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太子,你的bra掉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6:23:17 来源:网络 [ ]

小说:太子,你的bra掉了

第二章:初见阴谋

所有舞女吓得面容失色,大叫着向后躲,群臣也都一个个才反应过来,马后炮大喊,“保护皇上,有刺客。原文qi-wen.com

“属下来迟,请皇上责罚。”外面那些个禁卫军更是凌乱至极,赶忙的慌张跑来,跪地令罚。

皇上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转头看向刚刚保护他的人。

其实之前闻人珺就注意到了,那皇帝身边有一个头发高束、身姿挺拔高昂的黑袍青年,他头带诡异面具,露着削尖玉白的下巴,整个人充满了神秘,他站在皇上身边,隐在背光之处。他没有表现出毕恭毕敬更也没有趾高气昂,而是华茂春松、不卑不亢,自持一道不容忽视的风采。

“是‘毒杀殿’。”声音沉稳,对这种事情似乎也是见多不怪。网站http://www.qi-wen.com/

皇上点了点头,面容虽然极力隐忍,但是他的手已经握得青紫,“毒杀殿历来行事诡异、无恶不作,更是作买凶杀人买卖的肮脏之处,如今居然派来如此厉害之人来刺杀朕,看来是有了恶徒想要谋害朕啊。”

他话里有话,意味深长。闻人珺余光扫射,果然有些人已经胆战心惊了,下意识蜷缩自己的手或者身体不自觉的晃了起来。

不用看他们表面神情,都是官场浑水摸鱼之辈,面不改色早已经是炉火纯青,但是肢体语言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就的。

怎么?难道我这第一个任务就是找到这背后的阴谋算计吗?闻人珺看着场面的变化,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还在那什么特工进阶测试里,殊不知早都已经脱离了二十一世纪,进入了异世界。

皇上看着一个个噤若寒蝉的大臣,皱眉深思。按说,能请到身份达到乙字的刺客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来自qi-wen.com

“都是死人吗?”皇上苦思无果,已是不耐。

“臣有些看法,不知道当不当说。”这时候迫于压力,身为宰相他不得不站出来,要说这里除了皇子们,能请到这种人的就只有他宰相、护国大将军和亲王府了。

“有何不可,谁有任何看法都可以尽数道来。”

“臣以为,这刺客必是身份显赫之人才能请的出来的。”他身体弯的很深,憋了半天,才煞有其事的说了一句废话。

闻人珺都忍不住挑了挑眉角,更何况那高坐之上急切得到看法的皇上呢?

他火冒三丈竟是气笑了,“好,好,好。推荐qi-wen.com吃我俸禄几十年,就是让你没事蹦哒废话来了,我看你也老不堪用了,收拾收拾回家种田吧。”

老丞相似乎没什么意外,他颤巍巍的鞠躬领旨,身影萧条的转身离去。一时间,大殿内的气息更是沉重了。

闻人珺有些惊讶,这丞相说废就废,居然没有一人质疑,看来这皇权在这皇上手里已经是独揽专断。

废完丞相,他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他扫视了一圈,“张爱卿,你来说说。”

这人正是闻人珺发现那手不安稳之一。

“臣,臣。阅读qi-wen.com。”他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被点到名字和那犀利的眼神看着,简直是被扒了衣服一样,浑身战栗。

“臣,不知。”好不容易他将打的哆嗦牙齿给扭正了,结果也是不尽人意。

但是他官职不高,平常也没什么大贡献,没有丞相那般好运直接就被皇上扣上无能无用、胆小怕事、行为异常等罪名压入了大牢,听候发落了。

就这样,接连点了四个,各系各部的都有,全都是之前闻人珺看出来那些异常之人,同时皇上也不管他们有何言论,听完就能指出自己的不满然后将他们关入大牢听候发落。

闻人珺顿时觉得这皇上是不是故意的,他定是早早洞悉了一切,而故意演了一出。奇闻网

皇上也不管那一个个被他吓得哆嗦的大臣们,见自己处理完了那些个叛贼,乐呵呵的一笑,“这宰相空缺,不能让你们随意安排。”

“这次就举办官职考核,贴榜把这次的空缺官位贴出去,并提上,前三名有一挣宰相之位。”他说的心血来潮,让低下群臣第一次有了质疑。

“臣觉得不妥,宰相乃一国重臣,是关键所在,要是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嫩头青担任不仅压制不住官员,更是会产生不可挽回的大错啊。”

“刘爱卿,此事就这么定了,不容反对。”

“请皇上三思啊。”他这一跪,所有人跟着大声呼和,求皇上三思。

“这件事情,交给太子全权处理。”皇上并不为所动,还把这烫手山芋交给了闻人珺,然后寿宴也不摆了,袖子一甩,大步离去。

闻人珺抽着嘴角,弱弱的说了声接旨然后不顾这大臣们哀怨的眼神也是夺步而逃。

“呼。”花开似锦、鸟语花香,庞大的园林也只有这皇室能有这如此大的手笔,她呼出一口浊气,将刚在大殿内压抑的气息尽数吐了出来。

皇上虽然走了一步险棋,但是她也不的不佩服他的勇气,敢于打破官宦垄断,注入新的血液,不仅可以提拔出新的人才更是可以制衡官员拉帮结派。

自己究竟是在何处?

她已经接受了现实,这里不再是熟悉的世界,身体更不是自己的,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陌生。

在如此大的深宫,她果然迷失了方向。她走的随心所欲,自然也就没有注意自己走的方位,再加上心事重重,此时此刻自己已经不知道来到了何处。

只见前方豁然开朗,不再是花团锦簇,而是连绵不断的竹林,在竹林里有一座爬满喇叭花的建筑,看起来有些年岁。

她不自觉的被吸引,走进却看到那占满灰尘和喇叭花下的匾额,“想竹殿。”她囔囔自语然后不顾灰尘,一把推开了那吱呀乱响的红木门。

庭内,鹅卵石铺路,玉竹并排环绕荷花点缀的鱼塘,她抬头凝望着,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凝在心头,久久不散。

她熟门熟路的走进正堂,一幅美人图赫然呈挂在那墙上,柳眉柔和、眉眼如画、嘴角如春。不施粉黛却艳丽夺目、不点朱唇却艳红如花、不戴珠宝却端庄大气、清素衣衫却是衬托起那清丽脱俗的气质,若说温柔如水、若说一笑倾城,不外是形容这眼前的画中人。

第三章:初窥缘由

她不自觉的走近画前,伸手轻轻的抚摸。

一阵头痛袭来,然后便水到渠成的继承了这原身所有的记忆。

这画中女子就是自己的母亲,不明缘由的在自己五岁时去世。她唯一只知道的是,自己五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昏迷数日,等到再次醒来,母亲已经远离人世。

她当时并没有太过伤心,小小的她似乎并没有体会过母爱。从小,母亲便没有照顾过自己或是给过自己好脸色,甚至见面如见仇人。

不问自己是否愿意,瞒天过海硬是将自己当做男孩子来养,更是逼迫自己不许泄露这个秘密,所以至今这秘密只有三人知道,那就是她、她的母亲、伴她长大的丫鬟。

她越长大心理就越扭曲,不能拥有美丽的服饰、漂亮的首饰,甚至遭遇几番刺杀和陷害,让她更加的扭曲了三观。

仗着父皇的纵容和暗位的保护,她肆无忌惮的活着,她强抢美男、杀人残暴、无恶不作,名声宛如臭鸡蛋,但是她永远地位不到,只因为那个宠溺自己到极致的父皇。

闻人珺从回忆里退出,她静静的看着画中的女子,作为一个旁观者,她觉得有许多秘密自己并不知道,有许多阴谋就在其中。

突然一阵大风席卷,那安稳挂在墙上的画被吹了起来,让闻人珺抬头的瞬间就看见了那画的不妥。

她取下来,将画反过来,却什么也没有。她冷冷一笑,这虽然做的天衣无缝,但瞒不过自己多年的阅历。

她伸手抚摸着背面,终于摸到了不平处,扣了几下将其完整的撕下,内里一条薄如蝉翼的手绢展现在眼前。

她将手绢取出,然后在将那白纸贴回原处,做到与原先别无二致之后才将手绢藏在衣服里,赶紧从这里溜了出去。

虽然这里看着常年无人打扫,但是那画上居然不染尘埃,必定是有人天天来扫画,她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人来,所以此地不宜久留。

她疾步走了许久才再次看到宫女和太监,这才发现那里似乎是被孤立和忌惮的地方,所有人都远远的绕开,再加上之前的寿宴,所有人都被集中在大殿内置办,这样,今日自己来到这里的异常之举应该无人看到。

那些零零散散的太监和宫女们一看是太子,立马吓得跪地请安,一个个宛如惊弓之鸟,闻人珺保持一贯态度,头也不低的昂首阔步朗朗而去,留下一阵阵寒风,惊的所有人寒毛直竖,鸡皮疙瘩起一身。

终于到达宫门口,她立刻翻身上马,一路马蹄飞扬、加快马鞭的回到了太子府。

但是她还没有进府就有一个迎燕般的小丫鬟,乐颠颠跑来。要说这个世界也只有这珍鸣可以正常的对待太子了。

闻人珺点了点头,没说话,将自己走到哪骑到哪的珍爱马匹送入了小厮手中,径直的走向了自己的寝宫。深知太子脾性的珍鸣看到太子不想多说就不再言语只是安安静静的伴随左右

闻人珺出于好奇那手绢上的内容,迫不及待的想去一窥究竟,岂料一个清冷的公子撞入了自己的眼中,他羊脂玉白的脸上,剑眉紧皱,好看的丹凤眸中有着模糊不清的韵味,那挺秀翘鼻点缀其中,梅花色薄唇轻轻抿着,似有无尽的忧愁。

他发丝如墨玉翠轻绾,挺拔的身姿站的笔直却有些颓然,明明清清冷冷却仿佛日渐凋零。

她看着他,他自然也看见了她。

他蠕动了唇瓣,但是还是弯下了腰请了礼。

从他那不情不愿中,闻人珺勾起嘴角冷笑,看他模样定是有事来求她。

“太子殿下,寒靖有事相求。”他埋低了头,不敢看她,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咬牙说了出来。

然后他抬起了头,眼中带着希翼。

“我放你自由。”闻人珺懒得废话,这人定然最大的愿望也不过是这。

“我。母亲病重,我。。想回去看我母亲。如果太子答应,让我干什么都行。。什。什么?”显然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没反应过来。

“趁我没有反悔。”闻人珺冷淡的扫了他一眼,绕开他,径直回了寝殿。

关闭了殿门,她没再关注外面的动静,珍鸣自然下去置备洗漱。

她谨慎的环绕一圈,仔细检查,甚至屏息凝神的听周围的声音,确定没有暗哨后,才将怀中揣着的手绢拿了出来。

这是一个绣着竹子的千年蚕丝手绢,入手丝滑流畅,简直上好。她细细的看着那娟秀却带着丝丝凌厉的小字。

“命运使然,你终究还是躲不过安宁。”这是开头,却包含着酸辛。

“女儿,请原谅母亲的坚持,原谅母亲扼杀了你原本该有的身份,更为你谋上了另一个艰辛的身份。

并不是我想这样做,而是不得不,要不然你会有杀身之祸,并不是这些官场上的阴谋算计,而是你无法抗衡的力量。

母亲之所以不待见你,那是为了掩人耳目,但是最终你还是被下了剧毒,这毒本无药可医,但是你母亲瞒天过海让他们以为我已经失去了所有功力,其实不然,我只是隐藏了起来。最后我用了禁术,用我毕生修为和生命,将你从阎王爷手中救了出来。

不用难过,我这是赎罪,是我对不起你,这是我应该做的。

唉,我其实不想让你卷入这纷争,但是在你五岁时候中毒那刻,我就知道你无法从这深海漩涡中脱身,除非你站在他们仰望的地位,让他们无法撼动。”

闻人珺看完,不自觉掉下了眼泪,虽然不是自己,但那感同身受让她泪眼模糊。

眼泪滴在了手绢之上,顿时所有的娟秀小字寸寸消失,化作一道金光注入了闻人珺的眉心。

霎那间,那沉寂多年的、仿佛枯萎的丹田掀起惊涛骇浪,像是脱缰的野马,那充盈的灵力灌入四肢百骸,让闻人珺全身一震。

她立刻盘膝而坐,自己在地球也修炼过古法,对这种情况并不稀奇,赶紧引领着丹田内的灵力井然有序的运转周天。

就这样她盘膝入坐,忘记了时间。门外珍鸣本想叫太子洗漱,但是感觉到那灵力波动,她激动的泪如雨下,然后仰头望天,高兴的颤抖,“君主,小殿下她终于觉醒了。”

第四章:要死要活,是大丈夫所为

闻人珺没想到身体里蕴含的灵力如此充盈,短时间内自己无法全部融入己身,只能徐徐图之,好在自己对古法口诀已是滚瓜烂熟,而且三十多年的基础,让她前三阶水到渠成,一蹴而成。

“我苦练三十几年,不如这封印的浩瀚灵力其中的百分之一,我那母亲究竟是何身份?又有什么在等着我?”

她抬头看向了那床边不远处的铜镜,一个雌雄莫辨、正是芳华的人儿映在其中,居然和画中的女子有着五分相似却又带着自己的韵味。

若说画中女子是清丽脱俗,那么她就是惑人之姿,柔若无骨、羊脂白玉,一身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的面庞上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带着晶莹,闪着魅惑,其中深邃和沧桑不似十五岁少女应该有的,再加上那玫瑰般的朱红小嘴,或是邪邪一笑,那简直是一个妖孽。

容貌极其相似,但是完全不同的气质和各自独特的五官组合却又产生了两种不同韵味的女子。

看着铜镜中比原先年龄小了二十岁的自己,不知道这是赚了还是赔了。

“摊上这烂摊子,我真是不言而喻的忧桑啊。”

正在她感慨之时,那骄阳已经高挂,映在她的玉白面庞之上,不知不觉已经是第二天了。

“太子殿下,该去督促官职考核一事了。”门外的珍鸣小心翼翼的,生怕太子因为自己扰她睡觉而大发脾气,要知道这太子有个大毛病,那就是必须睡觉睡到自然醒,所以至今都没参加过一次早朝。

忐忑中,门却被推开了。

只见一身紫衣华服、穿戴整齐的太子迎着骄阳长身玉立的站在了自己面前,珍鸣一抖她缓缓抬头看向了那绝美的邪魅面庞。

闻人珺懒得看她满脸的难以置信,径自向府门口走去。

岂料她还没走几步,就被面前看似在散步的二人给挡了路。

一个温和如玉、一个冰冷面摊,二人看似相谈甚欢却又看似在密谋什么。

闻人珺本来不想过多掺和这太子之前的风流趣味,但是躲不过相住在一府,难免会碰面。

“太子殿下。”那温柔般的男人果然说话都是让人如沐春风。

而另一个,那面摊男果然是个硬茬子,他看见太子居然还是高昂着头颅,不顾温柔男子怎么拉自己,他还是眼里带着蔑视,居高临下的态度。

闻人珺也不生气,她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两位公子好雅致,大清早的是在这里赏花?”

“管你何事。”面瘫男果然给力,让他身边准备回话的温柔公子硬是噎得一颤。

闻人珺饶有兴致看着这个幽水,这男子就是在太子参加寿宴前一天给强硬讨要过来的小美男,他的身份可是不小,是那坐拥二十万兵的边防大将军的三儿子。

面瘫男被她这样盯着看,再想起她断袖的名声,一时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可又觉得落了下乘,顿时恼羞成怒一手抓向自己的佩剑。

“唰。”长剑映着阳光闪着光芒,那迅猛的出剑带着凌厉的风声,竟是忘记了尊卑朝着闻人珺的门面袭来。

闻人珺好笑的看着这憋不住火的面瘫男,要说这人也是俊朗极了,就是那冷冰冰的面摊让人难以消受。

看着这迎面而来的一剑她并不着急,却是急了珍鸣。

她由于发呆此时才跟上来,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大喊,“大胆,快住手。”

闻人珺瞪了一眼隐在一旁准备上来救援的暗位,她巧妙的一转身,轻易的躲过了剑尖,来到了幽水身边,近在咫尺调笑的看着他,然后手腕一转竟是将他手中的剑抢了过来。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闻人珺并没有使用任何灵力,而是用多年战斗的经验,再加上对面幽水年纪尚小,阅历平平又是气恼拔剑,所以破绽百出,对于她来说他就是蚂蚁撼树,不堪一击。

闻人珺夺了剑还不罢休,就那样近在咫尺的看着他,两人离得极近,对方的呼吸都能感受的到。

回过神来,幽水看着她眼里的戏虐,简直是奇耻大辱,自己竟然被一个废物夺了剑,怎配这将军儿子的荣耀,自己竟苦练十几年不如一个废物?

也不能怪他,只怪这太子废物名声太响亮,一时间他还绕不过那个怪圈。

相反他,他身边的温柔公子顿时诧异,眼中意味不明的寒光一闪,这才好好的看向了太子。

这一看不打紧,顿时镇住了自己。

如今的太子宛如卸了蒙尘的珍珠,浑身散发着莹莹亮光,再看那眼里的睿智和深邃凌厉不再是之前的混浊、污秽不堪,此时的他是极其俊美而又妖异,那一举一动就仿佛是主宰的王者,那强大的自信更是深深的灼了他的眼。

闻人珺知道有双眼里正在打量着自己,不过她还是被眼前这个小面摊给吓着了,只见面摊的眼里先是难以置信、错愕、不甘、然后到了心灰意冷,蒙上了死气。

她赶紧收手,看着这不过十四岁的少年,这还是祖国的花朵呢,自己这样会不会太欺负他了?

想到这里,她退开了两步。“咳咳,那个小面摊啊。”

她还没来得及说下文,对面的面摊顿时像失了魂一般瘫软在地,一脸的生无可恋,死气沉沉。

这一下可火了闻人珺,她眉头一挑,一脚踹在了幽水的身上,“懦夫,不就这一点小小的打击,看你那德行,你这是给谁看?

你这要死要活的,是大丈夫所为?

区区一点小刺激就能要了你的命,那你还是趁早死了干净,简直是碍眼。

但是我告诉你,只有活着迎难而上你才能超越,你才能寻我报仇,然而死了,你就什么也不是,永远是个逃避的懦夫、废物。”

闻人珺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和艰难险阻,可以这样说,她就是从死人堆里趴出来的,是踏着尸骨存活的,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那轻言放弃、轻易赴死的懦夫。

她这慷慨激昂的话和一记重脚霎时间撞入了在场三人的胸怀,脑海中都嗡嗡直响,全都木愣不动。

太子,你的bra掉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太子 或 你的bra掉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那个女人多么残酷苏哲宇薄薄的嘴唇颤抖着。他和莫小阮纠缠了五年,可他从没想过莫小阮会把眼角膜摘除,还是在生完孩子以后。这个女人,她真的是疯了,她用了一种自毁的方法,想让他痛不欲生……这一刻,悲恸忽然漫出心口……尖锐的疼着……他一直以为,他不会为那个女人心痛的。哪怕一点点,都不会。可是,这颗心,它真的疼了……程家明冷冷地看着一言不发的苏哲宇,告诉他,“苏哲宇,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莫小阮,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到深处人孤独第十六章好好地活下去而另一边,容湛站在城堡的一边,幽深的眼眸看着周围的一切,夜,静得让人烦躁不安。远处的紫藤花开得正艳,好似当年的那桔梗花那么美。他好似听到了,有个小女孩笑吟吟地呼唤,容湛,以后我和容爷爷一样叫你阿湛可好……长安……那是长安在叫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长安你不能和以前一样呢?你为什么要变,你为什么要变?“女人,你就继续叫吧,最好叫得大声点,让老子高兴高兴!”“你们想死吗?”顾长安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她不爱他了,就换他来爱她“都是因为我!”下一秒,叶苏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如果不是我不肯马上跟他回去,如果不是我非要去找你和林琳做个了结,哥就不会伤的这么重!都是我害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会对我好的人了,我竟然该死的害了他!”两个“唯一”被叶苏说出来,格外的心酸。“贺景行!”叶苏抬起头,用满是泪水的眼睛,冰冷的盯着他:“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试图解释什么?收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来者不拒就在秦为民在为刘伟名的表现而惊叹时,在坐的各位新林开发区的官员心里都是冒着嘀咕。刘伟名虽然说了句随意,但是人家说的清清楚楚,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这些人敢不喝吗?但是要喝了的话这得喝几杯啊?六杯?还是一杯啊?不按规矩来喝的话人家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喝一杯就是对金书记不敬。假如按规矩喝了六杯等下敬秦为民的时候又该喝几杯?喝三杯不是明摆的说秦为民连个秘书都不如吗?在座的新林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深不相忘第16章惊天秘密车子停下后,贺铭恩缓缓从驾驶室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长款风衣,里面搭配着简单的白色衬衣,干净而又清爽。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仿佛有无数闪耀的星辰,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可是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笑过。夏遇敛去脸上的是失落,打开房门往楼下走去。如今他回来,必定是和自己谈论离婚细节的事,她早就已经想好,贺家的财产,她一分都不会要。来的时候干干净净,走的似乎也绝不能拖泥带水。下了楼,才刚刚走到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卑微的爱情第十六章你准备好接招了吗?那日霍绍谦离开发布会现场以后,直接去了外地出差。周晴宣布婚礼将会在两个月后举行这件事,他还是从同行的同事口中得知的。对方恭喜他的时候,霍绍谦几乎是一头雾水,上网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更是恼火不已。回到滨城后,他连家都没回,直接去了周晴那里。“婚礼的事情,我根本没有同意,你为什么要对媒体乱说?”霍绍谦浑身散发着不悦的气息,大声质问周晴。“绍谦,我们在一起已经五年了,一直不结婚,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野爱情生活第十六章逼婚方含梅家门前,停了六辆汽车,两辆黑色凯美瑞,两辆大皮卡,还有两辆五菱。黑色凯美瑞洗得铮亮,叠着喜字,车头上放着一大束心形花圈,明显是婚车。后面的每一辆车都贴着双喜,皮卡车上放着很多崭新家电和家具。在农村结婚,能弄出这种排场,已经算是很好了,新郎家绝对很有钱。凯美瑞车门打开,一位长相英俊的青年下车,他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光,手指上带着大金戒指,双眼带着墨镜,他刚下车,后面的两辆面包车纷纷打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016跪求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却没有一丝的效果。凤轻尘都想要放弃这个最笨的办法,直接进行麻醉,然后拿手术刀打开咽喉部位,取出那异物。凤轻尘很明白这个少年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如果无法将异物及时取出来,就必须尽快动手术,不然真的会变成死人。是提出手术,还是坚持呢?两种想法不停地在凤轻尘脑中打转,凤轻尘一边重复之前的动作,一边思索着如何说服苏文清。可就在她准备去和苏文清说动手术的事时,她的脑海里闪过东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