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极品猛男在都市》之第005章 敢对领导动手【5】

2017/11/28 3:03:4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极品猛男在都市

第005章 敢对领导动手

好半晌后,罗军才将赵虎放下来。网站http://www.qi-wen.com/赵虎看罗军的眼神出现一丝畏惧之色。不过马上,赵虎就怒了。他的尊严被狠狠挑衅了。

“好,你叫罗军是吧?你居然敢对领导动手,这班你不用上了。从现在开始,你滚蛋吧。”赵虎发挥出他的权利来。

赵虎这个保安队长实际上是物业公司对他的一个妥协。阅读http://www.qi-wen.com/这家伙手下一帮小弟,就爱捣乱。物业公司没办法,给了他个头衔。其实赵虎工资也不高,每个月比正常 保安还少。

不过赵虎是拿几家工资的人。

罗军是在物业公司哪里应聘的,所以赵虎对罗军其实很不熟。

罗军听到赵虎让自己滚蛋,他倒不是很眷念这份工作。不过是图个安逸,懒得再去找工作。小说《极品猛男在都市》之第005章 敢对领导动手【5】“貌似是你先动手的吧?怎么,只许你动手打人,不许别人动手打你?”

罗军呵呵一笑之后,说道:“要我滚蛋也可以,工资一分不少的拿来。”

“没有,一毛钱都不会给你。”赵虎说道

罗军瞪了一眼赵虎,道:“我看你是还需要我给你松松骨。”

赵虎一见罗军凶光毕露,立刻就吓了一跳。这家伙往后缩了一下,他眼珠子一转,心中马上生出一条毒计来。于是,他立刻缓和下了语气,说道:“好,这次就这么算了,你下次最好注意点。”

这家伙说完之后便一手捂脸快速离开了。版权http://www.qi-wen.com/

罗军切了一声,没当回事。

倒是那其中一名保安好心提醒罗军,说道:“罗军,我看你还是赶紧走吧。赵虎这个人,睚眦必报。今天你得罪了他,我看他肯定是酝酿了什么毒计要整你。”

罗军不当回事,说道:“算了吧,就他还整我?你也太瞧得起他了。”他说完之后,又咧嘴一笑,说道:“不过刘哥,还是谢谢你啊!”

罗军说完之后又拍了拍肚子,说道:“肚子好饿,我去吃东西了。拜拜啊!”

他说完就走了。来自qi-wen.com

这家伙,也太乐天了。

那刘哥和另外一名保安看着罗军对他们的提醒一点不在乎,觉得这家伙太不知死活了。两人摇摇头,几乎都能想象得到罗军的下场之凄惨了。

他们可是见过赵虎整人的手段了。

晚上七点,罗军换了一件干净的白色休闲衬衫,下身穿上牛仔裤和运动鞋。他的头发是寸头,根根怒立。

罗军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干净,精神!

还别说,这样子让女孩子看了第一眼,肯定会印象特别的好。原文qi-wen.com

而且,罗军的长相并不差,是那种硬朗帅气的军人气质型。他本人还带着一丝洒脱不羁,那就更有吸引力了。

罗军站在小区外面等丁涵。

丁涵提前给罗军打了电话,她在公司下班时间是六点。稍微有点事情要忙,就会迟一点。

所以七点是个刚好的时间点。

六点五十五分,天边的残霞如鲜血一般绚丽。

这大热天的,夜幕来临的格外的迟。

罗军没等多久,便等到了丁涵。

丁涵开的是一辆普通的大众朗逸,白色的。她停在了罗军的面前。

罗军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丁涵看到罗军时呆了一呆,觉得罗军还真是挺帅气的,而且没有那种一般小男生的娘炮味道。

罗军看到丁涵也是呆了一呆。因为丁涵穿的是白色衬衫,黑色套裙,标准的职业套装。以丁涵的完美身材穿这么一套职业装,很容易让人想到邪恶的制服诱惑啊!

这身装扮,多少制服控都要把持不住啊!

“涵姐,你今天真漂亮!”罗军咧嘴一笑,丝毫不吝啬溢美之词。

丁涵微微一笑,她启动车子,并说道:“漂亮什么呀,你就少夸我了。我都是要奔三的人了。”

罗军马上夸张的说道:“涵姐,你不是骗我的吧?我怎么看你才像十八不到呢。”

“你这家伙,太油嘴滑舌了哈。”丁涵脸蛋都被罗军给说红了。

“对了,你想吃什么?”丁涵问罗军。罗军说道:“什么都行,涵姐你决定就好了。”

丁涵说道:“那好,我带你去吃韩国烧烤。”

“中!”罗军说道。

丁涵所说的韩国烧烤在三公里外。

这家烧烤店的档次很不错,两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落座。

点菜完毕后,丁涵给罗军倒水。同时,丁涵忍不住问罗军,道:“小军,你以前是在哪里当兵的呀?看你身手这么棒,就算在部队里也应该很不错呀。怎么会跑我们小区来当个保安?”

罗军喝了一口水,谎话随口就来,他说道:“以前在南城军区啊!后来上面鼓励咱们复员转业,我就服从鼓励了。”

丁涵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你的上级领导就舍得你转员?”

罗军说道:“他不舍得也没办法啊!我反正是不想当兵了。”

极品猛男在都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猛男在都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三届书法作品展入展名单

    近日,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学员书法作品评选评审工作在京圆满结束。本次评选工作面向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的学员,经过评委会严格评审,共有30位作者入选。本名单为公示名单,公示期为2018年4月27日-5月3日,共7天。公示期间,如发现有违规问题,可向中国书协(大型活动处)举报;公示期结束后,仍接受对有关违规现象的举报,举报材料要求信息准确,事实清楚,中国书协将依照相关规定调查处理。中国书法家协会2018年4月27日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学员书法作品评选前三十名作者公

  • 我们在进行算姻缘的时候需注意什么呢?

    婚姻关系到一个人的一生,想必每个人都会希望自己有一段美好的姻缘,可以值得自己去珍爱一生。所以,有些人会通过八字算婚姻,希望算出自己婚姻的早与晚,好与坏。而且在古时候,人们算姻缘也是很有讲究的。那么我们在进行算姻缘的时候需注意什么呢?下面来给大家介绍下。第一点是属相要合、八卦九宫配婚要合、年命要相合。古人云“嫁娶之法说与知,先将女命定利期”,意思就是当要选择嫁娶日期的时候,要以女方的年命为基础,根据女方来选出个好日子。第二点是两个人的姓名人格数理五行要相生,两个人的命局日主五行要相生;姓氏五行也不

  • 四月春光,捻字为香

    春日里,舒服的温度,轻折风袖,是一朵朵的桃花开,凭栏,话深意,风一吹,就落下一行行相思。一览无遗的阳光,倾洒而下,我扬起面颊,闭着眼睛看太阳,满目柔柔的粉,恰到好处的香,喜欢这样,在一份煦暖里,我看到儿时的自己,在树下,一朵一朵数着枸杞花,眼睛弯弯的笑,像花儿一样。总会在某一个瞬间,因某一个事物,而陷入某种思绪,就像倒转的胶片,在检索的标签里回望,亦如此刻,终究是太过感性的人,也深知自己的随心随性并不是轻松的事,却依然喜爱这样的一念而起。关于文字,已经不记得最初的念起,只是任由自己写写停停,常常

  • 华艺讲堂:善本碑帖赏析

    善本碑帖在历经了岁月沧桑之后,能流传至今,实属不易。除了自身拥有的重要的书法艺术价值外,还蕴涵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何为善本碑帖?从拓本上看,椎拓较早、存字较多、拓制精良;从题跋上看,则是名家真迹、言之有物、书法精美;至于流传,不外乎名家递藏、精工细裱、品相完好。一份碑帖,若能满足这些条件中几个,已可称之为善本,若全部条件都符合,则可被认作善本中的善本。如吴昌硕、王国维等题跋的《石鼓文》卷及赵之谦考释的《刘熊碑》册,皆是符合上述全部条件的善本。4月28日下午三点,广州华艺国际春拍系列活动之华艺讲

  • 作为师父,他坑了自己的弟子,让弟子变的人不人鬼不鬼!

    小刘侃封神,接着给大家侃!西伯侯姬昌,在羑里城被囚禁七年之久。靠着散宜生给费仲尤浑送礼,他们二人帮姬昌说好话,纣王发了善心,放姬昌回西岐,并给他加官进爵,并夸官三日。可姬昌在中途听了黄飞虎所言,只夸官两日就逃回了西岐。姬昌这一逃跑,没有反心也变成了有反心的事实。纣王下令追捕姬昌。就在这时,终南山玉柱洞的云中子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姬昌该今朝难满,便派雷震子下山救父。可此刻的雷震子只是个七岁孩童,修行法力不够,而姬昌又不能死,所以,云中子便将雷震子改造了一番。看雷震子被改造后成了什么模样?青头红发,

  • 恐怖故事:同一个鬼遇到了两次

    直到现在为止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的存在至今还只是一个谜,不过随着现实中的灵异恐怖事件逐渐增多,让我们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而且还被好多人亲眼见过!按照封建迷信的传统说法,人在去世之后就会直接去阴曹地府报道,只有那些心愿未了的枉死冤魂,才会停留在人间,而且这些枉死之鬼都是一些恶鬼,遇到之后会非常的麻烦,没准一不小心我们的小命儿就要交代道他们的手上了!但是不管是什么鬼,他都不会主动招惹和自己无关紧要非亲非故的人的,有人误以为鬼总喜欢在那些阴暗僻静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里面呆着,如果您真的那

  • 如何保养血珀,使之美丽如初?

    大家都知道血珀是琥珀中的佼佼者,是不可多得的琥珀宝石。血珀的颜色大致分为酒红是、血红色、暗红色。血珀镶嵌戒指或者血珀镶嵌吊坠之类的都是每个女性都梦寐以求的,对于已经得到心爱血珀宝石首饰的朋友们,如何保养好自己手中的血珀呢?最好的天然血珀产自缅甸,但缅甸血珀含有大量的二氧化铁,非常不好保存,这里之所以单独把血珀拿出来就是这个原因。他们认为,血珀的红皮不可避免的要氧化掉,任何办法都无法阻止。氧化之后的缅甸血珀表面回出现一层裂纹,很难看,只能打磨掉,分量减轻了不说,色也变淡了。接触过缅甸血珀的人都知道

  • 幸福的小事

    弟弟周末来苏州游玩,在家里住了两天。走时,我送他到地铁口,他说:“你和姐夫的每个瞬间都很幸福。”弟弟是周六过来的,傍晚我到小区门口接上了游玩一天的他。我和先生结婚快两年了,公公婆婆在老家,我们在城里租房子住。弟弟也是第一次来我们的住处。到家后他放下包便做在沙发上“吃鸡”,我在厨房烧晚饭。喊他吃饭时,他问我不需要等姐夫吗?我说:“你姐夫工作比较忙,又不喜欢晚高峰堵车,便很少回家吃饭,他如果回来会提前说,我们不用等。”我话音刚落,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先生打来的,他问:“你们吃过没有?”我开心的说:“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