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对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6:43:16 来源:网络 [ ]

小说:对岸

2刘校长的爱情之一

刘智不像他的名字这么有“智慧”,好听的叫实诚,难听的叫情商低,更难听的则是傻。小说对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到底傻不傻,有时候看着确实傻,有时候则又不知道如何评断。

在20世纪末的最后的十几年或二十年里,“吃商品粮”(属于国家财政体制内的工作人员)的各个行业或职业,都有着不成文的规定,即老职工能带一个,甚至那些比较会来事的能带多个子女甚至亲属,进入自己的系统行业内工作。

于是,在各个行业内形成了家族性的地方垄断,如邮政系统内在一个乡镇甚至在一个县内,有很多人是有着亲戚关系的。教育也不例外,刘智就是直接初中毕业后到某师范学校进行所谓的培训后,直接进入教室队伍,与他父亲刘服务一样成为了一名扎根农村的农村教师,只不过他父亲是小学教师,他是初中教师。

其实,刘智在上学期间,尽管父亲是教师,也一直在亲自教他,但他一直都不算是优秀的学生,充其量是一般以上一点点,仅仅是一点点的排名。但作为教师子女,尽管是作为教师的父亲是养父,依然有着高于其他同学很多的学习自信和优越感。

如他能随意进入教师的办公室,听听老师们日常在说些什么;能在每次考试后,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和其他同学的成绩;能了解学校有没有什么重大的信息,如教师到镇上或县上去开会、学习培训,及其所带来的学生要放假回家休息等。说明http://www.qi-wen.com/

对于朴实的农村学生,这些小道“消息”因为每次的准确应验,使刘智成为了权威人士。

“刘校长,过来!”老关校长叫住刘智。“今天,学校有什么工作安排吗?”

由此,刘智在学校的“绰号”便得来,一直到毕业后上班作为教师,依然被同事甚至他的学生这样称呼,当然,学生们自然是私下的这样叫。

在小学阶段,由于许静的父亲许爱民在黄河故道南的吴庄小学上班,再者,许静母亲去世的早,许刘两家相处的就像一家人。许静和刘智几乎是在一个锅里吃饭、在一个班级上学的青梅竹马,但刘智看不上的许静,她长的太瘦小,尽管俊俏、伶俐。许静也嫌刘智没有心眼少,经常被同学耍,还自鸣得意。

但两人的婚姻,就像天注定的一样,除了学生之间开他们的玩笑外,甚至教师也毫无顾忌地称他们为小夫妻。网站qi-wen.com许爱民在五年制阶段的许静五年级的第二学期,就调回自己村庄陈庄小学了,许静也就和刘智分开了。许静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师范学校中专毕业后成为一名老师。

不过,

刘智有他自己典型的优点,善良、单纯、和气。

刘智也有他典型的缺点,迂腐、对谁都谦虚哪怕傻子、和人说话时又爱高人一等,还有让人看一眼就终生难忘的谦虚交加自负的笑容。

刘智的服装有自己的特色,裤子不讲究,但无论是什么季节一定要把裤脚处给卷起来,说是这样不能把裤脚弄脏;上身一定要穿西装,即使在冬天棉服里面也要穿上西装,而袖口处也要卷起来离手腕有五厘米左右的位置,说是这样便于工作。

刘智有三宝:一个大的保温水壶、一个大雨伞、一个卡带的随身录音机。

在和许静结婚前,刘智也经常相亲,有时也算不上。奇闻网

刘智相处的第一个对象,是他刚师范培训一年半毕业后的第一个同事——张小娟。

张小娟是20世纪90年代初的专科毕业生,从其学历上在那个时代是非常具有含金量的,再者,由于刘智的各种综合素质相对低于她,她自然看不上刘智。但由于当时真正有正式工作的男青年少,虽然当时很时尚“待业青年”,她只好屈就地和刘智相处。

刘智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强项——做饭,他把自己在学校的宿舍弄成了学校青年教师的小食堂。每天忙着做饭,即使工资非常少,他每天也换着花样做饭,其他单身教师与下雨不愿意回家的教师,也经常来凑热闹。这是张小娟比较欣赏刘智的一点。

刘智和张小娟的感情在日久生情中逐渐升温,大家都看好他们,希望他们能真正地结婚生子,并在学校奉献下去,因为,学生们和教师们都认可张小娟的英语,发音准确、声音动听、教学肢体语言得体,那几年学生的英语除了作文以外,很逗学生在考试中英语都不失分。奇闻网

一件源发于时代服装设计技术的误会,彻底葬送了他们的爱情,准确地讲是婚姻。

在20世纪90年代,女性一般穿偏开门的裤子,如在左边或右边的胯处开门,以显示男女有别。

刘智给张小娟买了一条新裤子,张小娟很是幸福地穿着,见了谁都笑笑炫耀一下。刘智又给她买了瓜子,巧合的是,张小娟把瓜子就装到了偏开门一边的裤子口袋里。

当大家在办公室一起说说笑笑吃瓜子时,刘智也想吃,张小娟就扭着身,让他自己到口袋里拿,结果,刘智过于紧张,一下直接把手从偏开门处伸进了张小娟的裤子里。作为一个传统女性,且自我保护的性别本能反应,张小娟先是脸红,然后,很快打了刘智的手,快速后退,就跑出了办公室。

其他同事,把这事当做他俩结婚前的亲密热身。版权http://www.qi-wen.com/

“刘校长(刘智绰号),说说吧,坦白吧,手是故意的吧!哈哈哈哈······”

“我吗,关于,啊,也就是说吧,······”刘智把西装的袖口卷起放下,再卷起再放下,羞涩地、得意地,也没有说出所以然来,其他同事是哄堂大笑呀!

“说吧,刚才咱们回事,关于什么事,也就说什么事!”有人继续逼问。

“我说吧,你们也不想想,啊,说什么呀,对不对,关于吧,啊,也就是说吧,啊······,哈哈哈·····”刘智非常沉着地应对着,谁也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又通过他神秘的表情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3刘校长的爱情之二

“那,张老师为什么打你的手,那刚才裤子是怎么回事!”又是一阵大笑!

“这是个严肃的话题,关系到人生和爱情,爱情,爱情,对不对,和吃瓜子有什么关系。”刘智笑着说,就像他讲课一样,天上一句,地上一句。

“嗨,敬爱的刘校长,你掏着瓜子了吗?哈哈哈······”大家继续笑。

“刘校长,操场南头有坟头,棺材角都出来了,前天还有一只狗掉进去了,你知道这事吗?”学校后勤管发电的朱师傅说到。

“啥,有棺材,我怎么不知道,这事是大事,大事!”刘智瞬间严肃起来,脸煞白,看出来他比较害怕。

“那朱师傅怎么看见有两个人经常在操场南头抱着呢?是不是(做个接吻的动作),啊,哈哈哈哈······”,其他教师继续起哄。

“真没有,不对,抱了,对,胡扯啥呀。······”刘智踢着地,满脸害怕和坏笑地说。

“其实,操场南头一直晚上有女人的哭声,刘校长你不会抱的和亲的都是女鬼吧!”朱师傅继续慢条斯理地说。

“哪有鬼,是不是,爱情,纯粹爱情,对不对,谈谈人生,很神奇,妖精都是《西游记》里的,鬼都是《聊斋》里的。”刘智一边擦汗,同时故作镇定。“爱情,纯粹啊,是不是,我该怎么说呢,朱师傅,像您这种老同志,是媒妁之言、家长之命,不懂爱情,只知道生孩子,浪漫,浪漫啊!”又踌躇满志起来。

“看看,看看,有就是有,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哈哈哈哈,放得开,哈哈哈哈······”有人继续说。

“唉,(故作深沉的神情)爱情很是奇妙,哈哈哈······,大家都努力啊,咱们一起办婚礼,啊!”说着就一本正经地去工作了。

刘智没有说什么,而非常鬼鬼祟祟地时不时地闻着自己的那只手,眼尖的同事则装作若无其事地让其他同事看,男同事则走出办公室去大笑,女同事在有点作呕地出去了。

张小娟没有来上班,看门老胡说她背着包走了。

这时,大家都冷静了,其实,对谈婚论嫁的男女说,应该不算是过分的事,再者,又不是故意的,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就这样张小娟失踪了,家长很急。刘智很急,从此,刘智也留下了一个毛病,一着急就闻闻自己的手。

张小娟父亲和母亲狠狠地吵着刘智,大哭大闹大骂,刘智把袖口卷起放下和闻闻自己的手指的动作交替进行着,即使原来作呕的女教师开始同情他。

“叔,对不对,我吧,我天天给她做饭的,是不是······”刘智一脸的无奈和尴尬,嘴角颤抖着。

“我问你,人呢,和做饭有屁关系呀!”张小娟父亲捶着刘智,鼻子一把泪两行。

“婶,你说呢,我不是坏人,我们都吃瓜子呢,大家都很高兴的,是吧······”刘智含着泪笑着说,不时地闻着手。

“我要我闺女,我要我闺女呀!”张小娟的娘哭着哭着就昏过去了,刘智一把就抱住了,没有倒在地上,但是,刘智又习惯性的去闻自己的手,突然把她丢在了地上,其他教师都吓坏了,急忙跑过去扶起半坐着。

“滚,有多远滚多远!”副校长老陈来了,一头白发,德高望重。

“陈校长,是不是,你看,我这,吃瓜子,新裤子,唉······”刘智擦着眼泪,不知如何是好!

在学校闹的无法正常上课的时候,校长老仝来了。

“别哭了,喜事,张老师被县城一中给要走了,是城里的老师了!”校长对张小娟的父母说。

他们一下跳起来,对着刘智吐了几口吐沫,拍打着身上的泥土就走了。

刘智从此进入了人生的黑暗时期,学生因为张小娟的走,而埋怨他,导致他们失去一个好的英语老师,甚至经常到办公室拿着英语单词去奚落他。

“good,是啥意思,是不是,就是狗的意思,你懂吗!”有调皮男生说。

“morning,是啥意思,是不是,就猫拧的意思,和good在一起,猫和狗都有了,那为啥俺家还有老鼠呢!”另外一个学生似笑非笑地说。

刘智很悲伤,一方面,张小娟走了,对他的情感是打击;另外一方面,他没有想到学生会这样对待他。

刘智经常在吃饭的时候会发呆,在上课的时候,忘记自己说什么了,在走路的走错方向,总之,各种可能闹笑话的事,都会发生。

最可怜的是,因此,“卷裤腿、卷袖口、闻手指”成了标配动作,“是不是、对不对、也就是说、关于、啊”成了标配常用词汇,有学生家长因此到校“告状”,说他一堂课最多说了313个“对不对”,家长质问校长,教师讲课这样说到底对不对呢!

校长很是无奈,毕竟刘智是个受伤的人,情感、面子与个人形象上,因为这件事都受到了沉重地打击。校长看着心疼,也只能是摇摇头作罢。

其他的同事,也不断地开他的玩笑,玩笑过后,也有点于心不忍。

只有刘智自己知道自己的心有多疼,自己的人有多糟糕,甚至有着更多的消极念头,但出于对张小娟事情的探究,以及对张小娟的爱,他只好在大家嘲笑中,跟着笑,没有地方哭,跟着说,没有人倾诉,跟着闹,没有人理解。

如果说,还有一句话能安慰他,那就是郑板桥的难得糊涂,其实,他不糊涂,只是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掩饰自己的尴尬,自己的不堪,以及在学生和家长中,尽可能地维护自己的教师形象。

刘智在这样的白眼中,努力地工作着,反省着,思考着,试图在乌云密布的爱情旅程中,去制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太阳,让自己扬眉吐气,就像小时候被人叫做校长一样的自豪、得意。

他想象着,更多的是幻想!

关于啊,刘智的爱情,也就是说啊,对不对,日子要过,人要活,工作要做,一切都时光的烟火!

4废柴张才的成长

张才,是个“人才”呀!俗话说:从小看大,三岁到老。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在他三岁的时候,几乎全村老少一起“判决”了他的人生——“白湖分子”(白湖监狱的一个劳改人员)。

在他两岁时,就经常往自家水桶里撒尿,三岁的时候就把自己身高能够得着的乡亲的面缸里都投进了羊屎蛋。此后,这样的坏事几乎被他做“绝”了,只要谁家有问题,不要找二人,一问就承认,每次都是一顿狠揍,揍完再犯,犯了再揍,导致他自己很是孤立,没有小伙伴愿意和他玩。

九岁的时候,为了要一个弹弓,张才的父亲——张大山没有满足他,他直接找到自己的大大爷(张大山的大哥——张大金)去告状,说:

“大大爷,你不在家时,我爹经常来拽大大娘的裤子,还这样(表演男女之间的动作)······”张大金没有说话。

“大大爷给我钱!”张才很得意的伸手。

“要什么钱?”张大金的脸色已经很是凶狠。

“我告诉你秘密了,你不给点工资呀!”看出不好端倪的张才,慢慢地往后退着,然后,突然冲到张大金跟前把他推倒,转身就跑呀!

张大金和张大山打起来了,兄弟俩打的头破血流,谁也拉不开,都不骂,一个劲地打呀。正当大家纳闷的时候,张大金的老婆上吊了,死了,留下了三个儿子。张才的罪孽深重了,在老张家的家族里,几乎是谁看见谁揍呀,这下给打的一天到晚没有好地方,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

不过,此后,张才向他爹要什么满足什么,其中的原因只有他们父子二人知道,也或者张大山是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敲门呀!

张才十一岁时,张大金的大儿子——张门结婚了,娶的媳妇是十里八寸少有的漂亮媳妇。

由于皖北地区有着“听新房”(针对那些新婚不久的新人,偷听他们晚上的悄悄话等隐私信息等)的陋俗,这也可能是张才比较擅长的活动之一。

但张才在和一只大老鼠遭遇时,使自己彻底暴露出来。当他继续躲在张门床下偷听时,被一只老鼠咬了一口,这才哭着自己爬了出来。

此时,除了挨揍以外,没有人关心他,还是张门的老婆——小凤,带着他去医院打了破伤风,弄了点药抹抹。

此后,张才成了张门的门神,谁也别想再靠近他家院墙半步。为此,他经常白天睡觉,不去上学,或者在学校睡觉,晚上这样值班,像个幽灵一样。

“张才,哎,嗨,吆嗨,唉吆嗨,······”无论老师是怎么叫,张才都不醒,捏上鼻子用嘴呼吸,都堵上就翻个白眼,什么时候教师松手了,什么时候闭上白眼继续睡。

最后老师发现了绝招:“下课!”

张才一下子就爬起来,眼睛都不挣都跑向门口,跑的时候闭着眼睛,导致老师和同学都害怕他撞倒门上或墙上,都是闭着眼睛,等他出去后再睁眼。

高手也有失手的时候,张才就是闭着眼出教室门的高手。终于,有一次在上课的时候,突然起身就跑,一下撞倒墙上,当时鼻子、嘴里的血就喷出来了,人是真正地翻白眼了,被送往医院的时候还尿了一裤子,大家都明白这是被尿憋醒的!

所以,张才母亲刘四姐(农村对妇女的昵称,一般用姓氏加在兄弟姊妹中的排行称呼)专门找到老师,希望能有人帮助张才一下,起码别碰死在学校里,教师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每次都找男同学抓着他的手出教室门,安全了再放手。

张才的学,就是在迟到、早退、旷课、不做作业、上课睡觉、打架、被教师揍、被叫家长、罚站、罚扫地、抄作业、改分数、全校批判中度过的。不过,在那个允许留级的年代,没有谁考虑到让他留级,都想着他快点毕业。

在张才学校学习的最后一年,初一上学期的最后一周,他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刘偲是张才邻村的女孩,成绩优秀,长相端庄,为人温柔。

显然,老师会把张才这样的害群之马排位排在千里之外,甚至再加上一圈围墙,免得他干扰别人。

在一次晚自习放学的时候,几个社会青年拦截住了刘偲,正当他们夹着刘偲时,其他同学都吓傻了。

“唉,嗨,嗨嗨,嗨嗨嗨,小子们,放开!······”张才远远地站着,对着那群小青年就喊起来。

“说谁呢,说谁呢!”过来一个小青年,用力指点着张才的脑门。“谁是唉,谁是嗨,谁是嗨嗨,你他妈会不会说人话呀!”

“说我可以,别说我妈!”张才愤怒了,攥紧了拳头,但没有动手。

“就说你妈,就说你妈,你妈是谁呀!”又来了一个,其他几个人把刘偲放开了。

张才示意刘偲快跑,但刘偲呆呆地没有动,其他学生都跑了。

当张才被围起来的时候,只听:“我就是嗨,我就是嗨嗨······”就混战起来,由于天黑,谁也不知道谁打的谁了,直到有学生叫来了老师,那群人跑的跑,躺下的躺下。

被押到派出所的张才,看不出鼻子、眼睛了,满脸都血呀。被送往医院的社会青年,有两个是“蛋碎”了,这导致后来成年的报复行为。

张才终于被表扬了!英雄!大英雄!大大的英雄!品质高尚,有正义感,见义勇为,不怕牺牲,敢于献身,不畏犯罪分子。

学校的奖状、乡政府的锦旗、乡教办室的奖状、县教委的锦旗、县政府也颁发了奖状。

一俊遮百丑呀!初二时候,张才就被破格选拔入伍了!

“张才,别拐弯啊,不是去白湖(白湖监狱)。哈哈哈哈······”邻居大爷开玩笑说。

“大爷,咱英雄不提当年勇,咱现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了!”张才立正敬礼,乡亲们都怀着复杂的笑容。

入伍后的张才,开始和刘偲书信联系,还寄来一些训练的照片,就这样埋下了情愫。

由于张才个人体能、敏锐性较强,成为了一名侦查兵,而且出色地完成很多艰险的任务。在三年退伍的时候,他小时候的所作所为又被翻了出来,很多战友都进入地方公安机关成为了一名民警,他却被搁置下来。

对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对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落沉沦第7章孤军奋战林国栋面色铁青,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我,沈美丽一把扯住他,深明大义的劝道“国栋,悦悦年纪还小,你别和她计较。今天是小睿结婚,要教训咱也等回家再说。”林国栋闻言强压住怒意,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终究还是坐了下去。我不得不佩服沈美丽的手段,当初,她恐怕也是这样哄得林国栋将我妈和我赶出去的吧!“悦悦,你爸也是为了你好!你说句软话道个歉。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赌气的话,别学你妈,脾气太犟吃亏……”她不提我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许你一世温柔第七章离婚够了,这出戏她已经看够了。转过身,嘴角是掩盖不住的冷笑,许安然大步离开。“你站住!”身后响起了顾城带有怒气的声音。“顾先生还有事?”许安然转身,笑容恰到好处。“许安然,你不是想要离婚吗?可以,你跪下来求婉儿原谅你,只要她原谅你了,我就放过顾家,放过你哥哥许安铭!”顾城从来都将许安然的软肋拿捏得死死的,自她父母过世以后,爷爷和许安铭便是她此生的最爱,现在顾城那她最爱的两个人威胁她。她根本没有选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已成陌路第7章他给的所有都叫残忍苏舒好像一直没活在许寂贤的眼睛里面,所以他只看到苏舒在叫嚣,但是没有签字,他脑海中又想起了躺在病床上的苏洛,决心就如同堡垒又加强了一层。“苏舒,这是你欠下的债。”许寂贤突然就靠近了过来,捏着苏舒的下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知道吗?”苏舒却在此刻突然笑出了声音。苏落从小吃好的,用好的,任何她拿到的荣誉会被苏落加以诋毁,她度过了灰暗的童年。今天有人跟她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欠债还钱?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愿此生不相逢第7章冷淡虞衍真心是觉得自己疯魔了,自己居然没有把人半路上扔下去,反而打电话把自己在首都医学院客串教授的好友方年年给叫过来救急了,甚至是把人带到了自己的私人公寓。虞衍把人抱到客厅,伸手就要把人往沙发上一丢,然而不知怎的,他最后还是轻柔的把人安置在上面,眼前的这个陌生的女人脸色苍白,整个人清瘦的可怕,额头还冒着虚汗,看起来不像是要故意碰瓷的样子,反倒是像是突发了急性病一样。鬼使神差的,虞衍把挡在她额头上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都市高手7章九牛二虎赵云!《三国演义》中有提到,长坂坡之战,他曾在曹军百万军中七进七出,勇救幼主阿斗。试想想看,百万大军那几乎是人山人海,比现代的春运火车站的人还要多,第一次听这典故,乐毅就觉得是作者罗贯中在吹牛皮,但是现在知道了龙魂魄这东西的存在之后,他又开始觉得,若以“瞬间移动”在百万军中七进七出,也未尝不可!三国武将排名,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七黄八许九姜维!提起赵云,几乎所有人的印象里,他是一身银甲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本是白衣天使“荣总,这恐怕不妥吧,米白她。。。”随着薛家老爷子开口的,是薛静珊,她是米白的姑姑,此时的她觉得自己的女儿才配得上荣骁宇,而这个丫头,不过是个小角色罢了。“她不是薛家人么?”荣骁宇来薛家之前,早就将薛家调查的一清二楚,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叫薛米白的女孩,是薛家如假包换的孙女,只不过从小不受宠罢了,父母早逝,才被薛家接了过来,十几年随意的养着,可有可无。而他荣骁宇,要的就是这可有可无,若真是去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武破乾坤第七章龙角山这一次,楚南没有再昏迷个三天,黎明时分,楚南便清醒了过来。醒过来的楚南,条件反射的,爬起来就要修练,林雪然刚好进来,看到这画面,眼睛立马变得红红,忙说道:“南儿,我们不要修练了,不能练武我们还能……”“娘亲,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没事儿的,痛着痛着就不痛了,真的。”楚南说得轻松,身体却还在不自主的颤抖,“娘亲,我饿了……”“我马上去拿糕点,马上去……”林雪然急跑了出去,楚南又练起《焰火诀》,剧烈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保安之王第7章:同学会上的名利“没办法啊,我去外地工作了,哪里像你,如今已经成为职业模特了。以后当了明星,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班长,好久不见。”几个男人与张城说话,好几年没有见到他们了,变化挺大的,有些人已经结婚,有些人不仅结婚了还生了孩子。“这位先生,请你把你的请柬给我。”一个西装革履的男服务员朝着张城走了过去,礼貌的说道。“什么请柬?”张城皱眉,参加同学会还需要请柬?“就是杨冰冰寄给大家的请柬,每一个同学都有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