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大秘书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5:30:1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大秘书
第一十一章山珍如金

我们到苏西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推荐http://www.qi-wen.com/

一路上我没敢合眼,身体随着拖拉机的颠簸,上下跳跃,左右腾挪。接我的乡团委书记柳红艳却像姜太公一般,稳坐钓鱼船,似乎纹丝不动。

我不由惊叹她的功夫来。能练成如此功夫,非三五寒暑不可呀。

黑夜里,一阵阵的山风吹来,让人浑身冰凉。我搂紧双肩,低眉敛首,默默念着《出师表》: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大秘书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柳红艳对我默念似笑非笑,却不打搅我,只是嘱咐开车的师傅,安全重要。

拖拉机突突停在一栋黑黢黢的房子前,刚停稳,过来几个黑影。走头的是个五十来岁的汉子,提着一盏马灯,他把马灯照着自己的脸,笑呵呵地一把抓住我的手说:“欢迎欢迎!”

我不知所错地握着他的手,嘴里嗫嚅着不知说什么。

柳红艳跳下拖拉机,扯扯衣角,整理着自己。对围着我的人们大声地叫嚷:“哎呀,你们还没睡啊,都在等我们哪?”

大家就轰地一声笑起来。七嘴八舌地说:“你们没回来,我们哪敢睡觉?柳书记郝乡长都亲自在等埃”

柳红艳介绍着握我手的汉子说:“这是我们乡党委书记,柳权同志。奇闻网”又指着站在一边的一个显得有些文弱的中年人说:“郝秋乡长。”

我松开柳书记的手,握了一下郝秋的手。他的手明显的软弱无力,居然有点无骨的感觉。

正在寒暄,上来一个穿警服的,对我立正敬了个礼,声音很洪亮地介绍着自己:“派出所所长,郝强。”

我不能不感动,这样的场面,我有生以来遇到的第一次。他们——我的同志兄弟一直在等着我的到来。在这个连电灯也没有的地方,他们枯坐一夜,眼睁睁地看时光流转,等待遥远地方来的一个陌生的我。推荐qi-wen.com

寒暄了一阵,柳红艳招呼大家进屋。

屋子里灯火通明,点着四盏油灯。门口挂着苏西乡政府的牌子,显然这就是乡政府的行政办公场所了。

一路颠簸过来,我还一直象坐过山车,脚步有些漂浮。

“饿了吧?叫厨房老王准备准备,我们为陈秘书接风洗尘。”

柳书记大手一挥,指挥郝强:“去,要老王把野鸡炖一半,炒一半。奶奶的!那么大的一只野鸡。来自http://www.qi-wen.com/”柳权比划了一下,我一看,好像这个野鸡有十几斤。“那个野猪肉叫他多放点辣子。另外你到我房里把回雁峰大曲拿来。”

郝强乐颠颠地去了。

柳权回过头来,指挥着红艳说:“你送陈秘书去洗把脸。”

柳红艳提起我的行李,带我上到二楼走道最里边的一间屋子,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去。这间小屋不错,整洁干净,一张床,一张小桌,桌上摆着一盏崭新的油灯。奇闻网

红艳给我打来一盆水,说:“你先用我的脸盆,等天明了再去买个新的,好不?”

我呵呵笑了一下,连忙感谢。这一路来,虽然我们说话不多,却在异乡的夜里,感到特别的亲近。

柳红艳被我的感谢弄得红了脸,油灯下的她显得娇羞无比。

“你洗洗,我在门外等你。”她点亮油灯,推门出去。

我三五下抹了一把脸,开门看见柳红艳倚在围栏上,正在抬头数着星星。

看到我出来,她嫣然一笑,带着我下楼。

我随着红艳来到办公室,里面已经摆开了一张大桌子,桌子中间摆着一脸盆热腾腾的野猪肉,香气扑鼻而来。

柳权书记拉着我在他身边坐下,给我面前的一个大搪瓷缸里倒了满满的一杯回雁锋大曲酒。

我连忙推辞说:“柳书记,我不会喝酒啊。”

柳书记瞪着牛卵一样的眼看着我说:“不喝不行!你来我们苏西乡,是看得起我们苏西乡的老百姓。我们苏西人,是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不过,以后你也是我们苏西人了。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在苏西,没有不喝酒的男人。”

我只好默不做声,我只能入乡随俗。

陆续又上来了几个菜,都放着很多的辣子,呛人的香味流溢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驱赶着山里凉冷的夜风。

柳书记端起酒杯说:“来,大家都端起来,这杯酒,敬给我们远道而来的陈秘书,感谢上级领导给我们苏西乡派来了秀才,今后大家再也不用为写材料发愁了。大家干了。”

他带头把酒一口喝干。我的脚有点发颤,我的这杯酒最少也有三两,三两白酒就是一堆火哇。更何况是回雁峰酒。回雁峰是一种高强度白酒,是我们地方酒厂生产的,一喝就晕头,因此我们都把这酒叫晕头大曲。

柳红艳似乎看出了我的怯弱,她说:“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喝不完我帮你。”

郝强就笑了,他说:“我们的团委书记发话了,有她帮着,你还怕什么?我可是第一次看我们团委书记这样豪爽,好1他仰头灌下了酒,把空杯朝我晃晃。

我闭上眼睛,闭着鼻孔,端起酒杯,风潇潇兮易水寒!

山里的菜味道浓烈,没什么太多的花样。一盆肉菜里面夹杂着红红的辣椒,白白的蒜子和黄丝丝的生姜,香味直往人鼻子里钻,惹得食欲无限的膨胀。柳权用筷子点着菜对我说:“吃!不要客气啊,都是绿色食品,野生动物。我们苏西就这条件,好东西没有,吃个野味容易。”

我夹了几片野猪肉,还没吃就有涎水要溜出来。

食堂的老王端来了一大盆子野鸡炖山菇,人在屋外,香气就已经把整个房间包围了。柳权舀了一瓢汤,尝了一口,大呼小叫着喊:“老王你奶奶的耍了啥手段?今天的汤怎么就比平常要香?”

老王是个很拘谨的老头,把手在围裙上擦擦说:“柳书记,这锅汤炖了一天了,先是用去年的老菇子炖,出锅前再下了今年的鲜菇子。”

“奶奶的娘。好家伙,这菇子啊,在城里价钱贵海去了。有钱人想吃都吃不到,在我们苏西乡,连个狗屎都不如。狗屎还有人要,这猴头菇,怕是连看的人都没有。”

我问柳书记:“怎么不拿到城里卖呢?”

“说着轻松啊。”柳权叹口气说:“我也想啊,可是怎么去呢?天高地远的,难怪有人说,要致富,先修路。我们苏西乡是什么路啊?一年没一辆车去县里。县里可不拿这东西当宝,四周乡镇,多多少少都有。这杂种东西,在苏西是贱,有土的地方就长,可去了城里,身价立马大变。”

后来我知道有这样的一个故事,早先几年柳权才做乡长的时候就组织了很多村民上山采蘑菇,说是送到城里卖大钱。全乡男女老少齐上马,采了一大车堆在车上,摇摇摆摆开到城里,市民一听说是苏西乡来的猴头菇,新鲜的,呼朋引伴把车围得水泄不通要买。

柳权踌躇满志,站在车上大手一挥,开门做生意,结果满车的蘑菇因为一路的颠簸,又因为时间长了,烂成了一团,还散发着一丝丝的怪味。市民一哄而散,骂道山里人狡猾,用个烂东西也想换钱。柳权有苦难言,还没想出个处理办法,市容监察的却找上门来了,说是污染了环境,要罚他两百块。一分钱没卖出去,倒贴了车费,还被罚了两百块。当时的柳权想死的心都有。

一顿饭吃到天出现了鱼肚皮,大家都有了醉意。

酒已经把我的心里烧得火燎一样,旁边的柳权说话口齿都有点不清了,我提议是不是就算了,话一落,红艳就接了过去:“是啊,该休息了。陈秘书坐了一天的车了。”

柳权就站起来说:“大家散了吧。”

他走到门边回过头对红艳说:“下午你请陈秘书来家里吃饭吧,我叫你妈准备一下。”

他说着出了门,我看了一眼红艳,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柳书记是我爹1

第一十二章赚点小钱

一觉睡到太阳下山,我才懒懒的起床。

推门出去,正式打量眼前的乡政府。还没细看,就听到柳红艳喊我:“陈秘书,起来啦。走吧,我爹在家等你呢。”

我说:“才来就打扰你们,多不好意思!我还是在食堂里吃点算了吧,改天再去你们家拜访。”

红艳甜甜地一笑:“我是没什么说的,可我爹请的你,你不去你给他说埃我算是完成了任务了。你都睡了一天了,不饿?我爹今天跑了两个地方给你找了一些山货,这可是我第一次见他那么做。原来不管是县里还是市里来人,我爹可懒得管。”

我有点受宠若惊。我也确实饿了,昨夜喝了大半夜,虽然大家都不勉强我,出于礼貌,我还是喝了小半斤。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历史记录。我最大的量也就是一瓶啤酒,虽然那时候山里几乎没有啤酒。

酒喝多了,再可口的菜,也会忘记味道。我现在就一点也想不起昨晚吃了些什么。

我摸摸后脑勺,这可是我的经典动作,我能把我的后脑勺摸得让人不可琢磨。

红艳见我的样子大概是极为可爱,居然笑得灿烂了起来。山里的女儿是没有娇羞的,她们很坦荡,坦荡的就象乡政府前面的那座大山。

“乡里食堂晚上不开餐,早上不开餐。老王早就回去了。你还是跟我走吧。”红艳快乐地甩了一下辫子。我发现柳红艳有一头很好的长发,织成了两条油黑乌亮的辫子,很闲散地摆在她挺拔的胸前。

我的眼光一接触到她丰满挺拔的胸,我的脑海里就晃荡着吴倩的胸房。吴倩的胸绝对没小妹的胸丰满,她的小巧的胸似乎还刚开始发育,盈盈才一握。而红艳的胸,却如起伏的山峦,幽深而又神秘。

红艳似乎发现了我的眼光。她的脸红了起来。不自然低别转过身子。

我突地惊觉自己,怎么能那样?我也太龌龊了点吧?才认识人家,眼睛就不安份了。我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粗话。

柳权见我进院,老远就冲我摆摆手说:“醒了!醒了就好。咱爷俩继续。在山里,只有喝酒才是唯一的快乐。”他大笑着,快走了几步,过来搂着我的肩膀。

柳红艳的娘是个很标致的中年妇女,对我微微一笑,她身后桌子上满满的一桌菜,显示出她的灵巧与能干。

“郝强怎么还没来?”柳权咕哝了一声:“不是说好了早点么?这小子。”

我说:“郝所长也过来了?”

“呵呵!郝强这小子不错。我们苏西乡就他一条枪啊。原来分来了几个公安,呆的最长的也就四十天。只有他,在我们苏西乡已经是五年了。到底是土生土长的,还是离不开。”柳权满嘴的赞许,眼睛里尽的慈爱。

“红艳你去看看,这小子怎么还没来?叫他快点,老子要喝酒了。”??

柳权指挥着女儿,柳红艳好象是有点不高兴,撅起了嘴说:“他不会自己来啊,还要三请四邀。”

“你这死女子!怎么说话?”柳红艳的娘在旁边说了一句:“有客人在,说话也没个轻重。”

柳红艳冲她娘扮了个鬼脸,极不情愿地站起来。还没走开,就看见郝强提着两瓶酒进来了。??郝强冲我笑笑说:“陈秘书,委屈你啦。”??

我忙着说:“那里那里!我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言不由衷!”

柳红艳在一边嘀咕了一声,我看她,她把脸移到了一边。

“你小子怎么又搞酒来?上次的还没喝完呢。”柳权大声地说,很快活。

“这陈秘书来了,我总得表示一下我们所里的心意吧。这山里没什么好东西。陈秘书大地方来的人,看不上眼。我想只有这酒,我们喝了,大家尽尽兴也就完了。柳书记你看我这酒,他们大地方的人不一定就能喝得到。”郝强把酒递给柳红艳。

我已经睡了一天,加上昨夜喝了不少的酒,对酒居然就有了亲切感。人啊,区别于其他动物为高等,就是适应性非常强。不管环境如何变化,人总会有与之相适应的东西产生。

因为饿得厉害,我吃起来就好很不客气。还是一盆野鸡肉,与昨夜的做法明显不同,显得格外的香。柳权看我吃得高兴,也是兴致高扬。

“这是茶油炒的,我们苏西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油。你看山上,全是茶油树。每家一年没个千吧斤也有八百。人家炒菜放油是拿汤勺,我们苏西人炒菜是拿水瓢。随便往缸里一舀,就是满满的一瓢,想怎么放就怎么放。”他笑声很洪亮,很豪爽。

我知道茶油在市面上是很值钱的。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上好的油。现在的奸商实在太多了,什么都有假的,就是个鸡蛋,也还有搞个什么人工蛋的出来。

我说:“那么多的油,吃不完怎么办啊?”

“怎么办?吃不完当水喝,还怕吃不完?”柳权说:“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些茶油树,把我们苏西乡的人吃的眼睛都格外的亮,要感谢老祖宗咧1

还是一盆猴头菇炖猪脚,一上来就香气扑鼻。我喝了几口汤,直接就香到了我的心脾里去了。

“这段时间你就熟悉熟悉一下工作,有不懂的你就问红艳和郝强。郝乡长的身体不好,你要多照顾一点。”柳权吩咐着我,我忙着点头。

“乡里没大事!一是提留,一是计划生育。提留是郝强负责,计划生育有红艳在照看,你就帮着他们。”我还是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我吃饱了,也喝了不少的酒。我说:“这猴头菇现在很多吗?”

“呵呵!你明早上山看看就知道了,多得你没地方下脚。”红艳给我泡了一杯茶。

“我现在想去看看。”我说。??

“好啊1柳红艳说:“天还没黑,我带你去走走吧。”??

柳权大手一挥:“去吧去吧,看看也好1

郝强欲言又止,只是拿眼看着柳红艳。她看也没看他,领着我上了山。

漫山遍野的茶树零落有致,绿幽幽的树叶张扬着旺盛的生命。柳红艳踢着一个个猴头菇说:“再过几天就没有了,可惜了。”

我说:“我有个想法。”

柳红艳停下了脚步:“你有什么想法?”

我说:“这么好的东西,要是变成钱,是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呵呵1红艳笑了起来:“我爹卖过,结果怎么样?你才来,不要想了。好好休息,好好工作,这些都不是我们要做的事。”

“那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啊?”我说:“卖了它,就是钱啊。”

“钱对山里人来说,也许不是最重要的东西。”柳红艳说:“我们下山吧,天快黑了。”

我看了看天,山里黑得早,已经朦朦的夜色把她勾勒得沟壑起伏。

我问道:“乡里有电话吧?”

“有啊,唯一的现代化。就在我房里。怎么?你想打电话?”

我点点头说:“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1

她从身上解下一串钥匙递给我说:“我今夜不回乡里住了。我的房就在你隔壁。你自己打吧。”

我接过钥匙,下了山就直接回了乡政府。

第一十三章姨来无声

我拨通了小姨的电话。

小姨好象感冒了,电话里鼻音重重,失去了往日那种让人心生怀恋的声音。我问:“小姨,你感冒了?”

小姨说:“没事了。睡了一天,好多了。你还好吧?”

我说:“我很好!小姨,你要注意身体。”

小姨在电话里轻笑了起来:“知道关心人啦?可惜你在那么遥远的地方,要不小姨还真的想要你过来帮我熬点粥呢。”

我心里一阵难过,我姨父远在兵营。平常对小姨的照顾,只能停留在电话里。小姨每次生病感冒,我都会去帮她熬一锅粥。

我熬粥很有一套,先是把米饭熬得稀烂,临好时,加上葱花、胡椒粉。这样一锅粥喝下去,浑身冒汗,神清气爽。

“我叫我老妈过去吧。”我说。

“别!我可不要你妈来。你妈什么事都喜欢大惊小怪。”小姨阻止我说:“我没事!你好就行了。”

我沉默了一下说:“小姨,我想请你帮个忙,好吗?”

小姨笑道:“说吧,有什么事。现在学得会客气啦!说吧,只要小姨能帮得上。”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请你帮我去市面上看看,猴头菇好卖么?”我说:“关键是价格埃有消息就赶快给我电话。”

我话机的号码报给了小姨。小姨大概还没起床,我听到话筒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找着纸笔的声音。

挂了电话,我站在柳红艳的房里,闻着她房间里流溢的淡淡的清香,我想起了吴倩。想起三天前我和她躺在小姨温柔的床上,我的身体开始无端地膨胀起来。

人都贱!比如对一件东西,如果一直处于海市蜃楼,他最多也就是想想而已。但一旦拥有了一次,从此便会日思夜想,惶惶不可终日。

又比如做爱,一个处子,如果没有尝试到个中滋味,任人怎么鼓噪,也只是淡然一笑。而一旦有了一次,就会如决堤的海,一发而不可收拾。倘若三日没有性爱,内心就会有万千蚂蚁啮心一般的难熬。

我和吴倩那一刻的消魂,是我人生中最美丽的时刻。断送了处男的日子,本该就值得庆贺。

人对自己最美丽的时刻都刻骨铭心。我想象着吴倩的身体,想象着她白皙丰润的大腿,想象着她小巧湿润的唇,我几乎不能控制自己。

点亮油灯,我环顾着柳红艳小小的闺房,温馨中隐隐流露出无比的诱惑。少女的闺房总是神秘的,神秘得让人浮想联翩。

窗外夜风掠过,婆娑的树叶让人心里陡生凄凉。

我长叹口气拉开门,柳红艳静静的站在那里。见我出来,接过我手里的灯,低着头一言不发把我送入了我的房里。

灯影迷离,人影孑然。山里的夜,宁静得让人想哭。

她临出门时回过头说:“晚上注意盖被子。山里夜凉,比不得城里。你们城里盖毛巾,我们就要盖棉被。你们城里盖棉被,我们还是盖棉被。”她嘻嘻笑着:“身体好的可以不盖被子。”

我一言不发,点头认可。

“怎么?你想家了?”

我摇摇头。其实我心里,想家想得厉害。我一辈子离开过父母很多次,但没有一次像现在一样,让我心乱无比。

我的父亲,干了一辈子的革命。从北方一路打仗,打到南方的衡岳市,落地生根。

他是个认命的人。他以为,人的一生,都是有定数的。容不得半点改变。比如我来苏西搞社教,他就认为是前生注定的事。根本不是什么领导给我穿小鞋,发配我。因此他只说一句话:“不管在哪里,做什么,都要对得起人1

这是一句多么朴实的话啊,没半点矫情。这句话我在家的时候,总是把他当做耳边风。直到来到了苏西,在寂寥的夜里,孤身一人时,才体会到这句话所包含的无数哲理。

“你怎么了?长吁短叹的。”柳红艳收住了脚步,靠在我的门边歪着头看着我。

“我没事。”我说,又叹了口气。

“慢慢就会好的。”柳红艳安慰着我:“你早点休息吧。”

“太早了,我睡不着。我们聊聊吧。”我说,自己在床上坐了下来,指了指靠在书桌边的一张椅子说。

“聊什么呢?”红艳问我:“我们乡下人可能会与你聊不来的哦。”她嘻嘻笑着:“别说我们没共同语言哦。”

我摆摆手:“说那里话啊,我的祖先也是乡下人呢。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我问。

“家里蹲大学1红艳开我的玩笑。

我初始一听,吓了一跳。以为她是出过国念过书的人,顿时肃然起敬。喃喃道:“你还出过国读书啊?”

红艳大笑起来:“傻啊你1她突然冒出的这一句话,显得我们之间亲昵无比。“我高中没读完呢。乡里需要人,可上边没人愿意来。我爹就硬要我来了。本来就要高考了,也许参加了高考,我的命运会有改变。可现在,我也就只有在苏西乡呆一辈子了。”小妹说着就忧伤了,我看着她一脸的落寞,心也跟着悲凉起来。

我说:“苏西好。这地方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再说,读书不一定能改变命运,但一定会改变思想。”

柳红艳轻笑道:“我们乡里人,只知道做事,没有什么思想。”

“每个人都有思想。”我纠正他说:“比如你刚才说,读了大学,你就不一定会呆在苏西一样。”

“思想是你们城里人才有的。我们乡下人,没那么多闲工夫。”柳红艳还在固执地为自己辩解:“比如你,来我们苏西,也就是来镀镀金,时间一到,就会远走高飞。”

“是吗?我陈风上面没人做大官,下面没人有大钱。我镀什么金啊,金来镀我还差不多。”我打着哈哈,抽出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

“难道你会在我们苏西呆一辈子?”红艳似乎一点也不相信我的话:“我见过象你这样的干部好几个了,都是你这个口气,可最后,还不是一个也没留下来1

“我跟他们不同!”我苦笑着说:“以后你就知道了。”

柳红艳笑了起来:“其实你来你走都是很自然的事。可是要在我们苏西呆一辈子,可不是说话那么容易的哦。”

“适应了就好。”我自己安慰着自己。

“但愿如此。”她轻叹口气,掏出钥匙递给我说:“钥匙就放你这儿吧,你电话多。”她故意叉开话题。

我说:“那怎么行呢。”我忙着把钥匙递给她。

柳红艳看了我一眼说:“没事啊,反正我晚上不住这里。”她没接我的钥匙,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一个人躺在空落落的房间里,桌上一盏小小的油灯闪着晕黄的光芒,寂寞如水一般漫过我的身体。

早在很久以前,好象有过孤独的过程。但总是没有印象,没有刻骨铭心的感觉,总认为孤独可以排遣,可以消化。

直到现在,才体会到孤独是那样的钻心透肺,让人无可逃遁,无法逃遁。只能任由孤独在身边疯狂蔓延,直到把自己淹没为止。

孤独是一杯老酒,能勾起对故乡的思念,对父母的歉疚,对子女的牵挂。

孤独不让人流泪,不让人高歌,孤独如藤,紧紧缠绕每一根神经。

孤独是一个人禹禹独步,一个人看街上人来人往,一个人缩在一隅想着心事。

孤独让人无可适从,让人走投无路,让人总想找一个理由放纵自己。

经营孤独,就是经营一方风景,经营一片让自己不沉沦的理由。

我漫无目的想着心事,想着小姨缩在她小小的被窝里,想着吴倩缩在小小的被窝里,想着柳红艳缩在小小的被窝里,我的眼泪不合时宜地流了出来。

第一十四章政府老板

小姨的电话在第二准时到达苏西乡。她给了我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衡岳市里,所有的农贸市场缺货。猴头菇在城里,是属于山珍一类的美味。

我兴冲冲找柳权汇报,把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于是转天,在苏西乡政府的公告栏里,出现了收购猴头菇的信息。

我在收购信息的尾端,加了一句话:现款现货。

仅仅一天的时间,食堂的地面就堆满了猴头菇。

柳红艳忙着给乡民们过称,乡财政所的老赵一脸的笑,叼着烟卷给乡民们付钱。

乡政府人声鼎沸,四面八方的人撒满了整个乡政府门前的大坪。

柳权来看过几次,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郝乡长也来过,与乡民们打着招呼,散着卷烟。他把双手背在背后,一路见人就点头。大声说:”这种热闹的场面,已经几十年没见过了。“

郝强下午才过来,一来就脱了警服给柳红艳打着下手。

我坐在柳红艳的房子里,边抽着烟边打着电话。

我问:“小姨,你到哪里了啊?”

小姨没好气地说:“你催什么啊,晚上一定到的。你那钱我给你带来了,要不了这么多吧?”

我说:“君子出门带重粮呢。”

挂了小姨电话。我出门就看见还有络绎不绝的人提着各样的篮子,装着我要收购的猴头菇,脸上绽开着开心的笑而来。

大姑娘小媳妇都知道这是我带头做的事,我是乡政府新来的党政办秘书,大城市里来的干部。每个从我面前经过的人脸上都是敬畏和仰慕。大姑娘的眼睛含羞带娇瞄着我,小媳妇直勾勾地盯我看,老汉们都是忙着给我递烟卷,张着大嘴打着哈哈。

我听到最受用的一句话就是,别看陈秘书年纪不大,可是一来就想着我们苏西人,好人哪!

每听到这样一句话,我的心里就会滋生一股幸福的快感。做人最大的成功,就是让别人认可和尊重自己。我小小的私欲,在几天里就得到了无限的膨胀。

食堂里老王头破天荒在晚上给我做饭,忙不迭的问我要不要多加一些辣子。

我对老王说:“多做点饭,大家辛苦了。饭一定要吃饱。”

老王头忙不迭地弯着腰:“秘书你吩咐就是1

我说:“晚上还得麻烦你,车要来装货,司机要吃点东西。你就搞猴头菇炖野鸡。”

“按您的吩咐,我这就去准备。”

老王头家里是第一个来卖猴头菇的。他老婆子和儿媳妇天刚亮就来了,卖了百多斤,拿了四百来块钱。

这些钱在他儿媳妇手里都要箍出水来了,儿媳妇那一脸的激动,那一脸的红晕让我感觉特别的美。

四百块钱,在苏西是巨款!许多人家,一年到头赚不到四百块钱。

收购猴头菇的钱都是乡财政预付。我跟乡政府签了合同,这些钱算是我个人借款。整个收购行为也是我个人行为,与乡政府没任何关系。

我明白柳权为什么要跟我签这样一个合同。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但柳权给了我一个保障,乡政府给我人力支援。

乡政府出人也不白出,我要承诺以乡政府的名义成立一家公司,全称苏西乡农产品贸易公司。

这个公司是党委办公会议上成立的,形成了一个会议纪要。我不是党员,但此事牵涉到我,因此我列席会议。

公司的工商营业执照,乡政府出证明,我自己去申办。这样一来,我们的这个公司,其实就是个皮包公司。

这一切来得也很不容易,首先要感谢柳权,是他的力排众议,才使我的收购顺利进行。

其次还要感谢柳红艳,是她在她父亲面前给我说了很多的好话,才使柳权下了决心。

其实我不打无把握之仗。我小姨她花了一天的时间帮我跑了几个地方,有酒店,有市场,更有外贸公司。

小姨的市场调查,是我决心要在苏西乡迈开第一步的前提。

晚上三点多钟,我听到外面的车喇叭声。冲出门,看见小姨一身疲惫从车里下来。我跑过去一把搂住她的肩膀说:“蒋晓月同志,辛苦了。苏西乡人民欢迎你1

小姨很虚弱地笑了笑说:“你这地方也真远啊。幸亏司机还认路,我一路云山雾罩的,找不到北啦。”

车喇叭声把柳红艳也叫了起来,她双眼惺忪,看到我小姨,神情有些不自然。

司机摁着喇叭,把很多房间的灯都摁得亮了起来。

我看一眼手表,时针正指向凌晨三点。

如此深夜,在苏西这地方。正是深度入眠的时刻。

没有人装车,我的货就不可能按时运出去。

正在忧虑着,突然看见四处角落里有人走出来,都是我的乡民们。

他们没有回家去!他们挨了一夜的冷风,默默地等待着装货的车到来。没有人要他们装车,也没有人要求他们在这夜风寒冷的晚上枯坐等待。他们自愿留下来等车,是因为他们知道,凭着我一个人,根本完成不了装车的任务。

我感动得有些眼红,我已经很久不感动了!

没有人说话,有人去打开了车厢,从里面把漂亮的白色塑料箱子拿了下来,在一堆刚刚燃起的熊熊篝火边,乡民们认真而细致地把猴头菇装进箱子里。

我把小姨带进我的房里,给她倒了一杯热水,我说:“小姨,没问题吧?”

小姨笑道:“你就放心吧1她从包里掏出一把钱问我:“一共收了多少?”

我一直未与红艳她们接触,还真不知道具体收购的数目,我只好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

小姨拿着如胰小手点着我的额头嗔怪道:“你呀,这算是做什么生意啊?”

正好老王头过来敲我的门,问我:“陈秘书,点心准备好了,请客人吃饭吧。”

我如释重负地对姨笑,说:“我今天请你吃一顿美味大餐。正宗的乡里野味,正宗的健康食品。”

姨打趣着我说:“什么野味啊,吃的是野的,人也是也野的,怕是乡里野味迷了你的心了吧!”

我不解释,小姨的话里透着揶揄,我听得出来。对于女人的揶揄,做男人的,最佳选择就是装聋作哑。

正说着,柳权推门进来,很热情地握着我姨的手摇晃着说:“陈秘书的阿姨好年轻啊!谢谢你啊。陈秘书是我们苏西乡的希望,你是陈秘书的阿姨,也就是我们苏西乡的阿姨,有你的帮助,我们苏西乡不进步都不行啦。”

小姨满脸绯红,油灯下娇俏无比,她挣脱柳权的手说:“他还小着呢,不懂事。还要请您多指教指教他。”

寒暄了一阵,我们坐在食堂的一个小房间里开始喝酒吃饭。

司机不喝酒,爽快地喝了两大碗汤,又吃了两大碗饭,末了还依依不舍地夹了几大筷子野猪肉囫囵吞下。

我对柳权说:“书记,把老赵叫来吧,我把借乡里的钱还给他。”

柳权哈哈笑着说:“不急不急,等你回来再还也不迟。”

我说:“迟早都要还。我小姨带钱来了,就是要先还的。还了也就没负担。”

小姨在一边接过我的话说:“书记,还是先还了吧,这些钱都是他自己的。收购这事也是他自己的主意,理当还的。”

柳权满面红光,隔着窗户冲外面吆喝着老赵。老赵乐颠颠地跑了进来。我把钱递给他说:“老赵,你点点数,当面不为小人!”

老赵数了两遍,抬起头坚定地说:“一点不少。”

天慢慢亮了,晨光里山灵动起来,树灵动起来。鸟儿的鸣叫清脆,和着远处淙淙的溪水声,一种直透心里的散漫弥漫开来,心在一霎哪颤栗。

我和小姨上了车,我对站在远处的柳红艳招了招手,小姨轻声问我:“她是谁家的小姑娘啊?长得蛮俊俏。”

我说:“我们乡团委书记小柳。”

小姨暧昧地笑。她总是在我面前笑得让我六神无主。

司机在一边插了一句:“怕是陈秘书的相好吧!”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怎么那么下流啊1

小姨沉吟一下道:“山里的姑娘就是不一样,你看,一股子野味呢。”

柳红艳过来,站在车边局促地问我:“还有事吗?”

我说:“一起去市里吧?”

柳红艳看了我姨一眼,摇了摇头。

我说:“我想姨想请你一起去呢。你们两个女的一路上也好说说话啊。”

柳红艳又看我姨一眼说:“她是你姨?”

我肯定地点了点头,她的脸上就浮起来一层红晕:“我爹没安排我去啊。”

站在一边的柳权哈哈一笑:“去吧去吧,到市里开开眼界也是好的嘛。年轻人,不要贪玩就好,适当地放松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嘛。毛主席还说过,文武之道,一张一弛。”

我差点笑出来,这话是毛大爷说的吗?

柳红艳上了车,四个人挤在驾驶室里,就显得驾驶室特别的校她和姨挨在一起,紧紧靠着我,我一边身子紧紧抵着车门,一边身子呈半搂抱姿势把姨抱在怀里。

喇叭长鸣,我带着苏西乡的希望上了路。

大秘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秘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如果她死了,他也就不活了雨依然很大,但即使透过厚重朦胧的层层雨雾,贺景行依然看到有鲜红的血,从那辆侧翻着的车子里流出来,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万箭齐发,一瞬间,就扎的千疮百孔!他疯了似的跑过去,看到那几乎被撞成了废铁的车,血已经和着雨水一起往下水道的方向流了,他踩着那些血水冲到车边,就看到车里的叶苏和那个叫“远”的男人头上和身上都满是血,相对来说,叶苏的情况倒是稍微好一些。他忙跳上绿化带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和谎言》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和谎言》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和谎言第十五章终于一切都被摧毁“各位先生们女士们,欢迎来到安氏安小姐的生日晚宴。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我们现场有一位特别的来宾,就是我们圣天的总裁,言倾言先生!”安然的生日晚宴虽然没有安再青再世的时候那么豪华,但是却也不输给江城别的名媛。按道理来说安然应该是开心的,但是她的脸上看起来却有一丝丝阴郁。当主持人提到言倾的时候,聚光灯就落到了他的身上。安然的手挽着他,微微垂着脑袋。“安然,开心点。”言倾低头跟安然说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15)你休想离婚“萧.....”唐若曦刚一开口,就被萧陌转过头那如梭的眼眸吓了回去。“老.....婆!你老公.....我再怎么说也是上市公司的总裁,你怎么能这么随便的让那些猫猫狗狗欺负呢?这么不会保护自己,让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呢?”抑扬顿挫的语气,又话里有话的威胁,唐若曦不得不佩服萧陌的口才和心机。他摆明就是在提醒她,今天他看到的这一切让他很不爽,不爽自然就不会签字离婚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15章秘书室“啪啪啪……”苏菲拍着手掌,与程雅一起站在秘书室的门口,对着秘书室的十二名秘书微笑地说:“今天我们又要添新成员了……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苏菲话一说完,便伸出手,推着程雅往办公室内走,来到大家的面前,才又笑说:“这位叫程雅,将会担任韩副总的行政秘书……以后大家要相互帮忙……相互指教……”程雅紧张地抬起头,做好心理准备地看着大家,谁知道,她居然看到秘书室里的秘书们居然个个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极品强兵第一十五章特种精英王九正和美女服务员聊得火热,白小刀就下来了。白小刀身上没有沾染一丝一毫的血迹,雪白的西装依旧整洁,干净。白小刀冷漠的看了一眼王九。至于王九花了几百块钱,美其名曰:“老板,我是从别的省城过来旅游的,对长株市人生地不熟,能不能麻烦您让那位美女服务员帮忙介绍介绍一下本地大概情况,路线什么的。”请来的美女服务员直接无视了。对于白小刀神速的杀人效率,王九很不满意。这家伙做什么事情都那么迅速,果断,杀人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都市血色风暴》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都市血色风暴》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都市血色风暴第十五章调戏张佐倩苏狂被张佐倩叫到了办公室。“怎么了美女?”苏狂笑呵呵的说道,仿佛刚刚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张佐倩每次看到苏狂笑呵呵的时候,都忍不住想生气,很想揍这个轻佻,总是用赤果果眼神看着她的男人。“你还笑,褚逸仙的父亲褚阳陵,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不仅背靠副市长,还跟一些道上的人有勾结,褚逸仙与七阳帮的江龙称兄道弟,你小心他们报复。”“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苏狂没太在意,过些天他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大魔神》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大魔神》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大魔神第15章手感还不错晚上七点钟,金色酒吧开始营业,陆陆续续有人涌进酒吧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随之响起。呆在酒吧内一个下午,如今酒吧开始营业,叶云曼有事要忙没空陪秦渊,酒吧的奢靡吵闹环境让他感觉十分不适应,秦渊顿时感觉索然无趣,于是没跟叶云曼打招呼就独自离开酒吧。夏城的夜晚处处灯火通明,相比于白天有另一番独特魅力,秦渊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如今夏城的变化让他感觉十分陌生,曾经熟悉的地方几乎看不到一处,快节奏的发展俨然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15章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爸爸就是一颗种子?还是一颗烂掉了的种子?萧墨眯起了眼睛,他记得,沈夕莞说过,孩子的亲生父亲,已经死了!他刚刚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得知这个孩子叫沈初,患的是MDS血液病,目前除了骨髓移植没有更好的办法,但孩子妈妈的骨髓和孩子不符合。妈妈救不了孩子,爸爸死了,所以这个孩子是在这里,等死?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才是第二次见到这个孩子,也并没有和这个孩子进行过任何交流,萧墨