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阴婚,魂不守舍》之第一章 梦魇【1】

2017/11/20 0:04:2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阴婚,魂不守舍

第一章 梦魇

  “酆都白雨,阎王娶妻。活人勿视,百鬼回避——!”

犹如戏子唱戏的怪异声调响起,木门嘎吱嘎吱的打开了。

  我抓紧自己身上的被角,身体却僵硬得无法动弹,浓重如夜的睡意袭来,喉咙异常的难受,想要张嘴说话,却被冰凉的柔软猛地封唇!

湿润的舌尖在我的唇瓣打着圈,一点点啃噬我的唇瓣,我吃痛忍不住微张开嘴唇,却被突然溜进来的舌头相互纠缠着。

唇齿相依的感觉让我的双手不由得攀上他的肩膀,浑身软绵绵的像滩水软在他的胸前。原文http://www.qi-wen.com/

身上的白色“喜服”轻轻的被人撩了起来,有着一双大手在我的腰间游走着,轻轻趴在我的耳边,一口咬住我的耳垂,向我的脖间里面吹着一口气。

身子禁不住打了一个寒蝉,却很享受这样轻柔的触感。

裙摆被推到了胸前,灌进一大片的凉意,那轻微的酥痒感让我不禁弓起了身子,迎合着他的触摸这种感觉怪极了。

修长的两条大腿被他轻轻的分开,我不安的想要睁开眼睛看清他的容貌,却被一缕布条蒙住了双眼,只来得及捕捉到他左手拇指上的碧玉扳指。

低沉性感的嗓音在我耳畔响起:“我会轻点的”

  那双手好像带有魔力一般,所到之处,奇闻网让我浑身都变得敏感不已,有些难受的从嘴里面发出呻吟的声音:“唔~嗯~~~”

  那种空虚的感觉,让我不自主的想要抓住,很难受。忽然一种撕裂般的疼痛从下面传来,让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

  我赤着脚打开了房间的灯,确认刚才只是梦,我才稍稍放下心来。无力的靠着墙瘫坐在了地上,说到底,梦并非是梦,而是我十四岁那年真实发生过的。

  我叫樊音,十八岁,如花蕾绽放的年纪。

外人都不知道我家的秘密,阅读qi-wen.com每当我们家有女孩儿出生,全家人的心情必定是沉重的,没有一丝的喜悦。

这和重男轻女没有关系,只是因为多年前的人鬼契约,我们家世世代代的女子,都是要嫁给“阴人”的。所谓阴人,压根就不是人,据说是地府的鬼。

  记得小时候,我和爷爷奶奶住在偏远的小山村里,那里的人们把那个村子叫做渡村,我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只知道那里的人都相信有鬼神一说,附近的道士和尚和不少,村子里的风气到了连办喜事都要请道士或者和尚做做法热闹热闹的地步。

很小的时候,我见过我的小姑姑在夜里被强迫披上了白色的喜袍。

没错,是白色的,和多年以后我披上的白色喜袍是如出一辙。

因为她嫁的不是普通人,不穿红色,必须是白色。脸上的妆容不算好看,而是诡异的看上去很渗人的那种,脸上被粉扑得白得吓人。版权http://www.qi-wen.com/

她是被绑着进了新房的,新房不像新房,倒像是灵堂,到处都是白色的布料,连‘喜’字都是白色的纸剪的。

那一夜过去,小姑姑再也没有睁开眼,她的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布满了青青紫紫的伤,特别是下体那个部位,简直是惨不忍睹……

  我们家的人和村子里的人来往甚少,就是为了不让这个世世代代都要执行的秘密被外人知道,奶奶说,一旦得罪了‘阴人’,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时隔这么多年,我还依稀记得当小姑姑的尸体被抬出房间的时候奶奶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落下的泪珠,那种无可奈何的眼神,在我十四岁的那一年又出现了……

和小姑姑的尸体一起被掩埋的还有婚前‘阴人’送来给她的信物,听奶奶说每次的信物都不一样,因为并不是嫁给同一个人。

每当我们家有女子快到十四岁,信物就会凭空出现,那时候,全家人的神经都会紧绷起来,并且开始准备婚事,为此,我对信物的事记忆犹新。

  小姑姑收到信物是一枚翠绿色的戒指,透着阴森的光,而我收到的是一块白色的玉佩,上面的图案是龙。我清晰的记得,那块玉佩我没有从那间小屋带出来。

我是唯一一个在和‘阴人’结婚之后还能活到现在的,过去我们家的女子在和‘阴人’婚配之后活不过半年,更多的是在新婚之夜就死掉了。

那噩梦般的一晚之后,我被爸妈带到了现在的城市生活,就是为了摆脱那个村子噩梦般的过去。

四年了,我以为我能忘了,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忘掉自己跟‘阴人’结过婚……可最近我老是会梦到那晚发生的事,连续半个月了,我快疯了!

  刚才梦境里的一切都那么真实,就好像一遍一遍的在重复演练,那冰凉的触摸,还有那撕心裂肺般的疼,以及那抹空虚被填满之后的……

  房间的门被敲响,我惊得整个人都弹了起来,来自http://www.qi-wen.com/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差点把我吓个半死。妈妈担忧的声音传来:“小音?你没事吧?”

  听到妈妈的声音,我放下了心,正要去开门,却看见当初被我留在村子小屋的玉佩就安静的躺在门前的地板上!我吓得惊叫出声:“啊——!”

妈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我惊恐的样子,她不解的朝地面看去。当她看到那块玉佩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僵硬的。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这玉佩……可能是我不小心带到这里来的吧,没事,我拿走它,你好好睡觉。别相信疯老婆子的话,这世上没有什么鬼神。”

妈妈口中的“疯老婆子”是我奶奶,当初发生的事,家族里的人是背着我妈进行的,她念过大学,不信鬼神,但我们家的人都深信不疑。

收到信物之后,家里的长辈就把我妈骗走了,我爸知道这件事,他大概从记事起就清楚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他选择妥协。

后来我妈疯了一样的找到我,把我从那间挂满了白布条的小屋子里抱了出来,那时的我,经历了打击和惊吓,整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呈痴呆状。

阴婚,魂不守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婚 或 魂不守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阅读qi-wen.com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