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素子花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9 9:13:0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

作者:素子花殇

第2章 不想让朕见

华妃怀里原本乖顺的白猫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猛地跳落在地上,然后顺着游廊往前跑,一溜烟就不见了。阅读qi-wen.com

众人都有些吓住。

直到华妃最先反应过来,一边喊着“小白,小白”,一边循着追上去,众人才回过神来。

顾词初连忙吩咐边上的两个婢女:“快去帮娘娘寻猫!”

“是!”婢女领命而去。

一行人才继续往前走。

“方才说到哪里了?”男人黄袍轻荡、脚步翩跹。

跟在侧后方的顾词初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道:“皇上,要不……等王爷醒了,让王爷去宫里给皇上请安?”

“怎么?不想让朕见?”男人顿住脚步,回头,声音微凉。

“不是,妾身也万万不敢,只是王爷还未醒……”

顾词初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一阵“哐当哐当”巨响,伴随着女子惊恐的尖叫声。说明http://www.qi-wen.com/

所有人一震。

声音似乎来自前方的厢房,而那间厢房——正是四王爷郁墨夜的房间。

顾词初脸色微变。

众人自是也听到了,包括男人,并识出了女子的声音。

“是华妃。”

声音未落,众人只见眼前明黄一晃,男人已经步履如风。

顾词初呼吸骤紧,连忙跟在后面。版权qi-wen.com

厢房的门没有关,房中的一切尽收眼底。

众人都被入眼的一幕震住。

房中一男一女倒在地上。

确切地说,是女人倒在地上,男人伏在上面。

女人发髻歪乱、衣衫不整,男人的手伸在女人的衣领里面。

一个花容失色、一个气喘吁吁。

女人正是华妃。奇闻网

而男人,是刚刚醒来的四王爷郁墨夜。

啊!

众人目瞪口呆。

“你们在做什么?”

直到低沉的声音从帝王的口中逸出,众人才反应过来。

屋中两人也同时闻声停住,扭头看向门口。

“皇上……”

华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她狼狈起身,委屈地奔向门口长身玉立的男人。

然,男人却并没有看她,凤眸微眯,凝落在房中那个被华妃一把推倒在地的男人身上。网站http://www.qi-wen.com/

直到华妃又哭着喊了声“皇上”,男人才转眸瞥了她一眼,然后一撩龙袍袍角,举步迈过门槛。

华妃以为他是前来迎她,哭得更零落,拢着扯开的衣袍便欲扑向他的怀抱,谁知一阵衣风拂过,对方只是与她擦肩而过。

华妃难以置信,僵在了当场。

男人信步朝郁墨夜走去。

顾词初也终于反应过来,喜极而泣:“王爷,你醒了!”

并先帝王一步冲上前去,将准备从地上起身的郁墨夜扶住。

郁墨夜却很抵触,确切地说,是很戒备,刚站稳就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避开顾词初的手。

“王爷……”顾词初秀眉微蹙,忽然想起什么,连忙提醒道:“皇上圣驾亲临,来看王爷了。原文http://www.qi-wen.com/

帝王眸光微闪,在离郁墨夜两三步远的地方长身玉立。

郁墨夜却并未行礼,只陌生又戒备地看着他。

四目相对了一瞬,郁墨夜竟忽然觉得有些恍惚。

第3章 她一定是疯了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漆黑如墨、深邃如潭,看似无澜无波,却又似藏着漩涡,让人无端地觉得淹溺窒息。

“墨夜,你终于醒了。”

帝王薄唇轻启,清越的声音波澜不惊,并未听出有多喜色。

墨夜?

郁墨夜回过神,又看看顾词初,再看看屋里其他人,最后,目光还是落在帝王的脸上。

略显苍白的唇瓣蠕动,沙哑的声音逸出,问出来的话却是让众人惊愕。

“本朝有无女王爷?”

女王爷?

大家瞠目结舌,顾词初脸色微变。

帝王却低低笑了。

“那是公主,不叫王爷。”

嘴角噙着冶艳的弧度,目光深深浅浅地打量,“墨夜是想问,我们有无姐妹是吗?”

郁墨夜摇了摇头。

她也说不清楚。

她不是问这个。

脑中一片空白,心里却一团乱麻。

没有之前的任何记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但基本的认知她还是有的。

譬如自己是个女的,虽然一身男子装扮。

又譬如,女的称公主,男的才称王爷。

这些她都知道。

她不知道的是,为什么自己明明是个女的,她醒来的那一刻,守在边上的婢女却喊她四王爷?

不仅如此,婢女还说她去通知王妃。

也就是说,她不仅是个王爷,她还有妻子?

眸子茫然转动,她怔怔看向身侧的顾词初。

“王妃?”她问。

顾词初咬着唇点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扑簌往下掉,“王爷怎么了?王爷不要吓妾身……”

“我们有孩子吗?”她又问。

顾词初脸色微白地摇摇头。

没有?

还好,还好没有,如果两个女人还能生出孩子,她想,她一定是疯了。

“墨夜是不是忘了发生过什么事情?”帝王开口。

郁墨夜还未来得及回答,已被华妃义愤填膺地抢了先:“四王爷不要以为装疯卖傻,就可以抹掉刚才的无耻行径!”

帝王眉心微拢,瞥了一眼拉在他袍袖上的手,复又抬眼朝郁墨夜看过去。

也不做声,似是在等着听她的解释。

郁墨夜抿了抿唇,一颗心处在崩溃的边缘,无力感一点一点从心底深处透出来。

她也不知道该怎样讲。

当时她整个人处在凌乱状态,哪想那么多,直接就将人给拽了进来。

谁晓得会是皇帝的女人?

一屋的静谧,所有人都看着她。

郁墨夜暗暗攥紧了袍袖,清清喉咙,虽然她知道,再清发出来的也是带着沙哑呈中Xing的声音,她就是壮壮胆。

“我想,我可能得了怪病。”她无辜地看着帝王。

一瞬极静之后,屋中众人传来低低压抑的唏嘘声。

只有帝王神色不变,眸光深深浅浅,依旧是看着她。

她略垂了眼,稍显低落地道:“我不记得所有的人和事,而且……”

边说,她边低头看向自己摊开的双手,“刚才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好像这双手完全不受控制一般,就……就冒犯了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她抬头看向帝王,极力表现出自己的真诚。

第4章 鬼才相信

帝王嘴角似乎勾了一下,又似乎没有,看不出一丝意味。

其他人再次传来唏嘘声。

华妃可不干了,“什么叫‘好像这双手完全不受控制一般’,那难道不是四王爷的手?”

还想接着发作,却是突然被身侧的帝王扭头打断:“我大齐律法,欺君当如何处置?”

华妃一愣。

不过旋即,就明白了过来。

胡编乱造、瞎掰蒙骗,可不就是欺君。

朱唇一勾,她答道:“回皇上,欺君乃杀头之罪。”

“不,远远不止这个,”帝王薄削的唇边勾起一抹微弧,转眸看向郁墨夜,低醇的声音流泻:“我大齐律法第三条明确规定,欺君者,先受刖刑,剔除一双膝盖骨,然后游行示众,最后再凌迟或者五马分尸。”

帝王一字一顿,说得云淡风轻。

郁墨夜一直盯着他的唇,只觉得那唇每动一下,她的心里就狠敲一下,寒气飕飕地从脚底直往上窜。

华妃难掩得意之色,帝王话落,她便接道:“所以,四王爷若想骗人,就应该编个好一点的理由,这种借口,鬼才相信。”

“朕信!”

如同华妃接他的话一样,帝王同样接得自然流畅。

简单二字落下,不徐不疾、不轻不重,却让所有人都震惊在了当场。

特别是两个当事人。

郁墨夜愕然抬眸,华妃难以置信地瞪大眼。

他信?

“皇上……”华妃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帝王却不知何时已经敛尽脸上笑意,眸色转冷,“别以为朕不知道,你让人秘制诱君香,调于香粉里面,每日涂抹于脸,以此来获得朕的盛宠。”

华妃的脸“唰”的一下白了。

众人错愕。

传闻,女人涂抹诱君香于身,可让男人死心塌地。原本以为只是传闻,没想到世上竟真有此香。

更没想到的是,羡煞天下女人的帝王专宠原来是用此手段得来。

“朕说得对吗?华妃。”

帝王问,声音不大,却似是淬了冰,寒凉得让人发颤。

华妃完全回不过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是涂抹了诱君香没错,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他……他……

说白,她之所以敢用诱君香,也是有把握能骗得过他,没想到……

这样的他让她觉得好陌生。

那语气、那眼神、那不怒自威的气场、那一切尽在掌握的闲定……还有对她的态度。

都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

“皇上……”

帝王却没有给她说下去的机会,凤目眼梢一掠,看向郁墨夜,继续道:“所以,墨夜一时被迷惑,正常,毕竟,男人嘛。”

说到最后,唇角一勾,带起一抹绝艳的弧度,郁墨夜却是听得心口一颤。

男人嘛?

她没有做声,手心已是一层冷汗。

正心跳突突中,猛地听到男人声音一沉:“来人!”她吓得脚下一软。

却听到他道:“利用不当手段骗取宠爱,就是欺君,将华妃带下去!”

绷起的神经微微一松,郁墨夜只觉得一颗心大起大落。

第5章 杀头之罪

两禁卫上前欲擒住华妃,华妃似乎才回过神来,一把甩开两人的手,崩溃嘶声道:“皇上,臣妾曾用诱君香不假,可是今日没有用啊,臣妾寻猫寻到门外,四王爷就将臣妾拖进来了,是他欺负臣妾啊……”

委屈的泪水花了精致的妆容,华妃哭得稀里哗啦。

帝王神情淡淡,全然不为所动,薄唇逸出的声音也清淡得拧得出水来。

“既然曾用,就是欺君,华妃自己也说,欺君,乃杀头之罪。”

“可是……”华妃一时语塞,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个男人原来是挖坑让她跳的,胸口急速起伏,她咬牙道:“一码归一码,臣妾不服,臣妾证明给皇上看。”

话音刚落,人已直直朝郁墨夜冲过去。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大家都没反应过来。

特别是郁墨夜,根本没想到她会有此举措,更不知道她意欲何为,见到她冲上来,就本能地后退避开。

原本身体就虚弱,慌乱中又一脚踩在了自己的袍角上,一个趔趄,狼狈仰摔在地上。

“王爷”

顾词初脸色一变,连忙上前。

然,华妃比她快。

华妃直接扑过去,“四王爷不是说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吗?我今日根本没有擦诱君香,我倒是要看看,四王爷是不是又管不了自己的手……”

众人目瞪口呆。

原来,在生死面前,再雍容华贵的人都会失了风度,此时的华妃俨然一个泼妇。

帝王眸光一敛,广袖骤扬,然后又猛地一收。

众人只见华妃的身子被一股外力拧起,飞出老远,重重跌砸在地上。

好霸道的武功!

大家皆惊住。

直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念你跟随朕多时,刖刑、游行、凌迟、五马分尸就算了,白绫或鸩酒,自己选一样吧。”

末了,扬手,示意禁卫将人带下去。

本就摔得不轻,又加上气急攻心,华妃张嘴,一口血“噗”出来,却也顾不上拭擦,就一边哭一边跪爬着朝男人而去:“皇上,皇上……”

禁卫上前直接将她拖走。

老远还能听到她声嘶力竭喊“皇上”的声音,让人心悸。

终于,声音没有了,屋中却是静得出奇。

所有人都像是被施了定术一样,许久没有动,顾词初忘了要扶郁墨夜,郁墨夜忘了从地上爬起。

直到帝王举步上前,躬身将郁墨夜从地上扶起,问:“有没有受惊?”

郁墨夜才怔怔回神,怔怔看着面前男人俊美如俦的脸,她点点头,又摇摇头。

“没……没有……”

她何止受惊,且惊吓不轻。

只不过,不是华妃给她的,而是面前的这个男人。

一个人的生死,竟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她在想,这个叫华妃的女人是他的妃子,他自己也说,跟随他多时,就因为那么一个欺君之罪就被杀了。

那如果……

如果知道她女扮男装欺君这么多年,那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思及此,她脚下一软,原本男人刚刚放开她,见她突然又要瘫下去,连忙长臂一揽,将她拦腰捞起。

第6章 有没有受惊

她整个人就落入他的怀中。

淡淡的龙涎香萦入鼻尖,她抬头,就看到男人正垂目注视着她,嘴角的弧度似笑非笑。

她心尖一抖,脚下更加发软。

所幸刚准备不动声色地挣脱,男人已喊了婢女:“快扶四王爷榻上去休息!”

再次想起这件事,已是翌日的晌午。

郁墨夜伸出手,阳光暖暖的,手指再前伸一点,便可触到窗外矮树的树枝。

已是冬日,树叶落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杈。

她的心里亦如这枝头,空空泛泛的,虽然,从昨日开始,王妃顾词初和婢女下人陆陆续续将各种关于她的事情往她脑中灌输。

据说,她的母妃是先帝的淑妃。

因为是庶出,所以,她刚出世不久,就被送到了岳国做质子。

当时她还未足月,淑妃一起随行,在她十岁那年,淑妃在岳国病逝。

她在岳国一呆就是二十年,从未回过故国大齐。

王妃顾词初是她在岳国结识的,因同是孤儿,两人一见钟情,且惺惺相惜,便结下了连理。

二十年质子之期终满,他们返回大齐,却不想在半路遭人暗算,两个随从被炸死,她当场昏迷不醒。

再醒来就是这样了。

昨夜她一宿未合眼,想了一宿。

顾词初老远就听到一下一下的“咚咚”声,走进厢房,便看到那抹坐于窗边不停以头撞窗棂的身影。

顾词初脸色一变,快步上前:“王爷这是在做什么?”

郁墨夜闻声停下,扭头看向她,一脸的苦闷:“我看这样能不能恢复记忆?”

顾词初:“……”

看着郁墨夜原本白璧光洁的额头上已是一块彤红,顾词初低低一叹:“太医说了,这种事情急不得,王爷且放宽心,说不定哪天自然而然就想起来了。”

郁墨夜没有做声。

顾词初取了件披风披在她的肩上,“王爷身子还未痊愈,不要这样坐在窗边吹冷风。”

伸手拉下窗门,顾词初转身便看到郁墨夜坐在那里失神,她抬手,纤细的手指温柔抚向她额头上的红痕。

与此同时,倾身凑近,朱唇嘟起,轻缓地朝她那里吹了吹,呼气如兰。

郁墨夜猛地回神,吓得噌然站起。

因为她突然的举措,顾词初的鼻梁差点撞上她的腰。

面对顾词初疑惑且微微有些发白的脸,郁墨夜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大了,连忙躬身捂了腹,皱眉痛苦道:“太医开的药把我肚子给吃坏了,一个晌午已经如厕了好几次。”

边说,边朝放恭桶的耳房奔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停住,回头。

“你也知道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包括我们之间的相处,所以,如果我有哪里让你难过了,你也不要往心里去,我并非有意。”

顾词初垂眸笑笑,“妾身知道,妾身永远都不会怪王爷。”

郁墨夜也对她勾了勾唇角,转身出了门。

午膳过后,宫里来人了。

说是当今圣上为了迎接她回朝,夜里特设宫宴,百官和皇亲都参加,让她跟王妃准时赴席。

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鸾凤替 或 皇的神秘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 东荒大陆第5章 秘密初现)

    原标题: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小说:无极魔帝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前方的景象与之前那无边无际的压抑,灰蒙蒙之景完全不同。前方豁然明朗,美轮美奂,斗大的宇宙星辰盘旋在空中,却是如此之近,星光遍地照落在前面那块空地之上。空地之上呈一个太极图的形状,两枚石珠子镶嵌在太极图中,对应着天空的星辰。四周清风徐徐,完全感应不到任何的魔气,不像是禁魔之地,倒像是世外高人静修之地。凌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关于无落崖底流传着种种说法,但无一例外都是骇人听闻的说法。可没想到眼前却是这般美景

  • 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 夜探知秘密)

    原标题: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小说名:特工妃:逃妃难追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馨儿举起冷颜星刚刚写好的两首诗,忍不住读了起来,她心中微微有些讶异,小姐平日里最不擅长的就是文墨。可现在居然晓得写诗,而且书法造诣也不弱,十四个大字仿若行云流水。冷颜星放下手中的如椽大笔,看着入夜后窗外的一轮霜月,此情此景,再配此诗,显得尤为苍凉。她曾经混入一个满洲贵族后裔的书香世家,所以精通文墨,想不到在这里拍上用场。她用玉凿的麒麟镇纸压住方才写过的几张宣纸,

  • 鬼鼎艳尊5章(第5章 姜欣儿)

    原标题:鬼鼎艳尊5章(第5章姜欣儿)书名:鬼鼎艳尊第5章姜欣儿那精致的小脸,有致的身材暴露她是一个妙龄少女无疑。姜欣儿感受到姜言的气息有些变化,试探道:“姜言哥哥你的气息?难道启灵成功了?”姜言点点头道:“是呀!一月前我那间屋子凝聚出一滴魂元之水,幸运之下启灵成功了。”姜欣儿心里极为高兴,她是知道姜言心性坚韧,九次启灵失败都没有将他击垮,激动的眼神看着姜言,随即跳起来,拉着姜言的手道:“恭喜呀!姜言哥哥。”姜言看着姜欣儿拉着自己,心里顿时一喜,从小到大也就姜欣儿对他好,虽然长大后因为族内的某些事

  • 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 不适合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不适合你)小说名:情掠一世错爱第5章不适合你“带恩恩去洗一下脸,等下就可以吃了。”能够这样自由给他们做早餐,她心里觉得很幸福。吃完早餐,何以宁带着他们两个到附近去转了一下,很多东西,他们以前都只是听何以宁说过,像车子,像游乐场,像玩具这些,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实物。他们很懂事,不会吵着何以宁买,可是从他们的眼里,她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心里都很希望可以拥有,不能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年,这是何以宁最自责的地方。带着他们逛了一天,熟悉了附近的环境,第二天,何以宁决定先去找工作

  • 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 闷葫芦)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小说名: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那边厢姐妹谈心,这边厢情侣漫步,好不自在逍遥。“你五妹果真是性情大变,跟传说中的五公主差很多啊。”敖子谦与夜静晗漫步于月下,好不惬意。“是啊,原来那么活泼的一个人,如今变得这么安静,我们都很是替她担心,不过爹爹说再过不久就能恢复了。”“她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谁?”“我五弟。”“你五弟?就是传说当中的那个冷面战神,你经常提起的五弟?”“对,就是他,其实倒不是说你五妹有多冷,只是觉得他们两个的气

  • 再世为妖5章(第5章 被撂下的人)

    原标题:再世为妖5章(第5章被撂下的人)小说名字:再世为妖第5章被撂下的人阿紫和木鱼分别失散到了未知的地方,彬燕不知所踪。易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墙角,青砖的城墙,不远处一群穿着古装的人在走来走去。易林顾不得满身的伤,雀跃地跳了起来,“我穿越了,我穿越了,我要做大侠,我要云游四海,我要行侠仗义。”他大笑着奔向那群古人。突然,听到一声“CUT”,只见一个现代装扮的大胡子男人怒气冲冲地出现在眼前,一边指着易林,一边大声地喊:“副导,怎么搞的?从哪里冒出个要饭的来?群众演员吗?为什么不换古装?你们

  • 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 黑老大第5章 好好折磨你)

    原标题: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小说: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那邮件里,有一张照片,是一个中年妇女被绑在椅子上,妇女的脸没有被蒙住,露出了惊慌的神情,安苑很清楚的看到了她的样子。照片下面,有着这样一句话:若想她无事,你乖乖呆在原地。安苑脚一软,跌坐在椅子上,两眼呆滞。他知道了,他知道她是谁,还抓了她最重要的人。先给她打电话,佯装是雇佣她找人,然后又跟她说些有的没的,拖延时间,目的就是为了趁她不备,追查到她的IP,以防自己发现了要逃,

  • 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 闻岸央,你是个混蛋)

    原标题: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小说名称: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爱尔兰的夏天,一家爱尔兰风格的咖啡屋,就连背景音乐都是CaraDillon的爱尔兰风情,在喧闹的都市中,别有一番清新的感觉。桑念芷很喜欢这里给她的感觉,前提是她面前没有这两位。一位面无表情,一位表情僵硬,害得她也是正襟危坐,别扭极了。儿子被他老爸打发去研究咖啡厅里的绿色植物去了,让她连个靠山都没有,干嘛,两个人一致对外啊?呼呼,下次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再来一次,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