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娇萌小妻宠不够在线阅读

2017/11/19 10:21:05 来源:网络 [ ]

小说:娇萌小妻宠不够

003你哥哥,他是那样的人吗?

诗媛望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深思。小说:娇萌小妻宠不够在线阅读

回到宴会厅里,也没什么精神了,汪子嫣觉得很奇怪,问她怎么回事,她却只是笑笑不语,可是,从那一刻起,她的视线就时不时地凝聚在汪子轩的身上。

听说汪子轩回国准备进入汪氏工作了,今晚宴会上多了很多妙龄女子,基本都是为了见他而来的,全是上流名门的小姐们。谭惠贤陪着女客们聊天,向儿子一一介绍应邀前来的客人。

“我哥这一回来,八成要被这帮姑婆团给包围着相亲去了!”子嫣看着眼前这一幕,对诗媛说道。

“那也不奇怪啊,你哥哥将来可能会继承你们家那么大的产业,谁不想把女儿嫁进你家?”诗媛揽着子嫣,笑着说。

“唉,将来的事情,谁都说不清啊!”子嫣叹气道,“我可不希望这家里再出现一对不幸福的夫妻了!”

“别那么悲观!”诗媛拍拍子嫣的肩膀,她知道子嫣说的是大姐汪子敏的婚事。

汪子敏的丈夫方则成是汪默枫大嫂郑洁依的继子,早年,汪默枫和大哥一起发展汪家,可是,大哥婚后一直无子。原文qi-wen.com

他去世后,妻子郑洁依根据遗嘱继承了汪家的航运生意,后来嫁给了一个法籍华裔商人,也就是方则成的父亲,方则成家中也是经营航运。

婚后两年,方则成父亲因为胰腺癌去世,郑洁依和方则成继承了方家的全部生意。当时,方则成还在读大学,汪默枫便和郑洁依达成协议,促成了汪子敏和方则成的婚事,将汪家之前的航运公司和方家的航运生意全部归入汪氏。

六年前,就在郑洁依去世之前两个月,汪子敏和方则成在里昂正式结婚。

可是,婚后,两个人时聚时散,一年很少有时间在一起生活,一个在法国一个在国内。

这段往事,子嫣很早以前就和诗媛说过。

“我真的很不想哥哥和大姐一样,因为家里的缘故而选择自己不爱的人结婚!”子嫣说道。小说:娇萌小妻宠不够在线阅读

“你哥哥,他是那样的人吗?会那样委屈自己吗?”诗媛问。

“我总是感觉他最后也会像大姐一样屈服的,”子嫣望着诗媛,“当初大姐也是反抗的很厉害,最终还不是乖乖听爸爸的话了?看她现在这样,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诗媛揽过子嫣的肩膀,笑道:“你啊,只要你自己坚持住不就好了?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你一直不都是想要这样的吗?”

子嫣却苦笑着叹口气:“诗媛,我这个人真的太软弱了,不像你,只要打定主意就会一直往下走,我不行,意志力太薄弱了!大姐个性那么强,都抵抗不了家里的压力,我哪里可以做到啊!”

诗媛握住好朋友的手,盯着她的眼睛,语气坚定不容置疑:“子嫣,你的人生是由你自己决定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干涉你的选择。所以,千万不要害怕将来会怎么样,一步步朝着你的目标前进,如果真有和家里起冲突的那一天,你就挺起胸膛,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告诉父母。他们是很爱你的,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尊重你的选择!”

子嫣破涕为笑,拍拍诗媛的手背,笑道:“也是啊!要是到时候我说不动爸爸,就拉上你来说,我就不行他还能说得过你这个优秀辩手!”

诗媛捏捏子嫣的脸颊,笑着应道:“为了好姐妹的终生幸福,就是刀山火海我也会去闯!放心好了!我保证!”

两个人都开心的笑了。

“嗳,那天晚上我被我哥扛回家了,你呢?你怎么回的家啊?”子嫣问起那晚的事情,诗媛的表情突然凝固了,沉默不语。

子嫣一看就知道出事了,赶紧把她拉到院子里。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诗媛?”子嫣焦急的问她。奇闻网

诗媛努力摇头,泪水却止不住从眼眶中翻涌而出。

子嫣不敢乱想,可是,她很害怕自己的担心是现实,害怕厄运降临到了好朋友的身上。

诗媛始终没有说出来,好一会之后才停止哭泣。

“好了,哭一下就好多了,你别担心了,我没事的,没事!”擦去脸上的泪水,诗媛强颜欢笑。

“对不起,诗媛,都怪我,我应该一直都和你在一起的,我——”子嫣也猜出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她知道诗媛很坚强,可是再怎么坚强,她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女生而已!

诗媛平静了呼吸,安慰子嫣不要自责,就在此时,汪子轩走了过来,看着她们两个神色怪异,以为出了什么事。

“讨厌,哥,你这个乌鸦嘴,别乱说话。不知道女生是很多愁善感的吗?”子嫣刚准备抬腿踢哥哥的,汪子轩适时躲开了。奇闻网

“多愁善感?这种词啊,八辈子都和你沾不上边!”汪子轩笑着说。

子嫣刚要上前掐哥哥,却被诗媛拉住了。

“今天要不是看诗媛面子,我可不饶你!”子嫣警告哥哥道。

“切,我会怕你啊!”汪子轩故意站在诗媛身旁,却对妹妹不依不饶。

自己才刚过了他的肩膀,在他身边,诗媛竟然有了一种压抑感。

“怎么?那么多美女,你看上哪个了?我去瞧瞧,要是我看不上的人,你可别娶进门哦!”子嫣撒娇道,刚才的凶样完全不见了踪影。

汪子轩不自主地看了诗媛一眼,对妹妹笑道:“你可别把老哥看成是那么肤浅的人!”兄妹俩一言一语来回,诗媛笑嘻嘻地在一旁看着。说明qi-wen.com

——看来,他应该还是不错的,毕竟是子嫣的哥哥,不会是很过分的男人吧!

诗媛这么想着。

004是自己一个人出去呢,还是——

第三天早上,诗媛和子嫣,以及另一个好朋友翁依璇一起去了经常聚会的蛋糕店。子嫣和依璇比诗媛大一岁,今年全都毕业了。

“你一个人出去读书,没有人陪着,没问题吗,诗媛?”依璇问。

诗媛微笑着摇头,嘴巴还在吸着橙汁。

“可是舅舅说要过去,把公司卖了,和舅妈去那边开餐厅,陪我读书的。”诗媛说着。

“我就知道是这样!”汪子嫣笑着说,“伯父那么心疼你的,才舍不得让你一个人去呢!”

“那我怎么办?我还是想一个人出去!”诗媛说道。

依璇边吃蛋糕边说:“你就在走之前出去外面玩上一圈,别说太远的地方,近一些也行,总之就是单独去,然后跟他们随时保持联系,让他们知道你很安全,可以照顾好自己。这样可以吧?”

子嫣点点头,说道:“好主意,你先从旅行开始嘛!单独旅行,社会治安这么好的,你不用怕啊。一步步走出去,要是一下子一个人走那么远,换做是谁都不安心的!”

被她们这么一说,诗媛突然想起来汪子轩说的事,“想好了给我电话”!

——难道说我真的要去?和他?

她的思绪回到了那天晚上,丝毫没有听见两个好姐妹在说什么。

“嗳,诗媛,你在想什么?我觉得就我这办法最好了!”依璇推推她,才把她从回忆中拉出来。

“也好啊,我回去想想怎么跟他们讲,再想个地方去!”诗媛笑着说。

话题很快又转移到了那夜的聚会。

“依璇,你没去真是太英明了,我现在后悔死了。一点都不好玩,回家还被我哥训死了!”子嫣说着。

诗媛不说话,可是那晚发生了什么,她却是知道的。

那晚,是陪着子嫣去的,可是,自己出了事,子嫣知道一定会自责死的。

唉,还是算了吧!既然是不好的事情,为什么要让大家都不开心呢!

诗媛这么想着,只是微微笑了,听着她们两个聊天。

就在此时,听到一个男生的声音:“好巧啊,美女们在这里!”

诗媛听出来是谁的声音了,也不愿打理,继续抱着杯子吸着橙汁。

原来是韩沪闵,他过来就和依璇、子嫣寒暄,他身后的几个也凑过来聊着,诗媛却是一句话都没讲过。

“许诗媛,那天晚上,你跟谁走了?怎么到后来都没看见你?”韩沪闵问。

“哦,是朋友接我的!”她只是这么答了一句,就端着杯子离开座位了,韩沪闵就直接坐过去,坐在子嫣身边,开始跟子嫣套话起来。

“诗媛,”有个人跟了过来,她却没有回头,坐在离子嫣她们远一点的位置上,那个人就一直跟过来坐在她对面。

“那晚上,你没事吧!我看你后来——”他说道。

“慕飞,别说了,我没事的!有朋友来接我,我就走了!”她现在根本不愿听别人说那晚的事。

“哦,你没事就好!”彭慕飞微微笑了,又说,“后天,我们足球队的友谊赛,你来不来?”

“我可能要出门去,所以,”她说着,不经意间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的神情那样的失望,“我回去查一下时间,要是那天还在家的话,我会去看你的比赛!”

彭慕飞听她这么说,再次恳求着说道:“这是最后一次比赛了,真的很希望你能来!”

她低下头点点头,说:“我会尽量去看的!你,加油吧!”

她这么说,就应该是可以去了,彭慕飞终于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我会的!”他突然又想起什么,问她:“明天你有空没?”

她惊讶地望着他,问:“你还有什么事?”

他的脸刷一下红了,说不出话来。

“等你想起来再说吧,我先回家了!”她这么说了一句,就起身走到子嫣那边说了几句话离开了。

彭慕飞看着她的身影从玻璃窗边走过,叹了口气。

诗媛走到街角的车站,坐上车回家。

彭慕飞已经被T大录取了,他和诗媛一直都是竞争对手,每次考试都紧紧跟在诗媛之后,没有一次超过她。诗媛隐约能感觉到他对自己是特别的,而她也经常会去看他踢球,看他比赛,可是,到底是什么感觉,她说不清楚。

坐在车上,她想着依璇的建议,应该可以吧!是自己一个人出去呢,还是——

她不想再想着那晚的事情了,需要换个环境好让心情放松一下,不能让那个禽兽破坏了她的生活!对,绝对不能!

第二天下午,汪子轩接到了诗媛的电话,她答应了他。他没有想到她真的会答应,心中竟然有一丝喜悦。

去日本,诗媛跟舅舅说是自己想去玩,舅舅非要跟她一起去,被她好说歹说劝住了。

“诗媛转眼要一个人去美国,就去日本那么近的地方,你就别担心了!先让她出去玩玩吧!”舅妈方瑜劝舅舅。

舅舅说不过两个女人,只好答应了。

这天下午,彭慕飞来到诗媛家里,当时她正在厨房里帮着舅妈一起准备晚饭。

他的身上,是学校的队服。他的身高也就一米七几,因为时常运动的缘故,看起来一点都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模样,反倒是很精神。

“原来你们早就约好了啊!诗媛,你怎么不早说呢,快去吧!”舅妈说着就推着诗媛上楼换衣服,一边请彭慕飞进屋。

刘妈端来冰饮料,方瑜看着彭慕飞,满心的喜欢,再一听彭慕飞已经被T大录取了,自然是更喜欢了,不禁在心里怪怨起诗媛了,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也不说一下!

“我们晚上有球赛,最后一场,所以,我,”彭慕飞显得很局促。

方瑜微笑着说:“放心啦,你们就去吧!等她舅舅回来我说一下就好了!”

接着,方瑜又问彭慕飞的家庭状况,原来他爸爸是做外贸的,家里还有妹妹。在方瑜看来,彭慕飞是个品学兼优、家教良好的男生,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就在方瑜这么想着的时候,诗媛从楼上下来了。

“舅妈,您又不是安全局的人,问人家那么多,小心吓到人了!”诗媛听见舅妈问着好多问题,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好好好,我不问了,你们赶紧走吧!要不然就晚了!”方瑜笑着送两个人出了门。

005坐稳啦!出发!

诗媛准备骑自己的脚踏车,却被彭慕飞拉住了。

“我骑了车子过来,你就——”他做出个请的动作。

“好啊,你坐后面,我来骑!”她直接走到他的机车旁边,取下头盔戴在自己头上。

“你会不会?”见她伸手要钥匙,他半信半疑地问。

她把另一个头盔丢给他,说道:“让你见识一下哦!我不会比你差的!”

说着,便转动了钥匙打开火,对着站在一旁的他说:“上车,兄弟,我不会把你扔到海里面的!走吧!”

彭慕飞从未见过这样的诗媛,像个男孩子一样的诗媛,不禁怦然心动,赶紧坐在后座上。

“坐稳啦!出发!”诗媛冲他喊了一声,机车就扑通通冒着烟将许家甩在后面。

她的头发只是随便扎了一下,现在被风吹得有些乱了,却好似一张网罩住了彭慕飞。他本来只是抓着座椅的,可是她的突然加速却让他在惯性作用下,一头撞上她的后背,双手也下意识地环在她的腰间。

就在那一刹那,两个人都不自觉地加快了心跳的节奏。

诗媛想要停下车子,可是他一直都是那个动作,两只手好像被石膏固定了一样不再乱动,她便继续往前走。

这样的夏日,却是最后的夏日。

不到二十分钟,两个人就到了学校。

现在是暑假,除了一些为了体育比赛或是文化课科目竞赛而在学校努力的学生之外,别的同学都不来了。可是今天晚上却会有很多人来学校,大家都是为了今晚的这场比赛。

诗媛停下车子,彭慕飞便很有默契地把车子停在车棚里,和她一起往足球场而去。

其他的队员都已经开始做最后的训练了,彭慕飞赶紧去了更衣间换衣服,可是,他的脑海中始终是诗媛的模样。

诗媛坐在看台上,无聊地看着场地。

等到彭慕飞出来,她便听见一阵尖叫声,她无声地笑了,那是为了彭慕飞的欢呼,他在学校里有很多粉丝的。因为他成绩又好,长得也很帅,而且运动也很擅长,还是校足球队的队长,喜欢他的女生相当多。他和诗媛还是连续两年“全校最佳梦幻情侣”!

他看见她了,就走过来在下面喊了她一声,丢了两瓶水给她。当诗媛返回自己座位的时候,就听见周围有几个女生嘀咕着“那不就是许诗媛吗?”“难道他们真是男女朋友吗?”“许诗媛不是自己否认过吗?难道都是骗人的?”

诗媛却不想再解释了,毕竟过了这个夏天,大家都很难再见到了,哪里会有以后?

她看着在场地上指挥队员们训练的彭慕飞,想着马上就要跟汪子轩去日本,心中却是有些凄凉。

这一场比赛,还是和过去每一场一样,彭慕飞的表现总是那么优异。而她,也像过去每一次一样,为他的每一个突出表现而鼓掌,为他喝彩。

最后,比赛结束,夜空中礼花绽放。

她准备离开了,可是,依璇告诉她“慕飞说让你去更衣间外面等他一下,可能是有话要说吧!”

“你呢,你和我一起去吧!”她说。

依璇拥抱着她,说道:“我要先去准备庆祝活动啊,等会你和慕飞一起过去就好了!”

看着依璇和其他几个女同学一起离开了,诗媛独自去了通往更衣间的通道。

她远远地站在通道口,听见一阵欢呼和尖叫声,就知道彭慕飞出来了,他也远远地望见了在灯下站着的她。

“恭喜你!今晚又是满分表现!”她对他露出难得的笑容,他却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这时,有队员跟他喊了一声就走了。

“我们走吧!你这个队长不去的话,大家会很失望的!”她转身往场外走。

因为观众都已经离开,出口的灯也关上了,只有“安全出口”那个绿牌子的灯还亮着。

她小心地往外走着,他追了上来。

这时,突然运动场里的灯也灭了,她突然停下脚步,让自己适应一下这样的黑暗继续走。

可是,她结结实实地落入了某人的怀抱。

那一刻,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是因为夏夜炎热还是什么,她突然觉得好热。

他的下巴就那样在她的肩上搭着,他的呼吸声在她听来是那么清晰。

“彭慕飞,你,干什么?”她轻声问。

可是,他没有回答,只是那样静静地站着。

在这黑暗中,一切都看不见。

“我很喜欢看你笑,你知道为什么吗?”他在她耳畔轻声诉说,“因为高一入学仪式的那一天,我迟到了,还迷路了,好傻。我不知道礼堂在哪里,又找不到人问,就一个人在校园里乱找。”

“然后,我就听见有人问我‘同学,你在干什么?’我回头看见的,就是你的笑容,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突然不紧张了。”说着,他无声地笑了。

“你把我带到礼堂的,然后我就看着你走上讲台,代表全体新生讲话!那时,我知道你才知道你就是那个满分考进来的许诗媛。”

“我很开心,能和你同班,能够每天看着你。可是,我很少看着你笑,我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说你是个很冷漠的人,说你是个只知道学习,对于别的事和人都冷漠的人。可是,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是你帮了我,让我没有害怕新的环境!”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在足球场边看到你的时候有多激动。我不知道你也会去看我们踢球,因为你会去,所以我才成为了最佳的球员。”

他继续说着,好像要把这三年来的话全都说完一样。

这些话,此刻在诗媛听来,却是那样的难受、那样的心酸。他的心情,他接下来会说什么,她已经料到了。可是,她不想他把那句话说出来。

他不知道,她每次都是用怎样的心情在看他踢球,每次都是以怎样的心情和他相处。

在自己无法给予他那个承诺之时,就不要,不要让他受伤!

006请你不要这么说!

“请你不要这么说!”她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他却是一惊,手不自觉地松了。

“我不是你想的那么好,我是个很自私,很虚伪的人,所以,请你,请你不要,不要再说了!”

“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很讨厌这样伪装着的自己,所以,请你不要把我当做你想象的那种人!”

她感觉他渐渐松开了她,却不敢面对他,即使是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她也不愿面对他。

“慕飞,对不起,我不是你想的那样,对不起!”她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样说出这句话的,只是记得那条通道,好长好长,好黑好黑,她只有快步跑出去,快步离开他。

晚风吹去了她眼中的泪,晚风中却是栀子花的香味。

为什么在这样的夜晚,总是飘着栀子花的香?

难道说,大家都在这样的夜晚失去了那个人吗?

她坐车回到家里,并未去那个庆祝会,而后来,依璇告诉她,那晚上,慕飞哭了。

是不是有些话不要说出来,会减少对彼此的伤害?

是不是有些事隐瞒起来,会让大家都不要尴尬?

或许,有些爱情,就是在这样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也许,这样的结束,反倒是最好的结局,对于谁都是!

拒绝,是因为爱,还是因为不爱?

诗媛在家窝了一整天,就准备第二天的旅行了。

第二天,诗媛按照和汪子轩约定的时间到了机场,和他一起上了飞机。

她专门挑了一个窗户边的座位,看着云层就在自己身侧,可是,今天是乌云密布,她只能看见厚厚的黑黑的云层。也许,家乡真在下雨,也许这场雨之后,这个夏天之后,慕飞可以忘记她吧!

到了东京,诗媛住在汪子轩的家里,因为汪子轩一直在工作,她便一个人拿着地图在东京的大街小巷逛着。

汪子轩此次来东京,是为了东方银行注资S银行的事务。S银行是日本重要的银行之一,银行是S财团的一个业务,虽然S财团的基础业务集中在金属和化工行业,可是S银行在日本银行业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汪家的东方银行虽然已经和一些中等的银行签订了合作协议,进入了日本市场,可是,想要真正在日本银行业占有一席之地,必须要借助像S银行这种大型的企业才行。多年来,汪默枫一直找不到机会和S银行洽谈合作之事。

去年五月份,在铜交易上的一次错误投资,使得S商社面临着亏损的危险。事件发生之前,汪子轩通过分析那半年铜的期指走向,又和美国方面的金融家联系后,告诉汪默枫S商社可能会通过拉高现货价格来带动期货的目的,抛售其手中的多头。可是,根据美方的分析来看,美国金融家是不会让S商社全身而退,如此一来,S商社将会陷入这样的一场多空大战导致的亏损。而这,对于东方银行来讲,是个绝好的机会去收购S银行。

汪默枫和自己的金融团队磋商后,在多空大战开始前就与S银行接洽,商谈注资一事。而S银行并未答应汪默枫的要求,汪默枫的金融团队和律师团在东京进行着一日复一日的谈判。一个月后,S商社这次盲目的决策让他们陷入了空前的危机,与之前的态度想比出现了巨大的反差,此时的汪氏却在逐步增加自己的注资条件。

为了顺利控股S银行,汪子轩来到东京。这个时候,S商社每天在铜期货上损失上千万美元。当时,S商社向其他的许多大企业求助,可是,对方要么是不愿陷入S的失误,要么是提出了比汪氏更加苛刻的注资条件。而汪子轩和他的团队没日没夜地研究着期铜指数走势,分析着S可能接受的条件。汪子轩与金融团队商议后,确定了最后的底线,代表汪氏亲自和S商社的代表谈判。可是,S商社还是没有接受汪氏的条件。

虽然去年失败了,可是汪默枫依旧没有放弃S银行。

事隔一年后,S银行坏账缠身,根据评估,受到去年铜期货的影响,S银行的坏账已经达到两百亿美元。今年春天,日本金融厅要求银行按照规定的时间处理坏账,否则将收归国有。汪默枫再次看到了机会,便派了汪子轩来东京第二次和S商社进行谈判。

经过磋商,S商社和汪氏签订了协议,向汪氏发行了可兑换优先股,换取了汪氏三十亿美元的注资。根据股指计算,汪氏的东方银行控制了S银行18%的股份。这些优先股可在二至二十五年内兑换成普通股,年息四厘半。除此之外,S银行还要额外付给汪氏二十亿美元的补偿。

这是汪子轩半个月战斗的成果。

六月二十号,汪氏和S财团正式签订了协议,并在东京举行了联合记者会,东方银行成为了第一家注资S银行的外国机构。

当天,汪子轩叫诗媛也去记者会现场,并派了自己的助理过去接诗媛,这是她第一次进入这样的场合。她坐在第一排的中间位置,那是汪子轩给她留的。

她坐在那里,看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向汪子轩提问,因为害怕被熟人从电视里看到自己,她专门戴着墨镜。

身边是一个美国金融时报也就是“thefinancialtimes”的记者,这位记者的问题让诗媛搞清楚了汪子轩做的事到底是什么。这位记者问汪子轩,东方银行为何要如此积极地购入S银行的不良资产?这种高风险的投资手段,与汪氏一贯的稳健作风相去甚远。汪氏就不怕自己也出现巨额亏损吗?

诗媛虽然不懂得这些专业的经济学名词背后的意义,但是她听出来这是非常危险的一次投资行为,这场投资涉及二十亿美元,在她看来这是非常大的一笔金额,汪伯伯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当记者提出这个问题之后,汪子轩只是微微一笑,用纯正的美语回答了问题。诗媛听懂了,他说,注资S银行将会加大汪氏在日本市场的影响力,并且是双方长久合作的一个良好开端,并且可以让汪氏在日本拥有更多的客户。他还说:“汪氏虽然一直行事稳健,可是稳健并不意味着保守、不敢开拓。因为,汪氏的货轮每时每刻都在地球的各个海域行驶。轮船出海,很多时候遇到的都是狂风巨浪和坏天气,汪氏在大海上没有退缩过,在金融业也会继续慎重前行!”

等他回答完毕,整个会场想起来掌声,他向所有人行礼致谢。

诗媛看着站在话筒前的汪子轩,不禁充满了极大的好奇。

007那种人缠着你,你不会赶的吗?

晚上,S商社举行了盛大的宴会,诗媛也参加了。她穿着一件纯白的Gucci低领齐膝的短裙,脖间是一款Tiffanylace系列的铂金项链,整条链子以四叶草的抽象形为基本单位,耳垂上也是同一系列的耳坠,脚上则是Prada最新款的高跟凉鞋。这身行头是汪子轩日本的助理带着她选配的,虽然不知道这一身到底要多少钱,可是,光是这些牌子,她就已经知道贵的不行了,连头发都是在银座的高级美发室做的。早上她坚决拒绝他这么做,助理却说这是汪少爷的命令,她根本反抗不得,最后就被这样子收拾了送过来。

她就好像是一个进入了王宫的灰姑娘一样,虽然身上穿着华美的礼物,心中却还是虚的很。不过,许淑媛生来就有个本事,那就是永远都不会怯场,不管怎样的局面,她都可以从容面对。

她挺胸抬头走进宴会厅,完全是一个公主的气势,可是除了汪子轩,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对于诗媛来说,这是她第一次进入这种高级别的宴会,所有来的客人,恐怕都是些达官显贵吧!她从侍者那里要了一杯橙汁,便开始四处观察。

果不出所料,她认出此刻和汪子轩交谈的人正是金融厅最高长官金融大臣,因为到东京后,她老在看日本新闻,因为S财团和汪氏的谈判搞得很热闹,而这个大臣也因此常上电视,她就记下了。和那个矮个子的日本老头站在一起,汪子轩简直就跟王子一样!

貌似谈了很久,那个大臣才被S财团的主席请走了。而诗媛正被一个莫名其妙的韩国人缠上了,那个人刚开始的时候用的是韩式日语,发现她听不懂日语后,便用了韩式英语和她攀谈。

诗媛心中极为鄙视此人,便对他不理不睬,可是那个男人依旧不停地说这说那,夸她漂亮什么的。刚好和那金融大臣谈完话,汪子轩便瞧见诗媛被人缠上了,立即走过去救场子。

“你怎么在这儿?”他过去握住她的手,表现出很亲密的样子,那男人见状,赶紧陪笑着向汪子轩道歉离开。

“那种人缠着你,你不会赶的吗?”他的声音很低,语气却是极为不悦的。

“我不理就是了,只当是某些动物叫就好了!”她倒是很镇定,不紧不慢地说着。

“你别看着这些人都这样温文尔雅,其实都,对你这种小姑娘,人家是不会有好心的!”他低声说道,却是面带微笑不停地对向他打招呼的人点头。

她扑哧一笑,道:“你也算是其中之一吗?”

“我是有原则的好不好!”他低声答道,她只是无声地笑了,并不接话。

他看了她一眼,说道:“丑小鸭一打扮还真便天鹅了,不错!”

“这可是你主动送我的,可别回头跟我要钱,我没钱还你的!”她捧着果汁吸了一口,说道。

“只是不想你给我丢人就行了!”他扔下这句话,就准备走了。

“你走了我怎么办?”她突然拉住他的手,问道。

他惊讶地回过头望着她,她赶紧放开他,说道:“除了你,我不认识一个人,我怎么办?”

“没关系,我刚才交代了助理,他会照看你的,”他一招手,走过来一个西服笔挺的年轻男子,原来就是早上带她买衣服的那个人。

“你要是无聊想回去了,就告诉他,他会送你回家的。”汪子轩扔下这句话就走了。

看着汪子轩朝着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走过去,诗媛问那个助理:“那个人是谁?”

“那是M银行的总裁!”助理答道。

“旁边的呢?”她又问。

“那是中央银行的总裁!”助理答道。

“日本中央银行?”她问。

“正是!今晚来的客人,有日本几家大银行的总裁或是高管,还有金融厅和经济产业省的高官,重大金融机构的董事长,像铃木这些财团都有人过来,还有一些在东京的外国银行的总裁,刚才跟您讲话的那位,就是韩国K银行日本分行的总裁。”助理说道。

诗媛的视线一直跟着汪子轩走,助理不停地给她介绍每一个和汪子轩交谈的人的背景,这一晚上下来,诗媛对日本的金融业终于脱盲了。

“那个呢,现在的那个!”她问。

看着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妙龄女子同汪子轩说话,诗媛问。

“哦,那是F财团的F先生和他的女儿松子小姐,松子小姐是汪少爷的朋友!”助理说道。

朋友?诗媛观察着汪子轩和那个松子,看起来也不像朋友那么简单吧!

不过,她对这些也没兴趣,没待两个小时就离开了。

汪子轩正在和松子谈话,助理就过来在他耳边说诗媛要回去了,汪子轩便点点头。

“子轩,明天去轻井泽吧,你这次来东京,咱们都没有好好见面说话呢!反正接下来的事,也不需要你亲自处理了,去我家玩几天?”松子挽着他的胳膊,嗲声道。

“嗯,这几天我还有别的安排,回国前我会去你家拜访的!”他推却了松子的邀请。

他是勉强不得的,松子很清楚,便松开他的胳膊,说道:“我可等着你呢,子轩!”

他微笑着点点头,视线却随着那个白色的小身影走了。

“你的,女伴?”松子是何等敏锐的人,一看汪子轩这样就知道那个白色的背影和他有不一般的关系。

“认识的人而已!”他只是这么答了一句,说完,便继续和别的客人交谈起来,向他们转达汪默枫的问候、期待以后继续合作之类等等。

娇萌小妻宠不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娇萌小妻宠不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猫腻,网文四大文青之首!他的小说文笔绝佳,每一本都是经典神作

    今天小海给大家说一说猫腻大神的作品集,希望大家喜欢!咳咳,首先说明一下,这个四大文青之首是小海查了资料写的,另外小海的推文i只谈作品,不谈人品!希望大家理解1《朱雀记》应该是猫腻的处女座,这是一部以当代方式续写《西游》的玄幻故事。这个才是猫腻真正的神作有没有?我记得当初看朱雀记的时候,简直就大热天喝下一碗冰糖莲子粥一样舒服啊,朴实简单的文字,字里行间的幽默味道,轻松愉快甚至带点恶搞性质的情节设计和人物关系,即使是章节名的县城省城围城倾城焚城梵城空城,现在看来如此的充满灵性啊。更别提其中那么重复一

  • 田园乐八首

    其一浣溪沙·鸡冠花昂首云天血样红,开张叶叶力无穷。雄鸡一唱立秋风。不慕百花柔媚态,独留满树劲刚容。羞惭饮露泣秋蛩。【注释】蛩,指“蝉”。其二三台令·苇圃独步,独步,路转当年苇絮。当时苇帐藏身,酣睡不归恼人。苇去,苇去,玉蜀稀疏无趣。【注释】玉蜀,指“玉蜀黍”。其三生查子·剜葱晨光映露时,汗露齐湿土。入土白根长,剜葱浑劲鼓。西山日落时,绳系百千股。载去待称量,换得几辛苦。其四浪淘沙·暑热田亩变滩涂,浅处成湖。霏霏秋雨浸穿庐。云幕倩谁撕扯去,喜见晴图。连日秋阳毒,暑气蒸炉。夹衣才裹又褫除。愿烤秋阳红

  • 夯实人才基础强化队伍建设

    一位省委组织部长提出的“组工六问”,值得我们深思!人才,是富国之本、强国之基,是实现民族振兴的战略资源。对于要如何构建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笔者认为,要在选拔使用、培养储备、管理监督、栓心留人等方面深入研究、找准症结、同向发力,着力强化人才队伍建设,打赢人才争夺战。要严把选拔关隘,解决好人才“不足”的问题。要严把笔试面试关,秒杀“作弊”干部;要严把体检考察关,筛查“带病”干部;要严把民主评议关,挡住“务虚”干部。要请群众来为选人用人“把脉”,识别出“千里马”;要把群众呼声作为最准确的选拔

  • 深圳御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年轻的深圳不仅在2016年人均GDP超过2.5万美元,鹤立鸡群,而且还拥有数以百计上市公司与众多的高新技术企业。经济活跃、国际视野、市场规范、金融科技创新是深圳的标签。深圳的年轻不仅在于城市本身,更在于人口结构。比邻香港的深圳海纳百川、对新生事物敏感,当代艺术有着广泛而深厚的接受群体和较好的共鸣。深圳市场即将成为中国主要的艺术品市场。阳光科创中心:位于南山区东滨路与南新路交汇处,紧临前海门户,周边交通便利,配套完善。经由南山大道、滨海大道、北环大道、深南大道、深圳湾西部通道及广深沿江商速,可快速

  • 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300人牵手

    本网讯5月20日,“千岛湖”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在维多利时代城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相亲牵手盛宴。此次相亲节由共青团呼和浩特市委员会、呼和浩特市广播电视台共同主办,世纪佳缘呼和浩特体验店、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员会承办。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活动依然延续了往届“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健康、向上”的价值取向,引导广大青年树立正确的恋爱观,以真诚的态度去面对恋爱与婚姻。为了更好地响应团中央为大龄青年脱单的号召,为适龄单身青年搭建良好的交友平台,丰富青年业余文化生活,展示首府青年真诚乐观、积极

  • 《书画家》专刊名家力作欣赏:陆小和

    陆小和,安徽合肥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亚明艺术馆馆长。作品曾参展中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览(中国美协主办)、第八届全国美展(中国美协主办)、当代中国青年书画展三等奖(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作品赴美国纽约展(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获奖作品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展(中国美协主办)、2007马来西亚国庆50周年国际艺术邀请展(吉隆坡)、水墨境域——中日友好书画交流展(东京)、新徽派美术走进奥地利中国画八人展(2011维也纳)、交融·绽放——长三角地区美术作品学术提名展(20

  • “王琨·牛”展览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开幕

    “王琨·牛”展览于2018年5月20日下午3时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隆重开幕。王琨·牛开幕时间:2018年5月20日15时展期:2018年5月20日-6月19日展览地点:方圆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酒店桥路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D06-3)出席开幕式的嘉宾名单:钟涵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水天中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苏高礼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杨飞云先生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油画院院长徐里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贾方舟先生著

  • 纪晓岚:太后过生日,和珅请人代写祝寿诗,写的却是千年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