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破碎的记忆5章(第五章我嫌丢人,霸道留下)

2017/11/23 1:05:13 来源:网络 [ ]

小说:破碎的记忆

第五章我嫌丢人,霸道留下

 冷天泽被她挣扎和哭吼得没了耐心,松开她的嘴巴,一只手就把她两只纤细的手臂按在了头顶,冷声喝道:“你有完没完?你到底要干嘛?既然来了就别跟我玩这一套,我的耐心很有限,要是不愿意就别出来做。奇闻网

 柔儿眼泪滑落在自己的耳朵里,得到说话的机会,忙大叫着解释:“救命,别,冷总,您误会了,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不该说你坏话,不该说庞雨度坏话,可是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请你放了我,求你了。”

 听到这话,冷天泽反而不急了,掀开浴巾看着她,,皱眉说道:“庞雨度?这跟庞雨度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是他要你来的?他要你找子谦的?”

 “是,不,不是……”柔儿哭着摇头,怎么都说不清楚。

 这时传来了汽车鸣叫声。

 他知道子谦回来了,便不悦的说:“真扫兴,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等一下饶不了你。”

 柔儿看他起身,又尖叫了一声,捂住自己的脸,“冷总,我求求你,我不是故意的……”

 天泽看着自己伟岸雄壮的身体,抓起浴巾裹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柔儿也忙整理好自己,想要马上立刻这里,一刻钟也不想呆下去,一刻钟,一秒钟也不想,可是拉门,怎么都打不开,难道他把自己锁起来了吗?这个混蛋王八蛋!

 柔儿拍叫了一会门,没人回应,便哭着走到窗前,想要跳出去。可探头一看,虽然这个卧室是在二楼,但是这里的高度确实普通楼房高度的1.5倍,那么自己也相当于站在普通楼房的三层,跳下去肯定要死翘翘了。奇闻网

 这个混蛋,到底要怎么样吗?柔儿吓坏了,难道是穆子谦告诉了他自己说过的话,他们合伙来报复自己吗?

 穆子谦在客厅看到天泽,便相互碰了碰怀,四周看了一眼:“美妞呢?”

 冷天泽冷哼一声:“你送我的见面礼?谢了啊。”

 穆子谦大惊失色:“你,你不会是把她,把她?哎呦,天泽,你,你也太急性子了,她是公司里上官怀亭的妹妹!”

 然后他把公司的一切情况简单的跟冷天泽说了一番,并把柔儿的任务清单递给了天泽,看着他脸色一点点变坏,忙说:“你也别生气了,以我看呀,那些人是你的人招来的,庞雨度是在帮别人清理门户,按照你的性格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负责此事的人开掉的,幸亏遇到了我,不然柔儿和怀亭就惨了。”

 冷天泽重重的拍了一掌桌子:“哼,一个个都想自立为王,难过三年前我交出去的是一片大好河山,今天居然给了我这样一个烂摊子,财务亏损,人员不足,客户没利润,哼,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两人已经从一楼客厅转到了二楼的书房,冷天泽看着书房被整理的一尘不染,连泛黄掉页的几本书也被重修过,才舒了口气,“这是今天我看到的还勉强过的去的地方,我们这几天先住酒店吧,这里是没法住人的。”

 穆子谦撇撇嘴,摆弄着书桌上的白掌,“哎呀,人家小姑娘可不容易啊,庞雨度给的钱连基本的家居装饰都不够,这些盆栽啊什么的都是她弄来的。瞧这白掌多漂亮,香味不浓不淡,叶子翠绿肥厚,工作之余欣赏别有一番风味。”

 冷天泽忽然笑了:“怎么,肉吃多了,改吃素了,面无四两肉,身无长物,你不会为了泡妞特地来跟我求情吧。推荐qi-wen.com

 穆子谦啧啧舌,“你别说,我来的第一天就在她家过的,那叫舒服。”

 “你?你怎么也变得这么浑?”冷天泽推开他,把白掌挪到桌角,看了看角度,很合适,淡淡的说:“不是我要为难她,你也知道我的喜好,这样的女子闺阁,是你我能住的吗?”

 穆子谦提议说:“天泽,你的性格之所以这么暴躁就是从小看深色太多,不如换换环境,也是极好的!而且你若这事按下不发,不知道那庞雨度还会有什么主意,到时候肯定好戏不断。”

 冷天泽坐下说:“这么说,我倒是委屈她了?”

 他想着刚才她的样子,又觉得好笑,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好,万一自己没有去洗个澡,子谦没有回来,那她现在恐怕已经失身于自己了!只是她好打发,可要是怀亭闹起来,恐怕就不太好了。

 穆子谦见他不说话,便问他到底在想什么?他看了子谦一眼,淡淡的说:“既然这样,我给他们一笔钱就是。你赶紧把她弄走,还有以后不要和自己公司的人乱搞,万一捅出篓子大家还怎么见面。”

 穆子谦坐在桌子上看着他,“赶不得,上官怀柔是广告专业,没准用得着,你若准备釜底抽薪,不得不做几手准备,不如把她留下,留下她,就留下了上官怀亭,这几天我和他们聊了许多,上官还是有很大的潜力的。”

 冷天泽点头:“上官怀亭业务能力强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这个女孩还没有毕业,什么都不懂。说明http://www.qi-wen.com/

 穆子谦摇头说:“就是因为什么都不懂,才可以训练和掌控,才更不会坏事,而且我们需要保密。”

 冷天泽从口袋拿出笔和支票,刷刷写上几个字,“你去给她,还有你让她把几个主要的东西换掉就行了,其他的暂时先这样吧,以后等找了工人再说。”

 穆子谦接过支票,笑着说:“十万?”

 “少吗?”

 “冷少出手很阔绰,那我想留她下来做助理,你意下如何?”

 冷天泽冷笑道,“随你。不过不要假公济私想泡妞,可不要忘了你的正事,美国还有你的正宫。”

 穆子谦脸色一沉,淡淡的说,“算了,我去问问她的意思。”

 两人脚还没出门,就听到窗外有人哭喊救命。

 穆子谦便走到窗前,探头望去,柔儿正两只手扒着窗户,悬在空中,脸上全是泪水。破碎的记忆5章(第五章我嫌丢人,霸道留下)

 冷天泽也顺眼看去,皱眉冷喝道:“你疯了?”

 柔儿不敢乱动,只扭头看着他们:“穆总,救救我,我快撑不住了!我知道我错了,不该那样说的,对不起了,穆总,你们放过我吧,我只是一个学生。”

 “到底怎么回事?”穆子谦看着一脸冰霜的天泽,“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我只是吓唬吓唬她而已,谁知道她这么不经吓!”冷天泽说完就大步走了出去,打开房间门,走到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跳啊,玩贞洁烈女的游戏是吗?这里不够高……”

 穆子谦推开他,伸手拉住柔儿的手,慢慢的把她拽了上来,柔儿瘫坐在地上大哭不已,他又好说歹说的哄了许久才让她止住眼泪。

 把支票递给她的时候,柔儿没接,只是看着冷天泽,低声说道:“您不要怪怀亭,好吗?”

 冷天泽大步走了出去,穆子谦拉起她,又把钱塞进她的手里,替冷天泽道了很久的歉,声称他只是爱玩而已,并不是存心要欺负她的。

 柔儿还是默默的把支票放在了他的床上,走下楼去,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想要逃离。

 穆子谦追了上来,说了冷天泽希望她能留下帮忙的事情,柔儿想都没想便拒绝了,看着自己的那些花花草草,不忍心的捧起两盆就要出去。

 “柔儿,天泽的助理出国了,保姆和工人都还没有到,所以我们请你过来帮忙,就是工作上的一些简单事情,和家里的一些事务。”穆子谦柔和的说道,冷天泽已经从厨房拿出了一瓶红酒坐在沙发上喝着。阅读http://www.qi-wen.com/

 冷天泽扭头看她的时候,正看到她的两颗泪珠正落在花盆里,冷声说:“子谦要你留下,你没听到吗?”

 柔儿撇撇嘴,心里很是不满,自己为什么要留下?刚才居然把我当成出来卖身的女人?现在又这样趾高气扬的要我留下?当我是什么?花盆吗?想搬到哪里搬到哪里吗?可花盆也是有喜阳喜阴的呢?我不想留下。

 可她不敢大声怨责,得罪不起他们,只好低声说:“对不起,我没有工作经验,恐怕做不好,就不给你们添乱了。”

 她拒绝的倒干脆,冷天泽剑眉抖动一下,多少女人巴着到自己身边来工作,她却眼皮都不抬的给拒绝了,冷笑一声说:“怎么?我还请不起你了?刚才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如果你觉得我需要补偿你,你开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只是别到处乱嚷嚷就行了。”

 神经病,柔儿心里怨怼道,到处嚷嚷,我还嫌丢人那。

 但是她还是强忍着眼泪说:“冷总,听哥哥说您工作严谨,做事雷厉风行,是他最敬佩的人,可是我还没有毕业,什么都不懂,实在害怕给您带来麻烦。”

 她的话让穆子谦笑了起来,心想,这张小嘴还挺会说话,被人这么不漏痕迹的夸张冷天泽应该很受用吧。

 果然冷天泽嘴角动了一下,说:“以前我不负责这边的工作,上官怀亭被调到行政部的事情我也不了解,但是你放心,我是一个任人唯用的人,所以以后只要他工作勤勉,还是会调到合适的岗位上去的。至于你,暂时留在这里打理我和子谦的衣食住行。你毕业后我会给你写一封推荐信,让你到你喜欢的单位去工作。”

 难道非要用命令的口气吗?可是我不想留下,就是不想,看穆子谦对自己的眼神,还有刚才他那样做,自己的心都快碎掉了,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何况他的脾气这么火爆,自己要是一不小心说错话,做错事,岂不是连累了怀亭?

破碎的记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破碎的记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