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深宫姐妹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6:57:22 来源:网络 [ ]

小说:深宫姐妹

第二章十六年

爹爹平生自翊是君子,二袖清风,喜清雅之事,也是文人气过重,不喜与俗人来往,因为娶了娘,也从原本的市集搬了出来,在一临河边做了个二层的木屋,起初或许是相当别致的,可是现在却有些破落了。说明qi-wen.com

这里有些偏远,也没有什么人家住。

我走上那阡陌的路,二边绿野野的禾苗煞是好看,风吹来,绿浪一波一波地远去,我眯起眼,深闻了一口野姜花的清甜香味。

快到了,我拉拉袖子,掩住手腕间的勒痕,做粗活难免会有这些的,但是我一直骗娘,我说我在杨家做的是陪读。

娘觉得欠了杨家的,正好杨家在外面寻一些丫头,她用着哀求的眼神看我,我就明白了。

没什么关系,我算是好运的了,在杨府还是有很多和我一样年纪的女子去做丫头,我幸运的是,娘打小就教我四书五经,我还可以学我喜欢的琴。

虽然穷,可是娘说人不可以没有志。

也许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带着一些千金小姐的习惯吧,想着把我养成一个琴棋书画,礼仪高贵的小姐,但是有时候现实和梦想,总是想差太远的。网站http://www.qi-wen.com/

家近了,可是我看到娘,笑却凝结在脸上。

她看着泛银光的河面,泪水如珠子断裂般,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娘。”我轻轻地叫一声:“怎么哭了,你怎么了,是不是头又痛了,大夫说过你不能出来吹风的。”

娘抬起一张满是泪水的脸,看着我说:“十六年了,他没有来,一直一直没有来。”

“娘。”我有些担心地叫她。版权http://www.qi-wen.com/

娘看着我往在地上的野姜花,忽然愤怒了起来,扯着就将花丢得老远,对着我叫:“都是骗人的,我却一直相信了十六年。”

“娘,娘你别激动。”我害怕了,心跳得好厉害。

娘却将我推得远远,双手捧着脸哭:“我真傻,我真傻。”

像是什么咬噬着她的心,她哪此的痛恨自已,这样的娘,我还是第一次见,不好的感觉,重重地压了过来。

在我惊讶的眼神里,看到娘竟然喘着气然后吐出一口鲜血,再慢慢地倒了下去。

撕心裂肺的痛,顿时慢慢地向我淹来,我失了方寸,惊恐地叫着:“娘。奇闻网

四散的野姜花,悄悄地流着泪。

娘等了谁十六年?等到伊人老,血心流,那会是怎么样的一段故事啊。

可是,娘没有告诉我。

第三章:不能没有你

娘昏迷不醒,就连大夫也摇头宛转地说:“病得越来越重了,只怕是神医也难以让她恢复如常,知秋,好好照料她,要是你娘想吃什么,你尽量满足她。”

泪水从脸上不断地滑下,滴在我无助的手上,滚得我麻木。

太快了,让我一点准备也没有。

“别哭了,知秋,你娘会醒过来的,我保证。推荐http://www.qi-wen.com/

鼻子一酸,我哭得更加的伤心:“苏伯伯,谢谢你。”

他重叹一口气:“回去吧,好生照顾着。”

“嗯。”我点点头。

他帮忙让我背着娘回去,瘦小的肩头背着瘦小的娘,还是很重,可是再累,我也不想放下。

至今,到了不能挽回的地方吗?苏大夫的话,我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可是我不想,我不要,娘是这个世上,唯一对我好的亲人了。

哪怕是在外面,也辛苦,我也会努力的笑着去面对。说明http://www.qi-wen.com/

可是娘却想放弃了,泪如滂沱,一路哭着回去,心也给揉得碎碎的。

我不会放弃的,娘啊,苏大夫不能治好你的病,我就去请京城里最有名的神医,哪怕是散尽家财,穷尽我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想让你离开我。

娘,我什么也不怕,就怕孤单一个,没有人再好好看我,叮嘱我,疼我。

我害怕一个人走在田埂上,永远没有人再等我回来了。

我更害怕,我像游魂一样,找不到回家的地方。

夜里点上油灯,端来水硬是忍着泪给娘擦着脸。

她睡得很安详,可是她永远起不来了,大夫说她脑子里有中风,只能醒着,只能看看,却动不了了。

我真恨我小时候怎么不去学医术,要不然我就知道要怎么做才会让娘更好一些。

为一个十六年,心痛得吐血中风,娘,你等谁?你恨谁?

我什么都不问,只要娘你好起来。

给娘洗干净,跑到爹爹的阁楼上去翻,找遍了所有,也只得散碎的几两银子了。

给娘看病,已经花光了爹和娘所有的积蓄了,而我在杨家为丫头,也不得几两银子,那是娘让我去的,她说帮她赎罪,尽尽孝。

做一个丫头倒也是无所谓,在花园里搬树修花除草的,辛苦一些无所谓,到傍晚就可回家,只要娘心里宽慰一些,做丫头又怎么样呢,还能得几两银子补贴家里的用度。

怔忡地坐在木板上,看着满天的星星明亮灿烂,风吹干了我的泪,却冲进了疼痛的心,就这么点银子,怎么给娘看病啊。

京城的神医听说要治一个病人,多则千金,少少也是百两以上。

怎么办?我能上哪里去借那么多银子,卖身吗?这银子来得最快,可是爹爹要是知道,一定会死也不安心的。

那就去求杨家,娘的娘家,求杨大人看在兄妹一场的份上,尚念一些旧情施舍些银子让我先救救娘,她不能再等了。

我真的不想没有娘,没有家,什么都没有,心里空空的,如何是好。

不争气的泪水,伴着我过这一个无眠的夜晚。

第四章

带着沉重的心情到杨家,杨家可以说也是亲戚,可是这门亲,却是不敢认的。

我其实也不喜欢去高攀什么,在这里做事,只是替娘尽孝。

每日做丫头,虽是粗活,可是心里却也是轻松的。如今要去求杨尚书,心里反反复复的想了很久,不管是怎么样的一个屈辱,我都想治好娘。

这世上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低声下气只要能救回她,那有何不可。

女子有泪不轻流,只是那时未到伤心处罢了,女子的骨头,顶得上生命重要么?

我打小读爹爹留下的四书五经,懂得一番做人道理,情字却又还在理字头上。

“金管家,杨老爷回来了吗?”看到后门一开,金管家带着小厮而来,我赶紧跑过去问。

他高傲地眼神看我一眼:“你一个丫头,找老爷什么事,不知规矩。”

“不是的。”我低下头赶紧说明来意:“实不相瞒,金管家我是云清的女儿,我娘她病得好厉害,我……。”在他越发鄙视的眼神里,我觉得开口都难。

我知道一旦说出来,就会显得我格外的有心机,在杨家后院做丫头才五六个月而已。

再难堪,还是抬起头,和善地笑着,勇敢地说:“金管家,我想见见杨老爷。”

他冷哼一声,若有所思地说:“原来如此。”

“求求你了,杨管家,如果不是我娘病得重,我也不想让金管家为难。”

“等着。”他说完就走。

却丢下一句话:“阿旺,看来还要差个丫头了,你往日找丫头,得看看身家。”

“是,金管家。”后面的人赶紧应声。

不管他们怎么认为,或是不会再让我在杨家做下去,杨家怎么会容得下一个有辱家门的女儿的血脉呢,当初娘能嫁我爹爹,并不是她怎么的强硬,是因为怀了我。

心里忐忑不安,双后拔着花间的草,开得鲜艳的木槿花微笑地点着头,临水的芙蓉花开出无力的娇颜。

这旑旎的风光,入不了我的眼,红肿的眼让太阳一晒有些刺痛。

快中午的时候,金管家亲自来告诉我,杨尚书让我过去。

心中一喜,拍拍身上的泥土就过去。

走在幽静的花间小道上,点点的喜悦将心充满着。

和风一吹来,扑面而来的就是幽幽的荷香,正是夏荷灿烂之际,杨府的小姐大概都在凉亭上喝茶吃点心,我低头跟着金管家从柳树下过,听到清脆的笑语声。

虽然在杨家为奴,可是我连杨家小姐都没有见过,更别谈娘的娘,也就是姥姥了。

阳光混和着花香,伴着那娇脆脆的笑意,这仿佛就是希望。

不管有多大的恨,我终是相信血浓于水的。

深宫姐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深宫姐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10章

    原标题:未曾深爱,何以言婚10章小说:未曾深爱,何以言婚第10章善良的让他愤怒,傻的让他心疼曹富兰早就摸清了舒念歌的性子,她就跟她死去的那个妈——叶雅安一样,自诩清高,个性倔强。最关键的是,顾念亲情,不善辩驳!正因为这样,这些年,她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在舒正雄面前抹黑舒念歌,让本来对舒念歌还有几分疼爱的舒正雄越来越嫌恶她。就像,她当初抹黑叶雅安水性杨花,在外面找了野男人,一样。而这次,她明知道舒念歌离开金豪大酒店后一定不会那么快的回家,才故意提醒舒正雄给舒念歌打电话,只要舒正雄和舒念歌之间产生争吵,

  • 下一站婚姻10章

    原标题:下一站婚姻10章小说名:下一站婚姻第10章拉拢人心但是这样的关系仅仅只是维持到白琰正式认祖归宗的那一刻起,要说谢水柔也真是倒霉,生不出儿子继承家业也就算了,偏偏生的女儿也是个不成气候的,所以当白琰进入白家的时候,谢水柔是极其恐惧的。而白琰何尝又不对谢水柔极其谢家一派忌惮重重,所以为了避免发生白氏夺权争利的斗争,白琰一直都在小心拉拢谢氏一族,对于谢水柔母女俩更是给出优厚的待遇。但是谢水柔一直都不甘心,妄图将白琰拉下马,自己好上位。天不遂人意,白琰的机会来了,终于让白琰等到了抓住谢水柔痛脚的

  • 将爱10章

    原标题:将爱10章小说名称:将爱第10章绝不后悔陆延煊转头去看沈星辞。此刻她还靠在凌凯祺的怀里,一张苍白的脸看不清表情。嘴上说着自己有多爱他,现在还不是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贱人就是贱人,他就不该听信这些人的谎言。“沈星辞,你就那么想要男人吗?一边勾引自己妹妹的未婚夫,一边躲在别的男人怀里装可怜。就你这样放荡无耻的贱人,还妄想和我在一起吗?”陆延煊的视线越过院落,直直投在沈星辞身上。放荡无耻……他对她,就这么四个字的评价。他看向她的眼神,也是满满的,不加掩饰的鄙夷和厌恶。是不是她的出现,真的就那么

  • 我借春风嫁予你10章

    原标题:我借春风嫁予你10章小说名字:我借春风嫁予你第10章怎么就那么喜欢陆庭安顾沅一个人在家楼下的小区走了许久,踩在布满青苔的台阶上,耳边是孩子们玩耍的声音,现在是放暑假,小区很热闹。顾沅心里突然就踏实了。当她推开家里的门时,这份踏实又荡然无存。她才离开三天,家里并未布上多少尘埃。可是对于重活一世的顾沅来说,她离开这个家真的太久太久了。所有回忆汹涌而来,顾沅几乎摇摇欲坠。她记得摆放电话座机的小桌子上,有他们家的合照。现在那副合照依然在,照片上笑容灿烂的三个人,爸爸在,傅修哲也在,她在他们两人中

  • 囚婚10章

    原标题:囚婚10章小说名:囚婚第10章惩罚“沈远,你放我下车!”白清浅哭着捶打着沈远的手臂:“阿泽他还受着伤,你快放我下车!”“吱——”尖锐的摩擦声响起,白清浅被强烈的冲击力推到了挡风玻璃上,额头被磕出血痕。她忍住眩晕,搭上了车门,只要一步,她就可以逃离他了。沈远突然将她的身体扳正,直直的看着她。白清浅被他盯得发憷,越发的想逃。可是沈远完全没有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他死死钳住她的身体,逼着她看向自己。“沈——”白清浅的话还为出口,就被沈远粗暴的吻堵住,她呆住了,不敢相信这一切。沈远将她的唇,里里外

  • 乍见生欢10章

    原标题:乍见生欢10章书名:乍见生欢第十章你要闹哪样?苏文思被纪子宸这样一闹,一张俏脸绯红,抬起头,怒瞪着他,“谢谢二少爷的好意,我习惯了坐王叔的车。”苏文思毫不犹豫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她不想和这个花花公子一般的二少爷有任何交集。苏文思虽然对纪子宸无感,但也必须承认,纪子宸长得很帅,他的帅跟纪子默不同。纪子默身材挺拔修长,俊美无比的五官冷硬地散发着王者之气,更如暗夜里的魔鬼,走到哪里,都能震慑所有人。而纪子宸呢?一八五的身高,完美的身材比例,如同精刀雕刻的脸颊,每一个器官都仿若被人精心设计一般,只

  • 爱你不过深情而已10章

    原标题:爱你不过深情而已10章小说书名:爱你不过深情而已第10章录音他往陆衍之的办公桌上甩了一只录音笔,“陆先生,这是无意间被录下来的音,这里面,有顾颜宋亲口承认自己罪行的证明。”接着,是一张U盘,“另外,我在顾颜宋家里安装了监控,这是火灾那天发生的全程视频,自己看看,这些年你都爱了条什么狗。”陆衍之一见他污蔑顾颜宋,还在她家里安装监控器窥视,脸色立马染上了几分危险,冷呵,反问,“你这种小把戏,我见得可多了。”李一航怒极反笑,眼底尽数都是鄙夷,递进的情绪渐渐染上了悲愤。“顾希花光了一整个青春来爱

  • 贵女风流10章

    原标题:贵女风流10章书名:贵女风流第十章执刀杀人不能,不能束手待毙!慕容歌狠狠合紧牙根,将自己一条温香小舌咬得鲜血淋漓。疼痛让她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此刻的困境,心思急转之间,想到了一条计策。忍住反胃的冲动,慕容歌露出一个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娇笑,语似流莺:“刘安大哥,你先别急,等等……”刘安停下动作不解看她:“怎么了?还想劝我手下留情啊,我劝你不要白费这个力气,我从你十岁就开始等这天了,要不是我爹成天告诫我不要乱来,你早就是我的了知道吗!”十岁?这畜生居然也说得出来!慕容歌恨不能一口将他耳朵咬碎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