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医生小妻拥入怀》之第4章 不敢脏了枭爷的眼【4】

2017/11/20 1:00:25 来源:网络 [ ]

小说:医生小妻拥入怀

第4章 不敢脏了枭爷的眼

“啊——”

撕裂的痛席卷全身,三年了,楚洛寒早已忘了这蚀骨钻心的滋味,干涩的触感犹如车裂,女人登时痛的脸色刷白,手下意识的攥成拳头,一口气都喘不出来,只有额头、脸颊、脖子密密麻麻的细汗叫嚣着某处的痛。网站http://www.qi-wen.com/

“龙……枭……你、你混蛋……”

“叫我什么?”龙枭声音沙哑性感,“这不就是自命清高的楚医生想要的?当年能爬上别人的床,现在自己的丈夫都不愿意伺候了?”

“我混蛋?我特么就是混蛋!我今天就混蛋一次给你看!”

楚洛寒痛的两眼发直,只能被动承受他的侵略,可,他刚才说什么?什么别的男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楚洛寒使出吃奶的劲儿吼了一嗓子。

“你想听?呵!我不耻再提!”

愤怒让龙枭理智尽失,动作更加粗鲁狠辣。

楚洛寒终于痛到了极致,她觉察到血液正在涌出,窗外的残月明明灭灭,楚洛寒闭上眼睛,不让泪水涌出,她发过誓,不会再为龙枭流一滴眼泪。

……

馥郁浓烈的百合花香被风吹满了屋子,蚕丝被翻起阵阵红浪,弹性极好的大床因受力过猛吱吱呀呀作响。

……

不记得持续了几个小时,窗外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楚洛寒浑身酸痛,撑开已经疲惫的快要瞎掉的眼睛。

龙枭慵懒的用一角被子盖着自己,露出了紧致结实的腹肌和长而有力的双腿,楚洛寒腰痛的要断了,按着床坐起来,身边的男人一动不动,眼皮都懒得抬。

楚洛寒贝齿紧咬,掀开被子看到一抹鲜红,眉头狠狠皱起来。原文http://www.qi-wen.com/

三年,两次,都是血光之灾。

呵!

扯了条毯子将自己包裹住,楚洛寒准备下床,龙枭冷哼道:“不用遮,没什么好看的。”

楚洛寒仰头,眼眶热的好像要涌出某种液体,她微微一笑,头也不回的道:“对,没什么好看的,所以不敢脏了枭爷的眼。”

龙枭眉心拧了一道川字,又是这种语气!

捡起地上的衣服,楚洛寒泄气了,白大褂和衬衫都成了破布条儿,她一会儿怎么出门?

楚洛寒颓然丢下破烂衣服,赤脚走进洗手间,一会儿便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龙枭眸光看着洗手间玻璃上的人影,重重吸了一口气,莫名的烦躁和没来由的轻松同时夹击,枭爷的心情是复杂的。

楚洛寒将身子清洗好,双手按住太阳穴,怎么办?一会儿她怎么出门?值班室有替换的白大褂,可眼下她怎么拿?

何况,大清早以这种造型出现在龙枭的病房内,未免太惹人遐想。

裹着浴巾,楚洛寒出门,用手撩了撩头发,濡湿的发丝搭在肩上,率性不羁。小说《医生小妻拥入怀》之第4章 不敢脏了枭爷的眼【4】

极不情愿的冷冷道:“给我件衣服。”

龙枭枕着自己的一条手臂,状似不在乎的看着女人被热气蒸腾过更加白皙软嫩的肌肤,浴巾下光洁的双腿,还有白玉般的脚趾。

“哦?借衣服?”

楚洛寒气极反冷笑,“那么,枭爷肯不肯?”

说话的同时,楚洛寒观察卧房的衣架,上面挂着一件米色的男士风衣,用来掩护自己再合适不过。

龙枭薄唇微斜,深邃的眼睛冷的可怕,“借可以,当着我的面穿。”

楚洛寒:“……好!”

做都做了,换衣服算什么!她从来不是矫情扒拉的女人!

一把扯掉浴巾,楚洛寒将风衣披在身上,双臂滑入宽大的袖筒,两襟交错,腰间系了条皮带,纯手工阿玛尼中款男士风衣被她穿成了长款女风衣。

龙枭全程状似目光寡淡,这是他第一次在阳光下欣赏她的体态,凝脂般的肌肤吹弹可破,晨光的余韵将她的腰肢盈盈打亮,宛若流动的山水画……她的身材,居然见鬼的好!

细腰下的臀部饱满挺翘,两条长腿细长匀称,光洁的如玉如水。

只是……该死的女人,竟然能换的如此冷静!她是在多少男人面前……shit!

穿好衣服,楚洛寒被专属于龙枭的气息包裹着,淡淡的龙舌兰香味,混合着百合熏染过的香,沁入心脾。说明http://www.qi-wen.com/

久违了……这夜夜入梦的味道。

天彻底亮起来之前,楚洛寒无视走道内医生、护士的异样眼光,昂首阔步离开了医院。

折腾了整整一夜,楚洛寒身心俱疲,下了出租车直奔家门。

所谓的家,就是一间租来的单身公寓,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简单整洁,干净明亮。

踢掉高跟鞋,楚洛寒扯下风衣,懒懒的躺在浴池里,闭上眼睛,任凭温水漫过身躯。

好累,从脚底板漫上来直达天灵盖儿的累。

不见他,累,

见了他,更累。原文qi-wen.com

身子下滑,楚洛寒躲在水里,憋着一口气,清澈的水中,美丽的酮体白皙若雪,修长笔直的纤瘦双腿微微曲着,两条手臂随着波光晃动,长发如海藻般漂浮在水面上。

睡了一觉,自己做了点简单的午饭,下午的时间还能看看场电影。

三年的时间,楚洛寒已经被磨砺的风雷不惊,龙枭再怎么折腾,莫如菲再怎么犯贱,她都可以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不然,她早气死了。

刚要出门,手机响了。

“楚医生……快来!医院救护车刚送来两个酒精中毒的!”

酒精中毒?

“其他人呢?”

“你忘了今天科室进行外派学习,主力不在,只能指望你了!”

“我马上去!”

楚洛寒狂奔打车,飞侠般赶到医院,白衬衫,牛仔裤加休闲鞋,这一身打扮,与素常的楚医生判若两人。

护士们愣了愣。奇闻网

楚洛寒抄起病例扫一眼,“病人现在怎么样?”

护士回魂,“嗷!两人都是酒精过敏体质,目前都昏迷不醒,一个已经休克半个多小时了。”

“催吐了吗?”

楚洛寒雷厉风行,边大步走边询问。

“还没,不确定是催吐还是洗胃。”

“病人属于严重中毒,准备加激素,十分钟后脱水降颅压!”

“是,楚医生!”

见识过楚洛寒医术的人都知道,她京都中心医院“内科王牌医生”的称谓,可不是浪得虚名。

两个病人同时入院,值班医生总共就剩那么几个,还有两个是实习生,只有楚洛寒一个人独挑大梁。

一通忙碌,病人的情况终于稳定。

“没事喝什么酒!不想活了?”楚洛寒擦掉额头的汗,冷斥两个年约三十五岁的男人。

其中一人尴尬的笑了笑,“我们也不想喝,但是做业务的,哪儿能不喝,不喝,人家不给签单子。”

另外一人点头,“现在做生意,口才好不如酒量好,像我们这样的过瘾体质,估计以后都……哎。”

两人后面说了什么楚洛寒一句也没听见,满脑子都在想龙枭,他并不嗜酒,工作场合也适可而止。

记忆中,从来都是别人求着龙枭谈合作,他可从来不低声下气找别人,他那股独处云端的气场,天生就是挥斥天下的领导者。

可,太久没联络,他是工作遇到麻烦,还是业务上出现了瓶颈?

不然,怎么会喝那么多?

“不管怎么样,身体最要紧,钱赚不完,命只有一条。”楚洛寒在病历本上沙沙写字,叮嘱了一句。

这话,是说给他们听的,更是说给龙枭听的。

真没脑子,再拼命,也不能这个拼法儿吧!

处理完急诊,楚洛寒的脚鬼使神差的移到了龙枭的病房外。

隔着窗户看到龙枭,完美的犹如雕刻一般的侧脸,低头的弧度与脖子形成一道冷硬挺拔的线条,午后阳光的光线顺着他的头顶斜斜的打过来,照亮了一大半的脸,远远地,好像可以看到他的睫毛。

额……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楚医生,下午好。”

正看得入迷,一个值班护士走过来,礼貌恭谨甚至有点胆怯的问候了她一声。

“嗯。”微微点头,象征性的应了应。

眼看着护士要错肩而过,楚洛寒仓促的硬着声音道,“提醒龙先生一句,病人要保证休息,不能过度疲劳。”

护士吞了吞口水,小脸儿拧巴成了皱巴巴的纸团儿,“楚……楚医生,龙先生,他……“

天,她怎么敢去?

“怎么?身为护士,连最基本的执业守则都忘了?需要我提醒你么?”楚洛寒声音不大不小,自带威慑力。

“我……现在就去。”

护士进门,楚洛寒往门外移了几步,几秒钟后便看到护士眼圈儿红红的出来了。

“怎么了?”

楚洛寒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在发问的时候,声音是多么急切。

护士仰头看着她,眼泪哗啦就掉了,“楚医生,龙先生就……就说了一个字……他,让我……滚。”

不知怎的,楚洛寒很想笑,摆摆手打发了被吓哭的护士,双手插在口袋里隔窗看着里面的男人。

龙枭,三年了,你一点也没变。

不,你变得更加冷血了。

腹诽一顿,洛寒正要走,从病房里面传出一道极冷的声音,他的声音好像被冰水过滤过,传到耳朵里狠狠的一凉!

“进来。”

楚洛寒眉梢一皱,他怎么知道她在外面?

又或者,他叫的是别人?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枭爷低八度的声音带着与生俱来的磁性和深沉的韵味,谅她是楚洛寒,也只能乖乖听从。

推门,进门,楚洛寒依然站的笔直,她水盈盈的眸子看向他,摆出医生的姿态淡淡道,“龙先生哪里不舒服?”

医生小妻拥入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医生小妻拥入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首席追妻99次9章(第九章:虐待)

    原标题:首席追妻99次9章(第九章:虐待)书名:首席追妻99次第九章:虐待从小到大就没有怕过她,现在还真的不知道从她的嘴里能说出什么话来?“白楚楚,你最好赶快和冷琛一离婚。”白启琪的这句话一说出来以后,白楚楚直接就笑了出来了,这是她这一年听的最可笑的笑话了。原来这个女人就是这想法,离婚,她何尝不想,那也得白家森愿意放过她才可以,如果有选择,她这么会给冷琛一。不过想到冷琛一,白楚楚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一些自作多情了,就算她真的和冷琛一离婚了以后她能有什么机会吗?“白启琪,你是不是脑子摔坏了,我可没

  • 心征程:沈少爱上瘾9章(第9章 质问)

    原标题:心征程:沈少爱上瘾9章(第9章质问)小说名:心征程:沈少爱上瘾第9章质问房间的灯熄灭了,破旧的楼房和人烟稀少的街道在深夜里,只有老鼠在窸窸窣窣地爬来爬去。设施太陈旧了,就连街道上的路灯都忽明忽暗。一个男子站在路灯下,手指夹着一根香烟。香烟灼烧着,男子却不去吸,这是细细地嗅着。“她睡了,”男子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好!我会继续盯着的。”说完,他掐灭了香烟,身影逐渐隐没在黑暗中。…………“近日在全国举办的大型宝石会展中,我国宝石工艺设计师景婷顺利斩获大奖!下面,让我们有请景婷小姐为大家展示她

  • 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9章(第九章 我会保护你的)

    原标题: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9章(第九章我会保护你的)小说名: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第九章我会保护你的尹子涵看着他们耳语浅笑的画面,紧握的双拳微微颤抖,阴毒地一笑:“叶悠然,本来还不想这么快收拾你,可是谁让你逼我呢。”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赵总,我是尹子涵。上次跟你谈的那件事,我准备提前到今天晚上。你放心,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安排好,你只需要完成你之前没做完的事就好。”挂断电话,她冷哼一声:“叶悠然,过了今晚,看你还怎么嚣张。”宽敞明亮的大厅内回荡着悠扬的乐曲,盛装出席的男男女女或在结伴舞

  • 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9章(第九章 中人欺负,不道歉!)

    原标题: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9章(第九章中人欺负,不道歉!)小说书名: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第九章中人欺负,不道歉!老爷向来不喜欢小姐,小姐又将三小姐、大小姐都给打了,回来一天就打了云府的两位小姐,想想就后怕。到了大厅,上座坐着一位看来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观便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头上黑发中夹杂着几根白发,面容虽不可避免染上了岁月的痕迹,却依旧可以清晰的看出过去的英俊儒雅,手扶在椅子边上,却又不失霸气,这妥妥的一家之主的气质。翠儿在身后轻轻

  • 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9章(第九章:陈菓发威)

    原标题: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9章(第九章:陈菓发威)书名: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第九章:陈菓发威房间里寂静非常,邱萱萱似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脉搏动的声音。她的脸霎时红了起来。她没想到梦寐以求的事来临之际,竟是以这种局面揭开。她喘着大气,声音在这夜里清晰可听。林相晟戏弄似的转动手指,冰冷的指尖玩味的在萱萱的腰部跳动。邱萱萱没有动弹,僵硬的身体毫无动静,她深深的咽了一口气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装醉的?”“浮夸极了。”林相晟不想逗她了,把手伸了出来,坐起来。邱萱萱慢慢安抚自己镇定后,也跟着坐立起来。黑

  • 高冷boss别撩我!9章(第九章 子孝父慈)

    原标题:高冷boss别撩我!9章(第九章子孝父慈)小说名称:高冷boss别撩我!第九章子孝父慈看着在前面费力的弄着箱子的某人,想了想现在在十二楼,就她这个速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下去呢,他可不承认心里是走那么一点的不忍心。在墨玥在给自己做心里防线的时候,突然“嘭——”的重物落地的声音,把他的心神给拉回了神来。抬头看去就看到本来在曲言言手中的箱子不知道怎么掉下去。再去看曲言言,就看到她在一边跺着脚,脸上是明显的着急。其实曲言言比墨玥想的还要着急,你说要是平常自己弄箱子的时候也没有见出现这个意外啊

  • 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9章(第9章 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

    原标题: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9章(第9章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小说书名: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第9章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俩人在安语曼的强烈抗议下回到了原本的桌旁。一个吻下来,安语曼更加不敢出声了,生怕刘轩逸又对她有什么动作。让人奇怪的是,虽然她不记得刘轩逸这个人了,但是身体并不讨厌跟他亲密接触。让她本人也很是无语,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她用力的闭了下眼睛叹气,她就是个少女心泛滥的老阿姨,对着鲜肉大叔犯花痴啊。她继续用筷子倒饭,迟迟开不了口。终于过了好半天,刘

  • 唯愿与君长相依9章(第九章 谁是奴才)

    原标题:唯愿与君长相依9章(第九章谁是奴才)小说书名:唯愿与君长相依第九章谁是奴才傅青词突然很想离开这里,几个人一起走出御学,转眼便到了分别的路口。傅青良道:“五妹刚刚不是问我最近去干什么了吗”他有些神秘的看着傅青词:“四哥我这刚得了点好茶,你不是爱茶吗,走,四哥带你去品茶。”傅青词一怔,看了会儿傅青良似有深意的眼睛,笑道:“好,那青词今天就叨扰四哥了。”她转头又对傅青睿道:“睿儿,让你师傅和七姐送你回宫吧,皇姐就不送你了。”傅青溪很开心傅青良的识趣,还以为他是故意支走皇姐好让他和岳孤名单独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