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在线阅读

2017/11/25 0:03:09 来源:网络 [ ]
小说: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
第1章 穿越重生

华夏国,二十一世纪。版权qi-wen.com

南宫漾很绝望。

送快递的小哥跑进了她的卧室,双眼含情,脉脉如水,心里的情话脱口欲出,南宫漾都做好了接受的准备。

谁料此时变故陡生,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打断了这来之不易的旖旎,热浪扑面而来。

爆……爆炸?

南宫漾愣了神,这种事情怎么会落到她一个万年宅女的身上,难道是她触发了隐藏剧情?

“跳!”

说时迟那时快,快递小哥抱起脸色不知是羞红还是热红的南宫漾欲跳窗逃生,没想到一个失手,手中的小娇娥便被丢了下去。

这大概是快递小哥丢垃圾次数太多,动作比较娴熟的缘故。

南宫漾心塞无比,欲哭无泪,自己做的孽,果然要自己承担。她居住的小公寓是十楼,按照房屋标准高度来说,距离地面有三十米以上,若没有东方不败来救,她定然没有活路了。说明http://www.qi-wen.com/

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认命的叹了口气,闭上双眼,暗暗祈祷下一世让她投个好胎。

若有来生,我定然……

“啊!”

自由落体运动戛然而止,身后传来彻骨的痛感,似乎连骨头都断了两三根。

死了还要遭罪,她估计是千万年来第一个……

不对,她没死!南宫漾狂喜,她还有痛感,还没有咽气,想来也是她运气极好,从十楼掉下来,没摔成肉泥,纵然是折了骨头也还能保住一条小命。

她欣喜的睁开双眼,却惊愕的发现,原本破旧的十楼公寓竟然变成了凹凸不平的陡峭悬崖,往日萦绕不散的雾霾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一定是幻觉!南宫漾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映入眼帘的是清澈蔚蓝的天空……

以及陡峭的悬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漾心思急转,却怎么也想不出这是个什么道理来,难道是她许久不出门,外面的大街竟会变魔术了不成?

呵呵,这是个冷笑话,冷的南宫漾打了个哆嗦,只听到“咔——”一声,什么东西要折断了。

南宫漾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心惊胆战的扭头望下去,只是一眼,便觉得生无可恋。

底下是深深的沟壑,灌木丛生,偶有尖锐凸出的岩石越过藤蔓,醒目的立在绿色之中,岩石距离南宫漾二十米有余,却仿若明晃晃的在她的身下龇牙咧嘴,蠢蠢欲动。来自qi-wen.com

南宫漾紧紧的握住身下的树干,娇嫩的小手被树皮硌得生疼,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的那双修长飘逸,白皙嫩滑的美手,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肉乎乎白嫩嫩的小爪子……

她继续往自己身上打量着,桃红色的小夹袄,用的是金丝镶边,十分亮眼的宝蓝色百褶棉裙,用的是尊贵无比的明黄色绣花,她呆呆的看着身上那毫不熟悉却十分华贵的衣服,脑子里划过一个念头——她穿越了!

她南宫漾逃过一劫,从遥远的华夏,来到了这样一个鸟不拉屎,渺无人烟,不能上不能下的峭壁上。

虽说她一无亲人,二无恋人,挪个窝就是到了另一个世界,穿越对她而言无甚大碍,但想起这具身体所处的尴尬境地,南宫漾便觉得,还不如直接摔死的好。

南宫漾哀叹一声天道不公,便打起精神来,希望能寻到一个生机。周围的环境艰险无比,悬崖陡峭高耸,向上是不可能了,向下……南宫漾打了个冷战,仿佛看到了她这具小身体被巨石刺了个透心凉,血肉模糊的挂在石头上。

绝路啊!这该如何是好!

南宫漾一只手紧紧的抓着树干,另一只手抓着旁边凸出来的巨石,用尽力量贴在峭壁上,减小给树干的压力,希望它能够多支撑一段时日,好让她苟延残喘,多活几分钟。

唉,好端端的,这是造了什么孽……南宫漾四十五度仰望天空,逃过一劫的庆幸被忧伤层层掩埋。

而此时的悬崖底下,一个背着药篓的少年走在羊肠小道上,手中牵着一个不过三岁的孩童,他浓浓的眉毛下闪着一对大眼睛,黑亮的眸子清澈见底,十分有神,但眉心的一块红色斑点,却让他可爱之中平白多了几分妖异。版权qi-wen.com

“哥哥,上面好像有个人,躺在那么高的地方睡觉,她不怕掉下来吗?”

小男孩十分认真的问道,清亮的声音传到在悬崖上,岌岌可危的南宫漾忍不住身子一颤,仿佛听到了人间最美的乐章,她适时的喊道,

“救命啊,大侠,救我一命,我必有重谢!”

小女娃软糯糯的声音回荡在山谷间,好听极了。

背着药篓的少年缓缓抬起头,两侧的碎发随风飘起,露出光洁的额头,只见他面容白皙,棱角分明,一双剑眉英气无比,只是却微微蹙起,狭长有神的丹凤眼也眯了起来,遮住了深邃而锐利的黑眸,两片薄薄的唇瓣紧抿,似乎有些生气:“明康,我跟你说过什么,还记得么?”

“记得,”小男孩垂着脑袋,蔫蔫答道:“不要跟来历不明的人说话,不要接受来历不明的食物,不要关心来历不明的生物,可是……”

“没有可是,你身上的毒还没有解掉,难道你忘记了上次的那个妇人?”少年打断了小男孩的话,漆黑的眸子里一瞬间充满了杀意,他们兄弟二人已经放弃了那个位子,可是一路上却遭到许多偷袭陷害,明康更是中了毒,那些人是要把他们赶尽杀绝才肯罢休!

“哥哥,我知道错了,可是,这位姐姐好可怜,”小男孩扁着嘴巴,眼泪在眼睛里打转,“那么高的悬崖,姐姐会死的……”

南宫漾刚刚昂扬起来的心情又降到了低谷,底下小男孩的声音断断续续,还有另外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说些什么。只是这么久没有反应,看起来希望不大,而南宫漾当然不会眼看着他们离去,所以她放开了嗓子,声音虽然软糯糯的,但颇为响亮。

“大侠,救命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我会做饭会绣花还会给人讲笑话,绝对的宜室宜家啊,大侠你一定要救我!”

少年棱角分明的俊脸黑了几分,听这声音分明是个奶娃娃,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有一点让他很是心动,这个奶娃子说她会做饭。

“姐姐,你会做饭?”小男孩的眼睛一亮,大声问道。

“我会!”南宫漾听得分明,脸色一喜,急忙承认道:“我做饭很好吃的,真的!”

小男孩欣喜道,“哥哥,我们救她下来好不好,她会做饭。”

“可以考虑,”少年沉思良久,蹙起的眉头轻轻舒展,道,“若是她身家清白倒也是未尝不可。网站qi-wen.com

小男孩听到这句话十分开心,眉眼弯弯的笑了起来,他已经好多天没有正经的吃过饭了,就是因为哥哥做的饭难以下咽。

“小姑娘,”少年清冷的声音在山谷回荡,南宫漾惊喜莫名,连连答应。

“我不管你来自何处,只是你可愿意在我家当个厨娘?哦,顺便说一句,家弟还小,恐怕要容你多为照顾。”

南宫漾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来,“大侠,我……”

她这具身体不过八岁,这么做算不算是虐待儿童啊?

“姑娘不愿?”少年道,“明康,我们走吧,这姑娘身家不清白。”

南宫漾:“……”

“别别别,我愿意!只求大侠救我一命!”

甭管是当牛做马洗尿布,还是暖床做饭哄孩子,只要让她离开这个该死的悬崖峭壁,安安稳稳的保住小命,怎么着都行!

少年果然止步,回头道:“好,既然姑娘甘愿如此,在下一定会救姑娘。”

南宫漾听的心欢不已,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现在就请姑娘跳下来吧。版权http://www.qi-wen.com/

南宫漾看看底下尖锐的巨石,遍布的荆棘,又看看自己这柔弱不堪的小身板,迟疑道:“大侠,你,你能接住我吗?”

若是接不住,还不如在树上挂着,好歹能够多活几分钟……

少年轻笑,向悬崖走近两步,道:“你跳下来便是,我接着你。”

你能接住我?南宫漾深深怀疑这少年又是一个坑货,说不定会让她刚得来的小命又搞丢了。

“咔嚓——”

南宫漾来不及开口拒绝,本就摇摇欲坠的树枝刚好断开,她不由得心生绝望,这都什么事啊,她不想死!

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晕沉沉的,南宫漾渐渐失去了知觉。

第2章 姐姐,你忘了灭火

熟悉的剧痛一点一点唤醒还在迷蒙之中的南宫漾,她缓缓睁开双眼,随即越睁越大,忽的坐了起来,所有所思的盯着眼前的物什。

少年虽是背对着他,但那赤裸的肌肤如同莹润的白玉一般,散发着诱人的色泽,好看的肌肉线条紧绷着,彰显出雄性无与伦比的力量美,一头黑发垂落下来,遮挡了大部分春光,些许水珠从他的发梢滴落,更显魅惑。南宫漾不由得看得入神,随后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

“哪里来的流氓,滚开!”

顾明城身体一僵,这小丫头看起来也就八岁,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他不过是洗完澡来屋里拿一套换洗的衣服,她要不要醒的那么巧,嘴巴还那么毒?!

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没事了。

“醒了就去做饭,晚饭做不好,我就再把你送回树上去!”

少年的声音清冽如泉水,语气却是恶毒的可以。虽说是答应他愿意做任何事,但他这态度也太让人生气了些,南宫漾忍不住大眼一瞪,反驳道:“喂,你个臭男人,会不会好好说话?!”

顾明城迅速的穿好了衣服,转过身来,冷声道,“让你来是做厨娘的,不是当千金的,再多说一句,现在就把你扔出去喂狼!”

南宫漾一怔,眼前的男子面若冠玉,棱角分明,英挺的剑眉,狭长的丹凤眼,乌黑的眸子深邃无比,仿佛能将人的灵魂吸进去,他的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宛若九天之上的天神下凡一般。

颜值满分!南宫漾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刚刚就应该死皮赖脸的勾搭上这个美少年,好让他以身相许,成就一番美事,总好过上辈子苦苦等来一个害人的坑比小哥。

果然这真爱,还是需要自己争取的,等来的啊,不靠谱!

“看什么看?”

顾明城被南宫漾炽热的眼神看的脸上火辣辣的,嘴上却是丝毫不留情面的斥责道,“赶紧做饭去!”

南宫漾翻了个白眼,真是帅不过三秒,温柔一下会死嘛,白长了那么一副好皮囊。

做饭就做饭!

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万年宅女,还会怕这些东西嘛,不过脑子里仿佛多了什么东西,管她呢,用得着的时候再去扒拉出来。现在嘛,给美男做顿饭才是正事!

毕竟,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而这个美男,南宫漾得意的笑笑,一定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慢腾腾的走出了房门,南宫漾才得以窥得这里的全貌。

这是一个小茅屋,搭在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上,而这块大石头长约六米,宽约四米,仿佛是一个精致的小岛,巨石的四周是清澈见底的小溪,溪底密密麻麻铺着许多鹅卵石,好看极了。

暮色也渐渐垂了下来,夕阳的余晖洒在了小茅屋上,给这个狭小,简陋的小茅屋度上了一层橘黄色的光芒,在这安静的山谷里,是那么高贵,祥和。

如今,她便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幽静祥和,美丽动人,仿佛上一世在游戏里看到的美景,可这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她伸手就能触摸到,真是造化弄人,谁能想到当初在游戏里叱咤风云的南宫漾竟然能享受如此相似的美景。

顾明城拎了条鱼走过来,看着南宫漾孤零零的站在巨石上,精致可爱的面容十分平静,眼神之中透露出丝丝伤感之情,这根本不像一个八岁孩子能够拥有的,而那道身影却又是那么瘦小,这种极不和谐的搭配让他心中升起了一种异样,但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他烦躁,于是他忍不住喝道:

“喂!发什么呆,快去做饭!”

南宫漾气哼哼的抬起头来,“别喂喂的,我有名字,我叫南宫漾!”

顾明城嗤笑,“这名字不适合你,你哪里像是小羊羔,分明是一只会咬人的小老虎……”

“什么羊羔老虎,那是漾,微波荡漾的漾!你要记住了,以后这个名字会让你刻骨铭心的。”南宫漾认真的说道。

少女乌黑的眸子清澈而灵动,仿若巨石底下那一潭溪水,顾明城的心神微晃,挑了挑眉,“我管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是去做饭吧,小老虎——”

南宫漾接过他手中的鱼,一时间竟有些发愁,她虽然会做饭,那也仅限于各种面食,牛肉面,刀削面,炸酱面……宽的,窄的都可以,甚至圆的也行,但让她做鱼,那简直就是难为她。

想了许久,南宫漾决定还是先透个底,于是小心翼翼的凑近他,道:“喂,那个,那个大侠,做鱼我不怎么拿手啊,你确定让我做吗?”

顾明城皱起眉头,面色不善,“你之前不是说会做饭吗,怎么现在又说不会?”

南宫漾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心说性命攸关之时说过的话,他竟也信,不过她的确是会做饭的,只不过会做的不多罢了,于是好心解释道:“做饭也有好多种啊,川菜,粤菜,湘菜……你也不能一概而论,再说,我也没说不会嘛,我只是说不拿手而已。”

“去做。”

“哦,知道了,大侠——”南宫漾扁扁嘴巴,不情不愿的拎着鱼转身,小声嘀咕道:“做不好可不能怪我……”

“我叫顾明城。”顾明城低声道。

南宫漾停下脚步,疑惑的看向顾明城,“你说啥?”

顾明城抬起头,瞥了她一眼,说道,“顾明城,我的名字。”

说罢,顾明城便转身离开,留给南宫漾一个瘦削而潇洒的背影。

“顾明城,明城,阿城……喂!大侠,以后我就叫你阿城了!”看着那个微微僵硬的背影,南宫漾偷笑,满心欢喜的走进了小茅屋。

半个时辰后,南宫漾心虚的将糊了一半的烤鱼端了上来,看着顾明城那奇异的神色,不禁抱怨道:“都说了不拿手的,做不好不能怪我……对了,我还有粥!”

为了避免脸面丢尽,南宫漾还是颇有先见之明的熬了粥,虽说做粥很容易,但南宫漾有信心她做的粥绝对让他们兄弟二人此生难忘。

南宫漾欢天喜地的将粥端了上来,热情的介绍道:“这可是我以前的邻居,王阿婆教给我的,里面放了我秘制的调料,绝对让你百吃不厌,你们尝尝。”

顾明城挡住了顾明康的小爪子,从他眼前抢过那碗粥,轻轻的抿了一口,才放心的交给他,“喝吧,这个吃不死人。”

“你你你……”

南宫漾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不满的神色,肉呼呼的小手指着顾明城,气的说不出话来。

他竟然鄙视自己做的粥!他可以嘲笑她的鱼,但绝对不容许鄙视她的粥!

“吃饭的时候不要讲话。”

南宫漾满肚子的牢骚都化作食欲,悲愤的看着顾明城,什么大侠,什么风度,这个男人除了美,简直一无是处!

顾明城云淡风轻的瞟了气鼓鼓的某人一眼,端起一碗粥轻抿几口,动作十分优雅,仿若在品尝什么山珍海味,忽然,他皱起了眉头,诧异的看向小茅屋。

南宫漾与顾明康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顾明康擦擦小嘴,黑色的大眼睛眨巴了几下,好心提醒道:“姐姐,你忘了灭火。”

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侠 或 你就从了本宫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4章

    原标题: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4章小说: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第4章取悦他邮轮继续在海上航行,而苏浅却归心似箭!还有一天便是齐昊宇和夏清婉订婚的日子,那位姐姐抢她的男人,还毁她的清白!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窝囊气?易天逍安稳地坐在餐椅上,寒眸幽幽看着对面神思不属的小女人。“身为礼物,你这自觉性可不怎么样!”苏浅被拉回注意力,皱眉看向那张俊美得让人不敢逼视的脸。易天逍和齐昊宇明显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他的冷酷和身上毫不掩饰的锋芒锐气,更让他本就扎眼的外表迫人呼吸!说白了易天逍就是那种让人一眼看了便

  • 战少,一宠到底!4章

    原标题:战少,一宠到底!4章书名:战少,一宠到底!第一卷第4章受伤的地方“等等,放下枪!”秦琛一看不对,忙出声阻止。这群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保镖,简直是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怪不得只有自己,能成为最靠近太子爷的男人。保镖相互看看,齐刷刷收回了手里的枪。顾非衣这才缓过神来,几秒后才反应自己是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羞愤的小脸涨红,手忙脚乱地从战九枭怀里退了出去,“对,对不起……”“你是对不起我。”他静静看着她,那目光直勾勾,让顾非衣脸有些烧,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她听到男人如同冰川雪山般冷冽的声音又响起

  • 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4章

    原标题: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4章小说名: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第4章那个画面静躺在床上,看着不熟悉的床顶,闭上眼,脑中浮现出那个画面……公园的一处草地上,几只蝴蝶安静的飞过,这里很少有人来打理,杂草都长的很健壮,草地的石凳上,一个面若冰霜的女孩为一个满脸幸福的男孩包扎着伤口。男孩微笑,静静看着女孩熟练地为他包扎着,感觉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那么的美好,仿佛时间停留在那一刻就好了。女孩感到男孩在看她,冷冷地瞟了他一眼,继续包扎,心里想着:傻子。包扎完,女孩淡淡地说了句:好了。便扭过头不想看到那张

  • 秦少的秘密前妻4章

    原标题:秦少的秘密前妻4章小说名:秦少的秘密前妻第一巻第4章六十万杜逸阳理解舒安。她是个看似柔弱,骨子里却倔强而坚强的女人,“如果需要帮忙,舒安你尽管开口,我们是朋友。”杜逸阳最后那句我们是朋友,让舒安在很长时间里红着眼眶,直到回到那栋即将拆迁的废旧小区里。她看到家里居然亮着灯,唇角带着希望的浮动了下,她低头快步走向那栋房子,无论如何,今天必须和方泽开口了。楼门已经在眼前了,她面前的路却突然被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房东大婶拦住,她用力把她扯到角落里,拍着胸脯说,“舒安啊,你总算回来了!”“怎么了?”

  • 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4章

    原标题: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4章小说: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第4章皇宝宝回归,隐瞒三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好像弹指间就过去了,谁都不会在意小小的三年。可如果一个人,三年的日日夜夜,都在担心、愧疚呢?那日子,必定不好过。“若素,你又在想你儿子了?”王楚刚从衙门回来,看见安清瑶在发呆,于是找她搭讪,但他向来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安清瑶这个名字不能再用,于是安清瑶改名为安若素,她早就想好,万一有一天凌帝追查到她,她就说是安清瑶是她姐姐。反正,凌帝没见过安清瑶的真面目,

  •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4章

    原标题: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4章书名: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第4章以牙还牙果然,云安琪已经恶毒地微笑起来:“七妹,刘叔已经服了春药,你若再不答应,咱们便把你送给刘叔享用!虽然你丑陋不堪,不过服下春药之后刘叔是来不及看你的脸的,哈哈哈!”只是如此而已?这种手段对于雇佣兵界第一人而言,未免太小儿科了!云墨染挑唇冷笑:“白痴。”“你……放开他!”云安琪笑容一僵,恼恨地挥了挥手,“刘叔,这死丫头是你的了!我倒要看看她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是!”侍卫立刻撒手,被春药折磨得几乎失去了理智的刘叔跌跌撞撞

  • 骄妻胜火4章

    原标题:骄妻胜火4章小说:骄妻胜火第4章羞涩型的帅哥军训就这么如火为如荼的进行着,颜晓筠和三位室友也在第一周的水深火热之后,渐渐适应了军训生活,与同班同学打得一片火热,也跟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小教官们混得烂熟,时常会在休息时间缠着他们讲部队的趣事,个个都听得十分入迷。颜晓筠发觉,自己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规律、热情、轻松,这种轻松并非身体的轻松,而是心理层面的轻松,不必把全世界的人都当成竞争对手,她只需要让自己活得精彩,至于别人怎么看她,不必过多理会,那种让人舒畅的自由的感觉,让她的心简直就像漂到了外

  • 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4章

    原标题: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4章小说书名: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第4章撞见看着情绪失控的夏筱筱,孙晓婷的脸瞬间挤成了一团,委屈的大喊:“啊!疼死我了,正飞,快救我……”一听孙晓婷的声音,邵正飞想也不想的上前伸手想把夏筱筱推开,可是失控的夏筱筱力气很大,邵正飞扯了几下见她没松手,猛然用了蛮力把夏筱筱一把推了出去。夏筱筱的力气再大,也敌不住一个男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趔趄了几步,脚下一个没站稳人跟着向后一仰摔了下去!呯!随着一声闷响,夏筱筱感觉后脑勺传来一阵刺骨的痛,原来她倒下去时,正好砸在了茶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