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依然我心深处》在线阅读

2017/11/25 8:42:03 来源:网络 [ ]

书名:依然我心深处

第一章:你不是这么喜欢卖吗?

苏曼推开豪华的包厢门,里面喧哗靡靡,四五个男人正喝酒畅谈。说明http://www.qi-wen.com/

被叫进去的陪酒小姐站成一排,战战兢兢。

刚才站在门口犹豫了一分钟,还是迈进去,梦姐说过这些人只要陪酒,不会有过分的要求。

苏曼拿起酒桌上的酒杯,极力娇媚地坐到一个男人的旁边,娇声说道:“哥哥,把这杯酒喝了吧。”

男人转过身,阴狠的眸子想要吃人一样,一把抓过酒杯浇到她的头上。

苏曼怎么也没想到,四年不见,再次见到他时,竟然是自己最下贱的时刻。

看着男人五官分明,轮廓完美的脸庞,苏曼脑子里嗡嗡的。

他,陆逸琛,四年来自己念念不忘的男人,无论他将自己害得多惨。奇闻网

陆逸琛站起身,一把将她提起来,脸凑到他的跟前,恶狠狠地说:“你果然是个贱女人。几年不见,从监狱里出来还不忘来卖。”

他的话像一把刀,深深剜进她的心里,一刀一刀凌迟。

陆逸琛把手附到苏曼的脖子上:“你怎么这么贱?你这么贱怎么还有脸活在世上?”

说着手上的力道慢慢加重。

苏曼越来越难受,呼吸困难,像要窒息一样。

张大嘴巴,嘴里发出“呃呃”的声音,感觉生命就快要流逝。

陆逸琛根本不撒手,满眼都是着了火的愤怒。《依然我心深处》在线阅读

四年过去了,她竟然还是这么放荡,这么骚浪贱,竟然跑到会所来卖了。

感觉自己就要死了,苏蔓拼命挣扎。

看着苏曼满脸通红,陆逸琛终于松开手,却一巴掌狠狠扇上去。

苏曼被扇得摔在地上,嘴角流出血。

看着苏曼嘴角的血迹,陆逸琛扯动嘴角,邪魅地笑着说道:“你不是这么喜欢卖吗?那你今天伺候好在座的老板,我就放你走。”

“你混蛋。”苏曼挣扎着站起来

“我混蛋,四年前是谁不要脸设计爬到我小叔床上,还拍下照片登到媒体,闹得全城皆知。说明http://www.qi-wen.com/告诉你,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苏曼怒吼:“我没有设计,一年的牢狱生活,我爸爸的公司被你害到破产,爸爸精神崩溃,你还想怎么样?”

“那是你应得的。”“还想怎么样?你先把在座的老板都伺候好啊,你不是最骚最浪吗?”

苏曼嘶声裂肺地喊道:“你这个魔鬼。”

苏曼抬脚想走出去,被陆逸琛一把拉回来,扔在沙发上:“伺候好再说。”

苏曼倒在沙发上,看着陆逸琛从桌子上拿起一大摞的票子,甩手劈头盖脸砸在自己的脸上:“你不是喜欢钱吗?伺候好了这些钱全部都是你的。又能享受,又有钱赚,你不是最喜欢这样吗?”

绝望地看着这个男人,这个她爱得深入骨髓的男人,即使他将自己投进监狱也没敢责怪他,只是怪自己倒霉,被人陷害,导致和小叔躺在床上的照片全城皆知。

但是,四年过去了,这四年里,她过着渡日如年的生活。说明http://www.qi-wen.com/

在监狱里受尽牢狱之苦,出来后得之父亲的公司被他害到破产,父亲疯癫,母亲痛恨她。

可是弟弟还需要大笔的钱上学,一年的牢狱生活让她身体垮掉,几乎每个星期都得跑去医院一趟。

闭闭眼睛,往事不堪回首。

看着苏曼仍然不动,陆逸琛说道:“沈总,你不是一向最懂得怜香惜玉吗?你先来呗。”

苏曼看着那个男人色眯眯地凑近自己,陆逸琛却不为所动。

陆逸琛,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

第二章:把那瓶洋酒喝完,我放了你

苏曼面露惊恐,拼命地朝后退,退到沙发沿上,无路可退。

陆逸琛冰冷地说道:“苏曼,你求我啊,求我没准我会考虑放你一马。网站http://www.qi-wen.com/

眼看着那个男人就要压到自己的身上,苏曼慌乱站起身,拉住陆逸琛的衣服,忍了一下,下决心般地哀求道:“陆总,求求你,放过我。你就当没有见到我。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她竟然敢说再也不出现,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她说再也不会出现时,自己的心颤了一下,愤怒的火像要把血液燃尽。

一定是因为对这个女人太仇恨了,四年前的事情,他永远都不会原谅,他曾经那么爱她,那么掏心掏肺地对她,她却给自己戴绿帽子。

抬眸再看看女人的脸,他觉得更加愤怒。

苏曼还在努力地哀求:“陆总,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

“伺候男人不是你最喜欢的吗?怎么,今天不想开工了?看在你求我的份上,不想开工也可以。桌子上那瓶洋酒,你把它喝完,我就放过你。”

苏曼看着桌子上大半瓶的洋酒,牢狱生活让她本来瘦弱的身体垮了,经常要去医院,再喝下这大半瓶的洋酒,不是要命吗?

苏曼祈求道:“陆总,我的酒量非常差,真的喝不了这么多酒,陆总,求求你放过我吧。”

陆逸琛冰冷地说:“陪酒小姐,不想喝酒可不行。”说着倒了满满的一杯端过来。

心里像注进冰一样冷冰冰的,苏曼愤怒地说道:“陆逸琛,你卑鄙无耻,不是男人。好,我喝,陆总逼我去死,我又怎么敢不去呢?”

苏曼拿过酒杯,一饮而下。像一团火顺着喉咙流下,从嘴巴,到喉咙,到胃,全部都是难言的苦涩和辛辣。

陆逸琛看着被呛得满脸通红,连连咳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泛出一丝心疼。她恶狠狠地看着他的眼神让他瞬间愣住。

苏曼拿起酒瓶,又倒上一杯。绝望地笑着说道:“陆总,你让我去死,我怎么敢不去呢?你早就把我逼得生不如死了。”

看着她又要喝下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某个地方疼了一下。陆逸琛伸手夺过酒杯,一把泼到苏曼脸上,怒吼道:“滚。”

听到那个滚字,苏曼再不愿多看他一眼,踉踉跄跄地逃出那道门。

刚走出门,便觉得胃里如翻江倒海一样难受。

每走一步就像踩在云上,随时都可能跌倒。

“哟,这个贱女人还在这。”身后一群妖艳的女人中,不知道谁说道。

“就是因为她,陆总才对我们大发脾气”

“对,这个灾星,自己得罪陆总还导致我们也受牵连。”

说着不知道谁一把将苏曼推到地上。

“都是他害我们被陆总骂,要不我们把她送到宋总的房间。”

“宋总可是出了名了虐待狂,要是把她送到宋总房间,宋总一定会狠狠折磨她”

“哼,折磨就折磨,反正大家早就看她不爽了,只是折磨她一下,又不会把她怎么样”

几只手同时抓到苏曼的胳膊,将她架住朝前走去。

第三章:苏曼,你怎么像狗一样?

苏曼拼命挣扎,几个女人将她死死扣住。

“你们给我滚开。”

几个女人惊得松开手,苏曼站不稳,跌在地上。一个女人弯下身拉着她脖子的衣领要将她提起来。陆逸琛走过去,一脚将这个女人踢开。

“陆总,对不起,放过我们,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女人们连连哀求,陆逸琛愤怒地吐出一个字“滚”。

一把抓住苏曼:“你不是很有手段吗?怎么被人欺负得像狗一样。你这么想做狗,那就回家给我去做看门狗。”

陆逸琛说完就快步拽着苏曼往楼下走,苏曼慌乱的步子不断踏空,却一次次被陆逸琛拽起来。

一进门,苏曼就觉得浑身燥热。迷迷糊糊地往陆逸琛身上蹭。

陆逸琛一晃神,捏住她的肩膀,嘴唇附上去。

浑身燥热的苏曼突然触到凉凉的嘴唇,不自觉触上去。

一把将苏曼推开。

“你这个贱女人,就这么饥渴吗?醉成这样,还不忘往男人身上靠。”

说完陆逸琛抓住苏曼,将她拉进浴室,把浴缸里放满水,将苏曼的脸一头按进去:“你最好清醒一点,别这么骚,我觉得恶心。”

苏曼鼻子呛了水,瞬间清醒,挣扎着抬起头。

陆逸琛死死盯着面前一身水渍,大口喘气的女人。

四年前,刚公布婚讯就在报纸上看到她和自己的小叔躺在床上的照片。

一时间,她给他头上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全城都知道。

陆逸琛嘴唇一勾,似笑非笑地说道:“想不到你是这么卑鄙无耻的女人。”

一把一把尖刀扎在自己的胸口,苏曼痛得不能呼吸。

陆逸琛走过来,大手一扯,将苏曼的衣服撕开一个大洞:“看看你下贱的身体,你不是喜欢伺候男人吗?今晚把我伺候爽了,或许我能考虑把你放了。”

听着他冰冷的话,苏曼愤怒的说道:“你想得美,我伺候全天下的男人,也不会伺候你。”

陆逸琛气急,将苏曼抓过来,扛到肩上,走出浴室:“这是你自找的。”

苏曼一边挣扎,一边捶打他:“你放开我,你混蛋。”

苏曼越挣扎,陆逸琛抱得越紧,走到床边,将苏曼一把甩到床上。

只差几厘米,苏曼的头就撞到床头柜上。

苏曼瞪大眼睛骂道:“你不是人。我真后悔认识你。”

“后悔?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后悔,什么叫后悔背叛我。”

苏曼怒喊:“我没有背叛你。”

“你还有脸狡辩?”说着,陆逸琛欺身上去,将苏曼身上早已被撕烂的衣服撕下。

“啊”苏曼拼命喊叫,挣扎,陆逸琛将她的双手桎梏,凉薄的嘴唇附上她的唇,还带着酒精的味道,舌头灵活地撬开她的牙齿,席卷她口腔地的每一寸地方。

陆逸琛拼命啃咬,还觉得不尽兴,牙齿咬住她的下嘴唇渐渐用力。

血腥的味道弥漫进嘴里。

“不要”

陆逸琛抬起头,邪魅地看着她,嘴角还有一丝血迹:“不要?装什么清纯,还是你想玩欲拒还迎?嗯?”

说着,低下头一口咬住她胸前的一团。

苏曼痛得瞪大眼睛,想要捶打他,手却被他紧紧桎梏。

苏曼感到绝望:“陆逸琛,你不是人。”

陆逸琛并不理会他,用一只手桎梏住苏曼的手,然后大手顺着刚才的牙印渐渐往下。

迅速脱掉裤子,冰冷地说道:“你不是就喜欢这个吗?”

第四章:你不仅下贱,还心狠歹毒

苏曼绝望地喊道:“陆逸琛,我恨你。”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个恨字的时候,陆逸琛瞬间清醒,她恨我?她有什么资格恨我?为什么听到她说恨我,心里会有一丝难过。

陆逸琛顿住手里的动作,站起身:“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我恨你,我觉得你贱,觉得你脏,觉得你恶心。”

陆逸琛把身上的衬衫脱下来,一把丢到苏曼的脸上,冷冰冰地说道:“穿上衣服滚,我看到就觉得恶心。”

苏曼颤抖着双手套上衣服,踉踉跄跄地开门走出去。

为什么他从来不相信自己,这四年来的惩罚难道还不够吗?

回到家,刚推开门,罗玉芬投给苏曼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穿着一身男人的衣服,你就敢这么走回来,苏曼,你是要将苏家的脸丢尽吗?你爸爸被你害成这样还不够,你还要把自己弄得不三不四丢人现眼。”

苏曼冷冰冰地剃了一眼后,朝自己的房间走过去。

罗玉芬是自己的后母,早就看她不顺眼,这些年在父亲面前,她装成贤妻良母,人畜无害的模样,但只要私下面对她和弟弟时,便露出一副极尽刁难的阴狠嘴脸。

弟弟还小,自己平时又得拼命忙着挣钱,不能将弟弟单独接出来住。

父亲精神失常,也一直呆在这个女人身边。

没有办法,她只能在这个女人面前忍气吞声。

这个女人早就在想着找借口将苏曼排挤出去。

第二天刚进公司,主管就将苏曼叫到办公室:“苏曼,公司最近需要精简员工,保洁只留下陈姐就可以了,很抱歉。”

苏曼如雷轰顶,还有大把的开销需要花钱,她找工作非常难,虽然是一份保洁的工作,但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主管,我真的非常需要这份工作,可以给我工资开少一点,只要让我留下来。”

“抱歉,苏曼,你还是另外找别的地方吧。”

不想失去工作,从公司出来,苏曼找了一整天的工作。

每一家听到“苏曼”两个字直接拒绝。

拖着疲倦的身体到魅色会所,幸好晚上还能在这当前台。

苏曼刚走进会所便看见秦慕颜趾高气扬地坐在大厅的贵宾椅子上

“听说你这个贱女人又开始缠着逸琛了,你还真是不要脸呀,当年给逸琛戴了绿帽子,做的丑事全城皆知,居然还有脸来缠着逸琛。”

看到她的嘴脸就觉得恶心,刚进监狱便听到她和逸琛公布恋情的消息。多热闹,连监狱都听到风声了。

然后整天秀恩爱,外界都知道她和陆逸琛是一对,只有她知道这个蛇蝎女人到底有多阴险。现在她已经上位了,已经和逸琛在一---------------起了,为什么还来奚落她。

苏曼冷声反驳道:“你的消息还真灵通,你不是通过卑鄙手段上位了吗?干嘛还来怕我?还是你用尽手段都得不到陆逸琛的心?”

秦慕颜气急:“贱女人,告诉你,你再怎么缠着逸琛也没用,他现在爱的人是我,你在他心目中只有仇恨,只有不齿,只有恶心...”

秦慕颜好似要不停歇地说下去看到陆逸琛的助理莫亦军走进来,知道陆逸琛正要过来,于是立刻停下来,娇柔地捂住脸说道:“姐姐,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爱上逸琛的,可是我实在太爱他了。姐姐你不要生气,不要再打我了。”

看到陆逸琛正抬步走进来,秦慕颜一巴掌扇到自己脸上,带着哭腔柔弱地说道:“姐姐,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又来这一套,苏曼厌恶地说道:“秦慕颜,你真恶心。”

可是突然一只大力的将她推到地上:“苏曼,没想到你不仅下贱,还心狠歹毒。”

第五章:苏曼,我要你陪我下地狱

心已经痛得不能呼吸。看着秦慕颜在一旁脸上露出阴险得意的笑,苏曼决绝地说道:“是,我心狠歹毒,像我这样的人,陆总你就当放过一只蚂蚁把我放了吧?”

听到他这样自嘲自轻,陆逸琛突然觉得更加生气,气得发狂。她说放过,那谁来放过他的心呢?这四年来,他根本没办法放下,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那样的恨像时时将他的心放在铁板上煎烤。

他气愤地说道:“想要我放过你,根本不可能,我要让你陪着我下地狱。”

苏曼听到,有个声音在心里笑笑:他说下地狱?

这四年的生活,每天的煎熬,思念,自责,难道不是如同地狱了吗?

苏曼不想再纠结下去,她只想快点逃开。于是苏曼转身想朝前台的柜台走过去。她已经失去一份工作了,家里还有巨大的开销,她不能再丢掉这份工作。

看到苏曼转身走了一步,陆逸琛一把拉住她的手臂,苏曼被手上突然的力量带得差点摔到地上,幸而手臂上的手并没有松开,她失去重心被陆逸琛提着。

愣了一秒,苏曼想要站直,陆逸琛却突然松开手,苏曼失去重心,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膝盖撞到地上出血了,好疼,但更疼的是心。

秦慕颜看着苏曼摔到地上,立刻假惺惺地上前做出要扶的模样,一把抓住苏曼背后的衣服往上提,苏曼非常不耐地想推开她,但背部突然传来的疼痛让苏曼瞬间抽了一口凉气。

苏曼使劲推了推秦慕颜的手臂,没想到秦慕颜立刻摔出去,坐在地上一脸委屈地说道:“姐姐,我做错什么了?”

背部的剧痛还没有消散,看着秦慕颜虚伪的嘴脸,苏曼正想还击一句。一道重重的巴掌甩到她脸上,那个巴掌的力量实在太大,她又重重地跌在地板上。

坐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陆逸琛已经将秦慕颜扶起来,搂在怀里,愤怒的眸子死死地看着苏曼,声音极度冰冷地喊道:“如梦!”

苏曼看着自己的主管梦姐跑过来,恭敬地问道:“陆总?”

陆逸琛将冷冰冰的眼神移到如梦身上,说道:“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这个员工到底还应不应该留下。”

如梦立刻会意地点头说道:“是的,陆总。”

说完如梦转身对苏曼说道:“苏曼,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待会你去把工资结算一下就走吧。”

听到这句话,苏曼简直感觉如雷轰顶一样,她现在最需要钱,还有,她现在身体已经垮了,没有钱去拿药,她的身体会越来越差。

苏曼慌乱地对主管说道:“梦姐,这份工作对我非常重要,我可以要的工资少一点,不要辞退我,可以吗?”

如梦冷冷地说道:“抱歉,苏曼,我没有办法。”

脑中的意识瞬间抽回,是啊,是那个人要让她走的,那个她从16岁爱到现在,爱了8年的男人。

不待苏曼反应,那个冰冷的声音邪魅地说道:“苏曼,你如果跪下来求我,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份打扫卫生的工作。”

原来这个会所也是他集团下的产业。

听到陆逸琛邪魅的声音,苏曼感觉心里像撕开一个口,一个个冰块不断往里面灌,浑身的血液都泛凉,像要将自己冻僵一下。

几乎是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苏曼看着那双邪魅的眸子,决绝地说道:“我是不会我求你的。”苏曼看到那张脸上邪魅的笑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怒火:“那你等着看。”

依然我心深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依然我心深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为何无数画家,偏爱女子读书的各种姿态?

    福楼拜说过:“阅读是为了活着”,无数的世界著名画家则偏爱选择女子读书的各种姿态创作,则向我们证明:读书不仅为了活着,更是在世人眼中一种美的享受。如果说女人为了点缀这个世界而诞生的,那么读书中的女子更是美中极品。有这样一些女人,她们喜欢书。买书、读书、写书,书是她们经久耐用的时装和化妆品。普通的衣着,素面朝天,走在花团簇锦浓妆艳抹的女人中间,反而格外引人注目。是气质,是修养,是浑身流溢的书卷味,使她们显得与众不同。“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名言对她们是再合适不过了。爱读书的女人最美丽,因为爱读书的女

  • ABC KIDS《新声有范》第四季 胡夏、许飞开启孩子们新的音乐梦想

    近日,由ABCKIDS冠名的《新声有范》第四季启动仪式暨新闻发布会在泉州隆重举行。据了解,发布会当天中共泉州市委宣传部、丰泽区委常委宣传部、文体局等领导,以及节目主办方、主创人员、明星导师学员等集体亮相会场,共同启动ABCKIDS《新声有范》第四季。ABCKIDS《新声有范》节目作为国内首档少儿音乐成长综艺节目,将于今夏迎来第四季的强势回归,以深度挖掘少儿的音乐才华、培育少儿音乐成长为主旨,寻找最具时代感的新声,探索中国音乐的未来。据悉,作为国内顶级少儿综艺节目,ABCKIDS冠名的《新声有范》

  • 中日文化接近,在通婚时为什么“中女日男”组合更多些?

    中日文化接近,在通婚时为什么“中女日男”组合更多些?历史上日本一直学习中国文化,像一个小学生,但到明清两朝时这个小学生就有点学习不努力了,到了明治维新后,日本这个小学生更是格外调皮捣蛋,不爱向老师学习了,甚至都要欺师灭祖了。古代和近代一般都是日本敬仰中国,因此中日交流比较多,交流多的话中日通婚就时有发生。关于历史上中日通婚的记载很少,但也有,比如郑成功之母就是日本人。古代,很少有中国女人“下嫁”到日本的,但现在反过来了,我观察身边中日通婚的例子,一般是“中女日男”的组合,“中男日女”的组合很少,

  • 郭力:开封唤醒城市记忆 ,应立法先行

    道路两侧古朴典雅的建筑和街景展现着开封老城独特的文化韵味,新铺设的道路顺着青砖素瓦延伸,文化肌理和古城历史在砖瓦之上、墙角之间逐渐清晰……5月的鼓楼区复兴坊历史文化风貌街区,这片沉寂了多年的老街巷正在重塑容妆,映衬魅力开封的厚重与端庄。不时有游客和市民走进这片老街区拍照留影,感叹这里的魅力,感慨这里的变化。被誉为公民立法第一人的郭力先生提出:开封唤醒城市记忆,应立法先行!昨日记者获悉,郭力先生的呼吁有了回声:开封市文物保护条例(草案修改稿)开始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据了解,鼓楼区复兴坊历史文化风貌街

  • 茶马古道话临夏

    在我国各民族中,居住在青藏高原的各民族族由于“其腥肉之食,非茶不消;青稞之热,非茶不解”将茶作为“一日不可或缺”的生存必需品。但此地,素不产茶。为了将川、滇、鄂、陕等地的茶叶运入该区,同时将该的土特产输入祖国内地,于是,一条条以茶叶贸易为主的交通线,在藏、汉、回民族商贩、背夫、脚户、马帮的劈荆斩棘下,被开辟出来。它像一条条绿色的飘带,横亘于青藏高原,黄土高原与云贵高原的甘、青、陕、川、滇之间,蜿蜒曲折于世界屋脊之上。穿过祟山峻岭、峡江长河,越过皑皑雪原、茫茫草地,像一条剪不断的纽带,把内地与广袤

  • 建筑工地一炮炸出大墓,只主棺重达7000公斤,曾让军方无法处置!

    1979年9月,随州市擂鼓墩。某部雷达修理所开山平地以扩建营房,一炮过后,突然发现大量与地面颜色不一样的“褐土”。当时的施工领队情知有异,连忙向上级汇报。通过层层转达,考古队很快进驻现场。经过勘探,发现这里有一座战国古墓,“褐土”面积达220平方米,比长沙马王堆汉墓还要大6倍。考古队很快完成了现场清理工作,紧接着决定起吊墓葬椁盖板。当时的随县人口不到5万,消息不胫而走,结果引来2万余人的围观。起吊墓室椁盖板看似简单,接下来的事情却始料不及。椁盖板由47块、60cm长度的梓木做成,最长的达10.6

  • 【头条】中国文联“送欢乐下基层”走进陇南慰问演出(附直播)

    来了!终于来了!7月18日晚,备受关注的中国文联文艺志愿服务团“送欢乐下基层”走进甘肃陇南武都区慰问演出拉开帷幕!武都椒红,筑梦小康。在2018武都花椒产销对接(电商)洽谈会期间,中国文联文艺志愿服务团走进武都区开展慰问演出、文艺培训、调研考察等各项工作。7月18日晚,一场精彩的文化盛宴在陇南体育馆上演。中国文联主席、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出席活动并讲话,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前光率书画家周文彰、王铁牛向武都区赠送书画作品(2幅书法作品、1幅油画作品),市委副书记刘永升致辞。▲中国文联

  • 你的善良里,藏着你的运气

    不管我们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用一颗善良的心去守护你遇见的人,你的善良,终究会变成你意想不到的回报反馈给你。前些天,18岁女孩意外获得10万奖学金的故事成了微博热门话题。家境贫寒的Evoni在一家餐厅打工已有一年,每天兢兢业业,为的就是能早日赚足上大学的费用。一个明媚的周六,她和往常一样忙碌,恰好迎来一位78岁老人的光顾。刚做完手术还未康复的老人,点完餐后有个要求,希望Evoni能够帮忙将食物切成小块。正值早餐高峰期,一边是客人的等待,一边是厨房的吩咐,Evoni完全有理由拒绝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