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绝世仙尊在线阅读

2017/11/25 3:38: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绝世仙尊

第一章落子山巅赏天雷

落子山巅,山风正罡。版权qi-wen.com巍峨陡峭的山顶上,范逸一手的石渣静静地站在二叔身旁。

晌午时还光芒万丈的太阳此时已被层层乌云遮住,黑云那端,隐隐传来沉闷的轰隆声。

这不是范逸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事实上五年内这是他第八次被二叔带来看雷了。每次情形都差不多,范逸就算没腻歪,也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兴趣。

他根本不知道这不下雨,干打雷的境况代表着什么,虽然壮观,但也的确有些乏味。

似乎听到了范逸的腹诽,也许是为了表达不满。奇闻网远方的黑云愈发密集,沉闷的轰隆也一阵大似一阵地传进两人的耳朵。没多久,一道粗若天柱的紫色闪电从天而降,似欲将天地劈裂一般,挟带着无尽的气势,直坠大地!

许久,那道闪电发出的震耳轰鸣才传了过来。尽管范逸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却依旧被这声音惊得身子猛然一晃,险些被风刮进一旁的万丈深渊。

稳住身子,范逸忍不住脸色变了变,对着前面一直沉默的二叔说道:“这次的第一道闪电怎么好像比上次又大了不少啊?东边那片地方估计又该受灾了。”

双手背在身后,被范逸叫做二叔的中年男人一双星目始终没有离开闪电消失的那个方向,静默了许久,他突然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对范逸说道:“小子,这次咱们再来打个赌,赌注跟上次一样,让你先说。”

“又赌?不要了吧,前面七次每次都是我输,这次我认输,待会儿打完雷我下山给你打酒行不行?”听到二叔又要跟自己打赌,范逸连忙摆手,哭丧起脸来小心翼翼地说道。

五年来打了七次这样的雷,从第一次开始二叔便要自己跟他打赌,赌这闪电会劈几下。绝世仙尊在线阅读每次范逸都会输。

范逸从来不认为这雷是有规律的,他只能瞎猜,可每次二叔说劈几下,那道闪电就会在第几下之后戛然而止,听话的就好像他养的那只兔宝宝一样,这让范逸还怎么敢跟他赌?

可范逸又不敢不跟他赌,所以他只能认输。

“三次!”认输是没用的,范逸抬眼看到二叔的表情,身子不由得又是一颤,脸色僵了僵,使劲咬了咬牙,挤出了两个字来。

“两次。”紧接着范逸的话,二叔轻轻吐出两个字来,对他和善的笑了笑,又转过了身去。

听到二叔说完,范逸擦了擦手上青冈岩的石渣,向着一旁的石壁处走去。

二叔的判断从来没错,这次一样肯定也不会错,既然被他极其卑劣地逼自己赌了,范逸只能认命地实现赌约——用双手做十尊二叔的雕像。版权qi-wen.com

真是个奇怪的老家伙!

狠狠地从石壁上用手劈下一块比自己还高一脑袋的石头,范逸回头望了一眼,发现二叔还在静静地望着遥远的东方,一双微薄的嘴唇紧抿着,长发随山风飘荡,衣袂不时飞起遮住他那双修长的手。还真有些山下茶馆里评书人说的那种仙风道骨。

范逸并不是只有赌雷的七次才会给二叔做雕像,事实上上他经常会“被”打赌,而每次结果不出意外都是他输。

输的赌注,自然是二叔的雕像和一壶山下的窖子老酒。

落子山山腰里的那处大坑中,早已摆满了面貌相同,但形态各异的雕像,都是真人大小,全部出自范逸之手。

范逸的一双手自小便在石头里打磨,但连范逸都感到奇怪,他的手到现在还都是白嫩如婴儿的手一样,没有一处老茧。

落子山多是青冈岩,青冈岩有“石精”之称,原因无他,这种石头太硬了,可堪金铁,甚至许多铁匠都希望能用一块青冈岩来做铁锤。原文qi-wen.com

范逸自小就生活在这座山上,活动的范围从来就没出过李家集那个小镇子,他自然不会知道天天被他当泥一样随意揉捏的石头竟会有这么奇异的特性。他只当这里的石头就比镇子里那些盖房的土坯硬些。

每每想到自己能跟说评书的那个老人口中的武林大侠一样可以手劈大石,范逸就觉得很是兴奋,仿佛因为这一点他就可以跟那些人一样也可以飞檐走壁、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了。

就算自己劈的石头软些,可终究也是石头不是嘛。范逸哪里会知道,他天天劈着玩的石头,就算是现在武林中最彪悍的家伙,也没法像他那样随意地整治。

他更不会想到,一直被他当作是隐居高手的二叔,究竟有着怎样的身份!

二叔在范逸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传授他自己独特的内功心法了,小到范逸记事的时候他就已经能把手指插进青冈岩中了。不过一直到现在,足足过了十一年了,范逸最擅长的,还是玩石头和瞎跑。绝世仙尊在线阅读

速度是范逸现在唯一能拿上台面的东西,那部内功心法练到现在,对范逸最大的好处貌似也只有这两点。如今如果有人说范逸跑得跟兔子一样快那绝对是在侮辱范逸。因为范逸现在跑得可比兔子快多了。为了追求打猎的乐趣,范逸可是经常欺负兔子玩儿的。

有时他明明看到兔子就在眼前了,就非得跺一下脚,等那兔子跑得快没影之后,范逸才会动身,但不出二十息,兔子绝对会被他提着耳朵乖乖受俘。还有的时候,范逸会故意绕弯子,本来兔子使劲地向前跑,可没多久,它就会撞倒在范逸的腿上。

毕竟范逸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可以每天跟二叔喝酒喝到醉生梦死,但一个人的时候,他还是会表现出一些少年的心性的。

转头又看了一眼二叔,范逸察觉到了他今天似乎跟往常不大一样,表情好像严肃的过头了些。

一个比石头还懒,只知道压榨自己,从小就让自己打猎维持生计的老家伙能有什么正经事情?在范逸的印象里,他能够有清楚记忆的十几年里,二叔醒着的时候加起来估计都不到两年。

可今天二叔的表情的的确确跟往常不大一样。心里叨叨了几句,范逸没敢说出来,一双不大的手迅速的拂过石头,不断地有石屑掉落下来,而石头的最顶部,很快就出现了一个人头的形状。

雕像最后是要被验收的,如果那个老家伙觉得自己有损他形象了,不但要重新做一块,还得赔他一壶老酒作为“形象损失费”。

范逸不知道二叔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多奇怪字眼儿,反正每次自己学他那样说出来的时候,山下的那些人们总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自己,好像自己在说疯话一样。

没管那么多,范逸一副心神全部集中在了雕像上面。这是范逸最大的优点,不管做什么事情,他都会集中精神,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他做好。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范逸才能把雕像做的惟妙惟肖,形神兼似。

说实话,这也是二叔给逼出来的。

一块石头在范逸的双手翻飞下,很快就露出了一个大致的人形,范逸有些满意地退后一步,拍了拍手上的石渣,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转过头去,他想着让二叔鉴定一下,每一步都得到他的认同,这样最后翻工甚至重做的机会才小些。可等他转过头去,却突然愣住了。

也就过了一炷香的功夫,远处原本阴沉沉的天却骤然又晴朗了,万里之内竟是一片云彩都没有,更别提刚才还给范逸带来震撼效果的紫色天雷了!

“你……输了?”心中十万分的不相信,范逸只觉得今天莫不是二叔被那道天雷给吓呆了,从小就没赌输过的他今天竟然……输了!

“你也没赢。”闻言转过身来,二叔脸上没有一点气急败坏的样子,往常范逸跟他对着干的时候他可总是会找借口好好拾掇拾掇范逸,可今天他竟然只是笑了笑,然后说了这么一句。

“知道这是第几次我看到这样的雷了吗?”看着范逸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望着自己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二叔心中发笑,坐到一开始来的时候吩咐范逸做的石凳上,从石桌上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才问道。

“第八次,五年里咱们来看了八次雷了。”被二叔的问话惊醒,范逸往身上抹了抹石渣,走到二叔跟前,想伸手敲敲他的脑袋,看看是不是坏掉了,可看到他那杀人一样的眼光,范逸老老实实地把手收了回来。

范逸从小就怕二叔的眼神。

“错,那是你看到的次数。这是我第三十次赏雷了。”不知是感慨还是要想到了些什么。二叔的神情显得萧索了许多,沉闷地喝了一口酒。

百年之内三十次,估计那些小家伙儿们也该知难而退了吧。

“哦。”听到这个数字,范逸并没有感到震惊,一者他根本不知道那一道道紫色天雷代表了什么,另外他从小就跟着二叔过活,对于这些事情是不是该属于这个世界范逸根本就不知道,二叔从来没教过他这些。

现在范逸心中一直认定这样一个道理: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我要走了。”两人又沉默了许久,等到二叔把壶中的酒全部喝完之后,他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咱们去哪儿?”心中一丝小兴奋涌起,范逸连忙开口问道,根本没有注意二叔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

抬起头来看了范逸一眼,二叔的又换上了那副招牌似的笑容:“酒没了,去给我打壶酒去。”

第二章石雕林里杀机现

当范逸提着一壶窖子老酒回到山顶的时候,他才发现二叔已经不见了。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二叔临走时似乎只是说的“我”要走了。

范逸亲手劈砍出来的石桌上,空空的酒壶底下,压着一张纸。

范逸随手扔掉手中的酒,拿起那张纸来,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半天。

他想知道二叔去了哪里。很显然,纸上没有答案。

呆呆地站了半天,又傻傻地靠着石凳坐了半天。山顶的风很大,离着范逸不到一米外就是深达万丈的悬崖,范逸心里空落落的,拿起那个压纸的酒壶,他正过来倒过去地把弄了许久,然后狠狠地把它扔进了万丈深渊。

二叔走了,那这个世界上岂不是只剩自己一个人了?没有人陪自己说话,没人让自己去砍石头,没人让自己去打猎给他换酒,没人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悄悄地为自己缝补衣服,更不会有人在自己五岁的时候就让自己变成酒鬼。

那个邋遢的,自恋的二叔会去哪里?范逸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地方来。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去过的地方竟然是那么的少,除了李家集,他竟然没再到过再远一些的地方。除了元阳府,他竟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地方。

天下如此之大,二叔会去哪里?自己又能到哪里去找?

范逸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人,被二叔从小那样教导他也不会变成一个软弱的人。没了二叔范逸照样可以活的很好,因为从七岁开始,这个家就一直都是范逸在打理。

可是没了二叔,范逸的生命里似乎就少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沉默了一整天,看着太阳渐落,星辰漫起,范逸终于站起身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远处的东方大骂了一句:“你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家伙!”

声音在悬崖底下不断回荡,喊完这一句,范逸带着几分不甘,几分失落,回到了半山腰处的那所房子里。

没了二叔,但生活必须继续。范逸想着二叔在那张纸上跟自己说的话,心里渐渐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或许完成了二叔的“遗愿”,他就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带着这样的想法,伴着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响声,范逸沉沉地睡去。

这注定是一个孤独的夜。

…………

第二日清晨,范逸早早地便起床了,随便找了些吃的吃了,他来到了落子山北边半山腰的那处大坑旁边。

说是大坑,其实更像是落子山的一块凹陷,在直径大约一里地的坑内,摆满了范逸从小就做出来的雕像。

看到那么多石头二叔,范逸心里又是一阵唏嘘,过了一会儿,他想到今天来的目的,才重又振作了起来。

二叔说给范逸留了件东西,就在这大坑的中心。什么时候拿到它,范逸就可以离开去昆仑山了。

范逸昨天想了一天也不知道二叔为什么要自己去昆仑山学艺,他更不知道所谓的修真法术是什么。不过有两点二叔特别交代的范逸牢牢地记了下来。

第一点就是不能把自己学到的东西轻易展示给别人看。这一点范逸并不怎么担心,貌似到目前为止,范逸不管是从表面上还是从骨子里,除了力气大些跑得快些好像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当然,这只是因为范逸还不知道自己的力气有多变态的情况下。

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范逸感觉自己睡了一觉之后力气似乎变得小了许多。至于小了多少,范逸也不清楚,他对自己的力量一直都没什么衡量标准,只是飘飘然地认为自己在这一点上,是可以跟武林高手相媲美的。

还有一点是二叔在最后说的,让范逸以后如果碰到一个叫青蒙的老家伙,不要忘了叫他一声大伯,代自己问他一声好。

眼前的大坑里有一件二叔留给自己的唯一的东西。范逸心里有些急迫,寻了个低矮的地方几个纵身跳了下去。边缘处并不深,只有四米多高,范逸从小就在周边的山上莫打滚爬,对付这些自然是小意思。

近距离看到那些雕像,范逸努力忍住让自己不去回想,找准方向便要往里面冲。大坑里面还算平坦,范逸倒不担心自己会走岔路。

可是当范逸刚刚将脚迈入雕像林中时,他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不妙的感觉。这种感觉还没来得及消失,范逸就已经置身于第一排雕像的身后了。

被自己心中莫名而突兀的颤动吓了一跳,范逸伸出手来拍了拍胸口,以为自己想多了。这大白天的阳光扎的人眼疼,难不成还能跑出个鬼来?

不过偌大的落子山上只有范逸一个人,还确实是寂静的有些吓人,不时传来的鸟鸣声和白晃晃的阳光,再加上身周这些雕像,范逸突然有种转身跑掉地冲动!

努力克制住自己,范逸转头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确定并没有什么异象之后,定定神大着胆子抬腿又要往前迈。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范逸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了。

原本晃人眼的阳光突兀的消失了,范逸感觉到眼睛被刺痛了一下,刚睁开眼,他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

昏暗的天空,血色的云彩挡住了大部分的光亮,阴风四起,不远处的枯树枝桠乱扭,及膝的杂草地里偶尔空出来的地方可以看到一片片的沼泽。范逸有些惊恐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情景,似乎闻到了一阵阵腐烂尸体的恶臭味道。

正诧异间,一阵嚎叫骤然响起,范逸抬眼一看,脸色不禁大变!

就在他的周围,一群明显营养不良但却彪悍异常的饿狼正泛着绿幽幽的眼睛看着自己。

狼范逸不是没见过,可长得跟老牛那么大的狼,范逸可是第一次见!

范逸绝对相信,如果眼神可以吃东西的话,现在自己绝对连渣都不剩了。

手微微颤抖着,范逸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可看着慢慢靠上前来的狼群,他哪里能冷静的下来?!

就算自己七岁就开始打猎,可自己到现在为止打到的最大猎物也就是一头只知道用蛮力乱撞的野猪而已,如今碰上一群凶狠的巨狼,范逸白净的脸早已浮上了一层冷青色,脑袋里混乱一片,那还能想得出逃跑的妙计来?

二叔啊,你这不是要我命吗!心中哀号着,范逸紧紧攥起拳头来,咯吱咯吱地咬着牙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实在不行就拼吧!就算抱着一条狼沉进沼泽里也不能让他们把自己当饭吃了!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范逸终于生出了一丝底气出来。身上的力气似乎回来了一些,眼中泛着血色,摆出了拼命的架势。

自己跟二叔学了这么多年内功,总不至于就这么窝囊的死去。看中了其中最瘦弱的一匹狼,范逸数着它向前迈过来的步数,紧张的心里越发的空白了。

短短数息,范逸隔着暗黄色的雾气几乎都能清楚地数出那匹狼狼吻上的利牙数目了。想到如果自己跑不了,待会就要被这么尖利的牙齿撕成碎片,范逸就觉得浑身发酸发软。

距离越来越近,范逸心中越来越空白,可是不知怎的,范逸的手竟然不再发抖了。脑袋也在最后的关头清明了那么一瞬间。

紧紧一瞬间的清明并不能让范逸想到多么好的逃生方案,但却让他做出了最准确的判断。

力量和速度!这是范逸现在最能依靠的东西。看到包围圈只剩下方圆丈许的地方,范逸曲腿,弯腰,后仰,做出一副反弓的姿势。

下一刻,他动了!速度快捷无比,几乎带起一片残影,冲向了那匹前爪刚刚离地的狼。

铜头铁尾豆腐腰,这是范逸曾经听镇上的猎户说的。靠着极快的速度,范逸刹那间冲到那匹狼的身侧,狠狠地一拳头砸向了它那木桶粗细的腰!

范逸知道自己力量小了许多,可他仍相信,凭着自己现在的这点力气,对付这匹饿狼,足够了。

要知道自己这双手可是能够跟武林高手相媲美的,比起开山斧也差不到哪里去。

带着七分自信三分拼劲儿,范逸这一拳出的义无反顾,大有同归于尽的势头,根本不去管其余的几匹狼几乎在同一时间扑了上来。

可是当拳头砸下后,范逸的心却噗通慢跳一拍,不由大叫:

“坏了!”

绝世仙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绝世仙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