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谋罪在线阅读

2017/11/25 2:45:0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谋罪

第一案 最初之案

  荒村女尸

  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星期二,刚刚过了清明节。谋罪在线阅读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在我的故乡楷镇的一个小山村,雨整整下了一个星期,到处都是积水。两个小学生下午放学回家,一边走一边玩着路边的积水。学校到家的路程大约有五公里,而且都是山路,两边很多人造或天然形成的坑洼,有的地方水深甚至超过两米。稍大一些的男孩子打着赤脚,跳下路边的一个浅坑,欢快的踩着水。小一些的女孩子不敢下去,只是在上面看着。天上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光线已经有些昏暗了,周围摇晃的树影看上去像一个个幽灵,气氛有点阴森恐怖。网站qi-wen.com女孩儿有点不安的说:“哥,咱回去吧,我害怕。”

  男孩子想要故意吓唬女孩儿,于是装模作样的说:“妹妹,你后面站着个人!”女孩子吓得猛一回头,什么都没有。男孩子在水中又蹦又跳,高兴的哈哈大笑。女孩儿回过头来,却是满脸惊恐,小手指着男孩子的背后,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男孩子不以为意,以为女孩儿也在跟自己开玩笑。没想到,女孩儿居然“哇哇”大哭了起来。男孩子知道事情不妙,回头一看,只见身后几米的地方,是一座阴森森的孤坟,孤坟和自己的中间,齐膝深的泥水中,赫然冒出一只白惨惨的人手!乍一看上去,仿佛坟墓里面的鬼魂受不了地下的阴暗冰凉,想要一点一点挣扎着爬出来。奇闻网

  在距离楷镇两百公里的省城,雨声依旧淅淅沥沥,街道也是冷冷清清。每年的这个时候,整个世界看上去都会比较清闲安静。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即将告别读书生涯的大四学子来说,更有点五味杂陈。一方面怀抱着对理想和事业的憧憬,一方面又面临着独自走向社会的无助和茫然。十年寒窗苦读,换来四年最美好的时光,即将在两个月后成为历史。幸亏我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从大一暑假就开始在省公安厅实习,早已经对工作环境和同事前辈都非常熟悉,否则我肯定也在焦头烂额的找工作,哪有时间开着警车带着阿猜满大街遛弯儿。

  刚走进一家韩式烤肉店,屁股还没坐稳,该死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推荐http://www.qi-wen.com/我拿出电话一看,心里就凉了半截。

  “喂,我说你小子行啊,我们累死累活不说,你还有闲工夫出去泡妞,还开着警车去,要是师傅知道了,你说你还在不在省厅干下去?”电话那头传来港哥有些抱怨的声音。

  我连忙说好话:“港哥,你是我亲哥,千万别告诉师傅,就说我学校有急事儿,迫不得已才借警车一用。你可千万别给我说破了,我请你吃饭还不行吗?”

  “得了得了。”港哥没好气的说,“早就帮你圆过去了,每次都说请吃饭,但是一有空就找阿猜,什么时候想到过我呀。告诉你,五分钟之内给我回来,楷镇发生性质恶劣的命案,师傅要我们也跟着去,长长见识,你要是错过了,别说我没告诉你啊。”

  挂了电话,我的心里就开始纠结了。阅读qi-wen.com一方面,好不容易找到和阿猜共进晚餐的机会,要是就这么走了,会不会影响以后进一步的发展。另一方面,我实习三四年虽然遇到过几起命案,但都没有什么挑战性,很快就破了案。听到有性质恶劣的命案,我又感觉非常激动,想要亲身体验一下。

  阿猜看出了我的为难,不等我开口,她大方的说:“警队有事你就先去吧。”

  我不好意思的说:“真是抱歉,下次一定补上。那我送你回学校吧。”

  阿猜很体贴的说:“不用了,你们警队肯定等着用车呢,你快回去吧,我自己打车。谋罪在线阅读

  告别了阿猜,我跳上警车,飞快的开回省厅,门卫告诉我,师傅和港哥带着石法医,还有痕检员阿彪,已经坐另外一辆车走了。我顾不上想太多,一脚油门就冲出了城区,开上绕城高速朝着楷镇的方向疾驰而去。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因为不通高速,就算我开着省厅的车,并且一路打着应急灯,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案发地,至少需要三个小时,也就是说,十点以前肯定是到不了的。我叹了口气,自从我被选入省公安厅候补名单,每次不论是放假回家还是同学聚会,大家都祝贺我前途无量,威风八面。可是谁又能想到,我们这样一个看上去耀武扬威的职业,只要接到上级的命令,不管是四十度的盛夏还是零度的寒冬,也不管是三四点的凌晨还是十二点的深夜,都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案发地点,然后参与命案侦破。“人命大于天”,这是我到警队实习的第一天,师傅老彭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我的故乡楷镇是西南地区一个小县城,而生我养我的地方还在县城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庄。我到了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五十分了。晚饭的时候我一口水都没有来得及喝,只好在县城里面吃了一碗面又继续赶路。车只能开到村子外面的一条土路边上,然后就得下车步行。我看到前面停着三四辆警车,都闪着灯,一个民警跑过来,热情的帮我拉开车门,边上另一个民警还小声嘀咕:“省厅的领导不是早就到了吗,怎么又来一个,还这么年轻。”

  我微微一笑,看来他们是把我当成省上下来的领导了。经过师傅他们开来的车,我随手摸了一把引擎盖,已经凉了。我的心也就凉了,看来他们已经到了半个小时左右了,肯定是我吃那碗面耽误了,而且车开上山路的时候,我就发觉刹车不太对劲,偶尔一两下会有点不灵敏,所以不敢开的太快。说不定我还没走到地方,他们已经勘察结束了。我加快脚步赶过去,把带路的小民警都落在了后面。因为下过雨,小路又湿又滑,全是泥浆,我顾不上许多,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案发现场。谢天谢地,师傅和石法医还在对尸体进行初步检验,港哥和痕检员阿彪正穿着水胶鞋,在齐膝深的泥水里寻找死者可能留下的物品。我赶紧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师傅”,接过旁边民警递过来的手套,也蹲下去看尸体。

  港哥不合时宜的调侃我:“怎么,学校的事情这么快就办完了?”

  我没有搭理港哥,接过一把手电帮师傅照着,只见泥泞的路面上铺了一张草席,上面躺着一具死尸。说实话,乍一看我还真没有分辨出是男是女。尸体一丝不挂,从上到下都有被破坏的情况,先是头皮被剥落,从前额眉毛往上到后脑勺和脖颈相连的地方,白森森的头骨都在外面;然后是眼珠被挖出,两个眼眶好比两个深邃的黑洞,周围还能看到一些眼部神经和碎肉,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漆黑的眼睛在看着我们,感觉非常渗人;再者就是胸部被割掉,依稀能透过胸腔的骨头看到里面的脏器;最后就是下身被切掉,两条腿中间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我定了定神,从尸体的体型和特征来看,应该是女性,而且皮肤白皙,年龄不大。我极力发挥想象,还原死者的容貌,应该长得不错,身材也还可以。什么人和她有如此的深仇大恨,剥皮剜眼,还要割掉乳房和下身。亏得我平时读书比较用功,而且见过一些血腥的场面,否则我真要把刚才吃的面条全部吐出来不可。我遇到的第一件大案就是如此残忍血腥的杀人,毁尸加抛尸案,这算什么呢,是我的幸运还是悲哀呢?

  港哥和阿彪从泥水里面爬上来,狼狈不堪,一无所获。

  “要不找个抽水泵来,把水抽干了再看看。”阿彪有些泄气的说。

  港哥取下长筒防水手套,略带抱怨的说:“我们找了这么大一圈,别说衣物,布条子都没摸到一块,估计抽干了也是白费工夫。”

  师傅和石法医大概检察完了尸体,也站起来。师傅说:“不管是不是白费工夫都要试试,人命大于天,做我们这行就是要不怕麻烦。”

  师傅一上来就开始说教,港哥当然只好点头称是,连忙叫民警给乡镇派出所打电话,看能不能调过来一台小型的水泵。我大概从阿彪那里了解了报案过程,原来是兄妹两个小学生放学回家,一路走一路玩水,然后发现水中伸出来一只惨白的人手,吓得不轻,赶快跑回家告诉了家人。几个村民连夜找到这里,果然发现一个死人,于是报了警。

  我奇怪的看了看死者的姿势,两只手反背在背后,双腿并拢,很明显是被凶手捆住手脚杀死后,等尸体僵硬了又解开捆绑死者的东西,然后抛尸在这里。尸体沉在水里的位置,水深没到大腿,而且尸体早已僵硬,怎么可能会有一只手伸出水面呢?

第2章 滴水不流

  石法医是个矮胖子,因为这边的方言不分平舌和翘舌,所以别人叫他的名字时,听上去老像是在叫“死胖子”,我们因此常拿他打趣。石法医年纪不大,也就比我们早毕业两三年,就是今年才出师。我们混的熟了,经常一起吃饭唱歌。石法医说:“死者为女性,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死亡时间大约是两天前,具体死因还不能判断。不过据我推测,死者应该是在生前被绳子捆住手脚,因此手腕和脚踝都有皮下出血。我大概看了一下死者的背部,也有皮下出血的情况,综合手臂和脚后跟的擦伤,死者生前很可能受到过性侵害。”

  “把人的手绑在背后,再将死者正面朝上进行强奸,这不太符合常理啊。”港哥疑惑的说。

  “的确不太符合常理,而且。”石法医有些犹豫的说,“看死者的创伤,凶手很有可能是在死者生前挖出死者的眼球,以及剥掉头皮。”

  虽然我经历过比较血腥的场面,但是听到这里还是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我不可思议的说:“先强奸,后挖眼剥皮,再割胸切下身?这也太变态了。”

  石法医接着说:“虽然尸体被水泡过,伤口的血肉有些模糊,但是毕竟活着造成的创口和死后造成的创口有差异,所以我基本可以确定头皮和眼睛两处创伤是生前留下的,胸部和会阴部就不好说了。”

  阿彪说:“会不会受害者被挖眼剥皮之后已经疼死了,所以胸部和会阴部不好判断?”

  石法医点点头说:“有这种可能,但是也有可能是死于失血过多。”

  我还在考虑两个小孩子看到的尸体的手伸出水面的问题,于是问石法医:“这样一具尸体,什么姿势可以让她的手伸出水面?”我的话音刚落,本来一直淅淅沥沥的雨声忽然停了,天空乌云密布,看不到一点星光。一阵寒风莫名的刮过我的后背,让我感觉一阵头皮发麻。昨天才过了清明节,天气还有点凉,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到了寒意,没想到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眉头一皱。我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到十二点了。

  “人死了几个小时就会产生尸僵,然后又会逐渐消失。”石法医试着解释,但是难以自圆其说。如果尸体手臂是僵硬的,双手反背怎么都不可能伸出水面。如果尸僵消失,除非水下有什么东西支撑,否则也不会伸出水面。带我过来的小民警有点心虚,用颤抖的声音说:“你们都是省厅的领导,可不能开这种玩笑啊,这孤坟不知道多少年了,而且坡下不远就是乱葬岗,你们可别吓唬我。”

  水泵终于到了,派出所的民警也想的周到,顺带借了一个小型发电机。石法医和两个民警先将尸体抬到车上,拉到县城火葬场的法医解剖室进行尸检。师傅是我们的支柱,当然要留下来。水坑里面没有多少积水,抽了一个小时不到就见底了。如港哥所言,我们就差没有用筛子筛下面的淤泥了,仍然是一无所有。

  阿彪这个时候还是一个没什么经验的痕检员,比我们早一年毕业。因为痕检相比刑侦来说更多依靠技术手段而非经验,所以在其他人员抽不开身的情况下,阿彪也能独当一面。实际上师傅也有所考虑,这种荒村小路,又下了雨,足迹血迹指纹什么的都可以不用考虑了,只是搜集死者的物品和凶手留下来的蛛丝马迹。然而事到如今,阿彪一脸无奈的说:“什么都没有发现。”

  师傅一直没有发表意见,这个时候皱紧眉头问我们:“你们有什么看法?”

  港哥不假思索的说:“这种乡村的案件的凶手大多是当地村民,智商不高,心理素质不够好。有可能因为凶手在强奸的过程中被受害者看清了脸,所以挖掉了对方的眼珠导致对方死亡,这种恐惧心理很多凶手都有。凶手可能有特殊癖好,喜欢女人的某些特殊部位。很多臭名昭著的连环杀人犯,比如美国的“水牛”比尔,都有留下死者身体某一部分作为纪念的变态癖好。所以我认为,只要调查附近几个村的失踪年轻女性,就可以摸清死者身份,破案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师傅没有做出评价,而是看了看我,示意我谈谈看法。

  我想了想说:“第一,我觉得凶手应该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割掉死者的下身,很有可能是为了掩盖强奸的事实,以及毁灭可能残留在阴道内的证据。第二,凶手挖眼剥皮割胸,有可能是为了留作纪念,也有可能是因为仇恨。第三,凶手隐藏死者的所有随身物品,很显然是在隐藏死者的身份,增加我们破案的难度。第四,如果是村民作案,杀人后背到荒郊野外挖个坑埋了是最安全的,甚至可以埋到自家房子后面阴沟里,不会大摇大摆的扔在路边等人发现。第五,死者年轻漂亮,皮肤白皙,不像住在农村的人,很有可能是凶手胡乱选了个地方抛尸。真正的第一现场,可能远在千里之外。而且,根据我的直觉,我认为凶手人数可能在两个以上。”

  师傅点了点头,没有赞赏也没有批评,只是简单说了一句:“收队。”

  一路往回走,接待我那个小民警还找机会问我为什么来的时候轻车熟路,自己就找到了案发现场。我神秘一笑说:“省厅的领导对命案都有特别的感觉,鼻子一闻就知道具体位置了。”小民警将信将疑,港哥却一脸阴沉,因为刚才我的观点明显要比他的高明一些。我们从高中就是同学,一直在想办法争个高下。老天爷似乎开了个玩笑,高考的时候我们分数居然一样,而且鬼使神差的都报了同一所警校,亏得没有报同一个专业,否则我们之间必然有一个不能进入省厅,也就不能一起在师傅的麾下效力了

  依然是我开着先前那辆警车,师傅三人坐在前一辆车里。山村公里非常狭窄,我们不能原地掉头,只能开到一个相对平缓的斜坡上一个个拐过来,因此我依然是走在最后。我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后视镜,这是在城市里面原地掉头养成的习惯,需要确定后面没有车才放心。但是我眼睛的余光似乎看到车后面站着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低着头站在路边。我心里一惊,这大晚上的,又吹着冷风,谁会穿成这样独自站在荒村野地?何况几十米外就是坟堆。我掉过头之后又在反光镜里面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安慰自己大概是今天太累了,眼前出现了幻觉。因为下午逛街的时候阿猜还在抱怨天气太冷,不能穿白色连衣裙。前面几辆车已经开走了,我也想开快点,又担心刹车出毛病,所以壮着胆子一点一点朝前挪。亏得我心理素质好,才不至于吓破了胆开到山沟里面。一切正常,也没有出现什么鬼打墙之类的灵异事件,我长舒了一口气。走进楷镇宾馆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两点了。

  楷镇是国家级贫困县,但是县政府办公大楼和楷镇宾馆倒是非常气派,乍一看上去比我们省公安厅还要威风一些。我有些无奈,我不是真正的省厅级干部,这些事情,我也只有在心里默默感叹一下而已。

  我已经很疲惫了,躺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但奇怪的是,一向睡眠质量很好的我却睡的很不踏实,一整晚都感觉耳边有一个细微的声音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似乎还有隐隐的哭声,但是我一个字都听不明白。更加难受的是,原本定在上午八点召开的案情研讨会,提前到六点半。我睡眼惺忪的走进会议室,里面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面色阴沉。我不知所措,阿彪招了招手让我过去,我这才发现除我之外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师傅挥了挥手,示意会议开始。

  石法医带着两个黑眼圈,率先发言:“死者为女性,二十四岁左右,身高165公分,体重50公斤。头皮被剥落,眼珠被挖出,胸部和下身被切掉。经过尸检,死者应该是死于心悸,很可能是由于眼珠被挖出的时候疼痛过度造成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前天下午六点到晚上九点。”

  石法医发言完毕,场面又一下子安静了。县公安局王局长忍不住问:“就这么多?”

  痕检组和外围调查组都一脸无奈。痕检组根本无事可做,外围调查组在附近村里走访一夜,遭了许多白眼和谩骂不说,还一无所获。

  师傅接过话头,继续问石法医:“死者手脚有被捆绑的痕迹,能不能搞清楚凶手使用的作案工具,死亡时间能不能再精确一点?”

  石法医说:“死者身上四处创伤的创口痕迹都不一样,也就是说四种创伤不是同一种凶器造成的。按照我的初步判断,剥掉头皮的工具应该是小刀,刃口短而且顿;割胸的应该是大一些的刀具,比如菜刀,刃口长而且锋利;切掉下身的应该是类似水果刀之类的工具;至于死者的眼珠嘛,应该是直接用手抠出来的。”

  众人都是一惊,石法医喝了口茶接着说:“捆绑死者手脚的工具也不一样。脚腕的淤青面积大,但是没有明显的勒痕,用的应该是比较宽的布条子,比如围巾。手腕的淤青比较窄,而且有几道明显的勒痕,工具有可能是死者自己的内裤。至于具体的死亡时间嘛,死者被水浸泡的时间接近一天,不能很好判断。”

  到此为止,这就是我们掌握的所有线索。

谋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谋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我的身体有只妖

    原标题:小说我的身体有只妖小说名字:我的身体有只妖目录预览:第1章钩到个美妞第2章神秘玉坠第3章保护妹妹第1章钩到个美妞“城管来了,快点跑啊!”“快快快,哎哟,谁踩我的脚?”“哪个天杀的摸了老娘的奶……”晚上七点,公交站旁的夜市地摊非常热闹。可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场面顿时失控,所有商贩火烧屁股似的收拾东西跑路,鸡飞狗跳。叶开扭头一看,果然看到一辆城管的白色皮卡靠边停下,他一把将铲子丢掉,跳上三轮车,夺路狂奔。他是卖手抓饼的,可这会儿哪还顾得上生意,被城管抓住,得半个月白干。“让一让,让一让……”他

  • 小说 天价宝贝

    原标题:小说天价宝贝小说书名:天价宝贝目录预览:第1章找到她,不惜一切代价第2章全都背过身,不准看第3章再跑,就打断你的腿第1章找到她,不惜一切代价陆清婉只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着火一般,她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清楚。她伸手触摸,对方是有着非常强健的肌理,而且似冰块一样的冰冷。她只会是越来越想要靠近,紧紧的抱住对方。此时的陆清婉根本就不知道,她的黑色长发散落在洁白的大床上,就如同海藻一般的魅惑,但更透着清纯。而就在那床的四周围还零零散散的落着几件女款衣物,整个房间除了大床是铺着白色的床单以外,其余

  • 小说 独家蜜爱

    原标题:小说独家蜜爱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目录预览:第1章:有洁癖!第2章:我会再联系你第3章:今晚,都累了第1章:有洁癖!海市,索菲亚大酒店。“咳——”极致的冰凉,顺着皮肤迅速沁入了骨子里。一口水呛入了呼吸道,陷入昏迷当中的女人,被憋得不能呼吸,终于咳了出来。飞溅的水花,因为她的颤抖,细碎的落在她浑身上下,唯一还露在水面的小脸上。彻骨的寒意。“咳,咳咳——”一口水没有咳出来,接二连三的咳嗽,终于惊醒了浴池旁正漠然的给身体冲水的男人。肌理分明的挺拔身躯侧了侧,一双深潭般的瞳孔,带着极致的怒意,冷漠的

  • 小说 极品女总裁

    原标题:小说极品女总裁小说书名:极品女总裁目录预览:运气太背了你是母猫啊敢不敢让哥哥打个电话运气太背了“哥们儿,谢了。”夏风冲运菜的小货车司机挥了挥手,看着漆黑的道路,郁闷到了极点。六年了,尼玛,刚回来就倒霉不断,做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吧,因为大雾改飞临市,坐火车吧,遇到山体滑坡,改坐大巴吧,路上又遇到爆胎,几经转折后夏风才搭上了一辆进城的小货车。已经凌晨三点多,夏风点上最后一支烟,扛上挎包慢悠悠的在公路上游荡,期待下一个好心人载他一程。一支烟抽完,后方射来了耀眼的光亮,紧接着就是引擎咆哮的声音,顿

  • 小说 阴阳风水事

    原标题:小说阴阳风水事小说名称:阴阳风水事目录预览:第1章白骨托头第2章啸山鞭第3章蛇立香猫坐朝第1章白骨托头老话说,“穷山多精怪,恶水有妖灵”。这句话用在我的老家是再恰当不过了。我老家是一个叫呼北的小地方,地理位置在内蒙和吉林的交界,属于兴安盟。呼北是一个小地方,就是所谓的穷山恶水之地。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所以呼北的人世代做的都是和林子相关的营生,比如打猎、采药、伐木、山货等等。但是我家比较特殊,我爷爷是个风水师,叫梁九,村里人都尊称他为九爷。我和爷爷并没有住在村子里,而是住在后山的一个山

  • 小说 天才小毒妃

    原标题:小说天才小毒妃小说书名:天才小毒妃目录预览:第1章惊悚,要嫁人了第2章羞辱,明日再来第3章不走,姐不好惹第1章惊悚,要嫁人了二十一世纪,东海市高级私人医院院长办公室。“啪”一声,一份厚厚的病例被狠狠摔在桌子上,林院长面色铁青,怒不可遏,“韩芸汐,李先生可是凌云集团的董事之一,他拥有我们医院40%的股权,你必须给他优先安排解毒!”面对院长的滔天大怒,韩芸汐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很平静。“林院长,很抱歉,李先生中的是慢性蛇毒,非紧急情况我这里不允许插队。”她长得清纯漂亮,一双大眼睛,一对小

  • 小说 怎么可能会寂寞

    原标题:小说怎么可能会寂寞小说书名:怎么可能会寂寞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1章夏夜,大雨凄迷。逸爵大酒店楼顶天台上,一个男人挟持着一个女人,正缓慢的朝楼体危险边缘退去。“你们都别过来——”男人在雨中嘶吼着,神色几近疯狂。苏荞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后便是无尽的风。男人急促的喘息吹拂在她的头顶,粗壮的手臂死死勒着她的脖颈,每退后一步,便引来周围一阵阵惊恐的尖叫声。她知道他们在怕什么,从几百米的高楼掉下去,足可以让人摔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他们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或同情或怜悯的看着她,那眼神仿佛

  • 小说 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

    原标题:小说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小说: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目录预览:第1章诈尸还魂第2章妖孽附身第3章烧死妖孽第1章诈尸还魂清晨,昏暗的阳光穿过密林,处处杂草丛生,荒凉破败。这是一片乱葬岗。“小姐,您一路走好,玉儿给您多烧些纸钱,您买通地府里的小鬼,下辈子投到一个好人家。”玉梨一边哭着,一边向火盆里扔冥币。火盆前,是一个大土坑,坑里铺着一张破草席,草席上躺着一具女尸,露出来的皮肤上,到处都是被人凌虐后的淤青。土坑旁站着两个抬尸体的杠夫,有些不耐烦地催道:“哭完了没有?老子还要赶着埋土呢!”“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