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深情来袭人亦暖 》之第6章 好老师【6】

2017/11/20 1:25:2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深情来袭人亦暖

第6章 好老师

  这个吻没多久还是被男人操控住,我被抱在他的腿上,腰被他死死地掐住,唇舌更是避无可避,不管躲到哪都能被准确地捕获。说明qi-wen.com

  后来我也就不躲了,就顺着他的节奏,跟他一块纠缠,沉沦。

  感觉到衣服的前襟被人扯开的时候,我蓦地清醒过来,然后就开始挣扎。

  因为挣扎的动作有些大,男人的手也停了下来,之后他微哑着声音问我:“怎么了?”

  我被亲的七荤八素的,可眼睛还是往沙发上瞥了瞥:“我不想躺在这里。”

  光着身体被人压在夜场的沙发上,我有点洁癖,接受不了。

  明白我的意思之后,我感觉到男人的头埋在我的胸前,闷闷地笑了起来。

  一开始我还有些恼,到后来也觉得有些好笑。

  明明是我叫人家出来的,结果要提枪上阵了,我却告诉人阵地搞错了。小说《深情来袭人亦暖 》之第6章 好老师【6】

  我不好意思地摸摸他的喉结,讨饶道:“我们还是去酒店吧。”

  “不用。”他慢条斯理替我整理好扯开的领口,之后掌心顺而往下,将我的裙摆拉高,同时还贴在我的耳边,轻声对我说道,“这回你在上面。”

  我一听脑子顿时轰轰了两声。

  不、不是吧,我在上面?!

  之前我对他虽然不怎么了解,可也能感觉出他是个很有掌控欲的人,在床上的招数也是一贯的强势,每每将我抵在身下狠命捣弄,何曾让我在他身上作过妖。

  我觉得嗓子有些干渴,忍不住咽了咽:“不好吧……”

  还没等我再说什么,就感觉最隐秘的遮挡被人褪下,之后抵住火热。

  “我教你。网站http://www.qi-wen.com/”他说。

  事实证明,他真的是个好老师,我之前没什么经验,也从来缺乏想象力,没想过这种事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这么多的花招。

  反正最后停下的时候,我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浑身大汗淋漓的,偏偏衣服都还整整齐齐地穿在身上,更多了些燥热。

  我还是跨坐在他的身上,伏在他的肩头,任由他轻抚着我的后背。

  相比较于我的筋疲力尽,他倒是半点儿不见狼狈,只有胸口稍稍起伏了些。

  我休息了会儿之后便无聊地用手轻拔他脑后的头发,也没用力,他也不在意。

  又过了阵子,我才小声问道:“今天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除了周三和周六的晚上,我们从不见面,也从不联系,今天是我坏了规矩。来自http://www.qi-wen.com/

  他闻言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声音很轻淡:“没有。”

  唉,其实还是打扰到了,我心里很清楚。

  “你放心,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今天……今天我是心情不大好。”说着我就要从他身上下来,可他用一只手摁住我的后腰,我便动不了。

  我离开他的肩头,直起腰跟他对视。

  他的眼睛很黑,很亮,幽深至极,看的时间久了,都觉得像是要把人给吸进去一样。版权qi-wen.com

  我便不敢再看,转过头随意地去瞥墙上的装饰灯。

  两相静默,我觉得有些尴尬,虽然按照往常来说,我们除了那档子事也没什么可交流的。

  但这回情况着实有些特殊,特殊到,我都有种跟他说说话的冲动。

  纠结了老半天,我才磕磕绊绊地问了句:“你、你结婚的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为什么会跟她离婚呀?”

  问出这句话之后我立马有些悔了。

  又不长记性了,说好了不过问彼此私事的,结果问出的这一句,还正好戳中了人家的痛处。

  果然,他的脸色沉了些许。

  我连忙结巴着补救:“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就是……哎呀,你当我胡言乱语吧,我今天是真的有些不太正常。小说《深情来袭人亦暖 》之第6章 好老师【6】

  我挫败地重新抱住他的脖颈,埋在他的胸前,郁闷的不得了。

  过了会儿,我感觉到自己的尾椎处被人轻抚着。

  这算是种信号,我的腰和腿都还软着,可为了弥补方才的过错,还是顶着红热的脸去重复方才的“教学”。

  行至巅峰处,我全身抖得厉害,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不自觉向后仰去,恍惚间只感觉到有人咬上了我的喉咙,似吻似啃噬。

深情来袭人亦暖 》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深情来袭人亦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亡浴室11章(第十一章 :封阴之秘)

    原标题:死亡浴室11章(第十一章:封阴之秘)小说名:死亡浴室第十一章:封阴之秘既然决定要好好查一查封阴石到底是个来路,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兵分两路,袁文杰和宋凡去把火鬼给收了,而我前去查清封阴石的秘密。让我前去,我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查起,临行之时,袁文杰告诉我,你可以去老北门那去看看。本市老市中心拆迁的时候留下了一条老市中心街道,没有被拆迁,据说本来是打算全部拆掉的,可是在要拆除这条借时频频发生不正常的事情,先是有人半夜听到奇怪的声音,再者就是之后真的死了人后,政府便放弃拆迁

  • 阴女有毒11章(第011章 死亡却未失踪的人口)

    原标题:阴女有毒11章(第011章死亡却未失踪的人口)小说:阴女有毒第011章死亡却未失踪的人口我听着安保公司的经理似乎吃惊于假道士是那个什么“曾先生”的,当下纳闷的看着假道士,却见他依旧头也不抬认真的给我拔着身上玫瑰刺。安保经理见假道士还不说话,脸上似乎有点慌了,忙朝着依旧不理他的假道士弯了弯腰道:“既然曾先生在,那这事怎么处理就全看曾先生了,先生有什么需要开口就是。”跟着也不管假道士有什么说的,朝着他恭了一个九十度的恭,又笔直的转身朝跟他来的两个的一招手,大步的朝外走去,刚走两步我就看到他肩

  • 死亡倒计时11章(第11章 :暂时不吭声)

    原标题:死亡倒计时11章(第11章:暂时不吭声)书名:死亡倒计时第11章:暂时不吭声回到殡仪馆我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有子乔帮我看着,东西断然是不会丢失的。子乔和我一起坐在床边上,她问我:“那这件事情,你准备要怎么处理呢?”我想了想回答说:“这样的事情,我看也只能是闷不做声的,既然东西没丢失的话,那就没有必要,再说了我没有更好的证据证明什么,要是贸然和老板说,老板会以为我人品有问题。”白神站在一边插嘴道:“想不到啊,你小子还有点头脑,我还以为你会去告发人家呢。”我揪起白神,将他提溜在手里:“你不

  • 阴夫诡爱11章(第十一章 :请你放尊重点!)

    原标题:阴夫诡爱11章(第十一章:请你放尊重点!)小说名称:阴夫诡爱第十一章:请你放尊重点!恐惧感冉冉上升,内心一直不停的告诫自己,我还不能死,使尽全身力气抬腿,向上抬猛然抬起,而他掐着我脖子的手,将我从他身下拽了起来,两眼猩红。我的脸涨得通红,呼吸愈发的困难,我的后背抵到了,身后的棺材上,他的手掌一发力,将我向上举起双脚里地,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脖子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像是要断了一般,我的眼前泛起了黑,脑子不受控制,浑身开始发软。一股无形的力量,打在了詹子林的身上,他的手一松,我直接跌在了地上,

  • 午夜出租车11章(第十一章 :穿中山服的老头)

    原标题:午夜出租车11章(第十一章:穿中山服的老头)小说名字:午夜出租车第十一章:穿中山服的老头周哥说:“那你把后备箱打开,我现在就拿伞,上楼去看看人回来没有?”我咂嘴说:“啧,周哥你要是现在下去,还没走到车尾身上就湿透了,还是再等等吧。”“不用了。”周哥很坚持,我劝了几句没用,拉不住,就让他下去了。周哥走到车尾,拿了伞并没有立即上楼,而是返回来,让我给他一包烟。“正好想抽支烟,我的中午就抽完了。”周哥站在那里小声说着。我摸了包玉溪,顺带把打火机一起递给了他。周哥拿了烟,转身就上楼去了。看着他的

  • 香唇鬼妻11章(第十一章 一见倾心)

    原标题:香唇鬼妻11章(第十一章一见倾心)小说:香唇鬼妻第十一章一见倾心“谁告诉你完了?这最后一步揭盖头还没做呢。”床上的哪位发出娇滴滴的声音,还真好像一个要结婚的新娘子一样羞涩。我心里暗自骂人,但又不敢表露出来,犹豫半天也没敢下手取揭盖头。谁知道床上哪位等的不耐烦,开口说道:“看来你是不打算清醒一会,也罢,我就让你一辈子浑浑噩噩跟着我过算了。”“别啊,我揭还不行啊。”我一阵害怕,真要是变成一辈子的木头,那也太受罪了,跟活死人没什么区别,还是老实听这女鬼的话才行。我伸出颤颤巍巍的手,快速一把揭掉

  • 灵异档案:鬼宿舍11章(第11章 开班会)

    原标题:灵异档案:鬼宿舍11章(第11章开班会)小说名:灵异档案:鬼宿舍第11章开班会“真心话大冒险!”李幽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哟,你还蛮幽默的嘛。明天晚上你打给我,到时若是有空,你就来找我吧。”“你住在哪里?”李幽兰顿了一下,才说道:“是了,你可能在找不到我的住处,因为我是在南亭租房住的,到时候再说吧,我还不一定有空呢,我走了。”我心里窃喜,看来李幽兰也对我颇有好感,丫的我一定要将李幽兰搞到手!我打开李幽兰借给我的伞,然后准备回宿舍去。这时,天气却突然放晴了。雨停了,云缝里头还漏出一缕金黄来

  • 尸匠11章(第11章 棺泣血)

    原标题:尸匠11章(第11章棺泣血)小说名:尸匠第11章棺泣血我的命、魂、尸,一并收取。恐惧顿时弥漫我的内心,不过那说话的声音,更让我一颗心如经受三九之天般的寒意,说话的不是别人,却是二叔。二叔的声音,我太熟悉不过了。二叔好像是对这椅子上的公鸡说话,之前二叔让两只公鸡喝下有爸妈生辰八字的符水,就是要李代桃僵。现在却在这里说话,怎么可能。“随我走吧!”二叔说着,桌边椅子上的公鸡居然咯咯的叫了两声,我手上的红线被拉动。“怎么,不想走!”二叔突然暴喝一声,那红线还在我手中,二叔怎么可能带走公鸡。可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