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最爱你的温柔在线阅读

2017/11/23 9:57:25 来源:网络 [ ]

书名:最爱你的温柔

第3章、暗念对象

 苏牧云皱着眉头,指着流到地板上的水:“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倒个水还泼了一地!真是笨死了!”

 “那你自己倒好了!”苏念风小声的咕哝一句,脸上却挂着笑容,“啊呀,刚才不小心,我立刻就收拾干净。说明qi-wen.com

 “我看你是思春了。”苏牧云非常不满的转过身,他这个姐姐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她的心思。

 真是不爽啊,秦尧又没他帅……

 “喂,我可是你姐姐啊,你怎么说话的?”苏念风听到“思春”这两个字,再也忍不住的顶撞了一下,“注意你的用词和态度!”

 苏牧云身形一顿,缓缓转身,紧紧盯着苏念风的眼睛:“你刚才说什么?”

 苏念风的气势顿时去了一大半,哪敢与他对视,急忙低下头:“我只是提醒一下……要文明用语……”

 除了每天早上敢把他踢下床之外,平时苏念风实在不敢招惹他,特别是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候……

 这家伙十年前还没他高,现在却窜的比我高出一个头。

 现在的孩子吃的太好了,他的身材往篮球运动员方向发展,才到青春期就蹭蹭蹭的长个子,如今将近一米八的身体确实很有压迫感。

 尤其那双漆黑的眼睛,带着无言的威胁,很容易就让没骨气的苏念风屈服了。

 “我说你死蠢,难道不对吗?”苏牧云咬着牙问道。

 “呃……啊?”苏念风脑子一时没转过来,被苏牧云身上的低气压压的喘不过气来。版权qi-wen.com

 “……”

 “你刚才说我什么,再说一遍?”苏牧云见不得这个单细胞动物傻呆呆的看着他,那无辜的眼神就像在对他说“快吃我快吃我”……

 “呃……那个……我说……小云要加葡萄糖还是果珍?”识时务者为俊杰,苏念风急忙说道。

 爸爸妈妈不在家,不管什么冲突都要忍!

 等他们回来,看她怎么告状!

 “随便。”他终于收回目光,薄唇蹦出两个字来。

 苏念风长长出了口气,立刻转身去找葡萄糖。

 因为自己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所以一直以来最喜欢研究营养搭配,因此那小子才被她养的那么壮实,他竟然还一丝感谢都没有。

 而且,还总是用一副要把她吃掉的表情恶狠狠的盯着她,让她不由自主的害怕……

 真是男大十八变,和苏牧云小时候可爱懂事的样子相比,现在他真是个混蛋!

 苏念风坐在弟弟的摩托车后面,不到十五分钟就到了体育馆里。

 夏天一到,他们这边的小体育馆里全是年轻活力的少年们,挥洒的汗水和阳光的笑容,让人不由感叹青春真好。小说:最爱你的温柔在线阅读

 远远的看见了秦尧和他的队友们站在门口说着话,苏念风的心脏突然扑通扑通的飞快跳了起来。

 “喂,别一副花痴的样子,给我丢脸!”苏牧云停好车,冷冷的看了脸红心跳花痴模样的姐姐一眼。

 那种蠢萌的样子,真是……每次都不想带她出来见人!

 可是更不想和她分开,让她一个人单独呆着,苏牧云又会胡思乱想。

 苏念风的脸微微一热,瞪了他一眼,继续流着口水看着秦尧。

 真是帅呆了,一米八的身高,温文尔雅的面孔,含着笑的眼睛,绅士的举动……

 苏念风跟在苏牧云的身后,一脸崇拜的走到秦尧身边。

 “呐,都准备差不多了吧?”苏牧云侧过身,故意挡住自家姐姐花痴的视线,用力拍了秦尧的肩膀,问道。

 “就等你了。奇闻网”秦尧微微一笑,眼神扫到从苏牧云身后探出小脑袋的少女身上。“小风也来了啊?”

 “嗯嗯,给你们带水了。”苏念风立刻点头,顺势从苏牧云身后钻出来,脸持续发烧的盯着秦尧眨也不眨。

 “小云,有这么好的姐姐,你真是福气。”

 看到脸蛋红扑扑眼睛亮闪闪表情萌哒哒的苏念风,一个不知死活的队友突然说道。

 苏牧云的脸色刷的寒了下来,他可是最忌讳别人说苏念风是他姐姐的。

 “小云,不如把小风介绍给我吧,这么可爱温柔的女孩子……”偏生还有人不识趣的开玩笑。奇闻网

 嗯,在这群队友眼里,苏念风绝对是居家旅游必备的萌妹子,性格好到爆,也会照顾人,还呆萌呆萌的让人想保护。

 苏念风的脸更红了,而苏牧云的脸冷的快掉冰渣了。

 “不准开玩笑。”秦尧打断另外一个古铜色肤色少年的话,笑着拍拍苏牧云的肩膀,打着圆场,“走啦,进去。”

第4章、男神太帅

 苏牧云狠狠的瞪了苏念风一眼,然后冷声说道:“跟紧了,别又丢了。”

 苏念风撇撇嘴,对着苏牧云的后背扮了个鬼脸,她有那么笨吗?

 只是有点路痴而已,这家伙干嘛总是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她可是他的姐姐哎!

 “还在发什么呆?没听到我的话吗?”苏牧云背后像是长了眼睛,猛然回头,逮住了正在做鬼脸的二货姐姐。

 他皱起眉,凑到苏念风耳边,一字一顿的说道:“再被我看到你露出这么白痴的表情,以后你别想和我出来!”

 啊!不和他出来,就看不到秦尧了!

 苏念风赶紧缩回舌头,把自己皱起一团的五官归位。奇闻网

 苏牧云见她的小脸一板,立刻一副人畜无害的温柔模样,他的牙根又痒了起来。

 这么害怕不能和他出来,就是因为秦尧吧?

 没错……对苏念风来说,只要能远远看自己男神一眼,弟弟提出的任何条件,她都能答应。

 篮球场上人不多,苏念风被自己弟弟安排在最前面,无聊的看着一群人抢着篮球。

 苏念风的眼神只跟着秦尧转啊转。

 而球场看台上的其他女生,都捂着嘴盯着苏牧云目不转睛,窃窃私语的讨论着这是哪家的帅哥。

 好吧,苏念风承认论颜的话,苏牧云的五官是俊秀的令人嫉妒。

 但是从性格上来说,绝对没人会受得了她的魔鬼弟弟。

 还是秦尧好……

 如果一切顺利,她要在秦尧的毕业晚会上……表白……

 “砰”!突然一道疾风迎面扑来,还没等苏念风回过神,一个人影闪了过来,猛然截住离她面门还有一米距离的篮球。

 “苏念风,你在想什么东西?有没有好好看我比赛?给我认真点,不然砸死你!”站在对面篮球架下的苏牧云冲着坐在看台上发呆的女生大声喊着。

 而苏念风一身冷汗的看着截住篮球的秦尧,自动忽略苏牧云的话,只觉得心跳的更加快了。

 秦尧以为苏念风被吓傻了,对她温柔的笑了笑:“吓着了吗,可以去后排坐着看,对方太野蛮了,前排有些危险呢。”

 话还没说话,他轻巧的闪过防卫他的对方队友,将手中的篮球传给已经跑过来的苏牧云。

 啊啊啊,救命恩人!

 苏念风眼睛闪着红心,赶紧听话的往后排走去。

 她真想告诉秦尧小女子无以为报,愿以身相许……

 嗯,她决定了!一定要在秦尧的毕业晚会上表白!

 苏念风拿出手机,开始拍摄着激烈的比赛,这样晚上可以多看看男神英勇的雄姿……

 可惜……苏牧云那家伙时不时的闪进画面,把镜头全抢光了。

 上半场刚一结束,苏牧云就大步走了过来,伸手给苏念风一个爆栗:“谁让你到后排的!你刚才干嘛了?要是被砸到了,你本来就缺根筋的脑袋肯定更加白痴了!”

 喂!只是后移了一排而已,干嘛众目睽睽之下这么不给面子。

 苏念风委委屈屈的看着他,想用可怜的目光让他感到愧疚,可是这家伙非但没有一丝怜惜,更加用力的敲了敲她的头:“还瞪着我干嘛?给我水!”

 可恶,这女人竟然无视他的命令,那么听从秦尧的话,让她去后排,她就去后排!

 还有这样可怜兮兮的软不隆冬的眼神看着他,看的他心里酥酥麻麻的,恨不得在她那白白嫩嫩的小脸上咬上几口。

 苏念风哪里知道弟弟在想什么,她使劲咬着牙,正要发作,突然看见秦尧走了过来,立刻脸上挂上甜甜的笑容:“这就给你倒。”

 苏牧云更加不爽,但碍于队友们都过来了,没有再发作。

 终于把活火山给安置好了,苏念风立刻移到秦尧的身边,压着心跳,递去一杯水:“呐,渴了吧,这是我调的运动饮料,能快速补充体力,你喝吧。”

 秦尧微微一笑,接过水杯:“小风还是那么温柔细心,谢谢了。”

 苏念风脸红心跳的看着他,正要说话,周围的队友一拥而上,搭着她的肩膀,七嘴八舌的说道:“小风,我的呢?怎么这么偏心,不给我倒水?”

 “还有我,还有我,渴死了……”

 “喂,你们都给我适可而止,这边每人都有份,给我自己倒!”

 苏牧云见苏念风被一群臭男人为主,虽然她和自己相比,相貌太平常,可在一堆男人里面,立刻仿佛是一堆发臭的树叶里,盛开的娇艳花朵。

 苏牧云将她从汗臭味中解救出来,只用一只手就把她提到前排,一脸的不爽:“你白痴啊,每次都被他们占便宜!”

第5章、恶劣行径

 “啊?”苏念风很不解的看着他。

 这群人比较豪爽,拍拍肩搭搭背很正常的嘛,相比苏牧云每天晚上溜到她的床上,这才是真正的恶劣吧?

 “‘啊’你个头,给我坐着不准动!”苏牧云真想把她关在家里,免得出来引狼。

 “喂……”苏念风郁闷的看着说完话便转身到队友身边研究战术去的苏牧云,撇了撇嘴。

 要说这家伙在家里颐指气使就算了,可一到外面,他更加霸道无理,可怜的她被欺压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虽然苏念风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乖乖的坐在前排,盯着对面的篮球架发呆。

 是家教问题吗?

 不对呀,如果是家教问题,为什么她从小就被人夸赞乖巧懂事呢?

 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改掉这坏脾气,做听话又可爱的弟弟。

 苏念风觉得凭自己的智商,对付他是困难了点,但……总会想到对策的吧?

 下半场比赛又开始了,苏念风又掏出手机,开始兴奋的追随着秦尧的身影,丝毫也没注意到远处一个观察着她的少年。

 少年十六七岁,有一张娃娃脸,却有着和年龄不相符合的眼神。

 这眼神有些荒凉……似乎里面是空的,没有悲伤,也没有快乐,没有青春,也没有活力。

 他早就发现,前排那个软萌可爱的女生,在不停的被……呃,可能是弟弟的少年欺负。

 而那个女生始终忍着怒气,任他呼来唤去——这么容忍的性格,实在少见了。

 毕竟是叛逆的青春期,而且看那女生的举止和打扮,也应该是富家子女,却没有一丝骄躁之气,软糯的像块棉花糖,和弟弟之间的互动,真是……有趣。

 而且每次来这里,都像个小女仆,对弟弟的指使毫不反抗。

 “哇,好可爱的女孩,呐,你叫什么名字?”

 苏念风正拍的起劲,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她扭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出现一个长着娃娃脸,满脸笑容的男生。

 “呃?你在和我说话?”左右看了下,确定身边没其他人,苏念风指着自己问道。

 “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娃娃脸的清秀少年笑了起来,坐到她身边,指了指手机,“你在拍比赛吗?”

 “啊,没有!”苏念风立刻收起手机,生怕被这个陌生的男生看到自己在拍秦尧。

 “真可爱呢,这样也会脸红。”娃娃脸少年笑着说道,“我叫乐堤胤,你呢?”

 “苏念风。”苏念风有些不自在的回答。

 被陌生的同龄人夸了两次可爱,她有种眼前的男生是自己长辈的错觉。

 因为只有长辈,才会这样夸奖她。

 平时在苏牧云的耀眼光环下,她就像个灰头土脸的丑小鸭,站在骄傲的白天鹅身边,没人会注意到她的好。

 “你是那个前锋什么人?每次红缨队比赛,你都在场,好像你们关系很好的样子?”乐堤胤笑眯眯指了指苏牧云,问道。

 “他啊?”苏念风看到抢篮板的苏牧云,“我是他姐姐。”

 “嗳?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姐弟嘛。”乐堤胤好像很惊奇。

 其实已经知道他们的关系了,只是来印证一下。

 果然是姐弟。

 “大家都说不像。”苏念风笑了笑,心里却很沮丧。

 都是因为那家伙长的太帅了,和她根本不是一个基因模子出来的。

 和苏牧云站在一起,如同太阳的光芒,即使她是珍珠,也根本没人看她一眼……

 “是吧?我还以为你是他女朋友呢。”乐堤胤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嗄?”愣了半秒,苏念风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怎么可能……哈哈……”

 女朋友……呃,这种说法第一次听到,倒是常有人以为她是妹妹。

 因为苏牧云长的太好,又是校队的前锋,平时和高中队的学生在一起打篮球,大家都以为他也是高中校队的队员。

 而苏念风,虽然发育指标很正常,可是和人高马大的弟弟站在一起,难免会被误认为是妹妹。

 “你是清久初中的学生?”乐堤胤见她很尴尬的模样,清亮的眼睛眨了眨,立刻体贴的转移话题。

 看来萌妹子很害羞,他不该开玩笑的。

 “嗯,下学期开学就是高中生了。”苏念风看了眼自己的校服,回答。

 在暑假期间,出门一定要穿校服……是苏牧云变态的命令。

 他说不穿校服的话,就不会带她出门……

 清久初中的校服又老土又保守,苏念风虽然想穿花花绿绿的漂亮裙子,可迫于淫威,只好套着这样的衣服出门。

 “哈哈,原来如此啊,我也是开学就成高中生了。”乐堤胤托着腮,看着篮球场,“只能过一个轻松的暑假了。”

第6章、霸道

 “是啊……”苏念风想到以后再也不能轻松玩耍了,忍不住也托着腮微微叹了口气。

 汇明高中是这里最好的高中,虽然尽力考上了,但真担心以后的成绩能不能跟上。

 用苏牧云的话来说,她这种笨蛋,只会拖别人的后腿……

 每次都这样被他打击,加上苏牧云六项全能,成绩优异,让苏念风更是自惭。

 而且,考上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秦尧也是汇明高中的学生。万一到时候她遏制不住自己的少女之心,每天的心思都在秦尧身上……那就更惨了。

 “啊,你怎么不和同学一起玩?”苏念风转头看到乐堤胤正在看她,不由觉得奇怪,来这里的人都是成群结队,还有的带着女朋友,只有他好像是一个人。

 “因为我不能剧烈运动……但是特别喜欢看球赛,所以几乎每天都来这里。红缨队很厉害的。”乐堤胤笑道。

 “啊?”苏念风忍不住多打量了他几眼。

 这个少年身形和篮球队龙精虎猛的少年们相比,是瘦弱不少,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身形瘦削,有种病态的清秀。

 “红缨队,就是你弟弟所在的队啊,是附近几个高中校队联合起来的优秀队员,很厉害的。队长秦尧,大前锋苏牧云,后卫张毅,个个都是精英。尤其是你弟弟,是唯一初中队破格进入的。”乐堤胤转头看到苏念风一脸的茫然,忍不住又笑道,“你不会对篮球一无所知吧?”

 “呃……那个……每次都是被弟弟死拽过来的,其实我比较喜欢在家里看书。”苏念风没有否认,无奈的说道。

 如果没有秦尧在场,她的确是被死拽过来的……

 “真是可怜啊。”乐堤胤一脸同情的看着她,接着安慰道,“其实有兄弟姐妹很好的,即使那个人脾气坏了点,但是不会孤单,我就想要个温柔的姐姐呢。”

 “是吗?”苏念风听到这种安慰太多了。

 现在独生子女很多,大家都会YY有个哥哥姐姐可以依赖,但其实……哪有他们想的那么美好。

 “当然啦,别一脸无聊的表情,我给你介绍下篮球一些规则吧。”不等苏念风答应,乐堤胤就兴致勃勃的说了起来,“喏,快看你弟弟,正在三步上篮……”

 苏念风虽然听了也不是很明白,而且也没太大的兴趣,但是身边这个少年似乎知识很渊博,从篮球延伸出许多历史,到是很吸引人。

 等乐堤胤说完的时候,比赛也结束了。

 苏牧云冰着一张脸往这边走来。

 苏念风看到自家弟弟的脸色,立刻小声的问身边的乐堤胤:“刚才是红缨队赢了吧?”

 “当然了,超出二十多分呢!”乐堤胤笑眯眯的说道。

 “哦。”苏念风放心的点点头,接着又不解了,苏牧云这样的脸色只有在他比赛输了的时候才有,今天明明是赢了,干嘛还那么臭脸。

 “这次打的真棒!”乐堤胤认识秦尧,不过两人并不熟,“下次你们参加明星队,我一定支持!”

 秦尧微微一笑,和乐堤胤一击掌:“谢谢。”

 秦尧也认识这个清瘦的少年,虽然他偶尔会和他们说话,但看上去,这个少年身上带着一股冷淡的气息,和同龄人相差很大的冷淡。

 即使是打招呼,也只是礼貌性的。

 就在乐堤胤和秦尧说话的空当,苏念风被高大的弟弟一把攥住手腕,毫不理会她的挣扎,将她扯出了人群,往门口走去。

 “小云,你干嘛?”手腕被苏牧云攥住的好疼,苏念风忍不住叫道。

 呜呜呜,她还没来得及祝贺秦尧呢,这性格古怪的家伙,又发什么神经!

 “小云,不一起去喝一杯庆祝吗?”秦尧充满着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苏念风好想回头答应,可惜被弟弟索性推到了胸前。

 “改天吧。”苏牧云头也不回的说道。

 “苏念风,今天和你聊得真开心,有机会再见。”乐堤胤含笑看着这对奇怪的姐弟,扬声说道。

 “哦……”苏念风费劲的从苏牧云的身前转头,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容,“好……”

 “好什么好?”还没来得及多说第三个字,苏牧云恶狠狠的说道,“中午我要吃金钩豆瓣酱猪心,薏仁莲藕煲猪脚,陈皮蜜汁鸡翅,四喜鸭子,糖醋鱼条,芸豆干烧兔肉……”

 这个死女人,带她出来一次,居然就给他招蜂引蝶,还敢和别人约会!活得不耐烦了!

 唔……在苏牧云眼中,刚才苏念风答应乐堤胤“有机会再见”就是约会!

 那可是个陌生人呀,他们认识的有他俩时间长吗?

第7章、折磨她

 “你是猪啊,这么多菜想折腾死我吗?我可是你姐姐啊!”苏念风哪里知道弟弟在想什么,她一边抗议一边被他拖出体育馆,欲哭无泪的指责,“而且一个素菜都没有,营养一点都不均衡!我就是被你虐的这么瘦!”

 “闭嘴,给我去超市买菜,不准多说一句话!”苏牧云骑上摩托车,把头盔按到她的头上,语气十分的不善。

 这种笨蛋,要是一个人在外面走,一定会被人拐走的!

 “我一定会告诉爸爸妈妈,你这样对待姐姐……啊……”苏念风的话还没说话,摩托车就一阵风似的往前驰去。

 吓得她紧紧攥住苏牧云的衣角,大叫道:“慢一点慢一点,你想让我英年早逝吗?”

 这该死的家伙,急着去投胎一样,摩托车闪电般往前冲去。

 “听到我说话了吗?”苏念风觉得车速非但没慢下来,还更快了,她好像随时会被甩下来。

 苏牧云感觉到苏念风害怕的搂住了自己的腰,柔软的身体紧紧贴在他的后背上,心中的火气不觉消逝了大半,车速也渐渐慢了下来。

 尽管如此,从车上下来时,苏念风还是晕头转向的。

 “小云,你应该遵守交通规则,对自己负责也尊重别人的生命……否则我就告诉爸爸你偷偷骑车出门……”苏念风扶着脑袋,开始碎碎念,觉得刚才自己的心脏快要崩溃了。

 “闭嘴。”苏牧云真受不了开启妈妈桑模式的苏念风。

 明明是年轻的能掐出水的少女,为什么比他妈还爱教育人?

 “可是……”苏念风当然要管教他。

 长女为母,爸妈不在家,她这个做姐姐的应该尽到义务。

 “给你五分钟,进去买菜。”在超市门口前,苏牧云冷冷的吩咐着,丝毫也不理会她的啰嗦。

 苏念风哀怨的看了他一眼,只得认命的走进去——这么多年来,她很不争气,已经打压成习惯性听他命令。

 但是到底为什么呢,她才是姐姐啊!发号施令的人,难到不是她吗?

 看看别人家的姐姐,都会有可爱弟弟主动来讨好,为什么她就无法驯服苏牧云?

 超市里,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女,突然愤愤的扔掉手中的土豆。

 她决定了,要反抗!

 面对残酷的压迫和剥削,要是不会反抗,一定会被奴役的更久。

 想到这里,苏念风立刻随便挑了几样菜,就往收银台走去。

 “喂,怎么就这点菜,我不要吃土豆和花椰菜。”苏牧云看了一眼食品袋子,脸色一沉,原本很臭的脸更难看了,“给我重新去买!”

 “不行,我今天不想做那些菜!要是你想吃,就自己去做!”苏念风骄傲的昂着头,说道。

 “苏念风!给你三秒钟,赶快去给我换了!”苏牧云的表情越来越冷。

 “小云,土豆沙拉很有营养的,每日坚持一餐吃土豆,对预防营养过剩减去多余的脂肪很有效果哦;花椰菜更是不得了,它能……”苏念风见他怒气值蹭蹭蹭的上升,心里不觉有点怕怕,立刻转换态度,哄着。

 “我说不要吃!”苏牧云打断姐姐的话,冷冷的说道。

 这家伙软硬不吃……

 苏念风流着泪回到超市,就知道是这个下场,哪一次她革命成功了?

 可是真不甘心!

 狠狠的把鸡翅扔进购物篮,自我安慰着——苏念风是世界上最伟大最善良最有爱心的姐姐,所以,苏念风那么听弟弟的话,那么疼爱他……

 苏念风的暑假一点也不美好,在每天早上的尖叫中醒来,却没有弟弟无休止的欺负下结束。

 她甚至盼着早点开学,这样可以逃离弟弟的魔掌……

 终于,暑假的最后一天,爸爸妈妈回来了。

 在听完苏念风长达三天的血泪史倾诉后,爸爸站了起来,严肃的说道:“一定要惩罚小云,怎么能这样欺负姐姐。”

 苏念风含着泪,不住的用力点头。

 对,怎么能这样欺负她,她是姐姐,又不是仆人!这个没姐弟爱的家伙。

 妈妈也义愤填膺:“罚他三天不准吃早饭!”

 “不行,太轻了,另外加上打扫卫生一周。”爸爸补充道。

 “还要向小风郑重道歉!”妈妈也补充。

 苏念风不能再赞同的用力点头,随即小声问道:“那……能不能给我换个房间,你看我都长这么大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一点都没长大嘛?”妈妈听到这句话,立刻将视线移到女儿发育的胸前,研究着说道。

 “不是这里!”苏念风捂住胸,挫败的垂下头,他们还是对这件事不理不问啊,真是过分。

最爱你的温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最爱你的温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