兵刃放声道。“本王给足你时间,是你走的太慢舍不得离去。”说话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