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绝世仙尊在线阅读

2017/11/25 3:38: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绝世仙尊

第一章落子山巅赏天雷

落子山巅,山风正罡。来自http://www.qi-wen.com/巍峨陡峭的山顶上,范逸一手的石渣静静地站在二叔身旁。

晌午时还光芒万丈的太阳此时已被层层乌云遮住,黑云那端,隐隐传来沉闷的轰隆声。

这不是范逸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事实上五年内这是他第八次被二叔带来看雷了。每次情形都差不多,范逸就算没腻歪,也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兴趣。

他根本不知道这不下雨,干打雷的境况代表着什么,虽然壮观,但也的确有些乏味。

似乎听到了范逸的腹诽,也许是为了表达不满。网站http://www.qi-wen.com/远方的黑云愈发密集,沉闷的轰隆也一阵大似一阵地传进两人的耳朵。没多久,一道粗若天柱的紫色闪电从天而降,似欲将天地劈裂一般,挟带着无尽的气势,直坠大地!

许久,那道闪电发出的震耳轰鸣才传了过来。尽管范逸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却依旧被这声音惊得身子猛然一晃,险些被风刮进一旁的万丈深渊。

稳住身子,范逸忍不住脸色变了变,对着前面一直沉默的二叔说道:“这次的第一道闪电怎么好像比上次又大了不少啊?东边那片地方估计又该受灾了。”

双手背在身后,被范逸叫做二叔的中年男人一双星目始终没有离开闪电消失的那个方向,静默了许久,他突然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对范逸说道:“小子,这次咱们再来打个赌,赌注跟上次一样,让你先说。”

“又赌?不要了吧,前面七次每次都是我输,这次我认输,待会儿打完雷我下山给你打酒行不行?”听到二叔又要跟自己打赌,范逸连忙摆手,哭丧起脸来小心翼翼地说道。

五年来打了七次这样的雷,从第一次开始二叔便要自己跟他打赌,赌这闪电会劈几下。原文qi-wen.com每次范逸都会输。

范逸从来不认为这雷是有规律的,他只能瞎猜,可每次二叔说劈几下,那道闪电就会在第几下之后戛然而止,听话的就好像他养的那只兔宝宝一样,这让范逸还怎么敢跟他赌?

可范逸又不敢不跟他赌,所以他只能认输。

“三次!”认输是没用的,范逸抬眼看到二叔的表情,身子不由得又是一颤,脸色僵了僵,使劲咬了咬牙,挤出了两个字来。

“两次。”紧接着范逸的话,二叔轻轻吐出两个字来,对他和善的笑了笑,又转过了身去。

听到二叔说完,范逸擦了擦手上青冈岩的石渣,向着一旁的石壁处走去。

二叔的判断从来没错,这次一样肯定也不会错,既然被他极其卑劣地逼自己赌了,范逸只能认命地实现赌约——用双手做十尊二叔的雕像。奇闻网

真是个奇怪的老家伙!

狠狠地从石壁上用手劈下一块比自己还高一脑袋的石头,范逸回头望了一眼,发现二叔还在静静地望着遥远的东方,一双微薄的嘴唇紧抿着,长发随山风飘荡,衣袂不时飞起遮住他那双修长的手。还真有些山下茶馆里评书人说的那种仙风道骨。

范逸并不是只有赌雷的七次才会给二叔做雕像,事实上上他经常会“被”打赌,而每次结果不出意外都是他输。

输的赌注,自然是二叔的雕像和一壶山下的窖子老酒。

落子山山腰里的那处大坑中,早已摆满了面貌相同,但形态各异的雕像,都是真人大小,全部出自范逸之手。

范逸的一双手自小便在石头里打磨,但连范逸都感到奇怪,他的手到现在还都是白嫩如婴儿的手一样,没有一处老茧。

落子山多是青冈岩,青冈岩有“石精”之称,原因无他,这种石头太硬了,可堪金铁,甚至许多铁匠都希望能用一块青冈岩来做铁锤。推荐qi-wen.com

范逸自小就生活在这座山上,活动的范围从来就没出过李家集那个小镇子,他自然不会知道天天被他当泥一样随意揉捏的石头竟会有这么奇异的特性。他只当这里的石头就比镇子里那些盖房的土坯硬些。

每每想到自己能跟说评书的那个老人口中的武林大侠一样可以手劈大石,范逸就觉得很是兴奋,仿佛因为这一点他就可以跟那些人一样也可以飞檐走壁、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了。

就算自己劈的石头软些,可终究也是石头不是嘛。范逸哪里会知道,他天天劈着玩的石头,就算是现在武林中最彪悍的家伙,也没法像他那样随意地整治。

他更不会想到,一直被他当作是隐居高手的二叔,究竟有着怎样的身份!

二叔在范逸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传授他自己独特的内功心法了,小到范逸记事的时候他就已经能把手指插进青冈岩中了。不过一直到现在,足足过了十一年了,范逸最擅长的,还是玩石头和瞎跑。绝世仙尊在线阅读

速度是范逸现在唯一能拿上台面的东西,那部内功心法练到现在,对范逸最大的好处貌似也只有这两点。如今如果有人说范逸跑得跟兔子一样快那绝对是在侮辱范逸。因为范逸现在跑得可比兔子快多了。为了追求打猎的乐趣,范逸可是经常欺负兔子玩儿的。

有时他明明看到兔子就在眼前了,就非得跺一下脚,等那兔子跑得快没影之后,范逸才会动身,但不出二十息,兔子绝对会被他提着耳朵乖乖受俘。还有的时候,范逸会故意绕弯子,本来兔子使劲地向前跑,可没多久,它就会撞倒在范逸的腿上。

毕竟范逸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可以每天跟二叔喝酒喝到醉生梦死,但一个人的时候,他还是会表现出一些少年的心性的。

转头又看了一眼二叔,范逸察觉到了他今天似乎跟往常不大一样,表情好像严肃的过头了些。

一个比石头还懒,只知道压榨自己,从小就让自己打猎维持生计的老家伙能有什么正经事情?在范逸的印象里,他能够有清楚记忆的十几年里,二叔醒着的时候加起来估计都不到两年。

可今天二叔的表情的的确确跟往常不大一样。心里叨叨了几句,范逸没敢说出来,一双不大的手迅速的拂过石头,不断地有石屑掉落下来,而石头的最顶部,很快就出现了一个人头的形状。

雕像最后是要被验收的,如果那个老家伙觉得自己有损他形象了,不但要重新做一块,还得赔他一壶老酒作为“形象损失费”。

范逸不知道二叔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多奇怪字眼儿,反正每次自己学他那样说出来的时候,山下的那些人们总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自己,好像自己在说疯话一样。

没管那么多,范逸一副心神全部集中在了雕像上面。这是范逸最大的优点,不管做什么事情,他都会集中精神,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他做好。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范逸才能把雕像做的惟妙惟肖,形神兼似。

说实话,这也是二叔给逼出来的。

一块石头在范逸的双手翻飞下,很快就露出了一个大致的人形,范逸有些满意地退后一步,拍了拍手上的石渣,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转过头去,他想着让二叔鉴定一下,每一步都得到他的认同,这样最后翻工甚至重做的机会才小些。可等他转过头去,却突然愣住了。

也就过了一炷香的功夫,远处原本阴沉沉的天却骤然又晴朗了,万里之内竟是一片云彩都没有,更别提刚才还给范逸带来震撼效果的紫色天雷了!

“你……输了?”心中十万分的不相信,范逸只觉得今天莫不是二叔被那道天雷给吓呆了,从小就没赌输过的他今天竟然……输了!

“你也没赢。”闻言转过身来,二叔脸上没有一点气急败坏的样子,往常范逸跟他对着干的时候他可总是会找借口好好拾掇拾掇范逸,可今天他竟然只是笑了笑,然后说了这么一句。

“知道这是第几次我看到这样的雷了吗?”看着范逸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望着自己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二叔心中发笑,坐到一开始来的时候吩咐范逸做的石凳上,从石桌上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才问道。

“第八次,五年里咱们来看了八次雷了。”被二叔的问话惊醒,范逸往身上抹了抹石渣,走到二叔跟前,想伸手敲敲他的脑袋,看看是不是坏掉了,可看到他那杀人一样的眼光,范逸老老实实地把手收了回来。

范逸从小就怕二叔的眼神。

“错,那是你看到的次数。这是我第三十次赏雷了。”不知是感慨还是要想到了些什么。二叔的神情显得萧索了许多,沉闷地喝了一口酒。

百年之内三十次,估计那些小家伙儿们也该知难而退了吧。

“哦。”听到这个数字,范逸并没有感到震惊,一者他根本不知道那一道道紫色天雷代表了什么,另外他从小就跟着二叔过活,对于这些事情是不是该属于这个世界范逸根本就不知道,二叔从来没教过他这些。

现在范逸心中一直认定这样一个道理: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我要走了。”两人又沉默了许久,等到二叔把壶中的酒全部喝完之后,他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咱们去哪儿?”心中一丝小兴奋涌起,范逸连忙开口问道,根本没有注意二叔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

抬起头来看了范逸一眼,二叔的又换上了那副招牌似的笑容:“酒没了,去给我打壶酒去。”

第二章石雕林里杀机现

当范逸提着一壶窖子老酒回到山顶的时候,他才发现二叔已经不见了。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二叔临走时似乎只是说的“我”要走了。

范逸亲手劈砍出来的石桌上,空空的酒壶底下,压着一张纸。

范逸随手扔掉手中的酒,拿起那张纸来,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半天。

他想知道二叔去了哪里。很显然,纸上没有答案。

呆呆地站了半天,又傻傻地靠着石凳坐了半天。山顶的风很大,离着范逸不到一米外就是深达万丈的悬崖,范逸心里空落落的,拿起那个压纸的酒壶,他正过来倒过去地把弄了许久,然后狠狠地把它扔进了万丈深渊。

二叔走了,那这个世界上岂不是只剩自己一个人了?没有人陪自己说话,没人让自己去砍石头,没人让自己去打猎给他换酒,没人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悄悄地为自己缝补衣服,更不会有人在自己五岁的时候就让自己变成酒鬼。

那个邋遢的,自恋的二叔会去哪里?范逸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地方来。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去过的地方竟然是那么的少,除了李家集,他竟然没再到过再远一些的地方。除了元阳府,他竟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地方。

天下如此之大,二叔会去哪里?自己又能到哪里去找?

范逸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人,被二叔从小那样教导他也不会变成一个软弱的人。没了二叔范逸照样可以活的很好,因为从七岁开始,这个家就一直都是范逸在打理。

可是没了二叔,范逸的生命里似乎就少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沉默了一整天,看着太阳渐落,星辰漫起,范逸终于站起身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远处的东方大骂了一句:“你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家伙!”

声音在悬崖底下不断回荡,喊完这一句,范逸带着几分不甘,几分失落,回到了半山腰处的那所房子里。

没了二叔,但生活必须继续。范逸想着二叔在那张纸上跟自己说的话,心里渐渐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或许完成了二叔的“遗愿”,他就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带着这样的想法,伴着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响声,范逸沉沉地睡去。

这注定是一个孤独的夜。

…………

第二日清晨,范逸早早地便起床了,随便找了些吃的吃了,他来到了落子山北边半山腰的那处大坑旁边。

说是大坑,其实更像是落子山的一块凹陷,在直径大约一里地的坑内,摆满了范逸从小就做出来的雕像。

看到那么多石头二叔,范逸心里又是一阵唏嘘,过了一会儿,他想到今天来的目的,才重又振作了起来。

二叔说给范逸留了件东西,就在这大坑的中心。什么时候拿到它,范逸就可以离开去昆仑山了。

范逸昨天想了一天也不知道二叔为什么要自己去昆仑山学艺,他更不知道所谓的修真法术是什么。不过有两点二叔特别交代的范逸牢牢地记了下来。

第一点就是不能把自己学到的东西轻易展示给别人看。这一点范逸并不怎么担心,貌似到目前为止,范逸不管是从表面上还是从骨子里,除了力气大些跑得快些好像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当然,这只是因为范逸还不知道自己的力气有多变态的情况下。

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范逸感觉自己睡了一觉之后力气似乎变得小了许多。至于小了多少,范逸也不清楚,他对自己的力量一直都没什么衡量标准,只是飘飘然地认为自己在这一点上,是可以跟武林高手相媲美的。

还有一点是二叔在最后说的,让范逸以后如果碰到一个叫青蒙的老家伙,不要忘了叫他一声大伯,代自己问他一声好。

眼前的大坑里有一件二叔留给自己的唯一的东西。范逸心里有些急迫,寻了个低矮的地方几个纵身跳了下去。边缘处并不深,只有四米多高,范逸从小就在周边的山上莫打滚爬,对付这些自然是小意思。

近距离看到那些雕像,范逸努力忍住让自己不去回想,找准方向便要往里面冲。大坑里面还算平坦,范逸倒不担心自己会走岔路。

可是当范逸刚刚将脚迈入雕像林中时,他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不妙的感觉。这种感觉还没来得及消失,范逸就已经置身于第一排雕像的身后了。

被自己心中莫名而突兀的颤动吓了一跳,范逸伸出手来拍了拍胸口,以为自己想多了。这大白天的阳光扎的人眼疼,难不成还能跑出个鬼来?

不过偌大的落子山上只有范逸一个人,还确实是寂静的有些吓人,不时传来的鸟鸣声和白晃晃的阳光,再加上身周这些雕像,范逸突然有种转身跑掉地冲动!

努力克制住自己,范逸转头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确定并没有什么异象之后,定定神大着胆子抬腿又要往前迈。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范逸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了。

原本晃人眼的阳光突兀的消失了,范逸感觉到眼睛被刺痛了一下,刚睁开眼,他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

昏暗的天空,血色的云彩挡住了大部分的光亮,阴风四起,不远处的枯树枝桠乱扭,及膝的杂草地里偶尔空出来的地方可以看到一片片的沼泽。范逸有些惊恐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情景,似乎闻到了一阵阵腐烂尸体的恶臭味道。

正诧异间,一阵嚎叫骤然响起,范逸抬眼一看,脸色不禁大变!

就在他的周围,一群明显营养不良但却彪悍异常的饿狼正泛着绿幽幽的眼睛看着自己。

狼范逸不是没见过,可长得跟老牛那么大的狼,范逸可是第一次见!

范逸绝对相信,如果眼神可以吃东西的话,现在自己绝对连渣都不剩了。

手微微颤抖着,范逸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可看着慢慢靠上前来的狼群,他哪里能冷静的下来?!

就算自己七岁就开始打猎,可自己到现在为止打到的最大猎物也就是一头只知道用蛮力乱撞的野猪而已,如今碰上一群凶狠的巨狼,范逸白净的脸早已浮上了一层冷青色,脑袋里混乱一片,那还能想得出逃跑的妙计来?

二叔啊,你这不是要我命吗!心中哀号着,范逸紧紧攥起拳头来,咯吱咯吱地咬着牙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实在不行就拼吧!就算抱着一条狼沉进沼泽里也不能让他们把自己当饭吃了!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范逸终于生出了一丝底气出来。身上的力气似乎回来了一些,眼中泛着血色,摆出了拼命的架势。

自己跟二叔学了这么多年内功,总不至于就这么窝囊的死去。看中了其中最瘦弱的一匹狼,范逸数着它向前迈过来的步数,紧张的心里越发的空白了。

短短数息,范逸隔着暗黄色的雾气几乎都能清楚地数出那匹狼狼吻上的利牙数目了。想到如果自己跑不了,待会就要被这么尖利的牙齿撕成碎片,范逸就觉得浑身发酸发软。

距离越来越近,范逸心中越来越空白,可是不知怎的,范逸的手竟然不再发抖了。脑袋也在最后的关头清明了那么一瞬间。

紧紧一瞬间的清明并不能让范逸想到多么好的逃生方案,但却让他做出了最准确的判断。

力量和速度!这是范逸现在最能依靠的东西。看到包围圈只剩下方圆丈许的地方,范逸曲腿,弯腰,后仰,做出一副反弓的姿势。

下一刻,他动了!速度快捷无比,几乎带起一片残影,冲向了那匹前爪刚刚离地的狼。

铜头铁尾豆腐腰,这是范逸曾经听镇上的猎户说的。靠着极快的速度,范逸刹那间冲到那匹狼的身侧,狠狠地一拳头砸向了它那木桶粗细的腰!

范逸知道自己力量小了许多,可他仍相信,凭着自己现在的这点力气,对付这匹饿狼,足够了。

要知道自己这双手可是能够跟武林高手相媲美的,比起开山斧也差不到哪里去。

带着七分自信三分拼劲儿,范逸这一拳出的义无反顾,大有同归于尽的势头,根本不去管其余的几匹狼几乎在同一时间扑了上来。

可是当拳头砸下后,范逸的心却噗通慢跳一拍,不由大叫:

“坏了!”

绝世仙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绝世仙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婚途末路:沈少请止步13章(第13章 尽好妻子的义务)

    原标题:婚途末路:沈少请止步13章(第13章尽好妻子的义务)小说名称:婚途末路:沈少请止步第13章尽好妻子的义务隔天清晨,当温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周遭的一切有些熟悉。她揉了揉眼睛,突然看见了床榻边还睡着一个人。沈杰毅!这怎么回事?!她怎么跑到沈杰毅的床上来了???温希捂住嘴巴,不让自己惊呼出声,不管面前到底是什么情况,她有一件事情非常肯定,那就是沈杰毅肯定不喜欢睡醒的时候看见她在身边!她偷偷摸摸的想要从床榻上走下去,却发现有一缕头发被沈杰毅给压住了。温希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准备将头发给抽回来,沈

  • 裴先生,别过火了!13章(013 我们一定能离开)

    原标题:裴先生,别过火了!13章(013我们一定能离开)小说名:裴先生,别过火了!013我们一定能离开周一,靳南星如往常那般去学校上课。高三的课,不过相对于艺术生来说要轻松得说,艺考结束后,文化课的压力也不是很大,艺术班的氛围要轻松很多。靳南星回到位置上,将书包放在课桌上,长长地吁了口气。梁知夏神秘兮兮地跑到她的跟前,一脸八卦地问,“见到席慕了没?情况怎么样?”靳南星耸肩,脸上的笑有些难看,“嗯,我跟席慕说了分手。”“分手?”梁知夏尖叫出声,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立马捂住了嘴,她压低了声音再问了句

  • 意外燃情:总裁,爱上瘾13章(第013章:浑身都是了不得的秘密)

    原标题:意外燃情:总裁,爱上瘾13章(第013章:浑身都是了不得的秘密)小说名字:意外燃情:总裁,爱上瘾第013章:浑身都是了不得的秘密想到昨晚齐乔正撂下狠话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岑碧琪的心里更是气愤难平。她都爬上齐乔正的床了,他怎么能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却对岑湘妮各种火热?!岑碧琪打死也想不到,岑湘妮没有和齐秋晨搭上,而是看中了她的男人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岑湘妮,你和你妈一样都是个婊子。”岑碧琪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岑湘妮眼角蕴出一丝冷笑:“那婊子一勾就脱裤子的畜生算什么?!”岑碧琪神经被一个

  • 宠妻有瘾:影后老婆请关灯13章(13我是有老婆的男人)

    原标题:宠妻有瘾:影后老婆请关灯13章(13我是有老婆的男人)书名:宠妻有瘾:影后老婆请关灯13我是有老婆的男人没过一会儿,一个长得器宇轩昂,总是笑眯眯的年轻男人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哥,你找我有事?”“给你两天的时间,想办法帮我搜集到华耀集团的违法犯罪的事情,最好要那些能一招致命,能轻易地击垮他们公司的,半个月之内我要让这家公司彻底地破产。华耀集团的执行总裁宋少杰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事情,我要事无巨细地都知道。”“还有华耀公司有个叫做刘嘉桐的女演员,立刻找人去调查她的事情,如果有见不得光的

  • 婚逢对手:陆少争宠不休13章(第十三章 穆总,你这是公报私仇?)

    原标题:婚逢对手:陆少争宠不休13章(第十三章穆总,你这是公报私仇?)小说名称:婚逢对手:陆少争宠不休第十三章穆总,你这是公报私仇?“依然,跟我回去。”穆家清声音柔和,灯光掩映下,他眸光里透着一抹迁就和包容,仿佛她不过是一个在无理取闹的大小姐。这抹神色顿时刺痛了沈依然,她咬了咬牙,眸光里因为酒精失去的理智重新找回,一把甩开穆家清握着她的手。陡然冷笑。“穆总,我喝酒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家的小三不用管了吗?”这话已经相当难听,周围的空气顿时一片冷凝。沈依然却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类似于她不过是说了一件今

  • 往事寄我浮生情13章(第13章 她流产了)

    原标题:往事寄我浮生情13章(第13章她流产了)小说名:往事寄我浮生情第13章她流产了狭小的浴室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几秒,或许更久之后,宫修炎终于松开了掐着慕绾绾脖子的手,几步往后退开。“慕绾绾,你以为,我就不厌恶你了吗?”他说着尖锐的话,眼神却并没有盯着慕绾绾,“要不是你可以免费让我睡,你以为,我还会来找你这种贱女人?”慕绾绾心疼难忍,撇开了视线。“行。”宫修炎点点头,继续道,“你要跟我保持距离,一刀两断是吧,我满足你。”他又往后退了一步,字字清晰:“慕绾绾,从今以后,我再管你死活,我就不

  • 旧梦无痕13章(第13章 她死了)

    原标题:旧梦无痕13章(第13章她死了)小说名称:旧梦无痕第13章她死了许之薇双眸涣散。脑子里忽然涌现一些飘渺的记忆,就像是在她昏迷的时候,有人说了什么话,像是做梦,又像是清醒着。不!那不是梦!她突然冰冷地瞪着童妈:“你是安欣瑜派来的?”童妈心脏一缩,反问:“安……安欣瑜是谁?许小姐,你是不是身体消耗太大,神志不清了?”“你把我的孩子弄到哪里去了?!”许之薇步步紧逼。“你……你疯了吧?”童妈看到许之薇眼底的那股怒意与猩红,突然吓得心脏猛缩,随便敷衍着说了两句,抱头便跑了出去。“站住!把我的孩子还

  • 软萌主播:慕少,请轻疼13章(第十三章 真相的诱惑)

    原标题:软萌主播:慕少,请轻疼13章(第十三章真相的诱惑)小说书名:软萌主播:慕少,请轻疼第十三章真相的诱惑就在简晴认为龚薇儿和吴昊天重修旧好,让她得到安宁小日子时,龚薇儿竟然直接找到她家里,怒气冲冲。恰好这时,慕容枫也过来,同时还有找着龚薇儿过来的吴昊天,还有找吴昊天过来的慕容朵朵。尽管简晴真的很高兴自己的家里一下子可以聚着这么多人,但是当他们真的全部聚在自己房间的时候,她无法忽视内心小小的排斥。简晴知道自己的性格不是像龚薇儿一样这么具有事业心,也许以后她会有一定的事业心,但是现在,她只想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