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7:15:0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2章 我是谁?

胖丫是傻子,村里人都清楚,他也知道自己这番话她听不懂,说了也是对牛弹琴。原文http://www.qi-wen.com/

图的,就是说出来后,心里爽快那么一丁点。

手指上似乎还粘着一股臭气,他嫌恶的在身上擦拭了下,便不再去看胖丫浑浊眼底努力转动着的那一丝东西,阴沉着脸将书包里面的野山楂扔出去,一颗不留,然后俯身拾起地上散落的书本,拂去上头的灰土,小心翼翼的装进书包里,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往村子里大步走去。

才刚刚走到塘坝上,身后突然传来“噗!”一声闷响,像是什么重物砸进水里的声音。

他脚步刹住,心下猛地一沉。

随即,身后便响起村民们惊慌杂乱的喊声:“不得了啦,胖丫想不开,投塘里寻死啦……”

……

院子里的老槐树下,孙氏撸起了袖管,露出两截干瘦的手臂正蹲在一口大木盆旁埋头搓洗着手里的衣裳。

老杨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除了几个老的小的,其他都是下地干活的。这些衣裳厚重难洗,脱下来能抖下几斤重的黄泥。原文qi-wen.com往水里一泡,一大盆水顿时就被搅合成了一锅黄泥巴汤。

换做平时,孙氏都是挑着衣裳去村口的池塘边浆洗的,池塘的水活络,从村后的眠牛山上淌下来,流往东面。她还能顺便将家里中午饭的菜一并给洗了。

可今儿不一样,晴儿自打昨日下昼从池塘里救上来,又是掐人中又是灌生姜水的,命是抢了回来,可人却不大好。

昨儿半夜还发起了高烧,说了大半夜的胡话,她和晴儿爹一宿没合眼,就守在床边,天刚发亮,晴儿爹便去了村里找老中医福伯,听说福伯昨日傍晚去了三十里地外的镇上,晴儿爹回来与她一合计,都觉着这病不能拖。

晴儿爹便去跟晴儿爷爷那商量了下,赶着家里唯一的牛车去了镇上抓药。

这几日忙着秋收,家里的壮年劳力都被派去了田里收割稻谷,照理她也是要去的。奇闻网

可是晴儿病成这样,她实在放不下心来,只得跟晴儿她NaiNai那央求,让她留在家里做家里的活计。这一上昼,她打扫了院子,铲了猪圈,洗了灶房里的锅碗,喂过了鸡鸭和后院的那头猪,这会子又把全家人的衣裳搬来院子里搓洗。

这一上昼,她进屋去瞅了好几趟,每一趟都要摸下晴儿的头,喂她喝几口茶,这孩子一上昼都烧得跟炭火炉子似的。

孙氏心不在焉的拧干了手里衣裳的水,甩在一旁的竹篓子里,又从脚边跟小山堆般的脏衣服里随手拎了一件甩进盆里,信手搓洗了起来。

一张蜡黄干瘦的脸上,忧心忡忡,时不时抬头望一眼快要到头当顶的日头,竖起耳朵听前院传来的牛车的车轱辘声,从长坪村到附近的清水镇,一来一回得有三十多里地,晴儿爹去了快两个时辰了,估摸着该回来了吧?

草草搓完了衣裳,孙氏站起身来,将湿漉漉的双手在身上胡乱擦拭了一下,转身急匆匆的朝身后的西厢房走去。

……

杨若晴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脑袋里还在嗡嗡作响。

她刚刚执行完一单A级任务,正在返程的直升飞机上。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这是她特工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将一副古玩字画,送去拉斯维加斯的一家地下玩物拍卖中心。

做完了这单,她的特工生涯将会被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可是,飞机在太平洋上空却遭遇了恶劣的强对流天气,坠机的那一瞬,她隐隐记得从那字画中突然飞出一道绿色的光芒,钻入了她的身体。

她掉进了大海,冰凉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汹涌的灌过来……

她在海水中挣扎,试图去抓身旁飘过的一块飞机残骸,她的脑袋终于冒出了水面,新鲜的空气猛地灌了进来,呛得她剧烈咳嗽了起来,整个人猛地坐直了身子。

陡然闯入的光线,刺得她眼底一片酸涩。

微微眯了眯眼,待到眼中的涩痛褪去,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低矮破败的屋子,茅草铺就的屋顶,黄泥糊就的墙壁已经开裂,屋子里压根就找不出一件像样的家具,挨着墙角摆着一张褪了色的衣柜,豁了角的桌子上面摆着一只茶壶,两个土陶的茶碗还豁了口,唯一的一把凳子缺了一条腿,下面用几块泥土砖撑着。原文http://www.qi-wen.com/

屋内的地面坑坑洼洼,潮潮湿湿,混合着霉味和床角夜壶的尿骚味弥漫在屋子里,让她胃里一阵翻涌。

没有冰凉的海水,也没有飞机残骸,这个破败得不能住人的地方,到底是哪里?

难道,她在海上飘着,被好心的渔民救上了岸?

只是,二十一世纪了,放眼全球,便是那些非洲土著民都找不出如此贫穷的住所了吧?

视线扫到那边有扇木门,有丝丝缕缕的光线从破败的门缝里透进来,她掀开身上盖着的打满了补丁的潮潮湿湿的被子,正想下床去门口问问,视线瞥到床前摆着一双分辨不出颜色的布鞋,脚趾头的地方还破了两个洞。

微微摇了摇头,心道有双鞋子总比打赤脚来得好,正当她伸出脚去穿鞋子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这双肉呼呼还有些浮肿的脚,显然不是她的脚。

她天生了一双小巧的玲珑足,如白玉般可爱剔透,她的脚趾甲更是如粉色的扇贝般健康可爱。

可是眼前这双脚,粗糙,厚重,指甲怕是有十天半月没有打理了吧?里面黑乎乎一片,有两处的指甲还被掀翻了。

紧接着,她发现手也不是自己原来的那双手了。阅读qi-wen.com

她是特工,更是国际顶尖的杀手,经年累月的训练让她双手的指腹间留下了一层厚厚的茧子。但她是个手控,所以即便指腹长了茧子,但双手其他地方却是保养得很不错,白嫩光滑,纤巧如玉。

而眼前这双手呢,五指却粗短如被水浸泡过的萝卜,俗不可耐。

她又摸了摸自己的五官,凭感觉,这张脸也不是自己的。

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谁?

我又是谁?

这到底是哪里?

这时,寂静昏暗的屋子里突然传来“吱嘎”一声,破旧的房门开出一人身的缝隙,接着,一个人影从外面急匆匆推门进来。

第3章 祖母

杨若晴看清楚了来人,是一个中年妇人,还算高挑的身材穿着一件青蓝色打着补丁的粗布衣裳,头发挽了一个髻,插着一根桃木簪子。

妇人脸色蜡黄,瘦得颧骨凸起,眼窝深陷,明显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眼睛很大,肤色也很白净,就是眼睛下方有一圈浓郁的阴影,眼睛里也有些残留的血丝,满脸的倦色,似乎一宿没合眼皮的样子。

杨若晴的目光在这妇人的身上打量着,这一身古代农家妇的穿扮,再想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杨若晴愣住了,脑海里跳出了一个近年来比较流行的词儿:穿越?

孙氏推门进屋后,一眼便瞅见闺女竟然坐起了身,揭开了被子,穿着里面打着补丁的贴身衣裤,一双黑乎乎的赤脚还挂在床边。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门口这边。

孙氏脚下微微一刹,有点不敢置信,脸上随即露出一抹狂喜。

“晴儿,你啥时候醒的?娘就在院子里洗衣裳,你咋也不吱一声呢?渴不渴?饿不饿?要不要嘘嘘?”

孙氏快步奔到了床边,口里迭声问着,一边抓起搭在床角木档上的褂子,抖了抖上面的灰土,披在杨若晴的身上。

粗糙遍布茧子的大手,轻柔的覆在杨若晴的额头上,好像在细细感受着什么,嘀咕道:“谢天谢地,这烧总算是退了!”

杨若晴回过神来,目光带着一丝探究,落在面前这个自称“娘”的女人的身上。

前世身为国际特工精英,她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看人的眼光还是很精准的。

眼前的这个妇人,满脸满眼都是掩藏不住的真切关心。

怕她冻着了脚,这个妇人还蹲下身来,将她一双赤脚塞进自己衣裳的下摆,双手掌心隔着衣服轻轻搓揉着她脏兮兮黑乎乎的脚,没有半点嫌弃之色。

“你这傻闺女,咋这般瞅着娘呢?莫不是烧了一场,不认识了娘了么?要不要喝茶?要不要嘘嘘?”孙氏抬起头来,一脸慈爱的看着杨若晴,抬手轻轻抚摸着闺女这一头打了结的乱蓬蓬的发,温柔的细细询问着。

嘘嘘?

是解小便吧?

自己这副新身体,差不多也该有十二三岁的光景!

而这个妇人,却像是用哄一个四五岁孩童的口气来跟自己说话。

这是为啥?极度的宠溺?还是有其他原因?

杨若晴琢磨不透,暂时也没那心思去细细琢磨,因为她此刻确实口干舌燥。

张了张嘴,发现咽喉肿痛得都发不出声,这妇人刚不是说自己发了一晚上的高烧么?估计是扁桃体化脓发炎了。

于是,她抬手指了指桌上的茶壶,妇人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我家晴儿渴了?好嘞,娘这就给你倒茶。你乖乖听娘的话躺回床上去,刚刚烧退,可不得再感了风寒!”

在妇人的帮助下,杨若晴再次躺了回去,靠坐在床头边,看着妇人走过去抓起桌上一只豁了口的土陶茶碗,从茶壶里倒了一些茶水出来,将茶碗随便刷洗了一下,将刷过的茶水泼到了门口院子里,转身回到桌边,重新倒了大半碗的茶,这才小心翼翼端到床前,侧身在床沿边坐下。

杨若晴想要伸出手去接,没想到那妇人却抢了一步伸手捞住杨若晴的后腰,帮助她坐直了身子,然后将茶碗送到她的嘴边,柔声道:“来,娘喂你,晴儿慢慢喝,别噎着。”

杨若晴暗暗苦笑,这妇人,还真是惯孩子呢,这么大的闺女,喝茶都要送到嘴边。

不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么?

这个家,穷得都不能住人了,却还这样往死里惯孩子,喝茶都送到嘴边,这迟早得把孩子给养废掉啊!

杨若晴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这种端茶入口的伺候呢,前世的自己是个孤儿,在街头流浪后被组织收养,接受各种最残酷的训练。

从小到大,她到哪都是一个人,面对一切,早已养成了独立自主的Xing格。

罢了,此刻身体浑身酸痛,又是初来乍到,就入乡随俗一次吧。

在妇人的伺候下,她喝了满满三大碗茶,火烧火燎般的咽喉才总算舒服了一点点。

“呦,出汗了,好事啊!”孙氏摸了把杨若晴的额头,脸上的忧虑褪了几许,微笑着道:“你爹天蒙蒙亮就去镇上给你抓药了,估摸着晌午饭前该回来了。晴儿坐着别乱动,娘给你拧块帕子擦把脸。”

杨若晴轻轻点了点头,看着妇人转身去了墙角,那里摆着一张简易的木架子,上面架着一只土陶盆,边上搭着一块半旧的帕子。

杨若晴看着妇人将帕子浸润在水里,用力拧着,不时还转过头来,朝床这边的杨秋雨抿嘴笑一下,杨若晴有点微微失神。

这不是梦,自己坠机后掉入大海,没有被淹死,而是穿越到了一个清贫的古代农家,还有如此一个疼爱自己的娘亲。

闭了闭眼,再度睁开,她眼中恢复了一贯的淡定。

既然老天爷给自己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就要好好抓住,重活一世,她要活出不一样的精彩人生来!

这边才帕子才刚刚上脸,抹了半边,厢房门“嘭!”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拍开,人影还没进屋,气急败坏的喝骂声就已传了进来。

“老三家的,你躲在屋子里磨叽个啥?一大家子的衣裳搓过了也不去池塘里过水,堆在篓子里烂掉了都光着腚儿下地干活不成?”

在声音骤然响起的同时,杨若晴明显的感觉到面前妇人的手猛地抖了下,一张蜡黄的脸上露出几分惧怕。

再看厢房门口,一个老妇人扶着木门站在那,虎着一张脸,稀疏的眉毛,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就像在瞪着你一样。塌鼻杨,薄嘴唇,花白的头发一丝不乱的梳在脑后,绑了一个髻,插着一根银簪子,两边耳朵上也都戴着一只银晃晃的圆形耳环。

矮小干瘦的身板,穿着一套七成新的深灰色布衣,脚很小,显然是裹过,站在那里就像一把尖细的圆规钉在地上。

第4章 我傻吗?

杨若晴看到这老妇人的第一眼,就感觉这是个不太好相与的。这个念头才刚刚在脑海里冒出,门口的老妇人两片薄嘴唇一张一合着又朝这边的妇人嚷嚷开了。

“这眼瞅着快到晌午了,衣裳没晾晒,米没淘菜没洗灶房冷冰冰的,你是存心让一大家子晌午都饿着肚子吗?到处找你找不着,却是躲到这里死来了,你个偷懒卖坏的败家玩意儿!”

孙氏手里捏着帕子,缩着肩膀站在床边,看了眼身后床上坐着的杨若晴,转头对站在门口的谭氏嗫嚅着道:“娘,我也才刚刚进来,晴儿昨夜烧了一宿,刚刚才醒,我给她喂点茶……”

“我呸!”孙氏话还没说完,就被谭氏一挥手打断。

谭氏那双阴嗖嗖的目光这才往杨若晴身上正眼扫了一眼,满脸的嫌恶,朝地上啐了一口骂道:“你还晓得醒来?没脸没皮的东西,为了个男人去跳塘,老杨家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光了!不要脸的贱骨头,阎王都懒得收,尽是活着糟蹋咱老杨家的钱粮来了!”

杨若晴猛地一怔。

跳塘?还是为了个男人?殉情?

这副身体顶多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搁在现代那是刚上初中的小萝莉,没想到搁在这古代,还真不是一般的任Xing呢!

想到这儿,她嘴角咧开一抹嘲讽的弧度。

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能随便放弃自己的生命,何况还是为了一个男的?

话说,就算是事实,这个好像是原主祖母的老太太,口舌也忒恶毒了一些吧?不怕把孙女儿给骂得背过气去?

谭氏看到杨若晴这一咧嘴,脸色更不好看了,都不想多看杨若晴一眼,劈头对站在床边的孙氏数落起来:“瞧瞧,瞧瞧,这就是你养的好闺女,我这骂她没脸没皮,她还咧着嘴冲我傻笑咧!哎……老杨家上辈子造了啥孽喲,这样的蠢东西投身在我们家,一大家子都要被这个傻子给拖垮咯,老三还跑镇上去给这蠢东西买药,真是败家啊……”

听到婆婆这样咒骂自己的闺女,孙氏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很想争辩几句,可是,她却没这个胆去跟婆婆顶嘴。愧疚的看了一眼晴儿,只见闺女坐在床上,那胖得五官都走了形的脸上,嘴巴当真咧开了一个怪异的弧度,就跟在傻笑似的,露出满口的黄牙……

孙氏眼中噙着泪花,捏着手里的帕子,对谭氏小声道:“娘,都是我不好,不关晴儿的事儿。要说对不住,是我孙氏对不住大家伙,对不住老杨家,也对不起我的晴儿……娘,您要是有啥火气冲着我来,晴儿刚刚捡回一条命,我和晴儿爹都巴望着这闺女往后能好好的……求娘,求娘莫要再当她的面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我呸!”谭氏双手叉腰,一口唾沫星子直接朝着床这边吐过来,不是孙氏抬脚抬得快,那口陈年老痰恐怕真要沾到她的鞋面上了。

“一对扫把星,瘟神!还傻杵着作甚?不赶紧的去把衣裳洗了?日头都到头当顶了,灶房还没半点动静,啥败家玩意儿……”

谭氏骂骂咧咧着出了屋子,走到院子里的时候,还把孙氏架在大木盆上的搓衣板一脚踹到了地上,发出“乓!”一声脆响,吓得西厢房里面的孙氏身躯又是一抖,手里半干湿的帕子差点掉到地上。

孙氏回过神来,瞧见闺女正瞅着自己看,微微歪着头,眉头微微皱着,一副好像在琢磨事情的样子。

孙氏心里讶异了一下,自家闺女打从生下来就是个傻子,看过大夫,吃了好几副药,用了偏方,还去信过附近村子里的神婆,神婆说闺女是魂魄不全,没得治。

虽说后面她和晴儿爹又接二连三生了两个儿子,可晴儿这事儿是他们两口子的一块心病。

有道是傻子心宽,看着晴儿这一日日长大,整日里虽然傻乎乎的,但也乐呵呵的,两口子有时候又你劝我来我劝你,只要晴儿活得开心,也不敢多图啥了。

可是眼前的闺女,竟然露出这样一副表情,像是有了啥心事,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这个发现,让孙氏有些意外,但同时也有几分不敢置信的惊喜在里面。

知道琢磨事情,难道,晴儿开窍了?

她忙地放下手里的帕子,坐到杨若晴身旁,双手轻轻扶住杨若晴宽阔壮硕的肩膀,俯下头柔声问道:“晴儿,你在想啥呢?跟娘说说……”

杨若晴抬起头来,目光落在孙氏的脸上,孙氏这下更加讶异了,之前一直沉浸在闺女高烧醒来的喜悦中,一直都没顾得上去留意闺女的变化。

闺女这眼神,咋看着跟以前有点不一样呢?具体哪里不一样,孙氏一时半会的还真说不上来。

“娘,刚才那骂人的老太太,是谁?是我祖母吗?”杨若晴终于发出了有些嘶哑的声音,这一张口,咽喉顿时又火烧火燎起来,痛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方才谭氏在这指天骂地的时候,她就想还击了,碍于嗓子眼不利索,才忍着没开口。

听到杨若晴这样问,孙氏的脸上露出诧异和矛盾的表情来,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在杨若晴的脸上打量着,那表情,就跟不认识自己的闺女似的。

没听错吧?晴儿说话利索了?

以前,这孩子说话可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冒,不仅心智跟五六岁的孩子无异,说话也是,一句完整的话要分好几段来说的。

杨若晴也在打量着孙氏,不知自己这个捡来的便宜娘,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副奇怪的表情。

“娘,我问你话咧……”

“哦、哦……”孙氏终于回过神来,看着杨若晴的目光里多了一丝欣慰,同时愧疚和心疼也更明显了。

她抬手将杨若晴额头前乱蓬蓬的头发往两边轻拢着,叹了口气,轻声道:“娘知道晴儿刚才受了委屈,你莫要怪你Nai,她其实心里还是疼晴儿的,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丑女种田 或 山里汉宠妻无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梅森埃蒙斯艺术家爵士钢琴家——罗宁给大家拜年啦!

    梅森埃蒙斯艺术家、爵士钢琴家——罗宁给大家拜年啦!

  • 《和平饭店》大结局, 陈佳影王大顶最终走向同一个火车站

    《和平饭店》最后一级中,老左对南门瑛(顶替陈佳影的女共产党员真实名字)说,能够顺利出逃应该感谢王大顶的配合。可南门瑛说还应该感谢窦仕骁。老左把她送到一个车站,在他们等待的过程中可以看到,黑暗中他们的右手有一辆火车正开过来。窦仕骁用计策打消了日下和野间的怀疑后,已经继续任命他当警长。他把自己的妻子孩子托付给王大顶一家人。他来这里送行。也是同一个车站。火车从他们右手方向缓缓开过来。这时候是白天,站台名看得很清楚,三马关(三馬關)站牌上用的是繁体字。南门瑛(陈佳影)走的时候是晚上,但依稀还是可以看到站

  • 红楼梦里最像黛玉的戏子不是龄官,很多人都误解了!

    文/夕四少读红楼,很多红迷都知道,红楼梦里有个戏子长得像黛玉,这件事是王熙凤首先发现,由大大咧咧的史湘云脱口而出说出来的,这件事发生在宝钗的生日宴会上,自此以后,很多人都认为,最像黛玉的那个戏子是龄官。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最像黛玉的戏子根本就不是龄官,而是另有其人。我们不妨先来看原文第二十二回,宝钗生日宴上发生的情节。贾母听了戏,非常喜欢那个作小旦的和作小丑的,就让带进来,细看时益发可怜见。一问才知道,那小旦才十一岁,小丑才九岁,大家叹息一回。贾母令人另拿些肉果与他两个,又另外赏钱两串。就在这

  • 贾宝玉身边有个心肠狠毒的丫鬟,不是袭人晴雯

    文/夕四少贾宝玉身边有大大小小十多个丫鬟,单是大丫鬟,就有袭人、晴雯、麝月、秋纹等人,曹公的如椽大笔,不仅对这公侯之家的主子小姐不吝笔墨,就是对这些在主子身边服侍的大小丫鬟也没有忽略,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个鲜活的丫鬟形象。关于宝玉身边的几个大丫鬟,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管理宝玉饮食起居的袭人和针线活做得最好模样也最好的晴雯,就是麝月,我们也知道她是个吵架小能手,还是陪宝玉到最后的丫鬟,反而是秋纹,可能很多人并没有过多注意曹公对她的刻画,今天我们不妨分析一下。通读红楼我们知道,秋纹是与袭人麝月一伙的,

  • 红楼梦里元春封妃贾府上下喜气洋洋,但有一个人却毫不关心!

    文/夕四少红楼梦第十六回元春封妃,对已经走下坡路的贾府来说,无疑是一件泼天喜事,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听闻元春封妃后,贾母等不免又都洋洋喜气盈腮。……宁荣两处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众人之所以如此得意高兴,是因为元春封妃意味着“赫赫扬扬,已将百载”的贾府还会持续富贵荣华下去,其实作为读者的我们,已经看出端倪,元春封妃不过是贾府最后的回光返照,是败落前的最后一个富贵已极的顶点而已。虽然阖府上下都面有得意之色,但有一个人不仅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有些愁闷,这个人不

  • 红楼梦里贾元春早就死了,很多人都没发现!

    文/夕四少最近读红楼的时候,越读我越开始怀疑一件事情,元春真的是八十回以后才死亡的吗?她有没有可能在前八十回里就已经死亡?今天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八十回后的文字我们是看不到了,关于元春的结局,主流红学界大致都认为她在八十回后死去,因为文章中有明显的文字告诉我们,前八十回中,元春还活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可能在宫中已经失势,至少还没有死亡。我这里说的元春死亡,是通过他人死亡的映射。关于映射,要说一下。细读红楼我们会发现,很多人物的结局在前八十回中都有他人映射,这个映射不是判词,也不是

  • 红楼梦里袭人与宝玉云雨,到底越不越礼?

    文/夕四少我们都知道,袭人是宝玉身边的一等大丫鬟,是贾母从自己身边挑选出来拨给服侍宝玉的,宝玉是贾母王夫人等的心肝宝贝,能够近身服侍宝玉,可知袭人绝非等闲丫鬟。原文有一段关于袭人出身和品性的描写: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这是贾母眼中的袭人,说他“心地纯良,克尽职任”且很忠诚,而袭人也正是具备了这些优良的品性

  • 神评:西游记中除了孙悟空 竟然还有三位神猴?

    《西游记》几乎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古典名著了,而其中孙悟空尤为妇孺皆知。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尽管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也有四大跟他匹敌的同类——混世四猴。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混世四猴都有什么本领以及都有什么来头?混世四猴各有千秋混世四猴源于古典名著小说《西游记》中,分别为灵明石猴、赤尻马猴、通臂猿猴和六耳猕猴,混世四猴各有各的本领与神通。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