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无极四方在线阅读

2017/11/19 9:56:5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无极四方

第三章 断案

这俩小子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也不笨,在镇长追问的时候,他们都说是有个神秘人将其打伤的,并没有直接说出是童天义所为。来自http://www.qi-wen.com/

因为他们知道一开始就是他们有错在先,真要对质起来他们一点便宜也占不到。

先不考虑童天义的父亲是尚武堂的武教,就是童天义临走时看他们的那一眼就足够让他俩闭嘴不说话。

镇长觉得其中定有蹊跷,奈何这两人一口咬定自己是被神秘人趁其不备袭击所致,至于神秘人长什么样他们也没看清。

在镇长下令彻查此事的同时,童天义正在自己房间里回忆着不久前发生的一幕。他自己也没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本来身受重伤原本要死去的自己竟然复活了,而且自己体内好像多了一股神秘力量。

那股力量温暖和煦,就像初晨的阳光,令他浑身暖洋洋的,并且这股力量已经修复了他体内的伤。

不过这力量好像并不受自己控制,在打伤杨杰和杨明磊之后,他再想使用却是做不到了,那股力量已然消失不见,仿佛自己体内从来没有过似的。小说:无极四方在线阅读

童天义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也不是全然没有变化,他的眼睛比以前更加锐利了,可以发现很细微的痕迹,甚至可以看清蜜蜂的振翅动作!所有之前不可能看清的东西现在在他眼中都显而易见。

对此童天义也是高兴不已,自己又反复实验了好几遍,都是如此。

这件事一定不能告诉别人,对父母他也打算先将这件事隐瞒起来。“还说我不能参加成人礼,我一定证明给你们看!”童天义一边认真观察屋里的一只苍蝇,一边自言自语说道。

“义儿,快出来,你看你父亲给你带什么回来了。”童夫人在门外喊道。

童天义换了一副漠不关心的表情,走到院里,看到父亲一脸高兴正牵着一匹红色的小马,并且用毛刷不断给他梳洗着毛发。奇闻网

这是一匹枣红马,体型较小,一看就是一匹未成年的小马。童天义顿时没了兴趣,这样的小马在镇上多的是,并没有什么不同。他认为这样一匹马来做自己成人礼的礼物,父亲未免也太草率了。

“不会是父亲这两天外出太忙,给忘了吧?之前还天真的以为父亲这两天外出是给自己准备礼物去了,唉!还真是想多了啊!”童天义叹了口气,也懒得搭理父亲,转身又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天义是怎么回事啊!我废了两天功夫给他准备的成人礼礼物他竟然连看都不看一眼!”童泰武有点生气的看向一旁的夫人。

“这孩子一直想参加镇上的成人礼,偏偏你又不同意,他可能是因为这个生气吧。”童夫人很无奈,其实她一眼就看出自己儿子是因为什么生气了。说明qi-wen.com

说实话她也有点生气,义儿的成人礼是多么重要的事啊,童泰武竟然找一匹未成年的枣红马送给他当礼物,确实有些草率。

“哦,还好不是因为我送他的这个礼物不满意。他不能修炼武学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会害了他自己。等到成人礼过后你就跟他说明原因,也是时候让他知道了。”童泰武一脸凝重的叮嘱夫人。

“武哥,这是不是有点早了,他还只是个孩子。”童夫人脸色更加凝重。阅读http://www.qi-wen.com/

“明天过后就是成人了,既然早晚都要面对,那就早点告诉他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好,知道了,让我想想怎么跟他说。不过,武哥你真要吧这匹马送给义儿?我看还是把我的乾坤镯给他吧。”童夫人显然没有看好这匹枣红马。

“不行!那乾坤镯是你的本命镯,离开它你的修为就会慢慢退化,容颜也会以倍于常人的速度衰老,还是你自己留着吧。”童泰武一听自己夫人要做这等傻事脸上怒容满布。

“可是……”童夫人还想说什么,但是一看自己夫君满脸怒容瞪着自己,也就不敢再继续往下说了。说明qi-wen.com

“我们既然不打算再回那个地方了,这乾坤镯你就必须留着。再说了我送他的这匹马可是我废了两天功夫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你别看它不起眼,其实……”

还没等童泰武说完的,“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童泰武的话。

“你等等一会再跟你说,我先去看一下是谁。”童泰武快步向门口走去。

来人正是镇长家的护院,要求童泰武立即去宗祠那边勘察情况。

“夫人,你好好劝劝天义,别让他难过了,我去去就回。”童泰武看来人着急,也就没跟自己夫人做过多解释,径直跟着来人向宗祠方向赶去。

在来的路上童泰武已经从护院嘴里了解了个大概,镇上竟然会发生这种事,童泰武也是相当震惊。

童泰武知道,镇上人虽然都练功习武,但这都是锻体级的修士,一击之下是不可能对锻体三四级造成那种伤害的。

“武教,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干的?”虽身为护院但是此人修为在陡河镇修为绝对排得上前十,乃是锻体八级的高手,所以他也看出那神秘人绝非一般。

“杨杰、杨明磊虽然平时好欺凌弱小,但是他们修为都不低。究竟是怎么回事,还得我现场看看他们的伤势再说。”童泰武心想难道是送去其他宗派中学成归来寻仇的,因为这两人仗着是镇长的儿子平时作恶多端,不排除这种可能。

那两人因为伤势太重,不能将其移动太远,只得就近安排到宗祠旁的几间空屋暂时救治。

童泰武走进一看,脸色瞬间就变了,因为他不但认识这种伤,更是无比熟悉!

镇长在一旁看到童泰武脸色不对,“武教是不是识得这种伤?”

“在下确是识得,只是这行凶之人并不是我们镇上的,据我所知镇上还没有人厉害到可以用源力伤人的。”童泰武解释道。

“真有高人来到我们这偏僻小镇了?但是为什么会对我儿下手呢?”镇长也知道所谓源力即是突破锻体境之后进入神武境的人才可以凝聚天地灵力形成可以供自身使用的源力。

全镇有三名锻体九级的高手,分别是镇长、童泰武和杨紫琳家的客卿。

镇长自不用说,停留在练体九级已经接近十二年了,一直想突破至神武境,但终归不得法。

童泰武本就不是陡河镇的,来自外界自是见多识广。在之前与镇长比试中打了个平手,所以大家都认为他的修为也在锻体九级,只有镇长知道他的实力恐怕不止于此。

再说紫琳家的客卿,此人乃是紫琳的三叔在外界宗门请来的客卿,名叫辛宫。他平常一直跟随在紫琳三叔身边,今日正好在镇上,因为是外界之人定也是见多识广,现在也被镇长请来勘察现场。

第四章 囚禁

那辛宫据说是小紫琳的三叔杨桐在外经商时从远在西晋大陆南方的虚云宗请来的贵客,他平常吃住在杨桐府上,为杨桐护送商队外出经商。

他的实力没人知道,只是他自称修为在锻体九级。童泰武每次看到此人,总觉得这人浑身透着诡异,他在西晋大陆上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虚云宗这一宗门。

起初童泰武也怀疑此人来到陡河镇另有所图,不过在他观察了两个月后,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此时辛宫也在一旁说道,“这伤绝不是锻体境的武者可以造成的,正如武教所说此乃源力所伤,只有达到神武境之后才有这种实力。”话说完之后有意的看了童泰武一眼。

童泰武稍稍有点心虚,但很快又镇定下来。从外表看此伤确是源力所伤,不过看这种伤的灼烧程度,并且在伤口上还残留有一丝火属性。

能够造成这种伤的还有一种可能,但是他可以确定在这西晋大陆上应该无人知晓。只不过刚才辛宫看他的那一眼,他又有点心虚了。

不过经过他们的一番分析,最终几人一致认为造成此乃镇外宗门之人所为。同时镇长下令严查镇中过往商贩及往来的陌生人。为了明天成人礼能顺利举行,增派人手对宗祠和校场进行巡逻。

这件事也算是有了着落,童泰武暗暗松了一口气。在安排完镇上的工事之后,他急忙向家中赶去,推开大门进去反手将大门紧闭。

童夫人听到声响后迎出来,“夫君为何如此紧张,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将天义叫出来!我有话要问他。”童泰武声音比平常高了不少,而且带着怒气。

“这都快三更天了,天义他刚睡下,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武哥你还是先吃些东西吧。”童夫人也看出童泰武脸色有些难看,她以为肯定是童天义又在外边闯了什么祸,只得好言相劝。

“夫人有所不知!来来……”说着童泰武将夫人拉进内堂,关上房门。

“夫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如此紧张?”童夫人也意识到可能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

“你可知今天镇上发生了什么事?”

“妾身整天都没出门,不知有何事发生。”

“镇长的长子杨明磊,还有与他一同的杨杰,两人遭神秘人袭击身受重伤。”

“据我所知这两人在镇上横行霸道,想必是仇家寻仇暗中偷袭所致。”童夫人显然也知道这两人是何做派,所以并没有太过惊讶。

“夫人可知他们所受之伤,是什么造成的?”

“夫君请讲。”童夫人示意童泰武继续说下去。

“那伤从外表看是神武境武者修炼出源气之后所造成的。但是别人看不出,我却一眼就认出了,那伤乃是我火焱一族赤火眼所造成的。”童泰武越发的激动了。

“啊!竟有此事?难道是……”童夫人一听也是惊讶异常。

“对!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说出自己猜想之后童泰武反而镇定了下来。

“不可能啊,火焱一族的天赋觉醒必须有神力加持才行。再说了义儿还未成年并没有修炼武学,怎么可能会觉醒天赋呢?”童夫人很快否定了童泰武的猜想。

“就是这一点我无法确定,所以才想着让他出来问问他究竟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他干的。”

“他已经睡下了,今天就算了吧,夫君大可不必如此。就算是义儿天赋觉醒了,只要我们多加引导在这么偏僻的小镇上也不会有人发现的。”童夫人不以为然。

“就先如夫人所说,这件事一定谨慎对待,绝不能有其他人知道,不然怕是会引来杀身之祸啊。”童泰武一脸严肃。

只是在他们说完的同时,院里梧桐树上落着的一只乌鸦,扑棱了几下翅膀飞走了。

一夜无事,翌日清晨。校场上人山人海,所有准备参加成人礼的一百多名孩子以及在场观礼的人员已经基本到场。在裁判席上缺了一位重要人员,正是童泰武。

童泰武此时正在家中质问童天义之前发生的事呢。只是童天义矢口否认,他说自己从来都没有与那两人有过矛盾,再说自己又不曾习练武学功法,怎么可能打伤两人呢?

童泰武黑着脸,突然出手袭向童天义,速度之快以童天义的是断然不可能躲过去的。

但是童天义竟然轻而易举的就躲过去了。动作行云流水,仿佛早已预知童泰武要出手,而且已然看透他的所有动作。

童泰武收手,黑着脸,怒目而视。顿时吓的童天义低下了头。

“还不承认?说!”

童天义本来还想嘴硬,但是刚才没有防备之下,中了父亲的圈套。这下是不想承认也不行了。

童天义知道躲不过去了,只得悻悻的低下头,吞吞吐吐的说道,“他们两个是我伤的,但是是他们欺负我在先,我都快被打死了!不得已才还手的。谁知道他们伤的那么厉害。”

“这么说他们两个知道是你所为?”童泰武一听脸上顿时变了颜色。

“嗯。”童天义生怕父亲再发火,也不敢多说,只能点头答应了。

不过不答应还好,只见童天义怒目圆瞪,抬手就要打童天义。

一看父亲发怒了,童天义也不敢再躲藏,只得闭上眼睛等着父亲的手掌落下。

幸好这时童夫人及时出现,连忙拦了下来。“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打他也没用。”童夫人及时将童天义护在身下。

“唉!我们好不容易才……,若是此事传扬出去我们全家都会有杀身之祸!”童泰武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也未必,我听说那两人并未将义儿说出来,显然是有所顾忌,我觉得我们大可不必太过担心。”童夫人慢慢劝导着童泰武。

“这样,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主持成人礼,顺便打听一下口风,如果此事泄露出去我们也好及时应对。”

童泰武一想,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在童泰武转身要出去的时候,童天义说道“父亲,我也想去参加成人礼。”

“不行!你还嫌惹得事不够大吗?今天你就给我好好在家待着那也不许去!”童泰武一听显然更加生气了。

“母亲……”童天义近乎于撒娇的语气求着童夫人,希望母亲此时能帮自己向父亲求求情。

这个方法对于以前的童天义真可谓是屡试不爽,不过这次童夫人并没有打算替他求情。

“把他给我关进密室,在我没有回来之前,决不能放他出来!”童泰武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童夫人无奈只得带着童天义进到密室中。

第五章 陡生变故

“母亲,咱家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间密室啊?”童天义看到在他母亲的丹房正中央的一块石板是可以移动的。

竟然在丹房的下边有一间密室,密室的布置十分简单,里边多放着些陈年不用的杂物,只有密室中那张桌子还算干净,应该是有人经常使用的缘故。

童天义环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这间密室充其量也就是个杂物间,只有上方一个出口。

童夫人将他带进来之后,安慰了几句,让他不要担心。“等你父亲消了气,为娘自会替你求情!成人礼你就先不要去了,免得被你父亲责罚。”

“母亲,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从小不让我练功,为什么我突然那么厉害了,为什么父亲会如此生气,你快告诉我,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童天义把困扰在自己心中多时的疑问都一股脑的问了出来。

他希望母亲能一一回答他,只不过母亲听后只说了一句话,“不是为娘不告诉你,只是我和你父亲不想让你有任何危险。你只要知道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就行了。”童夫人越说越伤心,她强忍着眼中将要滴落的泪水,快步走出了密室。

只留下童天义一人在密室中,而且石板下的门也已经被童夫人反锁了。

童泰武赶到宗祠校场的时候,现场已是人山人海,裁判席上也只缺他一位了。镇长席位正对着校场,几位镇上德高望重的家老也分坐两旁,由于童泰武并非杨氏一族,所以他以及辛宫分别落座在裁判席的最末两个,辛宫的肩膀上还落着一只乌鸦。

所有人员已基本入座,前来参加成人礼的少男少女被划分为四组,除了重伤不能前来的杨杰、杨明磊和被关进密室的童天义,人数总共一百二十人。

赛制按照两两抽签决定,每组各派出一名代表,抽签决定自己的对手组。然后再由每组成员抽取自己的数字,抽到相同数字的即互为对手。

在观礼人群里一个身材娇小灵巧的身影,一直来回寻找这什么。只见她对这参加成人礼的人员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之后依旧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然后很是失望的坐回到位子上去。

“怎么没见天义哥哥前来参加成人礼呢?”再看这个正在犯嘀咕的小姑娘正是杨紫琳。

她长的天生丽质,而且十分活泼可爱,比童天义小了三岁,虽然还未成年但嫣然一副美人胚子,平常最喜欢缠着童天义。

这不,听说童天义今年也到了该参加成人礼的时候了,她早早的吃过早饭提前就等候在观礼席上,只为了可以为自己的天义哥哥加油打气。

谁知道童天义竟然没有来参加,再看裁判席上师傅童泰武已经落座了,不过并未发现师母的身影。小紫琳觉的可能天义哥哥和师母就快来了,兴许在来的路上呢,自己再等等。

过了片刻成人礼正式开始,镇长宣布了比赛规则,又对这帮即将成人的孩子们表示了祝福。

在讲话的最后镇长宣布,今年获的前十名的少男少女皆可进入宗门修行,学习更高深的武学功法。今年前来招生的宗门有凌云山、缘福宗、竹玉门,虽然都是西晋大陆上的小宗门,但是比起现在的陡河镇强了不知多少倍。

所有镇上的人也都以能进这几个宗门为无上的荣耀。

“真是急死人了!天义哥哥怎么还不来!”眼看成人礼就要如期举行了,小紫琳还没有等到天义哥哥的身影,她有点坐不住了。

此时童天义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去参加成人礼了,正在密室中百无聊赖的东瞅瞅西看看。

童泰武落座之后并没有听到任何人说起之前发生的事,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恰在他暗自庆幸的时候身旁的辛宫转头看了一眼自己。

童泰武注意到此时的辛宫眼中流露出轻蔑的神色,使得童泰武浑身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成人礼如期举行,由于防止有人闹事,镇上增排了巡逻的人手,到现在成人礼进行了几个时辰都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哎呀!天义哥哥怎么还不来啊!我得去找找他。再不来就没有机会进入宗门修炼了。”虽然童天义就算去了也只有挨揍的份,但是小紫琳依旧崇拜自己的天义哥哥,认为他也一定可以前往宗门学习修炼。

就在小紫琳准备起身去寻找童天义的时候,辛宫肩膀上的乌鸦突然拍打着翅膀飞走消失不见了。

童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正在出神的童夫人,待她开门之后发现来人自己并不认识。

“童夫人,武教让我来请你去宗祠校场观礼。”童夫人应了一声,心里犯了嘀咕,不是说好让我在家看着义儿嘛,怎么这会又让我去观礼?莫非是夫君听到了什么风声,让我去观礼席上打探消息的。

童夫人肯定了这一想法之后,也来得及管童天义,就匆匆跟着来人向宗祠校场走去。

在童夫人与那送信之人出门之后,恰巧被前来寻找童天义的小紫琳发现。

小紫琳心想“既然童夫人都去了,为何还不见天义哥哥呢?”

待到童夫人跟那送信之人走远后,小紫琳偷偷来到童宅门前。由于童宅并没有管家及看门护院之人,小紫琳轻而易举的进到童宅内部。

因为自己平常也经常跑来找天义哥哥玩,所以对童宅内部环境相当熟悉,她径直走到童天义的书房寻找,然后又在院里小声的叫了几声天义哥哥,除了发现院里多了一匹枣红马,其他一点变化都没有,更没有发现童天义的人影。

无奈她只能寄希望于童天义现在已经到了校场,可能已经进行比赛了。

这么想完小紫琳觉的确实有这种可能,她不希望错过天义哥哥的比赛所以她稍稍的出了童宅向校场跑去。

就在她刚离开童宅之后,有一群黑衣武者来到童宅,破门而入。

这一群武者约七八人左右,修为个个在锻体七八级,这帮人闯入童宅之后,将童宅翻了个底儿朝天!在没有任何发现之后快速离开了。

这时在校场裁判席上的童泰武发现远处自己的夫人正在向这边走来,“嗯?不是说让她看着天义嘛,怎么跑这来了?”

童泰武也是一阵嘀咕,“肯定是经不住那小子的花言巧语,心软了,来替那小子求情的,这女人啊……唉!”

童泰武心中也想了个大概,转眼见夫人已经来到身后。

童夫人凑到童泰武近前,小声耳语了几句,只见童泰武脸色忽变。

“我并没有派人去找你啊!”本来是低声的耳语,现在童泰武差点就喊出来!

第六章 人间炼狱

此时在一旁注视着校场比赛的辛宫,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微笑。

童泰武并未察觉身旁辛宫的变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只道是,“坏了,天义有危险!”

身后的童夫人被童泰武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愣!

就在童泰武分心,童夫人愣神儿的瞬间,身旁的辛宫突然起身,手中数根飞针齐出,直接钉向两人的死穴!

紧接着空中一道红光闪过,守卫在校场外的巡逻人员突然倒戈相向,将校场里的人团团围住,现场乱作一团。

再看这些人根本就不是镇上的人,由于之前缺乏人手,镇上几位家老临时向拥有护卫商队的杨桐借调的人手。

其实连杨桐也一直蒙在鼓里,这群人少说也有七八十人,而且修为皆不低。这群人都是他命辛宫在外地招募的能人异士。

镇上除了老落病残,其他所有人基本都聚集在校场上。其中不乏有修为较高之人想要反抗,无一例外皆被斩首。

这批人并非只有表面看上去的这点修为,其中绝大多数都隐藏了实力。

镇长看出这帮人非同一般,赶紧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切不可白白送了性命。

“好一个童泰武!你以为你隐姓埋名我就不认识你了?火焱一族的少族长!武童!”辛宫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哼!我早就该猜到你有鬼,以绝后患的,都怪我大意了!落在你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你最好不要滥杀无辜!”童泰武被金针钉住穴道,此时除了说话一动都不能动。

童夫人在看到这帮人滥杀无辜后也是气的咬牙切齿、脸色发青。

“武族长,你也知道在下只不过是奉命行事。”辛宫说完一挥手,那批神秘人接着对着镇民展开了一场肆意屠杀。

童泰武咬牙切齿,怒目圆瞪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道,“辛宫你究竟是何人!我已经说过了,我们跟你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为什么还要妄杀无辜之人!”

“呵呵,只带走你们两个还不足以让我回去交差。我整整下界潜伏了十年!如果就这样回去交差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十年的时光!我知道你们还有一个孩子,赶紧将他交出来!”辛宫面目狰狞早已不是之前那副模样了。

“你!他还是个孩子!而且一点修为都没有,不会对任何人构成威胁,我求你放过他吧!”童夫人眼含泪水祈求道。

再睿智的女人在涉及到自己孩子的时候,都会变得六神无主,显然童夫人也不例外。

“哼,谁都知道斩草要除根!你不说是吧?在场的可不止一个孩子!你看他们都跟你们的儿子一样,本来他们可以不用死!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们!因为你们的孩子!”辛宫面目狰狞,一挥手校场中央的两名少年瞬间人头落地,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此时校场中的人们再也控制不住了,人们愤怒到了极点,群起反抗。但是奈何实力悬殊,只有被杀的份。整个校场哭喊声、打杀声、哀嚎声不断。

童泰武脸色胀的通红,咬着牙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我说!”

听到童泰武说出这两个字之后,一旁的童夫人险些晕倒过去,但是她并没有出声阻拦,因为她也是明事理之人,懂得牺牲一个来挽救更多性命的道理。

“你怎么才能让我信的过你,在我说了之后你能放了在场的所有人?”童泰武不傻,他也知道就算牺牲自己儿子的性命也不一定能保住在场所有人。

“武大族长,你觉得现在是跟我谈条件的时候吗?”辛宫不怒反笑。

“现在所有人的性命都攥在我的手中,只要你不说我就没隔一刻钟杀十个人,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葬送这整个陡河镇!”

就在刚才那些巡逻士兵倒戈相向的时候,杨紫琳正好返回宗祠,在接近校场时她突然听到又打杀的声音,小紫琳意识到肯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她小心翼翼的接近校场,躲在宗祠的墙角处向校场望去,只看了一眼就令她终身难忘!这犹如人间炼狱般残忍又血腥的场面将她清澈纯洁的心灵击了个粉碎!更是在她脑海中烙上了血腥恐怖的记忆!

她想喊,她想哭!但是自己意识中仅存的一点理智让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她不能动!她是全镇的希望!她要找到天义哥哥。

小紫琳用仅存的那一点理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伏在角落里一动不动,仔细倾听着校场里的每一句话。

在熬过了两刻钟之后,童夫人终于开口了!“他在密室中,他在密室中!求求你们放过那些无辜的孩子!求求你们了!”童夫人大声哭喊着,声音几乎要将她的喉咙撕破。

“密室在什么地方?说!”辛宫此时就是个杀人狂魔,他已经不配称作人了。

童夫人此时已经近乎疯癫了,反复重复着求求你们。

“在丹房!”童泰武铁青着脸。

小紫琳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忽的起身就向童宅跑去,恰好小紫琳之前修炼的绝技乃是杨家祖先三兄弟中老三的成名绝技“风之神迹”。

镇上虽然都为杨氏一族,但是延伸到后来,慢慢的分成了三个大的家族。分别是杨氏三兄弟的后人。

老大老二的流传下的绝学较多较杂,虽然招式功法众多,但没有一种足以傲视群雄的,虽说老三家族留下的功法也不少,但有一种就是被称作“风之神迹”的功法足以傲视群雄。

小紫琳身为嫡氏子孙,自然有机会学习。而且她是年轻一辈中将“风之神迹”练至出神入化的第一人!

现在危急关头,她更是将这一功法发挥到极致。

几个起落之后,就落进童宅。她迅速进入丹房,但是百般寻找无果之后,她听到院中有马的嘶叫声。

小紫琳以为那帮坏人这么快就来了吗?无奈她只得先退出丹房,在她退到后院时她发现一匹枣红小马正对着自己嘶叫,并不断抬起前蹄像是在示意自己。小紫琳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能救一个是一个,要不然这匹马一会也得遭殃,“我放了你,你赶紧走吧!”

在小紫琳解开缰绳的一瞬间那匹小马直接跑到丹房前的一个花坛处,又是一番嘶叫,四个蹄子上下跳动。

小紫琳忽然意识到是不是开启暗门的机关就是这个花坛。她一试之下,果然,随着花坛的转动暗门慢慢打开。找到密室暗门所在,翻身下到密室中。

因为这间密室深居地下,隔音效果极好。所以刚才在那帮神秘武者进入童宅搜捕之时,身在密室之中的童天义并没有察觉到。

此时的童天义正在密室中查看父亲早年写下的一卷手札。他正看的入迷全然不知外边已经有几十人因为他而惨死。

第七章 枣红小马

这卷手札是他刚才百无聊赖之际,在一堆布满灰尘的书籍中发现的。手札中记载了父亲早年间练习的一些上乘功法,其中甚至有母亲一些关于驭鼎炼丹之术的记载,这卷手札乃是集两人大成于一身的功法典籍。

“真是好东西啊!”童天义虽然没有正式学习过武学功法,但是也常常从小伙伴口中得知一些关于修炼的秘诀,所以他现在基本可以看懂这部手札。

小天义正在入迷呢,突然密室门被打开,一个身影翻身而下。

他自然认识小紫琳,看到小紫琳时还有点纳闷,“怎么?我家的密室就连我之前都不知道,这,你都能找到!厉害了!”童天义半开玩笑道。

不过他一下看出紫琳脸色极差,进来之后不由分说,拉起童天义就向外跑去。

童天义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拉,瞬间就懵了。

“唉唉!你干啥呢?抢亲也没有你这么着急的!”平日里跟小紫琳开玩笑都形成习惯了,现在不明所以,他照例来了这么一句。

小紫琳一听,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不过一边哭还是不忘将童天义向外拽。

“别哭啊,有啥事你慢慢说。唉,等等,我带上手札。”童天义习惯了小紫琳的无理取闹,平日里也拿她没办法,现在只好先跟着他出了密室再说。

小紫琳将童天义带出密室,带着他以“风之神迹”飞奔,虽然“风之神迹”被大打折扣,但终于算是有惊无险,在那帮坏人赶到之前他们躲了起来。

在出了密室之后童天义就发现不对劲了,自己家中摆放整齐的各种物品,皆被打翻在地,院子里也是凌乱不堪,不过来不及多问,小紫琳死死的抓着他飞身出了大门。

待到小紫琳停下身形之后,童天义迫不及待的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家那是进土匪了嘛!我父母没事吧。”

由于小紫琳从小习武,论胆识还是比手无缚鸡之力的童天义强那么一点点,刚才慌乱,现在反而冷静了许多。

“伯父伯母暂时还没有事,他们现在找的是你!他们要杀死你!”小紫琳说着说着就又哭了起来。

“紫琳不哭,天义哥哥在,没事的!你慢慢说。”童天义心中打鼓,但此时只能强装镇定。

“成人礼!校场,出事了。他们抓了伯父伯母,杀了好多人,还要来杀你,我们赶紧躲起来……”小紫琳紧张的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那些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童天义见小紫琳语无伦次,不待她说完,直接就问了出来。

“是我三叔的客卿,他是个坏人!我三叔也……”小紫琳从小父母双亡,靠自己三叔扶养成人。此时他的三叔也被坏人抓起来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是那个叫做辛宫的家伙!”童天义沉吟道。

在一群黑衣武者赶到后,他们发现丹房的密室石门开着,里面空无一人。

“一群废物!要你们有啥用,连个小孩都抓不住!给我继续搜,一定要把他找出来!”辛宫大发雷霆。

小紫琳与童天义躲在童宅附近的暗处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仗着小紫琳的“风之神迹”,每次都能提前躲避黑衣武者的追踪。

童天义想去宗祠校场那边看看,想着能不能趁机将自己父母救出来。他示意小紫琳带着自己先赶到校场附近。于是小紫琳施展“风之神迹”,起落间到达宗祠一间房檐之上。

这里最是隐蔽,而且还能看清整个校场上所发生的一切。

越接近宗祠越是感觉到风中夹带的血腥气味。饶是童天义做好了心理准备,在他真正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也差点晕厥过去。他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央站立的父母。他们被多个黑衣武者团团围住,那个叫做辛宫的,正在训斥着手下。在他们的周边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名镇上的村民。

校场正中原本前来参加比试的少男少女此时也被屠杀殆尽,几百人的队伍现在只剩寥寥数人,周围哀嚎哭喊声不绝于耳,鲜血几乎染红了整个校场的地面。

这人间炼狱一般的存在,使得童天义愤怒到了极点,悔恨的泪水一滴滴的滑落脸颊。他恨自己没有用,恨自己不会武功,恨自己救不了父母,恨自己救不了平日好好待他的一干无辜镇民。

他捂着小紫琳的嘴巴,不让她哭出声来,他一个堂堂男子汉,都抑制不住,更何况比自己小几岁的紫琳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自己身旁多了一人!童天义汗毛直立,心想完了,自己没有机会替父母报仇了,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但是在等了片刻之后,依然不见身后有所动静。

他强忍着怒意慢慢转过头来,这一看之下着实被吓了个不轻,自己身后站的竟然不是人!

小紫琳此时也回过头来,也是吓了一跳,两人身后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童泰武送给天义的成人礼,一匹枣红小马!

童天义跟随着小紫琳也是来来回回换了几个藏身地点,实在没有想到一匹普通的马竟然能跟上施展了“风之神迹”的小紫琳,而且它还跟他们上到屋檐上了!

童天义立马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校场也没多想,直接翻身下地,顺便将枣红小马拽了下来。

“太悬了!还好没被发现!难倒这匹马会飞?”童天义带着小紫琳躲到屋后,看了一眼小紫琳说道。

“对!我想起来了,就是这匹马带我找到你的。真是一匹通灵的马!”小紫琳回忆起紧急关头是这匹马带她找到机关入口的。

“一直跟着我们,还能上房顶!难道你会飞?”童天义看向那匹马,狐疑道。

不过在他说完之后,那匹马竟然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他了。

“真通灵!你…能听懂我说的话?”童天义第一次遇见这种怪事,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了。

那匹枣红小马又点了点头。这下轮到小紫琳高兴了,“竟然是传说中的灵兽!我以前听三叔说起过,有的野兽是可以通灵的,他们能听懂人言,也拥有各种本领,不过那只是传说,在我们西晋大陆上应该没有这种灵兽。”

小紫琳细细的观察了一下这枣红小马,发现与其他普通的马并没有太大的差别,非要说有什么差别,那最明显的要数它额头的花纹。只见这匹通体枣红色的小马额头上长了一撮白色的毛,形状犹如一朵天空中的云彩。

“现在不是管它的时候,我们还得逃命呢,就算通灵又能怎样,一会被抓住一样会被宰了!刚才差点因为它我们就暴露了。”童天义想想都后怕。

现在整的陡河镇都被封锁了,他们逃不逃的出去还不一定呢!

无极四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无极四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绝散作十首

    1、从教感言——观大型眉户现代剧《迟开的玫瑰》(小序)2004级2班“思索人生价值,畅想美好未来”主题班会将于2003年9月26日午自习召开,余作此诗以明志,并鼓舞士气。三尺讲台添岁月,人生无悔慨然过。吾虽左耳突聋客,愿捧明星撒满河!2、题理补(2)班“为了理想而努力”主题班会植桃种李忘春秋,苦辣酸甜在心头。但得桃飘和李舞,不辞羸病溉清流!3、世博会有感廿一世纪世博开,百态千姿入眼来。五彩缤纷融万汇,和谐盛世唤春回。4、题“西部鹰王”王澄宇鹰画《雄霸天地》(小序)公元2010年3月3日,岁在庚寅

  • 2018最具投资价值的书画艺术家:冀绘明

    2018最具投资价值的书画艺术家:冀绘明冀绘明,别号抱朴子,三晋上党人,中国当代画家兼书法家,醉心于中国画及中国书法研究与创作。现为世界华人书画家协会北京宋庄分会执行主席、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画艺术委员会会员、全国美术教师工作委员会理事、中国艺术教育促进会会员、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画家师承:痴迷绘画三十余年,堪称“画痴”。之前在山西大学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科班学习,继而赴北京大学国画高研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国画高研班深造。远求顾恺之、文徵明、徐悲鸿、傅抱石等大师,

  • 奋斗之风飘扬中国梦

    幸福是一个人的需求得到满足而产生长久的喜悦,并希望一直保持现状的心理情绪,要幸福就要奋斗,因为奋斗,我们享受挥汗如雨的畅快;因为奋斗,我们拥有无悔的青春;因为奋斗,我们终觉自我价值的实现是对人生最好的交代;因为奋斗,我们愿意以耕耘换来更多的满意。站在新时代的征程上,每个人都有出彩的机会,幸福需要更多的色彩描绘;幸福需要更多的地气实现;幸福需要更多的实干填充。陈希说:要把奋斗精神落实到本职岗位上,落实到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上,幸福也就可以以小见大。肯干事。是党员、是干部,身居不同岗位的要职,要以

  • 致敬大雨中那些我们“最可爱的人”喀什警察

    新疆喀什讯:(张成学)暴雨来袭,别人往家里跑,他们往路上跑,他们是城市的坚守者、守卫者。5月20日至21日,喀什市连降大雨,部分路段淹水导致交通拥堵严重,警情就是命令,我市警方迅速启动恶劣天气应急预案,喀什民警特警冒雨上岗、全力以赴,疏导交通、救助群众、处理交通事故,确保道路交通安全、有序、畅通,守护着群众出行安全。一场大雨让路边不少公交站产生积水,为了确保道路畅通,执勤的民警特警前往各个路段积水严重区域疏导道路交通,引导车辆、行人往安全地带通行,使用铁锹、抽水设备、扫把等工具持续疏通下水道,不

  • 释延振第九期的收徒班上,又一奇迹出现

    为方便北方的学员,应大家需求,釋延振师傅狼牙山佛缘禅寺第九期免费收徒训练班成功举办,2018年5月18日-21日,30多人,各美业大咖,养生达人以及中西医医生等有缘人共同交流学习。这个小伙子叫李达今年37岁,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犯头疼病,病疼起来撞墙痛苦不堪,吃止疼药打杜令丁最后也不管用了,来到狼牙山佛缘禅寺参加我第九期的培训班,他说了这种情况后我就让他喝了喝自在绛酸茶。当天奇迹发生啦这几天已好了不疼了,给病人解除痛苦是我最开心的事!

  • 男子每次约会都用一个暗号

    两个人的约会是有暗号的。而他们两的暗号就是她家客厅的那扇窗户。如果窗户是开着的,就表明这天晚上她有机会出去。于是,他就在老地方等。常常是等了最多不到半个钟头,她就会如约而至。当然也不是绝对的灵。有时候就不行。比如有一次,明明窗户是开着的,可他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来人。第二天打电话一问,才知道是在临出发的时候突然有不速之客来访,而且一坐就是好半天。她心里干着急,又不好表现出来。不过,这种情况毕竟不多,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愉快的,她也是愉快的。有时候就想,那扇窗户,不正是一种象征物么?当那扇窗户是开启的时候

  • 那些留在老西安人回忆中的身影,如今都在哪里?

    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当大家在不断接触新事物时,你还会记得曾经那些老古董吗?笨重的大哥大,慢吞吞的老爷车、台数很少的黑白电视机?还有那些街头巷脚用双手谋生的手工匠人你还记得吗?钉秤记得小时候爷爷带回来一个秤,教我怎么称重,那时候没有电子秤,用的秤都是制秤人精心制作的,做秤是精细活儿,精细制作,毫厘必究,现在各种店铺中电子秤已经代替了手工秤,制秤人这个老行当也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中了。补锅匠那时候家里锅坏了,会先存放起来,等着那流动在大街小巷挑着特殊担子的身影叫喊着“补锅咯,补锅噢.....”然后补

  • 故事:公公早出晚归,还穿红戴绿,儿媳跟踪一天,回来哭瞎眼

    我叫梅子,我和老公开了家小饭馆,生意虽好,但也只够维持基本生活,因此尽管我俩结婚五年了,可依旧没要孩子。因为现在养个孩子,实在是千难万难。前些日子,婆婆因病去世了,我怕公公一个人孤单,于是就将他接到我家,方便照顾。公公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后来缓过劲来,就到我的小饭馆帮忙。看着他成天忙前忙后,脚不沾地的跑,我又怕他累着,就让他歇着,有什么活也抢着干。我让公公没事就出去散散步,打打太极或者找个老朋友下下棋什么的,怕他孤单,还给他买了台唱戏机。最近几天,我发现公公经常早出晚归,走路都带风,似乎心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