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最爱甜蜜娇妻在线阅读

2017/11/25 3:35:34 来源:网络 [ ]
小说:最爱甜蜜娇妻
第1章 珞,你是我的
夜已深沉,霓虹在城市的喧嚣中露出了它的色彩,风伴着暧昧的气息,在上空久久地回荡着。奇闻网

一辆黑色的奔驰在环形的公路上疾驰而过,最后“咔”地一声在菲利酒店的门口停下。

“澈,不,慕枫少爷,就是这里了。”开门的司机对着车里沉稳的男子急促地说道。

男子探头看了下,便从车上走了出来,他大约三十岁左右,穿着笔挺的西装,里面系着一条深蓝色的领带,一脸的严肃。

他步履匆忙,看似十分地急促,行走在宽敞的甬道,便在一处房门前停下。

2205,他看了一眼门房,丝毫没有一丝喜悦,就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是清香的玫瑰花味,就像她喜爱的味道一样。原文http://www.qi-wen.com/

浴室的门是半透明的,若有若无可以看到人的身影。在墙角的一旁,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知道那就是她。

她已经沐浴好了,现在正穿着一条半裸肉的睡衣,睡衣是真丝棉的,触感极好。

在昏暗的灯光中发出耀眼的光泽,她的前面,有一扇半开半合的拱形窗户。夜风从那里吹过来,吹起她长长地发丝,正好可以吹干它。

看到这一幕,安慕枫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样,很疼。

“珞,跟我回去。奇闻网”安慕枫严厉地声音在屋子上空响起。

沈珞猛地一惊,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这个声音是她最熟悉不过的,那是她的哥哥,沈澈的声音。现在在这儿响起,那意味着什么,她一下子就想到了。

“不,我不回去,我已经答应他了……”沈珞说道,虽然有些心虚,但她还是很坚定。

“你以为这样,他就会爱你,接受你了吗?”安慕枫严厉地话,又冷冷的响起,刺痛了她那颗纯真的少女心。

“不,不会的,他说过会爱我一生一世的。”沈珞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言不由衷地说道。网站http://www.qi-wen.com/

“哼,你以为他发现你已经失去了第一次,他还会爱你如初吗?”

冷冷的话语,再一次在她的耳边响起,沈珞一惊,他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一下子,有一股冷意从她的身体中冒了出来,难道他监视她,她做的一切,他都知道,还是那个人就是他?

一股冷风从窗户外吹了进来,寒意从心底直冒了出来。沈珞抬起头,鼓起勇气,开始问他。

“你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吗?”安慕枫生气地说着,就强迫她看着自己的双眼,它是那么的明亮,以至于可以照亮她的世界。看着他的眼睛,她就想起了十八岁那年那晚上的事情,她忽然抬起手来,使劲地推开了他。

那一年,她正好十八岁,正值花一样的年纪,那一晚,正好也是自己的生日,所以请来了不少朋友。他们为了庆祝她的生日,特地玩了个游戏。奇闻网就是带上面具,猜猜对方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人。

由于来得人都不是单身男女,所以他们之间都显得很亲密,彼此很了解对方。沈珞一直不喝酒,可是今天哥哥为了她特地请来了这么多人,她也不好意思不喝酒,就随便喝了一杯。之后,她就感到浑身燥热,有些天旋地转了。

恍惚中,就有人把她抱起,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她就昏昏沉沉睡去,再也不省人事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人都已经散了。说明qi-wen.com可是看到满屋的狼藉和被单上的那抹痕迹的时候,她的心突然地漏了一个节拍。

抚摸着自己赤裸的身子,她感到一阵恐慌,要是被哥哥知道,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占了便宜后,不知道哥哥会有多么的伤心呢?

她想到这里,决定抹去一切,自己亲手洗了被单,而且还泡了个澡,直到晚饭时间才出来。这时的她已经好多了,所以她觉得应该看不出什么异常来了。

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原来这件事情他一直知晓,只是没有当众说出来而已。她的心一片空白,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想到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而且有可能那个人就是他,她的心里一阵烦躁,在没有接受这个事实之前,她有些不知所措。

“走,你走,我现在不想见到你。”沈珞低声怒吼着,可是他却站着一动不动,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

仿佛是听到了沈珞的声音,浴室的水忽然就停了。从半透明的浴室里走出了一个男子,他大约三十岁不到,一身麦色的肌肤,身上的肌肉很好,在黑暗中不停地跳动,显示着他蠢蠢运动的心。

“怎么灯还是这么的昏暗?”他说着,就随手打开了房灯。

刹那间,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看见屋子里多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他的眼里顿时黯了下来。

那几乎不用说,他也明白了这个时候的处境,看来今晚是不能共度良宵了,为此,他很懊恼。

“我们,谈谈?”半晌,他才恢复了平静,就主动提出了要求。听了他友善的语气,安慕枫一脸的生气,挥手就是往他身上打了过去。

“谈,我让你谈!”安慕枫气急败坏地往他身上一阵拳打脚踢。那位男子不明所以,一个劲地哀求讨饶。

沈珞看着这幅场景,心中很是焦急,从身后抱住了安慕枫。

“不要这样,哥哥,我的澈哥哥,你不要这样,你要做什么,我都答应你,请你不要再伤害他了!”沈珞央求这说道,心里很是委屈,泪水就不停地流了下来。

而安慕枫听了沈珞的话,停止了动作,回过头来,眼里一阵受伤。

“为了他,你真的做什么都愿意?”安慕枫冷冷地话,又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是的,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请你不要这么对待他。”沈珞哭着央求着,一边使劲地点了点头。

看着沈珞这幅样子,安慕枫就立刻软下心来。多少年了,只要她一哭,他还是可以心软的。

唉,安慕枫不禁叹了口气。

“让他走,我不想再见到他!”安慕枫恼怒地声音立刻回响在屋子里。而萧羽晨听到安慕枫的话,立刻拿起自己的衣服,灰溜溜地走了,他知道今晚什么也干不成了。

屋子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只是灯还是那样闪烁着。

窗户外的风呼呼地吹了进来,一阵寒冷,安慕枫坐在了床沿上,手伸进口袋,摸出一根烟来,“呼哧”一下,烟就被点燃了。

隔着升腾起的烟雾,安慕枫心里不是滋味。

“哥哥,我知道,我错了,不该瞒着你的……”沈珞看着他,心里一阵难受,她知道自己不该欺骗他的,瞒着他交男朋友,更不应该和他一起到酒店里的。

安慕枫听了她的道歉,心中越来越气愤,就没有理她。而是又抽了一口烟,吞云吐雾的间,已经看不清她的神色了。

“我知道错了,你能原谅我吗?”看着她的澈哥哥一脸痛苦的样子,她的心开始纠结着,疼痛着。

“原谅,你能让我原谅你吗?告诉你,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也许是因为气愤,安慕枫“霍”地一声站了起来,双手捏住了她的肩头,然后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中。

“告诉你,这辈子,我都不会放你走的,珞,你是我的!”安慕枫在她耳边轻声低语着,眼里狂热的气息把她吓了一跳。

他打横抱起沈珞,然后把她按在了床上。“嗤啦”一声衣服撕裂地声音,把她的希望彻底粉碎。他不该这样对她的,那是她的澈哥哥啊,可是他就是按捺不住自己,按捺不住自己狂热的心。他已经忍得够久了,他不想再忍下去了,也不想再装下去了。

烟味夹着酒气袭面而来,狂热的吻让她的全身都沸腾起来。

她记得,十八岁的那一天就是这样的一种气味,始终萦绕在鼻尖,原来那一晚,真的是他,真的是他,要了自己!可是一想到事后,他的冷漠与淡然,她的心就被什么狠狠地撕扯着一样。

“不,你放开我,不要碰我!”沈珞开始大声尖叫着,可是她再怎么尖叫也于事无补,因为她的反抗引起了他更强的占有欲。

“我对你好了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安慕枫开始强吻着她,上上下下他都没有放过。不过这还不是最折腾她的地方,他还粗鲁地占有了她的身子。沈珞一阵惊骇,挥舞着手打了他一个巴掌。

“好,好,好。这就是我一手带大的女人!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安慕枫说完,就把她扔在了床上,穿好衣服,再也不回头地走开了。

屋子又恢复了以前的清冷,风从窗户里灌了进来,冷得直叫人打哆嗦。沈珞双手抱膝,默默地坐在床的一角,感觉到泪水肆意横流,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更何况,那个人是从小一直陪着她的澈哥哥啊!沈珞不禁为自己愚蠢感到可笑,最后她抹干自己的泪水,只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

第2章 周妈的话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西式的别墅里依然冷冷清清,只有周妈忙碌的身影。坐在沙发上,感觉这依然不是真的。有些话,她不知道该不该问,也许周妈知道一些,可是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周妈,我要一杯咖啡。”她习惯地说着,就又伸了个懒腰,以掩饰自己疲惫的心。过了一会儿,咖啡来了,滚烫的咖啡还冒着丝丝热气,摆放在桌子的一角。没有丝毫的心情,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周妈,你别走,我有事要问你。”沈珞忽然开口道,就看了看周妈,只见她一脸的随和。只是二十几年过去了,她的脸上都出现了皱纹。

“小姐,有何吩咐,尽管说好了,周妈一定会尽力而为。”周妈看见小姐一脸的深沉,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小姐竟然一夜未归。

“周妈,你知道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对不对?你也知道一些关于我的事情,是不是?”沈珞顿了顿,就开口问道。周妈听见沈珞这般说道,察觉道有些不对的,就显得有些支吾,她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作为一个下人,她也应该有自己的本分。

看到周妈忽然有些怔忪,极其为难的样子,沈珞就知道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只是瞒着她一个人而已。

“周妈,你知道我和哥哥并不是亲生的,是不是?”有些话,既然周妈不愿说,那么她就替她说出了口。

“小姐,我,我……”周妈有些慌张,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看着周妈的神情,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比较多的,沈珞笃定地想着。不过现在她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是怎么认识哥哥的。

“周妈,你不必慌张,照实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诉我就行了。”沈珞央求道,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周妈一时怔忪,感觉到再也瞒不下去了,况且再瞒下去,对小姐会造成个一定的伤害,索性就把小姐的事情告诉她,这样也好让自己不再有负罪感。

“小姐,你可知道,你是少爷捡来的。”周妈开始试探地说着,瞧了一眼沈珞的脸色,只见她倏地变了。可是她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小姐,少爷捡到你的时候,是在一个下雪的早晨。那个时候,天气十分的寒冷,小姐你又裹着一条棉质的小被子,那个时候,小姐已经冻得不行了,就连哭声都很虚弱。少爷见了,就大发怜悯,准备把小姐收养,抚养成人。”周妈说着,就又看了一下沈珞的脸色,只见一滴清泪,从她的脸上滑落了下来。

原来她的澈哥哥,不,也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一直在抚养她,让她健康地成长,直至念完大学。而澈哥哥之所以隐瞒,大概是觉得自己不一定会接受这个事实,索性就隐瞒了,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健康的成长着。

她记得他以前说过,我们的父母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因为一场车祸就去世了。所以我只好独自撑起整个家,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要独自抚养你。而正因为如此,哥哥才没有念大学,早早地就去公司历练了。

现在想来,原来都是他的谎言,都是为了让自己安心才这么说的,而自己那个时候又太年幼,所以一直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如今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心里还是有些觉得对不住他的。

“小姐,你也别太伤感了。”周妈看着她,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的身世而感到伤心,就忍不住安慰着。看着沈珞的眼泪不停地落下,周妈也没有办法,她知道有些话,她还是不能说,就只好叹了口气,无奈地走开了。

沈珞还在伤感着,想起从小到大她和他的回忆,就止不住又哭泣着。哭了一会儿,她就笑了,笑得很灿烂。既然哥哥把自己收养了,那么他一定不希望自己为自己的身世而伤心,所以她就抹干了泪水,开始以崭新的身份,迎接他的到来。

墙上的挂钟一分一秒的走着,在八点半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安慕枫回来了,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沈珞,一脸伤神的样子,以为她还在为昨晚的事情伤心,就露出了一丝讥诮。

“珞,你回来的挺早!”他不咸不淡地说着,丝毫没有一丝温度。似乎习惯了他的冷漠,沈珞也没有计较,而是热心地帮她泡咖啡,准备早餐,她知道,他一定还没有用过早餐。

“不用了,我在公司用过了。”看着她讨好似的帮自己准备早餐,他的眼里忽然露出了一股厌烦,他不喜欢她这样,做错了事,就是做错了,没什么原谅可言。

“澈,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现在跟你说抱歉。”沈珞忽然改变了称呼,眼里的笑意顿时涌现,似乎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在她眼里还隐藏着一股温柔的神色。

安慕枫似乎没有料到沈珞的变化,他知道对于他自己来说,无论沈珞她做错什么,到最后,他总是会原谅的。而对于她对沈澈的称呼,他似乎已经有些厌烦了。因为他的真实身份不是沈澈,而是安家的大少爷安慕枫,沈澈只是为了照顾她自己捏造的一个身份。

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称呼自己。直到沈珞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澈,我知道,我是你捡来的,是不是?刚刚周妈已经告诉我了,其实我……”她似乎还要继续说下去,但是安慕枫却冷冷地打断她。

“你知道就好,我不想听你再解释什么了。不过你记住,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安慕枫说着,就放下刚刚冲的热水,径直地走了出去。

其实他并不是真的要走,而是想要逃离,逃离这里,因为他怕沈珞说,她的心里只当他是哥哥,这样他听了,会很难过,所以他就走了。一个人走在冷风中,周围的一切皆与他无关,但是泪水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现在他的脑海里皆是与沈珞在一起的画面,一岁的,俩岁的……开心的,伤心的,一一在他的脑海里掠过,成了一幅画卷,永远地定格在了那儿。而沈珞,想得竟然是和他一样的画面,他说过,她是他一手带大的女人,这句话,她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不过,她后悔她知道晚了些,如果她早知道的话,她就不会瞒着他交男朋友,做他认为伤心的事情了。她要一直让他笑,因为他笑得时候很好看。

而一想到萧羽晨,她的眼眸就很快地暗了下去,其实她和萧羽晨,相处了已经一年多了,他们之间也有很多共同的回忆呢!但是无论怎样,也比不上澈来得重要。算了还是和他分手吧,反正他们之间也没有肌肤之亲,就把他当做朋友一样吧!一想到这,她就急着想要给他打电话,说是要分手了。

刚一打通电话,就传来的萧羽晨的声音。他知道了自从酒店发生的那件事情后,他们之间就回不到从前了。直到沈珞要提出分手的时候,他才震惊了一下,不过也同意了,毕竟家人不谅解,他们也自然是得不到祝福的。

不过萧羽晨虽然答应了和她分手,但是他的要求还是要和沈珞一起吃一顿饭,这样也好结束他们之前完美的从前。沈珞听了,就答应了,约定明天中午,他们一起在餐馆里吃饭。

做完这件事情后,沈珞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一个人静静地想着以前发生的事情,那是她和他的回忆。

翻开那本泛黄的相册,一张张都是他们的回忆。这是她每回生日的时候,都是他给照相的,有点梳着他给扎的辫子,有点还是短头发的,虽然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但是现在看来,他都是精心准备过的。

唉,岁月如梭,现在她都已经二十一岁了,刚刚大学毕业。本来想找一份好的工作,立足于社会,现在看来都不必了。合上相册,她忽然想起了家里的梧桐都快泛黄了,于是她推开窗户,可以看见通往客厅的方向,路的俩旁栽种法国梧桐。

记得每一年,他们都是一起在路边散步,数着落叶,过完整个秋天的。现在自然的心情不同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次陪着自己数落叶了。但是她还是看着这些树木,心里暗暗出神。

秋风吹得落叶满天飞,巴掌大的梧桐树叶,就开始飞舞起来。风吹起她的长发,瞬间飞扬起来。穿着的衣服有些单薄,叶随风轻轻颤动。感到有些寒冷,她随手关了窗户。心情有些郁闷,就在书架上挑了一本书,佯装没事,就开始看了起来。

爱情就像一杯美酒,充满着诱人的芬芳!看到这句子的时候,她忽然愣了一下,是不是。自己对澈的感觉就是爱情呢?她摒弃胡思乱想,就又看了下去。如果水晶般的恋爱从此破碎,那么我也就从此把你埋葬。这不就是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嘛!

她想着,竟然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像是自嘲,又像是陶醉。外面,冷风吹过,吹落的树叶不知飘向何方。

最爱甜蜜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最爱甜蜜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