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妾妾私欲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22 23:29:4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妾妾私欲

第一章:新婚

红色的灯笼高挂在上,大门上贴了两张红红的喜字贴,看起来格外的喜庆。推荐http://www.qi-wen.com/

今天是2016年6月16,吉祥无比的日子,也是安然结婚的大喜之日。

大红色的喜服上绣着凤凰于飞,百年好合的图案,安然的手在上面一遍遍的抚过,嘴角挂着甜蜜的笑容,期待着,等待着那个已经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她从小爱到大的男人,终于成为了她的丈夫,这让她总有一种身处梦境中的不真实感。

“咔嚓。”

冷风灌了进来,冻得安然不禁捏紧了袖口。

“叶凡,你回来了。”

高大的身影挡在安然面前,让她心中一紧,甚至有些不敢抬头看。《妾妾私欲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怎么,没脸见我了?”

冷漠中透着一丝愠怒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安然顿时一愣,接着被男人禁锢着下巴,强迫的抬起头来。

“安然,你知道吗,现在的你,让我恨不得直接掐死!”

叶凡看着安然熟悉的脸庞,还是那么清纯无比,安静淡然,可谁能想到,这样的外表下是一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心!

安然抬眸,看着叶凡毫不掩饰的厌恶,眼底闪过一丝心伤,却还是倔强的梗着脖子,

“那你就掐死我吧。”

“安!然!”

叶凡怒极,修长的双手狠狠的掐在了安然的脖颈上,像是一只控制不住暴怒的野兽,狠狠的瞪着安然。

“你知道这样暖暖会有多伤心吗!你在逼我!”

“那你又知道我看着你们在一起有多伤心吗!!”

安然突然爆发了,积压在心中的所有事情在这一瞬间都爆发了出来,竟然将叶凡推了一个踉跄。

“暖暖暖暖,你的眼中只有暖暖,那我算什么!我安然算什么!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你难道让我一直看着你跟苏暖情投意合卿卿我我吗!那我呢?我算什么!!!你又把我放在哪里?!”

“叶凡,我爱了你十年,你回馈我的是什么?一个口口声声只有苏暖的你,一个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的你!你觉得你对得起我吗?”

泪水不断滑落,安然心中的委屈全都爆发了出来,多年的爱恋却换来心上人的移情别恋,她心中的委屈又有谁知道?

……

叶凡看着安然无声落泪,心中抽疼了一下,脚步迈出,却又缩了回去,

“安然,我一直当你是妹妹……”叶凡顿了一下,“我爱苏暖。”

“妹妹?”

安然笑了,泪水从笑开的嘴角旁滑落,“从我懂事时,我就知道我以后会嫁给你,我努力的追着你的脚步,努力的了解你的喜好,努力的想成为你喜欢的样子,你现在却告诉我,你只当我是你妹妹......我知道,你爱的是苏暖,可是我爱的是你啊。”

“我只知道,我现在是你的妻子,我只是完成了我从小到大的愿望而已,你可以说我自私,但是我这辈子,到死,我也要挂着你叶凡妻子的名义下葬!”

叶凡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安然,他从来没有想过安然会这么倔强固执,甚至有些自私的爱着自己。奇闻网

心脏猛地跳了一下,忽然想起那个一直印刻在心里的脸庞,笑容一闪而过,抿嘴转身,冷酷的近乎残忍,“安然,我不爱你,一点也不。我会和你离婚的。”

房门咣当一声,被叶凡狠狠的关上。

安然犹如脱力一般,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望着身上绣着凤凰于飞百年好合的图案,心痛的哭不出声。

夜,还很漫长。

书房内,叶凡站在叶老爷子面前,温文尔雅的脸上尽是坚定。

“爷爷,我要和安然离婚。推荐http://www.qi-wen.com/

“放肆!”

叶老爷子大怒,将手边的砚台狠狠的砸在了叶凡的身上,点点墨渍渲染成一片黑色。

“安然是你父母从小给你定下的媳妇,你们必须结婚!”

“我们已经结了,我要离婚。”

“你是想气死我吗!”叶老爷子被叶凡气的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旁的老管家连忙走上前给叶老爷子顺气。

“安然这丫头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家世好,脾气好,相貌也好,对你更是痴心一片,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叶老爷子板着脸,不容置疑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要是执意离婚娶苏暖那丫头的话,就不要怪爷爷了!”

“爷爷,你威胁我!”

叶凡抬眸,眼神深邃的盯着叶老爷子,拳头握紧后松开,反复几次。

“是!”叶老爷子点头确认,“除非安然心甘情愿的和你离婚,不然,叶家的女主人只能是安然!”

“心甘情愿吗?”

叶凡心中烦躁无比,脑海中还回荡着安然的那句“到死,也要挂着自己妻子的名义下葬”,想要安然心甘情愿的和自己离婚,怎么可能?!

那声声控诉还回荡在耳边,泪流满面的样子更是不断的出现在脑海中,叶凡越想越是烦躁,恼怒无比的甩门而去。

“老爷,你这样说,不会让少爷更加厌恶安然小姐吗?”

“这样,他才会对安然动心思。”

叶老爷子叹了口气,安然才是最爱叶凡的人,可惜这个傻小子,一心只想着那个苏暖。推荐qi-wen.com

第二章:绑架

“姐,昨晚过的怎么样呀?”

电话内,传来安琪俏皮的声音,颇有些不怀好意,“姐夫对你温柔吗?”

“......嗯,他对我很好。”

镜子里的人愣了一下,扯着一抹苦涩难看的笑容,干巴巴的回应。

温柔吗?

那对她来说简直是奢望。

三天了,结婚三天叶凡从来没有回来过,脖子上的红痕还清楚的昭示着几天前两人的对持,明明是一对夫妻,却像一对仇人一样,怨他吗?不怨,当自己答应叶老爷子的请求时,就已经明白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还是一头扎了进来,她爱他啊,甚至爱的有些卑微。

“好吗?姐,是不是他又欺负你了!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说谎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停顿,语气干巴巴的像个怨妇一样吗!我要去找他算账!明明都和你结婚了,却心里还放不下那个苏暖,要是他真的爱她的话就娶她好了,干嘛娶了你却不肯珍惜,难道你的感情在他眼里就一文不值吗!!!”

电话里传来安琪怒其不争的愤怒声。

爸妈去世后,只有安然和安琪姐妹相依为命,安然虽然是姐姐,但是在感情方面,她却怯懦无比,结婚前夕,安琪还一次又一次的警告她让她想清楚,不要被感情冲昏头脑,她苦笑着摇头,她已经无药可救了。

“安琪,我自己的选择,结果无论好坏,我都自己承担,毕竟,我现在已经实现自己的愿望,成为了他的妻子不是吗,也许他会慢慢开始注意我……”

“安然,你真是无药可救了!没有他你会死吗,你能不能活的有尊严些!以前骄傲淡然的你去哪里了?现在的你简直跟个冷宫里的女人一样,满脑子都是情情爱爱的,你的事业呢!你的骄傲呢!”

“你知道叶凡为什么喜欢苏暖吗?那是因为她不会为任何人改变自己,她有着最鲜明的性格,最明媚的笑脸,可你呢!你觉得现在的你还是你吗?你还找得到以前的自己吗!”

安琪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掉了,徒留满脸泪痕的安然呆呆的站在原地。推荐http://www.qi-wen.com/

以前的她是什么样的?骄傲,淡然,如名字一般的安然,但是所有的一切,在对上叶凡的时候,都荡然无存了,她没有骄傲,也做不到淡然。

抬头看着房顶的水晶灯,安然突然觉得有些刺眼。

夜色悄悄袭来,打开窗户,看着不远处城市繁华,安然忽然发现自己那么孤单,茫然。

泪水无声的落下,一阵清香从窗边袭来,安然泪眼朦胧的笑了笑,跌落在窗边。

……..

“小心点,别把她弄醒了!”

“放心吧,我做事你放心,这么大一票单子,我还想拿到钱好好潇洒潇洒呢!”

“你小子,看好了她,少不了你的好处!”

朦胧中,安然似乎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接着整个人被扛了起来,想要挣扎,却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到安然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被关在一片破旧的工厂的样子,手脚被绑的严严实实的,周围散落着几个酒瓶子,门窗都被封的严严实实,只有撒落下的几缕阳光,昭示已经第二天了。

她被绑架了,而且是有预谋的绑架!

安然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脚上被被麻绳捆的紧紧地,想要凭自己的力量挣脱开简直难如登天,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确定没有一人后,她匍匐着向那几个酒瓶子挪了过去。

刚捡起一个酒瓶子,就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安然一惊,抓着一个酒瓶子连忙缩了回去,将酒瓶放在身后的木堆中,装作还没醒的样子。

“大哥,那……那这女的就这么放在这?不用管?不需要对她采取点……”

“暂时先管好你的手脚,等把叶凡弄出来,这女人就随便你处置!”

“谢谢大哥。”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阳光直直的照在安然的脸上,有些刺眼,安然眉头不自觉一皱。

“醒了?”男人低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安然女士,恭喜你,你被绑架了。”

安然抬眸,眼前的男人一身纯黑色,宽大的连帽衫将他整个人都罩在里面,背着阳光,安然只觉得面前的人似乎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安然,像是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我们有过节吗?”安然睁着一双如水的眸子,淡淡的问道。

“没有。”那人一愣,似乎没想到安然会问这么一句话,还以为她会问他是谁,为什么把她绑到这里来的,结果她只是很平静的问了一句,有过节吗?

“我只是叶凡名义上的妻子,你不需要太高估我。”

安然面色淡淡的,很平静的样子。

“……”那人笑了笑,似乎没想到安然反应这么快,挥了挥手中嗡嗡作响的手机,“安然女士,你太低估自己了。”

安然猛地抬头,看着手机上熟悉的电话,心中一震,泪水差点夺眶而出。

“叶凡,我不需要你救我,也不需要你怜悯我!你……唔……唔……”

那人似乎没想到安然会突然失控,手一挥,一旁跟着的男人连忙将安然的嘴堵住了,转身走到门前,倚在门框上,玩味的看着安然,

“叶先生,你的妻子还真是爱你呢。”

第三章:野兽一般的男人

“……你想怎么样?”

电话中,叶凡的语气似乎很平静。

“你的妻子这么爱你,难道你忍心让她落入“歹徒”之手吗?”

“在哪?”

“唔……唔......滚,我不需要你救!”

“啪!”

酒瓶摔碎的声音清脆无比,安然狠狠的将抓着她的人咬了一口,接着匍匐着爬到了酒瓶,将碎片抓在手中,瞪着眼睛,一边防备的盯着那人,一边利落的将自己手脚上的麻绳划开。

“叶凡,你的妻子还真是……勇敢呢,十分钟,南郊废工厂,如果你不想见到一具尸体的话,就一个人来!”

“安然她……”

电话啪的一声挂断了,叶凡听到那边的动静,越想越是担忧,心中烦闷无比,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向门外走去。

“阿凡,怎么了,安然怎么了?”

苏暖眼看着叶凡接了一个电话,就急急的向门外走去,有些慌了,面容急切的问道,“安然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安然被绑架了,我要去救她。”

“绑架?!”苏暖不禁失口喊了出来,“怎么会这样!”

“现在没时间解释了,我要去救她。”

“我要和你一起去,毕竟我和安然也是从小一起长大,我很担心她。”

“不用了,太危险,你去我不放心。”

“阿凡,阿凡!”

苏暖眼睁睁的看着叶凡大步离去,心中担忧不已,站在原地愣了半晌,边打电话,边追了出去。

“喂,公安局吗……”

此时废工厂内,安然被重新绑了起来,浑身被绑的严严实实,原本纯白色的睡衣上此时也开出了点点红梅,一双纤细的手更是被玻璃扎的鲜血淋漓,整个人犹如一直愤怒的野兽一般,仇视着面前的敌人。

“用女人来达到目的,你真卑鄙!”

“卑鄙吗?能达到目的就好,过程不重要。”

男人嘲讽的笑了笑,卑鄙吗?他要是早点卑鄙一些,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怪不得连脸都不敢露出呢,只能像个丧家之犬一样,不敢暴露在阳光下!”

“你给我闭嘴!”

男人突然暴怒,狠狠的桎梏着安然的脖子,双眼通红的瞪着安然,整个人像个暴怒的老虎一般,恨不得咬下安然的肉来。

“咳……怎么……我说错…了吗?”

安然被狠狠的掐住,脸色胀红,连呼吸都困难无比,却还是不怕死的嘲讽道。

“丧…家…之…犬!”

“闭嘴!”

男人怒了,脑海中陷入了那些血色的不堪的回忆中,那个人,曾经也说过,他没有了庇护,就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任人欺凌,那段血色的回忆,让他努力的封存在记忆中,却想不到今天被这女人一句话引了出来。

手指越来越用力,安然只感觉整个人都被举了起来,呼吸越来越困难,面前的男人似乎变成了好几个,意识开始涣散……

“大哥!大哥!他来了!”

男人猛地回神,松开了双手,安然瞬间滑落。

“咳……咳咳……”

嗓子火辣辣的像是刚刚吃了几斤辣椒一般,安然意识渐渐回笼,瘫坐在地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刚刚那一瞬间,她离死亡那么近,那么近!

她从来都没有像刚刚一样,那么迫切的想要再见叶凡一面,哪怕是再听听他的声音也好……

“你应该庆幸,刚才我没有直接掐死你!”

男人狠狠的说道,双眼还泛着红光。

“他在哪?是一个人吗?”

“听小六子说,他确实是一个人来的!”

一旁的男子连忙应声回答,刚刚那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老大像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野兽一样,那目光凶狠的让人不敢直视。

“堵上嘴,看好她!”

男人冷冷的瞥了一眼,大步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却又顿了下来,看了看安然愤怒中夹杂着担心的眼神,变态的笑了笑,“你不是爱他,担心他吗,那就看着他死好不好。”

“把叶凡带到这来。”

“唔……唔唔……”

安然慌了,眼泪刷的一下涌了出来,哪里还有刚刚那倔强平静的样子。

“既然你这么爱他,等一下我就成全你们,做一对鬼夫妻!哈哈哈哈哈…….”

“放了她,你要找的人是我。”

叶凡一走进来,目光便落在了安然的身上,看着她泪眼朦胧浑身血迹的样子,心中钝钝的疼着,眉头紧皱道。

“放了她?好啊,你对自己开一枪,我就放了她!”

“唔唔……不……”

安然一听这话,顿时急了,手脚努力挣脱,却被死死地禁锢着,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原本娇嫩的小脸上此时一片惨白,不停地对着叶凡摇头。

“你先放了她。”

叶凡平静的说道,根本不像是处在危险之地,神态自若的对着男人讲条件,“你要找的人是我,何必把她牵扯进来,放了她,我们自己解决。”

“解决,你想怎么解决,你能怎么解决,你能让死去的人活过来吗?你能让一切都回到当初没发生的时候吗?!”

男人咆哮着,情绪显然已经失控,黑色的帽子被他一把揪下,阴沉的脸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剑眉星目,健康的小麦色皮肤,这个男人长得与叶凡不相上下,却是与他完全不同的气质,如果说叶凡是温文尔雅中却有着独特的气势,那这个男人就是英俊霸气中有着特殊的阴沉的感觉,两人站在一起对比分外明显。

第四章:留一个,放一个

“原来是你。”

诧异一闪而过,叶凡虽然面色平静,但心里早就掀起了波澜,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他,顿了顿,嗓音有些沙哑,“当初的事情,我不知道会造成那样的后果……对不起,陌晨。”

“对不起,我要你的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能让一切都回到起点吗?你能让我父母活过来吗?你能让我经历的一切都消失吗?你不能,所以你的道歉根本一点用都没有!收起你的歉意吧,我承受不起!”

陌晨的双眼通红,瞪着叶凡,胸膛不断上下起伏着。

安然原本不断挣扎的身体,突然安静了下来,眼神不可置信的瞪着,终于知道那一丝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陌晨,他竟然还活着!

陌晨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从小跟在叶凡的屁股后面,她了解他一切的朋友关系,陌晨,是叶凡最好的哥们,甚至可以说是知己,两个人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关系好的连她都嫉妒,只是后来听说陌晨的父母因为贪污被抓枪毙,陌晨也被一场大火烧死。

他竟然还活着?而且,和叶凡反目成仇!

“若是知道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失去我最重要的朋友,我绝对不会那样做。”

叶凡的眼神复杂,懊悔,愧疚,伤心不断的交替着。

“可是你已经那样做了,朋友,我和你的友情早在那场大火中灰飞烟灭了,现在的你是我的仇人,是害的我家破人亡的仇人,是我一辈子痛恨的仇人!”

陌晨的眼神中充满着仇恨,哪里还有记忆中儒雅的样子,双目通红的瞪着。

“……对不起。”

叶凡看着曾经的挚友如今变成这副模样,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你先把安然放了吧,今天你想怎么解决都可以,不要牵扯到别人。”

“就算我放了她,她也不见的会离开呢。”

“叶凡你凭什么安排我,我不走!”

“看吧,我就说是这样。”

陌晨挥了挥刚刚从安然嘴里拿出来的破布,笑的一脸得意,像个拿到自己心爱玩具的孩子。

“老大,又抓到一个女的!”

守在门外的男人将一个女人扔在地上,一身红色的长裙上沾满灰尘,原本梳的利落的长发此时也微微散了,碎发被风吹的调皮的乱跑,看起来虽然狼狈,却仍旧漂亮异常。

“阿凡!”

苏暖原本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上下打量着叶凡,看到他毫发无伤的时候顿时将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来,目光转向一旁被绑的严实,身上还沾着血迹的安然时,顿时愣住了,而后愤怒无比,

“对一个女人也下手,你还是个男人吗!”

声音清脆却掷地有声,眼神愤怒的瞪着陌晨,毫无顾忌的怒骂道,“安然她招你惹你了,你要这样对待她,简直禽兽不如!”

“暖暖,谁让你来的!”

叶凡从一进来就保持的平静面容此刻完全被打破了,大步跨过去,却被几个壮汉拦在一旁,目光担忧且焦急的看着苏暖,哪里还有一丝镇定。

“陌晨,我们之间的事何必把她们牵扯进来,你究竟想怎么样!只要你把她们放了,你要怎样都可以!”

“啧啧……刚才怎么不见你这么着急呢?”

陌晨眼神玩味的在这三人的身上不断来回打量,对着安然笑着诱哄,“看,你看你丈夫着急的样子,他的心中根本就没有你呢,你爱着他,他的眼中却没有你的身影,多讽刺啊!”

“我爱他,是我自己的事。”

安然淡淡的回答,却怎么也掩饰不了眼神中的苦涩。

讽刺吗?或许吧,她已经麻木了。

当看到叶凡刚刚那怎么也隐藏不了的担忧和焦急时,她就已经知道,无论她怎么努力,即便她成为了他的妻子,却依然改变不了他爱她的事实…...她终究比不上她。

“真可怜。”陌晨摇头讽刺,转而像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来一样,“你不是要我放她走吗?可以哦,留一个,放一个,你选择。”

静,死一般的寂静。

安然刚抬头,就看到叶凡的目光向她身上扫来,而后又眷恋的放在了苏暖身上,心里咯噔一下。

“变态,你简直是个变态!”

苏暖看了看安叶凡,又看了看安然,愤怒无比,恨不得跳起来直接给陌晨两脚。

“是啊,我就是个变态,是他把我逼成这样的!”

陌晨一把将苏暖抓了起来,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眼神嗜血冷酷,“叶凡,当初你害死我家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我也要你尝尝,挚爱死在你眼前的感觉!”

双手一点一点的握紧,苏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色通红,双手不断的想要抓开陌晨的手,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双眼含泪,看着叶凡的眼神中满是爱恋不舍。

“陌晨,你住手!”

叶凡急了,平静的双眼中此时满是阴沉的盯着陌晨,想要动手,却不敢轻举妄同。

“要我住手可以啊,我高兴了,自然就住手了!”

陌晨变态的笑了笑,眼神一扫,旁边的壮汉离开拿出把匕首,扔到了叶凡面前。

第五章:不用管她,去医院!

叶凡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将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

“不要,阿凡不要啊!变态,你这个死变态,你放了我!”

苏暖手脚挥舞着,眼泪大滴的流出,泪眼婆娑的看着叶凡,努力的想要阻止。

“大哥,不好了,警察,有警察!”

门口看门的男人突然跑了进来,慌慌张张的说道。

“你报的警!”

陌晨瞪着苏暖,眼神阴狠,将手中的匕首瞬间橫在了苏暖的脖颈上,“叶凡,我们之间的恩怨该解决了,你不是爱她吗,那你愿意为她死吗!”

“不不不……不要!”

苏暖哭的撕心裂肺,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自己,为什么不听叶凡的话。

“我自杀,你就放过她们?”

叶凡皱眉问道,余光瞥了一眼安然。

“是,只要你死!”陌晨的眼神中透露着疯狂。

“好!”

“不,不要!”

叶凡点头,捡起匕首,缓缓的向心脏处推进。

“砰!”

一个身影猛地扑了过来,扑倒了陌晨,也将苏暖推了出去。

“砰!砰!”

枪声猛然响了起来,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几个黑衣男子,原本守在两旁的壮汉被直接击毙,只有几个反应快的躲了过去,守在了陌晨身旁。

“安然!!!”

陌晨怒吼,怎么也没有想到,被绑在一旁的安然会突然扑过来,直接将苏暖推了出去,还害死了自己好几名兄弟!

而此时的安然,愣愣的看着从手指间透出的鲜血,呆愣在原地,直到叶凡将她推开。

“凡……”

苏暖整个人被叶凡抱在怀里,胸口处的鲜血不断流出,在红色长裙上留下大片污迹。

“没事的没事的,暖暖你没事的!”

叶凡双手摁着苏暖的伤口,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一样,不断的喃喃着,也不知是在安慰着苏暖还是安慰他自己。

“去医院,快去医院啊!”

叶凡咆哮着,对着那几个一身黑衣的男子吼着,把苏暖抱在怀里,脚步踉跄着向外走去,完全将安然抛在脑后了。

安然瘫坐在地上,白色的衣裙被鲜血染红,肩膀上被匕首划破一片,白色的肉向外翻着,鲜红的血液一滴滴的落下,可她像是不知道疼一般,呆愣在原地。

她明明把匕首夺过来了,怎么还会伤到她呢!

“我要去看看!”

安然呢喃着,身上的伤势并不轻,却还是踉跄着追了出去。

“叶凡,叶凡!”

车子刚刚启动,安然拍着车窗,努力的叫喊着。

“少爷,这……”

司机愣了一下,连忙踩着刹车,回头请示。

“不用管她,去医院。”

叶凡头也没抬,冷漠无比。

“夫人好像也受伤了,要不让她上来……”

司机是叶家的人,少爷和夫人之间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些的,想要开口求情。

“叶家没有夫人,她不是叶家的夫人,去医院!”

叶凡俊雅的脸上此时阴云密布,看着身上血流不止奄奄一息的苏暖,就恨不得直接将安然掐死,眼见着司机还想帮安然求情,恼怒无比。

“是。”那司机默默的叹了口气,启动车子。

“叶凡,叶凡你停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把匕首抢过来了,我是想救她的……”

“安然,你辜负了我对你最后的信任!”

车子缓缓启动,安然看着叶凡冷漠的关上车窗,低头抚摸着安慰着苏暖,心凉无比,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子,撕心裂肺的喊着,

“你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我,你的眼中只有她一个人,我也受伤了啊,我也需要人安慰啊……为什么你都不肯看我一眼,为什么!”

豆大的雨点不断的打在伤口上,安然却像是一点痛都感觉不到一样,身上再痛,也不及心里的痛,永远都是这样,眼中永远只有苏暖,她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可以看到这些还是会心痛的无法呼吸,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一刻一般,深深的嫉妒着苏暖。

安然忽然想着,若是苏暖真的死了,那叶凡就能看到她了吧……

她累了,真的很累了。

……

当安然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医院里了。

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哭的双眼红肿的安琪。

“姐,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

安琪嚎啕大哭,“你知道我最怕来医院了,姐,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样吓我!你知道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有多害怕吗,爸爸走了,妈妈走了,我以为你也要丢下我了……”

“对不起安琪,我没事。”

安然动了动想要抱着安琪,却被肩膀上传来的刺痛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坐起身来,安然目光习惯性的寻找那个身影,却毫无意外的没有找到,现在这时候,他应该守在苏暖身边吧,安然心中酸涩无比。

“姐,和他离婚吧。”安琪看着安然四处寻找的眼神,恨铁不成钢的臭骂道,

“姐,你醒醒吧!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昏迷了三天,他一次都没来过,他的眼里心里全都是哪个苏暖,为什么你还要执意嫁给他,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对待自己!”

“你爱了他十年,他回馈给你的是什么,是你的遍体鳞伤!是你现在这个鬼样子!”

高大的身影刚刚走到病房前,听到里面传来的话,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第六章: 安!然!你给我出去!

“……我曾经好几次劝解自己,算了吧,就这样不爱了吧。”安然脸色苍白,却带着淡然的笑容,

“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每次当我想劝解自己的时候,我会发现我爱的越深,他就像是一颗扎根在我心里的树,我每次想把他拔出来的时候,他都会扎的更深。或许,当他真的被我从心里拔出来的时候,我也就不是我了。”

“姐,我会在你身边的。”

安琪听着安然这番话,愣了半晌,轻轻抱住安然,安慰道。

她以前总是不明白安然为什么对叶凡这么执着,今天她好像明白了一些,也许她不明白安然的爱情,但是她只是想保护这个唯一相依为命的姐姐,只想让她过得幸福,有人说,家人是最坚实的后盾,那她现在就是安然的后盾。

“苏暖怎么样?”

“抢救了两天,听说刚刚才醒,还在监护室。”

“刺到心脏了吗?”

“谁知道,我才没有心思关心她呢!”

“姐,你干嘛!”

安然捂着伤口向着门外走去,气的安琪直跺脚。

“白尘?”

“白大哥!”

刚刚走到门前,外面的人就推门走了进来,一身休闲装扮,蓝色衬衣白色西裤看起来简单清爽,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气质干净温和,让人不禁心生好感。

“听说你受伤了,我很担心。”

白尘皱着眉头,看着安然苍白的脸庞,感觉心里像是被谁攥了一把似的,又疼又涩,“怎么刚好点就下来了,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我没事。”

“白大哥你来的正好,姐她固执的很,我说话她都当耳旁风了,现在还想去探望别人!”

安琪撇着嘴,抓着白尘的手告状。

“我没事,我去看看苏暖。”

安然挥了挥手,毫不在意,执意要往病房外走去。

“……套上衣服,别着凉。”

白尘愣了下,而后将手上的外套披在了安然身上,

“安琪,扶着你姐姐。”

“白大哥!你怎么还纵容她啊!”安琪不满,却还是认命的扶着安然,他们都知道,安然的脾气倔的很,认准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只能随着她去了。

“暖暖,感觉怎么样了?要不要喝水,我给你倒点水?”

“恩。”

刚刚走到病房外,就听到里面叶凡温柔的声音,透着窗户还可以看到他倒了杯水,端到苏暖床前,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起来,把水喂到她嘴边,像是对待一个易碎的娃娃一般,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这么温柔的叶凡,是安然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这是伤在胸口上还是手上了,连杯水都端不了吗!”

安琪把门打开,扶着安然进来,翻着白眼讽刺道。

“谁让你来的!”

叶凡眉头紧皱,看着安然被白尘扶进来,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闷,嘲讽道,“怎么,刚醒就特意来看看暖暖有没有被你害死吗?”

“叶凡你什么意思!不要血口喷人!”

安琪听到叶凡意味不明的话顿时火了,“我看你是被这个狐狸精迷得颠三倒四,是非曲直都分不清了吗!”

“我什么意思她心里清楚!”

叶凡眼神复杂的看着安然,没来由的愤怒无比,也不知是因为安然伤了苏暖,还是因为对安然的失望……

“叶凡,在你心里我安然就这么不堪吗?!”

安然冷笑,推开一旁扶着她的白尘,几步走上前拿起水杯直接泼在了叶凡的脸上,浑身的气势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本苍白的面孔此时惨白一片,却仍然是倔强的挺直腰板,

“叶凡,你听好了,我安然想要一个人死,有一万种办法,完全可以做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这种小把戏我不会做,更不屑做!”

“苏暖,我忍你很久了。”

安然随手将手中的水杯砸在苏暖的身上,“我安然想要报复一个人,光明正大,你最好做好准备!”

“安!然!你给我出去!”

叶凡怎么也没有想到安然会当着他的面直接动手,更没有想到向来安安静静的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诧异之后,是满满的愤怒,看着苏暖胸口上的绷带渐渐被鲜血染红,指着门口,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自己会走。”

安然挺直肩膀,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单薄的身子却倔强的挺得笔直,慢慢消失在叶凡的视线内。

白尘和安琪对视一眼,连忙追了上去。

叶凡看着地上滴落的鲜血,默然不语,眼见着安然越走越远,像是从此走出他的生命中一样。

……

回到病房的安然此时沉默的坐在床前,肩膀处一滴滴鲜血滴落,映着安然惨白的面孔,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怎么伤口又裂开了,病人要好好休息,不能随便活动!”

“你们这些小年轻的就是不注意自己的身体,等老了有你们苦头吃!”

医生走过来给安然小心翼翼的包扎着伤口,絮絮叨叨的叨念着,听得安琪不断的吐舌头,白尘连连点头,一直保证会好好照顾病人。

“姐,你刚刚简直是帅呆了!早就应该这样对他们,等我们身体好了就和他离婚,让他一个人后悔去吧!”

妾妾私欲 》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妾妾私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目录预览:第1章被卖了第2章一年前第3章找茬的女人第4章围攻第1章被卖了六月,江城酷暑炎热,屋里空调开到16度,乐小蔚就在冰冷中冻醒,一个激灵睁开眼,耳边遥遥传来母亲的私语。“你放心,拿了你这二十万彩礼钱,我女儿就是你的人了,你打死打残都是你们家的。”乐小蔚身子一抖,她记得自己就是喝了母亲递过来的热牛奶,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行了,你女儿我可花了二十万买的,我现在要去享受个够。”一个粗鲁的男声传来,随着一个

  • 无删节头号捉弄者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头号捉弄者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头号捉弄者目录预览:第1章被假男人当众吻醒第2章绝非善类第3章首要嫌疑人第4章软禁的期限第1章被假男人当众吻醒宋天扬自幼便被誉为了天才。他成绩好,长相优,家世背景响当当,可天才却并不等于天不怕地不怕。某日,宋天扬刚刚走过学校的桑树下,就遭受到了他人生之中的第一项艰难挑战。一只肥虫虫不甚失足,凄惨的从树枝上降落,软叭叭的掉到他的身上。看着那小指般大小,后背长斑点,斑点上长绒毛的软件生物在他的衣服上爬来爬去。宋天扬俊挺的小脸被吓得瞬间失去了血色,眼神也从

  • 无删节染指必婚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染指必婚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染指必婚目录预览:第1章一夜情的后果第2章尝下新鲜招式第3章薄唇性感第4章良家处女第1章一夜情的后果“医生?你说我怀孕了?”某大型医院的妇产科内,一个披着长发,身材娇小,拥有一张娃娃脸,脸蛋的四周还布着几颗淡淡雀斑的女孩,语调颤抖,脸色苍白。她茫然的看着化验单上陌生的医学专业术语,直到妊娠反应四个字映入视线,胸口瞬间一紧。坐在她对面的医生优雅的推了推架在脸上的金边眼镜,又看了看化验单。“胡霏霏小姐,诸多数据显示,你目前已经怀孕整整七周,孕妇的初期反应会产

  • 无删节女人我要定你了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女人我要定你了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女人我要定你了目录预览:第1章这小子该死的帅第2章滚开!第3章追求计策上演第4章永久性白金饭票第1章这小子该死的帅美国洛杉矶。李记快食店的顾客永远都是这么多,这个座落在洛杉矶唐人街的小店,做出来的食物赢得很多客人的好感,住得离这里不算太远和简静幽,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首先来这里买一份便档拎回去做晚餐。她排了将近三分钟的队伍,店内的服务生将一份打包好的便档放到柜台前,并且还附赠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共是五美元零二十五美分。”简静幽回了对方一记微笑,低

  • 无删节帝国总裁,放肆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帝国总裁,放肆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帝国总裁,放肆宠目录预览:第1章夜遇,凶残的男人第2章想死还是想活第3章坏女孩是要受到惩罚的第4章真的被睡了第1章夜遇,凶残的男人“呜呜呜!”乔陌笙从睡梦中惊醒,还来不及呼救,一只大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黑暗中,一个高大的雄性身影瞬间覆盖下来,紧紧地压在她身上,双手双脚被桎梏。一个黑色的头颅埋在她颈间,肆意地啃咬。乔陌笙惊骇不已,浑身剧烈的颤抖。来人,竟然是穆傲天!她的大哥,继父的儿子。他想做什么?这个大色魔,究竟想做什么?乔陌笙心底一沉,他还喝酒

  • 无删节亡国皇后虐渣日常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亡国皇后虐渣日常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亡国皇后虐渣日常目录预览:第1章废后第2章貌不惊人的小太监第3章真正的主子第4章掌嘴第1章废后永烈帝身边的心腹太监刘福带着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太监,正手捧圣旨,行色匆匆的赶往皇后寝殿。忘忧宫内,年方十八岁的当朝国母纪倾颜慵懒的斜躺在白玉软塌之上,墨发垂泻,衬出一张精致得令人窒息的绝色容颜。她身着一袭明黄软绸,轻薄的布料松松垮垮的挂在削瘦的身上,隐约可见其晶莹如雪的娇嫩肌肤。腿上盖着一条薄毯,一个宫娥跪在塌底,正小心翼翼的给她捏着双腿。修长漂亮的两只

  • 无删节一城烟雨半世情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一城烟雨半世情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一城烟雨半世情目录预览:第1章跪在婚床前第2章置她于死地第3章死里逃生第4章他爱得人是她的庶妹第1章跪在婚床前“啊……王爷……轻点!”女子如水的呻吟声从雕花大床上断断续续的传出。孟熙雯穿着单薄的中衣跪在冰冷的地上,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滑落,打湿了地上的青砖。今天是她和靖王上官白的新婚之夜,她爱了上官白三年,今朝洞房花烛以为是郎情妾意温柔似水,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掀开盖头,摘下凤冠,上官白竟然厌恶的令她跪在地上,自己则带着侧妃温秋兰在他们的洞房婚床上

  • 无删节庶女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庶女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庶女目录预览:第1章大凶之物第2章找晦气第3章霸道抱进怀第4章心思活络第1章大凶之物盛阳城西北角有一家名为“喜客来”的饭庄,店里的老板金富贵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这人身材肥胖满脸横肉,穿了一件绣满牡丹花的紫缎长袍,腰间挂满象征财势的玉坠。此时他正襟危坐,脸上露出几分仓惶之色。坐在他面前的,是个身材清瘦的小老头,那老头眉毛和下巴上蓄了一把白花花的胡子,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道袍,背上背了一个脏兮兮的小布包,一边扒着手指头,一边闭着双眼在嘴里念念叨叨。金富贵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